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Doris的煩惱》

 

Doris最近有點煩惱。

不知道是做錯了什麼,剛交往的男朋友對她變得冷淡了,明明兩個人之前交往得還挺順利,但是自從那天和一大幫朋友去KTV唱完歌之後,他就變得不對勁了。

跟Doris交往的男朋友名字叫金在中,小夥子長得清清秀秀,一米七八的個頭看起來高高瘦瘦,和她站在一起顯得男才女貌,特別般配。

當初金在中在一次社團聯誼中遇見了Doris,隨後就對她展開了追求。你想想,一正值花樣年華的小青年,長得好,家世也好,追求得又熱情,饒是你再美再冷豔高貴,怎麼可能不動心?

終於禁不住金在中的攻勢,Doris領著他給自己的幾個閨蜜過目,金在中請幾個女生到高級餐廳吃了飯,餐桌上表現得彬彬有禮,活脫脫一個風度翩翩的貴公子。

飯後Doris偷偷問幾個姐妹:「怎麼樣?」

「人是挺好的。」Tiamo率先發話,「不過嘛‥‥我怎麼感覺他氣場有點不對?」

「氣場不對?」Doris一臉不理解。

「對對對!」一旁的Lulu眉飛色舞地搭腔道:「你不覺得‥‥這金在中皮膚又白又嫩,長得又乾乾淨淨,那小長腿瘦瘦直直的,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極品小受!」

「什麼極品小受?」

談到這個話題,幾個閨蜜的眼神都開始放光:「你居然連極品小受都不知道?!就是%&*%‥‥」

幾個閨蜜七嘴八舌地說了一通,Doris最後輕聲哼了一下,搖頭道:「在中才不是什麼極品小受呢。」

於是幾天後兩個人理所當然地開始了交往。

 

金在中看起來玩得很開,沒想到竟然是個挺保守的人。和Doris交往了快一個月,竟然還停留在牽牽小手、擁個抱、親親小臉的地步。

Doris也不是沒給過金在中暗示,有一次兩個人約會,晚上該回家的時候下起了雨,她主動要求到外面賓館住一晚上,而且只要了一個標準間。

多好的機會啊!

可是金在中那個不解風情的笨蛋竟然洗完澡就跑到另外一張床上睡覺了!

Doris氣不過,於是穿著睡袍主動靠了上去,誰知金在中只是伸出手去抱了抱她,把她胸前敞開的睡袍扣上。

「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金在中溫柔地說。

Doris只覺得自己臉上都充血紅得要死了,第一次有男人對她說這種話,本來挺欠揍的話為什麼那麼讓人感動讓人想哭啊啊啊!

從那天之後,Doris就真的喜歡上了金在中。

 

可是,平靜的日子沒過多久,兩個人的感情就出現了問題,他們大吵一架,分手了‥‥

這不是Doris第一次戀愛,卻是她印象最深的一次。

一是因為交往時金在中對她太好,二是因為——

分手後沒多久,Doris就聽說金在中經常跟一個又高又酷的男生一起去上林教授的微觀經濟學,那時候她還對金在中仍然存在那麼一點點旖旎的想法,於是就叫上了自己家兩個閨蜜一起去教室找他。

那天已經下課了,學生都一窩蜂地離開了教室,她們三個女生來到門口,等了一會,金在中和那個男生卻遲遲沒有出來。

Doris認出來那個男生就是之前在KTV裡遇到的看起來特別厲害的男人。

金在中在收拾東西,而那個男人從後面攬著他,好像正把他摟在懷裡。奇怪的是,這樣兩個男人在一起的畫面,居然不讓人覺得突兀,反而在夕陽柔和的光芒中顯得那麼溫馨和睦。

Doris還有點猶豫要不要進去,身旁的Lulu突然捂著嘴興奮地低聲喊:「你看!你看!他們‥‥」

他們‥‥他們竟然在接吻!

不是那種淺嚐即止的吻,是唇齒相接的舌吻‥‥那個男人比金在中要高小半個頭,他低著頭,微閉的眼睛裡散發著溫柔地光芒,而仰著頭的金在中,嘴角也是向上彎著的‥‥

三個女生都愣住了‥‥

 

Doris都忘了她是怎麼離開的。

Lulu和Tiamo都一路上都在興奮地交談,什麼「啊啊啊太配了」、「好唯美啊」、「怎麼會忘了拍下來好想留下來珍藏啊」。

最後她們還不忘安慰Doris道:「輸給那種腹黑大攻你也值了,他們的路挺不好走的,你就當支持他們一把,放寬心不要再糾結這個事情了。」

「是嗎?」Doris苦笑一下,心裡有點酸酸的,但看見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卻讓人恨不起來。

就這樣吧,這個特別的男人,讓他成為心裡美麗的回憶吧‥‥

 

三年過去了,Doris早已看開了當年那場短暫的戀愛,有了新的男朋友,也找到了令人羡慕的工作——TOP傳媒公司前臺秘書。

當前臺秘書的好處實在是多多的,TOP傳媒是全國第一大傳媒公司,每天各種明星名人來來往往,Doris也順帶著飽足了眼福。

這樣快樂舒服的小日子沒過幾天,Doris就又有了新的煩惱。

這事還得從TOP集團小少爺來公司視察說起‥‥

當時那個穿著黑色西裝一身禁欲氣息的男人在公司高層的迎接下走進了公司大堂,一邊走一邊一臉嚴肅地聽著公司經理的彙報,當經過前臺的時候,那個小少爺突然站住了,眼睛盯著Doris的方向看了好幾秒鐘‥‥

Doris哪招架得住那麼毒辣的眼神,她立馬低下頭,心虛地看著桌面,心噗通噗通快要跳出胸腔。

還好小少爺只是看了她一下,然後就恢復正常走了‥‥

小少爺消失在遠處專用電梯裡時,大廳一下子就炸了鍋。

「Doris!你走大運了!小少爺一定是看上你了!」

同事們都興奮地祝賀Doris,而只有她知道,那小少爺,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

 

果然,沒過多久,小少爺就找她上頂樓辦公室談話了。

「你叫Doris?」小少爺面無表情地問。

「是。」

「首爾大學畢業?」

「是。」

「來公司多久了?」

「快‥‥快一年了‥‥」

「有男朋友嗎?」

「有‥‥」

「哦?」小少爺的語氣突然變得很冰,「交往多久了?」

「公司連這個也要過問嗎?」Doris扯著衣袖小聲抗議,這小少爺的表情和語氣都太冷了,好嚇人‥‥

「快回答我!」一直面無表情的小少爺竟然露出了焦躁的表情。

Doris嚇得往後退了一步:「交往快半年了‥‥」

小少爺攥著的拳頭鬆開了。

 

Doris也鬆了口氣,她終於知道小少爺到底想問什麼了,從見到小少爺的第一眼,她就認出來,這個人,就是以前和金在中在一起的那個男人。

「那個‥‥小少爺,我跟金在中早就沒聯繫了,你們後來不是在一起了?我覺得你們在一起挺配的‥‥」

好吧,後面一句是有點拍馬屁的嫌疑‥‥

不過這馬屁好像拍對地方了,因為小少爺的眉頭因為這句話而鬆開了,眼底甚至劃過了一抹淺淺的欣喜,但瞬間又恢復了平靜。

「嗯,知道了。」小少爺喝了口咖啡,緩緩道,「你下去工作吧。祝你和你男朋友幸福。」

還祝你幸福呢!Doris吐吐舌頭,轉身腳底抹油溜走了。

呼‥‥太嚇人了‥‥

Doris驚魂未定地拍拍胸口,拿出手機給Lulu和Tiamo發信息:【啊啊啊,你們都錯了,那個男人不是腹黑攻,他明明是鬼畜攻啊!我在中在床上怎麼受得住?!】

好吧,這幾年來,Doris已經被幾個閨蜜薰陶成一個標準的腐女了‥‥

 

鏡頭調轉,辦公室內的鄭允浩坐在BOSS椅上,腦子裡還在回味著剛才和Doris的對話,半晌,他才喃喃自語道:「原來,和她上床、喜歡女人‥‥都是騙我的‥‥」

不知道想到什麼,他又噗嗤笑了出來,細長的丹鳳眼笑起來像兩個彎彎的月牙。

「傻瓜‥‥」

也不知道是在說那個姓金的小笨豬,還是在說他自己‥‥

 

 

 

=======番外一《Doris的煩惱》完========

 

 

 

番外二 《蜜月之旅》

 

圓形的窗戶外面是綿延無際層層疊疊的白雲,以湛藍的天空作為背景,配以明亮溫暖的日光,這樣的景色只一眼看上去就美好得足以讓人心醉。

而飛機內卻是另一番景象。

豪華的私人機艙內,兩具男性軀體交織在乳白色的真皮沙發上,夾雜著情欲的喘息和難耐的呻吟,混合著身體接觸發出的黏膩的響聲,整個房間裡滿是男性荷爾蒙的氣息。

「允呐‥‥」

親吻的間隙,還不忘叫著愛人的名字。

撫摸著身下人緊致的腰線,鄭允浩加快了律動的頻率,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處,再以極慢的速度緩緩抽出,最大程度地享受著兩個人身體最親密的接觸。

金在中卻被這樣的節奏折磨得虛睜起眼睛,身體深處的燥熱讓他渴望著被完全填滿,被狠狠撞擊,被完全佔有。

「快點‥‥」金在中扭了扭身體,雙腿把鄭允浩的腰夾得更緊。

鄭允浩卻故意放慢了節奏,唇齒在金在中耳邊廝磨,充滿蠱惑的聲音響起:「叫老公。」金在中懊惱地瞪了男人一眼,偏過頭去含糊不清地叫了一聲。

一個猛撞。

金在中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被頂了出來,可那該死的快感卻從四面八方湧來。

「叫什麼?」鄭允浩顯然並不滿意那樣敷衍的叫法。

「老公‥‥啊!」又是一個猛撞,金在中只得雙手反扶著沙發的靠背以維持身體的平穩。

‥‥‥

 

「本次私人航班將於20分鐘之後抵達倫敦希思羅機場,地面溫度為26攝氏度,請鄭先生和金先生提前做好下機準備。」

機內廣播裡傳來空中服務員甜美的聲音。

鄭允浩還在金在中的身體裡,剛發洩過的滾燙濁液留在腸道裡,拔出來的時候帶出來一些,乳白色的液體留在私處,顯得格外地誘人。

「別看了!」金在中收回雙腿,站起身來,白色的濁液從雙腿間流下,在大腿上劃出濕漉漉的痕跡。

鄭允浩立刻感覺自己剛壓下去的欲望又有復甦的趨勢。

「都怪你!好不容易度一次蜜月,我還打算先在飛機上好好休息一下呢,待會還要見你的朋友,我這副樣子怎麼去見啊‥‥」金在中一邊往身上套衣服,一邊絮絮叨叨地說著。

話還沒說完,就被鄭允浩從後面摟住了腰。

「不用管那些。」

咬住了愛人的耳朵,火熱的吻一路向下‥‥

「哎呀!都說了不要了!馬上就要降落‥‥唔‥‥」

 

希思羅機場,私人停機坪。

來自首爾的灣流G550豪華私人飛機停靠許久之後,兩個男人才從機艙門緩緩走出,走在前面的鄭允浩氣定神閒地牽著金在中的手,而金在中的臉上還帶著一抹可疑的緋紅。

早已等在草坪旁的Zack迫不及待地迎上去,給了兩人一個熱情的擁抱。

「允浩!好久不見!」轉過頭去,Zack一臉熱情道,「你一定是在中吧!你本人比照片更加帥氣!」

金在中注意到Zack用的是“handsome”而不是偏中性的“pretty”,心裡對這個人的印象更加好了幾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個鄭允浩經常提起的朋友,Zack長著一張典型的歐洲人面孔,高挺的鼻子顯出幾分英氣,藍色的瞳仁也充滿了西方的風情。

司機已經在一旁候著,三個人坐上車,黑色的加長林肯向倫敦市中心駛去。

 

鄭允浩在倫敦有一處房產,雖然已經提前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來到這個公寓的時候,金在中還是被震驚了一下。這哪裡是他媳婦兒口中的“小房子”,這明明是豪華別墅好吧!

「媳婦兒,你說說,你瞞著我藏了多少私房錢?」金在中興奮地在這棟兩層公寓裡走來走去,毫不掩飾對這裡的喜愛。二樓的主臥從落地窗處延伸出一個寬大的露臺,上面擺放著兩張藍色的躺椅,金在中愜意地躺在上面,享受著陽光的洗禮。

鄭允浩在房間裡翻著抽屜,不一會兒就拿著一個厚厚的牛皮紙袋走到了露臺上。

「給你的禮物。」他躺在另一個空躺椅上,把牛皮紙袋遞給金在中。

「這個是什麼?」金在中好奇地拆開了紙袋,裡面是一疊一疊的文件,上面全是英文,還蓋著各種各樣的章。

「這個公寓的房產證、拉普拉涅那邊度假村的股份,還有銀行存款和理財產品,都在裡面了。」

金在中瞬間覺得手裡的信封簡直有千斤重,忙不迭地把信封塞回了鄭允浩的懷中,道:「你自己的東西自己保管啦!」

「上面都寫的是你的名字,我拿著也沒用。」

鄭允浩聳聳肩,把信封鄭重地放到金在中的手裡,道:「老婆大人,我們家的財政大權就交給你了。」

金在中手持巨額資產,頓時風中淩亂。

 

Zack已經為他們預約好了註冊,登記的時候金在中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在好幾張材料上簽了字,又被帶著去照了相,還被問了一長串他聽不懂的問題,最後終於在一聲聲「Congratulations」的道賀裡領到了屬於他和鄭允浩的結婚證。

「好傻啊!」金在中指著照片上笑得一臉傻樣的自己,不平衡道:「憑什麼把你照得這麼帥,把我照得這麼傻!」

「不會啊,蠻可愛的。」鄭允浩也拿著結婚證看了許久,才小心翼翼地把結婚證收好。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合法夫夫了啊。」金在中感嘆道,「媳婦兒,我沒做夢吧。」

鄭允浩不禁笑出聲來,搖了搖頭,無奈地吻上了金在中的嘴唇。

 

兩個人在倫敦待了接近一周,這一周的時間裡,幾乎連家門都沒怎麼出。金在中倒是想出門去逛逛,感受感受英倫風情,可鄭允浩壓根沒給他什麼機會,由此可見,男人的獨佔欲是很強烈的,尤其是剛結婚的男人。(peggy表示這話有岐異啊~~咱們在中哥也素男倫啊!‥‥好吧~是長的像女人、賣萌像女人、喜歡玩偶爾像女人的男人╮(-_-)╭ )

墮落了好幾天之後,鄭允浩終於才良心發現地帶著金在中出門逛逛。倫敦的天氣非常不錯,傍晚時分,涼風習習,金在中和鄭允浩和大街上每一對普通情侶一樣,手牽著手散步在街頭。

「我最開始來的時候,就經常自己在這條街上閒逛。」

「這就是我念過的高中。」

「剛來倫敦的時候,就住這棟樓上,在這裡住了兩年多。」

「有一天放學的時候下大雨,別人都有家人來接,我就衝到這裡來躲雨,在這裡坐了半個晚上。」

‥‥‥

每到一個熟悉的地方,鄭允浩都跟金在中講解著。

金在中側頭,身邊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用著最若無其事的語氣一點一點地向他談起他的過去,他生活的點點滴滴,他所有歡喜難過的心情。

「媳婦兒。」金在中突然開口道,「好後悔沒有早點遇到你。」

「沒關係啊。」

鄭允浩牽著金在中的手。

散步在倫敦河邊,夕陽的餘暉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

「反正以後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第二天,兩個人乘坐小飛機直飛維也納。

原本四年前就應該一起到達的地方,現在終於在結婚之後完成了這個願望。

還在韓國的時候,金在中就很有熱情地為維也納之旅製作了一大堆攻略。但到了維也納之後,他才發現,在這裡玩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攻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無論怎樣都會很開心。

兩個人預定的酒店就在美麗的多瑙河邊,超大的套房從窗戶看出去是美麗的河景,對面就是著名的維也納劇院。

鄭允浩對這座城市明顯比較熟悉,熟門熟路地帶著金在中去了好多旅遊勝地。

美泉宮門口有傳統的歌舞遊行,本地人都穿著奧地利的傳統服飾向遊客們展示,金在中在一旁饒有興趣地拿著相機哢嚓哢嚓地拍照。

 

「把襪子穿在外面好奇怪哦。」金在中一邊研究相片一邊吐槽。

鄭允浩笑笑,拍拍他的肩,問:「要嚐嚐這裡的果酒嗎?」

「嗯?」金在中抬起頭來,笑道:「好啊好啊好啊!」

鄭允浩朝遊行隊伍最前端的賣酒女郎招了招手,她會意地走上前來,從背在身前的木桶裡倒了一杯酒,遞給金在中。

「好香。」金在中豪爽地一飲而盡。

「怎麼樣?」鄭允浩伸出手去幫他擦了擦嘴角留下的酒漬。

「回味無窮。」金在中有些躍躍欲試地想要再來一杯,卻被鄭允浩攔了下來。

鄭允浩和那賣酒的女孩兒用德語聊了幾句,表情很是開心。

「你們剛才說什麼呢?」待那女孩回到遊行隊伍裡面,金在中好奇地拽著鄭允浩的袖子問。

「她問我們是不是情侶。」鄭允浩抓住金在中的手,「還說我們很配。」

金在中驕傲道:「那當然了,我和我媳婦兒當然很配。」

 

吃過午飯,鄭允浩道:「帶你去一個地方。」

「好啊。」金在中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兩個人沿著石板小路走了大半個小時,最後石板小路變成了碎石子鋪成的小路,踩上去發出細碎的聲響。

終於,一座哥特式尖頂教堂出現在眼前。

「媳婦兒,你信教啊?」

鄭允浩搖搖頭,道:「跟我來。」

這座教堂並不大,中午時分附近也沒有多少人。

走進教堂裡面,鄭允浩說:「我以前來過這裡,一個人。」

金在中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是以前我們約好的那次嗎?」

「嗯。」鄭允浩隨意坐在最後一排的木椅上,說:「當時就坐在這裡。」

金在中也在他身邊坐下,把頭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說,你當時是不是特希望我在你旁邊?」把玩著鄭允浩修長的手指,金在中輕聲道,

「就像現在這樣。」

鄭允浩沒說話,無聲地笑了。

這樣的笑容充滿了甜蜜,金在中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眼波流轉,唇齒相接。

在安靜的教堂裡,新婚伴侶忘情地接吻。

所謂蜜月,大概就是這樣的甜蜜吧。

 

 

=======番外二《蜜月之旅》 完=======

 

 

 

 

 

番外三《已婚人士生活記錄》

 

#關於大男子主義

人們都說結婚之後的男人,壞毛病都會逐漸顯現出來。也對,兩個人在一起久了,自然而然是越來越隨意。比如鄭允浩,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最喜歡把腳放在茶几上面,每次都要被金在中大吼一通;比如金在中做飯的時候像強迫症一樣一定會放好多辣椒,鄭允浩為此胃疼了好幾次;比如兩個人都最討厭洗碗,每次都要靠石頭剪子布這種幼稚的方式來確定洗碗人選。

結婚之後,金在中也逐漸瞭解了鄭允浩平時不為人知的一面。比如,鄭允浩在歐洲生活了這麼多年,照理說思想應該很西化了,但實際上他骨子裡卻是一個很有傳統家庭觀念的人。譬如某天如果因為工作必須晚歸,鄭允浩一定會提前打電話給金在中報備,而如果金在中某天回家時間太晚,則一定是會被家裡那位“清理”的。

 

就好像這一次,收到鄭允浩的短信說晚上公司有飯局,會晚一點回家,某壓抑已久的金姓男子終於按耐不住,撒了歡兒地跑到了趙俊浩的酒吧。

趙俊浩的酒吧開了半年多,金在中只在開業那天得到特赦來過一次,還是鄭允浩親自陪同前來的。這實在太不符合金在中的性格,長時間被管教的金在中在今天晚上想要徹底爆發一下。

趙俊浩一看到坐在吧台的金在中,立刻衝上去在他背上拍了一下:「金子,我沒看錯吧?!你居然來了?」

金在中挑了挑眉:「怎麼了?我就不能來了啊?」

「拜託!你家那位知道嗎?如果你是瞞著他來的,那還是乖乖回去吧,我可不想被他砸場子。」趙俊浩半是開玩笑地雙手合十,那模樣十分討打。

「去去去,我今天晚上就在這裡玩了,你有意見?」金在中表面上一副大爺樣,但其實心裡還是有點發怵的,他媳婦兒說了晚上11點左右回家,所以他只要在11點之前趕回去就好了。只要趙俊浩不告密,那允浩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很久沒來酒吧了,剛開始感覺什麼都特別新奇刺激,但只坐了不到半個小時,金在中就覺得無聊了,酒吧裡男男女女是很多沒錯,不過所有人都比不上他媳婦兒好看。他要了一杯長島冰茶,喝了幾口,掏出手機來給自家媳婦兒發信息:「媳婦兒,還是你最好。」

正在飯局上應酬的鄭允浩看到這條短信,嘴角翹得老高。在座的幾位生意上的合作夥伴看到他這副樣子,都嚇了一大跳:原來鄭總是會笑的啊,還笑得這麼好看‥‥

 

金在中這天特地打扮得很騷包,穿上了壓箱底的緊身V領Tee,頭髮也用髮膠給固定在了後面,露出額頭來。他坐在吧台簡直就是一個活招牌,好幾個男女都主動上來搭訕,不過都被趙俊浩給擋了回去。

「金子,你差不多就行了啊,趕緊回家去吧。」趙俊浩看著已經喝了好幾杯雞尾酒的金在中,實在是有點鬧心。

本來金在中還有點想走的,不過被趙俊浩這麼一說,倒顯得他有多怕媳婦兒似的,他還偏就不走了!

 

喝了一杯又一杯,酒勁上頭,金在中有些微醺,視線也稍微有一點模糊。

恍惚中鄭允浩的臉似乎出現在了面前,還帶著微微的慍色。

「咦?媳婦兒?」金在中伸出手去摸上那張臉,又戳了戳他的嘴角,不滿地嘟嘴道:「又是面癱臉‥‥笑一下又不會怎樣!」

「金在中!你到底有沒有身為已婚男人的自覺?!」鄭允浩實在是沒想到,他收到資訊之後就特地提早結束了飯局趕回去,家裡卻連個人影都沒有。這小子,居然自己跑到酒吧來了,還打扮成這樣!

 

把喝得半醉的小豬拎回家裡,扔到床上。鄭允浩看著他暈暈乎乎的表情,心裡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小子。

管他喝醉沒呢,鄭允浩直接扒掉了金在中的衣服,突然襲來的涼意讓金在中稍微哆嗦了一下,身體上的重量讓他也警醒了起來。

「別‥‥別亂來!」金在中掐了鄭允浩的後背一把,迷迷糊糊道,「我可是有媳婦兒的人‥‥」

「原來你還知道啊?」鄭允浩咧嘴笑,但身體的動作卻並沒有停下來。

‥‥‥

 

金在中覺得自己真的是倒楣透頂了,居然就連去個酒吧都會被抓包,還被“教訓”了整整一個晚上,害得他腰都直不起來了。

更可氣的是鄭允浩居然還很“貼心”地幫他跟公司請了假,說他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一天,惹得沈昌珉打來慰問電話赤裸裸地嘲笑他:「喲,看來昨天晚上戰況很是激烈啊。」

下午的時候趙俊浩也打來電話:「金子,你那邊沒事吧?」

「趙俊浩,我恨你‥‥」金在中躺在床上恨得牙癢癢。

「真不是我告的密!」電話那頭的趙俊浩就差舉手發毒誓了,「浩子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問我你是不是在我這兒,你說我能怎麼辦啊?」

「叛徒!」金在中這兩個字喊得十分悲壯,嗓子都快破音了。

「你們吵架了?!」

「沒‥‥」金在中恨恨道,「但是,多謝你讓我領略到了允浩是個多麼大男子主義的混蛋‥‥」不過我喜歡‥‥

當然,最後這句話放在心裡就好了。

 

最後經過金在中的抵死抗爭,終於為自己贏來了每個月去一次酒吧的權利。不過後來他基本上算是一次也沒有去成,這些都是後話了‥‥

 

 

 

#關於暗戀那點兒事

NSK公司今年新招進來十名暑期實習生,全是從首爾各大高校精挑細選出來的優秀在校學生。

金在中作為公司的常務理事,在迎新會議上發了言,表示了公司對新人們的期望。小實習生們裡女生佔了七成,大家頭一次見到金在中這樣帥氣又溫柔的精英男人,都迷他迷得不得了。

「金理事真的好帥哦!你看他說話的時候,感覺渾身都冒著粉紅泡泡!」

「對啊,一想到以後會和他一起工作,就渾身都充滿了動力!」

「我看啊,加把勁,說不定以後可以當上理事夫人哦。」

會後,女生們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

「喂,你們都沒見過男人嗎?」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女生不客氣地開口譏諷道,「沒看他手上戴著戒指嗎?他已經結婚了。你們還真是沒眼力。」

「鄭靜珊!你憑什麼這麼跟我們說話啊!」一個年齡比較大的女生不服氣道。

鄭靜珊斜斜地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自顧自地走了。

 

金在中坐在辦公室裡翻閱著實習生們的資料,其中一份讓他感覺頗為頭疼。

「鄭靜珊,19歲,首爾大學經管學院二年級,在校GPA成績4.8,入職測試成績A+」

資料頁上女孩子的證件照看上去清純又可愛,金在中卻揉了揉太陽穴,拿出手機給自家媳婦兒撥了過去。

「媳婦兒,我遇到難題了‥‥」

「怎麼了?」鄭允浩此刻坐在辦公室裡,說話的聲音又輕又溫柔。

「你妹妹到我公司來暑期實習了。」金在中發愁道:「我該怎麼跟她相處啊?用不用給她開小灶?」

「是嗎?她好像還沒跟家裡提起過。」

「她為什麼不去TOP集團或者韓氏實習啊?」金在中疑惑不解,「那樣才更合理不是嗎?」

鄭允浩輕聲笑笑,道:「小在,你不要有負擔,把她當普通員工就好了,不用特別照顧她。」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金在中還是在暗地裡額外地關注著他這個小姑子在公司裡的實習情況。

其實鄭靜珊在金在中的印象裡一直是一個刁鑽任性被家裡寵壞了的小女孩兒,所以,當金在中從秘書那裡得知她是這一批實習生裡表現最出色的一個時,還是有些意外的。再加上鄭靜珊在公司實習的這大半個月以來,都沒有主動去連繫他,反倒是埋頭認真工作,這讓金在中真的相信這小姑娘是真心來NSK公司鍛煉自己的。

 

一個加班的晚上,金在中寫完最後一頁PPT,終於關上了電腦。伸了個懶腰,牆上的時鐘已經指向了10點整。

「這麼晚了啊‥‥」金在中打了個呵欠,給鄭允浩發了個信息:「終於幹完活了,準備回家!」

鄭允浩的資訊立刻回了過來:「等我一會,我現在去接你。」

金在中無聲地笑了,他收拾好東西,往外面走去。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辦公大廳裡黑漆漆一片,但還有一個辦公桌上的燈是亮著的。還有人在加班嗎?金在中好奇地走上前去,竟然看到鄭靜珊正坐在辦公位上用電腦修改策劃案。

「這麼晚了還不下班?」金在中來到她身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認真工作的鄭靜珊嚇了一跳,連忙回頭,看見是金在中後才鬆了一口氣,小聲叫了句:「理事。」

「下班時間,叫我在中哥就好了。」金在中露出一個超級親切的笑臉,說,「實習還習慣吧?加班到這麼晚,家裡人一定會以為公司壓榨員工的。」

「這個策劃明天要交,我想做得儘量完美一點。」鄭靜珊一臉認真的樣子,那神色隱隱跟鄭允浩有幾分相像。

金在中像個知心大哥哥一樣揉了揉她的頭髮,說:「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小女孩要學會多享受生活嘛。你二哥正往公司這邊來呢,跟我們一起走吧,把你送回家。」

鄭靜珊微微紅了臉,眼神閃爍道:「不用啦,我自己打車回家就可以了。」

「一家人還客氣什麼。」金在中很有男子氣概地關上了她的電腦。

 

鄭允浩的車已經等在了樓下,金在中紳士地替鄭靜珊打開了後座車門,等她上車之後,自己才坐進了副駕駛。

「哥。」鄭靜珊怯怯地跟鄭允浩打了個招呼。

「靜珊工作比我還賣力,一直加班到現在。」金在中向鄭允浩傳遞了一下眼神,道:「先送她回家吧。」

「嗯。」鄭允浩點點頭,轉頭對後座上的鄭靜珊說:「工作辛苦了,後面的儲物箱裡有麵包跟牛奶,先將就吃一點吧。」

鄭靜珊有些受寵若驚地點了點頭。在她的印象裡,她二哥一直都冷冰冰的不好接近,對她的態度也算不上好。這次這麼溫柔地對她說話,還是頭一遭呢。

車子平穩地開到了鄭家主宅前,鄭靜珊站在門口看著車子消失在遠處的夜色中,這才進了屋。

 

【今天是去NSK公司實習的第26天,加班到很晚可是真的很值,因為今天終於和在中哥說話了!在中哥人還是那麼溫柔又陽光,他笑起來的樣子好好看哦!而且,他還摸我的頭髮,還幫我開了車門,真的好帥哦!如果他沒有和我哥哥結婚的話,我一定要倒追他的。】

鄭靜珊把自己鎖在房間裡,在日記本裡記下了這段少女秘密的心事。

 

週末,鄭家一月一次的例行家庭聚餐上,一家人圍著長方形的餐桌依次端坐。

鄭成旭終於在去年結了婚,他的妻子現在已經有六個月的身孕,因此這次廚師特地做了好幾道安胎滋補的藥膳。

飯桌上大家像往常一樣帶著禮貌用餐,可話題不知不覺就轉到孩子的問題上,鄭勳主動發話說:「允浩,你們兩個還是要早點要個孩子的。」

金在中差點被嘴裡的湯嗆到。

「現在暫時還沒打算要孩子。」鄭允浩輕描淡寫地回答,卻餐桌下安撫地覆上了金在中的手。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找代孕也好,還是試管嬰兒也好,把孩子先生出來,交給家裡帶。你們兩個年齡也不小了,也不知道考慮考慮。」鄭勳這話說得嚴肅,聽得金在中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鄭靜珊竟然站出來說:「爸,你不要逼著允浩哥和在中哥要孩子了!大不了以後我生了孩子過繼給他們養嘛。」

此話一出驚人,在桌的人都愣住了。

 

直到離開了鄭家,坐在車裡的金在中還是有點被嚇到。

「你妹妹今天說的話是認真的嗎?」金在中扯了扯鄭允浩的衣袖。

「不清楚。」鄭允浩問,「小在,你想要孩子嗎?」

金在中搖搖頭,道:「感覺還沒做好準備呢,我才26歲,如果有孩子的話就成大叔了不是嗎?今天你妹妹那麼說,真的嚇我一跳。」

「她喜歡你。」鄭允浩眉頭微蹙。

「可是我喜歡的是你。」金在中笑靨如花,主動吻上了他的嘴唇。

 

鄭宅,鄭靜珊在日記裡寫道:【今天家庭聚會上又見到在中哥了,爸爸逼他和二哥趕緊要孩子,看得出來在中哥有點尷尬。其實我覺得,兩個人如果相愛的話,只要能在一起,有沒有孩子都不重要啊。在中哥,我喜歡你,所以希望你和允浩哥能幸福,永遠在一起。】

 

 

 

#關於鄭瑜晟

金在中30歲這一年,對他來說意義非凡。

人們都說男人30而立,而在這一年,他當上了爸爸,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正式從少男升級成了大叔。

鄭靜珊堅持遵守當年的承諾,把她的的第一個孩子過繼給了鄭允浩和金在中。

第一次從醫院的育嬰箱裡看到剛出生的小孩子,渾身的皮膚皺皺巴巴的還沒有長開,小臉因為正在睡覺而露出奇怪的表情,但卻非常可愛。

「媳婦兒,這孩子以後就是我兒子了?」站在觀察窗外的金在中好奇地觀察著這個新鮮的小生命,撅著嘴道,「怎麼長得這麼醜啊,像個小猴子一樣的。」

「小孩子都是這樣的,過幾天長開了就好看了。」鄭允浩一手搭在金在中的肩膀上,透明的觀察窗上反射出金在中好奇又激動的表情,他倒覺得,身邊這個男人,要比屋裡的小寶寶可愛百倍。

「那我以後要把他打扮得又酷又帥,讓女孩子全部都圍在他身邊。」

鄭允浩忍笑問道:「他要是喜歡男生呢?」

金在中躊躇半天,道:「也是,家庭環境對小孩子影響很大的。不過如果他以後真的喜歡男孩子的話呢,一定要當上面那一個。」

「哦?」鄭允浩挑眉,問:「為什麼?」

「因為下面那個都很辛苦的啊。」金在中理所當然道,「而且上面那個比較爽吧。」

鄭允浩勾起了嘴角,手掌一路下滑攬住金在中的腰,在他耳邊曖昧地輕聲道:「原來你一直是這麼認為的,那今天晚上換個體位吧,你在上。」

金在中惱怒地瞪了他一眼,一個爆栗砸在了鄭允浩頭上。

是的,你沒有看錯。結婚六年之後的金在中逐漸學會了使用暴力解決問題,而偏偏某個人又特別享受這樣的“家庭暴力”‥‥

 

夫夫兩個人絞盡腦汁想了好久,才給孩子起名叫鄭瑜晟,小名小猴子。

雖然家裡請了專門請了全職的保姆和奶媽,但也絲毫不妨礙兩個大男人手忙腳亂地帶孩子。用金在中的話來說,孩子從小就要和父母(?)培養親密感,建立家庭的感覺,這樣才有利於身心的健康成長。

鄭允浩平時在商場上不苟言笑氣場逼人,而回到家裡面對著老婆兒子卻是無比溫柔。

這天剛下班回家,就看見金在中坐在客廳沙發上一臉激動地抱著小猴子搖啊搖,嘴裡還不停地哄著:「乖啊,再叫爸爸一聲好不好,再叫一聲爸爸就給你糖吃哦!」

「怎麼了?」鄭允浩在玄關處換了拖鞋,把脫下來的外套掛在衣架上。

「媳婦兒你回來了!」金在中抱著小猴子跑到鄭允浩面前,一臉得意地說:「剛才兒子開口說話了!他叫我爸爸,叫我爸爸哦!啊,心都要酥了,感覺好幸福啊。」

「是嗎?」鄭允浩笑得眉眼彎彎,伸出手去捏了捏小猴子嫩嫩的小臉,小猴子一臉懵懂地看著兩個大人,咂咂嘴,朝著鄭允浩字正腔圓地喊了一聲:「爸爸。」

小孩子特有的軟軟糯糯奶聲奶氣的聲音,讓兩個男人愣了好久。

「小在,他剛才叫我爸爸?」鄭允浩的表情有些迷茫。

金在中看著他這樣,忍不住笑出了聲來:「對啊,你沒聽錯,小猴子叫你爸爸了。」

鄭允浩臉上是遮掩不住的欣喜,金在中也咧開了嘴角。面前這個男人已經34歲了,可為什麼還是很想用可愛這個詞語來形容他呢?

 

晚上好不容易把小孩子哄睡了,兩個榮升“爸爸”的大男人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

「媳婦兒,我睡不著。」

「我也是。」

鄭允浩的手撫上了金在中的腰,這麼多年,男人一直保持著健身的習慣,外面看上去瘦瘦弱弱,實際上卻是相當緊致結實的身材。

「好久沒做了。」溫熱的氣息吐在耳邊,金在中的身體下意識地抖了一下。

他翻了個身,兩個人變成了面對面的姿勢。

鄭允浩的吻細細密密地落了下來。

明明親密了這麼多年,一到這種時候,金在中卻還是忍不住臉紅。

額頭、臉頰、嘴唇、鎖骨、胸前、小腹,一路往下,最後含住了他兩腿之間的地方‥‥

「嗯‥‥」

金在中舒服地輕哼了一聲,手下意識地放在了鄭允浩的頭上,大拇指輕輕撥弄他的頭髮。

對彼此的身體已經太過熟悉,太知道怎樣才會讓對方舒服難耐。

舌頭靈活地在柱體上滑過、吸吮,金在中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快‥‥」手猛然地抓緊床單,金在中難耐地扭動著腰,「快‥‥嗯‥‥允呐‥‥」

滾燙的濁液噴薄而出,鄭允浩笑著抬起頭望著他,嘴角還殘留著白色的液體。

金在中看著這幅樣子,立刻又受不了了。

‥‥‥

 

激情之後,躺在愛人的懷裡,金在中聽著鄭允浩強有力的心跳,輕聲問:「不能有自己親生的孩子,你會不會覺得遺憾?」

黑暗裡看不清鄭允浩的表情,沉默片刻,他說:「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你。」

「我以前一直覺得我不會有孩子,和你在一起之後,我也做好了沒有孩子的準備。」金在中笑了笑,說,「今天小猴子開口叫我爸爸的時候,我覺得很幸福。不管是不是親生的,小猴子就是我的兒子。你、我、小猴子,我們三個,無論怎樣,是一家人,我們永遠不會分開。」

握住了愛人的手,鄭允浩無聲地笑了。

「嗯,永遠不會分開。」

 

鄭允浩34歲這一年,對他來說意義非凡。愛人、兒子,他終於有了傳統意義上一個完整的家。

生命賦予了他新的意義和責任,他再也不是一個人在面對人生。

 

 

========番外三《已婚人士生活記錄》完=======

 

 

番外一原本是插在正文裡面的,但我想了想~還是跟其它的番外放一起好了

本來還有一個番外《夫夫訪談錄》

但作者沒放出來,所以.....就醬啦~

停更三天,接下來要放的是很久沒放的黑道文,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