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2。

終於殺青,金在中很滿意自己表現,忙著和各個組裡的人禮節性的祝賀著,並且擊掌。

鄭允浩還是一如既往的站在一旁看著。

金在中跑到他跟前,高興的跳躍著,

「終於結束啦!剛才我表現的好吧?」

鄭允浩淡淡的笑笑:

「很好。」

接著他轉過身走進了休息棚內。

金在中默然的看著他的背影好久。

他從來都不敢想他吃醋之類的事情。想都不敢想。

他想他可能是累了。從昨晚八點多就一直在首爾郊區取景,一直到現在。為了趕進度大家都沒有休息。

 

 

慶功宴上金在中喝的有點多。

鄭允浩一直坐在旁邊看著他,但是看他高興也就稍微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有人給鄭允浩敬酒,說他這個經紀人做的真是非常到位啊之類的話語。男的女的都有,還有和金在中混的稍微熟點的女藝人開玩笑說:不要管金在中啦!給我當經紀人吧!

鄭允浩知道是開玩笑,只是客氣的笑笑拿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

金在中因為酒勁,也小孩似的伸出胳膊抱住身邊的鄭允浩,

「不行!他是我家的,給我‥給我幹活的!」

大家被他的可愛逗的哈哈笑。

鄭允浩也跟著笑笑,用手若有若無的拉下掛在身上的手臂,低頭湊近金髮下的耳朵,

「少喝點,注意點形象。」

金在中嘿嘿的笑著離開鄭允浩的身體,低聲的笑,「沒形象,沒形象‥‥」

不就是高興嘛。多久都沒這麼高興了,多喝點怎麼了‥‥

鄭允浩扶著金在中到車上,金在中擺擺手推開他。

「我沒事。沒多。」

「多了的人都說沒多。」鄭允浩又一次拉住他的胳膊。金在中又一次推開。

「呵呵,我真的沒多。這點跟那時候比都太小兒科了。才十五度的酒,算什麼呀?」

鄭允浩看著他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就又恢復了他習慣性的左右加前後的轉肩的走法,還有幾下是直線的。於是他也不多說什麼,趕上去不和他拉開太大的距離。

 

走到社區的門口,金在中突然被一個人攔住了。

他微微的一愣,抬眼看見一個男人手裡抱著一束花,西裝革履的打扮,臉上卻又有些侷促的樣子。

金在中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他來幹什麼。

鄭允浩跟過來。

金在中朝那個男人微微的彎了彎腰,就轉身往裡走。

如果是往常,他一定會停下等他說完表白的話,順便看看鄭允浩什麼反應。

「‥在中先生!」

那個人喊住他,金在中只好轉過頭。

「我是來跟您‥表白的‥‥請您接受我!」男人突然一下子把手裡的玫瑰舉到金在中跟前。

金在中故意沒看一旁看著的鄭允浩,表情有些為難的撓撓頭。

「那怎麼辦呢‥我不喜歡男人啊‥‥」

這已經是第四次在他面前說這話了吧。

自己在心裡罵自己,口是心非的傢伙金在中!

男人抬起頭,眼神裡有些慌亂。

「那‥‥那沒關係,請您接受這束花吧!」

金在中看看他,抬起頭看看鄭允浩。

鄭允浩微微的抬了抬下巴。

金在中低下頭扶住了男人伸出的手臂,迎著他受寵若驚的眼神,突然用力推了回去。

「對不起。」

鄭允浩的眼睛裡也冒出了一些奇怪。

「我不喜歡玫瑰。不好意思。」

男人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睛裡立刻充斥了絕望般的尷尬。

「在中先生!在‥‥」

鄭允浩看了一眼金在中消失在牆後的背影,轉過頭,

「你回去吧。時候不早了。」

男人看向鄭允浩的眼神中突然充滿了憤恨,讓他不覺一愣。

「就是你!」

鄭允浩露出詫異的表情。

「就是因為你!」男人操著手裡的玫瑰摔到地上,用腳狠狠的踩了幾下,又狠狠的剜了一眼鄭允浩,憤怒的離去。

鄭允浩微微的皺了一下眉。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他看見金在中靠在門口,手指夾著一支萬寶路,低著頭慢慢的吐著煙。

那菸自己抽了兩年,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的眉頭皺的更深。

他走上前去,正要開口的教訓的話卻被金在中打斷。

他揚了揚手裡的菸,微微的牽了牽嘴角。

「借你的抽兩口。改天還你。」

接著他就直起身子,轉過身拿出鑰匙打開門。

鄭允浩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胳膊,

「你怎麼了?」

金在中轉過頭,直視他有些擔憂的眼睛。

「我喝多了。胃裡不舒服。」

面對他的坦誠,鄭允浩突然間不知道如何回應,就那麼愣愣的看著他。

金在中又笑,「沒事,睡一覺就好了。不會耽誤明天的工作。」

鄭允浩有些急,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為什麼不阻止他?」金在中一把關上了門靠上去,正面對著鄭允浩。

鄭允浩想了一下,解釋:

「他不是‥‥我是不想‥我是覺得他會傷心,這樣不太好‥‥」

金在中看著他努力的樣子,突然笑了。

「你沒做錯。」

鄭允浩一下子頓住,瞬間意識到自己的失誤。

「我那樣做的話他會很傷心。所以你說的對。你沒錯。」

鄭允浩沒說話。

他不知道金在中今天怎麼了。更加莫名其妙的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半晌鄭允浩開口,

「你的胃到底怎麼樣?」

「睡一覺就好了。」金在中無所謂的回答,又一次轉過身去。

背對著自己,鄭允浩聽見他悶悶的說了一句,

「晚安經紀人。」

門關上了。隨之消失的是他身上獨有的香水,還有酒水混著菸草的味道。

 

鄭允浩的腦子突然間很亂。

但是他現在什麼都不願意想。頭很疼。很累。他的酒量不好,不怎麼會喝酒。所以雖然沒有醉但是胃裡很難受。

轉身打開自己的房子,沒有開燈就摸進黑暗的臥室,急切又有些煩躁的拉鬆了領帶就倒在被褥裡。

多少年了。沒有人問自己的死活。也不會給他們機會去問候自己的脆弱。

那個在別人看來,每時每刻都很好的鄭允浩。

從不會認輸,從不會有任何慌張的強者鄭允浩。

會照顧別人的人不一定就會照顧自己。周到別人不一定就會真正的瞭解自己的所需。

對於任何人來說,在自己面前,自己向來都是弱者。

不過一無所謂。這是自己選擇的路途嘛。再累也得被迫的爬起來向前奔跑的生活。

 

金在中演的其實不好。因為他不會體會到跑路時的心驚與膽顫。人真正到了惶恐不安的時候,就除了呼吸和奔跑以外什麼都不會了。

只是在昏昏沉沉的腦子裡只不停的迴響著一句話。

睡一覺就好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該多好。

無論遇到什麼事情,只要睡一覺,醒來後就什麼都好了。

 

 

 

第二天遇到了一件金在中沒有想到的事情。

也不是說不可思議,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這也很正常,也不是真的,不過就是做做樣子而已嘛。」安佑成向來穩當的很。

金在中有點悶氣的就是為什麼之前不告訴他就把慶功宴上和崔敏的親密合照公開了?

「明明是私人的交際!」金在中的聲音有點大,「我們關係也沒那麼好吧?」

「傳緋聞的有幾個是真實關係好的?」安佑成打斷他的不滿,「公司這麼做不也是為了你好?」

「不知道是誰借誰的人氣!」金在中彆扭的轉過頭。

「你差不多一點!」安佑成翻臉,「就是做幾個小動作怎麼了?又沒讓你們真怎樣怎樣!這點東西都忍不了的話還想混招牌?我告訴你,不想做可以,有的是人等都等不來!」

金在中被訓的時候並不多,但是遇到怎樣都不願意讓步的問題時安佑成也只能用自己總監的身份來壓他。

金在中這次被氣得不輕。但是這一句話讓他瞬間清醒。

自己到底還是被被人套住的棋子。走得再自由終有一根線拴著自己。

 

鄭允浩今天的話很少。看樣子不太好,他就把金在中拉了出去。

金在中被拉到門口,一個回身甩開鄭允浩的手。

「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一星期以前。」鄭允浩沒有糊弄他直接的回答。

「為什麼不告訴我?」金在中在忍著火氣。

「沒到時候。不想影響你的狀態。」

「真是好人啊‥‥」金在中氣得微微發顫,「你到底還瞞了我多少啊經紀人?!」

鄭允浩心裡一慌,本能的想到自己的來路的問題,也沉了臉。

「跟你有什麼關係?」

誤會了。

金在中瞪大了眼睛。「‥‥什麼關係‥‥你是誰的經紀人啊還什麼關係?」

「我拽你出來不是要跟你吵架的!」鄭允浩低吼,「公司這麼做有它的道理,不是什麼決定都要跟你商量的!再說是為了你的宣傳‥‥」

「那就要我在台上在攝像機前跟別的女人唧唧我我的耍膩歪嗎?噁不噁心啊?」

鄭允浩生氣了,剛想說話突然眼前一黑,腦子突然嗡的一聲,身子忽的往後仰了一下。

金在中看見那一瞬間,心裡一下子慌了。

他知道他沒吃早飯。早上一直在忙發佈會的安排,跑前跑後的,不像自己還在做髮型的間隙塞了幾個小麵包和一袋牛奶。

但是那只是一瞬間,鄭允浩往後退了一步維持住重心,又一次恢復了剛剛犀利的憤怒眼神。

「‥‥真是老男人啊,至於嗎氣都能被氣成這樣‥‥」見他沒事,金在中乾巴巴的,彆扭的嘲笑了一下。

原來這就是金在中表示關心與擔心的獨特方法。

鄭允浩仍然皺著眉。

「‥‥那麼連我都不信嗎?我會害你嗎?」

金在中更氣就在這,自己愛的人居然贊成自己和別人‥‥想都想不下去!

‥‥算了,他又不知道我愛他,一根死木頭棍子‥‥

金在中不服氣的抿抿嘴。

「知道啦!死不了就趕緊工作去!一點事沒完沒了的,煩死了‥‥」

鄭允浩看著他走開的身影,眉頭越皺越緊。

他已經無暇顧及他話語中的曖昧與關心,匆匆忙忙的掏出兜裡乾澀的胃藥胡亂的塞進嘴裡,沒有喝水就生吞下去,然後就大步的追趕著金在中趕去新聞發佈會的現場。

 

 

崔敏化了很濃的妝,看著就嚇人。

發佈會現場上,那些刻意安排的咬耳朵啊,劇情配合配對啊,深情凝視啊之類的亂八七糟的東西把金在中折騰的不輕,還要對著她那雙閃著星星的妖嬈眼睛。真不明白,在劇裡明明是純情的風格,怎麼現在就這副打扮了‥‥

在台上,他一眼掃到了下面盯著自己的鄭允浩。他黑著一張臉,神情十分糾結的看著自己。

腦中一個想法忽然閃現,金在中倒吸了口涼氣——

莫不是他喜歡崔敏?

這個想法只是閃動了一瞬間就被金在中自己毫不猶豫的打消。他就是覺得不可能。崔敏不是他的菜。

金在中覺得鄭允浩喜歡的類型應該是比較溫柔賢慧的樣子。看起來就很清爽的感覺。

 

 

 

 

晚上一連上了好幾個通告,連換衣服的時間都沒有。金在中就穿著那身討厭的西裝跑了好幾個場子。

節目一般一次性錄下好幾天甚至好幾周的節目日程,碰上了不好對付的製作人還要剪掉重新錄。

鄭允浩忙著在一旁給金在中準備上場時需要的台詞,覺得不妥當的地方還要臨時修改。安佑成告訴過他要儘量的確保內容的真實性,但是不可以有不利於在中的語句。

他一整天都焦頭爛額的樣子,似乎真的忙得不可開交。

金在中很想問問他之前幹嘛那樣一副表情,但是看著他嚴肅認真的表情也不好多說什麼。

一天下來,兩個人沒有說一句除了工作之外的話。

 

淩晨一點半,最後一個綜藝結束。金在中從演播廳裡出來,卻沒有看到鄭允浩。

他有點莫名其妙的擔心。

問起旁邊的工作人員,說剛剛好像有看見他去了洗手間。

金在中道了謝就往那邊拐,推門進去就看見他雙手拄在洗手池邊,垂著頭,慢慢地喘著氣,衣袖也被挽起來,濺上了點點水跡。

鄭允浩轉過頭,透過滴著水的頭髮看見一臉錯愕的金在中。

「結束了?」

他笑的牽強。

金在中徑直走過去,認真的看著他。

「你不舒服?」

「沒有,就是有點睏。」鄭允浩抹了一下臉。

金在中皺著眉打量他。

騙誰呢?我怎麼不知道你的臉有那麼白呢?

鄭允浩拉下袖子,不給他講話的機會。

「走吧走吧。累了一天了。趕快回家睡覺去‥‥」說著就推著金在中的肩膀往外走。

 

一坐到車上,鄭允浩就仰在靠背上,把自己的臉隱在黑暗中,閉上了眼睛。

金在中側頭看他。

他的臉上還泛著濕潤。不知道是水是汗。眉頭深皺著,眼睛緊緊地閉上,胸脯還隨著呼吸慢慢地起伏。

第一次看到他這樣疲憊的樣子。原來是和自己一樣喜歡硬挺的人。鄭允浩從早上到現在沒有吃東西,工作多得要死。

金在中早就不生他的氣了。

他很想把他臉上的那些濕潤擦下去,抹去他深深的疲憊。

但是那只是想想。金在中從心底承認,他不敢。

他怕被討厭。被厭惡。他害怕他會因此辭去經紀人的工作而離開自己。上帝知道他有多需要他。

也許鄭允浩沒有那樣敏感。兩人本來連Kiss都有過的。但是金在中就是不敢面對他那深邃的,審視一般的眼神。

他不懂鄭允浩是一個怎樣的人。他之於自己的東西,除了工作以外,真的太少太少了。

而現在他也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這類的事情。現在鄭允浩的眼裡似乎只有工作。不過這工作中幾乎全部是關乎自己的,如此想來還算是幸運。

其實金在中並不貪得。他只是想要留住想要的東西。而那是否真正屬於他,一點都不重要。

 

車子停到公寓樓下,鄭允浩閉著眼睛仍靠在那裡。

金在中搖了他一下,他還是沒有反應。

金在中心裡一慌。

他試探性的將手伸到鄭允浩的額頭上,摸到了一手心的濕潤和灼手的溫度。

眉頭瞬間皺起。

「張師傅,去醫院。」

 

車子快兩點鐘才到達醫院,連夜掛的急診。高燒加急性胃痙攣的某人。

司機陪著金在中跑前跑後,整個醫院裡樓上樓下的忙活,都為了那個本來應該照顧自己的人。金在中在發現鄭允浩暈倒的那一瞬間就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明星身份。

也好。現在誰也不欠誰的了。他匆忙的走在走廊裡想著。

半個小時後,金在中從四樓拿藥回點滴室。推開門就看見鄭允浩單手支撐著從床上坐起來。

金在中快步走過去按住他。

「躺下。」他試著命令。

鄭允浩仍皺著眉頭,他抬頭看了一眼金在中,又看了看輸液瓶,就伸手去拔針頭,動作快的來不及阻攔。

「你幹嘛你?」金在中急得直喊,「還不到一半呢!」

鄭允浩按住針眼,從床上下來,「我沒事,睡一覺就好。」

金在中一把將他推到床上,發出砰的一聲響。

「身子不舒服為什麼不告訴我?」

鄭允浩抬起頭驀然的看著他。

金在中把診斷單唰的甩到鄭允浩面前,「你自己看看!身體都被你折騰成什麼樣了?」

鄭允浩只是瞇著眼睛掃了一眼那張寫著潦草字跡的紙,乾笑了一下就無所謂的抓下那張紙。

「算了,早都習慣了。」

這一句話讓金在中的心徹徹底底的疼起來。他差一點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衝上去抱住那個低頭強笑的人。

他就那麼看著鄭允浩站起來,走過來安慰似的拍拍自己的肩,故作輕鬆地說:

「走吧,回家了。」

金在中跟在他後面默默的走著,一直低著頭不說話。

他今晚才真正的意識到,原來自己的那些小霸道,在他面前都是騙人的。關鍵的時候,他終是戰勝不了鄭允浩骨子裡帶著的那種強勢。

 

鄭允浩走到他自己的門前,側著頭說了一句「早點休息」就打開門,再想要關上的時候卻未果。

他回過頭。

金在中右手支在門上,左手抬起裝著藥的塑膠袋。

「兩種藥不能同時吃。中間要間隔半個小時。」

鄭允浩楞了一下,然後笑了。

金在中笑不出來,就低下頭,眼睛不自覺地看向別處。

手裡的塑膠袋被接過去,金在中抬起頭,正對上鄭允浩的微笑。

「知道了。」

接著他便再次轉身,走進屋內關上了門。

金在中心裡突然長長地舒了口氣,似乎最想聽到的就是這句話。

他實在是沒有照顧人的習慣。但是他真的不太放心隔著一面牆那邊的男人。

他知道自己在心疼他。

想了想,金在中還是打開手機,不習慣的擺弄著短信的文檔。

不知道說什麼好,卻又想出了一大堆的理由決定發一條短信過去,編輯了幾次卻又一個字一個字的刪掉,這樣重複了好多次,結果最後就這麼握著手機睡過去。

 

疲憊之後的夢境那樣模糊。錯落的片段被記憶的支離破碎,隱隱約約的在腦海中徘徊。

他夢見工作之餘,他們開著車子到郊外的高速上兜風。他穿著牛仔褲和清新的淡藍色T恤坐在身邊,美好的笑容跳躍在棕色的髮梢下,美好的晃了眼。

他夢見自己站在舞臺中央,遠遠地望著台下微笑著的,帥氣的他,給自己溫柔的鼓勵。

他夢見被他緊緊地擁抱,他寬大的手掌輕輕的覆蓋在自己腦後的頭髮上,無聲中體會自己的溫度。自己攀著他的肩膀,由下而上的承接著他的氣息,那令自己無比安心的氣息。

他聽見自己夢中自問:

為什麼會愛上他呢。金在中?

 

 

 

 

 

安佑成被告了。

 

金在中聽說了這個消息以後不免一驚,著急的問鄭允浩怎麼回事。

「好像是稅款之類的事情。」鄭允浩的表情裡透著嚴肅,「我也只是瞭解一點。開會的時候安總的語氣裡透出一種含義,意思是有人在毀他。」

「毀他?」金在中更加的驚訝。

「公司中藝人個人的稅款都是夾雜在收入裡一起整理的,你的事我自己經手的沒有問題。但是別的藝人就不瞭解了。」鄭允浩分析著,「但是這次法院起訴的是安總個人。」

「是其他公司告的?」

「是監製。」鄭允浩回答。

「那不是我們的活動都要停止了?基本上所有的藝人發展不都是安老頭自己安排的嗎?」

「看結果吧。」鄭允浩回答,「不過暫時不會有大變動,因為你的電影宣傳已經簽了合同的誰也干涉不了。至於演唱會‥‥」鄭允浩看了一眼注視著自己的金在中,他臉上的失望無法掩飾。

「我等了那麼久的‥‥我都好久沒有唱歌了。」金在中不敢相信的咬著唇。

「我再去高層試試看看有沒有更多的進展。」鄭允浩叮囑金在中,「先別忙著看網上的新聞,高層會叫媒體掩蓋許多內部的資訊。你別受他們的影響。」

金在中點點頭。

除此之外他沒有別的辦法。

 

鄭允浩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安佑成並沒有向外太多的透漏關於這件事情的資訊。只是新聞發佈會在輿論的壓力下,還是要開的。

鄭允浩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經紀人。所以高層跟著上台的時候他也只是留在了旁邊,跟在場的工作人員亮了自己的工作證,在旁邊看著。

他對於法律上的事情略懂一二。自己父親曾經在法院工作。

安佑成還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似乎什麼事情都在他掌控之中。但是鄭允浩心裡有底,這次事情後,他在公司的領導位置一定會有所動搖。其他的高層對於總監總策劃的位子早都虎視眈眈。表面上都對安佑成尊敬的樣子,實際上背地裡的手段根本不在少說。

但是鄭允浩明白自己要做的事。他只是負責金在中的工作,並且發自內心的而不想讓他參與到這件事情中。

畢竟在安佑成眼中,他是一個巨大的搖錢樹,兩年之內都會捧下去。

 

 

 

發佈會開始,首先是公司的發言人講話,一些對外造成的影響表示歉意之類的客氣話。

安佑成的話不多。一直安靜的坐在那裡靜觀其變,最後的時候才接過了話筒。

「對於此次的事件我可以確認。這是本公司內部的矛盾,但是沒有想到會突然間的走上法庭。這是對於我本人在工作上的質疑。對於監製這一做法我要感謝他。他讓我在工作的過程中會更加小心,更加注意細節的問題。經過我公司的股東商議已經決定,在法院的審理結束前,我仍會擔任WIH的總監一職。所有藝人的活動計畫將照常進行,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請各位歌迷影迷放心。」

鄭允浩聽了這席話,心裡油然而生出對於安佑成的敬佩。

不愧是WIH的大當家,話語和處理方式果然不同凡響。

面對時下並不利的時局,安佑成沒有回避,而是以一種十分坦然的狀態現身。他並沒有急著為自己辯駁,也沒有否認,而是採取了一種迂回的方式,將眾人的眼光與矛頭聚集到監製身上,即不得罪人讓媒體記者沒話說,又從側面給監製話裡話,自然而然的一箭雙雕。

至於他說的,在官司審理出來之前,他還可以繼續正常的工作,更是給那些覬覦他位子的人潑了一盆冷水,更說明他在圈子裡的威信,讓他們心裡有話不敢說,這也給自己贏得了更多的時間。

儘管事情仍不樂觀,卻至少平息了來自輿論的巨大衝擊。

總之,現在的WIH,還是安佑成的。鄭允浩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安心。

 

發佈會開了整整兩個小時,各家媒體都收拾東西回家了。鄭允浩為了不讓安佑成看見自己,趕在結束之前離開了現場。

實際上金在中對於這件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是為了他自己,還是應該讓他瞭解一些情況。安佑成對於鄭允浩的態度應該還是戒備著的。他在觀察自己,只不過明面上都是以金在中為藉口的。

 

 

 

回到公寓以後,鄭允浩選擇性的將一些事情告訴了金在中,並叫他自己有所防範。

「娛樂圈的事情你懂得多一些。你知道該怎麼辦。」

金在中有些奇怪:「為什麼我知道的多一些?」

鄭允浩想了一下,開口。

「我是第一次當經紀人。」

儘管心中有準備,但是金在中還是驚訝不已。

他知道鄭允浩比自己小。但是從他的工作作風來看,一點都不像是初出茅廬的新手。

「公司一開始只是教我些基礎的必要的東西,然後我就接手你了。」鄭允浩又說,「你是我的第一個藝人。」

金在中不禁開始懷疑安佑成當初的用心。

「那時候我在發片‥‥」金在中逕自的琢磨著,「他居然肯讓一個從來沒有經驗的人來帶我?」

鄭允浩抬頭:「我沒騙你。我進入社會好多年,但是經紀人是當真的第一次。」

金在中顯然是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他只是不知道安佑成到底什麼意思。表面上很器重自己,甚至好多地方放任自己,卻讓一個新人當自己的經紀人。

 

鄭允浩沒說話。

他覺得沒有必要向金在中解釋自己工作的態度。實際上大家都看在眼裡。包括安佑成,誰不知道金在中對於自己的行程向來馬馬虎虎,而鄭允浩是個幹什麼都用百分百的努力去做的人。而效果也並未讓人失望。

只是心裡有些不舒服。也許是因為金在中的懷疑。也許是因為自己過於糾結。

誰都知道自己在努力的照顧金在中和他的工作,總是那樣周到的幫助他,事事都為他想。

只有他在懷疑。

可是新人又怎麼樣呢?一直在努力著,也沒有造成任何的不便。

 

半晌,鄭允浩對著仍在思索著的金在中開口。

「如果你覺得我是新手會對你的事業有影響,你可以和安總提出換人。我沒有意見。」

金在中被他的話弄得一愣。

「什麼意思?」

「就這個意思。」鄭允浩抬頭笑。

金在中心裡猛地鳴起警報聲——他想要離開了嗎?

果然啊‥‥

瞬間他低下了頭。

原來都是假的。原來一直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呢。

什麼新手對於事業的影響‥‥那都是藉口吧。

金在中站起身,丟給鄭允浩一句話。

「隨你便。」

鄭允浩看著他的背影苦笑。

突然想起來,這是他的家,於是趕忙站起來拿著衣服跟著往外走。

出了一個門,走進另一個門。

 

鄭允浩第一次覺得有人不認同自己。

第一次體會到不被人肯定是那樣難受的。

他坐在房間裡,給小五打了個電話。電話響了半天沒有人接。

鄭允浩把手機扔在沙發上,一個人定定的看著窗外。

這裡是十層。只看得到沒有邊際的天空。

他還是不願意承認自己不行的。從來沒有能夠質疑鄭允浩的人。只要他想辦到,就可以。從來沒有失手過。無論什麼事情。

而自己的自信為什麼會在金在中面前那樣輕易的被否認了呢。

怎麼可能呢。

 

鄭允浩在家裡呆了一個下午。一直就在想著一個問題。

他一直在很認真的對待自己。也同樣的對待身邊關係的人。比如金在中。

人生才剛剛開始。不論是短暫抑或長久的一生中,自己作為一個人的生活才剛剛開始呢。

怎麼會因為一個只接觸了半年的人而對自己產生懷疑呢?

鄭允浩在一瞬間反應過來,豁然開朗。

不管怎樣都要證明給他看的。

那懷疑,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的陰霾。實際上,鄭允浩的工作如何,自己心裡明白的很。

自己就是最棒的。不會倒下,不會徘徊的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的依靠自己。自己所需要的安全感是發自內心的。容不得懷疑和虛假。

 

鄭允浩在想明白的一瞬間,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給金在中打電話。

拿起手機的一瞬間,卻看到一個電話打進來。

定了定神,接起。

「安總。」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