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納桑~~~~偶肥來了!!!!!!!!!!有米有想偶???很順利的考完了試,跨完年之後各種忙碌,終於今天可以來po文了~~~

新年的一開始要貼什麼樣的文內??我想了很久...然後突然想到了這一篇...《加油!爹地爸爸》。

這篇《加油!爹地爸爸》是一篇生子文,說起生子文...老實說我不是很喜歡看,看過的幾篇寫的看得我很不舒服,文裡的在中大部份都描寫成非常柔弱和女氣味很濃,然後各種虐、奇幻離奇,而且生子文很多都是古文,我對古文本來就有點排斥,古文再加生子,那基本上我就是給它跳過企。我這樣說可能會有人拍桌說"那會~放屁!"我看生子文的印象就醬咩~~~原諒我...

這文是看了別人的推薦後才點來看的,文裡那些被我認為大忌的梗完全沒有,非常溫馨、有愛又不狗血的一篇文,在中從懷孕到生子的過程各種生理反應和辛苦讓你看了一點都不覺得違合突兀,作者也把男人如何可以生子的醫學專業描寫的很仔細,這很不容易,估計作者也參考了很多醫學專業資料。

元月象徵初生~~所以就從這篇生子文邁向我們愛允在又一年的開始吧。。。。。新年快樂!

========================================

 

加油!爹地爸爸 by浮灯 (我找不到作者的各種連結啊>"<)

 

 

有天走進家門,一天瑣碎沉悶的工作已經讓他乏透了,他解開襯衫領口的扣子,扯下領帶,一頭倒在沙發上,卻完全沒有鬆弛下來的感覺,『工作——回家』,閉上眼睛想,『只要能逃出來,一天,一分鐘也好』。他覺得透不過氣來,好像每天只是重複著從一個牢籠中掙脫跳進另一個牢籠裡。

女人從臥室裡出來,她高高挺起的腹部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她懷孕了。有天故意沒有睜開眼。

「你怎麼老是記不住,穿著你那件名貴的西裝就躺在這裡。」她用責備的語氣對他說。

「我會自己把它再熨好。」如果哪天她大聲吼他,他可能會感覺更痛快一點兒,可她只是用教小孩子的口氣和她說話,一遍一遍不勝其煩的告誡他。

「這個不是重點,說真的,我有時候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今天工作得還順利麼?」

「和平時一樣。」不耐煩地。

「那就好,」她看看表說,「我該走了。」

有天坐起來,目送她走到門口:「我忘了‥‥你說你要回娘家住多久?」

「一個月吧。」她低頭撫了一下肚子。

————————————————————————————————

「CUT!」導演滿意的做了一個OK的手勢,有天轉頭看向金在中,在中微笑地沖他點點頭。

「終於可以收工了。」有天長嘆一聲,拿著劇本對金在中笑說:「你也不用連心理活動都寫全了吧,不麻煩嗎我親愛的編劇大人?」

「總比讓你隨便揣摩,任意糟蹋我的故事好。」金在中說:「你動作快一點,我們讓他們等了很久。」

在中催促著拉他向站在攝影棚週邊自己所謂的“他們”迎過去。

「有天,這回的角色和你最拿手的“氣質王子,風度騎士”差距很大嘛。」允浩打招呼說,然後親昵地拉過在中,在他臉頰上印下一吻。

「我的形象呀,都怪你家在中!」有天借機耍寶,「但是我演得再好再像,秀秀也不能覺得人家薄情冷漠,我對女主角的冷淡就是對你的深情‥‥」

「快停下,饒了我吧,大明星!」俊秀紅著臉直躲,這麼多年,他還是對有天的肉麻攻勢招架不來。

「你們好,我叫沈昌珉,」男孩兒鞠躬自我介紹說,又有些羞卻的抬頭望著允浩,「我,現在可以要簽名嗎?」

「咦?」在中剛才就注意到這道陌生的身影了,原來他和是允浩他們一起進來的‥‥嗎?

「我的當事人。」允浩搭住昌珉的肩膀介紹,接著面向對昌珉半開玩笑的說:「不怕,我現在是你的律師,如果有天的經紀人攔著你我替你去罵他。」

昌珉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抬起頭以後有天在心底暗暗吹口哨,又來一個很有潛質的小帥哥。有天主動伸手道:「以後要不要跟著哥哥混,絕對比跟著倒楣的大律師前途光明啊。」

「你那是什麼邪惡的語氣?」俊秀失笑。

「謝謝,」昌珉不知所措的握住有天的手,又忙忙搖頭說,「不過我可不行‥‥我腦子現在不太好。」

「好了好了,我今天本來是到俊秀他們醫院探望昌珉,正好俊秀提前下班就一起帶他們過來看看。現在不如大家一起去吃飯,然後我還要趕在醫院門限之前送昌珉回去。」允浩打住他的話,提議說。

自然沒有異議的通過了。

在中想起來,允浩向來不在他面前提及自己的官司,上次卻忽然猶豫再三的說,這回情況很特殊,問他能不能讓當事人暫時在家裡借宿一段時間,在中同意了,又過了幾天卻沒見允浩把人家來,還以為允浩有了別的安排——原來這個孩子還在住院。

 

一頓飯吃的很愉快,他們幾個聚在一起從來都不怕沒有話題,因為允浩還要趕時間送昌珉的緣故,大家只得悻悻的儘早收場。即便如此,允浩和在中到家的時候也已經不早了。

「俊秀說的那個計畫你怎麼看?」在中興奮的說。

「讓男人和男人生孩子?」允浩回想俊秀聚餐時提到的那個研究課題,「人造子宮,糅合精子,人造受精卵‥‥哪有他說得那麼容易。」

「哎?不是說技術已經成熟了嗎?所以才在大量應徵自願嘗試的人。」在中說,他走過去坐到允浩旁邊,小心地看著他的眼睛開口:「親愛的‥‥你想不想要一個孩子?我是說我們倆的孩子。」

「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想成為這個異想天開的計畫的試驗品。」允浩皺起眉頭:「你腦子裡都裝了些什麼奇奇怪怪的念頭呀。這可不是你編的故事,老天,一個孩子‥‥親愛的,你知道他回給我們帶來多大的風險嗎?」

「可是已經有人成功了呀,我也相信俊秀的研究成果‥‥我剛剛有仔細的想過了。你看,你一個案子連著一個案子的接,老是要上庭,太累了又不方便,所以這活兒還是得我來。我平時都可以在家裡工作,去不去片場看他們的拍戲調整台詞——都是可以自由掌控的,寶寶不會給我們帶來太大影響的。」在中說到這裡,伸過手去和允浩的手十指交叉的握在一起,輕笑起來:「‥‥我們倆的孩子。老天!我以前從來不敢想的,難道你不覺得很神奇?」

「是很神奇,有這麼好的事,金俊秀和朴有天怎麼沒生個孩子出來。」允浩嘆一口氣說。

「他們就算想,俊秀是醫生,有天是明星,忙起來一兩個禮拜互相見不著,要了小孩兒也沒辦法照顧呀。」金在中有些不滿允浩的搶詞,又繼續磨他:「允浩,你好好考慮一下,我覺得可以和你有一個骨肉相連的寶寶真的‥‥再沒有什麼比這更美妙的事了。」

允浩看著在中認真地表情,再次嘆氣,之後妥協的點點頭——沒有人比他更瞭解金在中的固執。「‥‥讓我再想一想。」他決定暫且結束這個話題。

 

幾天後,允浩等到俊秀下班,在他工作的醫院對面的咖啡館裡約了他見面。

「他前兩天來就找我說過了。」俊秀聽允浩說完,苦笑著抿了一口咖啡,說,「‥‥我已經在後悔那天聊這個話題了,實際上,我也不建議你們要孩子,雖然這方面已經有了成功的例子,但是人造子宮萬一脫落會造成腹腔內大出血‥‥危險係數也不低。」

「那你倒是勸勸他打消這個要命的想法!他那個傢伙最沒輕沒重又死心眼。」允浩聽俊秀說了一會兒,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怎麼沒勸過,在中說要是我不幫他乾脆去別家醫院——那不是更糟。而且要是你都攔不住他就沒人可以了,那總是你們的孩子,我想他總會找你商量。」俊秀抱歉的笑笑說。

「看來‥‥我要再找他談談了。」允浩苦笑說,他在這個自己一直當弟弟看待的好友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樣的無奈。

 

說起來,他們幾個人裡允浩認識最久的是有天,倆個人打小是死黨,上同一個小學同一個中學同一個大學,認識金俊秀則是在有天拐了俊秀當“老婆”之後,剛上大一的時候,有天被演藝公司的人看好,去拍了一部短劇,一炮走紅,寫劇本的就是金在中。幾個人年紀相當,興趣相投,自然玩到一塊去,後來,允浩和在中從玩伴變成情人再到現在生活在一起已經7年了,似乎這些只是再自然不過的進展,如果說唯一不順利的地方‥‥大概就是因為性向這幾年來和各自的家人都有磨擦,有天和俊秀那邊還好,允浩是家裡的長男,在中更是一家9個孩子裡唯一的男生,兩家的父母都非常的希望他們可以找為家族傳宗接代的異性伴侶‥‥在中那麼想要孩子的原因這個也要算一份吧,允浩想。

 

允浩回到家,從書房的門縫向裡看,金在中正對著電腦專注的敲著字。於是轉身去廚房給自己倒一杯水,坐在客廳慢慢地喝。想起他們當初選定這個房子,就是因為金在中一眼相中了那間採光很好的書房。搬家那天,他們原本的約法三章被某人耍賴的硬加了一條:書房屬於金在中的私人領地,神聖不可侵犯‥‥

「你什麼時候回的家?今天怎麼這麼早?」在中手上的稿子告一段落之後,從書房一出來就看見允浩坐在沙發上,端著一杯水不知道在想什麼,還邊想邊笑。

「在中‥‥」允浩回過神來,起身上前,把在中圈在懷裡,對著他脖子呵氣,又用咬耳朵的小聲喚他,寶貝兒。聽得在中耳根都紅了。

「別鬧。」在中輕聲喝他,手上象徵性的推兩下,並沒有真想掙脫的意思。

「我只要你就夠了,你一個就夠了,昨天說的孩子什麼‥‥忘了它吧,以後都不要再提。」允浩把他攬得更緊一些,說得很堅決。

「水‥‥」在中給允浩帶得一晃,隨後覺得後背一片濕涼,出聲提醒說:「你端的水灑出來了。」

「不許再提!」允浩加重了語氣,他極少用這種嚴厲的口氣對在中說話。

「好,不提‥‥」在中想著要動搖允浩要孩子的念頭怕是難了,索性順從的靠過去,有點委屈的說,「哎,你的水把我衣服弄濕了。」

允浩聽到對方的承諾,滿意地對著在中的臉頰親了一下,笑說:「沒關係,你很快就不需要它了。」笑得很狡猾。

 

報紙上登了昌珉好大一張照片,作為沈氏集團的小少爺,還有被警方懷疑是殺害生母的嫌疑犯,不知道是哪個混蛋記者挖出來的新聞,沈氏居然救火不及,允浩已經忙得一個星期沒有回過家了。

 

一個星期之後,他從昌珉的特別病房出來,看見金俊秀被問到「是不是在中叫你來接他?」才知道在中住院了,急性腸胃炎。而那時金在中已經該出院了。

「這兩天別碰到他肚子,有刀口……讓他儘量仰臥,多休息,刀口不要碰水,發燒或者哪裡不舒服就帶醫院來直接找我。」俊秀對從機場趕來接金在中出院的鄭允浩說,說話時不敢看對方眼睛,明顯的心虛。不過,一直在盯著在中看的允浩倒是沒注意到,他也沒去想為什麼腸胃炎需要開刀這種問題。

「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我?」這才是他現在關心的,鄭允浩臭著臉問。

「說了你會回來替我挨刀?」金在中笑嘻嘻的反問,他一早理好了東西,如今坐在病床上就等人來接了,除了臉色有少許蒼白,看上去一且都好,特別是他還好像很開心很滿足的樣子。

「至少應該告訴我一聲。下回這種事不要瞞我!」允浩不滿道,想起前兩天自己往家裡打電話(估計全是金在中轉到手機上偷偷接的),還聽他講今天又去哪裡買了什麼跟小販還了多少價的廢話,現在想來都是些唬他的故事,又是生氣又是心疼。

「好啦~~我這不是什麼事兒都沒有,一切順利嗎?」金在中抓著他胳膊搖。

「你‥‥除了肚子上給切了個口子什麼事都沒有,得腸胃炎得的非常順利。」允浩拿他沒轍了,按著他的手又說,「小祖宗,你快別亂晃了,我血壓都給你搖上來了。」

金在中不再說話,只是沖他笑,心想心理素質呀我親愛的大律師,這樣就緊張了可怎麼行!

 

*****

「允浩嗎?我是俊秀,有件事兒覺得應該和你說,你先保證聽完要冷靜‥‥你看你現在就開始激動了‥‥的確是關於金在中,你還記得兩個月以前在中提得那個生孩子的計畫嗎?你們要不要再溝通一下‥‥確實是個糟糕的計畫,但它已經實行了。」

鄭允浩坐在他豪華辦公室裡,這個接電話卡著分鐘收費的大律師,現在握著話筒只覺得大腦裡一片空白,而話筒裡面傳來的忙音提示對方已經掛斷很久了

「該死的!」等他再反應過來就已經在衝回家的路上了,他對著前面並線的車狂按喇叭又連著罵了好幾聲,抑制不住心裡的狂躁不安。

 

「金在中!」鄭允浩到了家直奔書房,推開門,沖裡面的人說:「你沒有什麼想告訴我的嗎?」

金在中看著還顫抖不已的門板,皺起眉頭不解的看向鄭允浩。

「你沒有什麼需要向我解釋,我是說,你沒有什麼見鬼的瞞了我的要告訴我的嗎?」鄭允浩想儘量讓自己的語氣好一點兒,聽得出來有多麼失敗。

「我不覺得我有隱瞞什麼值得你這樣生氣的事。」金在中放下手中閱讀到一半的書,平靜的說。

「你是說,你身體裡的那個孩子——那個我們的孩子只是一件小事?」鄭允浩抓狂的嚷。

「你已經知道了?俊秀告訴你的?」金在中笑著站起來,「本來我想等寶寶再穩定一點再告訴你的‥‥」

「天呐,這居然是真的!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事不先問問我?」鄭允浩不可置信的打斷他。

「我問過你呀‥‥」金在中走到允浩旁邊,有點兒討好的去拉於浩的手,心裡說,可惜你不同意。

「你倒記得你問過我,那麼那天我跟你說這事不需再提你也該記得吧,你怎麼答應我的也還記得吧?」允浩躲開在中的手,顯然因為對方這回的自作主張非常非常生氣。

「所以我之後再也沒提過。」在中慢慢的收回手,點頭小聲說,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允浩這樣惱怒,心裡隱隱有些害怕。

「所以你自己瞞著我偷偷幹是吧,你是什麼時候拿到我的精子的?看我這個問題問得多傻,你機會根本多的是,反正我就是一個給你騙著玩的傻瓜。」允浩氣急敗壞的說。

「你‥‥怎麼能這麼講話,」金在中也有些急了,忙解釋說:「這次是我不對,但是我們可以有一個孩子——這真是棒極了,你不這麼覺得嗎?它至少不應該是一件不愉快的事吧。」

「去你的棒極了?!你知道你接下來會怎麼樣麼?懷孕,上帝呀,你居然想去幹這件對女人來講都有風險的事。如果接下來出了差錯你要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剩下的十個月都守在你身邊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嗎?」

「這裡沒有人需要你守著,也不會有人會拖累你。」在中睜大了眼睛看著允浩,他咬住下唇,不想讓傳出來的聲音氣得發抖,過了一會兒又說,「我以為你是喜歡這個孩子的,會像我一樣期待他。看來不是。」

「我又不是說‥‥算了,」允浩看著金在中一臉難過的表情就想安撫他,但腦子裡又一下閃過俊秀列舉的那些讓他心驚肉跳的“可能”,他用儘量溫和的語氣說:「在中,我們現在還能把孩子‥‥拿掉的是嗎?」

「滾!」在中一下子發作起來,抬手指著門沖著允浩大喊,他覺得幾乎控制不住自己要哭出來了,「你不想要他,也別想動他,我會一個人把他養大的。」

「見鬼的金在中你不能這麼自私‥‥」允浩話說了一半就被噎住似的說不出來了,因為愛人的誤解他感到又難過又失望。允浩閉上眼睛,過了片刻又睜開,對金在中說,「我看我們都需要好好冷靜一下,各自冷靜一下。」說完從門口退出去,幾年來,他們溝通得不曾像這次這樣困難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