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分手吧。」

「‥‥‥」

鄭允浩沉默半晌,終於道:

「我沒有耐性了。」

(⊙﹏⊙) ‥‥

鄭冰山伸手從一堆文件中拿起最上邊的一份,下了逐客令:

「請幫我把門帶上。」

請?‥‥

金在中一驚接著抽一口冷氣:這什麼情況他還能不知道??小受因為小攻沒有及時給出愛的回饋而心灰意冷了!要離開了!下面是什麼?下面是小攻被打入地獄之後才追悔莫及,意識到了小受對自己是多麼多麼滴重要。

 

於是金腐男勇敢的往前走一步,反對分手道:

「不行!」

腹黑抬眼看他,眼裡帶著點為退去的冷意。

「我不同意分手。」

「什麼?」腹黑頗為意外的看他。

「我說我不同意和你分手。」

金腐男就快得意飛了,因為他改寫了劇本!見腹黑用一種破難懂的眼神盯著他看,腐男再接再厲道:

「你不是覺得我沒有誠意嗎?好,現在換我追你!」

這回腹黑的眼神他看懂了。

錯愕,但還好這次沒有嫌棄,只不過換成了鄙視‥‥

金腐男迎視那充滿鄙視的眼神,挺胸抬頭叉腰道:

「就這麼說定了。」

「得有多無知才能這麼無畏?」

鄭某人看著天真的腐男,眸子冷冽而清涼。小狐狸要追他?他以為鄭允浩是什麼人?說無視就無視,說泡就泡?

「我自有辦法追到你,你就等著吧!」小孩子都喜歡先說大話。

鄭允浩簽完手中的文件後起身,某人見他要走,表情有點慌的追問:

「怎麼不說話?那我可開始追了啊!」

鄭允浩握著門把的動作一頓,說道:

「隨便你。」揚手拉門,走了出去。

「真夠傲嬌的,本大攻喜歡!」金在中意氣昂揚的跟了出去。

倒追計畫,開始了。

 

 

 

鄭允浩親自站到臺上,對著麥克給大家講解PPT裡的流程,四十分鐘後宣佈散會,眾人收拾檔,鄭允浩走下臺來,劉助迎過來與他照了面,臉上疑雲重重:

「鄭總,金代理在門外等您半天了,說有事想當面跟您說。」

鄭允浩目光在文件上漫不經心的掃著:

「問他什麼事。」

劉助跟鄭腹黑多年,一看就知道這兩位準是鬧出什麼不愉快,看鄭總臉色不詳更不敢多說什麼,答應著轉身要撤,就聽一個歡脫的聲音響徹會議室:

「鄭總!」

「哎哎金代理!」劉助趕忙作勢要攔這上躥下跳的主,回頭偷看眼鄭總,居然沒有制止,得!那就變成真的攔了,抓著金某人說道,「我說金代理你著什麼急啊,鄭總剛散會!」

「我天!我從他見客服就開始等,現在散會也快下班了,鄭總他不吃晚飯的嗎?!」

劉助詫異,眾人詫異,鄭總沒反應。

「你‥‥不會是想約鄭總吃晚飯吧?」劉助一開口,大家的耳朵豎起來。

只聽鄭允浩手中的資料夾“啪”的一合,冷著一張撲克牌臉要轉移離開,金在中“嗖”的跟上,會議室的門在他身後哢噠關嚴,留下一堆八卦體欲求不滿。

 

「鄭總,咱們——」金腐男緊緊跟上要說話。

「你把會議紀要丟了吧?」走回辦公室的鄭允浩劈頭就是一個大轉折,殺的某人一愣。

「你怎麼知道?‥‥」他會後去找,發現丟在第三會議室的筆記本不見了,心想可能是會後收拾房間的保潔看本子上沒寫名字就給扔了,難道‥‥

金腐男吃驚的發現那個筆記本正趟在鄭某人辦公桌上,感動的閃著淚花道:

「你怎麼知道這個就是我的筆記本?」

鄭BOSS不以為意,把本子拿起,翻到其中一頁內容,捏著本子放在某人眼前。

看著那頁的內容,會議上的情景突然變得歷歷在目+

 

當時專案經理對業務團隊狂噴吐沫,還讓他們寫下自己的“名人名言”——困難是生活的潤滑劑。

當時金某人想也沒想,就在本子上寫下:困難是生活的KY。還在旁邊精心雕琢出一管KY示意圖。

此時的金腐男只有搶過自己的筆記本滿臉通紅的份。

鄭總無意挽留,對他道:

「拿著它出去吧。」

金腐男戳手指:

「那個,可不可以請你吃——」

「我今晚有約。」

「哦,好吧‥‥那明天!——」

「明天有個項目要加班。」

「後天——」

「金在中,我沒空。」

看冰山一臉拒人於千里的模樣,腐男只好先放棄再想其他辦法了。

「那好吧‥‥那回頭再說。」

鄭某人轉身取下衣架上的呢子外套,一回身就看到某人貼過來的大臉:

「你去哪?我送你啊。」

鄭允浩狐疑的看他:

「——你?」

「嗯。」很鎮定。

「你打算怎麼送?」鄭腹黑抱著手臂看他。

「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打車,反正原來常備著陪你應酬到半夜打車回家的錢。現在用來追你,值了!」金在中俠氣無比的說,甚至還比了個大拇哥在腹黑眼前。

沒想到某人居然臉色一冷,拿出上司對待沒眼力價小員工的架勢來:

「金代理,希望咱們在工作上沒有什麼誤會,如果是我哪裡沒考慮到,希望你正面積極的向我反應,而不是在下班時說一些我不能完全理解的話。」

得,被這麼一句就撇清關係了。不光如此,鄭允浩說完就不留一片雲朵的走了。

 

 

 

金在中這回找沈昌珉什麼話也沒說,搞得沈昌珉亮起了紅色警戒,之間他唯恐出亂的目光隨著金在中幽靈一半的步伐在屋子裡轉來轉去。

金在中去了廚房,昌珉看他擰動老式微波爐,錯愕的看著在中問:

「親,你在幹什麼?」

「熱牛奶啊。」

沈昌珉把微波爐門拉開,裡邊空空如也:

「奶呢?‥‥」

「哦哦!」把手裡端著的奶放了進去就走了,沈昌珉無奈的幫他按加熱鍵。

走出廚房,沈昌珉聽到了洗衣機報警的聲音,慌忙跑去一看,忍不住大吼:

「你洗衣服不放水的嗎?!回頭爆炸了才好!」說完衝到客廳就要開口大罵,結果看到某人正用自己的手寫稿墊著吃黃油餅乾,立刻衝過去把稿子收在懷裡顫抖著道,「我滴親娘啊!別人失戀玩自殺,你失戀玩他殺啊!!快跟我講講怎麼回事,我一定竭盡所能幫你,留小的一條賤命,行不?」

「他徹底不鳥我了‥‥」說完這話的瞬間,金在中麻木的表情終於垮下來了,那慘樣讓沈昌珉都狠狠地心疼了一下,金在中繼續道,「他一直在公司刻意避開我‥‥我好不容易等到他下班了,他還說什麼同事關係給我聽‥‥」

「那你覺得他還喜不喜歡你了?」沈昌珉開始掂量了。

「喜歡不喜歡的,反正我難過死了,我難過了嗚嗚難過啊‥‥」金呆萌終於大徹大悟他這幾天是有多傷心多壓抑了,一想到這個就更傷心了,哭起來沒完沒了。

沈昌珉一邊拍他讓他鎮定一邊喃喃著:

「原來他使這招了啊‥‥」

呆萌眼中帶著亮亮的淚珠無辜的看他:

「你說什麼‥‥?」

「沒事沒事,嗯——要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還喜歡你其實很簡單的,就是送他一個禮物。」

沈昌珉高深的模樣還真有點民間高手的范兒,金呆萌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忙追問是什麼禮物,昌珉回答,「你。」

「我?‥‥」呆萌一愣,又耷拉下耳朵,「他現在就已經擺出不要的樣子了,你還叫我把自己‥‥」說到這兒腐細胞突然無良的YY了,呆萌目瞪口呆,「你你你是說讓我把自己給他?!那種?」

沈昌珉深信不疑的點頭:

「約他喝酒,把他灌醉,把自己扔到床上,看他上不上來找你。」

(⊙﹏⊙) ‥‥

太,刺,激,了。

 

可呆萌又犯難了,死命咬手指頭:

「可是他現在根本不給我單獨相處的機會!」

「要是你們公司有那種部門PARTY或者每月聚餐就好了‥‥」昌珉擰著眉毛嘆息。

「你說的這些都有,但是鄭腹黑從來不去。」呆萌無精打采的回著,某人現在的職位帶個總字,哪有時間參加部門級別的派對或者每個月都跟大家耍一次的道理?偶爾能去一趟,那也是極少見的。

單約計畫無望,連沈昌珉都犯難起來。兩個大男人苦大仇深的皺著眉靜默好久。

 

這時呆萌手機響了,羸弱的聽了兩句之後瞪大了眼睛:

「你說啥?!年度酒會!‥‥哦哦不好意思我小點聲‥‥嗯,嗯嗯,嗯嗯嗯!拜拜!」

金呆萌雀躍的轉身,沈昌珉已經陷進衣櫃裡尋找正裝了,拿出一套最順眼的放到沙發上,抓起自己的外套對呆萌命令道:

「走,買條最有肉感的丁字褲去。」

 

酒會鄭總卻因公事沒有出現,劉助打來電話說為了表示歉意,鄭總請大家去附近的豪華KTV唱通宵,第二天集體放假在家補覺,原本精心打扮卻不見主角到來的女士們又像打了雞血似的又是補妝又是拒絕一切酒會食品來保持最好外形。

得,一半的計畫就這麼泡湯了。不過還好某人會在KTV出現,金在中深呼吸,原來總是被安排在某人身邊做事,現在才發現,見一面鄭總有多難。

 

KTV最大包間的喧嘩中,風度翩翩有個男人走入房間,走入了金在中的視線,事實上這個男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就是凱悅集團亞太區總經理鄭允浩。

鄭總駕到,大家紛紛往這邊走來臉上掛著“歡迎主角駕到”的興奮樣,金在中正四仰八叉在點歌台旁唱著滑稽的歌,這一下驚豔讓他抱著話筒不知從何唱起,鄭允浩微笑的目光在眾人身上輕輕劃過終於落到他身上。

金在中渾身一震,滑動的氛圍燈在他們之間頑劣的轉動,市場部李主任跟鄭允浩熱情的打招呼,於是對視就那麼被做了了斷。

沈同謀教他的那些全都忘了。

「金在中你怎麼不唱了?不唱我唱了啊。」一同事邊說邊從他手裡拿走話筒。

鄭允浩聞聲看了過來,然後繼續和人聊起來,金在中從桌子上拿起一杯倒滿的啤酒,咕嚕咕嚕灌下肚,“當”一聲空杯子磕在檯面上,三兩個同事開他玩笑說:

「喲,失戀了吧?跑這兒耍狠來了哈哈!」

鄭允浩卻坐在點歌台對面的小吧臺上,一個相對較清淨的地方,時不時應對著來敬酒和表忠心的管理人,顯得那麼不染風塵,面對大家的嬉鬧他也是包容的笑,做足了大家心中好領導的角色,也做足了女士們心目中極品多金男的形象。

 

金在中站在牆根抱著手眼巴巴的看著秀色可餐卻又和任何人保持距離的鄭某人,這時業務部口齒伶俐的方大偉發現了他,笑嘻嘻的打趣:

「你是不是看上老大了?這眼珠子再瞪就該做手術啦,幹嘛?你去哪?哎哎!」

金在中咽了下吐沫,直愣愣的就向鄭總走了過去。

聽到方大偉的叫聲,大家都看向了金在中,吃驚的看著他一步步走向鐵面冰山BOSS,除了忘情的女同事還在唱著的悲傷情歌:問君那一句,昨天的誓言。

鄭允浩看向了呆萌,像一個殘忍的關卡,等在那裡。

「鄭總。」

鄭冰山抬眼,沒其他動作,大家屏息觀看金某人要刷什麼花招。

金在中深呼吸,再呼吸。

「可不可以請您和我唱首歌?」

林小雨感動的看著,嘴裡不住埋怨:

「這個世界太亂了,太亂了!‥‥」

鄭允浩靜靜看著呆萌,足有十秒鐘,他終於開口:

「好。」

「哇——!」全場沸騰,歡呼著請鄭總和金某人上臺。

金在中點了首《那麼愛你為什麼》,拿起話筒問:

「這首可以嗎鄭總?」

底下有人起哄,“誣陷”金代理假公濟私,別有意味。鄭允浩只說了句:

「你唱女的。」就開口唱起了歌詞。

   

離開你是傻是對是錯

是看破 是軟弱

這結果是愛是恨或者是什麼

如果是種解脫 怎麼會還有眷戀在我心窩

那麼愛你為什麼

 

結果人家鄭總在“那麼愛你為什麼”那句之前突然拿著話筒對他道:

「抱歉,忘記怎麼唱了。」

鄭總這邊一停,眾人再看看準備接歌的金代理。

金代理僵著身子,原本臉上的溫暖還未退,在暗淡的燈光下逐漸走了樣。嘴巴扁了起來,眼珠子蓄著水霧。

眾人趕緊再看看鄭總,一臉陰霾。

歌曲的伴奏仍舊在繼續,金代理望著鄭總的側顏一臉的悲傷絕望,鄭總的臉色從沒這麼黑過,大家都猜的八九不離十,又趕緊把那猜測丟的八九不離十,鄭總和金代理之間有愛情?這,這絕對是一個鬼故事!

 

金在中一邊覺得自己快要難過的死掉,一邊期盼鄭允浩能轉過來看他一眼,但那始終的側顏卻把他鬱悶的夠嗆。

就在這人人把自己裹起來的節骨眼,林小雨破繭而出,但聲音還沒放開,有點抖的說道:

「啊金代理你們不唱了的話我就來一首吧?」說著就往點歌台走去,飛快的切掉這首歌。

音樂一換,同事們都趕緊轉換氣氛,很快就恢復了那種一醉方休的趨勢。

鄭總將話筒放在桌上,表示大家繼續玩,自己有事要先離開一步,今天的帳簽他的名字,

金某人則悄悄跟在某人後邊走了出去,一出門口就說道:

「你喝酒了,我送你吧?」

「你也喝了吧?」

「那咱倆一起打車回家。」

「不用了,我有司機。」伸向車門的手腕被抓住,鄭允浩抬眼,某人發出弱受之光——

「那你送我吧?」

鄭允浩站在那裡擰眉看他許久‥‥

 

坐在私人轎車後座上,看著鄭冰山在身邊閉目養神——其實很可能有種眼不見為淨的目的。

金腐男看著這男人,怎麼就這麼帥呢?硬挺的鼻樑,禁欲系卻很性感的薄唇,刀鋒般堅毅分明的下巴‥‥

那薄唇一翕一合對他道:

「看夠了沒?」

「呃‥‥」看不夠,永遠都看不夠!腐男心中一片狼嚎,心癢難耐的轉過頭去給臉上的山楂片降溫。

鄭總攻這邊又沒了動靜,腐男眼珠子轉了轉圈:

「送我去團結湖的家,我今天要回那裡。」

鄭總攻聞言睜眼看他,眼底全是狐疑:

「你有幾個住所?」

「兩個啊,一個我在公司周圍租的,一個是我爸媽住的。」腐男想的是爸媽家遠一點,從這邊開過去怎麼也有個40分鐘到一小時,像鄭某人這種冷淡的像患了什麼隱疾的似的矜持係數,他得拉長溝通時間才行。

 

果然鄭總大人吩咐下去,司機繼續往南開。金腐男鬆口氣,不過這回沈君給挑的性感內褲派不上用場了‥‥

金腐男鬆口氣,又探著身子輕輕拍了拍司機的靠背:

「麻煩您升一下隔板。」

可沒想到,司機聽了這句話的反應居然這麼大,那眼睛猛然瞪大,看了看他又瞄了一眼鄭BOSS,BOSS正一聲不吭閉目養神,做了好一番思想鬥爭後還是顫抖著把隔板升了起來。

 

金腐男狐疑了那麼一小會兒就把司機詭異的反應給消化了,現在就他們兩個,金腐男剛想套近乎,褲兜裡的手機就響了,原來是沈君發來的短信:

【傻娃你想像一下!假如木村拓哉和別人結婚了,你頂多感嘆世界上又少了一個極品受,但如果鄭腹黑和別人結婚了的話,你會是什麼反應?】

金腐男想像著鄭腹黑一身新郎西裝,溫柔的拉起新娘的手,放在嘴邊輕吻的樣子。

他看看身邊一臉冰冷的鄭腹黑。

如果他娶了別人。或者,如果他愛上了別人。

金腐男感覺到心痛了,一抽一抽的。

「怎麼了?」那聲音淡淡的,似乎透著關切在他身旁響起,鄭允浩的眼裡,面前的小傢伙眼睛微紅,眼眸蒸騰著水氣,發著抖的兩片唇像雨後的花瓣。

鄭允浩看他這樣,表情略有遲疑道:

「發生了什麼事麼?」

「‥‥‥」呆萌極小聲的說了句。

「什麼?」

「我喜歡你‥‥」

鄭允浩有一瞬間的錯愕,然後又恢復一派淡然,不去看金呆萌,兀自道:

「金代理一向對誰都這麼充滿愛意嗎?」

「當然不是!我說的喜歡是——」話到此,鄭大BOSS終於側過頭來看他,那雙冰封一般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金在中卻淪陷又淪陷,無法自拔。

他冷冷的:

「是什麼?」

「是‥‥愛。」

金呆萌的腦海裡,張傑扯開嗓子唱了:這就是愛~~~這就是愛‥‥

 

突然金呆萌身子一歪,車停了,隨後是司機敲隔板的聲音:

「鄭總,金代理,到了。」

「這麼快?!」他還沒看出鄭腹黑的反應!鄭腹黑還沒給他反應!

這算什麼?‥‥

這時鄭神推開了門,長腿一邁,率先下了車。

金呆萌再次放空,在車上默哀了幾秒鐘才渾身無力的下了車,耷拉著腦袋站在鄭腹黑身後不做聲。

這個時候,鄭腹黑正站在別墅區內,轉過身問他:

「你家在這裡?」

金呆萌蔫了吧唧的抬眼看看自家小別墅,蔫了吧唧的點點頭。

鄭腹黑沉默:

「金在中‥‥你到底是誰?」

「我是我媽生的。」金呆萌興致不高的說道。

感覺自己被耍了似的,鄭腹黑閉了下眼睛平息一切,道:

「我沒想到你是有錢人的孩子。」

金呆萌踢了下石頭:

「又不是我的錢,我爹地也贊成把我放養,我娘雖然跟我爹地一哭二鬧三上吊過,但也沒辦法,那是我的自願離開家自己闖的。」

「介不介意帶我去參觀一下你的家?」

「你要去我家?」突然感到了希望一般,其實只是覺得可以跟某人待久一點而感到高興,金單純立刻答應,鄭某人讓司機先回去,跟著金單純走進了別墅區。

 

金媽媽的目光跟金在中看到帥哥一樣上上下下在鄭允浩的身上掃描入碼了一番,叮!他媽媽眼裡像是標出了一個高價位,立刻笑瞇瞇的合掌對鄭允浩說道:

「我是金在中的母親,我叫金鳳善,你叫什麼名字呀?是在中的朋友還是同事啊?做什麼工作的呀?」

原來,金媽媽喜歡帥哥的程度一點也不亞于金腐男,而金腐男剛要制止老媽對某人花癡的時候,愕然發現某人居然一副謙遜溫和的樣子對金媽媽道:

「阿姨好,我是在中的同事,鄭允浩。」

「同事啊?不是一般的同事吧!」金媽媽火眼金金這麼一看,兩人都有點驚,連金腐男都詫異他娘莫非看出他倆之間的‥‥複雜關係??

結果證明那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金媽媽質疑的眼波一轉,又變的無比和藹,還上手拍了下鄭腹黑的肩膀——:

「依我看是個帶“總”字的同事吧??」

「呵呵,這麼快就被阿姨看出來了,我是負責凱越亞太區域的執行官。因為送金代理回家,想順道來拜訪一下貴宅。」

金腐男看看身邊抹了蜜的某人,這是鄭總沒錯,但這是某冰山鄭腹黑嗎?‥‥

 

不知道是因為他是高富帥還是單方面看上了他這副好皮相,金媽媽看著某人比看著自己還像親兒子,一邊招呼他到大廳坐一坐,一邊使喚陳媽端茶倒水上果盤。

鄭大BOSS對金媽媽有問必答,活像個完美的上門女婿。

等等!他剛剛在想什麼?上門什麼?

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的金在中偷偷瞄了眼某人,某人正和老媽聊天——

「原來鄭總真的這麼年輕啊!我還說呢,做到這個位置上了怎麼看著還跟我家崽子同齡似的呢!」金媽媽儼然變成了愛說“你瞧瞧人家孩子”的大眾媽媽,瞥了一眼“不爭氣”的金崽子,又笑瞇瞇的對鄭某人說道,「那你結婚了嗎?」

「噗!——」金崽子再次被嫌棄,拋棄在沙發黑暗的一端。

鄭某人笑著道:

「沒有。」

「那是還在交往中嘍?」

「不是,阿姨我現在沒有交往的人。」

「哎喲哎喲,多好的小夥子!我要是有個女兒啊,真想趕緊介紹給你呢吼吼吼‥‥」

金在中扶額,媽,你這樣人家早都看出來了。

 

金媽媽繼續道:

「我家崽子啊,雖然笨點、遲鈍點、粗心了點、缺心眼了點‥‥」

「媽,我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哎呀你別插嘴,我這不是還有個轉折嗎,但是啊,但是!——」

金在中豎起耳朵來。

金媽媽對鄭某人柔聲道:

「希望鄭總在工作上多照顧照顧我家崽子啊。」

金崽子淚奔。

沒想到這時,卻聽鄭某人對老娘承諾道:

「阿姨放心,我會的。」

這麼個賞心悅目又懂事的小夥子深得金媽媽的心,金媽媽眉開眼笑:

「那就好那就好!」

「但是‥‥」

「但是?」金媽一愣。

金崽子也跟著看向鄭某人。

某人一笑,春暖花開:

「但是希望阿姨以後能夠叫我允浩,不要叫我鄭總,因為和阿姨聊得很投緣,我不想以後再見面時阿姨只把我當成在中的上司,您看呢?」

啥?你還打算見我媽?!

金在中一邊吃驚一邊看兩人越聊越親近,儼然變成了最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鄭允浩面容可掬,態度親和,金腐男有點坐不住了,覺得自己的如意算盤都被打翻了,本來是給自己找機會的,怎麼現在搞得跟給自己找後爹似的。

不行!

絕對不行!

金在中突然打岔:

「媽,我爸最近在忙什麼?」

金媽媽很自然順勢的回了一句:

「在 印度談生意呢,也不知道跟我玩,這個月快把我無聊死了,所以說允浩有空要來找阿姨聊聊天哦,我怎麼覺得跟你這孩子這麼有眼緣呢!」其實金媽媽對韓劇裡的男主角都覺得特別有眼緣,她最喜歡的是宋承憲,現在金媽媽覺得眼前的這麼一個男人,高高帥帥的,比宋承憲多了幾分清透和力量,再加上是活的、喘氣的、摸得著的,對下屬又那麼體貼還專門送回家就更是滿分乘以二,完美的乘龍快婿呀!只可惜他家崽子也是個帶把兒的,看著金在中,真是愁死她老人家了。

金腐男往上翻翻白眼兒,他母上,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雖然老爹言語少平日是個特別冷暴力的人,但對他老娘可是好上加好的,全世界也就只有金媽媽對他爹發脾氣不會被滅口吧?‥‥

 

就在金腐男對自己老娘暗自腹誹的時候,眼睛瞟到了鄭某人,某人的目光也正准准的注視著他,情緒都藏在那一星一點的深眸中。

金腐男看不懂,下意識的躲開了,鄭允浩自嘲的笑,對金媽媽道:

「阿姨,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金腐男這才像被驚醒的夢中人一樣看鄭允浩起身告別,有點不知所措的跟著站起來。

「哎呀這麼快就走啊?我記得你剛才說叫司機先回去了嗎?看看,多好的上司!在中,送你們上司回家!」金媽媽一隻手直把金腐男往外趕。

某人開口:

「沒事,我打車回去就行。」

金呆萌突然一個心急,忙開口道:

「那我送你到大門口?」

BOSS回看一眼,金在中那期待又遲疑的小眼神。

「好。」

 

於是,在別墅區間幽靜的小道上,金呆萌在前鄭腹黑在後,盡情的玩著沉默遊戲。

「金在中。」

「在!在在在!」居然是大神先說話!金在中受寵若驚的瞪著他。

「你怕死嗎?」

這個‥‥ 呃~~ -______-你是打算在這兒殺人滅口嗎?

「怕啊!‥‥」金在中眼中帶著驚恐,鄭腹黑接著前行道——:

「那有沒有一個人可以讓你甘願為他而死?」

「‥‥你殺人了?還是犯了什麼要槍斃的罪?」

鄭允浩果然沒理他,黑洞一般的眼眸仿佛宇宙般神秘又深遠,他看著前方,表情嚴肅認真:

「我有那樣一個人。」

是‥‥我?

金在中光想到這兒就聽到自己心跳不已,可是,大BOSS之前不是一直在拒絕他嗎?

金呆萌從興奮又變成了迷茫,剛要開口問:

「那個——」

「你呢?」他站定,看著呆萌。

得。

被轉移話題了。

「你有沒有,」他一步步走近他,帶著考究的鋒利眼神,「願意為他去死的人,嗯?‥‥」

金在中微抬下巴看著近在咫尺的俊俏男人,認認真真的回答:

「有,你出事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完全黑下來的夜色,暖黃的路燈,就這樣兩個人對視了許久,直到一陣風吹過金呆萌狠狠的抖了一下,鄭腹黑臉上的溫度已經變暖,問:

「冷嗎?」

「冷~」

「忍著。」BOSS甩下這句繼續前行,剩金某人呆站在風中搖曳,兩條鼻涕愴然而下。

 

再一晃神,這邊鄭BOSS已經招手攔下一輛出租,金在中顛顛顛跑過去,在車門前大聲道:

「我就問一個問題!是不是我沒戲了??」

鄭BOSS剛要側身進車,聞言頓了一下身子,眼神有點暗昧:

「記住你剛剛說的話,明天見。」然後側身進入車內,“嘭”的拉上車門,車窗內回覆一派冷峻。

金在中在原地愣了愣神,眼睛逐漸瞇起來,嘴角毫無節操的裂開了。

 

========================================

 

冷嗎?

冷~

忍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太尼瑪的的戳笑點了!

 

明天完結!!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