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十 篇

在中愣愣地看著地上的花,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他這輩子送我的第一束花,也是最後一束‥‥

在中蹲在地上,看著那些看似鮮活的生命。其實活不久的‥‥那些花是活不久的‥‥攤上珍惜它們的主人還好,可若是攤上了只想圖一個樂呵的主人的話‥‥

本來應該開心的,本來應該興沖沖地把花抱回家然後找個瓶子放點兒水養在裡面的,本來應該親眼看著它們狠狠地怒放再狠狠地凋零的‥‥可是,卻讓它們,早早地就死掉了‥‥

在中看著那些殘花,潔白的花瓣還在寒風中昂首挺胸,似傲梅一樣的錚錚鐵骨,而仔細看過,花瓣的殘破卻清晰可見,還有洗不掉的汙黑的鞋印‥‥

在中心裡陣陣發寒,是不是我們的愛情也像這花兒一樣,看起來堅不可摧,可事實上卻不堪一擊‥‥

哪有什麼未來呢?是自己太天真。

快樂這一秒鐘兩秒鐘有什麼用?等到不得不面對現實的時候,也許自己反而會是先放棄的那個‥‥就連自己這攤扶不上牆的爛泥老媽都還天天念叨,說什麼畢業了找份安定的工作,再娶個賢慧的媳婦兒安安穩穩地過日子。我都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允浩呢?那麼閃閃發光,那麼不可一世,家裡對他的期望有多大,他對他自己的期望又有多大‥‥我金在中何德何能,憑什麼去毀了他的一輩子?

花開花敗總有時,綻放地再美再好終究還是要零落成泥碾作塵,花期短暫,如花一般美麗的人事,也沒有一樣,是能永恆的‥‥

在中望著那堆殘花出了神,清醒過後卻是心灰意冷了。他仔細地扒拉扒拉那一把花,從中挑出了兩三支完好的,然後掐著花萼拽了下來,揣在兜裡走了。

 

 

回到家後,在中坐在桌前,把花瓣一瓣一瓣摘了下來夾在日記本裡,正發著呆,電話忽然響了起來。在中心裡一抖,還是接了起來。

「喂‥‥」

那端不出聲,只是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

「喂?」

在中有些著急,可是允浩還是不說話,只是那火車轟轟的聲音夾雜著風聲卻是越來越真切了。在中心慌意亂,腦中晃過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允浩啊,你、你別嚇我!你說話!允浩!你別嚇我!」

在中的聲音都帶了哭腔了,可允浩就是不說話。

「滴‥‥」伴隨著火車進站的鳴笛聲,在中慘叫起來,「啊啊!不要!允浩!」在中顧不得衝到客廳時爸媽疑惑的眼神,穿上鞋子直直地衝了出去。

電話沒有斷,在中聽到好多人挪動腳步的喧囂,一片混亂,「不要,不要!允浩,你說話!說話啊‥‥」在中聲嘶力竭地喊著,司機從後視鏡裡看到後座男生淚流滿面的臉很是驚訝,暗自思量著是怎麼一回事。

 

下了車後,在中心急火燎地直奔進站口,檢票的工作人員攔下他要他出示車票,可在中已經失去理智了,發了瘋一樣大聲質問他們,「有沒有臥軌的?是不是有人臥軌了?」

工作人員們被他問的一頭霧水,面面相覷,候車廳的人們也都好奇地盯著這個似乎要跳起來咬人的年輕人。

 

忽然——

「在中!」

在中猛地轉過身,臉上出現了錯綜複雜的神情,好像是欣喜若狂,可明明卻還掛著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那點兒僅留的意識已經完全被這幾十分鐘內的大起大落磨得消失殆盡了。

在中不顧周圍人詫異的眼光猛撲到允浩懷裡,大力抓著他的後背,沒形象地亂哭亂嚎,「我以為你死了‥‥哇‥‥我以為你死了‥‥」

允浩有些尷尬,一面摟著在中往外走,一面沖著人群乾笑,在中倒是聽話,繼續乾嚎著自己的,死命拽著允浩的衣角,生怕他跑了似的。

總算是找到了一處安靜的所在,允浩停下來給在中擦臉,可是越擦越花,在中的眼淚就是劈裡啪啦掉個不停。

「別哭了啊!別哭了‥‥」允浩心疼地給在中抹眼淚。

「哇‥‥」在中又撲了上來,斷斷續續地說,「我、我以為你死了‥‥哇‥‥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你怎麼那麼傻?!哇‥‥被我罵兩句就去尋死覓活?!哇‥‥我、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允浩滿頭黑線,抱著在中苦笑,「這年還沒過完呢!你就不能說點兒吉利話!」

在中聽不進去,就是個哭,好不容易哭累了,就靠在允浩的肩膀上抽搭。

「哎‥‥」允浩嘆了聲氣,「這下估計整個火車站的人都知道咱倆是同性戀了‥‥」

在中“?”地抬起頭,賊眉鼠眼地打量四周,允浩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估計是被允浩的話激清醒了,也估計了哭鬧夠了,在中的理智終於一點一點回來,明白過來後他狐疑地看著允浩,皺著眉道,「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嗯?」允浩挑眉。

「你是故意嚇唬我的對不對?」

「什麼?」

在中使勁推了允浩一把,「你少裝蒜!你就是假裝臥軌騙我過來對不對?」

允浩歪了一下頭,有些無奈,「大哥,大過年的我裝什麼不好我裝死?!」再說也就你這麼個神奇的腦袋才會以為我臥軌了‥‥

「哼!那在電話裡你為什麼不說話!」

「我哪知道?!我是想上火車之前給你打個電話,可誰知道信號不好,我怎麼說你那邊都聽不見,光是聽著你在那兒亂喊什麼“不要”“不要”的,然後就聽到你打車來火車站了,害得我沒趕上火車,又不敢掛電話‥‥」

在中還是一臉懷疑,「你上火車?要去哪兒?」

「回我奶家唄!我今天特意跟他們請假回來陪你過情人節,本來我想說明天再回去的,可是他們不讓,非讓我趕最後一班車回家,所以我來的時候買的就是往返票,只能在這邊待2個小時,你還跟我鬧彆扭‥‥」允浩氣呼呼地瞪了在中一眼。

在中有些臉紅,但死不悔改還在嘴硬,「誰、誰讓你不事先跟我說一聲的‥‥」

「喂!你能不能有點兒情趣懂點兒浪漫啊!硬邦邦跟塊兒木頭似的‥‥」允浩埋怨地看了在中一眼,接著又小聲嘀咕一句,「還趕不上在床上呢‥‥」

「啊?你說什麼?」

允浩嚇了一跳急忙擺手,「沒什麼!」看到在中漸漸和緩的臉允浩放心地笑了笑,「不生氣啦?」

「哼!再敢嚇唬我你就死定了!」

「誰嚇唬你了!還不是你自己想太多!」

「你‥‥」

允浩趕緊把在中抱在懷裡攔下他要說的話,「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我不該沒經過你的同意就跑過去送你花,我不該嚇唬你我要臥軌了‥‥」媽的!招誰惹誰了我?!幹嘛全把屎盆子往我腦袋頂上扣!

經過這麼樣的“生離死別”,在中早把之前想的那些有的沒的顧自悲傷的那些春夏秋冬拋了個一乾二淨,人生得意須盡歡,走一步算一步,等到真的火燒屁股那天再想法子吧!

 

 

 

 

 

 

 

第 三十一 篇

已經過了立春的日子,天氣也漸漸回暖了,即便是大晚上走在街上也不覺得冷,何況,還有雙溫暖的大手包裹著自己的。

在中聽著允浩費勁地向家裡解釋說不能回去了,美美地享受著情人節最後的溫存。

撂下電話後,允浩呼了一口氣。

「說好了?」在中眨著小笑眼。

「哼!害我一頓罵!」允浩斜了在中一眼,「到底去哪兒啊?這大半夜的‥‥」

「呃‥‥」在中咬著下唇拼命地想。

忽然允浩說,「去我家吧!」

「欸?」

允浩不等在中回答他就撥通了一個電話,「喂?阿姨啊!我是允浩!#¥%%#&%‥‥&*¥%‥‥@#¥#¥@%@%‥‥&¥%#!對了阿姨,今天晚上讓在中在我們家睡行嗎?嗯,我爸我媽都不在家,我自己在家怪無聊的。嗯,好,好,阿姨再見!」

允浩得意洋洋地把電話一扣,衝著在中嘴歪眼斜地壞笑,在中不知怎麼,忽然覺得身邊的氣溫驟降。

「你怎麼跟我媽說的?」

「就那麼說的唄!」

「那我媽就沒問我為什麼忽然跑出去了?」

「我說你急著見老公啊!哎呦!」允浩頭上多出了個大包,「幹嘛啊‥‥」

「是急著見媳婦兒!」不管到了什麼節骨眼,原則問題是絕對不能讓步的。

允浩覺得自己挨這一下子實在是冤,但君子報仇‥‥等到了床上也不晚!

「喂!你到底是怎麼跟我媽說的?」

「我說咱高中同學出車禍了,讓你趕緊來醫院!」允浩沒好氣地解釋。

「我媽怎麼就那麼好糊弄呢‥‥」在中嘟囔了一句。

要不然能生出你這麼顛三倒四的兒子嗎?!允浩偷偷瞟了在中兩眼,心裡暖呼呼的,這傻頭傻腦的金在中,怎麼就這麼可愛啊‥‥

 

 

 

 

「你先洗我先洗?」允浩扔給在中一件乾淨的衣服,其實按照允浩的想法來看,給不給他衣服都是一樣的,反正穿上了也是馬上被扒掉。

「洗什麼?洗澡?」在中戒備地盯著允浩。

「廢話!你還打算臭著睡啊!我可不想伴著你那一身的香辣雞翅味兒入睡!」

「誰要伴著你入睡啊?!」在中一槍斃了允浩的理所當然,這回貌似是輪到自己做bottom,可不能隨隨便便地答應了,不管怎麼說也得拖到過完年後,要不這一整年都得衰到底‥‥

「你不跟我睡一張床你還打算睡哪兒啊?」

「我睡你床,你睡你爸你媽那屋!」

「我靠!虧你真想的出來!我爸我媽那麼聖潔的、伴隨他倆OOXX了二十幾年的床我怎麼能去玷污啊?!」媽的,我丈母娘怎麼就不多遺傳給他一點兒“難得糊塗”的因數呢?要不,我再去找點兒酒?

 

「你在那兒翻什麼??」在中看允浩翻箱倒櫃的,忍不住問了一句。

「酒!」

「酒?!」

「嗯,酒後才能亂性嘛!」

“呼‥‥”空中飛過一個抱枕,命中允浩的大腦。

「我告訴你鄭允浩!你少在那兒打歪主意!今兒個老子睡床,你睡沙發!你要是不同意我立馬就走人!」

允浩捂著腦袋一臉無辜,「喂!我們男歡男愛兩情相悅,如此孤男寡男良辰美景幹嘛要浪費啊?!我已經禁欲很久了欸!」

「少、少廢話!」在中漲的滿臉通紅,「說那麼露骨的話怎麼也不嫌惡心?!我去洗澡了!」在中抱著衣服進了浴室,走到門口忽然轉過頭,「不許偷窺!」關上門後還是不放心,在裡面把門反鎖了。

 

允浩孤單單地站在客廳很是無奈,人家談戀愛三天兩頭就能有個甜頭吃,怎麼我談戀愛就這麼清水啊?!金在中他打架罵人從來不含糊,怎麼到了這事兒上這麼有道德觀念啦?!我倒是不指望他能主動,但起碼配合點兒啊!難道他對我一點兒欲望都沒有?

允浩站在大落地鏡前前後左右地照。

小麥膚色——夠性感!分明的棱角——夠冷豔!飽滿的嘴唇——夠誘人!寬肩細腰長胳膊長腿兒——這麼火辣的身材哪兒找去啊?!他到底挑什麼啊?!

允浩氣得直咬牙,怒視著浴室的門,眼瞅著就要噴出火星子了,忽然眼睛中多了些神色。

浴室的玻璃門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昏黃的燈光照射下,那個身影側身站著,隱約看到有雙手不斷擼著頭髮,目光向下順移,小蠻腰,好像比自己的還要細上一圈‥‥允浩不自覺地掐了掐自己的腰。小屁股翹著,再往下是大腿小腿‥‥其實大腿小腿沒什麼機會看啦,因為允浩的目光已經緊緊鎖定在跟屁股對應的那個前端的某個位置上了‥‥

媽的!怎麼洗澡不拉簾?!這就是赤裸裸的犯罪!誘姦!

允浩覺得此地不宜久留,不假思索地衝到陽臺上大開門戶,在寒風中哆哆嗦嗦地站了十分鐘,終於平息了熊熊燃燒的欲火。

 

從陽臺出來的時候,在中也剛好洗完了澡。在中穿著允浩的衣服,明顯有些大,肩膀處晃蕩晃蕩的。允浩穿到大腿的短褲卻沒過了在中的膝蓋,半截白花花的小腿裸露在空氣中。也許是剛剛從蒸汽騰騰的浴室走出來的緣故,臉上異乎尋常的白嫩,感覺輕輕一捏都能滲出水來似的。頭髮沒有全乾,髮梢時不時向下滴著水珠,印的衣服前襟都濕了。

在中毫無懼色地接受允浩放射過來的色相十足的目光,換了個姿勢,把頭微垂45度,輕輕扒拉頭髮,抬眼疑惑地跟允浩對視。

“砰!”允浩想都沒想衝進了浴室,把冷水開到最大,享受、也是忍受春寒料峭中的一次冷水澡。

在中當然還是不明所以,也懶得理會,徑直走到允浩的臥室鑽到了棉被裡。

 

正當在中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有股涼風躥了進來,接著有個溫熱的龐然大物也跟著一起躥了進來,在中伸直小腿兒蹬了蹬——嘿!毛茸茸的!再踢踢‥‥

耳邊突然響起一聲怒吼,「他媽的金在中你給我老實點兒!」

我脆弱的耳膜啊‥‥在中掏了掏幾乎被震碎了的耳朵,反應過來原來龐然大物是個人。

明白過這一點後,在中一個骨碌爬了起來,抱著被子縮縮縮縮——縮到了角落裡,「喂!不是讓你睡沙發去嗎?!你這麼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男是要遭天譴的!」

允浩剛剛洗完冷水澡,身上又只穿了個背心短褲,被子一被掀起來自然是凍得瑟瑟發抖,「被、被、被子給我,凍、凍死我了‥‥」

「不給!滾到沙發上!」

「快、 快、快、點兒!」

在中聽到牙齒打顫的聲音後,擰開了床頭燈,果然看到了允浩有些僵硬的臉,一嚇趕緊把被子罩在了允浩頭上。

允浩抱著被子還是抖個不停,在中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你沒事兒吧?」伸手摸摸額頭喃喃地說,「不燙啊‥‥喂!你是不是又裝病嚇唬我?!」

允浩不說話,蜷縮著身子縮成了個句號。

「不會真的病了吧‥‥」

在中一點一點趴到允浩臉前,冷不防被允浩壓在了身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讓你老實點兒老實點兒你不聽、非招我!現在我看你往哪兒跑?!」

「媽的鄭允浩!對你這種人就是不能心慈手軟!你給我起‥‥唔‥‥」

 

 

 

 

 

 

 

第 三十二 篇

在中的後半截話生生地被允浩堵在了喉嚨裡,這回甚至不用允浩費勁,舌頭直接滑到了在中的口腔中。在中下意識地推打,可允浩就是死按著他不起來,舌頭也越來越瘋狂地向他喉嚨深處衝撞。喉間的異物讓在中有點兒犯噁心,推拒的動作也不由得變得軟弱無力,再到後來,乾脆把四肢鬆散下來,懶懶地閉上眼睛,任允浩親吻。

允浩吻著吻著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停了下來,「你怎麼了?」

「媽的,你勁兒可真他媽大‥‥」在中好不容易得到了新鮮空氣,大口大口喘息著。

允浩看著在中一臉懶洋洋狀,心裡有點兒火氣,「你就不能給點兒回應?!弄得我跟強姦犯似的!」

在中不知可否,微微笑了笑,仍然是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安詳。

奶奶個爪!這副人畜無害的小模樣誰受得了?!允浩頭腦一熱,強姦就強姦吧!又低頭吻了上去。

 

出乎意外的,在中沒有反抗,允浩的動作便輕柔了很多,輾轉、纏綿,一顆牙齒都不願意放過,忽然允浩一激靈,猛地把眼睛睜開,身下的在中還是昏睡相,可只有允浩知道有了什麼不同——在中的小舌正輕輕地糾纏著自己的——他在回應!!!

這還是在中第一次主動,允浩有點兒興奮得不知所措。正當這個時候,在中卻更大膽了,反手勾住允浩的脖子,親吻得也更加用力。

不知道吻了多久,但是很甜蜜又很溫柔,唇齒分開的時候,有津液相連在了一起,在中有點兒不好意思,尷尬地笑了笑。

 

「喂!要不要做?」

嗯?做?在中大腦有一秒的當機,緊接著之前的溫柔可人馬上消失無蹤,「做你個腦袋!你怎麼天天腦子裡就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淫蕩思想呢?!」在中一把把允浩推開。

允浩滿臉無辜,「你這翻臉翻的,比翻書還要快‥‥」

「反正你別想了,你要是敢用強的我就揍你!睡覺!」在中伸手把床頭燈一擰上,抱著被子側過了身。

不過過了老半天也沒感覺到周圍有人躺下來,在中慢慢轉過頭去,看到黑暗中允浩還是坐著的姿勢,微弱的月光打在他臉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正望向自己的方向,眼神哀怨的嚇人。

「喂!你、你幹嘛一副怨婦的表情?!」在中不自覺地向後靠了靠。

「你自私!」允浩撅起嘴控訴。

「我、我、我怎麼自私了?」在中底氣不足。

「每次都是這樣,自己爽夠了就不管別人死活!」

「誰、誰說我爽夠了?!」

欸?等等,這句話好像不太對‥‥

可惜沒等在中改口,允浩就又撲了上來,在中趕緊雙手支在允浩胸前,拉出了一段距離,「你怎麼像狼似的?!又要幹嘛啊?」

「強暴你!」允浩惡狠狠地說著,嘴唇卻絲毫不霸道地壓上了在中的。

在中苦笑,卻不掙扎了,有什麼理由掙扎呢?自己不是、也很、喜歡、這樣嗎‥‥

 

允浩輕輕柔柔地吻著在中,心裡覺得幸福無比,很想把眼前的這個人揉碎在自己的身體裡,讓他再也跑不掉,再也逃不了。

允浩順著在中的輪廓親吻,嘴唇,鼻子,眼睛,眉毛,臉頰,耳垂,吻到耳垂的時候,在中敏感地抖了一下,允浩嘴邊壞笑,若有似無地舔弄。

「啊‥‥」在中輕呼了一聲,聲音剛出就緊忙捂住了自己的嘴,頓時大臊不已。

允浩把在中的手拿了下來,壓低聲音說,「我喜歡聽‥‥」

在中更是羞愧難當,緊咬著牙關不出聲。

 

允浩順著耳垂往下移,在脖頸上又細細親吻了一會兒,身上的衣物很礙事,允浩便粗魯地把兩個人扒了個精光。

耐性沒有了,小腹硬邦邦的,允浩的動作也不知不覺地急躁了起來。

伸手探向在中的內褲,發現上面已經有些潮濕了。

「別‥‥」在中抬起頭不安地說。

允浩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用腳趾把那層布料退到腳踝,然後把整個人的重量壓到了在中身上。

「重死了‥‥」在中呼吸困難。

「我說親愛的,你就不能不要說這麼煞風景的話嗎?」

允浩舔舐著在中粉嫩的乳頭,不一會兒嘴唇下滑,到了在中的私隱處時毫不猶豫地、一口含住。

「啊‥‥」在中驚呼出來,怎麼也想不到允浩居然會對自己口交!!

允浩動作不停,舌頭不急不忙地舔弄。

「嗯‥‥」丟人的聲音!在中再次緊咬住嘴唇。

允浩騰出一根手指,輕巧地掰開在中的牙關,到在中的口腔中攪了攪。

口中挑逗著,下面又癢癢的,呻吟聲自然而然地就溢滿了房間。

「嗯‥‥別‥‥」

在中顧不得羞不羞人,浪蕩的聲音不絕於口,允浩聽到耳裡自然是更加情動,不禁身體上下起伏,含著在中的欲望摩擦了起來。

「啊‥‥啊‥‥」在中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走開!不行了‥‥」

不經意的,高潮了‥‥允浩反應夠快,射出來的一刹那把頭偏開了,不過按照允浩的想法,其實咽下去也沒什麼,反正只要是在中的東西,他都喜歡,只不過是怕一會兒接吻的時候在中嫌棄罷了。不過想想,還不都是他自己的‥‥

 

允浩又壓在了在中身體上,舌頭探進在中口中。

有種澀澀的味道,在中不禁皺了皺眉。

「你自己的味道,怎麼樣啊?」允浩這時還不忘逗他。

「去死。」在中香汗淋漓。

允浩笑笑,趴在在中耳旁,「在中啊,我很難受,可以進去嗎?」

允浩意有所指,在中明白不過,允浩的欲望早就抵在了股間,在中又怎會感受不到。本來在中心裡有絲絲恐懼的,但一想到自己之前也是那麼對待允浩的,而且剛才允浩還絲毫不嫌棄地為自己口交,在中想不出拒絕的道理,難得乖順地翻了個身,故作灑脫地扔了一句,「弄疼我你就死定了!」

允浩內心狂喜,想不到在中會這麼配合,心中感動更多一些,又怎麼捨得讓在中疼‥‥往床頭一瞥,看到了一瓶凡士林,允浩想都沒想摳了一大塊探到在中的後面。

「嘶‥‥」一絲冰涼的感覺,還有陌生的異物感,在中緊縮了一下。

「喂!你不要這麼硬邦邦的好不好?夾到我手指了!」允浩無奈又無賴。

在中臉成了豬肝色,好在背對著允浩他看不見,逼著自己放鬆了許多。

一根手指似乎已經適應了,允浩試著又伸進去了一根,在中只是一聲輕呼就閉上了嘴巴,後庭鬆軟了很多,允浩放下心小心翼翼地扶著自己的欲望頂了進去。

「啊‥‥」後面像被撕裂了一般,在中很想撒手不幹走人,可是實在不想讓允浩失望,於是緊緊抓住了床單,側過臉說,「全進來吧‥‥」

「在中‥‥」

「媽的少廢話!是不是爺們兒?!」長痛不如短痛,哥們兒你就快點兒吧!

允浩一皺眉,挺身全部伸了進去。

「啊‥‥」慘叫,只能說是慘叫,完全沒有快感可言,不過為了允浩,我忍!在中忍辱負重地想著,覺得自己無比偉大。

允浩將兩臂穿插到在中的胸前,緊裹住在中的小腹,他想把在中的腹部墊高一些,免得他太過難受,然後緩緩抽動起來。

一時間在中覺得天昏地暗,很疼,身體仿佛硬生生地被人撕成了兩半,腿上不覺呈現出了大張的狀態。在中疼的抽泣了起來,他感覺肩膀上傳來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好像是有人在輕輕地噬咬。抽送的動作停不下來,反而越來越急切,每次都準確無誤地頂撞到身體最深處的那個敏感點,在中難耐地扭動著身子。緊接著,感官也不敏銳了,疼痛漸漸變得麻木,再漸漸的,竟有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感。

人在意識混亂的時候,往往會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說在中現在絕對就想像不到自己會在被人侵犯的時候溢出細細碎碎的呻吟聲。

「嗯‥‥啊‥‥」剛剛發洩完的欲望好像又站立了起來,「啊‥‥」

允浩的喘息聲已經幾近低吼了,頂撞到了巔峰的狀態,最後一衝,一泄到底‥‥

 

 

情事後的兩個人交疊在一起粗喘,允浩沒有馬上從在中身體裡退出來,疲倦地趴在在中的背上。

後背傳來濕粘的觸感,還有心臟有力的跳動聲,“咚”“咚”‥‥在中有些迷亂。

「在中啊‥‥」允浩的聲音也盡顯倦怠。

「嗯?」

「以後不要再為今天那樣的事生氣了好不好?」

「嗯?」在中意識低迷,反應不過來。

「我想大大方方地跟你談戀愛,我不要偷偷摸摸的‥‥」

「‥‥‥」在中明白過來允浩是指送花的事。

「我知道我們的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還沒有能力坦然地在一起交往,我也知道我們的事會受到很多阻力,我不會冒失地讓別人發現我們倆有什麼異樣,我做事有分寸的‥‥」

「嗯‥‥」

「我說的大大方方戀愛不是指在別人面前手拉著手,像正常的情侶那樣,我的意思是說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能認可我承認我,我希望你能清清楚楚時時刻刻地記得,我愛你‥‥」

在中屏住呼吸,眼中落下了溫熱的液體。

「在中你要相信我,我會為你變得強大,總有一天我們可以真真正正地手牽著手站在人群中,沒有人會指責我們,沒有人會看不起我們,我會足夠強大,強大到讓全世界都知道,我鄭允浩愛的是男人,是一個名叫金在中的男人‥‥」

在中把臉貼在了床單上,床單立馬濕潤了一大片。

「我可以做到這些,但前提是你要相信我承認我,我已經一個人很久了,如果你還是不敢跟我站在一起的話,也許我會放棄的‥‥我也會累‥‥」

允浩像是懂得讀心術,把在中的恐懼一一指出,再用諾言一一粉碎。

「允浩啊‥‥」悶悶的聲音從身下傳了出來,「我不怕了‥‥我也會為你,變得強大‥‥」

 

後庭似乎又有些腫脹,欲望甦醒了過來,允浩趕緊從在中身體裡退了出來,他怕在中第一次吃不消。

在中轉過身來正對允浩,臉上有淚痕附著在上面,月光照射下,面龐竟純淨的發亮,他伸腿勾住了允浩的腰身,允浩一個踉蹌跌到了在中身前。在中笑的古怪,就像當年那個總是凡事不在乎的小痞子一樣,「要來就來,別總那麼一副憐香惜玉的模樣盯著我,我又不是女人!」

允浩一怔,心裡又是一片溫暖,他知道在中其實是在說「允浩我相信你,我會站在你這邊,我願意把自己交給你‥‥」

允浩不禁情動,把在中的兩腿架到了肩膀上,這樣赤裸裸的動作,有些難堪‥‥

縱然在中剛剛換上了厚臉皮的假面也馬上破碎了一乾二淨,撲騰著小腿兒想放下來,卻被允浩牢牢按住,允浩不懷好意地笑,「害什麼羞啊你!你又不是女人,就算你這麼含情脈脈地盯著我我也不會憐香惜玉的!」接著一個挺身,直接貫穿到底。

「啊‥‥」在中被刺激地流出了眼淚,心裡其實美的要死,嘴上卻還是不饒人,「鄭允浩,你等下回我做TOP的,我非把今兒受的罪全部討回來不可!啊‥‥」

在中的淚又多了一些,可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痛的。

 

==========================================

 

【在中你要相信我,我會為你變得強大,總有一天我們可以真真正正地手牽著手站在人群中,沒有人會指責我們,沒有人會看不起我們,我會足夠強大,強大到讓全世界都知道,我鄭允浩愛的是男人,是一個名叫金在中的男人‥‥】

這些話看著就有好多的感觸,尤其今天看了一篇韓國在台的交換生談韓國跟台灣的不同的報導,其中有說到同志,他說在韓國沒有同志,就算有也不敢承認,至少在他週遭沒有看過同志,言談中透露台灣在這方面比韓國要開放很多,我乍一看到就心想怎麼會沒有,洪大叔不就公開出櫃了嗎?不過後又想他可能對娛樂圈沒有多大的關注所以不會知道。總之一整篇報導看下來感想很多。

我要講的是韓國沒有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開明,他們的人民比想像中要保守很多,允在身在那樣的國家裡,那個國家有錢的企業主壟斷是很正常的事(這個報導中也有提到),允在要打這場戰役真的很辛苦,既要面對人民的輿論、還要對抗父母公司的壓力,允在啊.....懷挺!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