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後知後覺

BGM:《Butterfly》Mariah Carey

 

吻,爆發的輾轉纏綿。

鄭允浩的理智被金在中忽然欺上的嘴唇所擊敗,他收縮雙臂,將金在中緊緊地鎖在懷裡。

腿交錯在床上相互摩擦著,金在中感到了鄭允浩身下漸漸發生的變化。

鄭允浩的反應似乎是異常的強烈,他近乎啃咬般的牽動著金在中的嘴唇,臉卻紅的不像話。身體因情欲而上升的熱度也遠遠高出金在中的體溫,那種無法控制卻又十分羞澀的錯雜表情吸引著金在中的目光。被他看在眼裡,完全不像一個早已結婚了四年的男人‥‥

鄭允浩笨拙的解開金在中的襯衫紐扣,小心而壓抑的親吻著他的脖子,唇上的柔軟滑著金在中雪白的肌膚,游過肩膀,又一點點的轉到胸前。

「啊‥‥允‥允浩‥‥」鄭允浩的吻太過溫柔,讓金在中不自覺的就呻吟出聲。

粗重的喘息噴在金在中的胸口,鄭允浩探出舌尖輕舔了一下金在中胸前的櫻紅,立刻惹來身下人都一陣戰慄。

鄭允浩趕忙抱緊金在中,把臉埋進他的胸口,滿是自責與懊悔。

「在中‥對、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怎麼可以對你做這種事‥‥我‥我我‥簡直是個混蛋!我‥‥」然而,沒等鄭允浩說完,金在中就摟住了他的脖子。

「哪有那麼嚴重,男人嘛,喝了酒,思考難免會多靠下半身一點‥‥」金在中輕輕的撫摸著鄭允浩光潔的背,然而下半身早已脹的有些疼了。

「在中啊‥‥」鄭允浩的聲音早已變得沙啞,他將臉埋在金在中的胸口,遲遲不肯抬起。

「難受了吧‥‥」金在中的聲音輕輕傳來,他的手不知何時已伸到了鄭允浩下身。指尖觸碰到那早已膨脹的下體,使得鄭允浩猛地抬起頭來。

「啊‥‥在、在中啊‥‥我、我自己可以解決‥‥我‥啊‥‥」鄭允浩話還沒說完,金在中就早已解開他的褲子,伸進手去握住了那脆弱的部分。

金在中細長的手指纏著鄭允浩下身的挺立,小心的一鬆一握著,在聽到鄭允浩越來越粗重的喘息後開始一點點的加快了速度。

「在中‥‥在‥在中‥‥」鄭允浩的雙手支撐在金在中的兩側,口中因快感而斷斷續續的喚著在中的名字。

他望著他的眼,那雙波光琉璃的黑瞳裡映滿的是什麼呢?那裡面是否有我‥‥在中,如果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開始變質了,那麼,你會怎樣對我‥‥

鄭允浩的眉心皺在一起,他感受著金在中手上的動作,心裡卻滿是翻江倒海的混亂。

潮水即將漾出,鄭允浩不自覺的俯下身,吻住了金在中的嘴唇。

「唔‥‥」釋放時從鼻腔裡發出了一聲悶哼,鄭允浩靠在金在中的肩頭,兩具半裸的身體緊貼在一起,留下的是止不住的喘息‥‥

 

過了好一陣,待兩人的呼吸都平緩了很多,金在中才輕輕的拍了拍鄭允浩的背,小聲問他。

「好些了嗎?」

等了一會,不見回答。

金在中低頭看了看伏在自己肩頭的鄭允浩,呵,竟然睡著了‥‥

沒辦法,金在中使了好大的力氣,才小心翼翼的將鄭允浩從他的身上移動到床上。

鄭允浩一直沒有醒來,他乖乖的趴在金在中的雙人床上,孩子一般的睡臉被在中映在眼裡,使他露出了輕鬆的微笑,可低頭看看自己的下身,金在中不禁還是很無奈。

總算把鄭允浩這個大個子弄睡了,可自己的‥還精神著呢,再加上鄭允浩剛剛射的‥‥他金在中的褲子現在可真是一大奇觀啊。= =

金在中盯著自己的下半身(- -|||)看了許久。

鄭允浩的精液很粘稠,透亮的白色沒有規律的散開,讓金在中不禁有些若有所思。

他脫下褲子,輕手輕腳的走到浴室拿了乾淨的毛巾,脫去鄭允浩的衣服給他擦身體。

鄭允浩的下體顏色很淺,這更是讓金在中有些晃了神。想起鄭允浩強烈的反應和羞澀的話語,與其說他是個結婚四年的男人‥‥還不如說他是個處男來的貼切。

 

鄭允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的頭因為前一天晚上喝多了酒而痛的不成樣子。

眼皮有些困難的一點點張開,卻因看到躺在自己身旁的金在中而嚇了一跳,再一摸身上,什麼都沒穿,鄭允浩更是嚇得從床上坐了起來。

金在中被鄭允浩的動作震醒,他嘟了嘟嘴巴睜開眼,看了看一臉恐慌的允浩,懶洋洋的說到。

「今天是週末,沒訓練吧?你起那麼早幹嘛‥‥」

「呃‥‥在、在中啊‥‥我‥我‥‥你‥我‥‥」鄭允浩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那害羞又說不出口的樣子,惹得金在中心裡一陣偷笑。

「你什麼啊~我什麼啊~~~」看著這樣好笑的鄭允浩,金在中哪裡還睡得著。他假裝懶洋洋的起身,被子從身上滑下來,露出了赤裸的雪白肌膚。

鄭允浩的臉唰的就紅了,舌頭都打了結。

「在、在中啊‥‥對不起!我、我是不是‥是不是對你‥對你做了什麼‥‥」

「是呀是呀~~哎呦~好累哦~~~」金在中假裝疲倦的捏了捏肩膀,面前的鄭允浩已經是一臉巴不得自殺的表情了。金在中看著這樣的鄭允浩,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趕忙拆穿自己,「哈哈哈~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啦!都是男人,還能發生什麼啊?你啊,昨天喝多了酒,然後‥‥嗯‥就‥‥嗯‥‥我用手幫你解決了。」

這下,鄭允浩的臉是徹底的紅透了,他懊惱的雙手合十,低著頭拼命的跟金在中道歉。

想到昨夜的種種,金在中趁機扳過鄭允浩的臉直視著他,然後假裝玩笑的試探著問。

「允浩啊~你臉紅什麼?難不成你還是處男啊?‥‥」

鄭允浩傻愣愣的看著金在中,眼神單純。

「是啊,我從來‥都沒有碰過璐娜‥‥」

「什麼?那你們‥‥」

鈴——

這時,鄭允浩的手機忽然急促的響起,他趕忙翻下床去找電話。

「喂?昌珉呐。」

(嗯!哥,你今天有空嗎?我現在正準備去泳館,一會兒陪我練習吧!)

「嗯,行~我今天沒訓練,一會兒就過去。」

(哥你最好了!我等你~)

「好,拜拜。」

(拜~)

鄭允浩掛了電話抬起頭,卻不見了床上的金在中,四下望了望,才看到金在中又走回了房裡,將手上都東西遞到鄭允浩面前,是衣服。

「給,都洗乾淨了。」

「在中啊‥‥」鄭允浩小心的接過金在中手上的衣服很快的穿上,又用金在中給他準備的東西洗漱完畢,就準備出門了。

站在玄關口,鄭允浩穿好鞋子又轉過身來面對著金在中。

「晚上‥‥可以一起吃飯嗎?」

「哎?」金在中沒想到鄭允浩會這麼說,一時間竟反應不過來。

「晚上有事嗎?那改天也可以‥‥」

「沒有沒有!你訓練完打電話給我吧~」

「好~」鄭允浩看著他欣喜的模樣,視線竟漸漸固定在了金在中的臉上。他一點點的向在中靠近,伸出雙手溫柔都將他抱住,下巴輕輕的擱在他的肩膀,閉著眼睛,小聲的說了句「謝謝。」‥‥

 

允浩‥‥我是不是讓你覺得特別了呢‥‥

鄭允浩走了,金在中還一直傻愣愣的站在門口,紅透了臉頰。

這時,又有電話忽然響起,金在中有些不情願的看了看螢幕,週末敢給他打電話的只有他一個人——朴有天。

「喂‥‥」金在中接通電話,聲音裡充滿了低氣壓。

(喂,在中啊。)

朴有天的聲音裡沒有了往日的嬉笑,金在中趕忙正色,他知道,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

「說吧,怎麼了?」

(昨天下午你翹班,就是為了去見鄭允浩啊‥‥)

「‥‥」金在中先是一怔,緊接著皺起了眉頭,「是又怎麼樣?」

(在中,我沒有要責備你的意思‥‥)

「我知道。」電話裡冷冷的聲音傳來,朴有天不禁輕嘆口氣。

(在中,昨天你和鄭允浩一起吃飯的照片被拍了,而且還上了今天的八卦雜誌。)

「那又怎麼樣?」

(在中,你要明白,現在沈氏與我們是非常時期,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會採取什麼動作。我不在乎你跟誰在一起,做什麼,我只是讓你小心一點,包括小心那個鄭允浩‥‥)

 

 

鄭允浩到達游泳館的時候,沈昌珉正在泳館門口被人攔住。一群人對他糾纏不休,卻又似乎恭敬有禮。

沈昌珉見了不遠處的鄭允浩,趕忙甩開周圍人的糾纏,跑到他身邊。

「怎麼了?」鄭允浩望了望不遠處的人,又看了看身邊心事重重的沈昌珉。

「啊‥‥沒、沒什麼‥‥」沈昌珉支支吾吾的搖頭。

鄭允浩見昌珉不願說,也就不多問了。拍拍他的肩膀,兩人一同向游泳館走去。

泳館門口的人見兩人一起,也就沒有上前阻止了,而是恭敬地對沈昌珉鞠了一躬,便轉身離開。

 

五點左右的時候,鄭允浩和沈昌珉才結束了練習。

更衣室裡,收拾好的沈昌珉坐在板凳上,一邊看雜誌,一邊等著鄭允浩換衣服。

「哎?浩哥,原來你認識金氏的總裁啊。」

「嗯?」鄭允浩聽著,抻頭看了看沈昌珉手上的雜誌。只是照了兩人在燒烤店的情景而已,內容也只是說「游泳神將與鉑金總裁友情甚好」之類的話,版面不大。

鄭允浩輕吐了口氣,笑笑說:「沒什麼,他是我女兒老師的哥哥。」

「就這樣?」沈昌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是很驚訝一般。

「就這樣啊。」鄭允浩一臉無害的回應沈昌珉。

「哦。」沈昌珉收回目光,試著岔開話題,「哥,今年的世錦賽你要參加嗎?」

「嗯。」

「啊‥‥那我豈不是又沒希望了‥‥」

「呵呵。」鄭允浩收拾好東西,衣服也都穿戴整齊,他轉身蹲在沈昌珉面前,揉了揉他濕濕的頭髮,「小子,你還年輕,又這麼努力,總有一天,會換成我在看臺上給你加油的~嗯~?」

沈昌珉抬起頭,看著鄭允浩溫和的面容,一種內疚感油然而生,不禁讓他低下頭去,「允浩哥,對不起‥‥」

「怎麼了?你有哪裡對不起我?」

「沒‥‥只是想跟你說對不起而已‥‥」

 

在泳館門口與昌珉分別後,鄭允浩就給金在中打了電話,兩人約好了一起去吃西餐。

一頓飯下來,兩人說說笑笑,吃的很愉快,卻絕口沒有人提起早上的事。

金在中心裡其實是有些亂的,他想問卻又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他是他的誰呢‥‥

他只是他一個關係不錯的男性朋友,他該以怎樣的身份去開口問他‥‥

更何況,有天說的沒錯,他是金氏的總裁,任何人‥他都應該小心的防範‥‥

金在中喝了一口紅酒,微微的頷首揉了揉眼睛。

這時,鄭允浩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啊,璐娜啊。」

‥‥‥

「好,明天我去車站接你們。」

‥‥‥

「嗯,路上小心。」

‥‥‥

「拜拜。」

‥‥‥

金在中一直看著鄭允浩的眼睛聽他講電話,就在他放下電話的那一瞬間,金在中一把抓住了鄭允浩拿著電話的手。

「在、在中?」鄭允浩被金在中忽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允浩‥‥或許‥我這樣問很奇怪,但我只是想瞭解你‥‥」

「嗯?沒關係啊,你問吧。在中啊,我們倆之間,不需要有什麼顧慮‥‥」

「那‥‥為什麼明明是所有人眼中的模範夫妻,卻沒有發生過關係?那萱兒又是從哪來的?」金在中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鄭允浩,等待了一陣沉默。接著,鄭允浩輕嘆口氣,幽幽的開了口。

「其實,與其說璐娜是我的妻子‥‥還不如說她是我的嫂子‥‥」

回憶像潺潺的流水,就那樣平靜的,從鄭允浩的口中敘述出來。

 

 

 

 

 

【番外(一)】 雙 生。

BGM:《Only human》K

 

「喂喂!允浩!你快一點啦!不然我要丟下你不管嘍!」

「哥!你慢一點!等等我啦!」

‥‥‥‥

夕陽映紅了天邊的紅霞,金色的沙灘延伸進橘紅色的大海,平靜的海面揚起兩朵小小的水花,一前一後的兩個大男孩相互追逐著,岸上的女孩捧著白色的毛巾守著兩件大T恤輕輕的微笑。

「允浩,長大以後想做什麼?嗯?」

「我啊~想做個大老闆,然後買下這片海灘~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嘿嘿,源浩哥你呢?」

「我呀‥我想當一名游泳運動員!然後看著你跟璐娜在離我最近的地方給我加油!‥‥」

 

在臨海的小城裡,有著這樣一對兄弟。

哥哥鄭源浩,弟弟鄭允浩。

父母在一次出海的時候出了事故而一去不復返,所以,做為哥哥的源浩從小就擔起了家庭的重擔,與這個小自己六歲的弟弟相依為命。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海邊的男孩們在風雨中漸漸長大,然而心依然是那樣純淨與安然。

他們站在夕陽下,將歡笑灑進那片橘紅色的海,岸上的女孩一直站在那裡安靜的守候‥‥

「璐娜,長大以後,我們結婚吧‥‥」

尹璐娜,自小便與鄭家兩兄弟是鄰居。年齡小源浩兩歲,是源浩的青梅竹馬。

那時,小她四歲的允浩也是十分喜歡這個姐姐的,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姐姐一樣喜歡。他幼稚的小眼睛看著哥哥與女孩相愛,他為哥哥感到高興,他們終於都不再孤獨‥‥

 

幸福,有的時候真的很簡單。

鄭源浩可以開心的窩在沙發上看璐娜因為允浩的挑食而跟他打打鬧鬧。

尹璐娜可以微笑的捧著毛巾站在海邊看鄭家兄弟在浩瀚的大海裡嬉笑追逐。

鄭允浩可以乖巧的趴在沙灘上看著哥哥與心愛的女孩擁抱接吻‥‥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吧‥‥‥

然而,在鄭允浩十八歲那年,一切都成了泡影‥‥

 

一場海嘯,足以毀滅一座小城。

鄭源浩剛剛參加完國家游泳隊的選拔考試,另一邊就接到他全家遇難的消息。

鄭源浩發瘋一樣趕回家的時候,允浩和璐娜還被困在房子裡沒有出來。

他頂著強大的水壓潛進屋子,將被困的弟弟與女朋友擠出屋子,卻在下一秒,整棟房子被強大的水壓擠爆‥‥

「哥————!!!!!!!!!!!!!!!!!!!!!!!!」

鄭允浩永遠記得那個畫面。

自己和璐娜姐被哥哥推出房子的時候,自己轉身拉住了他的手,想將哥哥拽出來,然而房子發出一陣陣劇烈的晃動,面前的哥哥拼命的甩開自己的手。

「幫我照顧璐‥‥」

“娜”字還沒有說出口,面前的一切便已經破碎‥‥

鄭允浩的眼淚劃過他臉上的汙跡,留下一道道皮膚的顏色,他聲嘶力竭的喊出一個“哥”字,聲音撕破在整個小城,之後,就再也發不出一點聲音‥‥

 

海嘯過後的一段日子裡,每天,都能聽見郊外的教堂裡傳來的哀悼聲。

源浩的葬禮,允浩和璐娜坐在最前面。

他們守在那張黑白照片的兩側,相互對望。

葬禮結束,人一點點散去。

這時的尹璐娜才低下了頭,淚水一瞬間的流淌出來,滴在源浩乾淨的照片玻璃上。

她的聲音是顫抖的。

「允浩,我懷孕了‥‥」

尹璐娜不知道曾經那個小她四歲的男孩是從何時開始長大,只記得某天,驀然回首的時候,面前的男孩早已變成了支撐一切的男人。

鄭允浩還未脫稚嫩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他看著璐娜的眼睛,認認真真的開口。

「璐娜,我們結婚吧。」

 

鄭允浩的一切,開始改變了。

那天起,他不再喚她「璐娜姐」。

那天起,他拿起了哥哥在國家游泳隊的錄取通知書。

那天起,他開始放棄了自己的一切‥‥

他要替哥哥完成那些未完成的夢想。

他答應過哥哥會好好照顧他愛的女人。

所以,他要給哥哥愛的女人一個好名分。

所以,他要給哥哥的孩子一個好爸爸。

十八歲的鄭允浩像是那一夜脫繭的蠶,用他那青澀的面容做了一個男人應有的選擇。

 

興許上帝是眷顧那些懂得付出的人的。

在鄭允浩婚前一周左右的時候,他收到了一個通知。

世界五大財團之一的金氏集團,為資助受災地區,已出資將整片小鎮買下,所有受災居民都會得到相應的補助。

鄭家作為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唯一的倖存者鄭允浩自然是得到了相當數目的一筆錢。

那時的鄭允浩是真的哭了。

他拉著璐娜的手,遞給她一張銀行卡,又拿出一份國家游泳隊的錄取通知書。

「璐娜,我們去首爾吧‥‥」

雪白的錄取通知書擺在眼前,曾經“鄭源浩”這個名字,早已變成了現在“鄭允浩”‥‥

就這樣,十八歲的鄭允浩,為了完成哥哥那個未實現的夢想,帶著二十二歲的尹璐娜離開了那個他們成長的小城。

 

五個月後,世錦賽爆出冷門,韓國隊驚現神速小將,名叫鄭允浩。

七個月後,尹璐娜在首爾醫院產下一名女嬰,鄭允浩為這個小小的的生命體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鄭萱兒。

萱,萱草,即忘憂草。

 

源浩哥,允浩已經長大了。

不再奢求富貴,只想求得無憂。

我會實現你所有的夢想,讓你愛的女人和孩子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

即使要捨棄那還未曾萌芽的愛情,我也心甘情願‥‥

 

 

番外 之《雙 生》【完】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