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鐘有多長?那要看你是站在廁所外邊還是廁所裡邊了。

這是公司內部體檢最後一天,集中驗尿驗血這個樓層,連平日最空曠清涼的男衛都排上了隊,已經體檢完的金在中一邊排隊一邊想著中國現在面臨的三個最大問題:環境衛生,公平公正,貧富差距。

為什麼會想到這個呢?因為某鄭總的辦公室除了有獨立會議室,還有獨立衛浴,獨立健身房!

何等的差別待遇。金在中正滿腔怨念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手機上顯示的是“虐待狂”,憋尿的某人心不在焉的接了。

「喂,鄭總您找我?‥‥」

某人仍舊十分簡潔:

「來辦公室。」

「哦好的,我馬上‥‥啊你衛生間有人嗎?」

鄭允浩在電話這端稍愣了一下,隨即明確的回覆:

「我沒在用。」

「這就到,掛了!」

鄭允浩聽著一陣忙音,嘴角輕揚而不自知。

他從西服內兜裡抽出那張白紙條,轉身從辦公桌筆筒裡抽一根筆,彎腰寫了幾個字,收回內兜。

 

紙條剛放進去,某個尿急的人就撲騰著進來了——:

「馬上就好!馬上就好。」然後光速側身掩進洗手間,不一會兒門開了,走出一個如獲重生的人。

看著這活蹦亂跳的傢伙,還真是痊癒的比誰都快,鄭允浩淡道:

「妖孽。」

「你說什麼?」金在中看他,手裡還捏著他放在桌上的機密文件扇風,「這裡有點熱啊,你還喝熱咖啡?」

鄭允浩沒搭理他,拿走被某人當扇子的機密檔,微靠著辦公桌看呆萌君:

「我們來談談交往規則吧?」

金在中瞪著大眼睛看某人雲淡風輕的樣子,好奇的問:

「交往‥‥規則?」

「不許看GV,不許花癡男人,不許寫男男小說。」鄭某人根本不管他,直接說出最重要的三條。

金在中大驚,身中三箭皆是致命傷,直接眼一翻向後倒去,還不甘心,又一個魚肚打挺立了起來大聲抗議道:

「你怎麼可以把我畢生的追求、生命之源泉、活著的動力全部否掉?!還有,你哪隻眼睛看我寫男男小說了!?」

聽某腐男這麼說的鄭允浩一臉鎮定的掏出手機,金在中就看那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輕撥滑動了一番,然後在某人臉上看到了腹黑的笑容,無情薄唇念出那些句子來:

「“金在中把手伸入鄭允浩的衣襟,鄭允浩‘啊’的一聲輕呼,癱軟在金在中的懷裡”‥‥」

 

o ((⊙﹏⊙))o

 

鄭允浩一臉拿味的看著某人吃了屎一般的表情,又劃了兩下螢幕,氣定神閒的念道:

「“鄭允浩愛死了金在中那雙仿佛帶著魔力的手,他羞澀的看著兩人交合的地方”——乖,把手機還我。」

他微笑著對奪過手機藏到角落裡埋頭哆嗦著的金在中說道,語氣溫柔,但那裡滿載著陰冷冷的冰刃。

礙于鄭神的強大氣場,金在中不得不緩緩站起,轉過身來埋著頭不敢看某人的表情,一種面對死神的柔弱樣:

「我發誓再也不寫了!‥‥」

「很好。」頭頂那個聲音聽起來很滿意,「還有什麼異議嗎?」

「有‥‥」金腐男含著熱淚摸摸抬頭望著鄭腹黑,「真的不能看GV嗎?」

 

鄭某人終於放寬標準:

「需要經過批准並且有我陪同的情況下看。」

跟極品腹黑一起看GV??

「好!一言為定!」

「事後你要負責撲火。」鄭允浩眸中明顯閃過一絲促狹,金腐男這方面反應極快,立馬心跳加快滿臉通紅,可他還是想到了另一個嚴重的問題:

「那如果我不小心犯了其中一個小錯誤的話‥‥」

「死。」

再次淚奔。

 

托某人的福,金在中很擅長於看人臉色行事,現在鄭某人的臉色屬於常態的冷,算是心情不錯的徵兆,想著要不要再接再厲逗某人開心,某人就開口了:

「今晚一起吃飯。」

「好啊,吃什麼?」

「不重要。」

「呃‥‥」去吃飯的說吃什麼不重要,那什麼重要?

「要穿的衣服和鞋在劉助理那裡,晚上餐廳見,記得,」他抬起食指,「不要遲到。」

金在中被腹黑大人這一席話震到了,莫非今晚‥‥

「你敢鬧失蹤的話。」沒想到腹黑還有話說,金在中趕忙與他對視,等待答案,「我就把你放在嘴裡。」

「放在嘴裡含著、藏著、守護著人家嗎?」

「不,我會把你放在嘴裡,慢慢地咀嚼,細細的品嚐。」

O((⊙﹏⊙))o. [抖]

 

 

 

市中心一家豪華西餐廳,被人全場包下,燭光小提琴和紅酒,英氣逼人卻散發一股生人莫近冰冷氣息的男主角,原因很簡單,另一個主角沒來。

其實金在中什麼也沒做,今天決定乖乖聽某人的指示,穿好從劉助那裡拿來的超帥氣西服和皮鞋,享受劉助那幾乎可以燒穿後背的驚恐而充滿猜疑的熾熱眼神,然後容光煥發的步入公司電梯,在電梯裡接到了沈君的問候電話並交代了今晚的行程安排。

「你打算怎麼答覆鄭冰山??」沈君聽完金在中的講述後披頭就問,金在中決定用他拙劣的裝傻功底挑戰沈君的耐性,支支吾吾的說道:

「什麼答覆啊?會不會就是為了紀念一下我們重修和好?」

沈君果然沒語言了,運了半天氣才語重心長的說了句話:

「金在中,你這個人真的2的有點HIGH。」

「呃‥‥」

「你不能再傷鄭冰山的心了朋友,我勸你一句,趕緊從了吧!像鄭冰山這種能容忍你所有毛病的人到哪裡找第二個去?這次去了你就這麼做,等他求婚,和他吃飯,床上炒飯,OK齊活兒!」

金在中乖巧的點頭,想起電話中的沈君看不到又趕緊「嗯嗯」了兩聲,掛斷電話呼一口氣。

看看電梯鏡壁中的自己,原來還有這樣的表情?‥‥

一副期待、急切又甜蜜的模樣。

鄭允浩,認定你了。

 

可就在這時金在中的手機急切的響了,居然是那個廁所裡邂逅的英俊打來的!

「在中,你在哪裡?」那邊聲音聽不出什麼情緒。

剛想問對方怎麼知道自己電話的金呆萌看看電梯示數:

「我下班了啊,在公司電梯裡呢!你‥‥」腦子已經沒事了嗎?‥‥

「是這樣的‥‥」朴有仟有點窘迫的聲音傳來,「我在你們公司旁邊的餐廳吃飯,但是我忘了帶錢包‥‥剛好想到你在這旁邊的凱越上班所以‥‥你帶錢了嗎?」

「哦!帶了啊,你就在旁邊的金湖餐廳是嗎?那我過去你等下啊!」說著電梯門已經打開,金在中掛上電話加快了腳步‥‥

 

十分鐘後倆人就在餐廳裡碰上了,有仟站在餐桌旁沖他招手,原本以後他會在銷售點等著的金在中有點窘的走了過去,心裡想著和某人的約會千萬不要遲到另一方面又裝出笑嘻嘻的樣子快步走了過去。

記得鄭某人說過,英俊的名字是朴有仟,又是他們公司大客戶的兒子,於是天生就特別會跟人自來熟的金某人立刻熱情四溢的打起招呼:

「嗨!咱倆又見面啦,這兩天好不好?」

「我很好!真不好意思啊我上次給你添麻煩這回又沒帶錢包,下次我請你吃飯吧!」

朴有仟一副貴氣公子又很有禮貌的樣子深得金某人的腐心,某人立刻瞇著眼睛點頭:

「好啊好啊!」又因為跟某人有約不得不狼狽的拉起朴有仟的手往門口飆,「我們先去結帳吧!」

「好的——哎你的衣服!」朴有仟突然叫道,金在中一回頭,然後整個人都冰化了——鄭某人給的衣服上不知道怎麼沾了一片咖喱汁上去‥‥

∑(° △ °|||)︴‥‥

朴有仟撓頭道:

「真不好意思,這是我剛才吃的咖喱雞肉飯,衣服很貴的吧?我在名品店見過這個,好幾萬的款,北京只有3件,居然沾上了污漬。」

「顏色還是雞屎黃‥‥」

金在中脫力的補充道。

朴有仟也面露難色的對他道:

「是不是應該趕緊去洗衣店清理一下?」

金在中抬起那雙幾乎失去焦距的雙眸:

「那要多長時間洗好?‥‥」

「只洗髒的部分然後吹乾應該不會太久吧?這對面就有一家洗衣店。」朴有仟話還沒說完就被重新拽起,某人匆匆結帳後直接撲向了對面的洗衣店。

 

可是到了洗衣店才發現門上掛了一個殘忍的“今日停業”公示牌,金在中看了恨不得當場自刎,一想到有可能會被某人再次封殺就懊惱不已。

「這是鄭腹黑給我準備的,他讓我穿著這個和他一起吃飯的,我完了,徹底完了!」

朴有仟安慰他道:

「這樣吧,我帶你去我家旗下的品牌選一款西服,當做賠禮。」

金在中用那灰濛濛的眼睛望著他:

「你家西裝店在哪裡?‥‥」

「大概二十分鐘路程吧,先跟我上車。」說完就帶著金在中向停車場走去。

 

 

原本“二十分鐘”的路程因為下班高峰期又堵了快二十分鐘,金在中惴惴不安的坐在副駕上啃指甲。

要不要給鄭BOSS打個電話解釋一下這邊的情況?

他會不會直接甩下一句「現在不出現的話以後就再也不要見面」?

正當金在中捏著手機猶豫不決的時候,螢幕突然亮了——

來電:虐待狂。

金在中大驚,早知道會被追來電話剛剛就應該先打過去解釋的啊!‥‥

哀悼兩秒,迅猛摁下接聽鍵。

「在哪。」那種看似平靜卻蘊含強大威懾力的語調直擊金在中耳鼓。

「在‥‥路上。」

對方果然不是那麼容易蒙混過去的:

「來餐廳的路上?」

「不是,是這樣的!我剛才幫英俊墊錢的時候——」

「誰?朴有仟?」幾乎能夠感覺到鄭某人說這句話時皺眉的樣子。

金呆萌這口氣還沒吐完就被那邊銳利的打斷很是鬱悶,無奈道:

「你會不會太聰明了點‥‥」

那邊的語氣已經烏雲密佈:

「立刻過來。」

這時朴有仟的車停了下來,對金在中道:

「我們到了。」

金在中一咬牙對電話裡的人說道:

「我換了衣服馬上就過去!」然後掛斷電話催朴有仟趕緊下車,兩人在高級商廈裡狂奔著。

 

「我要這件!麻煩給我拿這件!」金在中頭一次這麼厚臉皮,不等主人開口就先指著一套深色正裝討要,他現在哪有心情和時間慢慢挑這萬把塊的奢侈品?!不快點回去的話真的不知道會被某人分屍成幾塊兒!

朴有仟淡淡一笑對服務生說道:

「拿一套他的號碼出來。」

「是,朴總。」

服務小姐去櫃子裡翻了一會兒,「找到了」然後笑著就要把西服拿出來,結果手上一空,就聽耳邊一聲「謝啦」,金某人拿著西服套裝風捲殘雲般衝進了更衣室。

 

一進更衣室就開始扒身上的髒外套,就聽“哢噠”一聲,更衣室的門被外邊的人鎖上了,哦,原來是太著急連門都沒鎖就開始換上了,這應該是英俊幫忙從外邊關上的吧?

金呆萌不再多想,趕忙換上外套和配套的褲子,推門道:

「英俊,哦不,有仟,幫我開下門!」

無人回應。

——哎?

「英俊??」不會是去上廁所了吧‥‥金在中有點著急,又叫道,「那個‥‥剛才幫我找衣服的服務員小姐在嗎?」

無人回應。

——哎?!!!

金在中拍了兩下門急道:

「外邊有人沒?‥‥能不能幫我開下門?我被鎖在裡邊了!」

十分鐘之後。

「有仟啊‥‥你上廁所回來了沒?」

十分鐘之後。

「放——我——出——去!」

金在中不相信這商場裡的人瞬間蒸發了,詭異,太詭異了‥‥就在這時他突然想起給鄭腹黑打電話求救,至於為什麼不是打給沈君或者警察叔叔金在中本人並沒有多想。

 

出乎預料的,手機只響了一聲就被接了起來,聽到對方那聲「喂」的時候,金呆萌莫名其妙鼻子發酸,帶著哭腔就道:

「我、我被鎖在更衣室裡了‥‥」

鄭允浩的聲音比較鎮定,對他說道:

「我馬上就到。」

「好‥‥我在——」

「我知道。」

o (>﹏<)o要不要這麼神‥‥

於是金在中就萎在黑暗的更衣室裡,思來想去都覺得是自己太好耍了!朴有仟難道跟他有仇?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

那腹黑呢?他還沒告訴腹黑他在哪裡,腹黑就讓他等著,莫非也是假的?

金呆萌開始不相信這個世界了,又開始拍門呼救。

 

當他正“砰砰砰”絕望的敲著,門突然被人拉開,外界的光一下子照進呆萌的眼睛,逆光站著一個人,呆萌瞇著眼看去,那雙黑眸就穩穩地接住了他困惑的視線。

「不許再跟朴有仟有來往,聽見沒?」

呆萌哪裡還管得了這些,直接抱住鄭允浩的脖子,把身子往對方身上一貼,呼‥‥這才有了安全感。

鄭允浩身上有股說不出的香味,金在中嵌進對方懷裡深吸一口氣,嘆息道:

「好暖‥‥」

金在中抬眼,看著某人隱怒不發的樣子,咽了口水道:

「好吧我保證以後不跟他來往了。」

鄭冰山移開視線,臉上多了幾分陰冷:

「那個朴有仟,我該早點捏死他。」

金呆萌聽了不由得抖三抖,但還是架不住八卦體質的特點好奇問道:

「他為什麼要對付我啊?我跟他又沒仇,呃如果他是在報復我上次撞到他的頭的話那就例外了‥‥」

「他是針對我。」

「針對你?」

鄭允浩不打算再解釋,一把攬過呆萌的肩向外走去:

「跟我走一趟。」

「去哪?」

「去辭職。」

「哈?!」金某人的聲音差點把整個商場的天平蓋震開,他驚恐地看著面無表情的鄭允浩,腳下跟著他的步伐,心裡全是一個個的問號在叫囂。

他讓他辭職?!他是喪失了多長一段記憶啊怎麼完全銜接不上劇情?!現在又是下班點,鄭腹黑是讓他跟誰提辭職?

所有疑問全都在腹黑那句「是我辭職」之後“噗”的一聲熄滅,然後又更加旺盛的燃燒了起來。

「你你你要辭職?!」邊一腳跨進車內邊大聲問道。

「嗯。」

「不幹了?」

「嗯。」

「你要離開凱越?!」

「‥‥‥」鄭腹黑投來暴怒前的警告眼神,金在中立刻在嘴邊做了個拉拉鎖的動作,安靜下來。

 

五分鐘,是一個頂級話嘮的極限——:

「那我能問一下原因嗎?」

「朴老先生是凱越的大客戶,我跟他兒子做對會給公司帶來損害,正好在公司裡談戀愛很不方便,也算是順水推舟了。」

公司裡談戀愛不方便‥‥

金在中臉紅片刻,又重振旗鼓追問道:

「那你拿什麼跟他拼啊?」

「我有翔式。」

「你還在翔式做事呐!」翔式是比凱越更大牌的世界一線名企。

「不,翔式是我創辦的。」

∑(⊙▽⊙ ‥‥

此時,金在中的表情已經不能再用震驚來形容了。

連連受打擊,回回被整,看的鄭允浩都覺得可以適當憐憫一下此人,於是便前後簡短的交代了一下原委。

原來,鄭某人就是翔式的大老闆,只是翔式的事情他從不親自出面,於是沒有人知道這大財團真正的領袖到底出於誰手,一年前翔式打算收購蒸蒸日上的凱越,牽扯面及資金龐大,於是從不露面的鄭總裁決定獨闖凱悅集團,瞭解下具體情況再說。

 

金在中拼命抑制著來自腐男的那股遇到帝王總攻後的花癡勁兒,但看著鄭某人完美又冷豔的側顏還是充滿了敬仰和愛慕之情:

「那你現在辭職的話不會影響你對凱越的瞭解嗎?」

「我早就把凱越瞭解透了。」他開著車,看了眼一旁的人,「誰曉得中途會遇到你這麼個小狐狸。」

這話是人就聽得出那一絲絲的無奈和溺寵,還有,那麼一絲絲的愛意。

金在中牌水壺徹底燒開。

 

 

 

當鄭腹黑來到凱越大大大BOSS的郊外別墅和大大大BOSS兩人關在小黑屋裡親密會談了一小時20分鐘後,小黑屋的門開了,鄭腹黑先從門內走出來,隨後是笑瞇瞇的大大大BOSS,兩人好像談的頗有進展似的氣氛很不錯。

鄭腹黑的目光微微一尋覓,便定在某個房間不溫不火的啟唇道:

「你在幹什麼?」

「啊?——」原本趴在大大大BOSS浴缸邊沿觀察的腐男立馬慌張回身,沒想被檯子隔了一下「呀呀呀!」一叫,頭就往空蕩蕩的浴缸裡紮去!

鄭腹黑即刻上前,拽住他的手腕往懷裡一拉,金在中順利投入那個溫熱的懷抱,沉默半秒,膽怯抬頭望著某人的黑臉,本能的啟動了弱受模式——

「歐巴,我剛剛迷路了‥‥」

歐巴待他站穩,轉身對著大大大BOSS不做多解釋,說道:

「董事長,那我們先走了。」

已經看出什麼來的大大大BOSS點點頭,臉上的肥肉堆著和藹的笑:

「呵呵呵‥‥原來你是因為他啊,小鄭,以後就不要叫我董事長啦,哪有董事長還要靠手下員工的?我會全面配合翔式的,你就放心吧。」

「好的,我會讓律師團隨時彙報進度,有事您直接和我聯繫就好。」握手。

金在中只覺得,好氣派。

 

離開時,金在中這個好奇心沒地兒花的人就在苦心琢磨鄭腹黑跟大大大BOSS到底談了些什麼,怎麼他總感覺兩人雖然還是那麼尊重彼此,但大大大BOSS對某人的態度變了,變的‥‥好像某人是比他還大的終極大BOSS。

 

於是‥‥

「你不要給我一手遮天的感覺啊!這樣我會把你想成神的。」金在中坐在咖啡廳裡,苦大仇深的握拳垂手心,他這樣清新明朗的形象和對面這冷血男人的組合,引來在場所有女性的絕對關注。

某人面上有點意外,道:

「為什麼?」

「你太強大了。」

鄭允浩點點頭,招手讓他做到身邊來,金叛逆看看周圍頗有心關注他們的女士們,立刻反抗道:

「你這樣跟在公司把我當手下員工看不是一樣的嗎?!幹嘛這種事也要我過去找你‥‥」

「OK。」鄭允浩下一秒就起身坐到金在中身邊,看著一臉窘樣的金某人,「金在中,我只是一個人,平凡的人。」

「平凡人能開創翔式?」

「我是個凡人,但同時我也是鄭允浩。」

「‥‥‥」金在中不知道該用什麼眼神崇拜這個自戀專家了,「你真是連自誇都是神一般的級別啊‥‥」

鄭允浩嘴角微揚,屈指刮了下金在中的鼻頭,輕聲道:

「起碼我對你是凡人,我有凡人該有的需求‥‥」說完用食指磨蹭著金在中的嘴唇。

金在中抬手指著剛剛某人坐過的位置:

「你還是坐到那邊去吧!」

鄭腹黑風雨無阻的道:

「今晚去我那兒嗎?」

「不!」雙手抱胸,誓死捍衛。

「你的精選GV在我那兒。」

「‥‥‥」

「不想要了?」

 

當晚,金腐男用汗水換回了心愛的GV精選集,為了表示對黑暗勢力的反抗,他在某腹黑身上埋下了無數“金腐男到此一遊”的痕跡,這才心滿意足的睡下了。

當然,和某人看過的小說字母內容不符的是,被人拆骨入腹的不光是白嫩嫩的金腐男,還有肉壘分明的鄭總攻。總攻大人很是費解,身下人動情時用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臉然後——

流口水。

從後入時,身下人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把鏡子來欣賞自己的表情‥‥

若不是他制止,他那即將攀上頂峰的樣子恐怕都要被某人用手機拍下來發到網上去‥‥

最令他火大的事,整個激情戲裡,從金腐男的口中聽到了許許多多男人的名字。

「啊,這個姿勢是‥‥楊睿最喜歡的‥‥」

「‥‥楊睿是誰?」

「一個小說裡的大攻‥‥啊!你咬的地方是陳碩最敏感的部位啦‥‥」

「你可不可以專心點!」

果凍星星眼:

「你這樣好像鄭耀陽,帥死了‥‥」

「‥‥‥」

「嗯‥‥費因斯‥‥」居然還有外國人。

 

交往規則再加一條,不許看男男小說。

 

 

 

 

 

 

尾聲

2013年有幾個震驚四座或令人匪夷所思的新聞標題。

翔式僅通過初級洽談便一舉收購凱越集團。

翔式總裁曾是凱越前亞太經理鄭允浩,翔式總裁特助金在中曾是凱悅集團產品代理,有傳聞兩人正在拍拖。

華都天作繼承人朴有仟與翔式中國負責人金俊秀在賓館出入被照。(圖)

翔式收購華都天作,朴有仟上任翔式亞太區經理一職,傳言其與鄭總裁不合的說法被破解或冰釋前嫌。

 

最後,娛樂頭條——

最佳小說獲獎作品《當腐男遇到高富帥》的作者沈昌珉坦言,文章中的主角是根據自己生活中的原型而改編的,據記者瞭解,沈昌珉平日最好的朋友便是翔式總裁助理金在中,而近日其與翔式總裁鄭允浩之間的曖昧傳聞不斷,是否印證了沈作家筆中的主角就是這兩位人士呢?

 

 

 

9a504fc2d5628535977ef34091ef76c6a7ef6330  

↑↑↑實體書封面

 

=================全文完====================

 

這篇即歡樂又一點小虐心的文,看得開心不?!

這中間真的有好幾次在心裡大罵這金呆萌--要不要這麼二啊~~~~~~~~~

不過也正是因為金呆萌的二才會讓鄭BOSS這麼愛不釋手(?)吧~~

單大這抽文真的寫的很讚,好多梗都太經典了!

真的看幾次都是會很想大笑!

這文有番外,但單大的番外還沒有PO完全

所以~~番外可能還要再等一陣子

等番外完了再放上來~^ ^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