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8c6ad9f2d3572c60dfab418a13632763d0c3cf  

日本區的執行總監要來,似乎比韓國朴總監的排場還要大。

鄭執行親自上陣,劉助理突然抱病在家,金助理這回火了,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他來做傳達與指派,全公司人就看著他牛哄哄的差遣甲乙丙丁準備迎接儀式。

 

「爺在公司終於有點存在感了!」某人叉著腰無限得瑟。

「在中你怎麼還在這兒待著?鄭執行叫你過去呢。」林曉雨跳出來拍他。

一提到鄭執行,某人的臉就紅一陣白一陣的,前兩天那事兒的熱氣兒還沒過去呢,好歹也是金某人的第一次,在廚房,用優酪乳,跨坐式,兩腿兒夾,現在某人身上一些敏感角落還有好幾處痕跡呢‥‥

「我、我在安排事兒呢!」

「哎呀你就別不知輕重了!劉助又不在,陪鄭執行談公事的就是你了!我剛剛看了,鄭執行臉色比平時還嚴肅,這個日本總監過來是要在咱們這兒的商城裡做活動,你想啊,萬一日本人的活動壓過了咱們的勢頭,那傳到總部不就麻煩了?他們這次肯定是來找鄭執行麻煩的!」

金在中立刻入戲了,拳頭敲著掌心道:

「看來,鄭BT是遇到麻煩了!」

「而且據可靠消息,對方也是個頂級大帥哥。」林曉雨也一臉深沉。

「是嗎?」金在中狡黠一笑,本色盡顯。

「是的。」林小雨的笑與金某人的遙相呼應,「但是和鄭執行一樣也是個實力派。」

「加上韓國區朴執行‥‥這簡直就是個三王爭霸嘛!」

「哎哎,你的王來了,我去幫你佈置排場了啊!」林曉雨閃人,金在中的後背有點僵,好不容易整理了情緒,回頭給鄭王一個無比寒磣的笑容。

 

今天的虐待狂比以往更顯幹練,頭髮稍向後背,看起來十分像頂級混血男模,他目光輕輕落到他身上,金在中渾身像被螞蟻爬過一樣。

他,還是那麼的光彩照人。

「金助理,你昨天請假說身體有恙,現在好了?」金在中非常肯定他眼中張狂的寫著“菊花疼嗎”四個大字。

金在中氣的直磨牙,惡狠狠的回道:

「好了!鄭執行這兩天身體可好啊?」背上那三道血粼粼的爪印留疤了吧!

他居然淡定而認真地回道:

「我很好,尤其是——」那雙黑眸傳來的電光擊中金在中的神經中樞,似乎聽到了“劈裡啪啦”的聲響,「體力比以前更好了。」

金在中的臉又開始發燒,埋頭裝鴕鳥。

「劉助也病了,看來沒有人能做會議紀要了,你會日語嗎?」虐待狂變回冷面。

「不會‥‥」

「真的不會?」

「我又沒必要跟你謙虛!」

「前天晚上你斷斷續續、高高低低的迴圈了一個多小時的那句不算?」

「不不不不算!不算!不算!不——算——!」金在中抱頭甩淚。

鄭允浩抬起下巴看他,冷然道:

「日語的你好說說看。」

「空尼其哇!歐類瓦金在中呆死!」

「謝謝?」

「阿裡嘎多!」

「再見。」

「撒有那拉!」

「你很棒。」

「素鍋億!」

鄭某人腹黑一笑:

「我喜歡你說這句。」

金在中放【空】狀態。

 

而後鄭允浩又教了他幾句應急,比如:是,好的,我同意,合作愉快,辛苦了。

突然有人跑來跟鄭允浩彙報,日本區大BOSS的車已經到門口了。鄭允浩一點頭,金在中跟著大家的目光看過去。

巴望了一會兒,他偷偷碰了下允浩的手臂,允浩頭微傾。

他踮起腳湊他耳邊:

「你介意我這麼跟你咬耳朵嗎?」

「‥‥‥」

「好吧我是想問你‥‥」在鄭允浩耳邊輕聲道,「為什麼不去門口接,在人群最後邊幹什麼啊?」

鄭允浩聲音壓得極低,冷得像個冰窖:

「他和朴執行都是董事會安排來壓我的。」

「壓‥‥」金在中努力不讓自己想歪,後來大概想明白了,虐待狂在業內同行裡鋒芒過露,而且大有功過震主的嫌疑,估計是大大大老闆想調教他,一個韓國的不夠還來個日本的。

想到此,金在中的思緒脫韁了,眼睛發直代表發現獵物。

正前方個子偏矮的人群中有一個鶴立雞群的美男子!

頭髮是很時尚的斜邊偏分,顯得下巴更尖瘦,一雙丹鳳眼閃著睿智的光。他向他們這邊走來,用日語和獻花的美女職員說著謝謝,看到允浩後笑著招了招手,而看到站在他身旁的金在中後,看到金在中後‥‥看到他後‥‥

為什麼會兩眼冒光啊?

在耽美圈混了這麼久的經驗來看,金在中太知道這個日本人看自己的眼光屬於相當感興趣的狼性之光!

而且令金在中驚奇的是,這個美男居然無法被攻受之分。

絕對的稀有品種啊!

暗自握拳決心探個究竟!

 

「鄭大人鄭大人。」

某人積極的與冷面上司溝通。

鄭BT的側臉真的很帥很完美,但他身為一個盡職盡責的腐男,怎麼可能放下日本大BOSS的八卦不管呢!

鄭允浩這回沒理他,上前和日本執行握手用日語寒暄。

金在中沒轍,撇嘴望向日本區執行。

這時,日本大帥哥居然也看向他,還是用那閃閃的目光對他說了句日語:

「你是鄭執行的助理嗎?」(日語)

「歐、歐蕾瓦金在中呆死!」金在中連忙90度鞠躬。

「(日語)我叫小栗旬,鄭執行,他是你的人嗎?」

小栗旬詢問的看向鄭某人。

金某人也滿臉期待的問號看向他:鄭大人,他蝦米意思?

鄭允浩的眸烏黑深邃,嘴角一勾,不置可否。

突然身後來了個人,把話接過來了:

「旬啊,我和你一樣是很想跟鄭老弟要這個小助理,要不然咱們一起說服他放人怎麼樣?」

朴忠載登場,用的是很標準的日語,帥得掉渣。

小栗旬就這樣和朴忠載寒暄起來,一時無法再顧及其他。

鄭允浩在前邊帶路,金在中盡職盡責的在他身後當尾巴,但是他那身在曹營心在漢的狀態在鄭某人眼裡一覽無遺‥‥

 

 

 

金在中滿面憂鬱的坐在車上,此刻正托著腮看窗邊。

耳邊是三個帥哥嘰裡呱啦的日韓語串燒。

小栗旬會日韓語,朴忠載會中韓語,鄭BT是中日韓,所以一直緊著他倆會的說,三個人溝通沒一點問題,只有金在中這助理當了個十足的擺設。

現在車內的陣容是這樣的——

鄭BT派的加長車裡,鄭允浩坐正座左側,金在中陪在右側,朴忠載在他對面,而他身旁的小栗旬則與鄭允浩面對面坐著。

金在中腦內總結了一下小栗旬的整體感覺:外形有種神秘而低調的華麗,不張揚的是個性,張揚的是收不住的氣場,和某人有點像,但是比某人平易近人多了。= - =

比如當他偷偷向小栗旬發射的弱受之光,立刻被小栗旬接收到並且給予了相當積極地回應:

「(日語)我可不可以打斷一下談話問問在中君,你有心上人嗎?」

金在中立刻將期待的目光投向身邊的“翻譯”先生,鄭某人語氣平靜的告訴他:

「他問你喜不喜歡日本料理。」

金在中趕緊問他:

「喜歡怎麼說?」

「你說是就可以。」

金在中立刻轉向小栗旬道:

「(日語)hai!」

耶?為什麼小栗旬是一臉失望的樣子?

朴忠載靜靜的看著鄭允浩,又看看雲裡霧裡的金在中,笑而不語。

小栗旬何止失望,簡直是深受打擊。他表情傷心的跟朴忠載說了句什麼,朴忠載就笑著安慰他了幾句什麼。

金在中看著心焦,連忙問對面坐著的朴忠載:

「他跟你說什麼?」

朴忠載笑著對他說:

「他說他很喜歡你,從看到你第一眼就想帶你去他那裡深造,想把你培養成精英。」又看著鄭執行笑道,「不過你的頂頭上司貌似很捨不得你,你很幸運嘛!被我們三個同時看中,當然這個還是要看鄭老弟願不願意放人了。」

「等一下‥‥你這番話信息量太多我有點承受不來‥‥我需要消化一下‥‥」

金在中捏眉心苦思狀。

「好。」朴忠載笑道,有些探究的目光看向對角坐著的人,「鄭老弟,你臉色不太好,沒事吧?」

金在中趕緊瞄眼身旁的冰山,鄭允浩對朴執行回道:

「我沒事,」又看向某人,「如果金助理更想去韓國或者日本深造的話,我不會強迫他留下。」

「哈?」金在中瞪大眼睛看著鄭允浩,一時愣住。

朴忠載用日語對小栗旬說了起來,小栗旬立刻伸手拉住了還在神遊中的某人的手,某人受驚一般看向小栗旬含情默默的雙眼,那真的是一雙很有吸力的眼睛,就算聽不懂他的話語,也能讀懂那雙真摯的雙眼:

「(日語)#¥%‥‥&*@?@#¥%‥‥#¥%#¥#@&*(*(¥#%#¥@‥‥!」

金在中情何以堪的看向朴忠載,朴翻譯立刻盡職盡責的開口道:

「他說他願意出三倍的價格請你去那邊工作,而且會給你很有發展空間的平臺,最重要的是,他真心希望和你相處融洽。」轉臉意味深長的看著鄭某人,「他還說如果鄭老弟肯放人,他會在今後的事業上支持鄭老弟,這可是個相當大的誘惑啊,鄭老弟?」

鄭允浩沒做聲,好像在思量什麼。

金在中看著他,覺得他肯定是受了誘惑,他又不是萬能的劉特助,只是個保姆的人現在能發揮這麼大的作用心裡肯定爽歪歪了吧?

 

就在自己瞇著眼一臉鄙夷的看著鄭某人的時候,某人偏頭看向他——突然撞上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眸,金在中立刻變低眉順目狀,接著是某人的聲音:

「你想去嗎?」

這聲音,溫潤無比。好像他在徵求他的意見。

金在中看著那兩瓣性感的唇,那唇曾經含住自己的耳垂,那唇,分明在耳鬢廝磨間問他舒服嗎,還要嗎。

分明,是同一個人說過的話。

鄭允浩的腹黑冰山形象有點模糊,金在中整個人都有些動盪。

為什麼看著虐待狂時,時間就會停下來?世界就會變安靜?

「在中,鄭執行都說尊重你的選擇了,你自己是怎麼想的?」朴忠載的聲音把他的魂兒生生扯了回來。

「我看我還是不去了。」金在中小鳥依人的坐在鄭允浩身邊,身子還有點傾斜向那座冰山。

鄭允浩眼中有頃刻的波動,又頃刻消失,側頭不動聲色的看著他,金在中一時間心跳加速。

058ef51f4134970a4c1fa0b095cad1c8a6865d9a   

這時汽車到了小栗旬下榻的酒店,聽到在中的決定,日本BOSS很失落。

金在中真心過意不去,不過還是很乖的站在了自家BOSS的身邊,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在鄭某人身邊會有種心安的歸屬感,金在中覺得自己一定是哪個硬體出了問題‥‥

小栗旬用日語對虐待狂說了句,虐待狂想了想,臉上仍舊無起無伏的回了他一句。

日本執行一臉的震精!

韓國執行一臉的錯愕!

這又是什麼情況??為何小栗旬的臉色慘白?

為何朴大哥看著他欲言又止?

難道對話和他有關?!

虐待狂到底對他們說了什麼???

 

小栗旬在道別時還緊握著拳,眼中有些許不甘,金在中快被逼瘋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湊到某人耳邊: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啊??」

「他說覺得我們的關係不一般,想知道我們除了工作還是什麼關係。」

( ⊙ o ⊙ )——!!

金在中石化,急忙問:

「你你你你怎麼回答的?!」

「我說——」他那雙明明在微笑卻陰冷無比的眼神看向他,「是那種我一個月要吞下你半斤口水的關係。」

⊙﹏⊙ !!!‥‥‥‥

一個月吞下你半斤口水的關係‥‥吞下你半斤口水的關係‥‥半斤口水的關係‥‥口水‥‥的關係‥‥

金在中恍然大悟,這貨一直都知道咖啡裡有特殊配料!

他“咕嚕”一聲喉結上下滾動,被鄭允浩抓包的恐懼感讓他感覺生命都在流逝‥‥

 

金在中撒丫子往日本BOSS那邊豪奔,一邊奔一邊咆哮:

「小栗旬桑!秋豆麻逮(日語)!~!~!~!」

小栗旬聽見聲音回頭,金在中跑過去,滿臉恐懼的在他面前張牙舞爪:

「I go ! I go! Me and you go to 那個‥‥Japan!Go to Japan together ! 」

小栗旬聽完高興地抱住了金在中,這時鄭允浩追過來,一把將人從懷裡扯拽開,沉著臉對小栗旬說了句日語。

小栗旬拉住在中的手,口氣很堅決,金某人的左右手都被緊緊抓住。

小栗旬想把在中拉到自己身邊,鄭允浩則死死拉著他不肯鬆手。

金在中悲催的發現,雖然是兩人在較勁,但殘廢的卻是自己。

金在中日語長進了,小栗旬肯定在說:放開在中桑!是他自己選擇要跟我去日本!

而鄭允浩,鄭允浩沒說話‥‥

他只是死死地抓著他的手。

金在中看看他那緊抿的唇,眼中凝著一團火。

金某人的心都要化了。

難道‥‥難道自己‥‥

難道自己真的‥‥

真的是受虐體質嗎?!⊙﹏⊙b。。

 

再次傾向鄭允浩的某人心中默默希望日本BOSS會放開自己,然後他可以重重的跌入某人的懷裡。

正在這時,小栗旬突然用力拉了一下在中。

痛啊啊啊啊!

金在中瞬間海豚音慘叫。

鄭允浩眼中閃過一絲不認,生生鬆開了手。

結果金在中直接撞到小栗旬懷裡,與對方撞個滿懷並雙雙跌倒在地‥‥

鄭允浩見此情景眉心重重一緊,剛要上前把金在中拽起來,卻突然僵在那裡,垂在兩側的手握的越來越緊。

金在中正在被強吻中‥‥

1a184ba98226cffc39c4af33b9014a90f703ea26  

雖然同樣是高超的吻技。

與某人的吻卻截然不同,味道不同,力道不同,感覺不同‥‥

可是,他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推開小栗旬‥‥

為什麼?

小栗旬哎各位!是小栗旬的吻哎!

不親白不親是不是啊?!

近距離看帥爆了!

絕對帥爆了!

 

小栗旬閉眼專心接吻的樣子,與鄭BT不同,鄭BT會用那雙深邃的眸看著你陶醉的樣子,然後壞壞的看你一點點淪陷‥‥

哦my鄭BT‥‥

糟了,鄭BT還看著呢!!??

金在中“謔”的推開小栗旬,手忙腳亂的爬起來找人。

可是,哪裡還有他的身影?

金在中傻了,他可不可以指天狂喊一句「波若波羅密」?‥‥

 

確定鄭允浩消失後,金在中垂下了腦袋。

他離開了小栗旬。

鄭允浩也離開了他。

天黑了,又下雨,真悲劇。

 

 

 

大半夜,金在中死在自家客廳的吊床上,沈昌珉坐在他旁邊的地板上寫稿子,屋子裡只有沈昌珉手邊的暖光燈在堅挺的照明,整個屋子都只有昌珉寫字發出的“沙沙”聲。

「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表演屍體的?喂喂。」沈昌珉用筆捅捅身後紋絲不動的人,問了句,「你把鄭BT惹毛了?」

屍體把埋在下邊的臉扭過來:

「珉桑。」

「嗨?(日語)」

「你怎麼可以一下子就猜到了啊?(ㄒoㄒ)」提到鄭某人就感到烏雲蓋頂,金在中再次將臉埋在吊床裡。

「難不成他把你辭了?」昌珉小心翼翼。

「我比較怕他把我閹了‥‥」

沈昌珉靜止了三秒鐘。

「啥!——?!你什麼?他什麼?他把你什麼?」沈某人奈不住性子的猛搖吊床。

金某人知道自己想躲也躲不了了,抬起那張白嫩的臉,一股強大的聖母受氣質四散開來:

「我被他‥‥他把我‥‥但是這不怪他,都怪我長得太驚豔‥‥」

看出金在中自憐情緒過重,昌珉無力打擾,又接著問道——

「你跟他上床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說得好像我多情願似的。」

「你被他OOXX了?」

金在中嬌滴滴的點頭。

「high了幾次?」

「我昏過去之前是三次‥‥還是四次‥‥」

「他是不是特別特別大、特別特別猛、特別特別快、還特別特別壞?」

「‥‥你問題太多了!」

「好那就一個問題,」昌珉伸出一根手指,神秘兮兮的問,「你是不是特別特別爽?」

「你、你、你這個衣冠禽獸!」金在中扭身掩面,骨子裡散發著一股子矯情味。

「那問個正經的‥‥」沈昌珉端出一臉神棍表情,一點也不正經的道,「他內玩意兒‥‥你用著感覺厚實嗎?」

金在中索性兩腿兒一蹬,抽搐兩下臉一歪,沒了聲響。

昌珉不甘休的湊到他臉旁:

「這麼說你們是確定關係了?」

「沒——有——!」再這麼喊下去一定會缺氧致死的。

突然沈昌珉沉默了,金在中也默了。

他們到跑題了。

 

昌珉正正經經的重新發問:

「你剛不是說你惹了鄭BT嗎?」

好不容易回到正題,金在中來了精氣神,只見他眼裡嘴裡全是戲,聲情並茂、事無巨細的把事件給沈昌珉講了一遍。

昌珉聽的連連點頭:

「所以他原本是想把你從日本帥哥那裡拉回來的?」

「可日本人一使勁他就把我鬆開了!」

「‥‥你是不是叫喚了?」

「呃。」金在中被昌珉盯得有點毛。

昌珉詭異的笑了,用指頭點著他:

「你喊“雅蠛蝶”了吧!?」

「錯!我喊的是“丫噠”!!」金在中生氣的反駁。

「果然‥‥」

「果然什麼?」 (⊙_⊙)

昌珉此刻的眼神讓金在中想起了自己的老娘,那裡寫滿了“恨鐵不成鋼”。

「金總受,你腦子裡那根名叫2的神經進化的也太發達了吧??你懂不懂什麼叫做小愛纏綿,大愛放手啊?」一掌將吊床上的人推翻。

“撲通”一聲,金總受結結實實的給了木地板一個吻。

 

 

 

金在中發了條求助微博內容如下——

@金在中:誤親了某人的職場大敵,我該腫麼辦‥‥

①道歉②不用道歉~

 

@回覆1:金大,我選③,以身相許

回覆2@回覆1:以身相許╮(╯▽╰)╭

回覆3:右邊!->_->

回覆4:我排!

回覆4、5、6、7、8、9‥‥

 

@金在中:你們到底有沒有看選項啊!?‥‥

 

 

對於鄭某人為啥在與小栗旬爭搶時鬆了手——

【那是怕弄疼你的表現啊!】

沈昌珉這句話讓金在中產生了無盡的罪惡感,想著鄭BT黯然傷神、漸行漸遠的背影金某人居然失眠了一夜,第二天端著一臉的萎靡默默到公司上班。

光是想想今天要怎麼面對虐待狂就緊張的掉渣。

腹黑總攻到底怎麼想的?

那個日本人是鐵定拜倒下爺鋥亮的皮鞋下了,可這個一直以折磨他為樂的男人到底是想做什麼?

這時金在中周圍同事一個個敲響警鐘,開始兢兢業業的忙碌起來,金在中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人從電梯那邊過來了‥‥

這個人的氣場如此強大,強到就算沒看到他,甚至他人還沒到就已經有強烈的臨近感了‥‥

 

果然不一會兒鄭允浩帶著7、8號部門經理及經理助理走進金在中所在的辦公區,那風風火火的勁頭帥的讓人不覺收緊菊花,虐待狂的身影就在那幾個員工小妹想看又不敢看的糾結中一晃而過,金在中定睛一看,虐待狂臉色不算好不算壞,還是一副平日裡不鹹不淡的表情,但周身氣場實在太大,存在感太強,讓人無法忽視。

 

「金助理,你幹嘛躲在桌子底下啊?」一個同事一臉詫異的問道。

「啊,沒什麼,我撿東西啊哈哈,哈‥‥」金在中連忙站起來,磨磨唧唧的蹭到會議室門口。

「金助,你在這兒蘑菇什麼呢?」病好了的劉助突然從他身後出現,金在中魂都快嚇沒了,身子直往下出溜,劉助怪怪的看他,「你這是‥‥」

「腿軟‥‥」金在中心神不定的盯著他手裡的咖啡——拿鐵,給虐待狂的。

劉助看他臉色慘白,關心的問:

「你怎麼了這是?」

「沒、沒有!我就是想起鄭執行的杯子貌似是‥‥縮口的。」金在中太崇拜自己這種扯東扯西的天賦了。

「哦這個是鄭執行親口叫我給換的杯子。」

有問題的是咖啡,換杯子幹嘛?-_-!

某人還是把人想的很邪惡,聽了劉助的一番話之後,卻徹底內傷了。

「鄭執行是這麼說的——“杯底不可以是收口的,金助理會把它碰撒傷到自己”‥‥金助,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鄭執行關心的人哎‥‥是不是他把你上回贏了的大彩電據為己有覺得對不起你啊?否則也太反常了!」

「嗷‥‥虐待狂‥‥」/(ㄒoㄒ)/~~ 金腐男被虐到了。

他一臉瓊瑤劇裡女主在知道真相後的狗血表情,忍淚忍到下唇直顫,劉助理徹底確定他身體不適了,趕緊讓他到旁邊休息去,鄭執行他來伺候就好,說著就端著咖啡推門進去了。

 

金在中再次一人當門神,感覺自己就跟小說裡後知後覺的小受一樣可惡,深呼吸調整了好幾次,伸手推門——耶?門怎麼自己開了‥‥迎面撞上的是誰?金在中稍一抬頭,望進了對方深如海的瞳眸。

是鄭允浩!

金在中挺出一個軍姿,僵硬道:

「鄭執行早!」

「早。」

鄭允浩應了聲就邁步前行。

金某人有點無措,突然想起了某個小說裡狗血情節,小攻誤會小受,從此不聽任何解釋徹底冰封受君!

讓虐待狂冰封的後果?金在中心涼了一半。

二話不說撒丫子就往前追,鄭某人走路速度向來很快,金在中倒騰著急切的小碎步,宛如悲情女主上身,說著倒背如流的狗血台詞:

「昨天晚上真的是場誤會,事情並不像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啊!!」

鄭允浩駐足看他:

「說。」

「(⊙o⊙)哦‥‥」

淚奔‥‥再好的八點檔狗血劇,遇到冰山也只有提前殺青的命。

 

金在中一時說不上個所以然來,鄭某人的眼神依舊冷峻異常,金某人被他盯得魂飛魄散,終於,總攻大慈大悲的說話了:

「昨天的事情,你做得很好。」

「嚇?」

又是一個反轉!?

某人還沒反應過來,總攻傾身探去,在他耳邊道:

「我現在要去扳倒韓國的執行總監,我們晚一點再談‥‥」

最後一句話鄭允浩幾乎是用吹的,金在中被他噓的差點兒尿急。

但當鄭某人的下巴有意無意劃過他的臉龐時,那一瞬間的顫慄感不言而喻‥‥金在中整個半邊臉都麻了。

感受到金在中直愣愣看著自己的目光,鄭某人眼中揚起一抹快意,嘴角隱笑,轉身離去。

 

 

【我們晚一點再談‥‥】

金在中在原地冥思苦想了兩分鐘無果,打電話給沈昌珉,沈君那邊明顯在趕稿子,嘴上風風火火的:

「鄭BT居然沒跟你落井下石?你自己怎麼想的?」

「我就是想不通才給你打的電話啊魂淡!」金在中躲到多功能廳抱著手機直發飆。

「好你等我寫完這句對白——」

金在中表面安靜內心澎湃的等了5秒鐘,對方專心致志的聲音回來了:

「親愛的你剛剛說什麼?」

金在中就猜到這工作狂根本沒聽進去,翻個白眼又講一遍:

「虐待狂沒有虐我,還特意停下腳步要聽我解釋,然後跟我說他忙完了想跟我談一談‥‥」

「他看上你了。」

「什、什麼?」

「我不信你沒聽到!」

「好吧我那是吃驚的語氣,可是他沒理由喜歡我啊。」

「沒理由幹嘛把暈倒的你帶到自己家?沒理由幹嘛跟你玩雙人全壘打?沒理由能喝你一個月的口水咖啡都不知聲?」

「你說的這些理由都不是很直接啊‥‥」

「好吧我錯了‥‥金呆萌,你的確是有不止一點點的美色,而你的美色能讓男人都對你有想法,您看這個理由夠直接嗎?」

「嗯果然很有說服力。」

金在中表揚了沈君天一般的理由分析,然後露出一臉腐笑:

「那你說,身為一個合格而優秀的腐男,我是不是應該以身試法一下?探究腹黑攻這一屬性的身體以及心理的構造,感受感受這種禁忌中的羅曼蒂——」一轉身,活力四射的人突然石化,因亢奮而高舉的手倒不忘關掉手機通話狀態,兩手收到腹前,一個一板一眼的90度鞠躬拌著洪亮的聲音:

「小栗旬sama,空尼奇瓦——!」

小栗旬一看到金在中就變的眼睛亮亮的,他十分高興的往前邁一步:

「在中桑,又見面了!」

「是啊哈哈哈‥‥呃——」金在中徹底震精了。

因為他‥‥他說的是中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耽美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