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甜 膩 sweet sweet sweet

------------------------------------------------------------------------------------------------------------------------

理想的戀愛生活?那絕對是,甜到發膩(笑)。

 

                                                                                                                                <鄭允浩>

------------------------------------------------------------------------------------------------------------------------

 

生活以愉快的方式在進行著,雖然在中的脾氣還是那麼壞,但已經徹底摸清楚對方個性的鄭允浩倒是很享受,譬如他可以聽著金導亂無章法的指責而笑出聲,又譬如他可以完全不顧金導的怒意而偷偷拋出一記飛吻。

反了反了,每天在中都會為了這些事情發脾氣,一邊抱怨一邊擠進屬於兩人的休息室,他似乎已經習慣允浩無賴似的掛在自己身上,也習慣了在沒人的角落擁抱或是接吻。

「你家經紀人是怎麼回事?」

「聽說胃發炎,住進醫院了。」

「就叫他別吃那些亂七八糟的食物。」

看著正在發牢騷的導演,允浩忍不住笑了出聲,卻馬上對上對方狐疑的眼神,「幹嘛笑?」

「在中呀,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窩在休息室沙發上的允浩拍了拍自己的腳,示意在中過來坐,「他的胃病不是食物引起,是壓力,壓力呀!」

「壓力?」

「可憐啊,神經比電線桿還粗趙哥竟然因為壓力而住院。」

「他姓趙喔?」

「在中,你不反省一下嗎?」

「我有什麼好反省的‥‥,等等,你的意思該不會是你家經紀人的壓力來自於我?」坐在允浩膝蓋上的在中狠狠地踩了身下那該死的人一腳,「聽你亂講。」

「可能我們的戀愛讓趙哥很害怕。」

「他那麼脆弱喔,男男戀在國外很普通啊!」

「是嗎?」允浩突然坐正身體,膝蓋上的在中對於莫名的晃動感到很不滿,咬了允浩脖子一口,然後聽到對方裝可愛的聲音傳來:「在中你之前有過嗎?」

「我?我沒有,我討厭男人。」

「蛤?」

「我們家出產太多隻了啦,所以我很排斥和男人談戀愛,而且我超級慘,莫名地受男人歡迎,不管在學校還是酒吧,男人來搭訕的比率整個高於女人。」在中委屈的捲起衣袖,說:「允浩你看,你看我這強健的肌肉,充滿了男人味,你們這群傢伙有病嗎?喜歡我做什麼?」

「金導,你的腦子到底是建立在哪個星球?我可不可以把它召喚回地表?」允浩伸出手指,點過在中的眼睛、鼻子、臉頰、嘴巴,說:「你看看這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漂亮的臉頰,漂亮的嘴巴,到底哪裡散發男人味啊?」

「鄭允浩!」像是被激怒的貓一樣,在中往允浩身上就是一陣亂打,雖然長相秀氣,健身出來的拳頭可不是普通的硬,在允浩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被解體的時候,卻又聽到在中充滿撒嬌意味地小聲說了一句:「真的漂亮嗎?」

看,就是這麼可愛!

脾氣壞,愛發怒,但就是這麼可愛,可愛到讓他無法跟別人說明,也不想跟別人說明。

這就是他獨一無二的金在中,全世界最寶貝的在中。

 

 

晚上,他們去喝酒。

鄭允浩瞭解到他們今天在休息室的閒聊不假,當在中一馬當先的走進酒吧時,一半以上的男性目光頓時集中了過來,拜託,這又不是gay bar,那些貪婪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平常因為藝人身份的關係,總會引起眾人討論的自己完全黯淡無光,拉了拉帽沿,搭住在中的肩膀。

「你幹嘛那麼用力的摟著我?」對於突然黏到自己身上的允浩,在中試圖甩開。

「不能摟著嗎?」

允浩鼓起嘴,在中笑了,捏了捏戀人的臉頰,雖然是十分帥氣的長相,但意外適合可愛的表情呢,這樣想想之後,就任著他摟著自己走進包廂。

「允浩吶…。」

「什麼?」

「你很愛吃醋呢!」

看著在中笑得一臉狡詐,允浩嘆了一口氣,是啊,沒道理,沒道理的那麼喜歡,沒道理的那麼在意,但是在中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他們牽手,他們擁抱,他們親吻,他常常說愛,而那人偶爾說一句喜歡,那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身邊的在中已經點起菸,服務生送來了冰水和酒單,在中是熱愛夜生活的人,點了單子上沒有的調酒,允浩隨口要了啤酒,卻被在中制止了:「你胃不好,不要喝酒。」

「來了酒吧不喝酒?難道要我喝果汁嗎?」

「啊,這樣很好,小姐‥‥就給他一杯柳橙汁,還有,冰水換成溫的。」

「喂‥‥。」

挫敗地望著服務生離去的背影,允浩委屈的說:「我想喝酒。」

「鄭允浩,聽哥的話。」拿出自己年長了十天的權力,在中拍著允浩的肩膀說:「不要像個吃不到糖小孩子。」

在紫羅蘭色迷幻燈光的籠罩下,在中的臉呈獻出更加嫵媚的色澤,有種難以形容的魅態,允浩瞇起眼睛,嗯,也許喝喝柳橙汁也不是壞事,當然,如果能把身邊的人灌的酩酊大醉,那就更好也不過了。

抱持著這樣陰險的想法,允浩捧著去冰的柳橙汁,咬著吸管,表情天真可愛的乖乖喝著,然後看著在中的酒杯一次一次被清空,從低酒精的調酒到高濃度的烈酒,唉呀呀,金導的壓力也太重,怎麼喝成這樣,真是可憐,允浩揚著嘴角,伸出手指點了點戀人的臉頰,紅通通的,真可愛。

「唉呦,我們在中怎麼這麼可愛?」

「咦?」

「在中啊,你雖然年紀比我大一點,但看起來卻很小的樣子,你是不是在逆生長啊?」

「是‥‥是嗎?」

「以後別說什麼哥不哥的了,知不知道?」

知道對方已經完全的醉了,允浩試圖對在中進行洗腦,在看到在中順從的點了頭之後,允浩滿意的親了對方一口,「在中真乖。」

「在中乖嗎?」

「乖。」

「在中可愛嗎?」

「可愛。」

「在中聰明嗎?」

「聰明。」

像是退化成幼兒一樣,在中乖巧的對著允浩微笑,拋出一個一個孩子氣的問題,允浩把這樣的在中抱在懷裡,說:「在中問了三個問題,現在換我問。」

「在中喜歡我嗎?」

「喜歡。」

「在中不是討厭男生嗎?」

「嗯,討厭。」

「那在中還是喜歡我?」

「不,不喜歡了。」

聽到了這樣的答案,允浩明顯的愣了一下,這傢夥不是喝醉了嗎?怎麼言語攻擊還是這麼犀利?嘴硬到了被灌入幾瓶烈酒都軟不了的地步?

但,接著卻看到在中轉過頭,漂亮的臉湊了過來,軟軟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來,一邊親吻一邊笑笑地說:「我不喜歡允浩,我愛允浩。」

「吶,允浩‥‥,我愛你。」

鄭允浩覺得自己就快要哭了,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子,隨隨便便說一句話就攻陷了他的人生,讓他想把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給他,親愛的在中,想要給你所有的愛,想要給你所有的幸福,想要給你所有的所有,只希望你以後不再孤單,不再寂寞。

 

 

將熟睡的在中從車子中抱了出來,走進電梯裡時,在中的手機響了,對於這通在凌晨兩點響起的電話,允浩本能性的皺起眉頭,被吵醒的在中也不耐煩地拿起了手機,睡眼惺忪地看著手機螢幕,原本充滿怒意的表情也在看到螢幕之後突然舒展了開來。

一旁的鄭允浩看見螢幕 — 上頭顯示的名稱是,我們秀秀(心)。

「小傻瓜,你從德國回來了嗎?」

「笨笨的,德國當然冷囉,你有沒有多穿幾件衣服?」

「是,桃子你生病的話,我會擔心啊,撒什麼嬌呀?」

「嗯,當然想你,非常非常想你,我來韓國就是為了要見你。」

「對了,如果跟有天吵架的話,就來找哥啊,這裡永遠都有留個房間給你,吶,你說我們能不能再一起生活呢?」

喂,也太無視抱著你的男朋友了吧,允浩越聽兩人的對話越生氣,什麼小傻瓜啊,叫的那麼親密做什麼?那個秀秀都有朴有天了,衣服穿的暖不暖關你什麼事呀?

在中講到了最後更誇張,像是飛到韓國就是為了要見她,像是這棟公寓中還為她留了一個房間,像是他還妄想以後跟她一起生活,允浩聽到這裡已經忍無可忍了,咬著牙,低吼了一聲:「金在中。」

「咦?」躺在允浩懷抱當中,還處在酒醉狀態的在中仰起頭,不滿地抱怨:「叫那麼大聲做什麼?沒聽見我在跟我們家桃子講電話嗎?」

「還我們家桃子咧,她不是朴家的嗎?」

「才不是,是我們金家的。」

「切,那你是我們鄭家的。」

「我為什麼要當你們鄭家的?你來我們金家好了。」癟著嘴,在中再度拿起手機,「秀秀,我們金家多了一隻熊。」

「我?我不要,我不要當花花,我不是花花,你是桃子,但我不是花花,不准這樣叫我!」

望著因為酒醉而更加不可理喻的戀人,允浩直接抽走他手中的手機,按下關機鍵。

「鄭允浩!你幹嘛?」

「可惡,金在中,我才要問你在幹嘛咧?你有沒有腦子?」

「還我手機!」

「在我面前和舊情人聊的那麼開心,你當我是死人嗎?」

「舊‥‥舊情人?」

彷彿想要解釋什麼,但在中才剛張開嘴,就被鄭允浩狠狠地吻住,像是要把胸口的空氣全都奪取一樣的那種親吻,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抱進屋子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丟到房裡那張King Size的大床上。

「等等,允浩,你聽我講,秀秀他是‥‥。」雖然頭又昏又痛,但在中知道接下來等著自己的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講?有什麼好講的?」

「就那個‥‥。」

「哥,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吧,與其口頭解釋,不如用身體證明你們沒瓜葛了。」

「什麼?什麼意思?」

「就這個意思。」

「別不讓我說話啊‥‥!」

運用體重的優勢,允浩壓住在中的肩膀,只用一隻右手就抓住了戀人企圖反抗的雙手,原本舔吻著嘴唇表面的舌頭在在中氣喘吁吁的抗議中順利的侵入口腔內部,在中的嘴溫暖而潮濕,充滿了香甜的味道,光是這樣親吻著,允浩就感到欲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身體中壯大了起來,直衝自己的下半身。

被壓制住的在中其實已經不太醉了,本來就是跑慣夜店的人,現在發生的事情更讓他反射性地清醒,只是‥‥該死,鄭允浩這傢伙的接吻技巧真不是一般的好啊,不知道是酒精還是情慾作祟,他自豪的拳頭一記也打不出去,全身軟綿綿的,在中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動也動不了。

「允‥‥你‥‥你聽我說‥‥。」

「不聽。」

一個想要說話,一個堅決不聽,兩人的爭執穿插在親吻和呻吟聲當中,當允浩的手指插入在中的身體時,一直被堵住嘴巴的在中終於爆發了。

「馬的,痛死了!喂‥‥鄭允浩,我要說話你他馬的幹嘛一直不讓我說?」

「金在中,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想說什麼啊?我可不想聽你那些鬼打牆的解釋!」

「可惡‥‥可惡死了,我要跟你說,隔壁房間一定有潤滑劑。」

「呃‥‥!?」

「你這白痴,發什麽呆啊?還不快去拿?」

允浩為難的看著在中,直到對方別過頭,害羞的說:「好啦!我保證我不會逃。」

 

 

拿著一罐全新的潤滑劑,鄭允浩很想誇贊一下金在中他哥,這傢夥是潤滑劑中盤商嗎?整個抽屜壯觀的數量讓他差點拿出手機拍照。

存貨這麼充足,莫非是來自上天的訊息 — 很好,鄭允浩,盡情縱慾吧,上天允許你了(?)

走回房間時,在中真的沒有消失,也沒有像是猜想中的躲在棉被裏頭,他坐在床上,還有些迷濛的眼睛努力睜得大大的,看著這樣的在中,允浩覺得他可愛的不得了。

被褪去一半的黑色襯衫還挂在身上,大片的肌膚暴露在微冷的空氣中,纖細的鎖骨顯得非常性感,好美麗,太美麗了,這人總能讓他一次又一次的驚艶不已。

在中的美麗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實,但是現在的景色却只有他一個人能看的見,純淨却又妖魅的在中,只有身爲他第一個男人的自己看的到。

自己是他第一個男人,想到這裏,他突然感到了無比的愛憐,也厭惡起自己剛剛的粗暴,坐到在中的面前,允浩輕輕地說:「在中吶…,我會很溫柔的。」

「切。」沒有回答,只是發出了不滿的音節,在中斜瞪了允浩一眼,却沒意識到這樣的舉動也許帶著很濃的挑逗意味。

「在中啊‥‥。」用著贊嘆的語氣喊出戀人的名字,允浩抓住了對方線條優美的下顎,然後一用力,抬起他的臉,慢慢地親吻著、舔舐著、吸允著,在中兩片嘴唇又軟又嫩,口腔充滿了酒的甜味,在允浩耐心的觸碰中,細細的喘氣聲從在中那張因爲接吻而發出潮濕光澤的嘴傳了出來,過多的唾液超出了他可以容載的程度,從微啓的嘴角滑下,帶著情色的感覺。

允浩離開了在中的嘴,在中的神智已經有點恍惚了,艶紅色的嘴被吻得有些腫脹,嘴角還殘留著兩人的唾液痕迹,就這樣呆呆地望著允浩,一雙因爲情欲而泛紅的眼好像還帶著泪水,允浩覺得自己全身的氣血一下子炸了開來,推倒了在中,低下頭含住他的乳首。

「啊‥‥!」身下的人顫抖了起來,原本在接吻時就有些漲大的性器頓時勃起,允浩的嘴更努力的舔著,手往下握住了在中灼熱的性器,開始上下套弄著。

「啊‥‥啊啊‥‥!」在中清透的聲音在這時候變得沙啞,前端也滲出濕粘的體液,允浩抬起頭,看見在中皺著眉,妖艶的臉露出欲泣的表情。

「舒服嗎?」

「嗯。」

「接下來可能有點痛。」

雖然想讓在中更享受一點,但趁著現在感覺良好時,不如先把準備工作做好吧,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允浩把冰涼的潤滑劑擠到手指上,輕輕抹在在中的身後,擠壓著他那狹窄的入口,對方輕呼著好冷,原本勃起的性器反應著主人著意志,逐漸萎縮了下來。

「等下就熱了。」將更多的潤滑劑擠出,配合著在入口處已經有些溫熱的潤滑劑,中指跟著滑了進去。

「啊‥‥啊啊。」絕對不是歡愉的聲音從在中口裏傳了出來,「很痛…。」

幾乎要哭出來一樣,在中扭動著身體,看到這樣的在中,允浩很想告訴自己應該再溫柔一點,但是沒有辦法,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現在就進入在中的身體,讓對方又濕又熱的通道包圍自己,然後盡情撞動。

「忍一下。」允浩還是把手指插在肉壁裏,感覺在中肌肉很緊綳,他伸出舌頭,慢慢地舔著在中粉紅色的性器。

在中抓住了允浩的頭髮,可愛的呻吟聲「啊啊」地傳了出來,允浩含住又一次漲大的性器,感覺原本夾住手指的肌肉變得柔軟,他上下動著頭,在中一面喘息一面語無倫次地說著「好舒服」,允浩又伸進了一隻指頭,發現對方幷沒有掙扎,于是他抬起頭,左手掐住了在中的前端,右手開始抽動。

「啊!你怎麼可以‥‥?」像是從天堂被硬扯了下來,在中尖叫,「痛‥‥。」

「等下就不痛了。」

「你就只會一直說等一下,可惡‥‥好痛‥‥我不做了!」

「真的,一下就好了。」嘴裏溫柔的安慰,可是右手還是進行殘忍的動作,在中在快要射出時被堵住,身後狹窄的洞口却被無良的玩弄著,又爽又痛,他很難形容現在到底是怎樣的感覺,眼泪不能控制的一直滑下來。

「在中吶,你乖‥‥。」移動身體,允浩再一次吻住了在中的乳首,右手充滿節奏的來回撞動著在中的入口,微微彎曲的手指括搔他凹凸的肉壁,終于,在摳到某一點的時候,在中又一次「啊啊」的叫了出聲。

「痛嗎?」

「不,不會。」

「那就是爽囉?」

「鄭允浩!」就算是性愛中迷濛的狀態,金導比誰都要火爆的脾氣讓他反射性的就要往對方身上一踢。

「唉,你別這樣。」

濕答答的右手終於離開在中的身體,抓住在中抬起的腿,在中的腿修長而且筆直,他把這隻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托住在中的臀部,狠狠地把自己高昂的分身挺進去。

「不要、不要、快停下來!」

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允浩低下頭深吻在中,把他那可愛的呻吟和哭聲通通堵了起來,然後猛烈的撞擊在中敏感的那一點。

左右搖晃著在中纖細的腰,在中的哭聲漸漸成了濃重的喘息,性器的前端流出因為興奮而分泌的透明液體,在中摟著允浩的頸子,忘情的扭動著。

「啊啊啊,好棒‥‥。」

允浩咬著在中的耳垂,聲音滿是情慾,「我就說,會熱吧。」

「而且,很爽吧?」

「啊啊,啊啊,鄭允浩你‥‥。」

不讓戀人還有鬧彆扭的機會,允浩使勁的往在中內部衝撞,兩人的身體交合處發出了潮濕的拍打聲,在中摟著允浩的雙手越來越用力,指甲陷入了他的背,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啊啊、嗯啊‥‥啊啊‥‥好舒服。」

「對‥‥那裏、那裏‥‥‥」

弓起身體的在中迎合著允浩的插抽,淫蕩的呻吟,最後在允浩用力一頂下射精了,因爲高潮而收縮的肉壁和洞口夾緊了允浩的分身,同一時間,允浩也在在中灼熱的通道中釋放了欲望。

 

 

隔天早晨,允浩抱著懷中睡的迷迷糊糊的人,心情愉悅的親吻他的臉頰、他的頭髮、他的嘴巴,而有嚴重低血壓的在中,幾乎沒有意識的任憑無良的戀人胡亂玩弄。

「在中,我幫你洗過澡囉。」

「喔。」

「在中吶,你要吃什麼?」

「不吃。」

「不吃怎麼可以?我熱牛奶給你喝?」

「好。」

隨口答應之後,在中往後一倒,再度進入夢鄉,允浩看著太過可愛的戀人,不禁哼起了歌,人生真是太幸福美滿了,在中的嘴巴很軟,在中的皮膚很嫩,在中的那裡很‥‥等等,一大早不要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事情,趁著思緒還沒有太過淫盪的方向前進,鄭大天王連忙把腦部活動導回正直狀態。

把牛奶倒進玻璃杯,正考慮要不要加點砂糖時,公寓的門被推了開來,一個身形纖瘦的黑髮男子走了進屋,看到在廚房的允浩,似乎嚇了一跳。

「那個,金在中住在這裡吧?」

「嗯,你是?」

「我是他朋友,我叫朴有天,你是?」

啊,靈魂伴侶兼搶愛專家,朴有天啊,看他那麼斯文秀氣的樣子,想不到是這種狠角色,允浩一面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一面堆起官方的笑容,「我是他的室友,鄭允浩。」

「室友?」朴有天大笑出聲,「金在中這種壞個性的人竟然可以找到室友?怎麼有人要跟他一起住啊?」

「不會,在中很好,我跟他住是委屈他了。」雖然在中脾氣差是全世界都認同的事實,但聽到戀人被毀謗時,鄭允浩的情緒還是受到了相當幅度的波動。

有天愣了一下,瞇起眼睛,長長的睫毛輕輕地拍啊拍,用著明顯地打量目光望向允浩,表情略帶好奇,又有些玩味。

「允吶,我要甜甜的牛奶。」不知道家裡來了客人,隨便披著襯衫就走出房門的在中看到站在門邊的有天後,明顯的呆住了。

金某人的大腦停格了三秒鐘之後,憤怒的情緒似乎立刻湧了上來,一手握著拳,另一手指著有天大叫:「姓朴的,你還有臉過來?」

「在中哥啊在中哥,在指著我鼻子開罵之前,你是不是要先遮蓋一下身上的痕跡?」朴有天看著只扣了一棵鈕釦的金在中,壞笑的說:「還是哥你整個被西化,一點也不在意這種事情了?」

「痕,痕跡?」在中低下頭,看著身上的吻痕,臉色一下子刷白了,轉頭瞪著鄭允浩。

不理會在中眼裡的怒火,允浩走近正在氣頭上的戀人,小力的把他推進房間,嘴裡還不忘小聲地唸著「先把衣服和褲子穿好」,言詞裡頭似乎對於在中的身體被他人看到有某種程度上的不滿。

聽到朴有天從身後傳來的大笑聲,金在中突然很想死,不用回頭,光用膝蓋都可以想像出死黨那張充滿嘲弄和譏諷的嘴臉。

「金在中,你也有這一天?」直到進了房間,在中還是可以聽到有天樂不可支的嘲笑聲,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丟臉丟到家了,竟然被朴有天看見,等一下,朴有天都來了,那秀秀呢?

正想衝出去問時,卻看到允浩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檔在門口,把牛仔褲和上衣通通塞到自己手上,「穿好才能出去,我去幫你熱牛奶。」

奇怪的是,面對允浩這種近乎跋扈的行爲,原本該生氣的自己竟然感覺不到任何負面情緒,反而,該怎麽說呢,反而有一股溫暖而安心的感覺。

啊,是甜蜜嗎?

啊,這份甜蜜,是來自於喜歡著眼前的這個人嗎?

光是這樣想著,平日不特別擁有存在感的心臟就突然緊縮了起來,被不知名的情緒漲的好滿,滿到幾乎感到酸楚了,因爲喜歡一個人而感到又甜又酸,這種心情到底從什麼時候又再度開始的呢?

一面感到困惑,一面却又不能控制的開心,太久沒有開啓的心房又一次轉動了起來,竟然爲了個像是維尼熊的可愛男人,又一次不知不覺的轉動了起來,想到這裏,低著頭的在中默默地笑了。

 

 

允浩走出了房門後,看見外頭有天坐在沙發操作手機,不知道是準備打電話,還是正在傳簡訊,發現允浩的身影後,擠眉弄眼的笑著,好像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樣,「表情別這麼可怕嘛,允浩哥。」

揚了揚嘴角,允浩說了聲「我們似乎還沒那樣熟識」,不著痕迹的拒絕了對方的試圖接近。

「在中哥的男朋友,不就是我哥?」

「咦?」

「以我和俊秀的關係,叫你一聲哥也是正常的。」

「俊秀?」

俊秀不是男生的名字嗎?

「是啊,我們家秀秀是金家老么。」

喀!鄭允浩聽到自己腦神經斷裂的聲音。

嫉妒了不知道多少個日夜,一直以爲秀秀是在中舊情人的自己是個白痴嗎?

鄭允浩啊鄭允浩,你怎麽會搞不清楚狀况到了這種地步,對方是在中的弟弟啊,自己吃了秀秀那麼久的醋,搞到快要內傷咳血的程度,到底是為什麼啊?

啊!快瘋了,原來他不只長得像維尼熊,可能連腦袋都開始同步化了!

正在內心怒駡自己的同時,一旁響起了搖滾曲風的手機音樂,而那名從進門之後一直帶著輕佻笑容的朴有天在講這通電話時,不自覺換上了最柔和的表情,那是一種戀愛中的表情,柔軟地,甜膩地,難以形容,却幸福非常。

允浩不禁想,自己是不是也和眼前的男人一樣呢?

望著在中,想著在中,或是和在中說話的時候,是不是也流露出如此明顯的神情呢?明顯到宛如在向全世界號召似的 — 這人是我的,我的戀人,我的世界,我的神樣。

「秀啊,你在哪裡?買到哈密瓜了嗎?」

「我跟你說,除了哈密瓜之外,你順便去買紅豆飯吧。」

「當然是給你哥啊,恭喜他踏入新世界。」

「什麼新世界?你自己來看就知道了啊,快點過來喔!」

 

 

在俊秀還未抵達,在中又在梳洗的時間當中,客廳裡的兩人不太熱絡地閒聊著,可能因爲見面方式有些尷尬的關係,雖然一直試圖尋找話題,但總有點不對勁的感覺,所以當浴室門打開時,不論是允浩還是有天都同時鬆了一口氣。

穿著輕便服裝的在中走出來,而差不多在同一時間,虛掩著的鐵門也同時被打開,允浩看到一名短髮少年,一手提著哈密瓜,一手抱著餐盒(他猜想那裏面裝的是紅豆飯),右脚朝著快要再度掩上的大門蠻橫地一踢,大門立刻發出匡啷響聲,但少年不太在意,不‥‥應該說少年完全沒有在意,隨便地把手中的物品往地上一丟,一路 嚷嚷著奔向在中,聲音啞啞地,有種撒嬌的味道,「哥!哥!哥!哥!哥!哥!哥我好想你。」

「還想咧,三年都不來看我。」

「哥不也沒來找我。」抱著在中的少年不滿了,撅起嘴抗議著,「我本來以爲你打算一輩子都不來首爾了呢!」

「我要工作啊,工作!」

「那我也要上課呀!」

「學生會沒有寒假沒有暑假嗎?你根本是進了監牢不是學校吧?」

「唉呦,在中哥‥‥。」兩人小小的爭論很快分出勝負,金家老么明顯輸了這局,允浩在一旁暗暗地想著,以在中每天把駡人融入生活和工作的勤奮練習度來看,世界上能吵贏他的根本沒幾人。

「在中哥,你變强了,講話可以講到重點了。」在一旁的朴有天笑眯眯地插了話,「以前那個講話不知所謂的在中哥呢?」

「是啊,哥,你好厲害喔!」

現在不是崇拜他的時候吧?允浩搖搖頭,這對兄弟怎麽感覺都成長于外星球,是說,金俊秀啊‥‥你不能說你哥講話一針見血,而是他爲了今天的相逢,不知道練習了多少次,關于對你三年不回家的怨念,還有對斯文敗類朴有天的恨意,接下來他大概可以洋洋灑灑毫無重點的駡個六小時。

金俊秀,你現在稱贊他,就等于火上加油,把原本的六小時無限延伸到了N光年之外的時間點。

「哈哈哈,我當然厲害囉,你都不知道我是怎麽對你充滿怨念,又怎麽對朴有天充滿恨意,我今天可以好好跟你們算一下!」在中揚起了嘴角,給了兩人一記有够不由衷的微笑,而鄭允浩正爲了自己完全猜對戀人的心意而得意。

「哥,不要這樣嘛。」俊秀撲上前去,又是一頓熊抱,「哥你染了頭髮好可愛喔,好可愛,看起來比我還小耶!」

「真的嗎?」有點開心的語氣,從剛剛還是滿嘴殺氣的某人口中傳出,看來撒嬌這個招數對于金導非常有效。

「白金色的頭髮,就像是洋娃娃一樣。」有天似乎覺得機不可失,也跟著誇贊了起來。

「喔呵呵,也沒有啦!」

看著樂陶陶的在中,允浩有一種完全明白這傢夥個性的感覺,唉唉唉,該怎麼說呢,真是意外好哄的一個男人。

「對了,哥,他是‥‥?」停下了無止境的贊美,在中的弟弟轉頭,眼神落在鄭允浩身上,好奇的問。

「就‥‥。」在中楞了一下,雙頰立刻紅了起來,俊秀還不明就裏的看著自家二哥時,身邊的朴有天已經笑出聲了。

「什麼呀?有天,你笑什麼?」俊秀還是不太瞭解現場的狀况,呆呆地詢問著。

允浩看著站在幾步之外的戀人,那人會怎麽回答呢?他會說出自己想要的答案,還是推托呢?以朋友、或是工作夥伴的名義推托呢?

這樣想著的時候,在中也望了過來,兩人的眼光交會在一起,于是在中微笑了,「是我喜歡的人。」

「咦?」俊秀很明顯地被這個答案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著允浩,又轉頭問在中:「喜歡?是像我喜歡有天那種喜歡嗎?」

在中點點頭之後,俊秀又繼續追問:「他喜歡你嗎?」

在中笑了出聲,稍稍地提高音量,朝著允浩問道:「喂,這個問題你怎麽回答?」

「喜歡。」毫不思索的說了出口,但是面對俊秀還有點懷疑的表情,允浩不得不再加了一句:「如果要形容的話,大概就像有天喜歡你的那種喜歡吧!」

「這樣呀,那你要好好對待我哥呦。」這句話完全是俊秀腦袋中的最佳解答,所以他很明顯地鬆了一口氣,露出了可愛的微笑,允浩心想,非常直綫條的一個孩子呀,果真很有老么的特質,充滿了該被人寵愛的感覺,帶著小小的自我感,却不讓人討厭,反而有種天真單純的魅力。

「哥,太好了。」俊秀抱住在中,一遍又一遍的說:「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俊秀口中的太好了,到底是指什麽呢?

允浩正默默思索的同時,看著在中傳遞來的溫暖目光,他想,大概就是指這個吧,對於總用冰冷城牆拒絕他人好意的在中,俊秀一定擔心哥哥無法正常的與人相處,在自己胡亂的闖進在中的世界之後,身爲弟弟的俊秀可能一邊感到驚訝,却又一邊感到開心

接著俊秀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離開了在中的懷抱,拉住了一旁有天的手,說:「太好了,有人會像你對我那麽好的對待在中哥呢。」

允浩看到有天溺寵的摸了摸俊秀的頭,也陪著俊秀說著「太好了」之類的話語,兩人的對話感覺沒什麽意義,孩子一般的重複著,但有天的眼睛却笑彎了,眼角的皮膚因此有了小小的皺折,一開始有點裝模作樣的形象頓時消失了,突然之間就像隨處可見的大男孩。

允浩不知道該怎麽形容心底的感覺,原本印象不太好的男人,對待戀人宛若珍寶的模樣,就好像箭矢一樣直直擊中了自己的心臟,變得順眼了起來。

愛到底是種怎樣的東西呢?看不到也摸不到,卻又擁有這樣改變一個人的能力。沒有愛情,不會死掉,可以呼吸可以進食也可以大笑,但,擁有了愛情之後,却好像能體會所謂的活著。

實在是太奇妙了,因爲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心跳、而開心、而想要大叫,望著這樣的有天和俊秀,他再把目光放到在中身上,在中好像感覺到了,也回望著允浩,于是,他們都微笑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