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鄭允浩站在朴民燮門口時,他考慮了那麼一會兒,問問自己這樣是不是太誇張了,但一想到金在中那套不是GAY但和男人睡的理論就覺得對付這個危險的變態什麼手段都不會顯得誇張。這個傢伙興許是個潛在的變態殺人犯或者色魔什麼的,興許還喜歡攝影錄影什麼的,那樣的話他可憐的朋友日後會一輩子生活在威脅恥辱之中。

上吧鄭允浩!用你的力量解決掉這個變態營救你那身處水深火熱中還被下了迷藥的好兄弟!他清醒過來之後一定會感謝你的!

於是鄭允浩整理表情敲了敲門,儘量讓自己看起來無辜可憐點。

 

「允浩?你怎麼來了……」朴民燮臉上可沒寫著歡迎光臨,甚至有點洩氣。

「嗯?找你來找點樂子啊,我在家自己無聊。」

然後兩人就安安靜靜地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鄭允浩眨著晶晶亮的眼睛一個勁地裝可憐,暫時扔掉一個一米八幾的男子漢的小自尊。

「讓他進來吧,沒什麼關係的。」

金在中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聽不出來什麼情緒。鄭允浩心道“果然他在這”。

朴民燮無奈一側身示意鄭允浩進來,鄭允浩快速地換鞋進客廳,果不其然金在中襯衫的扣子開了三顆衣衫不整地懶懶地坐在沙發裡。

「要喝什麼?」朴民燮沒好氣地問。

「白開水就好了。」

 

朴民燮去廚房準備水的功夫金在中恬不知恥地又解開一顆扣子,往坐在沙發邊上的鄭允浩身邊蹭了蹭。

「看不出來啊,你也對我有意思?」

「你是我見過最不要臉最無聊的人,沒有之一。」

「不要臉我承認了,不過我可一點也不無聊,跟我睡一晚你就知道了。」金在中狡黠地壞笑著看著鄭允浩,又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我懷疑你是不是對每個男人都要這樣無恥。」鄭允浩忍住怒火儘量平靜地說。

「有時候女人也試一試。有時候非人類也試一試。」說罷又盯著鄭允浩看。

啊啊啊啊神吶拜托趕緊打雷劈死這個臭不要臉的東西吧!鄭允浩氣的臉通紅,但見朴民燮端著水出來了只好把火氣往肚子裡一吞,捏了個笑臉上前拿過水。

「哈哈民燮 ,你的新朋友真是風趣呢,哈哈。」狠狠地咬了風趣兩個字。

「根本是你笑點太低了。」金在中也笑著,根本不顧鄭允浩就在旁邊一把拽過朴民燮讓朴民燮坐在他腿上。

朴民燮臉上立刻是一片紅暈,看了看鄭允浩,一臉“你這混蛋幹嘛這時候來”的表情。

鄭允浩心想,大爺我挑的就是這個時候。你們要卿卿我我,我就在這胡攪蠻纏,總之要讓金在中感到麻煩掃興自動退散。反正金在中早晚要退出,鄭允浩只是想加快這個進程而已。畢竟時間越短對朴民燮的傷害越小。

 

「對了民燮,我今天翻相冊時突然想起來有張照片搬家的時候弄丟了,就是咱倆小時候一起去…那是哪來著,有個花壇,花壇前面有一隻假鹿,我們騎在鹿上一起的那張照片。那張照片你還有麼?也許能……」

「就是一張照片而已啊。」朴民燮極其無奈地看著鄭允浩,「罷了…你等我去找找相冊。」

說罷朴民燮從金在中腿上站起來又去了臥室找相冊。

 

「你就不能想點好把我從這趕出去的主意嗎?你這麼做也只是讓你自己賴在這而已,對我造不成什麼影響啊。」

鄭允浩不以為然地瞥了那個依舊衣衫不整地男人,「你給我出個好主意?」

金在中危險地笑著,「你還不如現在,靠近我,然後在我耳邊說一句“上了我”有效。」

鄭允浩發誓,如果不是朴民燮在公寓裡,他一定會一拳打過去,然後一腳踹到金在中的下體讓他這輩子都沒法再禍害世間。

「你……」

「或者,」金在中總算有了點正形,「直接告訴朴民燮我是個色魔混蛋花心蘿蔔不就好了。」

鄭允浩無奈。要是能這麼辦就好了。他自己這麼局外的一個人稍微在酒吧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金在中什麼德行,朴民燮想知道的話早就知道了。或者說朴民燮本就知道但根本不在意……

「你心裡根本就明白那行不通,想看我的笑話?」

「不想看笑話,想看你光溜溜躺在床上等我……有人說過你屁股很翹很性感嗎?」

金在中臉一點也不紅地這樣說道。

「混……」鄭允浩話到嘴邊溜出去一個字就見朴民燮抱著幾本厚厚的相冊從臥室出來了,只得把氣憤扭曲的面部肌肉搞得更扭曲一些堆個笑臉,「啊,這麼多呢啊。」

金在中見狀一臉得逞的笑容。

朴民燮看看金在中又看看鄭允浩只覺得非常尷尬。思考一會兒之後他無奈地看著金在中和鄭允浩之間只有幾釐米的距離,顯然他是比較應該坐在中間的那個人,再坐在金在中腿上他會難堪得喘不上來氣的。

金在中似乎看出了朴民燮的猶豫,非常爽快地挪到了沙發的另一邊,拍了拍中間的位置讓朴民燮坐過來。

 

朴民燮是這樣打算的,三個人先坐一會兒,然後想辦法找點理由把鄭允浩攆回去。雖然這樣做真有點對不起老友吧,但是誰叫鄭允浩這麼沒有眼力見的。

鄭允浩依舊堆著笑,拿過相冊開始翻。但是他顯然沒有自己一個人翻相冊的意思,剛翻到第一頁就二話不說十分興奮似地把一大本相冊的一半撂到了朴民燮大腿上。

然後激動地說,當然不知道有多少是假裝出來的成分,「天吶這張照片你居然還有!沒記錯的話這是幼稚園的時候過兒童節…那年你的節日禮物沒記錯的話是把玩具槍。」

朴民燮自然也是有點記憶的,支支吾吾地應付了兩句。

「但後來那把槍……」鄭允浩回憶了一下突然笑了。

朴民燮這時候也想起來了那把槍,不亞於當時的氣惱一下子就讓他忘了他得晾著鄭允浩攆他回家的事。

「你也好意思說!我不過是穿了你的褲子,你就跟我生氣還偷偷把我的槍砸了!還是砸成一片一片的扔到了臭水溝裡!」

鄭允浩不以為然,「你確定只是穿了我的褲子嗎?你明明穿著我的褲子玩撒尿和稀泥弄了我一褲子。」

朴民燮臉一陣紅一陣黑。但看到下一張照片時又輪到朴民燮取笑鄭允浩了。

那大概是鄭允浩五六歲的生日,他們還住在一個大院子裡,照片上的鄭允浩提著蛋糕盒子笑得跟朵花似的。

「咦,你還記得這張嗎?我可是親眼見證了一切特意討這張照片回來當做笑柄的。」

鄭允浩此時成了臉一陣紅一陣黑的那個人。想讓朴民燮住嘴,但繞眼神過朴民燮看到了金在中略顯僵硬地表情就決定大度地被嘲笑一次。

「某個人長到那麼大了才第一次吃生日蛋糕,看著蛋糕就激動的不行,還沒開始正餐呢就提著蛋糕前院後院地跑,結果樂極生悲跑得不看路結果被石子絆了個狗吃屎,蛋糕摔成了一灘爛泥不說,膝蓋上的血還流的跟瀑布似的。沒記錯的話至今都還有個小疤。」

朴民燮說罷哈哈大笑。

 

鄭允浩步步為營地經營著跟朴民燮的對話,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要這麼小心翼翼地跟朴民燮說話。他必須得讓朴民燮也對跟他一起翻相冊有興趣,這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他的腦子一直在召喚久遠的記憶召喚得簡直都腦仁生疼。不過好在他的努力似乎效果不錯,朴民燮看樣子也好久沒有再看這些照片,和鄭允浩聊起過去有意思的事情時很開心的樣子。朴民燮也會解釋一下那些他和家人們在一起的照片裡到底發生著什麼,一臉對過去的懷念。

金在中大多數時候並不吱聲,只在朴民燮解釋完照片笑著看向他時僵硬地笑笑回應,偶爾插上兩句旁敲側擊諷刺鄭允浩的話,假裝很享受朴民燮分享的過去的時光。

鄭允浩心裡清清楚楚的,金在中怎麼會在乎朴民燮過去過得怎樣,擁有怎樣的家庭怎樣的朋友,他只是一隻貪婪的吸血鬼而已,只管取他想要的,怎麼會在乎受害者的背景。

鄭允浩去的時候也不算早了,當他們不巧翻到鄭允浩拿來當藉口的那張照片時居然已經十點多。朴民燮似乎是突然回過味來了。

真糟糕,他應該及時看看錶,把這個絕對是故意要幹點什麼的傢伙攆回家。雖然他根本不覺得金在中和鄭允浩之間會發生什麼,鄭允浩根本不是金在中會喜歡的類型,鄭允浩也絕對不是彎的,但畢竟他需要時間和金在中獨處,他們本來說好今晚幹點“不乾不淨”的事地啊!

「呀,時間不早了呢。」鄭允浩假裝吃驚地抬頭看錶。

就在朴民燮以為這傢伙總算良心發現要走了的時候,鄭允浩又一臉可憐的開口,「我不是開車來的,這時候回家恐怕非常不方便了,怎麼辦呢……」

朴民燮看一眼金在中的表情一時無語。金在中倒是玩味地笑著看著鄭允浩,最後拉著朴民燮的手揉捏著,「這時候確實不好走了,讓他住這吧,咱們房間旁邊的客房反正也空著。」

朴民燮臉一紅,鄭允浩此時的笑容也被金在中“正大光明”的笑容搞得尷尬無比。

 

於是鄭允浩洗漱完躺在不算熟悉的床上時無法停止想像隔壁正發生著什麼,金在中開了四顆扣子的白花花的胸就在他的眼前晃悠。隔壁一定在發生著一些很不好的事,一定!他越來越相信自己對金在中這個人心理的分析,這個夜晚的前半部分顯然鄭允浩將了金在中一軍,所以鄭允浩估計後半夜他不會好過。

雖然他的朋友很可憐,雖然金在中很可惡,雖然不太好的事要發生…但是即使鄭允浩不來它也是要發生的,鄭允浩這樣安慰自己。況且他相信他已經一定程度上打擊了金在中的囂張氣焰,呵呵,之前的回憶時間裡金在中雖然也偶爾附和偶爾笑一笑但無疑他的表情臭臭的。鄭允浩現在更確定金在中的親友一定是他的人生中非常不愉快的一部分。畢竟金在中這種性格這種變態心理的傢伙怎麼會有朋友。除了短期內上床的那種。

想著想著鄭允浩就感到放鬆些了。他完全自信他的行動是正義的,為民除害、打擊犯罪的。作為一個正義的英雄就要有強大的內心,與敵人血戰到底。

 

然而沒過幾分鐘聽到隔壁傳來的各種聲音時鄭允浩不得不承認他還是太嫩了。作為新時代的處男他無法控制自己幾乎暴走的情緒。他媽的,這房間隔音太次了,他媽的,他從來不知道朴民燮嗓門那麼大。他媽的,至於嗎,金在中到底幹了什麼會讓動靜這麼大啊。

他根本睡不著。什麼啊啊嗯嗯,不行了太大了,啊,快一點,啊,就是那裡,啊,深一點,啊,我要裂開了……讓他感到最為渾身無力的就是好不容易聽到的來自金在中的一點聲音,那是一聲非常火辣的低吼。

他!媽!的!不要臉!隔壁那兩個都不要臉!

鄭允浩把他可憐的朋友也罵進去了。這一夜他無疑是睡不著了。他感覺糟透了。他不知道一直呆在客房裡沒有衝進主臥把金在中拽出來扔出去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於是清晨非常非常早的時候鄭允浩爬起床穿衣洗漱打算溜走,卻發現金在中在陽臺吹風時感到非常憤怒而尷尬。

金在中顯然發現了站在他身後一臉“我要活活吃了你”表情的鄭允浩。此時金在中光著上身,下身也只穿了一條平角褲而已,喉結鎖骨都有明顯的吻痕,渾身散發著在鄭允浩看來極其罪惡的情欲氣息。

「睡得好嗎?」金在中面無表情地問。

這很奇怪,鄭允浩覺得金在中起碼要撇他一眼甩給他點挑釁意味濃重的眼神,可是金在中沒什麼表情。

「明知故問。」鄭允浩盯著一雙熊貓眼沒好氣地回答。不過眼睛小一點有個好處,那就是眼袋不會很明顯。金在中就沒那麼幸運了,大眼睛下晃蕩著大眼袋,這讓鄭允浩心裡稍微舒坦點。

金在中的木然狀態又在安靜之中保持了會兒,但也沒多大會兒,真的那個金在中就好像剛在軀殼裡睡醒一般活躍起來了。

「昨天晚上如果我身下那個人是你我現在一定還起不來,你看起來不像那麼容易滿足的人。」

鄭允浩心知這是金在中故意惹他上火便極力克制一拳甩過去的衝動。

「不,如果昨天晚上是我現在會是你屁股疼得下不了床。」

面對無恥的人就要動用另一套三觀系統。

金在中顯然被一向純良的這位高大青年的挑釁話語驚到了。

「你想試試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鄭允浩管理著臉上找不著本位了的肌肉,想要逞強說句來就來,但實在覺得想想都噁心難受得不行,就算明知這只是嘴上拌架他也說不出來“來就來”這樣的話。於是他佯裝冷靜地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喂,鄭允浩,我看上你了。」金在中也轉過身對鄭允浩的背影痞笑著說。

鄭允浩捏著拳頭非常不配合地連個頭都沒回地出門了。

 

自此鄭允浩的生活不再是工作——回家,他像個白癡似的把金在中每天晚上的行程摸了個遍,知道那個色魔人渣每週都有兩晚在那個酒吧混,兩晚在朴民燮那裡,倒是規律的很。

不過鄭允浩大膽地推測了一下,他認為金在中肯定還和別的男人有這種關係。鄭允浩希望金在中最好夜夜笙歌,早點精盡人亡。

 

 

這天午休時鄭允浩的手機被一個陌生號碼搞得鈴聲大作,上午剛被上司訓了幾句的鄭允浩極不耐煩地拿起手機,說了聲火藥味極重的“喂”。

『原來你一天到晚都跟吃多了火藥似的,我還以為我是特別的呢。』

電話那邊傳來鄭允浩非常討厭的佯裝的有點兒受傷的聲音。

「金在中?你從哪弄到我的號碼的?」

『趁你朋友累得睡著了翻下他手機就好了。』

「你這人…找我有什麼事!」鄭允浩沒法讓自己用稍微柔和一點的聲音和這傢伙說話。

『等你下午下班了一起吃頓飯吧。』

鄭允浩差點一口氣上不來,「金在中你別妄想了,你那套在我身上不管用。」

金在中也非常無所謂的輕鬆語氣:『你要是來的話我今天就不去你的好朋友那禍害他的青春了。』

鄭允浩簡直想掀桌子,「你到底想幹什麼?」

『看著你就覺得好玩,我想看看人生失敗者要怎樣接受他失敗的人生。』

「混蛋!」鄭允浩罵了一句,周圍的人便把目光都扔向他,受迫於群眾,他只好強迫自己冷靜點,「你保證我去你就不再騷擾民燮?」

『都說了僅限今天了。』金在中輕笑著說。

「好吧。」鄭允浩無奈,「反正我也需要再正式跟你談談!」

『一會兒我把時間地點發給你,晚些見了小可愛。』

他!媽!的!

鄭允浩來不及狠狠罵幾句對方就掛了。金在中這個男人的廉恥心到底在哪裡!他的臉皮究竟有多厚啊!

雖然鄭允浩覺得沒什麼必要,而且挺尷尬的,但是他還是給朴民燮打了通電話說他今晚就不過去了。

朴民燮則是完全根本覺得鄭允浩本來就不該來的語氣。雖然自從鄭允浩在他房間隔壁聽了一夜風吹雨之後這兩位朋友之間的對話總有點小尷尬,但總體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了。

『允浩,我知道你為我好但是你別再做傻事了好嗎?』

「我對天發誓我沒做傻事。」鄭允浩堅定地說。「沒關係反正我不介意當電燈泡也不介意聽現場直播,也不會說出去。」然後還裝模作樣地掩飾一下他晚上的行程,「反正你今天可以自由點了,我今天沒法打攪你們了。」

朴民燮的聲音總算聽起來開心點了。沒聊幾句就掛了電話。

但是鄭允浩的內心可不輕鬆,他總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他那可憐的朋友,他覺得自己本不該瞞著朴民燮任何事的……

 

於是這位高大的青年懷著非常複雜忐忑地心情在下班後驅車來到了約定地點,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早早的到了。泊好車鎖好車拍拍臉讓自己看起來趾高氣揚一點,鄭允浩深呼吸然後抬頭看了看這家顯然便宜不了的西餐廳,好不容易紅潤一點的臉色瞬間又蒼白了。

再次深吸一口氣打算進去等著金在中,一撇頭卻看見了街對面不遠的地方一張鄭允浩確定自己會討厭一輩子的臉。那不是金在中是誰!

不過金在中顯然沒注意到一身殺氣的鄭允浩,金在中此刻正跟一個年輕女孩聊著天。這還不是最讓鄭允浩吃驚的。最讓鄭允浩吃驚的是金在中的表情。

原來金在中也會這樣笑?最簡單的,不是裝出來的,不是用來調情的,就是非常簡單的開心地笑著,連眉梢眼角都笑著。

這女孩絕對是個關鍵人物。鄭允浩不受自己控制地走過去,就算是他已經走得很近了金在中都還沉浸在和那女孩的對話裡沒發現他。這時候鄭允浩忽然有點相信金在中那套“我不是GAY”的理論了。

 

「真巧啊,原來你也早到了。」鄭允浩一臉無辜地介入了金在中的愉快談話。

那女孩聞聲轉過頭來,白嫩的皮膚黑色水藻般的卷髮,乍一看很平凡卻很精緻的五官映入鄭允浩眼簾。

「誒,在中,你朋友?」

說實話這時鄭允浩才完全確認了“金在中”是金在中的真名,而不是用來糊弄他的短期對象們的瞎編出來的名字

「嗯,說好了今晚一起吃飯來的。」金在中神色慌張,「你先回去吧,明天再聯繫。」

金在中不想讓鄭允浩和這女孩有再多的接觸是非常顯而易見的,但具體原因鄭允浩倒不是很清楚。然後還沒等鄭允浩再說點什麼金在中就僵著臉把鄭允浩拖走了。

「你怎麼能那麼對她,太不禮貌了吧?直接把我這樣拖走?」鄭允浩發現了新大陸的激動之情簡直溢於言表。

「你呢,你有沒有禮貌?沒看我們在說話嗎就直接走過來打斷?」這是金在中把不高興和氣憤第一次表現得這麼明顯。

「本來不是很禮貌的事,但是對你做我一點也不會覺得有負罪感。」鄭允浩一下覺得一天的火氣都瀉下去了,金在中不開心簡直就是鄭允浩最大的幸福!

金在中自然是知道鄭允浩一心想讓他不舒服,於是雖然非常不舒服也要壓下來,呼出一口氣,又跟啥事都沒有似的沖鄭允浩撇撇頭示意他們該一起進去了。

 

「她是誰?」剛坐定鄭允浩就壞笑著問金在中,顯然不打算就此放過。

「朋友。」金在中淡淡地說。

「騙人。你這種人會有朋友?」

金在中無所謂地聳聳肩,「隨你怎麼說好了。」

而後侍者來了,兩人在詭異的氣氛裡點了餐後金在中平時的狀態才算完全回來了。

金在中身體往前傾,雙手支著下巴,「怎樣,這裡浪漫嗎小可愛?」

「滾。」

「想跟我滾床單現在還不行啊,飯都還沒吃呢,我怕力氣不夠你埋怨我。」

一臉賤相的金在中。簡直是臉上每寸肌膚都寫著“快來打我”!

「金在中,你正經點會死嗎?」鄭允浩無奈,他覺得金在中這種人根本無法溝通。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正人君子最正經了,不調戲你就是了。」

「今天為什麼叫我出來?」

「嗯…為了很多事啊。」金在中眨著眼狀似天真笑著說,「比如說,這個。」

接著他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鄭允浩似乎有點明白他在幹什麼。

「喂,民燮?」金在中這麼說著,鄭允浩就感到桌子下的腳被金在中碰了一下。

「是這樣的,我今天晚上有工作,嗯,非常重要。」非常兩個字說出口時十分刻意地盯著鄭允浩的雙眼。而鄭允浩剛打算挪開桌子下被金在中碰著的腳的時候金在中變本加厲地一隻腿伸到了鄭允浩兩腿之間。

「嗯,不能去了。」金在中狡黠地看著鄭允浩,十分玩味。

「嗯,我也愛你。」說著更進一步開始用腿摩擦鄭允浩的腿內側。

鄭允浩攥著桌布努力不發出聲音。他覺得他對不起他的朋友,他對朋友撒了謊,他做了他朋友一定不希望他做的一件事。但除了內疚之外簡直要把他生吞了的是憤怒無奈。金在中剛一掛電話他便一腳踩在金在中腳上,把他可憐的被調戲了的腿解放出來。

「做這種事你都不帶臉紅的?一邊那樣做一邊對民燮說謊…你是怎麼做到的?」

金在中攤攤手,「天生的能力,你就嫉妒吧。」

這一陣子不多不少的相處下來後鄭允浩大概對金在中的性格也算了解了,金在中這種人絕對不是會輕易投降的主。所以鄭允浩能做的只是惹煩他讓他早點收手,而不是硬生生地制止。

「我就拜託你這一次,」鄭允浩的語氣可沒有一點拜託的意思,「我也沒別的要求,就告訴我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他的生活吧。」

金在中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如果你願意和我在一起,我今天開始就從他的視線裡消失。」

說罷故作輕鬆地低頭玩玩指甲。金在中也說不清他的回答到底有都少玩笑的成分,而這回答在鄭允浩眼裡無疑百分之百是玩笑。鄭允浩知道金在中不會對他這種類型的有性圌趣的。

「你就老老實實回答一次好嗎?」鄭允浩語氣終於挫敗般軟了一些。

金在中有那麼一點點失落,但他也懶得跟鄭允浩解釋什麼。他又想了想之後忽然笑了,「我覺得他比以前那些都好玩些性感些,說不準呢,或許我在他身邊待個一兩年都不成問題。」

這句話才是金在中的玩笑話,對他而言朴民燮並不是特殊的,跟之前的所有關係一樣,根本不會持續多久。但鄭允浩卻非常嚴肅地認真了,一旦涉及他可憐的朋友他的頭腦熱度就會不太正常。

 

「你…你……」

鄭允浩說不上話來。剛好餐也來了,金在中又支著頭看著鄭允浩吃癟的表情,也笑著不說話。於是兩個人就安靜地吃飯,鄭允浩覺得他必須吃飽了腦子裡才能有主意,而金在中則一直看著鄭允浩風雲變幻的表情,不禁覺得這風景十分下飯。甚至在心裡又默念了幾遍“小可愛”,對應著當事人的表情看簡直是簡直了。

鄭允浩是先吃得差不多的那個。他得承認他必須變得邪惡點才能給這個大魔頭一些打擊。有一些想法在他心裡,但是他沒法接受自己做那種事。不過給那個魔頭一些威脅恐嚇還是可以的。

「你完全不知道作為民燮朋友的我的感受,你不知道我們感情有多深,所以你也不會知道在他受傷害之前我就能感到無與倫比的疼痛。你也不會明白這種知道一切但是什麼也做不了的無力感……簡直要殺了我。」

安靜的局面就這樣被鄭允浩打破。金在中抬頭看著陰鬱的鄭允浩,優雅地擦了擦嘴。他感覺不太對,但還是保持著優雅的姿態,挑挑眉算是詢問。

「我得讓你嘗嘗站在我的立場上的滋味。」鄭允浩聲音低沉地聲明。

金在中愣了一秒,這才有點明白過來,接著又哈哈笑起來,「沒可能的,雖然接觸也不多但我還是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的。況且,你也說了,我這種人沒有朋友的。別犯傻了小可愛。」

鄭允浩在聽到最後那三個字後感覺渾身都要噴火了。

「我們走著瞧!」明明心虛的不行的三個字卻讓鄭允浩說得豪邁萬分氣吞山河。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