Chapter 14. 小日子

 

恩愛過後鄭允浩摟著同樣汗津津的金在中慵懶的躺在床上,說道「哎,週末我回家一趟。」

「上次那個黃了啊?」金在中像隻吃飽了的貓一樣動了動身子,身子軟軟的。

「就是為了黃才回去的。我媽那可催得緊著呢。我趕緊回去把這事說散了,別讓我媽再惦記著了,省的夜長夢多。」

金在中笑道「你媽夜長夢多,還是你夜長夢多啊?」

「我就總夜長夢多我媽總惦記著這事。我跟你這兒就嫌夜不夠長呢,我有時間做夢嗎?」鄭允浩湊到金在中耳邊,用手推推他「再來一次這麼樣?」

「吃飯的時候說好就一次的,你要是這樣下回簽合同啊。」說著不做金在中的手卻亂動,似無意的戳著鄭允浩的胸口。

「你這都能上電視了,跟自己老婆做愛也得簽合同。」鄭允浩仰面躺在床上任金在中的手在自己身上做怪。

「誰是你老婆!」金在中語調上揚的反駁,語氣裡卻是透著心滿意足「找你那個相親的結婚去。」

「你這不是逼著我犯重婚罪嘛。」

「誰跟你結婚了啊!我可沒跟你(結婚)。」為了掩飾內心的竊喜,金在中在被子裡抓了鄭允浩的手指玩弄。心口不一像個彆扭的小孩。

「咱倆現在已成婚姻事實。叫事實婚姻(注8)。」鄭允浩按住金在中不安分的手,錯動手指,兩個人十指交握。

手掌貼在一起,感覺到彼此有些燙熱的體溫,互相傳遞烘得全身都很溫暖。可能是握得緊了,好像都能從手心感覺到心臟的跳動,一個頻率合拍的一起跳著。這種感覺好像等了很久,盼了很久,終於得到了。又像天生這樣,一直這樣,從未改變過。

「事實婚姻那不是無效的了嗎?」好像法律給取消了?

「那是男女的。你是女的啊?」

「哦。」金在中點點頭,被鄭允浩的話繞了進去。但想想又明白過來,用沒有握著的那隻手拍鄭允浩「男女的都是違法的,何況兩男的呢。你又瞎扯淡。」

鄭允浩把金在中另一隻手也抓住,「哎,你又不講理。」

「我怎麼不講理了?」

「你說事實婚姻是無效的,我回答男女的。我有錯嗎?你說我瞎扯淡。你講理?」鄭允浩在語言上繞金在中,疼都疼不夠,只能嘴上“欺負”了。

「哦。」金在中又點頭,可是就是覺得不對,前面好像之前還有什麼話,但是想不起來了。只能說「呐兩個男的更沒有法律保障啊。」

「法律不保障你,我保證你還不行嗎!現在政策不明確,咱就是邊緣人物,不過大趨勢還是好的嘛。至少同性戀在中國已經不再認為是心理疾病了。」

 

鄭允浩說完往被子裡鑽,金在中動著躲他「你幹嘛啊?」

鄭允浩把礙事的被子翻開推到一邊,又推金在中的身子讓他翻了半個身,背對著自己,說道「我聽見它叫我了?」

「啊?」金在中不解。

鄭允浩把耳朵貼近金在中的後穴,然後煞有介事的問道「我來了,叫我幹什麼?‥‥哦,這樣啊。我知道了。」裝神弄鬼結束後又湊到金在中耳邊故作神秘的說道「它說它還想要。」

「我看你不但心理上有病,行為上也有病。」金在中對鄭允浩的搞怪行為又無奈又好笑,一邊拍打他,一邊順從了這個好像永遠吃不飽的餓狼。

 

 

 

 

「師父,劉經理說讓你把上個季度的技術報告整理好,下午開會用。」吃午飯的時候沈昌珉夾著鄭允浩的盤子裡的菜,想起午飯前送材料的時候看見經理讓帶的話,就複述給鄭允浩。

「知道了。哎,看清楚了,你盤子在你那邊。胳膊伸那麼長不累啊。」坐對面的鄭允浩教訓沈昌珉卻沒有阻止的意思。雖然年齡差距不是特別大,也可能是叫師父的原因,鄭允浩還真有點把沈昌珉當做自己孩子看。

「師父你不還有下午點呢嗎,這會兒吃這麼多,一會吃不下去浪費了。」沈昌珉發現鄭允浩從前幾天開始上班會帶來一些小點心,應該是早點。有時候帶的多了或者早上忙沒來得及吃就下午吃掉。自己也就跟著沾些光,但是問師傅這麼好吃的點心哪賣的。鄭允浩卻開玩笑說,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哪次都浪費在你肚子裡了。我吃飽了,回去整理那個報告,你坐著慢慢吃。」鄭允浩拍了下沈昌珉的頭回辦公室。小點心都是在中做的,在中待業在家沒事就搗鼓些吃的,餅乾蛋糕還有各種菜品。

 

回到辦公室鄭允浩翻了半天也沒找到下午開會要的那個報告。經理前幾天打過招呼要用,所以自己就提前準備好了,怎麼這會兒找不到了?鄭允浩又翻了一遍確定真的沒有,就懷疑是不是忘在家裡了。拿手機給在中打電話。

「寶貝,你幫我看看書桌或者電腦旁邊有沒有一個藍色的U盤‥‥有啊。太好了,果真忘家裡了,丟了就壞了。你幫我送過來吧。打車吧快點。下午開會要用。」

 

 

 

「你怎麼這麼慢啊!」鄭允浩見金在中一進辦公室臉色難看的要死。

「路上堵車了。」金在中把U盤遞給鄭允浩解釋道。

「大中午的堵個屁的車。堵到火車站你一個小時也該到了吧,你看看你用了多長時間。而且打你電話怎麼沒人接?」

「手機忘帶了。我給你送東西,你發這麼大火幹嘛?」金在中臉色也難看起來,心裡不平委屈的要命。從家去鄭允浩公司有條必經之路,連繞道都不可能,偏偏今天就是那條道出了一起車禍。車都堵在路上動不了,金在中看著計程車計價器一個勁的跳,手錶一個勁的轉,最後只好結帳,走了大半段路,繞過出事地點才又打車趕過來。

「告訴你我開會趕著用!我開會去了。你快點回家吧。」鄭允浩拿著U盤和一些印滿字的A4紙就往外跑,金在中氣得直跺腳。可是總不能上會議室把人揪出來讓他說聲謝謝吧。

 

「師娘好!」金在中剛要開鄭允浩辦公室的門打算回去,門就被推開,一個挺高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那男生看見金在中一愣,金在中想他應該是鄭允浩的同事,想打個招呼,卻沒想到他突然開口說了這話。這會兒換金在中愣住了。

「我是鄭允浩的徒弟。」沈昌珉解釋道。「我師父早放我半天班,讓我送你回去。」

金在中想問師娘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在公司公開了?可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謝謝你啊,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不麻煩你了,他放你假,你也回家吧。」

「這可不行。」沈昌珉裝的一般正經嚴肅道「今天下午開會,我是實習不用參加,師父就讓提前下班,他幫我掩護。他說我要是不把師娘你安全送到家,他就不幫我遮掩,直接算我曠工。」

「這‥‥那麻煩你了。」金在中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同意了。

 

金在中上了沈昌珉的“威志”,雖然這車很便宜,但是一個實習生都能買的起車,不得不讓金在中感嘆一下,不管是家世好,還是能力強,眼前的這個男孩還是挺讓人羡慕的。「那個‥‥」

「師娘,我叫沈昌珉。您跟師父一樣,叫我昌珉就成了。」

「昌珉,你別一口一個師娘。我叫金在中。我和鄭允浩不是那種關係。」說道後面金在中明顯心虛,聲音小了,語氣也不穩。

「那我叫你在中哥吧。我沒少吃你給我師父帶的點心,特好吃。我問他哪買的,師父還說這點心是天上才有的。」沈昌珉沒接,也沒問,也不否定金在中剛才那句沒有關係,反倒旁擊側引。

「你喜歡吃,那我下回多做點,讓他帶給你。」

「謝謝在中哥,我師父他老摳兒了,每次就給我一點兒,特捨不得的。」

金在中笑「我讓他給你,他不敢不給的。」

沈昌珉也笑,師父啊,原來你是個妻管嚴啊。「還是在中哥好。你不知道,你來之前我師父剛才倍兒著急。一直在辦公室裡轉圈。」

「哦,會議很重要吧。」金在中心裡還不舒坦呢,心想,早知道急死你算了。

「恩,挺重要的。他打了你好幾個電話都沒人接。」沈昌珉巧妙且不露聲色的把話題往自己想要的方向上帶「一直在那叨咕你是不是出事了。」

「啊?」金在中一怔。

「他說從你們家最多半個小時就能到,你都出來一個多小時了還沒到。他要回去找,讓我給攔住了。我說萬一人出來了,你再回去走叉了更麻煩。」沈昌珉看了一眼金在中,稍有點大小眼的明眸晶亮又精明,微微彎著笑道「我說的對吧,在中哥。」

「呃‥‥對。他沒腦子。」

「就是,我還跟他開玩笑呢,我說你要再走就在鞋底下套塊布,正好把公司的地都擦乾淨了。」

金在中被沈昌珉逗笑,這孩子蠻有意思的。心裡也因為他的話開朗起來,怒氣煙消雲散。

「在中哥,你穿這身兒衣服冷嗎?」

金在中被沈昌珉突然跳轉話題弄得愣了一下,應道「嗯?還好,不冷。」不過想到去的時候剛下車走的一段路還真挺冷的。後來跑起來就熱多了。鄭允浩急用那個U盤,金在中趕時間出來也沒套件衣服。

「你真行,這衣服多單(衣服很薄的意思)啊,我肯定穿不了。剛才我在會議室門口看見我師父,他讓我送你回來,怕路上再堵車,你就得走著回去,穿這衣服肯定受不了,得凍病了。嘿嘿‥‥沒想到我師父那麼會疼人。他平時對我呼來喝去的呢。」前面的問話是鋪墊,真正的意思是在後面這幾句。

「嗯,是,他其實挺細心的呢。」金在中有些臉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暖烘烘的原因。

沈昌珉的大旗搖在金在中這邊,說話一邊倒,「他細心還把U盤忘了,罰你跑了一趟呢。」

「就這一次。」金在中給自己男人平反,也不抱怨鄭允浩剛才說話臉色不好了。

沈昌珉“見風使舵”道「那倒是,要不我早就認識在中哥了。」

 

到了家金在中邀請沈昌珉去家裡坐坐,沈昌珉謝絕了,說是還要去買點東西。看金在中上樓後,給鄭允浩發短信【師父,已經安全送到家。並且你交代的事情一切搞定。不用擔心了。】

沈昌珉開車掉頭,心裡笑道:一看他倆就是一對。要不能讓我幫著哄?要是不是那種關係,能讓我哄得那麼開心?

鄭允浩收到沈昌珉短信才算放心了,剛才急得嘴比腦子快,一張嘴就說錯話了,自己要哄沒時間,急著去開會。可又怕在中真的生氣了。所以安慰的事讓昌珉幫個忙,全公司就屬這小子嘴最甜。連著開車把在中送回家。因為金在中沒帶手機,怕有個事情聯繫不上,這樣至少能找到沈昌珉。不過鄭允浩沒說倆人的關係,只是以前種種曖昧和可疑的跡象,就讓沈昌珉懷疑鄭允浩不是單身了,這回算是挖掘出來了,不過就是沒想到自己的師娘是個男人而已。

呵,管他男人還是女人,能一起好好過日子,就是好伴侶,就是愛人。

 

 

 

 

 

 

Chapter 15. 出櫃

 

「喂,我剛接了個電話,快遞的,開始送宿舍去了,我讓他送家去,一會兒幫我收一下。」

「嗯,你到哪了?」金在中在電話另一頭問。

「快到家了。」鄭允浩這次是開車回家,怕要是晚上被轟出來,買不到火車票就要露宿街頭了。還是開車來的好。

「你別急著說啊,要是不行就以後再說。別把你爸媽氣壞了。」金在中很高興鄭允浩願意為了他和父母坦白,但是鄭允浩真的去坦白了,金在中心裡又沒底了。

「我知道分寸,你放心吧,那是我親爹媽。」鄭允浩想了想又說「可能一次說不開,你別急,多給我點時間。」

「你還是我親老公呢,我能逼死你啊。」

金在中的話就像一個甜蜜的吻親到鄭允浩心窩,鄭允浩笑道「你又給我灌迷魂湯,我這兒醉的都找不到東南西北了。」

「你就貧吧,好好開車,我掛了啊。」

 

鄭允浩進家沒想到看見趙筱萌,心裡不太痛快,覺得老媽做的有點過分,也不喜歡這女孩那麼積極。但是想想算了反正總要說清楚,這樣省得特意約人家出來了。

鄭允浩和趙筱萌簡單的點頭打過招呼。鄭媽媽掛著圍裙眉開眼笑的說道「筱萌做的四喜丸子可好了,我這兒正讓她教我呢。」

鄭允浩點頭,邊哄老媽邊敷衍道「那您好好學,學好了給我爸吃。」然後掃視了一眼客廳又說道「我爸在裡屋看報呢?我過去看看。」

「這小子。」鄭老媽又氣兒子不會來事,自己費了那麼大勁把小趙老師給請來,鄭允浩竟然不多跟人家說幾句話。

趙筱萌圓了場「阿姨,我們去廚房看看鍋吧,(菜)應該快好了。」

 

吃飯的時候鄭允浩和鄭爸爸先後從臥室出來。鄭媽媽看鄭爸爸的臉色有點驚訝的問道「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不舒服?病了?剛還好好地呢。」

「沒事。」鄭爸爸沉著臉看了一眼鄭允浩坐在飯桌前「先吃飯吧。」

鄭媽媽咂嘴,這爺倆怎麼都不給她做勁(支持、努力的意思)呢,兒子不積極,老子耷拉著個臉。這讓人家小老師看見還以為自己家不歡迎人家呢。於是鄭媽媽使出渾身解數活躍飯桌氣氛,可惜配合的只有小趙老師。

鄭媽媽在飯桌底下踹了鄭允浩一腳,鄭允浩咬著一塊炸雞看了老媽一眼,把炸雞放到碗裡對趙筱萌說「那個趙老師住哪?一會兒我送你回去吧。」

「對對,天晚了,你一個人回去不安全,讓允浩送你回去。」鄭媽媽趕緊接上話頭,滿意的看了一眼兒子。

「不用,挺近的,我一會兒坐公車回去就可以了。你剛回來在家休息一下吧。」

趙筱萌這話說得客氣又體貼。不過鄭允浩不“領情”,「你別客氣,不麻煩。」

「不麻煩,怎麼會麻煩呢,他有車,讓他開車送你,不比你坐公車省事啊。你就讓他送你,跟他還客氣嘛,以後是一家人,你就用他。有事就找他。」鄭媽媽努力把送人這事給砸瓷實(結實、扎實的意思)了。兒子在外地回來一次不容易,得單獨和小趙老師處處。

 

飯後沒坐多久趙筱萌就起身告辭,鄭允浩拿了車鑰匙送趙筱萌回家,問了地點,兩個人都沒再說話,鄭允浩思考著怎麼拒絕。

「我媽是個直腸子人特別熱情。」鄭允浩覺得再不開口就要把人送到家了,所以不得不找了一個話題。

「嗯,阿姨人很好。跟她聊天說話挺有意思的。」趙筱萌笑笑。

「是,她特能聊天,不過我不隨她。我挺悶罐子的。」關鍵時刻不惜貶低自己達到目的。

「我覺得你挺好的。」

「啊,是嗎‥‥」鄭允浩想說,你看我哪好,我就改了吧。

不過後面趙筱萌的話讓鄭允浩有點意想不到「你媽媽說了你很多優點,但是我都沒有感覺到。」

「啊?哈哈‥‥我媽那是替我吹牛呢。老太太說話愛誇張。」鄭允浩乾笑,這話真讓人尷尬,不過趙筱萌能這麼說,說明她對自己也很不滿意,也許散夥不用那麼麻煩了。

「是因為你對我不上心吧。」趙筱萌看鄭允浩,注視的目光讓鄭允浩有點心虛。

「那個‥‥很抱歉,耽誤了你這麼長時間,我有結婚的物件了。」

「哦,這樣啊。阿姨很想你結婚,怎麼不跟阿姨說?」

「我媽不同意。」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自己找個男的回家,老媽不鬧翻了才怪,何況老媽對金在中的第一印象很差。想著一會兒回家要面對的事鄭允浩還真是很頭疼。但是硬著頭皮也得上。

「我覺得阿姨挺隨和的。」

「呵呵,大部分時候是吧。」鄭允浩心想,那是我媽喜歡你。你沒看見她那天擠兌金在中嗎?沒看見給我臉子看嗎?

「哦,其實我覺得你挺不錯的,不過可能我們沒有緣分吧。」趙筱萌語氣裡帶著明顯的嘆氣,女孩子被自己比較中意的男人拒絕,不管面子上還是心裡都不舒服。

「很抱歉。開始我也沒想到我會和他走到一起。」愛情需要緣分,來的不早也不晚,剛好遇到對的那個人。愛情也需要命中註定,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他和金在中不管是因為緣分還是註定,既然走到一起了,就要一起走下去。

 

 

鄭允浩送趙筱萌回來後剛進家,鄭媽媽就忙著拉鄭允浩要問,結果被鄭爸爸攔下了。「你先等會說。允浩,你到房間來,我有話跟你說。」

鄭媽媽不樂意「有嘛話說,吃飯前不說半天了嘛!吃飯時還一直給人家趙老師黑著個臉子,你當自己是包公啊,我看你這老頭子是不想讓兒子結婚了是吧。」

「媽,您等會,我先和我爸說點事。」鄭允浩安撫了一句鄭媽媽就進了臥室。自己心裡有些打鼓,因為在吃飯前,他把自己和金在中的事和鄭爸爸說了。不知道這會兒自己父親是個什麼態度。

 

「你跟那個小老師說了?」鄭爸爸坐到椅子上,問鄭允浩是不是已經跟趙筱萌分手了。看鄭允浩站著指了旁邊的椅子說「你坐吧,別跟罰站似的。」

「說了。但是我沒告訴她我的事,就說我有合適的人了。」鄭允浩坐到椅子上一五一十的回答。

「嗯,這事咱不對,不能耽誤人家閨女,其實我看得出來你不上心,就是你媽媽招呼這事積極。」鄭爸爸看鄭允浩沒說話又說道「你跟我和那個趙老師都說有合適的人了,你知道什麼叫合適嗎?」

鄭允浩想了想,這問題挺難的,就像別人問你什麼叫愛情,可以說的複雜又可以說的簡單。而且每個人的看法不一樣。萬一自己的解釋不符合老爸的心思,不就直接降低了金在中和他們兩個人感情在老爸心裡的分數嗎。所以鄭允浩略帶試探的答道「我覺得我們倆過日子挺搭調的。嘛鍋配嘛蓋的感覺。」鄭允浩想想又說「我跟他分過。但是不行,離不開。」

「離不開有很多種,你們年輕人熱戀如膠似漆的當然離不開。可是我和你媽也離不開,這是老來伴,你們能做到嗎?」

「誰也不知道以後的事,我們盡力。」鄭允浩沒有下保證,但是說得真摯。父親確實說的對,他和在中現在分不開,因為年輕激情。如果當時間磨平了衝動是否還能義無反顧?他會努力,就算浪漫變成平淡他還要和金在中相依相伴。就像那首歌裡唱的:直到我們老得哪也去不了,你依然把我當成你手心裡的寶。

「你們吵架嗎?」鄭爸爸又問。

「吵架。」鄭允浩還是老實回答。

「過日子沒有馬勺不碰鍋沿的。吵架了得講道理。一般誰先認錯?」

「我‥‥」鄭允浩想想又說「我錯比較多。」

「你都犯過嘛錯?」

「我上次生氣,把他弄傷了。」鄭允浩想起上次吃醋把金在中弄傷的經歷還心有餘悸。金在中躺在自己懷裡除了渾身滾燙連呼吸都感覺不到了,下身全是血。當時鄭允浩都嚇瘋了,要不後來也不會認錯態度那麼誠懇,到現在還一直執行著任打任罵的家規。

「打人不對。」鄭爸爸以為鄭允浩是動了手,也沒細問「不管誰對誰錯,打人的就不對。夫妻之間一男一女,男的爺們總要讓著。你們兩個都是男人,心胸更應該開闊。遇事講理,講不通的都沉著氣,不許動手,知道嗎。」

「知道。」鄭允浩瞄自己老爸,聽這意思是不反對啊。

「你剛才送人那會兒,我想過了。你爸爸我,不是守舊的人,但是也不是開放的人。這倆男的一起的事聽過,但是沒見過。沒想到讓我兒子趕上了。我跟你說這事我不同意。」

「啊?爸您‥‥」鄭允浩急著想再作動員工作解釋一下,卻被鄭爸爸攔住了。

「你聽我把話說完。我一輩子沒什麼特別大的追求,就想讓你媽過的開心,讓我兒子好。我想我兒子有出息,將來不管掙多少(錢),能養活自己。能找個好媳婦過好日子,再有個孩子老了有個依靠。但是我想我不求你多孝敬我們,所以估計你養孩子就也不求將來養兒防老。我和你媽老了害怕給你添麻煩,所以也許你以後也怕給你孩子添麻煩,不捨得用。那這孩子就算了。所以沒了孩子,你找個男的還是女的,都一樣。只要你過得好,就好。你也不是小孩子,一時頭昏腦熱,我不用給你講大道理,你應該懂,這個社會現在還是容不得你們。可是你是我兒子,我要是都容不得,那我兒子就真沒容身的地方了。而且我就是再反對這事,你們倆現在正是感情深的時候,我說什麼你也不會聽,真的給你弄散了,你難受,我也難受。我不想我兒子過得不快樂。所以你跟他好好過日子。如果你以後跟他過不好,那是你自己走的路,我現在不干涉你,到時候也就不會管你。明白嗎。」

「明白。我知道,爸,我跟他好好過。」鄭允浩拼命點頭,看著老父親似乎幾個小時老了不少,心窩一陣發酸。

「那就好,記得我和你說的,不許打架,吵架不許動手。還有,剛才我說,我這輩子就想兩件事。現在我兒子開心了,但是我有一件事做不到了,就是讓你媽開心。你媽這麼張羅你的婚事,就是為你好。你這事她接受不了。」

「我知道,所以我先跟您談,您比我媽開通。」

「你別捧我,我得跟你媽過一輩子,你說她,我可不向著你。」

「是是。」鄭允浩連忙順杆爬「那您以後見了在中也別太挑剔,給我點面子。」

「你小子還教訓上老子了哈。」鄭爸爸胡嚕了一下允浩的頭,父子逗著玩,也沒真生氣。

「這怎麼是教訓,這是提前打預防針嘛。真的,在中倍兒好。除了不是個女的,您絕對滿意。」

「行了,你也別誇。回頭我得親自見見。就算你倆不能有個正式的證,要在一起過日子父母還得見。你見他爸媽了嗎?」

「他爸媽過世了,還有奶奶在這兒,不過身體不太好。我怕刺激老人家,沒敢見呢。不過您放心,他家以後有事我絕對盡心盡力。就算不能跟他奶奶說,我也孝敬。」

鄭爸爸點頭「回頭找時間我去你們那看看。還有這事,先別讓你媽知道。她再讓你相親我幫你攔著,但是你的事先別說,一點一點的給你媽滲透作工作。把你媽氣出病來,我後半子可就沒了。」

「嘿嘿‥‥爸,我發現我特隨你,疼老婆。」鄭允浩笑,透著有點憨勁。父親能順利同意這事就跟能去民政局領證似的,讓鄭允浩心裡美。

 

 

 

 

注8:事實婚姻,指沒有配偶的男女,未進行結婚登記,便以夫妻關係同居生活,群眾也認為是夫妻關係的兩性結合。

事實婚姻是相對於合法登記的婚姻而言的,事實婚姻未經依法登記,本質上屬於違法婚姻,但考慮到我國的現實國情,為了維持一定範圍內的,特別是廣大農村人口婚姻關係的穩定,國家對未辦理結婚登記而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的男女雙方之間的關係有條件的予以認可,這就產生了事實婚姻這一概念。

新的《婚姻法》已經取消了事實婚姻,也就是說,現在法律不承認事實婚姻,只承認已經登記有合法手續的婚姻。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