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花 火 Firework, and Spark between us

---------------------------------------------------------------------------------------------------------------------------------

花火 與 火花 -

我最喜歡的字是「花火」,這可能也源自於我那喜歡玩弄文字遊戲的戀人,一個簡單的單詞「可愛」被他解釋成了形容詞、動詞和問句,那麼,對我而言,燦爛的花火是美麗記憶,而那些被激起的小小火花,一點一點溫暖了孤獨太久的夜。

                                                                                                                                                   <金在中>

---------------------------------------------------------------------------------------------------------------------------------

 

今天的工作裡,沒有允浩的拍攝場景,在中搖搖晃晃地走到廚房時,卻發現那人已經起床,坐在餐桌邊不知道在研讀什麼。

「早安。」應該是聽到了腳步聲吧,允浩抬起頭,微笑著朝自己打招呼,早晨的陽光從他身後的玻璃窗灑下,灑在他褐色的髮上,亮晶晶地,讓他的笑容一瞬間耀眼的不可思議,在中心裡咕噥著,真是好看吶,但‥‥只有一瞬間而已喔。

「早。」回應了對方之後,在中呆呆的站在冰箱前,由於大腦還處在未開機狀態,他只是把右手放在冰箱的門上,沒有其他動作。

「你在幹嘛?」

後頭好像傳來帶著笑意的詢問聲,但在中感覺迷迷糊糊的,手還是放在冰箱門版上,好累,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眼睛緩緩地又要閉上。

突然,一隻手掌覆蓋在自己的手上,啊,好溫暖,在中潛意識的這樣想著,但馬上嚇得睜大眼睛,轉過頭,看到鄭允浩放大的笑臉出現在距離自己臉頰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啊啊!你做什麼?」

「沒有呀,看你在冰箱前定格,所以好心的想幫你打開。」

「喔,這樣嗎?」在中點點頭,接受了這個解釋,用著被對方握著的手打開冰箱。

「要喝牛奶嗎?」

「嗯。」

「要加麥片嗎?」

「嗯。」

連續點了兩次頭之後,在中看到那位紅遍亞洲的男人開開心心地拿著牛奶和麥片倒到碗裡,然後遞給自己,歪著頭想了一下,其實這傢伙是個很好的人吧。

「像是維尼一樣。」

「什麼?」完全無法理解剛剛聽到的話語,允浩拿著牛奶望向在中。

「我覺得你很像一隻熊。」

「熊?」

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擊,允浩愣愣地看著一直在講某種自己無法理解語言的男人,結果看見對方溫和的笑了笑,臉上呈現著從未看過的稚氣,用著可愛到不可思議的表情說了,「既可靠、又可愛的感覺呢。」

「咦!」

還沒從稱讚中回神過來,在中捧著麥片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視線中,允浩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呃‥‥好痛,不是在作夢嗎?那人說了什麼,他說鄭允浩像是維尼熊一樣可靠又可愛?雖然有點難以明白這種讚美方式,但又覺得幸福到無法言喻。

於是坐在餐桌前,一口一口吃著牛奶麥片的在中,就這麼欣賞了亞洲巨星鄭允浩在廚房上演了十分鐘的憨笑。

那個,牛奶一直不拿去冰,會不會壞掉呀?這是觀賞著允浩當機的他,心中唯一的念頭。

 

 

準備出門的時候,在中碰到了站在門口的允浩,「怎麼了?」

「今天拍攝到幾點結束?」

「沒有意外的話,大概是八點左右。」

「八點嗎?」允浩想了一下,說:「我去接你。」

「神經病,你為什麼要來接我?」

「反正我沒事,而且我們順路不是嗎?」

「順‥‥順你個頭。」

看著在中發窘到手足無措的樣子,允浩覺得有趣到不行,把抱在手裡得一盒巧克力塞到對方懷裡,說:「工作空檔的時候吃吧,免得血糖太低。」

在中呆了呆,用著很認真的眼神盯著允浩,盯著盯著,又彷彿自己不好意思似的低下頭,小聲的說了謝謝。

「在中啊!」

轉身走向門外時,允浩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在中生氣地想著那傢伙怎麼可以這樣沒禮貌的叫自己,怎麼說自己也是個哥呀、是個導演呀,但回頭看到那人的笑容,眼睛笑得彎彎地,像新月一樣,好看的要命,再聽到那人對著自己說了「工作不要太累呀」這種話後,所有的不滿一瞬間蒸發了,內心中充滿了溫暖到讓人想哭的衝動。

「笨,笨蛋。」好像是要掩飾自己的心慌一樣,他用著幾乎是逃命的速度逃離大門,抱在懷裡的巧克力在盒子中互相碰撞,傳出了沉鈍的聲響,砰砰砰砰的,就好像他現在的心跳一樣,怦怦怦怦的。

該死的,該死的鄭允浩。

 

到了片場之後,拍攝進度比預想中更加緩慢的進行著,像是石頭一樣傻笨的演員讓他憤怒到胃痛了,到底丟出了多少次導演筒或身邊的打火機連在中都數不清。

工作人員原本以為導演平日的情緒就很壞了,想不到今天更是達到了前所未見的境界,只看見他在休息時間時,嘴裡叼著菸,搖搖晃晃的往停車場走去,然後在他寶紅色的保時捷裡掏出了個金色的小盒子。

抱著盒子的導演露出了較為緩和的表情,緊擰的眉頭也在不自覺中鬆開了,在眾人小心翼翼的觀察下,導演一邊走一邊打開手中的盒子,拿出銀箔紙包裝的‥‥巧克力?

向來不吃零食,除了開水和咖啡之外痛恨所有飲料,還為此罵哭化妝師的導演,現在竟然露出笑容的在吃榛果口味巧克力?

等等,金大導演露出笑容了?

好可愛,不,不是,現在不是討論可不可愛的時候,是好可怕才對,這星球到底發生了什麼無法預測的危機,金在中導演吃甜食就算了,還邊吃邊微笑,露出了有夠幸福的表情。

地球要毀滅了!

「我看他是談戀愛了。」服裝師拍了拍一臉就陷入可怕妄想的攝影大哥,一針見血的說到。

「不會吧,那個人會談戀愛?」攝影大哥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但,真的很幸福的樣子呢!」化妝師加入了話題,陶醉地看著導演漂亮的笑容。

金大導演到底有沒有談戀愛,成了本日片場最新的八卦,除此之外,怎樣的戀人才能忍受的了他這種惡魔般的個性,也成了茶餘飯後的重點分析,在經過三次以上的投票後,眾人一致認同對方是個絕對的M,而在同一時間,遠方捧著劇本的鄭允浩華麗麗打了一個噴嚏。

 

時間過了晚上七點五十分,拍攝進度比預期中慢了三分之一,導演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手指上的Mild Seven快被他擰爛了。

在拍攝之外的時間,原本還可以聽到閒聊的片場,現在安靜到除了機器的運轉聲,就剩彼此的呼吸聲。

「女主角拿起花束的鏡頭再來一遍。」在中叼著菸,雖然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卻還是忍不住望向牆壁上的掛鐘,終於他打破慣例,開始指導演技,「那個,我不要妳演戲,試著展現真正的心情,想著妳馬上就要結婚了,但卻有個難以忘懷的人,當妳走到充滿兩人回憶的地方時,意外地發現他也在此地留下了對妳的祝福。」

「試著,想想這樣的心情吧!」

在導演一聲令下之後,演員再度站定位,穿著削肩小禮服的女演員站在搭建的教室布景中,特殊的攝影燈打出了黃昏的光線,她被溫暖的夕陽籠罩著,憂傷地看著講台上的花束,她知道是那個男人為自己準備的,而她‥‥待會就要結婚了。

在中望著鏡頭中的女人,蒼白的臉,被唇膏點綴的紅豔的嘴,沈重卻不露骨的悲傷,他突然有點被這個場景感動了,如果能成為一部很好的電影就好了,如果能讓觀賞的所有人都有所感觸就好了。

他滿意的喊了卡,說了句「很好」,女主角情緒頓時間放鬆了,一直緊繃在眼角的淚水大顆大顆的滑了下來,落在她手中淡黃色的花束中,在中想著還有兩幕要拍,而遠方的時鐘指著八點五分。

「休息吧。」

聽到導演的指示,不論是演員還是工作人員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在中看了看錶,又看了看紅著眼眶著女主角,順手把掛在椅子後頭的外套丟給她,說:「哭成這樣,沒辦法連戲了。」

「對,對不起。」女主角的臉色一下子刷白,不停的彎腰道歉。

「沒什麼,演得很好,會哭成這樣也是代表妳入戲很深,有揣摩到角色精神,但如果能不靠我解說,自己理解就更好了。」在中又點了一支菸,拿起隨身物品,說:「天氣開始變冷,穿上外套,不要感冒了。」

抱著外套的女主角愣住了,全場的工作人員也愣住了,望著導演越走越遠的身影,彼此交換著「他絕對戀愛了」的眼神。

 

 

允浩正在車裡點起一根菸時,就看到穿著短袖黑色T恤的在中走了出來,他連忙打開車頭燈,在中因為強烈的燈光而瞇了一下眼睛,很快地就鑽進了允浩的BMW裡。

「我以為不到十點不會結束。」允浩轉開暖氣,往窗外吐了一口白煙,笑笑地說。

「那你還那麼準時?」

「幸好我準時了,不然就會讓你空等。」

「我空等什麼呀,自己開車回家就好了。」

「我們沒有要回家啊。」

「咦?」

「去玩吧!」允浩捻熄香菸,關上車窗,說:「你對韓國不熟吧,我帶你去玩。」

「什,什麼啊?為什麼我工作結束不能回家休息,還要出去玩?」

「我帶你去玩,也是一種休息。」

跟現在的允浩根本無法進行溝通,一路上在中都噘起嘴表達抗議,卻在餘光中發現那人不時的在偷看自己,至於自己為什麼沒像平常一樣胡亂罵人胡亂生氣,老實說,他也不知道。

只覺得,心跳,快快地,怪怪地。

「去哪玩?夜店嗎?」在中打了一個呵欠,全身的重量陷在副駕駛座中,懶洋洋的問。

「夜店?人太多了,不好玩。」

「人多才好玩吧?」

「兩個人比較好。」

「什麼東西啊?」在中斜眼瞪著在開車的男人,卻發現對方的表情不太自在,似乎是有點害羞的模樣,「鄭允浩,你臉紅什麼?」

「我?我哪有臉紅。」

在中悶哼了一聲,最後決定不在這問題上鑽牛角尖,他問:「算了,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去遊樂園。」

「遊樂園,哪還有時間?」在中看了看手錶,說:「不是十點半就關了嗎?你開過去也要九點了吧?」

「那也還可以玩一個半小時。」允浩轉過頭,在中覺得那雙眼睛裡頭彷彿帶著溺寵,然後聽到他說了:「在中很辛苦,休息一下吧!」

很想要反駁,很想要跟那傢伙說「你的工作量絕對不比我少吧」、「誰比較辛苦呀」、「不要把我當成這麼柔弱的角色」,很想狠狠地說點什麼,但看到那雙眼睛,卻又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那人是真正地關心自己,不是語帶諷刺的說話,也不是故意做作的討好,那人的眼神,那人的語氣,太溫暖,太美好,像是今夜的月光,黃暈而光潔,感覺被照耀著,卻不過份灼熱,不過份靠近,遠遠地,近近地,適中的距離。

「怎麼安靜了下來?不說點反駁的話嗎?」

「鄭允浩,你是M嗎?」在中的嘴角抽動了一下,冷笑說:「就這麼巴不得我罵你?」

「罵人不是金導的形象嗎?」

「是呀,是金導的形象。」沈默了幾秒鐘後,允浩聽見在中小小的聲音傳了過來,就像是自言自語一般那樣小聲,咕噥著:「但不是在中的。」

「咦?」雖然聽見了,允浩還是裝作不知道似的,轉頭詢問。

「明明聽見了,你這人真的非常壞。」在中哼了一聲,轉頭看著窗外。

「在中吶‥‥。」

「在中吶‥‥。」

感覺到對方完全不想理自己,允浩默默地把音樂聲調大,女歌手清透而溫柔的嗓音在靜謐的車中流動著,唱著「想愛你,想愛你,只有這一個願望而已」,很悲傷,但很溫柔,催眠一樣,一字一句,在沒有燈光的道路中,跟著黑夜的節拍,流轉到內心深深的角落裡。

「我們是朋友了吧?」

隨著音樂,是允浩低低的詢問聲,一起嵌進了心中,在中笑了,真是笨蛋,還問呢,真的那麼想被罵嗎?

 

 

夜晚的遊樂園很漂亮,對於在中來說,比起白天的更加漂亮也不一定,園區被成千上萬的燈泡裝飾著,一切都顯得閃閃發光,像是美麗的珠寶盒一樣。

到處都迴盪著笑語聲和音樂聲,聽著聽著,他也忍不住開心了起來,彎起嘴角,對著允浩微笑。

戴著鴨舌帽的允浩拉著他,說:「我們去坐那個。」

在中順著允浩的視線看去,竟然是夢幻無比的旋轉木馬,他忍不住踢了對方一腳,有點生氣的說:「玩什麼女孩子氣的東西呀?我們兩個大男人一起來遊樂園已經夠奇怪了,怎麼還可以挑旋轉木馬?」

「來,聽哥的話,是男人就去玩雲霄飛車。」

「真的假的?」

「壓力就是要靠雲霄飛車來消除。」

「不是吧?」

「是的是的,走吧!」

當列車爬到頂端時,在中才發現人高馬大的鄭允浩可能真的很怕這玩意,他從列車一起動就握著自己的手,隨著軌道的上升,那隻手越抓越緊,當俯衝的那一瞬間,只聽到對方大喊著:「在中啊!」

那個,害怕就害怕,為什麼要喊自己的名字?在中傻傻地看著允浩,百思不得其解,但這樣有點弱氣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還蠻可愛的呢。

結束了之後,兩人從鐵製的樓梯往下走,鞋跟在樓梯上敲出喀啦喀啦的聲響,有時候腳步是合在一起的,有時候是錯落分開的,在中突然意識到身邊真的多出了一個人,除了自己的腳步聲,還有允浩的腳步聲,雖然有點吵鬧,但又莫名的好,不知道為什麼。

他走在前頭,允浩走在後頭。

允浩不舒服,允浩掛在他的背上。

他的體溫偏低,但允浩卻很溫暖。

允浩的手環住了他的肩膀,在中一向不喜歡和人碰觸,但意外地不討厭現在的狀況,

「在中吶,我的胃不舒服。」

苦悶的聲音從耳朵旁邊傳來,在中一轉頭就正好對到了允浩的臉,因為太近了,近到連對方溫熱的氣息都一併傳來,在中嚇了一跳,看到對方委屈的鼓起雙頰。

「胃在翻滾吶。」

真是,像個小孩子一樣!

真是,明明是這麼大的人了,為什麼還可以做出這麼可愛的表情,而看著這樣表情的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心跳到不行了呢?

「鄭允浩,你假裝的吧?」

「不是,我為什麼要裝?我的胃真的不好。」說完這句話之後,在中被允浩拉到一旁欄杆邊,對方握著自己的手,把頭靠到自己的肩窩上,在中有點慌張了,卻聽到對方撒嬌的說:「借我靠一下。」

靠,靠你的頭,怎麼這麼重?

只是,為什麼心裡是這樣想著,手卻不自覺的摸上了允浩褐色的髮呢?

「小孩子…。」

「在中好溫柔。」

「我才不溫柔咧,閉嘴。」雖然講出這樣彆扭的話語,摸著允浩頭髮的手還是維持著輕柔的力道。

「在中好溫柔。」

「我最喜歡在中了。」

在中停下了動作,他僵硬地放下原本正摸著允浩的手,那人的臉還埋在自己的肩膀裡,因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愣愣地看著遠方的月亮,圓圓的,好漂亮。

其實不是沒有被男人告白過,但向來迅速拒絕,從不多加考慮的自己,到底為什麼沈默了呢?

「在中,你討厭我嗎?」悶悶的聲音,在中發現允浩已經抬起了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雙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好像變得有些沈重。

「不討厭。」

「那,在中你喜歡我嗎?」像是一隻小狗,在中看著眼前的允浩,突然之間覺得那傢伙如果把這表情發揮在演技上該有多好,完美的一百分,完美的秒殺,連他都覺得不忍拒絕了。

「嗯,我喜歡你,啊‥‥你不是要坐旋轉木馬嗎?我們走吧。」

故意裝的很輕快的語氣,但似乎引起對方的不滿,原本挂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突然站直了身體,切,剛剛還一副虛弱的樣子呢。

「不是那種喜歡。」告白的人很執著。

「那是哪種喜歡?」被告白的人很逃避。

「就‥‥。」正要講話時,四周的擴音器中突然響起歡愉的音樂,接著,一朵花火在天空炸開,一點一點的火光都成了彩色的星形,升到至高點,然後五彩繽紛的掉落。

在中看著允浩,那張好看的臉被流轉的光線照出奇怪的顏色,遠方的月亮好像還是很圓,但煙火太過亮眼,在中看不見那片黃暈。

人群集中在廣場大街,笑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他們兩人站在冷清的遊樂器材出口處,不理會漫天的花火,男人又說了一次喜歡。

一朵一朵的花火在黑夜裡綻放,紅的,黃的,藍的,金的,銀的,粉的,紫的,絢爛的像是要吞噬整個天空,在他們身前,在他們身後,砰砰砰砰地一直炸開來,遠遠的地方傳來人們的笑聲,在中動也不動,只是一直望著允浩,而那人提高了音量,蓋過了爆炸聲,「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就這樣一直重複著。

像是,咒語一樣地,重複著。

終於,在中大吼一聲:「我聽到了啦!我又沒聾!」

「但你沒反應呀‥‥。」一直製造噪音的人好像很委屈。

「幹嘛喜歡我?我又沒什麼好。」

「我知道呀,但就算沒什麼好我一樣喜歡你。」

「喂,不是這樣吧,你至少要反駁一下,說些我的優點吧?沒看過這麼不誠心的告白。」

「好。」允浩點點頭,突然很乖的數了起來,「在中起床的時候很可愛,在中發呆的時候很可愛,在中喝水的樣子很可愛,在中害羞的樣子很可愛,在中…。」

「停,等一下,講點更實質的東西好嗎?」在中捂著雙頰,唉呀,紅通通的預感。

「好。」允浩又點點頭,笑瞇瞇地看著在中,說:「在中煮菜很好吃,在中把家裡打掃的很乾淨,在中可以把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講得很複雜,在中穿粉紅色的圍裙很好看,在中的皮膚很好,在中的髮質很好‥‥。」

「夠了!」在中有種被打敗的感覺,說:「怎麼不說我會導戲,說我有才華?」

「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吧?」

「咦?」

「但我知道更多更多的金在中,也喜歡金在中的每一面。」

「喂,太超過囉,不要再說了,再說我就要揍人了!」

「在中吶‥‥你問我為什麼喜歡你,你說你又沒什麼好。」允浩拉著在中的手,很認真的說:「我喜歡你,當然是因為你什麼都好。」

「但就像我一開始說的,就算你什麼都不好,我還是一樣那麼喜歡你。」

氣勢磅礡的煙火主秀告一段落,現在的天空就像像被軍機轟炸過般,白茫茫的煙霧冉冉滾動著,在中看著這樣的景色,突然覺得和自己霧濛濛的內心很像,明明不喜歡男生的,他和希徹和俊秀不同,他不喜歡男生的,但為什麼覺得很感動呢?覺得這樣講著自己優點的鄭允浩,很讓人感動呢?

「為什麼?」

「哪來那麼多問題?就是這麼喜歡,你要我怎麼辦?」

「為什麼?」

「喂,你到底在為什麼什麼啊?」

「為什麼我覺得有種被打動的感覺?」

「咦?」

「真是奇怪呀!」在中一臉男子氣概的攤著手,允浩覺得現在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才對吧。

「所以現在是怎樣?」

「嗯,我喜歡你,啊‥‥你不是要坐旋轉木馬嗎?我們走吧。」

說完之後,在中大步走向前,留下不知道告白到底成功了沒的鄭允浩,怎麼又丟出了和幾分鐘前一模一樣的句子,但感覺好像又跟剛剛的有所不同,可惡,藝術家的思維果真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看著天空最後的花火,一顆一顆的愛心閃閃亮亮地掛在夜幕中,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心也粉紅粉紅的。

 

 

 

 

 

 

 

 

 

 

 

第五幕。溫 柔 Soft, Sweet and Tender

---------------------------------------------------------------------------------------------------------------------------------

雖然和我表現出的形象不同,但其實我非常喜歡聽到戀人撒嬌著說:「在中呐,你真溫柔。」(笑)

 

                                                                                                                       <節錄自T台獨家金在中專訪>

---------------------------------------------------------------------------------------------------------------------------------

 

告白話題後來就被擱下了,從允浩的眼中看來,在中的態度似乎沒有因此不同,他們在旋轉木馬上,在中踢了他一腳,笑嘻嘻地很得意;在回家的路程中,在中抽了一根菸,沒多久就睡著了;到了家之後,明明很累的在中堅持要洗澡才能睡覺;早上起床的時候,在中發了十五分鐘的呆,烤焦一片麵包。

早上到了片場,在中還是一樣那麼愛罵人,中氣十足的罵罵罵,而手邊的物品也隨時會丟到工作人員或演員的身上,完全的大魔王模樣。

嗯,告白失敗了吧!縮在休息室角落抽菸的鄭允浩,陰鬱地哀悼人生告白第一次失敗。

「允浩啊,你蹲在角落幹嘛?」經紀人拿著外賣的泡菜豆腐鍋走了進來,被角落那團黑色靈體嚇到,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家藝人。

「哥,不要管我。」

「允浩,來吃泡菜鍋,都兩點了,你餓了吧?」

「哥,不要管我,現在的我不適合溫暖。」

「允浩,不要抽菸了,抽菸會飽嗎?」

「會,我把它吃掉,吃個三十根左右就飽了。」

「允浩啊‥‥。」經紀人嚇得往後退了兩步,說:「你怎麼了?」

「我都說了,不要管我!」允浩自暴自棄的抓著頭髮,他告白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金在中不喜歡他,不喜歡他,不喜歡他。

那麼可愛的金在中為什麼不能屬於他呢?為什麼呢?

啊,一定是因為秀秀,可惡,他怎麼沒想到,有個該死的情敵在搗亂他的求愛之路。

為什麼可愛的要死的金在中要喜歡秀秀呢?他真想頒個獎盃給朴有天,朴有天你搶的好,搶的妙,搶的呱呱叫,但你怎麼不把秀秀帶到西伯利亞去,讓在中完全死心,最好一輩子都見不到秀秀。

但,鄭允浩,你這沒用的傢伙,朴有天都已經幫你開山闢路(?)把秀秀軟禁了,你怎麼還是得不到金在中的心呀?

「允‥‥浩‥‥啊‥‥。」經紀人怯生生地把碗放到角落那團物體前面,說:「你不要嚇哥啊,你知道哥的膽子比螞蟻還小。」

正要說什麼的時候,休息室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一顆白金色的頭顱探了進來,看到蹲在角落的允浩和正冒著煙的泡菜鍋,有點不滿的說:「怎麼窩在那裡吃飯?你是乞丐嗎?」

「在中?」

「金導,現在是休息時間,你就不要再來欺壓我們家藝人了,還說他是乞丐咧。」雖然膽子比螞蟻還小,但為了心愛的允浩,經紀人還是大義凜然的站出來挑戰大魔王。

「還欺壓咧,誰欺壓誰啊?」在中撇撇嘴,眼神又飄回允浩身上,說:「你不是胃痛嗎?吃什麼辣的?」

「胃痛?」經紀人愣了一下,望向氣色不太好的允浩,「允浩,你又胃痛了嗎?有沒有吃藥?」

「藥吃完了,我今天再去買。」

「普通的胃藥就可以嗎?」一直靜靜聽著的在中突然發問,原本聊到一半的允浩和經紀人一同轉頭看著他。

「幹嘛這麼認真的望著我,真噁心。」在中一邊說著,一邊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了三盒胃藥,「我不知道你的胃怎樣了,有普通胃藥、胃潰瘍藥、還有胃炎的藥,你自己挑一個吧!」

「在中!」纏繞在允浩身上的黑色氣團一瞬間消退了,甚至飄出了一些閃閃亮亮的粉紅色謎樣物體,那物體‥‥是愛心嗎?經紀人心驚膽跳的想著。

「先吃完藥,然後喝一點粥。」在中把藥放在桌上之後,然後非常自動的倒了一杯溫水給允浩,經紀人覺得自己的嘴巴張的太大,導致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那個,那個金在中大魔王是怎麼了?他今天有光環啊,有光環,是天使!

「金導,這附近沒有賣粥的餐廳。」

「我知道,我又沒瞎。」在中不屑的看了經紀人一眼,那冰冷的眼神讓經紀人一下子就認出這傢伙還是大魔王沒有錯,但‥‥接下來大魔王說了一句可怕到足以毀滅整個世界的話,他說:「所以我幫他熬了。」

晃了晃手中的紙袋,在中對允浩說:「胃不好的話,就喝點粥了,別吃什麼泡菜鍋。」

「在中!」經紀人發現鄭允浩完全喪失語言能力了,在這幾分鐘的溝通當中,他只是像個白癡一樣不停喊著在中,語氣從哀怨到幸福,看看他四周該死的粉紅愛心越來越多,表情花痴到要讓人不知道他暗戀金在中也難。

「鄭允浩,所以我說你是乞丐嗎?胃不好還吃泡菜鍋,人家給你吃什麼你就吃,你的腦子是拿來裝飾的嗎?那我讓你吃辣椒你吃不吃?」在中把紙袋中裝著粥的保溫盒拿出來,嘴巴忍不住還是罵了起來。

允浩笑嘻嘻的說:「我吃啊,辣椒是在中給的,我怎麼不吃呢?」

呃!他帶了允浩那麼久,怎麼就不知道他是個終極的M呢?那個陰險又官方的鄭允浩,是個M是個M是個M是個M是個M是個M啊,多麼偉大的發現,他好想登報和大家分享這件事。

「哥,你還在這邊做什麼?」從牆角起身的允浩,環抱著手臂,有禮貌地問著。

「這?這裡不也是我的休息室?」經紀人的內心警鈴大作,這小子‥‥不會這麼狠心吧,有了金在中就不要經紀人了嗎?把自己當垃圾一樣趕出去?「等等,允浩,哥的身體很不好,不能吹風,不要把我趕出去!」

「出去吧!」金在中彈彈手指,經紀人抱著一絲希望轉頭看自己照顧了快五年的允浩,想不到對方一臉同意,還對自己擠眉弄眼,一看就是想把所有礙事者幹掉的模樣。

秋天啊,多麼悲涼的一個季節,抱著金在中硬塞給自己的泡菜鍋,經紀人緩緩離開了被粉紅泡泡淹沒的休息室,望著遠方湛藍的天空,唉,單身32年,就屬今天最想詛咒全世界的情侶。

情人,去死去死!

 

 

「在中吶,你對我真好。」

看著經紀人關上休息室的門,允浩立刻掛上了在中的背,把全身重量壓在怎麼看都比自己瘦弱的導演身上,跟著對方的動作一晃一晃地,這行為馬上引起某人的破口大罵:「重死了,像隻無尾熊一樣!」

「無尾熊好呀,有什麼不好?」絲毫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允浩繼續掛在在中背上,看著他張羅一桌子的食物,「在中吶,我好幸福。」

「在中吶,你的頭髮好香。」

「在中吶,你的皮膚好白。」

「在中吶‥‥。」

正要繼續講下去時,鄭允浩被轉過身的在中捏著雙頰,「閉嘴。」

「在中吶。」

「不是叫你閉嘴了嗎?」

「在中吶,你喜歡我的吧?」捏著臉頰的力道變輕了,允浩看著氣焰正旺的在中突然低下頭,沈默了幾秒鐘後,說了聲討厭。

「什麼?」

「討厭討厭討厭,全世界最討厭你!」

「什麼討厭啊?」允浩也伸出手,捏住了在中的臉頰,笑嘻嘻的說:「是喜歡吧?」

在中倔強的瞪著允浩,雖然是瞪著,略薄的嘴唇卻癟了起來,比起生氣,不如說是撒嬌,兩人誰也不說話,就這樣捏著對方的臉,互相望著。

終於,在中好像受不了了,放下手,嘆了一口氣,咕噥著說:「都知道了,還問什麼?」

「我不知道啊。」允浩也放下手,看著眼前那人白淨的臉上被自己捏出兩個紅印,淡淡的,很可愛。

「鄭允浩,你很討厭。」

「討厭就是喜歡嗎?」允浩心情輕快的問道:「所以討厭討厭討厭,全世界最討厭,其實就是喜歡喜歡喜歡,全世界最喜歡嗎?」

「啊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在中捂著臉,蹲在地上大叫。

「所以到底是怎麼樣?我想知道啊!」允浩也學著在中,蹲在地上,一雙不算大的眼睛睜的圓滾滾地,發出Kira Kira光線。

「鄭允浩,吃你的飯!」

「不要,不說清楚不吃飯。」

「不吃就不吃,不吃拉倒。」

在中說完,起身就往門外走,允浩愣愣地站在原地,啊,真的出去了呀?怎麼就是不肯說喜歡呢?但轉頭看到桌上煮到黏稠的粥,只要一想到那人是在多麼繁忙的工作中幫自己熬煮出來的食物,就突然覺得很幸福。

幸福到無法用言語說明的程度了。

 

 

所有的人都發現了,金導下午的心情似乎不錯,雖然他還是在罵人,但他是以嘴角上揚的方式罵著,雖然他還是愛丟東西,但是以十分之一的力道丟出,當導演筒沒有精準砸到男配角,反而在中途以拋物線的方式跌落地面時,原本以為導演會大發雷霆的眾人們,卻看見金大導演聳了聳肩膀,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喔,媽啊,他又笑了,地球真的要毀滅了。

知道詳情的經紀人蹲在牆邊,一手捧著剛剛買的炸醬麵,一手在自己的CY上面打著:「我今天終於看清楚什麼叫做兄弟,什麼叫做愛情(悲)。」

「那邊那個。」

突然之間,一陣冷風從他的面前竄過,這裡不是室內嗎?這冷颼颼的感覺是什麼?正這麼想的同時,又聽到了金大導演讓人印象深刻的響指聲,那邊那個‥‥是指自己嗎?

「導演,又怎麼了?」

「你是白癡嗎?蹲在片場吃炸醬麵,我們這篇拍的是愛情戲,愛情戲你懂不懂?空氣裡沒有花香就算了,飄個炸醬味道算什麼?」

金在中,再怎樣我都是個比你快大上十歲的哥啊!你怎麼這麼沒有倫理觀念,把哥的尊嚴往地上踩?

「看什麼?不准在片場吃東西!」

但,我聽說你昨天在片場吃了巧克力,為什麼你可以我不可以?

「還看?」金在中捲起的衣袖,經紀人有種自己即將要被打死的感覺,士可辱不可殺,抱著這樣的想法,他馬上捧著炸醬麵,飛快地逃離現場,而身後還不停傳來耳語,像是金導真是可愛啊,為了炸醬麵大發雷霆之類匪夷所思的話語。

喂,這群人是被大魔王吸收為惡魔黨羽了嗎?怎麼一個一個心思都往導演身上偏?還有,鄭允浩這小子也不正常了嗎?放著那麼多乖巧可愛的美女和美男不要,竟然要自虐到喜歡上金導,簡直瘋了,瘋了。

金在中,你這惡魔!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