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9631dbb6fd526602755f92ab18972bd50736b3  

金在中第二天在家休息到夕陽將下,給沈昌珉打了個電話沒皮沒臉的要求幫忙整理去日本的行李。

本來假裝信號不好說話就要掛電話的沈昌珉,聽到內邊廂說了句「爺再次被破處還了流血,旬爺害死我啦」,沈昌珉沉默片刻,本著救死扶傷獻愛心的心態說服自己去了。

「所以你是又被潛了?」

沈昌珉把一堆蠟筆小新的周邊日用品扔進某人行李箱內對他道。

金在中一邊疊著星際寶貝的卡通睡衣一邊扁嘴道:

「我被潛還沒油水撈,你身為朋友怎麼連句話都沒有。」

「恭賀恭喜!恭喜賀喜啊!」

「好吧當我說錯話‥‥朋友?你就是一人渣!」甩手怒指,「——比鄭BT強不到哪去!」

「說真的,你不會真對他有感覺了吧?直的和彎的中間夾著一種人,就是你們這些腐男,往哪跨一步都很自然,他挺有錢的吧?你們凱越集團不是連前台都是國際小姐級別的嗎?要不‥‥」沈昌珉的神棍表情湊近他耳朵,「哥哪天幫你去探探他的家底兒?」

金在中對他嘻嘻一笑,昌珉也舔著臉對他笑,金在中臉一黑怒喝:

「去幹活!」

「喳——!」沈昌珉識相,趕緊拿起列好的單子看道,「鄭BT讓準備的資料帶了嗎?」

「帶了帶了。」

「你的身份證、護照帶了嗎?」

「帶了帶了~」

「你們嘿咻時用的套套帶了嗎?」

「帶了帶了~」

-____-" 額!‥‥

金在中看沈昌珉忍笑忍到肩膀劇烈顫動著,毅然決然道:

「我、走、了!」

「來來來,我幫你拿行李!」

沈昌珉特別紳士的扛著他的小雙肩背下樓了,留下金在中一人面對眼前死沉死沉的大號行李箱。

 

「老子有時候真想當個女人,什麼時候能有男人給咱拎東西啊‥‥」金在中拎著行李一步一個台階的往下走,聽有人上來就道了句「借過謝謝」。

呃‥‥

鄭某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就這麼印入眼簾,他剛想問對方是不是偷聽他講話,對方就搶先一步:

「我幫你?」

「啊不用不用!」

「哦。」然後,這廝就這麼轉身下樓去了‥‥

金在中氣的每下一個台階就問候他十八輩祖宗一次,到樓下了碰到背著雙肩包輕輕鬆鬆的沈昌珉,金某人望天,真是遇人不淑啊‥‥

 

突然鄭允浩從車裡搬出一台薄屏大彩電,金在中立刻認出了那是公司慶功會上玩遊戲贏的禮品!!

鄭某人單手將電視扛在肩上,另一手扶在上面對他道:

「我來接你去機場,順便把上次的獎品拉過來了。」

金在中立馬為剛才還在問候人家祖宗的事情心生愧疚,果凍星星眼亮了起來:

「原來你是要幫我搬電視~」

鄭允浩扛著重物看著他的矯情樣,汗顏:

「你退下。」

「好嘞!」

 

鄭允浩一消失,沈昌珉就對他嘖嘖稱奇:

「深,太深了‥‥金呆萌,看看你被他感動的內一臉受相吧。我敢肯定這個人已經腹黑到了極致‥‥他帶你去日本這趟凶多吉少,莫怪兄弟我沒提醒過你,關鍵時刻記住!明哲第二性命第一,懂不?」

金在中沒接上話的原因是沈昌珉此番說辭配的表情無比真摯,身後有鄭允浩的腳步聲,沈昌珉又從身後變出一個禮物遞給在中:

「太肉麻的話我不會說,這是按你口味買的,就算是給你踐行啦。」

金在中低頭一看,驚喜道:

「抹茶?!」

昌珉點點頭。

金在中熱淚盈眶的望著好友:

「好哥們兒!!可是,你不打算陪我去機場了?」

看一眼金呆萌身後的鄭允浩,沈昌珉毫不猶豫的對摯友撒了個謊:

「我要回去寫稿子嘛!你們一路順風啊,」沈昌珉拍拍他的肩,看鄭某人時立馬變得畢恭畢敬,點頭哈腰狀,「那在中就拜託您了‥‥再見!」

「白白!(ㄒoㄒ)/~~」動情的揮爪。

鄭允浩道:

「你朋友倒是很聰明。」

「嗯我也這麼覺得!」

鄭允浩眼中含笑道:

「上車。」

 

金在中自覺的把行李放到後備箱,然後快速顛兒回來坐到副駕上去,鄭允浩眉頭微微一皺,看著對方一臉“你咋還不開車”的天真表情——

金在中不知道;劉助忘了告訴他——

鄭某人從不允許副駕駛上有人‥‥

「哦對不起等一下!‥‥」

金某人開門出去了,搞半天是回家拿東西,不一會兒就攥著個毛絨玩具重新坐到副駕上,看著鄭某人的那雙大眼睛仿佛在乖巧地說“現在可以走了”。

‥‥‥‥

於是不打算再與這粗神經耗時間,鄭允浩發動了車子。

 

945c293fb80e7bec3b8f6a672f2eb9389a506bb8  

路上,金呆萌這習慣於滿嘴放炮的話嘮有點坐不住了,身邊的冰山好冷!

一開始他還樂此不疲的換角度照自拍傳微博,到現在,這份矜持實在是掛不住了‥‥

看向單手駕車的帥哥:

「鄭執行‥‥」合個照讓我發條微博唄?

「我錢包裡有張卡,到機場給你。」冷面冰山沒搭理他,兀自說道。

「給我?幹嗎用?」

鄭允浩雲淡風輕的問答:

「日本開銷大,你拿著它隨意花吧。」

金在中眼眶子撐得老大,側身看著鄭允浩:

「等一下,您能再說一遍嗎?我剛剛沒做好準備。」

金在中現在懷疑這神不僅聽到他在樓梯裡的話,甚至連他對昌珉胡亂抱怨的那句「被潛還沒油水撈」都聽見了!

 

【我敢肯定這個人已經腹黑到了極致‥‥他帶你去日本這趟凶多吉少,莫怪兄弟我沒提醒過你,關鍵時刻記住!明哲第二性命第一,懂不?】

 

沈昌珉啊沈昌珉,你這神棍真的算對了‥‥

鄭BT要圈養我

明目張膽的‥‥⊙﹏⊙

鄭允浩側頭看在中,終於肯講實話:

「你信用卡透支了。」

「你胡說!我帳上都存了好幾個零了。」

鄭允浩對那副得意的嘴臉露出促狹的笑容,指指身上的西服:

「你那幾個零在這裡。」

金在中盯著那昂貴的西服一臉費解。

虐待狂同情的看著他解釋道:

「逛西服那天,我用你的卡結的帳,就當是——把咖啡弄到我身上的賠禮吧。」說完還點點頭。

「什麼?!你‥‥你‥‥」

金在中想像自己抓著虐待狂的頭髮拼命的拽著,口裡不停地嘶吼『你毀了老子的人生!老子的人生啊!!』‥‥

可是,他怕會出車禍。

關鍵是,他更怕某個比車禍更可怕的人,也就是鄭執行本人。

 

所以就算車已經在航站樓門口停下,金某人也仍舊弱勢到底做悶葫蘆。

直到鄭某人的大長腿跨出門去,回手將門一帶“嘭”——金在中如夢初醒,也跟著下了車來——

「你!你還我血汗錢!!」 對某人嗷嗷。

「所以讓你用我的卡。」

鄭允浩看也沒看他一眼,打開了後備箱。

「厚!你以為我傻啊?刷你的卡不就等於承認被你潛了?」說完就後悔了‥‥

不過鄭允浩並沒抓他小辮子,反而無比紳士的闡明自己的腹黑觀點:

「我覺得用我的錢不是被我潛的表現,被我潛是要跟我上床的,你已經跟我上床了,按說我也可以不給你錢的,現在我打算把錢給你用,你用還是不用?」他拿著錢包在某人面前晃了晃。

鄭允浩這一番說的金在中一愣一愣的,主要是他被某人繞進去了,更主要的是他還沒繞出來。

給我5秒鐘‥‥

「用!幹嗎不用!」金在中一把將某人手裡的錢包奪過來,在某人面前得意洋洋的把卡抽出來,下巴一抬,「哼。」

鄭允浩拎著行李往航站樓裡走,金在中拎出自己的行李一手夾著毛絨玩具跟上他:

「您的車——」

「有人會開走。」

「那咱們——」

「你把劉助理給你的行程熟悉下,她要晚些到位。」

「那您現在——」

「我去貴賓區整理下思路。」鄭允浩突然停下,某人不其然撞到他的後背,飆淚揉鼻樑中‥‥抬頭對上那雙看穿一切的墨眸,「——你有事要跟我說?」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作為一個腐男,看到總攻大人滿臉城府的S表情就會變得很花癡很崇拜,某人就是以這樣的神態對著鄭大BOSS扭捏起來的。

鄭允浩非但將他詭異的態度照單全收,還無比冷靜道:

「沒大事回頭再——」

「我不說會憋死的!」連忙抓住冰山的手臂,冰山垂眼一撇,只見那隻遊手好閒的爪“嗖!”的收了回去。

冰山抬眼觀察某人許久,在金某人受不住那股寒氣想要放棄的時候大神開口了‥‥

「到貴賓區說。」

「謝皇上!」

 

 

站在小型豪華貴賓區裡,金在中覺得自己原來的人生就是一坨屎。

他用了三個字來形容這精小的神一般的空間——

哇~~~

哇~~~

哇~~~

光中間的兩個背對而置的按摩椅就得10張機票錢吧??

金在中瞪大眼睛看鄭允浩坐在其中一把上面,美麗的服務小姐對他也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金在中咽了下口水,走過去,將自己揉進鄭允浩身後的按摩椅裡。

想起還有事要說,就翻了個身跪在椅子上對鄭允浩耳朵吹氣:

「鄭執行‥‥」

鄭執行正低頭看平板上的電子合同,沒搭理他。

他怕吵到他,又怕他聽不到,於是湊到他耳邊小聲道:

「我想說的是,雖然我拿著您的卡,也的確‥‥跟您睡了幾次‥‥可是可是!」又壓了壓嗓子,「您現在穿的是用我的錢買的西服,等於是您和我上了幾次床又花了不少我的錢‥‥所以我想說的就是‥‥」

鄭允浩終於抬起頭,緩慢扭過頭去看離自己很近的男人:

「你想說什麼?」

「所以‥‥應該‥‥是我潛了您。」

鄭允浩看著他。

一隻烏鴉頭頂飛過‥‥

鄭允浩近在咫尺的笑:

「你說什麼?」

某人剛剛還滿腔的歪理邪說,現在都化作一掛冷汗愴然流下‥‥

「我、我錯了!」

「不,你沒錯。」修長的手指勾起金某人的下巴,空中騷動著曖昧,「這位客官,之前的服務您還滿意?歡迎隨時來潛,價錢可以商量。」

某人“噌”的從按摩椅上起來倒退三步,雙手抱胸驚恐的對冷面上司說:

「別這樣鄭執行!這玩意兒做多了傷身啊。」

「沒關係,顧客第一,我很敬業的。」他走來,拉鬆了原本服帖整齊的領帶。

「你太貴‥‥我沒沒沒錢使喚你了!」後退後退。

「可以分期,還不了就終身為奴。」

這貨不是開玩笑的啊!這貨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啊,這個衣冠禽獸平時斯斯文文裝冷淡,一到床上金在中就徹徹底底頓悟了!

他內心哀嚎,多想抱著電話對遠在天邊的好友沈昌珉哭嚎:我們都瞎了眼了!丫不是腹黑,丫是鬼畜!!是鬼畜啊啊啊啊呀滅~~~~~~~

鄭允浩就這麼把他逼到角落,抬起了手,金呆萌縮脖等死,對方的手撫平了他炸起的毛兒:

「登機吧。」

金在中語言系統紊亂中,鄭執行這三個字他總是斷錯地方,念起來果然還是毛骨悚然‥‥

 

 

 

機場好多紅氣球,好多年輕少女,好多海報。

金在中才知道今天有個大明星來日本,還沒下飛機就聽見外邊烏了哇啦一堆鳥語和尖叫聲,看來明星還沒出現。

鄭允浩帶了墨鏡,看一眼身旁兩眼放光的主兒,走向VIP通道。

「我們也可以走VIP?!那豈不是會遇見那個明星?我想好了!對方要是個受我就猛搓他臉蛋要是攻我就襲胸,您覺得怎麼樣??」

鄭允浩目不斜視走自己的路,金在中知道某人氣場有點強,誰又惹他了?

只好悻悻然跟在後邊。

 

結果,奇怪啊‥‥

金在中真的覺得那幫粉絲搞錯物件嚴重到不顧一切、義無反顧了。

因為她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居然撇下見自己偶像的機會追著鄭執行猛拍。

他們還把最最飽滿的尖叫聲送給了他身邊的這位黑心黑臉黑墨鏡的虐待狂。

金在中就算聽不懂日語也知道她們對著鄭執行喊了些什麼。

「妖孽‥‥」金呆萌跟在後邊,五官皺起。

鄭允浩在前面快步走動著,後邊一堆日本女人,再後邊是被撞的七零八落的金助理。

鄭某人對周圍的尖叫充耳不聞,金某人在一堆海豚音中喊鄭執行就變得異常渺小了。

不其然一聲哀嚎,金在中捂著臉叫道:

「大姐!抓哪兒別抓臉啊啊啊!痛死啦‥‥」

前邊的鄭執行停下了,眾人一個猛刹閘,見鄭執行往後走,視線緊隨,金在中一抬頭——

四目相交。

呃‥‥

鄭允浩拉開他捂臉的手,陽光照在這男人的背上,金在中就這麼逆光看他居高臨下的模樣‥‥

「疼嗎。」

疼還是不疼好呢‥‥

金在中被鄭某人秒的無法自拔。

確認在中沒事,鄭允浩對那個“抓人兇手”用日語說了句什麼,那位姐連同她身邊的人都驚呆了,接著金呆萌手腕一緊——

「哎哎~鄭執行您走慢點‥‥」被某人拽上一輛久候的黑色轎車。

 

金某人剛上車就急著把車窗降下來,探出頭去看到那些日本女在尖叫,一臉的震驚。

金呆萌縮回腦袋-->雙手抱臂-->眼珠子轉來轉去-->未果-->只好請教鄭允浩:

「你剛剛跟她們說了什麼啊?」

「‥‥‥」

玩沉默?

有股JQ的味道!

金在中來勁兒了。

「說了什麼啊~快告訴我告訴我啊!」

鄭允浩偏過頭看他,金在中不知怎麼了心跳的極快,對方看自己的眼神‥‥分明是想要吻自己。

鄭允浩覺得眼前這個小東西真的是帶對了,這次的日本行會變得很有趣。

「我說,」他故意壓低聲音靠近金某人,「——你有傳染病。」

「呃——!」

 

 

 

再見到小栗旬時,是在他們去日本的第二天清晨。鄭執行一身酷雅風格顯得整個人清爽休閒,體面得體卻不死板拘束。

金在中早上穿著筆挺的西服在鏡子前長籲短歎,太完美了!‥‥怎麼可以這麼完美。傷腦筋啊金在中。

然後時刻跟在很酷的鄭執行身後,此刻他們正面對一棟氣派的大廈。

金在中困惑了:

「兜西逮!(日語:為啥)」

鄭允浩看他。

「旬爺居然沒給你弄個迎風塵的排場!」

「因為我們是突襲。」鄭執行最先進入電梯,在電梯裡說道,「原本沒打算親自解決的,」對金在中微微一笑,「既然他先那麼做了,那我就用同樣的方式回敬他好了。順便把他解決掉。」

鄭允浩那股“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氣場真真兒把金在中震住了。

 

他們走出電梯時有一秘書相迎,鄭BOSS對她講一句就被請到一高級會客室去了,日本分部寫字樓裡的裝潢,用最近在看宮廷文的金腐男的話來說就是——真是極好的!

構造和中國區不同,比起鄭腹黑的底盤這裡色調更明亮一些,都是大手筆,兩個身價過億的人坐在一起‥‥金在中沒想到自己可以親眼目睹這個場面。

真是太令人興奮了‥‥

跟鄭執行在寬敞的會議室裡等候的時候,金呆萌打開手機假裝在看微博,實則是在偷拍鄭BOSS帥氣逼人的側顏。

看鄭允浩沒什麼反應,應該是沒注意到,某人竊喜。

 

這時門突然開了,金在中抬頭,迎上小栗旬急切的目光——金在中激動了,“千年走一回”就這麼在耳邊奏起來了‥‥

果然還是旬爺懂得憐惜人兒!在鄭某人那裡的挫敗感全從在旬爺眼裡那滿滿的存在感中尋回了陽光,金在中變得美顛顛的。

 

而小栗旬看鄭執行時的目光就明顯清淩了些,只是笑還浮在臉表。

中文見長的人開口了:

「來了怎麼不先告訴我一聲呢,浩爺。」

⊙﹏⊙浩‥‥爺‥‥

金在中有種被抓鬮(ㄐㄧㄡ)了的感覺‥‥

小栗旬以為,金在中稱自己的那句“旬爺”就像日本的某君一樣屬於對對方的尊稱。

於是 那句“浩爺”叫的鄭執行臉都綠了。

金在中連偷瞟爺一眼的膽子都沒了。

原來除了他金腐男,旬爺也很有一鳴驚人的天賦啊!

鄭允浩果斷選擇用日語與小栗旬交談,於是三個人坐在一起,兩個人說著,一個人巴望著。

 

【日語】——

小栗旬看著金在中身邊的冷面男人問道:

「鄭執行來日本的原因是?」

鄭允浩微微一笑:

「做一些該做的事,清理一些該清理的人。」

小栗旬生生怔住,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新上任的執行總監會直接挑明與他敵對,震驚之下臉色變得陰晴不定:

「鄭執行這是在跟旬某開玩笑吧?」

鄭允浩好像早就想到對方的反應:

「大家心裡都清楚,我並不是第一個開玩笑的人,但我決定接受你的玩笑,順便來提醒你一件事,」他下巴指了下身邊的某人,說道,「這個人,你碰不起的,別惦記了。」

鄭允浩說這話的意思,小栗旬本人更明白一點。

「你碰不起的」這句是一種警告,警告他不要真的動了他鄭允浩的人。

也就是說,鄭允浩知道他那晚並沒有和在中發生任何事情。

小栗旬的眼中存有疑惑,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那晚沒有和在中‥‥」

「這傢伙把門鎖上不讓你進來,我猜對了嗎?」

「‥‥‥」

「你是爬窗戶進去的吧?看他沒事就開門離開了,因為我進去時他臥室門沒鎖窗戶卻大開,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流”了血。」

鄭允浩淡淡抬眸看著小栗旬,後者握緊了雙拳。

 

在一旁當擺設的金在中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鳥語,無聊之餘卻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大樂子,金在中托著腮左左右右的觀看著,愣是把兩個男人的針鋒相對歪歪成了強強對話。

 

【金在中以為——】

小栗旬問:

「你來這裡做什麼?」

鄭允浩微微一笑:

「來看你有沒有想我。」

小栗旬臉上變得陰晴不定:

「你特意來日本找我就不怕被人笑話?」

鄭允浩好像早就想到對方的反應:

「你來日本我沒叫人攔你,知道為什麼嗎?」他下巴指了下身邊的某人,說道,「在中會處理這邊的事,現在先跟我回去再說。」

小栗旬的眼中有疑惑:

「你沒攔我,不過是怕在大家面前丟了當老大的威嚴罷了。」

「我不說你就打算裝傻到底嗎?」

「‥‥‥」

「我沒攔你是因為我還不想這麼早就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弱點,你,是我鄭允浩唯一的弱點。」

 

小栗旬看向他的眼神變得很激動。金在中在一旁也用激動不已的目光看著兩人,他覺得虐待狂和旬爺私下裡一定有電光火石的愛情才會有現在這樣表面一板一眼暗地裡基情無限的對話!

強大的邏輯。

 

這時鄭BOSS回頭看了金在中一眼,微怔。

怎麼他和日本執行如此嚴肅的情形下這貨還可以擺出一臉“世界充滿愛,和諧又美好”

的花癡樣?

就像原來他喝醉酒倒在自己身上,抬起臉來竟是滿眼的桃花盛開;聽到要和日本執行的分部你死我活就一臉的讚嘆和期待?

誰能告訴他,現在這貨一臉的津津有味又是從何而起?

 

 

談完話的兩個老虎打算儘快散夥,小栗旬執意要“歡送”鄭執行到樓下,於是三個人站在安靜的電梯裡上演著尷尬。

鄭允浩站在後邊,小栗旬和金某人站在門口兩側,不期然的,金某人覺得跟旬爺保持這麼大的距離挺傷人家的,就小小的向人那邊挪了一步。

旬爺很高興,用中文對他說:

「沒想到這麼快又見到你,那天晚上你沒事吧?」

哪壺不提開哪壺啊‥‥想起那晚被某人壓在身上險些被潛,金在中一身惡寒,回話前先抖三抖:

「我,我很好!」偷瞄身後人一眼,那邊存在感很強,但沒動靜。

小栗旬何許人也?看了眼兩人就敏銳地察覺到什麼,不死心,又用日語問了鄭允浩一句什麼,鄭允浩嘰裡呱啦一句話說出來,小栗旬瞬間凝固,看著金在中哽咽了。

金在中只覺後頸發麻,聽見自己聲音顫抖的問鄭允浩:

「您‥‥又跟他說我什麼了?」

「他問我那天晚上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我說是。」他看向金在中的目光閃著不懷好意的笑。

金在中開始冒虛汗,問:

「還有呢?‥‥」

電梯到了,鄭BOSS拍拍某人的頭向外走去:

「還誇你筋開腰軟會旋轉。」

Σ (⊙▽⊙)"‥‥‥‥‥‥

0b43a0d3f  

 

金在中和小栗旬一前一後釘在電梯裡動彈不得。

「鄭、B、T!你讓我以後怎麼面對旬爺?ㄒoㄒ‥‥」

金在中回頭看看旬爺,果然尷尬的要死。

老天啊,打個雷下來把我劈死吧!!

「旬爺,有機會請您一教**語!」我們不能再被那個男人欺負了!還有,要跟朴爺學思密達!小栗旬插兜露出陽光一般的笑容:

「好,在中我會再聯繫在中你的!」

「一言為定啊!」

∩__∩y

 

 

車上,金在中捏著手機幻想以後跟日本BOSS用日語溝通的場面,不知不覺嘴巴咧到耳根子,突然手裡的手機被人抽走了。

「幹嘛拿我手機!?」

金在中剛要反抗,手裡就被塞進一款新手機,滿臉問號的看去——頂頭上司如是說:

「這是給你在日本用的手機,你的先由公司保管。」

「公司還管這個?」

某人微微一笑:

「我就是公司。」

金在中不得不為他鼓起掌來。

果然還是身邊這個極品更勝一籌,一個腹黑就把他和旬爺唯一的交流工具給收了‥‥

韓國BOSS也被他神不知鬼不覺的請走了。

太可怕了!

金在中鬱悶自己怎麼跟了這麼個主。

莫非腹黑攻真的是所有攻裡最厲害的一個??

嗯‥‥這點有待考究,金在中瞇眼看冷面男數秒,高深的點了點頭。

 

被觀賞的男人只是沉默的把眉峰一沉,金腐男立馬後知後覺的收回目光,胡亂抱起平板盯著鄭BT的行程看。

清清嗓子,側身挺直腰板對鄭執行報告著:

「您今日的行程是這樣的!十分鐘之後使用車內GPRS導航進行高層視訊會議,會議後接受日本財經週刊的訪問,然後回酒店主持中國區銷售情況季度會議‥‥結束後出席日本區舉辦的富豪慈善宴會‥‥之後是和日本股東的飯局再之後是‥‥」

這傢伙不睡覺的嗎??

鄭允浩看向他,看他因為不滿而皺起的鼻子,不知該失笑還是無奈。

「怎麼停了?」他問。

金在中咬了咬唇看向他:

「你這樣會不會太累了啊?怎麼給自己排這麼多事情,真把自己當鐵打的?劉助平時就是這麼給您安排事務嗎?」

看著那張能掛個醬油瓶的嘴巴,鄭允浩笑了,這一笑看的金在中心頭一熱,不知為什麼就有種“被抓到”的感覺。

於是臉“噌”的紅了起來,舌頭也捋不直了——: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覺得這樣對身體不好,這不是心疼你嘛——啊!不是不是不是,我意思是說,我,我是在怪劉特助啦!啊對我是在怪她哈哈,在怪她‥‥」

「怪她給我安排這麼滿的行程。」他淺淺一笑。

金在中徹底放棄了,沈昌珉曾經說過自己最擅長的就是把事情越描越黑。

好在鄭允浩總能在彼此之間曖昧到無法收場時變得彬彬有禮、適可而止,之後的視訊會議和採訪也進行很順利,不過托金腐男的福——好景總不會太長。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