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

 

搬進去朴家大宅的時候,俊秀和有天才二年級,轉眼,三年級都讀完了。後來,沈叔的兒子回來之後,沈叔更多時間在自己家裡,只是偶爾回來看看有天和俊秀。

兩個小孩從來沒想過,兩個人只是同學,怎麼就能搬到一起住呢?一開始,每天早上起來發現自己睡在有天家的時候,俊秀都會重新閉上眼睛,在心裡面默默念到:希望爸爸今晚還答應讓我住這裡……這句話,一念就是一年多……在俊秀幼小的心裡,他一直覺得,是不是自己的爸爸和有天的爸爸也成了好朋友了呢?就跟自己和有天一樣,所以呢,爸爸也不想搬走了!嗯,一定是這樣的!其實,他這樣想也沒錯,要是他能一直這樣想,也是好事;但是,某天晚上,他起床到廚房喝水、路過他允浩叔叔的房間,聽到了某些聲音之後,他的想法就改變了……

 

「有天……有天……」

「嗯?」有天半睡半醒地應了俊秀一聲。

「我想喝水,還有點想去廁所。」

「哦……」有天縮起腳,讓俊秀出去。

俊秀自己也還是迷迷糊糊的,走廊的小夜燈一直開著,就是爸爸們害怕兩個小的要起來。二樓有廁所,俊秀上完之後就轉戰廚房,想倒水喝。這時候他已經清醒了不少了,經過主人房的時候,裡面傳出來的聲音讓他徹底醒過來了:

「啊!嗯啊……啊啊……」他站在門外,慢慢挪過去,耳朵貼到門上,聽得目瞪口呆……完蛋了……爸爸、爸爸是被允浩叔叔打嗎?!怎麼叫、叫得這麼淒厲這麼可憐?!是不是自己平時和有天搶玩具被允浩叔叔發現了?!肯定是朴有天去和他爸告狀!現在他爸報復到自己爸爸身上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不行!我要救我爸出去……我要救我爸爸出去!」小小的俊秀驚恐不已,開始在心裡面謀劃怎麼帶自己的爸爸逃跑!

小俊秀嚇得水都忘了喝了,後半夜怎麼都睡不著,但是……主人房裡的他的爸爸……

「允呐……唔唔……」

「舒服嗎,嗯?」允浩咬著在中胸前的點點,舌頭在上面一下一下地舔……

「嗯……啊……」

「還要嗎?」

「要……」

…………

 

過了些天,趁著廚房只有在中在做早飯的時候,俊秀跑到廚房裡,拼命拉在中的褲子。

「別急,今天不會遲到的。」

「爸爸!不是!」

「怎麼了?」在中拿著鍋鏟,回頭看著俊秀,看到俊秀快要哭的樣子,忙蹲下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爸爸,我們走吧!」

「去學校?吃完早飯我們就走。」

俊秀拼命地搖頭,還不時回頭看廚房外面,在中蹲了下去,摸了摸俊秀的額頭,不燙啊……這一蹲,再次“驗證”了俊秀的猜想……在中有點寬鬆穿著V領的T恤,一蹲下,俊秀便能看到在中的身體,胸前紅紅紫紫的斑斑點點,俊秀看了突然衝到在中的懷裡,抱著在中的脖子:

「爸爸我們走吧!我們回家吧!」

「在中叔叔!」這時候有天突然從外面跑進來,俊秀立刻警惕地回頭看他。

「有天,你帶俊秀出去飯廳等著,很快就好了。爸爸起床了沒?」

「起來了。」

「在中……」允浩適時出現在廚房門口,今天他要開會,穿得比平日還講究些,在中看著他都有些呆了,允浩朝在中挑了挑眉:

「有天,先和俊秀出去外面等著吧,別在廚房玩,危險。」允浩發話。

「哦。俊秀我們出去吧。」有天拉著十分不情願的俊秀出了廚房,俊秀走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地看著他爸爸。

 

兩個小的一走,允浩立刻走到在中身後抱著他,親了下他的耳朵。

「剛刷完牙吧?涼涼的。」

「嗯。」

「今天開會,沒問題吧?」

「你的男人……你說會有問題嗎?」

「臭屁……」在中稍稍回頭,親了下允浩的嘴角。

「沒瞄準,再來……」

在中正正地親了下允浩的嘴唇:

「快來吃早飯吧,我等下還要送他們上學。」

「出去外面的時候不能穿這種衣服知道嗎?」

「行了,囉嗦……」這世上,原來有種抱怨叫甜蜜……

出廚房的時候,在中兩手都拿著東西,允浩左手拿著給俊秀的橙汁,右手輕輕放在在中的屁股上……

 

 

俊秀最近總是皺著眉頭,連同樣是小孩的有天都發現了他的不妥:

「俊秀,你是不是不開心啊?」

「………」俊秀瞪著有天,心想,他跟他爸肯定是一夥的,要是告訴他那計畫肯定泡湯。

「俊秀,你說我們是好朋友的……」

「好朋友你去告我狀?!」

「我什麼時候告你狀了?」有天睜大眼睛,委屈地看著俊秀。

「還說沒有!」

「那你說我什麼時候找老師告你狀了?!我每天都和你在一起,我去哪兒你不知道?」

「不是找老師告狀,是找允浩叔叔!」

「我爸爸?」

「對!」

「我什麼時候告你狀了?!」

「我哪裡知道!」

「你胡說!我們天天都在一起,吃飯做作業洗澡睡覺都在一起,我要是去找我爸爸告狀你肯定知道的!那你說我什麼時候去告狀了?!再說了,你做了什麼我要去我爸爸那裡告你狀?!」

「………」死了,有天不知道我弄爛了他的鉛筆刀、也不知道我把我們的本子偷偷換了、應該也不知道我抄他的作業……

「金俊秀!」

「那、那……好,你沒告狀!那為什麼…為什麼你爸爸……你爸爸……」

「我爸爸怎麼了!?」

「你爸爸打我爸爸!」

「怎麼可能?!」

「真的!不信我今晚帶你去聽!」

吃完晚飯之後,兩個小孩在房間裡什麼作業都沒做成,就在討論這事。

…………

 

待到晚上,兩個小孩像小小偷一樣,躡手躡腳的來到主人房門前,可是,今晚兩個爸爸什麼都沒做,只是抱著對方睡覺。過了大半個小時左右,有天撐不住了,一直在門前打瞌睡,俊秀自己也困了,於是拉著有天的衣領往回走:奇怪了,怎麼今晚沒打?

第二晚、第三晚,還是沒聽到什麼,第四晚,俊秀叫有天起來的時候,有天有點生氣了:

「是不是你聽錯了啊?」

「不可能!」

「那我們都聽了三天了,什麼都沒聽到!你看看,平時在中叔叔放假在家吃飯的時候,我爸老是給他夾菜,又說不要他洗碗,對他不好嗎?!怎麼會打他?!」

俊秀想想,好像也是,但是、但是……

「但是我那天晚上真的聽到我爸爸在裡面叫得很淒涼……」

有天看到俊秀不開心,又不忍心了:

「好了好了……就今晚啊,今晚是最後一次了。」

「嗯!」

兩人又悄悄地來到主人房前……今晚……允浩的聲音比較大……

「啊啊!啊……啊……」

這下輪到有天嚇壞了……

「俊秀……被打的是我爸吧?」

「那天晚上叫的明明、明明是我爸……」

兩個小孩拉著手,心慌慌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爬回床上,各自在心裡計畫著什麼。

…………

 

第二天一早,俊秀從沒試過這麼利索,小鬧鐘一響他就爬起來,換好衣服就跑到主人房裡:

「俊秀?」

「允浩叔叔……」

「怎麼了?」

「你……我爸爸……」

「………」允浩一下子緊張起來,現在的小孩比較早熟,難道……難道發現了自己和在中的關係了?!

俊秀突然“噗通”一聲跪在允浩面前。

「俊秀?!」

「允浩叔叔……」

允浩抱起俊秀,俊秀皺著眉頭看著允浩。

「告訴允浩叔叔,發生什麼事了?」

俊秀吸了一口氣,壯著膽子對允浩說:

「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

「誒?」

「是不是因為我做錯了什麼所以……所以你……你打我爸爸?」

「我、我打你爸爸?!」

「嗯……」

「誰跟你說我打你爸爸了?」

「我自己聽到的,有一天晚上我想下樓喝水,經過你的房間的時候……聽到爸爸……」

「………」允浩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允浩叔叔,以後我會乖的,我會聽你話的,你…你別再那樣對我爸爸了好嗎?」

「這……」允浩不知道說什麼好,誒!允浩突然想到了些什麼,「俊秀啊。」

「嗯?」

「你……你以後,別再叫我允浩叔叔了。」

「那我應該叫你什麼啊?」

「你以後……叫我“允浩爸爸”吧。」

「允浩……爸爸?」

「好不好?你以後這麼叫我我就不再那樣對你爸爸……」

「呃……好……」

「我會像你爸爸一樣那麼疼你的。」

「嗯!」

「但是今天我們說的話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好不好?」

「嗯!」俊秀抿著嘴點頭。

「乖……」

 

說罷,兩人牽著手微笑著下樓。走到飯廳的時候,早飯已經準備好了,但只見在中和有天兩人坐在那裡誰都沒有說話,氣氛似乎有點奇怪,也有點尷尬。

「早啊!」允浩神清氣爽地跟兩人打招呼。

「爸爸早……」

「早。」

「允浩叔、啊不是!允浩爸爸,牛奶是你的,我喝果汁。」

「允浩爸爸?!」

「允浩爸爸?」

在中和有天驚訝地看著另外兩人。

「嗯,從今天開始俊秀叫我允浩爸爸,是不是啊俊秀?」

「嗯!」

「那、那我也要叫“在中叔叔”做“在中爸爸”!」小孩子就是這種心態,別人有自己也要有。

「啊?」在中還雲裡霧裡的,剛剛有天問他是不是晚上打他爸爸的事情還沒消化,現在又、又來這麼個“允浩爸爸”、“在中爸爸”,一時間在中都懵了。

「好,那從今以後呢,我們有天和俊秀都有兩個爸爸,好不好?」

「好!」

「嗯!」

小孩子什麼都不懂,多一個爸爸多一個人疼,當然好。

…………

 

出門上班上學的時候,兩個小孩在前面連跑帶跳地走,兩個爸爸在後面咬耳朵:

「今天俊秀跪在我面前求我別打你……」允浩對在中說,「某天晚上他想下樓喝水,經過我們房間的時候聽到了……」

「………」在中的臉“唰”地紅了,連允浩的臉都不敢看,允浩的手不經意地搭在在中的腰上,「我跟他說,如果以後他叫我“允浩爸爸”我以後就不再打他爸爸,他很開心地答應了。」

「你這不是佔俊秀便宜,是佔我的便宜啊!就這麼把我兒子騙走了?」在中抬頭捏了捏允浩的手臂。

「所以我也把我兒子分你一半了嘛,以後你也有兩個兒子喊你“爸爸”了,是不是?」

「………」在中看著離兩個兒子有點距離,大膽地捏了捏允浩的臉,「又被你繞回來了!」

「嘿嘿!我今天會讓人來把門換掉,換扇隔音好一點的……」

「………」

「聽到沒?」

「哎呀…知道了……」

「不然以後兒子們經過會聽到……」

「別說了!我知道了,總之我在家裡等著行了吧?!」

「還害羞了,嗯?」

「………」在中把手伸到允浩身後狠狠地掐了下允浩的屁股,然後得意地笑,「誰說我害羞的?」

「別得意,今晚我肯定掐回來的!」

「爸爸!允浩爸爸!快點,我們要遲到了!」

「對啊,在中爸爸快開車門讓我們上去!」

從這天起,每個爸爸有兩個兒子,每個兒子,也有了兩個爸爸;原本以為,小孩也只是喊著玩,過幾天大概就會忘了,沒想到,這“允浩爸爸”、“在中爸爸”,一喊就喊了幾十年。

 

*** *** *** *** ***

 

三年級、四年級、五年級也過去一半了……日子一天一天過,兒子們也這麼一天天長大了。隨著小孩們成長,他們各自的興趣和長處也漸漸顯現出來——俊秀的運動細胞特別發達,他自己最喜歡足球了;有天的藝術天賦則比較明顯,小時候明明只會彈生日快樂歌,也坐不定下來練琴,但是現在放學後每天都要到附近的琴房上鋼琴課。另外,俊秀放學後要到比較遠的市立體育中心參加兒童足球俱樂部的訓練,所以在中下午接小孩那段時間是比較忙的。允浩一直說要請個人專門負責接送兩個兒子,但是在中說他不辛苦。這段時間,朴正國的胃不是很好,本來宋雅明想把沈才叫過去照顧他的,但是在中知道了之後,說沈叔年紀也大了,反正他早上沒什麼別的事情,他去照顧朴正國就可以了。允浩一開始不同意,但是在中說這能讓兩人的感情變好,允浩最後才同意了。就這樣,在中早上送了兩個兒子上學之後,就開車到市場買食材,然後再去朴正國和宋雅明現在的住家,給老人家熬湯熬粥,準備好晚飯的食材之後,眼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為了不用太趕,在中會提早不少出門,準備接有天和俊秀放學,先要把有天帶到琴房,然後再帶著俊秀趕去體育館,回頭再匆匆忙忙趕回家準備晚飯,吃了後趕著去上班。接小孩回家、把飯菜熱了吃還有洗碗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允浩肩上了。

「在中啊……」

「嗯?」

這天晚上,允浩想要,但是在中下班回來之後洗過澡上了床,眼看著就要睡著了。允浩從後抱著他,又不忍把他弄醒。只是把他的身體翻過來,面對著自己——怎麼看在中最近都瘦了不少。允浩摸著在中的臉,心疼極了,他想,還是找個信得過的人負責接送孩子吧。

「允浩……」感到有人摸自己的臉,在中迷迷糊糊地也知道是誰,他拿起允浩的手放到嘴邊親了親,閉著眼睛笑著睡著了。允浩把他往懷裡抱了抱,你都快是三十歲的人了,還以為自己是十幾歲的小夥子啊?打幾份工不吃飯還能撐得住啊?允浩親了親在中的額頭,雖然想要,但還是得忍著。

 

宋雅明待在中是很熱情的,甚至不比對待允浩差,但是朴正國的態度卻不是很明朗。雖然,從他同意兩人交往、甚至同意兩人同居至今已經快三年了,但是因為見面的機會不多,更別說相處的機會了,所以,這次答應來照顧他,在中心裡面還是有點害怕的。但是,為了讓兩人的關係好些,讓允浩少些自責,他還是試著努力做好。

「在中啊,來了,又買了這麼多菜!現在我們吃得比有天和俊秀都好了!」

「小孩和老人都要吃好些。」

「你們以為你們真的年輕力壯啊?」聽到外面有說話聲,朴正國從書房有點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你們自己也得多吃,知道嗎?」說著自己又走回去房間了。

「嗯,知道了朴叔叔。」

「在中啊,他人是這樣的,說話語氣不怎麼好,但是他是很關心你和允浩的。」

「嗯,我知道。阿姨你進去坐吧,我保證你的廚房安全!」

「哈哈!我是想偷師!我聽阿才說你做飯很厲害的。」

「你別聽沈叔亂說,我只會做蛋糕,其他什麼都是亂學了一些,沒有很厲害。」

「謙虛好,但亂謙虛就不對了。那你做啊,我去伺候那老爺子,年紀越大脾氣越古怪。」

「嗯。」

 

原本這天在中想弄魚膠湯的,但是他覺得一開始還是別弄太難的,弄好了固然好,要是搞砸了那朴叔叔可能更加不放心把允浩和有天交給自己照顧,所以他今天就做南瓜芝麻粥。

在中在切南瓜丁的時候,朴正國進來了廚房,和他聊了起來:

「在中啊。」

「叔叔,你進去坐吧,做好之後我會去叫你們的。」

「沒事,整天坐著躺著也不好,趁還能站站就多站站吧。」

「你看上去還挺精神的。」

「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在中,你爸媽挺好的吧?」

「嗯,挺好的,雖然年紀有點大了,但是還算健壯。我爸耳朵不好,週末打電話回去總是喊得像吵架那樣他才能挺清楚。」

「年紀大了部件慢慢地都不好使了。」

「所以才要更加注意保養。」

「你這麼年輕就像你雅明阿姨那麼嘮叨啊……不過也好,這樣讓你照顧允浩有天我也放心。」

「嗯……」

「說說你的過去吧,我只聽阿才和允浩說過一些,他們肯定只挑好的說的。你自己說說吧,你的過去都做過些什麼。」

「我啊?我其實不是本地人,十幾歲的時候才來的。想出來學做西點。」

「打工很苦吧?」

「以前不覺得,現在想起來好像是不容易,但是都過去了。現在這樣,我很滿足了。」

「年輕人不能隨便說“滿足”兩個字,要保持進取心。」

「嗯。」

「你現在這麼出名,你跟哪個師傅學藝的?」

「說起這個,我真的是太幸運了。我在夜店打工的時候,碰到了洪錫天夫婦。」

「洪錫天夫婦?!」

「嗯,後來,沒人幫我照看俊秀,我抱著俊秀去他們家求他們讓我跟他學藝,他答應我了,俊秀的名字也是洪太太起的。」

「……嗯……嗯……洪太太…洪太太叫李秀蘭吧?」

「對,叔叔你認識她?」

「算、算是吧……你現在還和他們有聯繫嗎?」

「有,不過已經不常見面了,他們都很疼俊秀的,對我也是照顧有加,要是沒有他們我就沒有今天了。」

「嗯……」

朴正國默不作聲地站了一會兒,然後走出了廚房。在中不解地看著他的背影。

 

 

今年,BEL AMI員工統一體檢的時候,在中因為要照顧朴正國也沒和大家一起。

「你去旁邊的區立聯合醫院檢查一下就好了,沒什麼大問題的,就是例行公事。」

「嗯。」

「在中啊,」韓庚對在中說,「最近看你臉色有點蠟黃啊,是不是不舒服啊?」

「夜夜笙歌沒休息好唄!」希澈在一旁取笑在中。

「不是……允浩的爸爸最近胃不太舒服,我去那邊給他們做飯。」

「嘖嘖!你還真是偉大,他當時怎麼對你們的……」

「他有他的考量嘛。」

「行行,就你金在中偉大。」

「希澈……」韓庚示意希澈別再說話。

「在中,嚐嚐這個,我回國帶回來的,叫“豬油膏”,好好吃的。」

在中看了一眼,胃立刻有種反酸的感覺,他盡力忍著才沒發出“嘔”的聲音。

「不喜歡啊?」韓庚看了看在中。

「不是不是。」在中拿了一塊拆開包裝袋,塞進嘴裡,可最後還是忍不住要吐出來。

「你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肝不好的話看到有點油膩的東西就會受不了,再看看你這臉色,可能是休息不夠吧。你最近喝酒了?」

「沒有啊。」

「那可能真的是太晚睡了吧?」

「是休息得不太好,但……應該沒事吧。」

「你快點去檢查身體吧,明天早上就去吧。」希澈說。

「我要去他爸爸家熬湯。」

「你少去一天他會死啊?!」

「希澈!」韓庚不讓他繼續說話。

「我明天早上去吧。」

 

第二天早上,送了兩個小孩去上學,在中便開車到BEL AMI隔壁的區立聯合醫院體檢。基本檢查做完之後,他隨口跟醫生說了韓庚跟他說的那些,醫生建議他去拍拍片 :

「你去拍個片吧,雖然不是很便宜,但是求個心安嘛。」

「哦,也好。」

…………

弄好了之後,在中一直坐在那裡等著,心想,要是早知道這麼貴就不浪費那錢了,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護士喊了他名字,他去取片,然後按照護士的指示到某個房間給醫生分析。

醫生打開了信封,抽出CT片,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在中,又看了看片子:

「你今年多大?」

「二十九。」

「很年輕呐……」

「醫生,怎麼了?」

「你看看這裡,」醫生指了指片子,「看到這個陰影不?」

「………」

「先生?金先生?」

「嗯……嗯?」

「現在原因還不清楚,你跟家人說一說,準備一下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吧。」

「……嗯……」

在中茫然地走出醫院,在去朴正國家的路上,一直在回想,家裡有沒有什麼親戚有肝病病史……明明沒有啊,怎麼自己……自己會出問題呢?因為想得太入神了,有一次差點衝了紅燈,在快到朴正國家的時候還差點發生了追尾事故。

…………

 

「在中?在中,」宋雅明發現廚房一直沒有動靜,走到裡面發現在中在發呆,「在中?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

「沒事……」

「是不是和允浩吵架了?」

「沒有,沒有,我們很好……」我們很好,很好很好,就是太好了,所以我……我好怕這樣的日子會結束……我捨不得也放不下……

「允浩在公司可能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照顧你和俊秀,可能連有天的事情都要落到你肩上……」

「我不介意這樣,真的,我覺得這樣……這樣好幸福。」想起每天早上四個人一起吃早飯、一起出門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自己在家為他們準備晚飯,研製新甜點的時候也是想著他們到底會喜歡什麼味道,這樣的日子,除了幸福,還是幸福。如果自己真的有什麼事,俊秀怎麼辦?如果自己出事了、走了,允浩會……會傷心嗎?會愛上別人嗎?如果自己真的走了,走了……俊秀……允浩會像對待親兒子那樣對俊秀嗎?成長經歷讓在中成為不了樂觀的人,從醫生跟他說肝臟有陰影開始,他只想到最壞的結果,他只想在離開之前安排好所有事情……

…………

 

晚上,他半躺在床上,翻著希澈為他訂的外國的飲食雜誌,手邊還有一台老式的電子詞典;不過,呆滯地看向允浩的眼神透露了他的心不在焉。坐在辦公桌前打算處理好最後一點事情的允浩也發現了在中的眼神,抬起眼,朝在中笑得寵溺:

「再等我一下,很快就好了。」

「嗯……」在中強裝微笑。

過了十來分鐘,允浩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對不起啊,為了工作冷落我的在中了……」邊說邊走到床邊,掀開被子往裡面躺,拿開在中手裡的雜誌,抱著在中的腰讓他也躺下。棲身壓上去,什麼都沒再說,兩人開始接吻……允浩雙手壓著在中的雙手,十指緊扣。在中很用力地扣住允浩的手指。唇舌間的觸感,能化作多深刻的記憶?在中極盡溫柔地舔弄著允浩的唇舌,惹得允浩不一會兒就開始呻吟,喘息連連。

這樣的夜晚,還能有多少個?想著想著,在中也不知道,眼淚從他的眼角不斷滑落。

「在中?在中?」

「………」

「怎麼了?」

「………」在中只是不停地搖頭。

「我會相信嗎?到底怎麼了?」

「我、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

「離開?去哪裡?去做什麼?」

「我……希澈……」

允浩把在中摟好,在中把臉埋到允浩的肩膀上。

「怎麼了,嗯?希澈怎麼了?」

「沒事,就是……」在中腦子飛快地轉,一定要想一個聽上去合理的理由……「希澈讓我去法國參加一個交流會之類的東西。」

「哦……」允浩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往後退了退想看清在中的臉,但是在中不肯,一直把臉埋到允浩的肩胛骨那裡。

「還沒出發就捨不得我了,嗯?」

「嗯……」

「那還不爭取時間親親?」

「你先關燈……」

允浩起身,在中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一樣,趴在床上屁股朝天臉埋在枕頭那兒,等到允浩重新上床,手放到他腰間他才轉過身面對著允浩,這時候,眼淚已經被擦乾。允浩能感覺到,今晚的在中特別主動,爬到自己身上,做出各種讓自己舒服、興奮的動作,甚至連平時不擅長的口交,今晚也特別賣力。這樣的在中,讓允浩對他將要去法國出差一段時間的事情堅信不疑。

 

第二天一早,在中像往常一樣,早早起來為大家準備早飯,然後穿戴整齊出門給朴正國夫婦準備膳食。沒有人知道他一整夜都沒有合眼。

「阿姨。」

「在中……」

「嗯?」

「不介意的話,跟允浩一樣,叫“媽”吧。」

「………」震驚之餘,在中心裡被無盡的感動佔滿。「媽……」

「你朴叔叔其實挺喜歡你的,但是你別指望他會說出跟我一樣的話,大男人,你也知道的。允浩可能有點像他,什麼都自己說了算,有時候就算明知道是不對的,但是就是要跟你拗。我認識你幾年了,但是對你的瞭解也不算很深,不過,看著你把允浩照顧得這麼好,有天又總是在中叔叔前在中叔叔後地叫著,我知道,把他倆交給你,是做對了。」

「媽……我接下來有一段時間不能來。」

「嗯?」

「我要去法國參加一個美食交流會,老闆讓我去的。我跟我老闆說了,讓他幫忙找一個信得過的而且懂營養的人來給你們做飯。」

「不用不用!在中啊,你待我們真是……雖然我女兒走得早,但是現在我覺得我有兩個兒子,真的。你不用麻煩你老闆了,我們叫阿才過來照顧我們就可以了。」

「沈叔也這麼大年紀了……」

「那我們叫沈叔的兒子一起過來好了。你可能不知道,沈叔有個兒子。」

「啊?」

「是的,而且我們就跟一家人一樣,所以你安心去好好工作,家裡的事情不用擔心。俊秀有天還有允浩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爸媽會照顧好他們的。」

「嗯,謝謝媽……」

「你都叫我一聲媽媽了,還說謝謝啊?」

…………

 

下午,在中擠出了一點時間到區立聯合醫院,找到了上次的醫生,跟他說第二天自己就來。

晚上,在中睡之前收拾了簡單的行李。

「在中啊。」

「嗯?」

允浩走上來,從後面摟住在中的腰:

「大概去幾天啊?」

「呃……初步估計就、就十來天吧……」

「這麼久啊?」允浩緊了緊雙臂,讓兩人間毫無間隙。

「嗯……會記得帶禮物的……」

「你早點回來就行了,我不要禮物……就要你……」

「肉麻……」

「真心話……」

「那真心肉麻……」

允浩一口親在在中的臉頰上:

「你啊,別看現在是春天,我們這裡回暖了,那裡還挺低溫度的,多帶一件大衣。」

「哦……」

「還有,從家裡帶一瓶水過去,怕你剛到的時候就直接喝那裡的水會水土不服。」

「哦……」

「還有,帶點藥吧,肚子疼的暈機的都帶一點,以防萬一。」

「哦……」

「還有……」

「………」

「還有……」

你對我越好我就越害怕,你知道嗎鄭允浩你知道嗎……

在中拉開允浩的手,轉過身抱著他的脖子。

「怎麼了?不捨得啊?」允浩親著在中的頭髮。

「嗯……」

「也就十來天而已嘛。」

「你剛剛不是嫌長嗎?」

「我是覺得這長,太長了,但是這是你的工作,我去出差你也沒有在家亂發脾氣,還把家裡照顧妥帖,那我現在也要忍著把你綁在身邊的衝動,讓你加油好好工作。為了能讓你安心,我會照顧好兩個兒子的。」

兩人一直靜靜地抱著,時間越往後移,在中忍著眼淚也忍得越辛苦。

 

第二天早上,除了把兩個兒子送到學校,在中還執意把允浩送回公司。

「怎麼可以這樣呢?應該是我送你去機場才對的啊。怎麼還要你送我到公司?」

臨出門前兩人還小拌嘴。

「我……我和希澈一起去的,我回頭要把車子放回來的。你今天打車去接有天和俊秀吧。」

「和希澈一起去的啊?」

「對、對啊……我都不懂外語……」

「哦,那就好了,我還擔心你自己一個人去,現在有希澈,有什麼事情有個照應。」

「那就讓我送你去上班吧,嗯?」

「好!好好好……」

有天和俊秀早就拿著鑰匙開了車門坐上去了,兩個爸爸還在後面磨蹭。

…………

看著有天和俊秀拉著小手跑向教學樓;再看著允浩走進公司,在中深深吸了一口氣,回家拿上簡單打包的行李,駕車往醫院駛去。

沒有親屬送來,去哪裡辦什麼手續,都只有在中自己一個人,形單影隻。

區立醫院本來就比較設備簡陋,加上在中不想多花錢,所以沒有住單人病房,本來還想住大病房的,結果在醫生的規勸下,住進了兩人病房。雖說是兩人病房,但是只有在中一個人住了進來,看著旁邊收拾整齊的病床,在中暗暗跟自己說,一定要健健康康離開這裡。

坐在床上,等著忙碌的主治醫生來見自己,這期間,在中打了個電話給希澈:

【希澈啊,我是在中。】

【我知道。怎麼了?】

【我想請假。】

【今晚啊?跟鄭允浩浪漫去?】

【嗯,但是不僅是今晚。】

【還要去浪漫一段時間?去多久?】

【十來天吧。他去出差,想帶上我一起。】

【帶上你?】

【嗯,這次任務不是很重,他說想帶上我一起到處走走。】

【哦……這樣啊……要扣錢的喔!】

【哦,扣吧。】

【呀,現在是有錢人了,不在乎了啊!以前說扣錢像要你命似的!哈哈!】

【………】

【我開玩笑的!生氣了?】

【沒有。】

【行了,批准你放假。那你兩個兒子怎麼辦?要我和韓庚幫忙接送什麼的嗎?】

【不用不用!有天的外公外婆會幫忙照顧兩個小孩的,謝謝你啊。】

【哦。記得帶禮物啊!去哪裡啊?歐洲嗎?】

【……嗯……】

【呀!這麼好!等我回頭列張單,你幫我帶點東西啊!】

【好……】

…………

騙倒了希澈,至少是暫時讓希澈相信了自己的話,在中鬆了一口氣。環視四周,是讓人平靜得難受的白,慘白;病房裡充斥著的消毒藥水味也時刻提醒著自己是個病人的事實。

 

「金先生。」

「啊,醫生,你好。」

「你好。」

「兩三天沒見,你好像又瘦削了些啊,你也別太擔心。」

「嗯……」在中點了點頭,但是心想,怎麼可能不擔心。

「金先生,你以前有沒有患過肝炎?」

「沒有,我是做西點師的,每年都要接受體檢的。我從來沒有過肝炎。」

「去年或者最近一段時間裡有沒有患過暴發性肝炎?」

「沒有……如果……如果是肝癌,不是會痛的嗎?」

「一般情況是會痛,但是,如果正好腫瘤長在正中央,而且肝體積沒有明顯增大,還沒壓到旁邊的神經,那就算到了晚期,也可能沒有疼痛感。」

「我……我才二十九歲,家裡也從來沒有人得過肝癌……」

「現在也不確定是肝癌,你也別太……」

「除了是肝癌還可能是什麼?!」

「積水或者囊腫也是可能的,所以要檢查清楚。但是,你也要有心理準備,癌的可能性比較高。」

「怎麼……怎麼會這麼突然?醫生,那、那如果真的是癌症,能治好的機會有多高?」

「如果是晚期……」

「如果是晚期能活多久?」

「長的話,一年也是有可能的。」

「短的呢……」

「一個月到三個月吧。」

「………」在中雙手捂著臉,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一個月到三個月………一個月到三個月……

「你先好好休息,我給你安排個時間做個徹底的檢查。」

「好的,謝謝你……」

看著醫生轉身離開,在中腦子一片空白。

呆坐了不知道多久,在中開始做自己的打算,如果,檢查出來的結果真的是晚期肝癌,那他打算放棄治療了,他想,反正治也只是騙騙自己,還浪費錢、折磨家裡人。他想,如果真的是,要怎麼跟俊秀說,要怎麼讓允浩知道,可以的話,讓朴叔叔給允浩找個會照顧他的伴兒……想著想著,眼淚充滿了眼眶。

 

 ==============================

 

那個"你不要打我爸爸"真的是太好笑了!resserver_008  

叫你們兩個喊那麼大聲教壞小孩子!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