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次鄭允浩跟姜維提了要買電腦的事,姜維這月剛發工資就把生活費給鄭允浩拿來了,總覺得,自家兩個人,這麼老是靠著人兩口子吃飯,幾天還行,這都一個月了,再加上自己還帶了個少爺,在家啥事不幹,光知道吃了。

鄭允浩沒跟姜維磨嘰,自己是什麼情況大家都知道,沒必要客氣。

鄭允浩最後還是把電腦給搬回家來了,也沒跟金在中商量,所以到金在中下班回到家看到小娃娃正坐在那裡擺弄電腦的時候嚇了一跳,姜維早睡了,就小孩兒還一個人在那裡玩的開心,戴著耳機,連他回來都不知道。

金在中也沒問,回房間換了衣服,然後去洗漱了,到他弄完了,小孩才發現他回來了,摘了耳機看著他笑,「哥,我允浩哥給你買電腦了。」

「這電腦是鄭允浩買的?」金在中不敢相信,按照他們現在的生活狀況,能保證三餐就算不錯了,鄭允浩是去哪裡拿來那麼多錢買的電腦。

「可不是嗎?我允浩哥下午自己弄回來的,哥,要不你來試試?」

「你玩吧,我去睡了,你也早點睡。」金在中現在只想知道買電腦的錢哪來的,難不成鄭允浩把這月的開銷都一次性投資到這東西上了,那他們這月喝西北風去啊?再說了,就是喝西北風,也得有啊,最近連風都沒有,更別說西北風。

金在中關上了門,鑽進被子裡就給鄭允浩打電話,問那電腦錢哪來的,鄭允浩那邊有客人,就跟金在中說了一句,你別管,用著就行。就把電話給掛了。金在中在這頭生氣,若這錢不是他們這月的生活費,他擔心鄭允浩是不是去幹什麼非法勾當了。

農村娃娃沒見過什麼世面,總覺得錢這個東西,幹非法的事來的比較快,也就沒想起來鄭允浩那裡除了他的學費還有另外一張存摺,那些錢,是他們省下來的,這月的生活費鄭允浩也就動用了那麼一點。

金在中想了大半夜,後半夜總算睡著了,想知道來由,還是直接問鄭允浩比較快。

 

隔天鄭允浩就給金在中解釋清楚了,大早上的鄭允浩給他打電話說了姜維給拿了一半生活費的事,也解釋了買電腦的錢的來源,金在中說,自己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可是家裡多了那麼個東西,電費也得多出不少來,鄭允浩寬他的心,說你老公能幹著呢,沒事。

鄭允浩一月能幹多少錢現在金在中已經摸清楚了,他怎麼會不知道,只當這是鄭允浩對他的好,金在中跟鄭允浩說他今天休息,說鄭允浩好久沒接他下課了,讓鄭允浩下午去接他,鄭允浩應著,買了大肉包子買了豆漿往家走,金在中跟鄭允浩撒嬌說想吃奶油蛋糕了,鄭允浩說給他買。

金在中說讓鄭允浩去接他的時候不要穿太帥,要不總有小姑娘朝他拋媚眼,鄭允浩笑,跟金在中瞎貧,說你老公人長得好,就是不穿衣服也帥。金在中罵他,再帥也是有家的人了,自己收斂點,要不然就在他臉上動刀子,鄭允浩說就是動了刀子也帥,他的帥是發自內心的‥‥

兩人一路貧,一直到金在中上課了才掛的電話,掛電話的時候金在中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對著電話砸吧砸吧了兩聲,算是早安吻,以為沒人看見,沒想到讓李賢宇逮了個正著,調戲了他一上午,說金在中長大了,都不會害羞了,金在中不理他,專心聽課。

 

姜維最近開始跑單了,做完了單子就能下班,今天回來的早,鄭允浩不在家,他從被窩裡把蘇亞博揪出來,都大下午了還睡,他們兩四肢健全的人,總不能老是靠人家吃飯,他拉著蘇亞博去菜市,下午的菜不怎麼新鮮了,但是還得吃,他得教會蘇亞博買菜,天天這麼閒著也不是辦法,不出去工作,在家照顧照顧人也行。

也沒想到是哪裡得罪了蘇少爺,回來的路上就開始擺臉色了,姜維用胳膊肘戳戳他,「怎麼了?那臉子擺給誰看呢?」

蘇亞博不說話,就是拉著一張臉往前走,姜維一把給人拽住,「誒~~蘇亞博,你最近脾氣漸長啊,又跟誰置氣呢?」

「除了你,誰還能讓我動肝火啊?」蘇亞博不高興,裡裡外外都能看出來,渾身散發著一股不要惹我的氣息,可是偏偏還有那麼個不怕死的使勁往上湊,姜維笑嘻嘻的把臉往蘇亞博跟前湊,「我一直記得我只會讓你動心啊?怎麼還動肝火了?我對你太重要了還是怎麼的?」

蘇亞博推開他的臉,「你重要個屁,姜維,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能使喚人了,比你當少爺那會兒還能使喚人。」

「我使喚你啦?」

「你要不使喚我,你叫我天天買菜做飯什麼意思?你把老子當女人看。」

「和著買菜做飯的就該是女人啊?那鄭少還天天伺候我倆呢,你見過雄性激素那麼發達的女人嗎?」

「那不一樣,你說,你是不是使喚我了?是不是讓我從今以後天天買菜做飯了?」

「不使喚你使喚誰?這家裡就你一人閒著。」

「我好歹也是一少爺,你讓我買菜做飯,你覺得這合適嗎?」

「還把自己當少爺呢?你是誰家少爺啊?」對面有車駛過來,姜維伸手把蘇亞博往裡帶,然後指著他的鼻子,「你現在給我聽好了,你現在屁也不是,也就是個閒在家裡無所事事的米蟲,所以現在你給我好好學著怎麼伺候人,別讓人看扁了。」

「姜維,當初是你說你養我的。」

「是,我養著你,我能養活你一輩子,但是,我讓你做點事怎麼了?」

「我爸媽打小就沒教我怎麼伺候人。」耍賴了。

「那你爸媽教你喜歡男人了?」

「那個沒法教。」

「那你學著做點事能怎麼樣?」

「我這雙手是用來畫畫的,不是用來做飯的。」

「蘇亞博,老子這條命也不是用來伺候你的,誰都不是,你要是到現在還覺得你是個少爺那你就給我滾回去,別在這戳我眼。」

「姜維,你說的是人話嗎?老子為了你連那麼高的樓都跳了,你現在說的是人話嗎?」小孩急了,一巴掌甩姜維臉上。

姜維立馬紅了臉,瞪著兩眼珠子看他,「你那是跳的啊?你那是摔的。老子說的是不是人話不知道,但最起碼我做的是人事,不像有的人,天天在家讓人當狗養。」

「你他媽才是狗!」衝著姜維的臉又是一巴掌。

姜維抓著蘇亞博的手,粗聲粗氣,「你他媽再打一巴掌試試?」他大少爺,打小沒讓人這麼搧過,這回連挨了兩巴掌,不管是誰,都得急了。

「我還就打了,你能把我怎麼樣?」他一隻手被抓住了,另一隻手還閒著呢。蘇亞博就是一小孩,經不起威脅。

「我他媽能怎麼樣?我把你拆了!」說著把手裡的菜往地上一扔,掄起拳頭就朝蘇亞博的臉招呼過去。

小孩一看這架勢,傻了,也不會躲,就這麼挨著,連連挨著兩拳才反應過來,那股子牛勁上來了,也不管是什麼地方,抬腿朝姜維的肚子就是一腳‥‥

 

所以當鄭允浩拎著金在中的書包,和金在中有說有笑往家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兩個像瘋了一樣的人扭打在一起,嘴裡還嘰裡呱啦的罵著,旁邊一群大媽指指點點,商量著要不要把員警叔叔給召來。

鄭允浩一看兩人眼熟,立馬拉著金在中衝上去,把兩人拉開,「姜維,你他媽抽哪門子瘋?連蘇亞博你也打?」

那邊小孩鼻青臉腫的捂著被姜維使勁踹了幾腳的肚子縮在金在中懷裡哼哼唧唧,抽抽搭搭的掉眼淚。姜維指著坐在地上的蘇亞博,「你起來,你不是能耐嗎?你現在哭得跟個娘們似的幹嘛?」

鄭允浩也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邊上圍著這麼多人呢?畢竟倆口子吵架不是什麼長臉的事,還是關上門說比較好,勸了句,「哥哥,咱回家說成嗎?這還想再召一次員警叔叔還是怎麼著?」

說著給金在中使了個眼神,拉著姜維走了,金在中把蘇亞博從地上拉起來,旁邊有一好心的大媽還把他倆扔在一邊的菜給遞過來,道了謝,金在中趕緊拉著蘇亞博離開,生怕讓別人看出什麼來。

 

門嘭的一關上,蘇亞博扯著姜維的衣領子哇一聲就哭出來,「姜維,多大點破事啊,我不就搧你兩巴掌嗎?你至於給我打成這樣嗎?」

「老子沒把你腦袋開瓢就算好的了,老子倒想把你拆了看看你是什麼做的,我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你當我是你爸媽還是你的誰,你天天這麼閒著懶著,老子憑什麼要養你照顧你?」姜維這下是徹底讓蘇亞博給氣瘋了,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姜維,我怎麼說也是你媳婦吧?你不該寵著我啊?」這回小孩不衝了,倒是跟人裝起委屈來了,不過說來他也實在委屈,以前姜維怎麼跟他吵怎麼跟他鬧都不會動手,今天就算是他先動手的不對,可是姜維說的話他接受不了。

「老子不要了!」姜維一撒氣,直接吼出這麼一句,在場是三人都給嚇到了,鄭允浩到這如今也沒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是要多嚴重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行了行了,你倆消停會兒,跟外邊還沒鬧夠呢?你倆倒是說說,多大事啊?能鬧成這樣。」

鄭允浩遞了根菸給姜維,見蘇亞博在那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姜維也不說話,直接把人拉屋裡去了,關上門,「怎麼了?」

姜維把來龍去脈給鄭允浩說了一遍,鄭允浩聽完有些好笑,怎麼說姜維也老大不小了,最起碼比蘇亞博懂事,小孩耍耍性子那是常事,這位爺還真能計較,直接上手了。

「姜維,你今天鬧了齣笑話你知道嗎?蘇亞博才多大一孩子,就小毛娃娃一個,你都能跟人動手。」

「我沒覺得我錯,他天天這麼閒著,讓他做點事倒成我的不對了。」

「你家蘇亞博從小養的嬌慣了,你總得給他一個適應期吧?要是他一來就能上手那還叫蘇亞博嗎?」他起初也是大少爺來著,可是他們家金在中就沒嫌棄過他,這麼養著,養到他自己都覺得害臊了,自己出去工作了。

「鄭少,說句實話,要是我兩人住,我二話不說寵著他,他怎麼鬧隨他去,可現在不一樣,我倆都是靠你們吃住,他這樣我覺得臉上掛不住。」

鄭允浩笑著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腦袋,「兄弟,你想太多了,我們誰都沒說話你自己想東想西的,活著不累啊?他就是個娃娃,當小孩寵著唄,你要真讓他做點啥,我們還都不放心呢。」鄭允浩這是真覺得上輩子積好德了,老天能把金在中這麼個不讓人操足了心的寶貝送給他。

「我現在真覺得,總有一天我會受不了了把他給送回家去。」姜維覺得挺累的,帶這麼一個孩子,再加上孩子也不懂事,本來他性子就倔,再遇上這麼個倔驢,不火都難。

「行了,誰都有不懂事的時候,就金在中這樣我還跟他動過手呢,趕緊出去哄哄去啊,人小孩肚子都讓你踹青了。」鄭允浩說著就去開門,姜維還是坐在那裡不動,鄭允浩又折回來,「趕緊的。」

「當初我他媽也鬧了個笑話,想著他會為我改變,現在想來,真是天大的笑話。」

 

鄭允浩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這事換做是自己,興許自己也會是同樣的反應,鄭允浩只是笑著拍拍姜維的肩膀,自己開門出去了。

姜維後腳跟著出來,直直朝大門走去,蘇亞博大叫,「姜維你上哪去?」

「老子去買火車票把你送回家去!」說完嘭關上門走了。

剩下鄭允浩笑著,金在中傻了,蘇亞博直接就哭上了,哪來這麼多眼淚也不知道。

 

 

 

 

 

 

 

 

 

 

 

第十四章

蘇亞博這回可是知道了,姜維發起火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怕,看姜維今天這架勢,他是真的害怕了,如果姜維真的給他送回家去了,那他這輩子就真的見不著姜維了.

想到這裡,蘇亞博就怕了,他不能讓姜維把他弄回家去,可是看看坐在他身邊的金在中和站在一旁抽菸的鄭允浩,他是跑不掉的,可是他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要是姜維回來了,他就死定了。

興許有一種東西叫做急中生智,也有一種東西叫做急中生智,蘇亞博從沙發上猛地站起來,肚子抽的疼,但是他這個時候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我要去找姜維。」

「姜維他認得路,你給我坐下。」鄭允浩怎麼會猜不透他那點小心思,這時候讓他跑了,不知道會跑哪裡去呢。

「我要去找姜維,我不回去,我不能讓他送我回去。」他現在才管不了那麼多呢,先跑了再說,說做就做,撒開腿打開門,噌的衝了出去,他現在什麼都管不了,反正就是不能讓姜維把他送回家去。

看著小孩衝出去了,金在中剛要起身去追就讓鄭允浩給攔下來了,鄭允浩衝他搖搖頭,「這事兒,咱不管,也管不了。」

金在中覺得他一小孩人生地不熟的就這麼跑出去了,他們倆也知道小孩打的是什麼心思,誰都知道他不可能去找姜維,這樣只能是自投羅網,金在中就是擔心,這麼大點孩子一點生存能力都沒有,他就這麼跑了,該怎麼過?

鄭允浩倒不是這麼想的,想也知道姜維剛才說那句話就是嚇唬蘇亞博的,興許蘇亞博這麼一跑,有些東西就能變了。

 

姜維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個袋子,袋子裡裝了藥,看著坐在電腦面前打遊戲的鄭允浩和在廚房裡忙活的金在中,就是沒瞅見剛才還在那哼哼唧唧的蘇亞博,鄭允浩知道他在找什麼,抬頭看了一眼姜維手裡的袋子,咧嘴笑笑,「跑了。」

「什麼?」姜維沒聽明白。

「你家少爺,怕被你給送回去,跑了。」

「跑哪去了?」姜維這回可是頭大了,這孩子在這地方能認識誰啊,除了他們幾個就沒認識的人了,能跑哪去啊?

「我哪知道跑哪去了?他自己拉開門就跑出去的。」

「你們怎麼不攔著啊?」姜維這回算是真急了,就蘇亞博那麼大點的小屁孩,跟白癡一樣的,隨便什麼人都能給騙走了,再加上這倆不管事的人,他現在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攔著幹嘛?」鄭允浩站起來拍拍姜維的肩膀,示意他坐下來,「這人啊,不吃點虧,是長不大的,你就不想著讓他長大啊?」

「那也不能讓他一個人跑出去啊,這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了什麼事,他姜維的後悔一輩子。

「你不用找,不過三天人就回來了,就他那樣的,能吃苦嗎?估計就是讓你嚇的,過幾天就沒事了。」

「他身上帶錢沒?」其實姜維心裡是希望蘇亞博長大的,但是也不能就為了這麼點事讓人家出什麼事啊,不過,如果這小丫挺的身上有帶錢的話,到不擔心他能餓著。

「誰知道帶沒帶的,他臨走時可沒讓我搜身。」鄭允浩倒是無事一身輕的人,他只是一個旁觀者,這礙不著他什麼事。

「鄭少,欺負小孩兒不是你幹的事吧?」姜維這邊急得,鄭允浩在一旁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讓他實在是有些看不慣。

「我是把他給趕出去了還是怎麼著了你就說我欺負他,姜維,你至於這麼寵著嗎?別把他當個女人看行不行?絕境求生,那是本能,你至少得激發一下啊」鄭允浩實在是看不慣姜維把蘇亞博寵的沒法沒天的樣子,這要是換做他家金在中,早幾巴掌搧過去了。

「現在這是激發的時候嗎?他要是出點啥事你叫我拿什麼去給他爸媽交代?」姜維自己也知道那孩子讓他寵的有點過火了,但是真要這麼放手不管他了,自己也捨不得。

「照你這麼說他這十多年白活了,離開了你離開了他爸媽就是個廢物了?」鄭允浩說話有些抬杠,他不相信,就蘇亞博那麼鬼靈精一個人還能讓人給欺負了。

這回換姜維不出聲了,一個勁抽菸,鄭允浩拍拍他的肩膀,「行了,甭愁眉苦臉的,誰不是那麼過來的,過兩天他自己就回來了。」

兩人坐在客廳裡沒說話,金在中把飯給他們做好擺在桌上出門上班去了,臨走時,說了句公道話,「姜維,今天這事是我們做的不對,不過,你真的要跟他好好過,是得讓他長大些了。」

 

蘇亞博離家出走一星期,丁點消息都沒有,不過按鄭允浩的話來說就是沒消息就是好消息,其實都知道蘇亞博在哪裡。

小孩那天跑出去之後就去找了李賢宇,他跟李賢宇要工作,他覺得,這是不讓姜維把他遣送回家最好的辦法。

李賢宇至少是個公子哥,別的能力沒有,讓他做點小服務員還是可以的,蘇亞博雖說不願意伺候人,但是他不想跟姜維分開,他不想回家去,回了家,就見不到姜維了,所以只得硬著頭皮去給人打工,去伺候別人。

這個消息還是李賢宇給金在中說的,金在中回家就告訴了鄭允浩,鄭允浩跟金在中說讓他保密,雖然知道這幾天姜維都在找蘇亞博,有時候連飯都不回來吃,可是既然知道小孩安全了,能瞞則瞞,就算要回來,也得讓小孩自己回來。

金在中終究是心軟的那個,那天瞞著鄭允浩請了假去看了蘇亞博,小孩臉上的傷好了不少,穿著服務員的制服端著一個果盤正要往包間裡送。

金在中站得遠遠的,不知道為什麼眼眶就那麼濕了,愛情真的能讓人改變不少,他們選擇了一條最不容易走的路,無論誰都會弄得傷痕累累,誰都逃不過,可是在被另一個人捧在手心裡呵護著的時候,再疼的傷口也覺得是值得的。

他們都在為別人做著改變,誰都有犧牲,誰都有捨去,只是為了那一個共同的目標,不分開,愛情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卻有這麼多人為了它甘心拋開一切。

金在中沒有過去打招呼,只是在遠處偷偷的看了看,看著蘇亞博臉上掛著不高興的表情,但還是那麼盡職的做事,他覺得他長大了。

突然有一種想把蘇亞博在這的消息告訴姜維,想讓姜維把蘇亞博接回去,因為無論多苦,有愛人陪在身邊就是好的,但是他想了想鄭允浩當初跟他說過的話,悄悄地把那股衝動壓在了心底。

 

這個秘密一直在兩人的心裡藏了一個月,直到那天,蘇亞博大半夜的跑回來,那個時候姜維和金在中都睡了,那時候,姜維已經放棄了,他決定聽鄭允浩的話,該回來的時候他自己自然會回來。

姜維打開門的那一瞬間,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蘇亞博,想都沒想拳頭就揮過去,「你他媽跑啊,你跑都跑了還回來幹嘛?」

蘇亞博有些委屈,他覺得,這麼長時間不見,姜維應該是擔心他和想念他的,沒想到相隔這麼長時間不見,一見面姜維完全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溫情,他看著姜維,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疊錢把手伸到姜維面前,「姜維,我賺到錢了,我自己賺到錢了。」

姜維原本又氣又喜的表情變了,像是養育了多年的孩子終於懂得孝順自己那樣的,姜維的臉上露出了一份欣喜,慢慢的張開雙手等待著蘇亞博投入他的懷抱。

蘇亞博沒有上前一步,伸著的手也沒有縮回去,就那麼一動不動站著,看著姜維,「以後,我會好好工作,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不任性了,我知道生活不容易,我會跟你一起賺錢,我會讓你看到我長大了,有你的地方才是我在的地方,我不要跟你分開,這一次,我真的下定決心了。」

姜維伸手把小孩摟進懷裡,金在中在小孩敲門的時候就醒了,他站在臥室門口看著,靜靜的,沒有去打擾,然後笑了,笑著轉身,笑著給鄭允浩打電話,金在中覺得自己變得感性了,丁點小事都能把他的眼淚給招出來。

 

 

 

 

 

 

 

 

 

 

第十五章

清明節一過,天氣漸漸回暖了,好不容易等到蘇亞博自食其力了,姜維的負擔也減輕了。

這回可好,好事一樁接一樁,姜老爺子找上門來了,說是姜維媽見不得兒子在外邊受委屈,天天在家鬧騰,他是萬般無奈之下才算是接受了姜維是個同性戀的事實。其實大家嘴上不說心裡都知道,哪是姜維媽鬧騰啊,姜老爺子疼兒子,那是大家早都瞭解的事實。

姜維領著蘇亞博回去了,鄭允浩和金在中的二人世界又回來了,可是家裡突然少了那麼兩個人也怪冷清的。

不過這次姜維他倆回到家就沒事做了,姜老爺子打算著等到七月份再把兩人送回學校去,雖然見不得自己兒子帶著個男的天天在家晃悠。

可是這事明擺了他不接受也不行,他的寶貝兒子是鐵了心要跟人在一起,樓也跳了苦哭也吃了,他要是再棒打鴛鴦,他的寶貝兒子這回可能就一去不回了,兩人在家待不住,時不時跑過來蹭蹭飯,吃了這麼久,也挺習慣金在中的手藝的。

 

 

時鐘還是一圈一圈走著,日子也就一天一天過著,天氣漸漸變熱了,鄭允浩思量著給家裡買台風扇,他怕金在中晚上熱的睡不著覺,金在中雖然瘦,但是挺怕熱的,以前在公寓裡有空調,睡覺的時候金在中都要把溫度開好低,現在的風扇也沒多貴,就買台小的,這樣也容易移動。

自從姜維他倆被姜老爺子給接回去之後,鄭允浩明顯能感覺得到金在中比以前更想家了,算算時間也有一年多沒回家了,鄭允浩盤算著五一金在中放假的時候陪著金在中回去一趟。

去接金在中下班的時候就把這個計畫告訴金在中了,本想著金在中會高興,哪想金在中搖搖頭,「不回去了。」

鄭允浩一邊開車一邊看金在中,「都這麼長時間了,你不想家啊?」

金在中轉過頭衝鄭允浩笑笑,「我的家就在這裡。」

鄭允浩自然知道這話金在中是說出來讓他安心的,伸手握著金在中的手,「不想你爸媽啊?你都一年多沒見他們了,我陪你回去,哪怕就是看一眼也好。」

「看了也沒用,說不定還會被打一頓。」金在中是想回去的,但是回去了也進不去家門,還不如不回去的好。

現在他大姐隔一段時間會給他打個電話告訴他爹媽好不好,他大姐雖然說學歷不高,但是跟著大姐夫在城裡住久了,思想也比其他人來的開明,怎麼說身上流著同樣的血,不能說丟就丟了。

 

「要是挨打我給你受著。」

「你說的倒是輕巧,你知道我爹的鋤頭把曾經打死過一頭豬嗎?」

「哎!金在中,我發現你現在說話越來越欠了,你這意思,我也就只能和豬論一個檔次了?」

「你以為你還能有多高的檔次啊?」金在中笑,但是表情立馬變得嚴肅起來,「打從我決定跟你出來那天就做好永遠回不去的打算了,你放心,我爹媽身體好著呢,過年過節的我姐他們都回去,倒是你,你爸一個人,你家離得近,你抽時間回去看看,上次他不是來看我們了嗎?」

鄭允浩只是嗯了一聲敷衍了事,然後笑笑,「我還打算這五一節偷幾天懶呢,現在泡湯了。」

金在中也跟著笑,「你還是努力賺錢吧,別到時候我嫁妝錢都攢夠了,你還沒錢把我娶進門呢。」

其實對於家這個話題他們倆都是不願提起的,誰都想跟家人生活在一起,誰都不願意與家人分離,誰都想得到家人的祝福然後在一起,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只有面對現實了。

「你可別小瞧我,要我真想娶你,就算兜裡只有一塊錢也能把你扛回家。」

「呸,買個包子還一塊五呢,我連個包子都不如啊我?」

「跟我這你可不就是連包子都不如嗎?那包子想吃張口就咬了,我想吃你,不還得先問問你的意見啊?」

「滾蛋你!流氓!」就算在一起生活久了,金在中還是改不掉那害羞的毛病。

鄭允浩色迷迷的看著金在中吐了吐舌頭,「這麼久都沒做了,你難道就不想我?」

金在中真想一耳刮子搧他臉上去,都這麼久了,還是這麼沒皮沒臉,但是這麼久都沒那個了,說實話他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可不像鄭允浩那麼沒羞沒臊,咬著唇紅著臉低著頭一言不發,鄭允浩等了這麼久沒等到答案,用手肘撞了一下金在中,「說話。」

金在中蚊子哼哼一樣的出聲,「說啥?」

「說你要不要唄。」鄭允浩一副流氓樣。

「不要不要!」金在中猛搖頭。

鄭允浩笑,「口是心非。」

金在中像是讓人給抓住了小辮子,聲音立馬變得大了起來,對著鄭允浩吼,「知道你還問。」

「讓你親口說出來不是更有意思麼?」

這回金在中更羞了,衝著鄭允浩罵,「臭流氓!」

對於金在中一口一個流氓,鄭允浩那是厚著臉皮早就習慣了,你罵就罵了,夠夠的罵,罵完了,該做的那也還是要夠夠的做的。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