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2。

鄭允浩覺得和金在中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敲門的那一個。

站在外面不停的敲著門,那小孩卻說什麼都不開了。

這該死的季節,晝夜溫差大得很,白天的陽光雖然很暖和,但是到了晚上那風可真不是蓋的。

鄭允浩站在外面強行保持著風度,拿著手機給他打電話。聽著他迷迷糊糊的聲音也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

「你是打算把我凍死在外面是吧。」

金在中沒說話,反而把電話掛了。

鄭允浩盯著手機皺眉。

又掛我電話。

隨後聽見另一邊發出的聲音,窗子被打開,一個金色的腦袋慢慢騰騰的伸出來。

鄭允浩走到窗子跟前,雙手插兜看著金在中。

金在中胳膊拄著窗臺,瑟縮了一下,打了個冷戰。

「真的挺冷啊‥‥」

鄭允浩換了個姿勢,一動不動的瞅著眼前的人。

白天我怎麼給你忙前忙後的你自己心裡清楚的很,所以現在該怎麼辦自己掂量掂量。

金在中問,「想進來嗎?」

鄭允浩不說話。

「這樣聊天也挺好的啊‥‥經紀人,咱們說會話吧。」

鄭允浩抬頭看了看高高的月亮,接著靠在了金在中探出的身子的旁邊的牆壁上。

「聊什麼?」

「聊你剛剛在跟誰打電話打了那麼久。」金在中饒有興趣。

鄭允浩轉過頭問他:「你想知道?」

「不想。」

「那你還問。」

「是因為沒話說才隨便說的。」金在中卻一下收回了話,身子也探回去,「不想凍死就快點進來,別忘了關門。睏死了‥‥」

鄭允浩對著被猛然關上的窗戶發愣。

這又是玩什麼技術啊‥‥

金在中聽見背後關門和收拾衣物的聲音,心裡泛起彆扭。

一定是有女朋友了,工作的時候還偷偷摸摸的打電話膩膩歪歪,平時還裝的那麼清高‥‥

臭老頭。老男人。

 

金在中沒有想過要表白之類的事情。他覺得那種東西很沒營養,不適合自己。

他自己心裡有譜,鄭允浩不同於那些不負責任的人。他是個好男人。這一點他比誰都清楚。

任何人,在愛上的那一刻就已經輸掉了。不管再怎麼高傲,都註定是很卑微的那一個。

愛情裡面有輸贏嗎?

他真的不懂。

 

鄭允浩沒有提過那天電話的事情。金在中也不問。說實話他對鄭允浩有什麼樣的女朋友一點興趣都沒有。喜歡自己的男人也不是沒有。自己和女人比較不是很跌份嗎?

根本沒有可比性嘛。要是讓自己因為愛的人就改變性別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農村的電很不好弄,更別說網了。所以金在中的粉絲團要來探班的事情他是一點都沒有準備。

一大堆女人拿著各種各樣的應援物,開著一輛銀龍大巴浩浩蕩蕩的就駛進了小村子,這架勢把劇組裡的人都嚇了一跳。

有人說,「金在中!你家粉絲來哦!」

金在中美滋滋的笑著。

衣服,特產,補藥都送到了這裡,還有為劇組準備的一百份牛肉便當,當然只有給金在中和鄭允浩那份是最好的。

粉絲團的裡面貌似有很多腐女,所以大巴里居然還出現了“允在絕配”之類的條幅,看的金在中一愣一愣的。

「掛這個東西幹嘛啊‥‥」金在中指著那些東西嘴角抽搐。

「你的照片啊!」一個粉絲團的管理模樣的女孩笑眯眯的說著。

「那這人怎麼回事?」金在中拿著一小根牛肉骨頭比劃著旁邊鄭允浩的臉。

「這是‥‥鄭經紀人哥哥對您很好嘛!所以一起帶上了,哈哈‥‥」

女孩似乎是看出來她們美麗的金在中哥哥不大明白有關BL之類的東西,所以也不直接的說明,看著他一臉懵懂的樣子一大堆女人猛按相機快門。

 

「她們以為我們是一對。」

鄭允浩抱著臂在大巴面前認真的研究了好半天,最後很正直的冒出這麼一句。

金在中一口便當嗆在喉嚨裡,望著鄭允浩一臉不可思議。

「你沒事吧你?」

鄭允浩沒理他,看著那幾張自己都忘了什麼時候的機場照片感嘆粉絲的力量真是強大。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他走到女孩面前,一臉的嚴肅,

「我不反對你們內部的這些小活動,但是我的照片不要公開。」

女孩一愣。

金在中走到他跟前,鄙視的斜眼。

「經紀人,我還沒說什麼呢你就開始耍大牌了啊‥‥」

兩人一起無視了粉絲群裡傳來的「兩口子鬧彆扭了啊」的竊竊私語的不和諧聲音。

「有什麼不反方便的地方嗎?」女孩笑著問。

「‥‥父母的原因,都比較傳統,不管是不是真的看見了這些會接受不了。」

女孩理解的點點頭,

「你放心吧鄭經紀人哥哥,我們這樣的照片其實也很少的。你把在中哥哥保護的那麼好,所以只有幾張前線冒死拍到的照片,還被我們拿著當寶的存著呢。」

鄭經紀人哥哥‥‥

金在中一個人品味著這個不太長的名字‥‥

 

 

由於還有工作計畫,所以粉絲團沒有久留,天黑之前就開始了回去的行程。

走之前金在中說今天很開心,還簽了名,並叮囑她們要小心。

那個女孩和其他人很開心的跟他們揮手,還大聲的喊著:

「鄭經紀人哥哥要好好照顧我們在中哥哥哦~!允在jiang!」

鄭允浩揮著手,沖她們笑笑。於是一堆女人開始尖叫。

金在中依舊鄙視之。

 

晚上的時候,金在中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

「你以後離我遠一點哦~」

鄭允浩躺在床上問:「什麼。」

「你沒看見那些機場的圖嗎?還有那些P圖,跟真的一樣‥‥」金在中說著還故意努努嘴。

「她們沒看見的不是更過分嗎。把初吻交給經紀人的小孩?」

金在中跳起來要揍他。

「你在乎那些東西?」鄭允浩側身躲開,又問。

金在中想了想,回答,

「就是覺得不自在嘛。我說了我不喜歡男人。」

「你已經說了第三遍了。」

「我喜歡——」金在中故意拉長了聲音,心裡泛起溫暖。

他還記得呢。說過幾遍都記得。

鄭允浩歎了口氣,回答:「也許就是粉絲給你增長人氣的方式嘛。不必在意。」

「反正也是假的。」

金在中抿著嘴定定的看著他。

本來看見那些照片的時候心裡很開心呢。雖然有些心虛,卻是那樣開心的。

假的。是假的啊。他又一次提醒自己。

那麼那些不經意的溫暖,也都是假的嗎?

 

金在中什麼也沒說,翻身鑽進了被子,閉上了眼睛。

粉絲都支持我們呢。可是你卻毫不在意的說是假的。

就好像所有人都希望你愛我,但你很堅決的說不。

金在中強壓下那些本以為小姑娘才會有的怨念,不去理會心底瞬間的冰涼。

 

——今天送來的牛肉很好吃。

鄭允浩的話很臭。

 

 

 

 

一個星期後。首爾。

片子上映期推遲。因為其他演員的片約導致拍攝進度比較鬆散。金在中覺得導演脾氣還真是好,但是後來知道其中一個演員和人家是青梅的竹馬。至於關係純潔與否誰也不敢說。

金在中從組裡聽來這些的時候,只是一笑而過。

他只是慶幸有更多的時間睡覺而已。

回到首爾的時候覺得空氣一下子渾濁了不少。相比之下倒是地下停車場的濕潤空氣好一些。

金在中開始不再小孩子氣的搶著走在鄭允浩的前面,現在他比較享受和他併排走在一起的感覺。安佑成那天說兩個人穿著西服走在一起的時候像是間諜片裡的絕配搭檔。

鄭允浩還是那樣很討厭的笑笑仍不多言。於是金在中也自然淡定的很。

不過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出生入死的感覺貌似也的確不賴啊。

這樣想著,沒想到老天爺就真的給了金在中這樣的一個機會。

 

周日公司下班早,鄭允浩和金在中一起往地下停車場走,兩個人都步伐輕鬆的邁著步,似乎都在享受著現在暫時輕鬆的日程。

不需多餘的言語,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完美的氣場。

畢竟是地下,陰暗潮濕,而且現在的時候幾乎沒有人。

突然看見一束刺眼的燈光從前面猛的打過來的時候,鄭允浩覺得有點不對勁。

「你看什麼呢?」金在中扭頭問著。

刺耳的輪胎與路面的摩擦聲在耳邊猛的響起,愈近的燈光讓金在中下意識的回過頭瞇起眼睛,用胳膊擋住眼前的視線。

身後一個力量突然撲過來,金在中只覺得腳下突然間懸空,身體似乎被人帶了起來,接著便是一陣劇烈的撞擊感,他被震得眼前一片黑。

刹車聲刺耳而巨大。

手指觸碰到了冰涼的地面,他意識到自己趴在了地上,身後壓下來的力量已經迅速的消失了。

他猛的回過頭,看見鄭允浩與一個人撕扯在一起。

他認不出那個人是誰,但是似乎那個人的目標是自己。

鄭允浩的身手似乎很好,幾下就將那個人摔在地上好幾次,但是那個人卻很頑強的又一次爬起來。

金在中看見他從腰間抽出的東西閃過一線光,便瞬間失去了思考,他想都沒想的沖過去。卻被他喝住。

「別過來!」鄭允浩沒有看他,只是厲聲的喊著,「報警!」

說著他的手已經迅速的扣住了那個人捉著刀的手腕。

金在中愣了一下,接著立刻拿出手機來,撥下號碼的手指似乎都在微微顫抖。

整個過程太過突然和迅速,他根本來不及去想。

鄭允浩‥‥鄭允浩‥‥

 

 

警車的聲音在地下停車場空曠的響起時,鄭允浩已經用膝蓋抵住了那個人的背,兩隻手緊緊的鉗住他的胳膊,那個人滿臉的痛苦,嘴裡卻喊著不堪的言辭。

「金在中!你這個不要臉的男妓!他媽的唱的那叫歌?!狼嚎都比你‥‥」

鄭允浩面不改色的咬著牙,飛快的騰出一隻手,抓住他的頭髮狠狠的往水泥地上撞了幾下,砰砰的聲音再停車場裡響徹,再抬起來是已經滿臉是血。

鄭允浩幫助員警將他架進警車。金在中走過去,仔細的看著他的臉。

他好像知道他是誰。

鄭允浩一隻手拍了拍西服,走過來,低聲問他,

「你沒事?」

金在中沒說話,只是伸手拉出了鄭允浩刻意藏到後面的左手。

潔白的襯衫袖子已經被血跡染透,袖口卻被他緊緊的攥在手心裡。

「你個傻子。」

金在中低著頭罵。

 

事後本來打算鄭允浩被送到醫院去包紮,在中被帶到警察局去錄口供。鄭允浩卻執意要和金在中一起去警局,說自己的傷口不礙事。

金在中推他,「我自己沒問題,你快去處理傷口!趕緊的!」

鄭允浩不吃他那套,只是嚴肅的和警局的人說:「我們快走吧。一會金在中還有節目要上。」

金在中突然覺得很生氣。

 

「‥‥大概是下午三點鐘的時候,應該是特意挑的這個時間,這個時候公司的地下停車場一般沒有幾個人。車子應該是私車。匕首大概二十公分長。」鄭允浩說。

一個小員警露出了崇拜的神色。

「歌手金誠旭‥‥」錄口供的員警嘟囔著,「這個人是不是好久都沒有出來過了?」

金在中在一旁幹坐著,鄭允浩的話不多卻一直在搶他的話,似乎故意不讓他說什麼一樣。

金誠旭被留在警察局,他的經紀人不一會就趕過來,不停的和金在中道歉鞠躬。

然而金在中會記得他的話。一直一直記得。

鄭允浩的話裡聽不出一點可以商量的餘地,任憑經紀人怎麼給金誠旭求情都只是一句話。

「我們還要和公司商討,應該會是走程序,所以就等著法庭上見好了。」

金誠旭似乎精神有些不穩,到了警局後還在不停的罵,最後被帶到了隔離辦公室拷著。

 

安佑成派車來接,說隨後到。兩人一起先去了醫院秘診。

金在中一直呆在鄭允浩跟前一步也不離開。

他知道鄭允浩是因為救自己才那樣的。

「我要是上去幫你不是就不會受傷了嘛。」他有一句沒一句的嘟囔。

鄭允浩笑,

「經紀人是幹嘛的啊。你不能參與這樣的事情,一旦動手對方就有話說了。你的公眾形象會大大受損。」

「所以剛剛在警局你也不讓我說話?」金在中看他。

「嗯。」鄭允浩點頭。

金在中不再言語,心裡卻莫名的生生的疼。心裡罵著「傻子」,卻又覺得很愧疚。

他才不在乎什麼公眾形象。

對他來說,更重要的是經紀人。

 

 

請律師,打官司,上法庭。

似乎真的是例行公事一樣的步驟。金在中知道這一次肯定又會引起一次娛樂界的軒然大波。

不過他無所謂。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很少見。每年都有人打官司。藝人與藝人,藝人與公司,公司與公司,都有算不完的帳,黑暗的很。

金城旭原本是一個公司的歌手。當年紅極一時,風光不已。這個人有實力,但是金在中覺得他不適合當藝人。

金城旭有很強的好勝心和嫉妒心,狂妄的很軟硬不吃。金在中都曾經看見過他在練習室裡把一個新人訓的狗血噴頭。這樣的人即使有能力也終究會被淘汰下來。

之後他和安佑成鬧翻離開公司,金在中頂上公司的門面藝人。

安佑成其實並未虧待他,只是他不懂得隱忍和退讓。說白了,這樣大型的娛樂公司裡面,缺了那個藝人不照樣賺錢收益?

金城旭靠著之前的名氣,有公司答應接納他,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是老樣子,後來簽約的盛廣娛樂便也不拿他當回事。

鄭允浩剛剛接受金在中的那個時候,正是金城旭發片的時候。

金在中迅速走紅靠的雖然是實力,但是路子是安佑成事先安排好的。金城旭已經年近三十,青春都被他消耗在較勁上,早就過了時氣。圈裡人都明白。如果這張片子再不能上去,他就基本上不再有可能紅起來,更別說超過之前的成績。

而就是一個節目,鄭允浩將滿心期望的金城旭打到谷底。再這個爭鬥的階位中,大家看的都是首位的藝人,誰會去看第二第三是誰?

於是金城旭就此備受打擊,對安佑成與金在中心生嫉恨,安佑成那天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到外地去開會。於是金在中便成了那個“復仇”的對象。

就在一審的時候,金城旭還呆在醫院裡。出了這樣的醜聞,從此他再也不可能爬起來。

 

開庭是全程的秘密進行。記者在外面圍了一大堆,結束後鄭允浩從後門上了保姆車。

這樣的時候一般藝人不會露面。只是在之後的新聞發佈會上會向外界象徵性的表明自己的狀況。

鄭允浩有自己的原則。安佑成不會注意,但是他絕對不會在大場合的公眾中公開自己。

公司安排律師和代理人來應付記者,鄭允浩回公司取了些東西之後就往回走。

金在中因為這件事在家裡休息,拍攝進程也耽誤了不少。他天天在家悠閒的同時又有一大堆的女藝人藉口問好打電話。

他著實煩的很,但是為了等鄭允浩電話又不能關機。於是乾脆扣著耳機,坐在地上一邊搖頭晃腦一邊看著閃著形形色色的名字的手機在地板上打轉轉。

 

於是,鄭允浩很習慣在敲了幾聲門以後就自動自覺的拿出鑰匙來開金在中的門,拉開門櫃來動作嫺熟的拿出拖鞋來換。

金在中被眼前的西服褲嚇了一跳。

鄭允浩走過來,蹲下,伸手摘下了金在中頭上的耳機,之後遞給他一份檔。

「一審的有關文件。」

金在中接過來,拿在手裡翻。

「今天只是有關文件的提交和警察局提供的相關材料。終審在下個月九號。」鄭允浩給他解釋。

金在中點點頭,又問,「那今天就什麼結果都沒有嗎?」

「有點矛盾,不知道算不算結果。」鄭允浩思索了一下回答,「對方拿出了金城旭精神病的病例。」

金在中一笑,「精神病?」

「看樣子是想逃脫監獄,如果是這麼判的話,他在娛樂圈就一點發展的前途就沒有了。沒有任何公司會收他。但是如果不成立的話,就是故意傷人,你看這裡——」鄭允浩伸出手指給金在中看。「這一行,“關於被告金城旭及盛廣公司所提供的中央醫院精神科的有關診斷”。」

「他們公司還打算管這個?」金在中歪著頭問。

「就當是最後幫一次忙了。我出來的時候他們的律師偷偷的和我說,盛廣以後肯定不會再簽他,只是做點仁義的事情,不和金城旭自己要公司的賠償已經算是很大的忍讓了。所以盛廣的老總還是不錯的。」

金在中放下手裡的東西,若有若無的吐了口氣,

「這大概是安老頭最想看見的吧。」

鄭允浩開口:「娛樂圈裡沒有那麼多明白的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有一天會不會也是這樣呢。名氣不在的時候,身敗名裂,誰也不會理。」

鄭允浩心裡吃驚,眼前的人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不會的。」

金在中回過頭,眼神和他的一瞬間的交匯,之後鄭允浩就挪開了他漆黑的眼神,他不躲閃,卻沒有絲毫不自然。

 

鄭允浩撿起那份檔,站起來,

「餓了。晚上吃什麼?外賣嗎?」

金在中沒說什麼,也站起來。

鄭允浩追隨的眼神一直跟著他到裡面的廚房。

金在中感覺到他側向這邊的身子,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句。

「今天我做飯。在家吃吧。」

鄭允浩停頓了一下,開口:

「好。」

 

之後他就坐到沙發上,瞬間客廳裡響起了電視的聲音。新聞播的正好是白天的官司。

但是只是響了一秒鐘,就立刻被拳擊場的呐喊與吵鬧蓋住,持續了好長時間,一直到開飯。

金在中收回了目光,轉回頭。

鄭允浩。你有什麼把握說那樣的話呢。

連金在中他自己都沒有那樣的信心。這樣的圈子裡,隨時都會有人被暗箭中傷,被毫不猶豫的踢到舞臺下面。

你不會一直在我身邊。所以即使我愛你也不會依賴你的。

那是,永遠都不可能的事情。

 

 

 

 

 

 

 六-1。

安佑成對於鄭允浩的賞識與日俱增。

但是由於這些接連而來的事情,鄭允浩潛在的能力慢慢的散發出來。

他們都是聰明人。

其實鄭允浩對於安佑成的理解持有相當的理解。在娛樂圈裡,公司的總策劃中安佑成算是比較負責的。自己的藝人怎麼說也是自己家的,經紀人當然不能用那些太過神秘的人。

自己的一舉一動老總都在看著呢。鄭允浩心裡明鏡的很。他不那樣乾脆的打掉自己,是因為自己還有些能力,除了受受他平常的小脾氣,隨時準備好給人家當“陪練”以外,對付金在中還是不存在什麼大問題。

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金在中聽話的真正原因只是為了留住自己。而留住自己的真正原因他就更加想不到了。

公司想要金在中發展的好。任何人都看在眼裡。鄭允浩自覺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不論幹什麼事情都要盡全力。無論是逃命,管“小孩”,還是接吻。

 

 

手掌上的傷口快一個月了才好。

因為傷的是右手,所以除了吃飯以外幹什麼都有點彆彆扭扭的感覺。不過他也沒有指望金在中會因為自己受傷而改變什麼。小孩就是小孩。別一生氣用叉子在紗布上捅一下就算順利。

他一直以為金在中是個嬌生慣養的小孩。

「吃藥。」

金在中把手掌往鄭允浩面前一攤,面無表情的眨眨眼。

鄭允浩抬起頭看他,像是不認識的與他對視。

「看什麼看。吃藥說你呢。」

「哦。」鄭允浩乾巴巴的點了一下頭,然後用手指抓起他手掌裡的藥片塞進嘴裡。心裡暗自的得出結論:

小孩子還是遇到事情才會成長的。

金在中又遞過水杯,然後轉身坐到一旁。

「剛才安老頭和你說什麼了?」

鄭允浩想了一下,說:「他說叫我勸勸你,不要受官司的影響。該怎麼樣還怎麼樣。」

「還有嗎?」

「嗯‥‥哦,電影相關的活動結束以後要給你準備第一次演唱會。」

金在中興奮了。

「什麼時候?年底還是年前?要辦幾場啊?」

辦自己的演唱會是他一直以來都想要達到的,夢想一般的事情。

鄭允浩不太適應金在中因為興奮而做出的莫名其妙的舉動。比如現在他正把胳膊縮在袖子裡來來回回的揮舞,膝蓋隨之還不停的彎曲。他有點感嘆人類的關節怎麼可以那麼靈活。

「很想辦演唱會嗎?」他問。

「那當然!你不想啊?」金在中止不住的笑。

鄭允浩不合時宜的波冷水。他很誠實的回答:

「我沒什麼感覺。」

金在中不滿意,沖上去抓著他的領子來回的晃,「你是不是我經紀人?啊?鄭允浩你不想幹了是吧?」

鄭允浩看著他跳著喜悅的臉,居然微微的笑出來,也不掙扎就任他那麼搖著。

後來他的神情突然恢復,按住金在中抓在領子上的手,

「有人來了。」

金在中鬆開手猛的回頭轉過身,不讓他看見自己微燙的臉。

 

安佑成這時推門進來,

「都在呢?」

鄭允浩已經站起來,走上前。

「安總。今天有空?」

「啊,那邊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總算輕鬆一些了‥‥那個允浩,手怎麼樣了?」

「恢復的差不多了,不礙事。」鄭允浩笑。

「那就好,」安佑成點點頭,神情變得有些嚴肅:「結果出來了,因為之前的病例到底是沒判成。不過他不可能在復出娛樂圈了。審判結果已經公開,誰還會接受一個精神病人?」

金在中低了低頭。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頓了頓岔開話題,「在中因為演唱會的計畫很開心。」

「呵呵,在中盼著演唱會也已經好久了。也跟我提過很多次。」安佑成笑著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金在中轉著脖子看向別處。

「所以我想趁著電影的熱勁辦演唱會,效果應該不會差。」安佑成又說。

「如果打算年底辦的話,不知道時間能不能錯開。」鄭允浩也在一邊坐下,「準備工作還有電影的通告之類的會不會有撞車?」

「電影預計下個月底殺青。最近也不需要出新專輯之類的,在中只管上必要的通告,準備工作就由你和公司來安排,這個我們會再開會研究。預計應該是可以完成,但是下半年會非常忙。你們要做好準備。我們只是想借助最近的一系列事情,趁著火候辦演唱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鄭允浩點點頭。

安佑成轉向金在中:

「這回可不能再出狀況了啊。人生的第一次演唱會,自己掂量!」

金在中不理他的提醒,

「巡迴嗎?巡迴還是只有首爾的一場?」

「當然是巡迴,就一場夠幹嘛的?」安佑成笑。

金在中自信的笑容浮上臉頰。雙手攥成拳頭舉起。

「金在中,Fighting!」

 

 

 

「經紀人,你對私奔怎麼看?」

鄭允浩抬起頭看看在中。

其實他帶著黑框眼鏡那副文質彬彬的樣子也挺驚豔的。人長得好的話怎麼打扮都像樣。

「經紀人!」

鄭允浩很自然的緩過來神,

「嗯‥‥還行吧。」

金在中活動了一下脖子,

「敷衍人呢。」

鄭允浩笑笑,「沒有過,誰知道什麼感覺。」

其實當明星沒什麼好的。每天除了活動現場,公司,家裡來回的三點一線以外也去不了哪裡。比較起來,反倒是自己比較“自由”。只不過這自由不是自己那麼喜歡的一種。

鄭允浩開口,

「那我問你,知道逃亡是什麼感覺嗎?」

金在中沒回頭,

「我演的力澤不就是在跑路嗎?」

等到有一天我達到那麼愛你的時候,我就想體驗一下私奔是什麼感覺。那個時候,安老頭,公司的staff,我的歌迷統統都亂成一鍋粥,誰也不知道那同時我是多麼的開心啊‥‥

 

 

電影中,力澤最後帶著小安(崔敏飾)逃脫了身邊人的阻撓私奔了。兩個人在一大片荒野中迎著風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大笑,四周是稀疏的沒有顏色的枯枝,風捲著灰色的殘雲,寒冷卻吞噬不去天空下兩個人的快樂。

金在中又一次笑著問:

「你怕不怕?」

崔敏美麗的笑容綻放開,

「不怕!」

金在中寵溺的笑,低下頭慢慢的湊近‥‥

又一次吻戲,華麗而美好的結尾。

 

這一場戲是金在中最喜歡的一場戲。他入戲了,並很深切的感受到了其中主人公心中的美好期盼。拉著她的手奔跑在荒野上的時候,那笑容是真的。

但是他清楚的很,他沒有把任何人往鄭允浩身上貼。不管是虛幻的還是真實的人。鄭允浩就是鄭允浩。任何人都不會有他的影子。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