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發現鄭大boss在自己電腦裡看到了那個名叫GV的檔並把它打開流覽時,金在中的心裡仿佛有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

造成這樣的結果,還要從金呆萌陪同鄭執行參加的那場慈善會說起——

 

慈善會是凱越日本區也就是小栗旬一手置辦的,慈善會募集的資金會捐贈到慈善小學,而針對的捐助人群必然是那些有錢沒地花的富豪們。

來這樣上檔次的奢華party前,金在中懷著一顆腐男的心期待看到許多有錢有勢的養眼貨。

但現實——果然還是骨感的。

金在中悲痛萬分的發現,在一群能力出眾、長相磕磣的矮矬胖中,唯有一隻名叫鄭允浩的妖孽能讓周遭變得蓬蓽生輝‥‥

不少白富美架不住自己那份矜持,紛紛簇擁在他身邊綻放著自己的魅力,帶著濃烈的非分之想。

這個圍攻的場面雖然不至於說是水泄不通,但鄭允浩身邊始終都有至少三兩個佳人相伴,絲毫沒有空閒理睬自己的貼身助理金在中。

1e418f01a18b87d67d6c9992070828381e30fdea  
   

 

「鄭執行鄭執行!我終於搞明白這個慈善晚會的捐助方法了!」

鄭允浩笑容莞爾,但不是對金在中,是對挽著自己的美人。

金在中雙手高舉,指著紙上的中文捐助說明提高聲音:

「這上邊說“在這個慈善會上的捐助者通過出價可向在場的意中人邀舞,其他捐助者可參與競價,最終被邀舞的人會跟出價最高的捐助者共舞”‥‥鄭執行鄭執行!你有沒有在聽我說啊?」

鄭允浩與一個矮矬胖會晤,兩人開始談笑風生,完全忽略了金某人的存在。

「就知道賺錢,資本家!‥‥爺不上趕著伺候你了。」金在中衝鄭某身後皺了皺鼻子就走掉了。

於是某人決定化憤怒為吃貨,從餐桌一頭吃到尾!HIA~HIA~HIA~

金在中站在了有一半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山珍海味前,再一次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坨屎。

先來點刺身三文魚!再來點泰式雞肉咖喱!哦呵呵居然還有台灣酥蝦沙拉!

116c546034a85edfbf727cae49540923dc54751a  

 

就在金在中滿意的打了個嗝之後,那個讓他消化不良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了:

「在幹什麼?」

金在中扭頭瞪大眼睛看鄭允浩時嘴裡還叼著隻油悶大蝦‥‥“吸溜~”一聲,金在中把露在外邊的蝦尾包在油亮亮的小嘴兒裡。

看著鄭BOSS衣冠楚楚的站在他面前,金在中忘記了咀嚼。

⊙ω⊙‥‥

僅僅看了他一眼,就感覺有一波波悸動直入心底‥‥

前者不動聲色的看著他,眸色變得狐疑,金在中“咕嚕”一聲艱難的咽下所有包在嘴裡的食物,連忙捧起桌上的一瓶酒杯灌下打算轉移注意力。

回頭看鄭某人一臉詫異,指著自己手上的酒杯:

「你‥‥不是不能喝酒嗎?」

「香檳沒關係的!」金在中把手放在嘴邊神秘兮兮的笑道。

鄭允浩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點著頭,又想起要吩咐的事,對金呆萌說道:

「一會兒我會出價邀請東國集團的千金共舞,你幫我攔下來。」

「什麼攔下來?」

鄭允浩剛要離開的腳步就那麼停住了,回頭看著金呆萌那雙迷茫的大眼睛,確定他是真的沒理解才又道:

「東國的李董想讓我做他的女婿,懂了?」

金在中喉嚨發乾:

「可、可以說的再明確一點嗎?」

鄭允浩沉默著,氣壓開始降低,道:

「我對他女兒沒興趣,但因為有合作關係又不得不給他點面子,待會兒我出價時你就出比我還高的價搶過來,」鄭允浩輕薄的唇伴著一陣寒氣,「明白了?」

金在中立刻點頭如切蔥:

「明白明白!再不明白我就是你大爺,」收到鄭允浩鋒利的目光後立刻撥浪鼓式搖頭,「不不不你就是我大爺!」

鄭允浩的頭探過來,不急不緩的冷酷聲音響起:

「我對做你大爺這件事也沒興趣。」

金在中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體質和別人不同,面對這張帥的有點嚇人的臉竟然只有流口水的反應‥‥

此男要真是彎的一定會更有前途的‥‥(只有你這麼想吧- -)回家得補補“鈣片”看看真正的“彎”仔了。想到此立刻燃起小宇宙,金呆萌豎拳狀——從硬碟特意拷了部多場景帶情節的經典收藏版,回去和腐友們研究下!

 

抬眼發現鄭執行已經向那個東國集團的炮灰千金走去,“炮灰”一臉被求婚的驚喜小女人狀,某人抬了抬手,主持人的聲音響起——

「啊這麼快就有人發現了想要共舞的目標!原來是來自凱悅集團的王牌執行總監鄭先生,他已經走到了東國集團董事千金李小姐的面前,那麼鄭先生準備出多少請這位美麗的女士跳舞呢?」

鄭允浩薄唇輕啟:

「我出200萬,請李小姐共舞。」

「鄭先生出200萬請東國千金跳舞!一開始就叫出了200萬的高價!不過還是要問一下在場的各位,有沒有人出價競爭的呢?200萬一次——」

炮灰千金一臉期待共舞的新娘表情,鄭允浩看向了金在中,頓時怔住。

那是金在中?

那身西裝包住他的胸圍臀腿,那樣引人注目,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一股卓然風采。

「400萬。」他在他面前抬起了手並向他和李小姐走了過來。

主持人再次激動了:

「400萬!有人出400萬請東國千金一起共舞了!是這位長相神似一位白手起家的企業主的男士,他向鄭先生他們那邊走了過去!」

在主持人一番“情侶配對”節目的說辭下,鄭允浩、金在中、千金小姐三個人成了眾人輕聲議論的話題。

金在中對略有些意外的鄭允浩莞爾一笑,帥氣逼人,就連一直傾心於鄭允浩的千金小姐都多看了他幾眼,在場的富婆們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欣賞著這個面相和氣質絲毫不差鄭允浩的男人。

 

鄭允浩恢復一派無波無折的表情對他道:

「我很意外。」

「還有更讓你意外的。」金在中再次抬手,學著小說裡強攻的把式揚聲道,「無論誰再出價,我都會再加一百萬,請這位——鄭先生跳舞。」

“噗通!”——話筒掉在地上的聲音。主持人變成了石像。

鄭允浩手裡捏一杯香檳在徐徐的燈光下盯著他看,好像要看透他一樣,稍後又是輕輕一笑,將酒杯放到服務生端著的酒盤中,眾目睽睽下向前一步,在金某人面前伸出一隻手——

「請。」

彬彬有禮,姿態誘人。

這時,因為麥克的掉落而讓音響發出了尖銳的聲音,眾人捂耳紛紛抱怨,金在中也被這刺耳的聲音吵得皺眉縮脖。

兩隻手伸過來捂住他的耳朵,金在中狐疑的抬眼看去,≥^≤好刺眼!但好像是因為這裡的燈光很浪漫,鄭某人的表情顯得那麼溫暖和煦‥‥

錯覺!又是錯覺!

最近錯覺好多!!

但是‥‥他為他阻隔了嘈雜的外界聲音,並且只讓他的視線裡充滿他的樣子真的。

男神一樣。

金在中兩眼放狼光,無比過癮的摟住了鄭允浩的腰,後者一僵,對他道:

「別摟我腰,我沒跳過女士的位置,你來跳。」

「我也不會跳女士的啊!」

「那你會跳男士的?」

「也不會!」

「沒關係,我會跳男士的,我帶著你跳。」

「哦謝謝‥‥嗯?⊙﹏⊙‥‥」

 

「等一下!」

誰那麼討厭?!

金在中凶神惡煞般回頭虎視那人,立刻變純情少男的驚訝表情,旬哥哥!ㅍoㅍ!

小栗旬穿著白色的西服就好像真正的白馬王子一樣快步走過來,都在為凱越賣命所以他很清楚鄭允浩請東國千金又輕易被助理搶的戲碼是怎麼回事。在中君不可以和這個男人跳舞!絕對不可以!

小栗旬往這邊走了多久,金在中的純情少男表情就保持了多久。

身邊總是上演男男戲碼這是福。

這都要感謝鄭神。

但總是讓他脫離不了當另一男主的角色這是災。

這要怪鄭禍害。

但金在中現在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強受不想演了,想演會兒看戲的。於是他退居一格,讓小栗旬和虐待狂拼個你死我活,再揀那個活下來的。

強大的邏輯。

 

鄭允浩的眼神仍舊波瀾不驚,小栗旬的眼神也彰顯專橫:

「我再加兩百萬,請鄭執行的助理共舞。」

主持人沸騰了,眾人也跟著沸騰了。嘰裡呱啦各國語言大串燒,金在中這時只顧著看鄭允浩是不是要叫更高的價格,心裡那千萬個草泥馬又開始奔騰了。

高考也沒這麼緊張過,怎麼變成這樣了??

 

鄭允浩看到了他那一臉期待的表情和緊緊攥著在胸前的兩個小拳頭,再看向小栗旬,不急不緩的聲音再次響起:

「雙倍。」

「‥‥你!」小栗旬憤怒的看著鄭男神。

「而且不管你出多少,我都是雙倍。」

金在中跪了,原來要說雙倍才算總攻啊!又被比下去了。

說時遲那時快,鄭允浩摟過已經化作一灘春水的某人說道:

「我要跳舞了,你請自便。」然後拉起金在中的手,看著他的眼睛,金在中立刻接收到並且和他同時邁開了腳步,留下小栗旬黯然傷神的站在那裡。

 

「呵呵呵‥‥」金在中傻笑。

「這麼開心?」鄭允浩看著他的憨樣,嘴角不由自主也有了彎度。

「對啊,你不開心嗎?」

「我只有一個問題,」金在中被他摟著腰輕輕地帶著舞動,鄭允浩也一瞬不瞬的看著他,「——我叫你出價把女方搶走,你搶我幹什麼?」

∑ ⊙▽⊙ !!!

「不過,」他莞爾一笑仿佛萬物復蘇,「這次饒了你。」

「那‥‥我也有個問題。」

「嗯。」

「旬爺一會兒真的叫了天價咱們是不是就要流落街頭了?」

「他不會,我知道你在他心中的價格不至於讓他傾盡家當。」

那‥‥我在您的心中是無價的嗎?ㅍ_ㅍ

鄭允浩並沒收到他的目光,還好。

因為後邊那句是:

「況且你也實在不值這個價,讓我賠了不少‥‥你怎麼了?」

金在中停下腳步,低著頭不吭聲。

金在中又找到感覺了,化身言情劇主角抬起淚花閃爍的水眸看向某人:

「你不覺得你這樣太過分了嗎!」

鄭允浩如戲裡男主角一樣眼神一震,金某人看准對方剛要開口的刹那淚奔著離場。要是同行腐女一定看得出他後背寫著豆大的“來追我”三個字。

 

金在中跑出場——攔車——出事酒店名片——司機油門一踩。

金在中伸爪子忙喊停:

「秋鬥麻逮!——!」

司機一個急刹車,費解的看著一個長相白嫩的怪胎把臉貼在玻璃窗上往出來的門口猛瞧,司機也跟著看了會兒,門口沒人出來,難道是在看門童??

金在中半天才轉過身來,司機見他一臉的灰心問了句日語,他沒聽懂,就只生硬的說了幾句為數不多的日語:

「古瞞納塞衣‥‥」

車子再次開啟,金在中插著手臂生悶氣。

「居然沒追上來‥‥萬一我在日本走丟了怎麼辦?太不體恤下屬了!」

想了想覺得是不是自己那股子腐勁兒上來把鄭執行嚇著了?以為自己對他有感覺??

金在中無比矯情的捂臉:

「剛剛還說我不值錢呢我怎麼就跟他玩起變相告白了‥‥」不安的啃手指,「我得跟他解釋清楚才行‥‥他之後是飯局應該會回酒店一趟,我電腦裡有參加飯局那些首腦的資料,他肯定會來找我要的,嗯這樣我就不用去他房間找他只要安心等待就好了‥‥喲~西!在,酒,店,等,他!」打響指。

突然身子一僵,心虛的瞥了眼計程車司機,對方正以一種“倒楣!遇到個有病的外國人”的眼神偷瞄著自己。

呃‥‥

於是金在中安靜了一路,下車時不忘鞠90度躬道:

「啊遭XI!路上小心思密達~~~!」順利嫁禍給韓國人,吐下舌頭迅速的顛兒了。

 

 

 

後來金在中才知道,沒在關鍵時刻追出來的鄭總攻,其實是去酒店的房間裡堵他去了‥‥

神一般的判斷力。

「鄭執行,你‥‥」他發現某人正站在自己的房間裡,聽見聲音轉過頭來看著他,那眼神很是微妙‥‥

金在中搜刮著看過的所有男男文裡出現的形容詞,還是無法描述出來。於是目光一寸一寸移到鄭某人身後的自己的電腦上‥‥

注意力放到那上邊之後,那上邊發出的聲音也就越來越清楚了。

一個男人不斷地「啊‥‥啊‥‥嗯‥‥」另一個男人不斷地「哦耶‥‥哦哦嗯‥‥」

我的GV被他發現了!!!

`(*>﹏<*)′

原來,鄭允浩剛剛的表情是:錯愕、困惑、探究、快意的混合。

金在中喉嚨發乾,眼睛發澀,頭腦發暈,雙腿發抖,對鄭某人說道:

「鄭、鄭執行‥‥電腦裡有GV這件事我想我可以解釋下的‥‥它‥‥其實‥‥」

某人接下他的話:

「是你朋友的?」

「對對對!是我朋友的,我朋友是G呵呵呵‥‥」金在中呵呵呵乾笑著,聽到電腦裡小受時高時低的叫聲後奮不顧身的衝了過去!被鄭某人一攔,抓住他的手腕對他笑道:

「你朋友的片子夠全的。」

「還行吧,香港大陸台灣,日本泰國歐美‥‥我是說他,他都有點哈哈!‥‥」60多個G‥‥吧。

「你朋友是那個叫沈昌珉的吧?」他又問。

「是、是啊!」

「那就奇怪了,我是在一個名叫“金偉人最愛”的資料夾裡發現這些重口味的。」他笑得那麼邪惡,好像你在他面前生生被一件件扒光了一樣,「而且,還都是男人和男人搞的。」

「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鄭執行請您相信我,好不好‥‥?」金在中迫不得已發出了弱受之光,他的周身像撒了金粉一樣色彩斑斕,讓人‥‥忍俊不禁。

鄭允浩看了三秒,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金在中開始下腰,但腰後有魔爪緊緊摟著他,讓他動彈不得的還有那濃烈而基情四射的法式香吻‥‥

 

電腦裡小受在尖叫,小攻在低吼,終於,視頻停了。

 

鄭允浩放開金小羊了。

「你那麼想要解釋的機會的話,就把這個喝了。」鄭允浩紙質桌子上的酒,金在中被吻的暈頭轉向的看去,眼眶撐大——:

「你讓我喝威士忌!?」

「錯,是炮彈酒,」他的笑在靠近,「更烈的‥‥」

金在中奮力反抗推開了惡魔,怒指:

「你好卑鄙!明知道我喝醉酒會對你動手動腳!」

「沒關係,因為無論我是不是喝醉,我都想動你。」

「我‥‥提醒你啊,你這算是告白,我可以給你機會收回!」

鄭允浩失笑了:

「如果我不想收回呢?想不想從被圈養變成正式交往看看?」

金在中終於覺悟到,這神只是平時不愛演,要真演起來那絕對比誰都強啊!

 

看金某人一臉驚嚇過度的表情,鄭允浩又道:

「用不用給你時間考慮下?」

「不是這個問題鄭執行,我真的對男人不感興趣啊!」

「我對男人也不感興趣,可我對你有興趣。」

「你‥‥你罵人!」-____-

鄭允浩變得安靜,一雙黑眸盯著金某人看,偶爾深瞇做沉思狀。

可不可以不要眼睛盯著我思考問題啊‥‥真的好想逃好可怕啊!

 

可是,鄭允浩卻總是能夠滿足他那顆敏感的腐男之心,這不,被鄭允浩圈到牆邊,他在金在中眼前駐足。那眸子清冷而剛烈。

「雖然我也不太確定,但不試試怎麼會知道?」

他這麼說的口吻真的很像某個文裡的強攻。

腐男金在中管不住自己豪無下限的目光,而鄭允浩就這麼任憑某個“人體掃描器”視奸一般的在自己身上遊蕩,隨後嘴角一揚道:

「怎樣,還滿意嗎?」

金在中兩眼“噌噌”的燃起小火苗,咽了下口水推開允浩開始在屋裡焦躁的走來走去,嘴裡還振振有詞的給鄭BOSS普及耽美知識:

「@#¥%‥‥&*@#¥‥‥所以強攻自然應該配強受了,我不是強受,所以咱們倆走不到一起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敢這麼拒絕鄭鐵面的,恐怕就只有面前這位神了,鄭允浩看著他,陷入沉思。

說到那個圈子的話題金在中自然是導師,這種奇妙的勝利感讓他無比得瑟,本來想圈著鄭允浩的脖子說幾句“哥們兒”之間的勸告,但迫於某人氣場實在太龐大最終沒敢出手,搓搓手甩著小狗尾巴道:

「您看我哪裡講得不夠明白,我再給您講一遍?」

金在中面露“慈祥”二字,殷勤的看著總攻大人。

多好的苗子!

有千千萬萬個同僚的聲音:掰彎!掰彎!掰彎!‥‥

 

「我是強攻?」鄭神終於開口。

「對對。」

「我只能和——」

「強受配!」抱著手慈眉善目的某人。

「強受‥‥哼,」他哼笑一聲,「那你是什麼?」

「我是強攻。」 我這個人,就是愛說實話‥‥

「‥‥‥」鄭允浩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看著他,無語了很久後竟然勾起一個狡笑——一個金在中看到就想逃的腹黑表情,忘了!徹底忘記這個人的真身其實是個腹黑!!

「強攻會偷拍別人的裸照設成手機桌面?」

「這‥‥」

「強攻會帶一行李的蠟筆小新出來公幹?」

「還、還有史迪仔‥‥」≥ω≤

「強攻會怕強攻的質問到節節後退嗎?」

「這個‥‥」繼續後退ING‥‥

鄭執行總是輕易就能讓人無法與之語言周旋。

 

金在中被逼到無處可逃,鄭允浩索性將他攔腰扛起,走到床邊重重拋了出去,金某人化作空中一顆美麗的流星哀嚎著墜落到床上,回身震驚的發現某人已經脫掉上衣朝自己欺來!

金在中一掌拍在鄭某人臉上:

「別別別我們可以聊點兒別的啊鄭執行!哇——!您的臉好小哦,居然被我的手完全罩住了!好好厲害喲!」

鄭允浩的鷹眸在他的指縫間印著他慌張的樣子,沒成想,他努嘴親了下金某人的手掌心,金在中“啊嗷~~”一聲縮回疲軟的手,這招太狠了‥‥那溫度!那濕度!那吐息!

金在中被鄭某人的誘惑徹底嚇尿了。

 

「金助理,你東扯西扯了那麼多應該夠了吧,現在是不是該我扯一扯你了?」

他說著手上動著,不一會兒金在中就被脫了個精光,哭鬧亂叫被照單全收,抱胸亂踹也全是徒勞。

金在中凍得聲兒都小了:

「可是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沒有在聽‥‥」

「我在聽。」

鄭允浩解開皮帶,俯下身親了下魂被嚇沒的人徐徐善誘道,「你有帶套吧?」

「帶、帶那個幹什麼!?」

鄭允浩蹙眉:

「你出來公幹幾天都要帶好幾個G的GV,那種東西不帶不會很奇怪嗎。」

「我都說了我不是GAY了!!」金在中一愣,哎?這麼說的話,鄭執行有潔癖??沒有套和男人做不下去?

莫非就這麼活過來了!?≥▽≤~~~

誰知,鄭某人好像知道某人在想什麼似的,突然話鋒一轉:

「我是沒什麼,只是弄到裡邊的話你會很麻煩。」

⊙▽⊙ !! ‥‥

「鄭執行‥‥」

鄭允浩看他。

「您這玩意兒,可,可不可以不要衝著我‥‥」某人死閉著眼指指鄭允浩西服拉鍊處高高鼓起的神物‥‥

閉著眼的某人只感覺頭頂傳來一聲微乎其微的笑容,然後是某人下床的聲音。

下床??

 

不再隨便天真的金某人眼睛開一個縫,看裸著上身的男人在屋裡活動,赤腳走在地毯上的樣子太性感,以至於某人都沒有意識到那男人打開了自己的行李。

掏出四件蠟筆小新和三本漫畫書之後看到了個綠盒子,看到上面的日文,鄭允浩笑了。

他拿昌珉給我的抹茶幹啥??

金在中愣愣的看著鄭某人在自己面前算不上文雅的把盒子拆開,臉都綠了。

鄭允浩捏著4、5袋避孕套擺出了勝利的笑容:

「還是抹茶味的,挺有情趣的嘛‥‥那我就受累讓你品嚐品嚐好了。」

 

沈‥‥昌‥‥珉‥‥

 

在並不遙遠的那個國度,正寫劇本的沈小作在鍵盤上“劈裡啪啦”一陣敲字,突然打了一個噴嚏神經質的左右看了看,自言自語道:

「莫非是金崽子想我了??」搖搖頭又開始邊碼字邊唸出了聲,「“仗著有一副小嫩受的皮囊就無所不用其極的和腹黑攻抬杠,其結果終歸是要被吃的‥‥”嗯嗯,這句話很精闢啊哈哈哈!‥‥」

 

 

再回到這邊。

「呀滅跌!!」金在中繼續上演頑強抵抗卻無效的戲碼,「鄭執行!我突然想跟你討論一個有關生物學的知識!你知道嗎?海龜是用肛門呼吸的!」

鄭允浩一手提起金某人兩隻手腕,壓在半瘋的人的頭頂,另一手拿起套套用嘴撕開包裝。

金在中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的舉動,決不是因為驚恐,而是被鄭允浩此種的撩人動作帥傻了。

接著,鄭允浩把套套遞給他:

「幫我帶。」

「我?!‥‥」金在中看看手上的套套再看看鄭允浩的那個東東,套兄,任務艱巨,你要完璧而歸啊。

可是,現在我才是那個最應該被同情的人吧!!

可是給總攻大人帶套這個活兒其實也‥‥

某人的嘴角一下子裂到了耳根,但純潔還是裝的。於是——

「我‥‥我‥‥」金某人“我”了半天,終於雙眼閃爍著萌受之光,「我真的可以嗎?‥‥」

鄭允浩拉他的手靠近自己的下體:

「快點,我要等不及了‥‥」

「嗨!(日語)」金某人紅著臉懷著激動地心情伸出了手‥‥

‥‥‥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