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很多時候在中都不得不佩服沈昌珉這個比自己整整小了一歲的表弟。

比自己早一年取得了雙學士學位不說,幫著把齊藤的事情處理得井井有條,甚至現在在無數次面對金在英的時候能表現出一種完全不介懷的態度,這樣才真正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好男人。

相比起來,面對一個根本就不愛他的鄭允浩,他卻沒有放下的勇氣。

有時候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鄭允浩到底哪裡吸引了他?怎麼就對這個人念念不忘了呢?而從他們名義上在一起以來,卻絲毫也沒有一丁點兒進展。他也清楚他都努力到這份上了,所以決計不是他的錯,允浩根本從來沒有嘗試著去瞭解他,而是一心沉醉在已經失去的感情裡無法自拔。遇到這樣一個緊緊抓著過去不肯放手的人,似乎比愛上一個不懂的什麼是愛的人更麻煩。

其實在他那天早晨看到允浩脖頸間的吻痕時幾乎已經動了要放棄的念頭,只是昌珉的一番話又讓他重拾信心。

「你得給他時間,就像俊秀一直在給我時間一樣。雖然現在我沒有真的完全接受,但至少我知道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允浩一定也是這樣。」

希望昌珉沒有看錯。他自己是當局者迷,只能聽從昌珉這個旁觀者的說辭了。

只是他和允浩之間的隔閡遠不止一個金俊秀那麼簡單。

 

他和允浩約定每晚睡覺前都通一次電話互道晚安,於是第一天他便興高采烈地守著手機,一直到了淩晨三點,他實在按耐不住打了個電話過去,才知道允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關機了。第二天詢問過後才瞭解,他是睡覺前習慣性的關機,於是第二天便是他主動打了個電話過去,而允浩接起電話便問他:有什麼事嗎?他們之間的約定早被他給忘到了九霄雲外。

他金在中也不是個聖人,久而久之自然忍受不了備受冷落的感覺,於是他試圖故意在對方面前裝作生氣的樣子以引起他的注意,但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

不管是生氣,鬧脾氣,他都是一個人在一旁像個小丑似的自導自演,那人毫不配合。

 

鄭允浩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了情緒性的變化,應該就是在聽到昌珉說是要約他們一起吃飯的時候。

「俊秀說應該要好好謝謝在中,所以請你們吃頓飯。」

於是這一天的鄭允浩,有那麼一丁點兒不一樣了。

然而這一丁點兒變化,在在中眼裡怎麼看怎麼刺眼。

四個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在中剛開始時根本一言不發,而他只是顧著和俊秀說話根本早把身邊的人拋在腦後,昌珉維維笑著將在中漸漸拉近他們的談話裡,俊秀望著在中表情明顯有些尷尬。

他也是聽昌珉說過之後才知道允浩正在交往的物件就是在中,這樣一來他和允浩就無可避免地要經常見面了。上次喝醉酒之後跑去找允浩的這件事已經讓昌珉變了臉色,這次晚餐他敷衍著應答幾句,望著昌珉的眼神也總是擔心警惕。

 

吃過晚飯,昌珉開車和俊秀一起離開之後,允浩的表情又回到了平常那樣。

「鄭允浩,」

在中終究還是忍無可忍。

「你可不可以稍微看看我,聽聽我說話?」

面對他的質問,允浩這才意識到這段時間以來他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手腕上的那只金錶,他在逐漸習慣那種重量之後卻忘記了它的存在。

「在中,我……」

「是你提出來要在一起,如果你是真心的,可不可以拿一點誠意出來?總不可能要我主動一輩子吧?」

望著那雙深邃的眼睛,他不由得有了內疚之感。

自從上次見了俊秀之後,他的心的確有了變化,甚至自私地想過是不是倘若他沒戴上這只手錶他和俊秀就還會有機會,那天晚上的事情如果沒有停止下去他和俊秀是不是已經和好如初?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這些想法很荒謬,俊秀現在心裡只有沈昌珉一個人,不管他是不是戴了手錶戴了誰的手錶都已經不重要了,可他卻因此傷了另一個人的心。

或許他的確是太過於在意他自己的感受,而忘了與此同時也有另一個人因為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而變化著心情。

「你根本就沒想過要和我在一起的吧?我知道說出那些話只不過是你一時衝動,我之所以沒有拆穿,是因為我知道這個機會過去之後以後或許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我根本拒絕不了。我也以為我可以給你一段很長的時間讓你慢慢接受我慢慢忘了金俊秀,但現在我明白了,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遇到感情這種而為前提的時候,我當然也是一樣。我想要霸佔你,這種想法我阻止不了。」

獨佔欲……戀愛中的人,有這種感覺原本就是理所應當。

允浩深知,他對於金俊秀也一直有這種佔有欲,一直到了今天也沒有因為他們的分手而消失殆盡,否則他就不會在見到俊秀是一次又一次失控,一次又一次忘了關於在中的事情。他不配戴上在中送的手錶,並不是因為錶太沉重,而是之前劣質金屬在手腕上留下的痕跡還很深,他找不到去掉痕跡的方法。

「可我更沒辦法因為你還沒忘掉他就讓你慢慢忘掉,等你全部忘掉之後再和我在一起,我沒勇氣等那麼久。」

「在中啊……」

如果說自私,他比在中自私多了。

「所以,我還是打算纏著你,請你在你心裡稍微留一點點的位置給我,那樣我才有信心慢慢佔領越來越多的位置。」

 

牽著在中走在馬路上,絲毫也不在意周圍人看他們的眼光,因為他不知道此時此刻他還能夠給在中什麼。無論是承諾,哪怕是甜言蜜語的安慰,他都給不了,因為連他自己都沒有把握是否能做到他想要說的那些保證。但他唯一能肯定的是,金在中在他心裡不可能沒有一丁點兒的位置,否則他不會總是沒膽量望向那雙眼睛。

在中沒說話,只是任由他牽著。

答應允浩在一起的時候,他一直覺得自己這麼多年都挨過來了,好不容易在一起,那麼等待個幾年讓允浩忘記以前的事情真正愛上他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可真的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明明愛著對方卻最終忍痛離開。這樣在一起,遠比以前那樣只是遠遠看著想著期盼著要難挨得多。

但他不是女人,不會因為這樣就選擇放棄。

所以當允浩在這天晚上臨睡之前打來電話的時候,他開心得有些睡不著。

至少他的話允浩已經聽進去了,也這樣做了。比起之前,這麼一通電話雖然起不了多大作用,但至少預示著他們之間的關係在前進,而不是原地踏步或者退步。

 

 

 

 

 

 

【10】

金在中深知他和鄭允浩之間的差距所在,所以和朋友見面時並不會讓允浩也一道前去,這不在於朋友的異樣眼光,因為和他金在中稍微交往有一些時日的朋友都知道這小子一直單戀著一個男人,只是要讓允浩融入他的交往圈子,還得慢慢來,需要不少功夫。畢竟現在允浩連他都還沒真正敞開心扉接受,更別提他的朋友了。

在中這個人擅於交際,或許是不少人都喜歡他這種類型的人,能說能玩能唱能跳,朋友圈子自然也就廣了。

而在他眾多朋友之中,若要說最為正派的是沈昌珉,那麼那個最為反派的一定就是朴有天了。

朴有天是在他在夜總會認識的夜總會老闆,身在這樣地方的人自然是單純不到哪兒去。而在朴有天眼裡,像金在中這樣的男人已經算是極品中之極品了,沈昌珉更是極品中之聖品。因為他們相互結識的時候,金在中正因為對一個男人念念不忘而苦惱著,沈昌珉則是一心沉浸在和女友的戀愛裡。

 

「其實說真的,那時候你成天哭喪著張臉說不知該怎麼辦,我還一直以為你看上的那個男人是這小子。」

在中斜眼望瞭望沈昌珉,轉回頭等著朴有天。

「我才不喜歡這種古板的男人。」

「我古板?」

昌珉不服了。

他這不服當然也是有道理的。畢竟他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鄭允浩才是個古板到家的人,哪能和他相提並論?

當然這些話是不能當著金小爺的面說的,也就只是他不在的時候和朴有天相互嘀咕幾句。朴有天對於這個從沒見過面的鄭允浩一直充滿好奇,這段日子聽著沈昌珉的描述也就越來越感興趣。如果不是在中警告再三,他鐵定從在中那寶貝手機裡將某人的電話號碼盜出來然後好好認識認識。

想到在中的警告,他心裡很是不爽。

「我又不是什麼人販子毒販子,你家那口子還能被我給吃了不成?」

「你比人販子毒販子都更要危險。」

在中開玩笑地用一臉警惕的目光盯著他,倒是將他盯得萬分不自在。

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對於鄭允浩這個人這麼謹慎,生怕出了點差錯會動搖他們之間的關係,而事實上他們之間的關係哪有真正穩定過?對於他這種毫無道理的緊張,沈昌珉和朴有天都不贊同,只是誰也勸不動。

金在中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在對待鄭允浩的態度上過於堅決了些。

 

其實作為朋友,沈昌珉和朴有天同樣都是怕他吃虧,像他這樣毫無原則一股腦兒地豁出去,到頭來受傷的只會是他自己。不過既然是朋友,倘若鄭允浩真的傷了他害了他,這倆人誰都不可能視若無睹。

有時候朴有天會開玩笑地問出他和鄭允浩進展到什麼地步的話,他打哈哈地推拒之後自己也會偶爾想想這些並不是沒有道理的話。

除了牽手,他們還什麼都沒做過。

都是二十幾歲的人了,說起來還真是有些可笑。

他並不是不想,只是倘若自己連這個都主動怕是也太冒昧了些,而且他更怕看到鄭允浩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索性就擱在那兒隨他去了。順其自然,有時候也是件可怕的事情,太過於順其自然便會趁早瞭解掉這段感情。

 

而他問起沈昌珉和金俊秀之間的進展時,昌珉頓了頓,但最終還是實話告訴了他。

他和俊秀做愛,是在他們之間確定關係的那天晚上,十分突然。但在那之後他卻再也沒碰過俊秀,有時明知道俊秀在暗示,卻還是找了藉口委婉推辭了。

對於他的回答,在中萬分不解。

「如果我那天沒有喝酒,應該不會真的要了他。」

其實他很清楚,他那晚即使是喝醉了也絕不可能對著俊秀下手,他知道一定是俊秀……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既然已經發生,他就得擔了這個責任。

「那你喜歡他嗎?」

「喜歡。」

昌珉沒有猶豫。

「那這種喜歡,和你對……對我姐姐的一樣嗎?」

提起金在英,兩人都顯得有些不自在。朴有天坐在一旁,默默聽著沒有插話。

對於金在英這個人,他們三人向來是心照不宣。

「我可能沒辦法再去那樣愛一個人,所以我認為既然俊秀愛我,我也喜歡他,這樣也就夠了。」

在中這才真正清楚了沈昌珉和金俊秀之間的事情。

昌珉雖然是他們幾個當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但對於感情的事情真的已經累了。

「如果可以,還是試著接受看看吧。」

朴有天總算是插了一句話。

然而昌珉只是輕輕搖了搖頭,埋頭喝酒不再說話。

看著昌珉的表情,在中大概知道了他心裡的想法。他可以和俊秀在一起,但卻沒辦法投入到和俊秀之間的愛情裡,因為前一段感情給他帶來的東西太過深刻,恐怕時間再久也不可能真的忘記。想到這裡,他突然感到很不安。

倘若鄭允浩也和昌珉是一樣的想法,那麼他這輩子都不可能了吧?

突然間,他覺得這種擔心,格外真實。

 

「好了,你送他回家去吧,我去招呼客人。」

在中點點頭,將已經有幾分醉意的昌珉靠在自己肩上扶著他朝門外走去。

開車送昌珉回家,車子停到樓下,他將昌珉扶著出了車門,順勢抬起頭往樓上看了看。

燈亮著。

相比金俊秀這樣一整天等待著一個人回家的心情也不好受吧?仔細想來,他和俊秀竟然到了同一樣的處境呢,守著這樣一個被前一段感情傷了的人。

「昌珉,到家了,快醒醒!我扶你上樓去,俊秀還在等著你。」

想著還是親自將他扶上去交到俊秀手中會比較穩妥,於是架著身形比他還略微高大的昌珉艱難地往樓上挪動腳步。本來在樓下叫俊秀下來幫忙會更好,但畢竟夜已經深了,打擾了其他的鄰居有點不禮貌。

「在英……在英……」

在中能隱約聽到他口中念念有詞。

這小子馬上就要見到金俊秀卻還這副德行怎麼行,他有些擔心在見到俊秀之後昌珉還這樣念叨著姐姐的名字,那俊秀豈不是什麼都知道了?

他正打算換個姿勢扶著他,順道好好拍拍他的腦袋瓜子讓他清醒清醒,哪裡想得到沈昌珉趁著翻身的機會猛地將他按壓在牆邊,後背狠狠地撞擊在牆上疼得他齜牙咧嘴。可這都算不了什麼,更讓他驚訝到腦子亂成一團漿糊的是……

沈昌珉竟然在吻他!

不是輕輕的碰觸,而是充滿情欲的一個吻!他甚至感覺到昌珉的舌頭在試圖往他口腔裡鑽!

「沈昌珉!」

猛地將他推開,原本就因為喝醉酒而不太清醒的昌珉跌跌撞撞地眼看著就要從樓梯上摔下去,他只得又將他給拉了回來,用力地在他胸口給了幾拳。隨後,他幾乎用拖的將昌珉給拽上了樓,按下他家的門鈴,等著俊秀出來接人。

「來了!呃……在中哥?」

門裡的人有些吃驚,但看到在中手裡拽著的那個人便立刻讓開道來讓他們進屋。在中將昌珉用力扔在沙發上之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也不管俊秀在後面追著讓他吃點東西再走。俊秀追得累了,也就打道回府去看家裡那個喝醉酒的人去了。

而在中怎麼也沒想到,在無數次送喝醉酒的沈昌珉回家之後,會在這天和平常沒什麼兩樣的夜晚失去了他原本打算留給鄭允浩的初吻。

 

 

 

 

 

 

【11】

由於沈昌珉的關係導致在中一整晚都沒睡好,心裡有種說不出是不爽還是不安的感覺,又好像都不是。本來一個初吻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偏偏這卻是他金在中最忠實的東西之一。什麼初吻,初戀,初夜……凡是和初字扯上關係的,他都格外看重。

不過他想了想,他現在這樣無法入眠,沈昌珉倒是睡得快活,心裡又真的不爽起來。

折騰了一夜,終究還是在天快亮時給累得困了。

 

第二天到公司的時候,他因為一雙實在是掩藏不住的熊貓眼而引起了不少職員的議論,頭疼也煩人得很,唯一的好處,就是在他踏進辦公室之後立馬便引起了鄭允浩的注意,走過來詢問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除了說沒睡好,他找不到其他話來解釋。不過他也確實是因為沒睡好來著,不算是說謊。

因為睡意太嚴重以至於他才剛到工作間便趁著外面職員都在工作的時候打算躺一會兒,結果一躺下便徹底睡死在沙發上,所以並不知道有員工將檔送進來的時候一連叫了他好幾聲甚至大著膽子搖了他幾下都完全沒反應。結果他還在裡面睡得滿足,外面的職員便笑的笑,聊天的聊天,甚至還有人將沒吃完的早餐拿出來繼續吃。

允浩倒是不以為意,知道在中昨晚沒休息好,上司偷懶也是時常發生的事情。他埋著頭做事,絲毫也沒理會鬧嚷嚷的其他人。

然而著吵鬧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因為大門突然被猛地推開。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沒人想到隔壁策劃部的經理會這樣突然出現在門口,於是趕緊回到自己的位置開始工作,一個個神經緊張生怕被責罰。

其實其餘部門的經理根本管不到他們頭上來,只是這整個齊藤的人都知道沈昌珉是董事長的親侄子,只要他一句話,哪還有什麼處理不了的事情?

「金經理呢?」

沒人應。

他只好朝允浩的位置望了過去,允浩朝著裡面的經理休息室使了個眼色,昌珉點點頭便立刻朝著裡面走去,隨後大廳裡的職員們又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他們的金經理是個很好相處也很好說話的人,隔壁的沈經理可就不是這樣了。

他才進公司沒多久,原本身份就引人注意的他很快便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他嚴厲的做派在短時間內迅速傳播開來,不少職員見到他都難免有一些緊張。策劃部的人整天提心吊膽,生怕做錯了一點事便被踢出大門外。

 

沈昌珉一進門,便看到了躺在沙發上睡得酣暢的金在中。

而正在睡夢中的在中迷迷糊糊夢見有隻蟲子在自個兒臉上爬來爬去,爬完了嘴唇爬額頭,然後又順著臉頰爬到脖子,一個機靈便猛地從沙發上蹭起來,睡眼朦朧之中出乎意料地看到了坐在沙發邊緣的沈昌珉,以及他還沒來得及抽回的手。

在中一怔,頭腦立馬清醒了一大半。

沈昌珉的手……有些不大對勁啊……

該不會……

他剛才夢見的那隻蟲子,就是沈昌珉的手?

搖搖頭趕緊否決這一想法,沈昌珉應該還不至於無聊到對他的臉動手動腳的地步。只是一見到沈昌珉,他便不由自主想起了頭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昌珉啊,你怎麼來了?」

有些緊張地搓著手,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緊張什麼。

若是昌珉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了些什麼那也就好辦了,頂多自己當時吃了啞巴虧,畢竟昌珉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好了。只是他擔心如果昌珉記得所有的事情,那以後相處起來該有多尷尬啊……本來有他姐姐使得昌珉在金家本來就十分尷尬,要是再有這件事情,還不知昌珉會彆扭成什麼樣兒。

酒果然是害人的東西。

以後去有天那裡的時候別讓昌珉這個根本不怎麼沾酒的傢伙碰酒杯子,免得又出這種事情讓人難堪。

「過來告訴你一聲,今晚到你家去吃飯,董事長說是要聚餐。」

聽了他的話,在中忍不住斜眼。

「什麼我家啊?那可也是你家!董事長那也是你舅舅!」

只要一想到昌珉對金家還有那麼一些抗拒,他心裡就不是滋味兒,哪還記得什麼初吻不初吻的,早給拋到腦後了。

「那好吧,下班的時候我們一起回去,你開車還是我開車?」

「你不接俊秀一起?」

這理應是讓家裡人接受俊秀的最好機會,昌珉這麼聰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然而看著他搖搖頭,在中心裡疑惑不已。

「不了,還是再等一段日子吧。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昨晚一定沒睡好吧?」

「你怎麼知道我昨晚沒睡好?」

在中條件反射地立刻問他。可一開口,便立刻漲紅了臉低下頭,差點咬掉自己舌頭。昌珉這句話分明就是暗示,他還搬起石頭自己砸自己腳上。

看到他的反應,昌珉也有了戲弄的心理。

「在中,不好意思啊,那個應該是你的初吻吧?」

「沈昌珉!」

趕在他徹底爆發之前,昌珉三步併作兩步逃出了休息室。

 

走出行銷部大門,昌珉徹徹底底鬆了一口氣,苦笑著往回走。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剛才會忍不住伸手撫摸金在中,只不過是看到他那樣毫無防備地躺在沙發上,睡相十分可愛,就將手伸了過去。一定是因為金在中那張長得和金在英分外相似的臉讓他產生了幻覺,昨晚也是那樣。

其實他沒醉,只是因為想要吻他而借著喝酒壯膽的機會就真的吻了他,眼裡看得清清楚楚,那個人是金在中沒錯,可腦海中卻又忍不住想著這一定是因為在英的關係,他沒辦法忘記在英,所以將一部分的情感轉移到了她的孿生弟弟在中身上。

對於昨晚和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只能做這種解釋,否則……他和在中認識這麼多年,怎麼可能在這段時間突然發生什麼改變?

不該想的事情就不要想,否則會給自己也給在中帶來麻煩。

然而在中在見過昌珉之後便徹底沒辦法安安靜靜睡覺了。

這件事情給他的衝擊本來就大,現在還真讓沈昌珉就這樣一句話給說了出來,若是讓別人給知道了又該如何是好?唉……

 

在昌珉離開之後,在外面和其他同事一起聽到金在中經理剛才大聲嚷嚷著沈經理名字的允浩也拿著檔做掩護進了休息室。

「你們剛才是在吵架?」

自從和在中重逢以來,他和沈昌珉之間的關係一直十分親密,有時像是兄弟有時像是朋友一般,從沒看過他們因為什麼事情而爭吵。雖然大部分時間的確都是沈昌珉在讓著在中,可在中也沒在他面前發過脾氣。他哪知道金在中其實本就是個脾氣暴躁的主,在他面前很多時候都是刻意忍著沒發作。

「不是,一點小事而已。」

開玩笑,那件事情哪能讓鄭允浩知道了?

「對了,允浩啊。」

「什麼事?」

在中想了想,最終還是下了決定。

「你今晚到我家去吃飯吧,我家今晚聚餐。」

允浩有些猶豫。

「去你家……我去你家會不會不太合適?」

在中當然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當作是我和我姐姐還有昌珉的朋友去家裡吃個飯而已,況且你還是我和姐姐小學同學呐,家裡人不會說什麼。」

允浩想想也不好拒絕,於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當然不會知道在中打了什麼主意要讓他去金家吃飯,也不會知道在中在心裡盤算了這個計畫多長時間。經過昨晚沈昌珉的事情,更堅定了他的決心,於是將這件事情提前到了今晚。所謂的聚餐,不過是個幌子而已,他真正想要的不過就是能夠和鄭允浩好好平心靜氣安靜相互彼此瞭解的時間空間而已。

 

 

 

 

 

 

【12】

鑒於允浩對待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十分彆扭,又實在不贊同這麼早就將兩人的關係告知家裡,於是在中按照約定果真只是介紹說這是他和在英的一個小學同學,碰巧也在公司上班,就帶回來一起吃頓飯聚一聚。對於自己的兒子,金董事長向來是毫無原則地包容允許,他的朋友只要他樂意帶多少回家都行。

其實待在這個地方允浩並不十分自在,一來是由於和在中之間的關係,二來是沈昌珉的存在。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真正讓他不自在的還是在中的這個家。

先說房子,便能比得上不下十個他所租的那種房子的大小,而這家人,更是非富即貴。

除去一家之主——齊藤企業的金董事長之外,允浩還是第一次見著在中的母親,通過在中的介紹才得知她竟然也是市裡廣電總局的局長。這樣的家庭,說讓他完全沒有壓力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比起之前只認識在中的時候,他更加沒有信心。

要和這樣的家庭打交道,和這樣家庭裡最受寵愛的公子哥兒交往,實在是有些為難他了。

並不是排斥有錢人,而是他深知這樣的家庭是他所不能融入的地方。

 

吃過午飯,在中將他帶去金家門外的院子裡,一輛嶄新的黑色跑車停在正中央,是他見過在中開著的那種車的同一款,只是顏色不同,在中的那輛是張揚的紅色。

「喜歡嗎?」

在中笑著將他朝車的方向推過去。

「這是……」

「送你的啊!」

允浩租的房子不在城中心,而齊藤正好位於這座城市的正中心繁華地段,他早就知道允浩每天很早就得到家的附近去等著公車,天氣熱的時候時常會擠得滿身是汗。交往之後他便一直盤算著要送他些什麼禮物,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這個東西最實用。

「我不能收這個,這個太貴重了!」

這種車子,少說也得花個一兩百萬吧?他雖然不懂汽車行情,但看著這牌子也能多多少少猜到車子大概的價,畢竟這車絕不會比總經理和沈經理開的車差。

「錢不是你該操心的問題!每天跑那麼遠的路,又捨不得坐計程車,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既然是我送給你的,你可以當作是公司送給你的。公司獎勵員工一輛車有什麼不可以?省得你以後花那麼多時間等公車,這樣還能提高工作效率。」

早料到他會拒絕,在中也先一步想好了應對的法子。

「鄭允浩,我和我爸商量過了,你在公司表現不錯,所以已經決定讓你做行銷部的副經理,跟著我做事。齊藤是個大企業,行銷部也算是公司的門面了,如果你一個行銷部的副經理出去面見客戶或是和外界打交道卻沒有一輛看得過眼的車子,這是丟了我們齊藤的面子,懂嗎?」

「在中,你……」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在中的心思?做了這麼多無非都是為了他,他這樣算是間接利用了他和在中之間的關係走了條最快的晉升管道,可在中選擇用這樣的方法他根本連個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根本說不了不啊……」

他無奈地笑了笑,接過在中遞來的車鑰匙。

「鄭副經理,帶我去兜風吧,順便讓你熟悉熟悉這車子。」

還沒等自己答應,那人便徑直走向副座拉開了車門坐進去,繫好安全帶之後一臉無辜地望著他,他搖搖頭只能打開車門進去。

在中似乎是抓到了他的弱點,知道他這個人在工作上會絕對服從公司的指使,於是擺著上司的架子硬要他接受了這車子。有了一就有二,相比這以後相同的情況一定還會出現,他得想好怎麼應對才是。

 

車子在在中的指揮下停在了河堤上,隨後副駕駛座上的人變戲法似的從後備箱中搬出一整箱的煙火,他又只能按照指示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了河堤邊,然後看著那個穿著一身天藍色休閒裝的瘦弱男人慢慢將一個個的煙火點燃。

滋滋滋……

煙火線燒著之後發出預備似的聲音。

「升職了總得慶祝一下啊!」

他一說完,煙火便接二連三地朝著天空上噴射而出。

煙火的聲音漸漸變大,隨後變得幾乎震耳欲聾。

「鄭允浩!我是不是不如金俊秀啊?」

大吼著望向允浩。

允浩聽不全,隱約聽到了“不如金俊秀”幾個字,大概明白了在中話裡的意思。但這樣的問題他根本沒辦法回答,畢竟金在中是金在中,金俊秀是金俊秀,對他而言並不一樣。只是如果這樣實話告訴了他,怕是又會傷了他的心。

在中卻沒有因此而放棄,從對面跑著過來然後站到他面前。

「我是不是比不上金俊秀?」

再也沒法裝作沒聽到一般。

允浩頓了頓,望向他那雙深潭一般的眼睛。

「你是你,不用和他比。如果硬要拿來作比較,俊秀自然是比不上你的。」

就客觀而言,像金在中這樣的優秀男人幾乎已經完美到無可挑剔,俊秀和他一樣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甚至為了生活還不知要奔波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怎麼能夠和他相比?

「允浩,我想搬過去和你一起住。」

聽到他的話,允浩不由得一怔。

「我那裡那麼小,條件也不太好,你這樣是何苦呢?」

他是享慣了清福的大少爺,怎麼可能適應那樣的生活?允浩知道他之所以說出這話一定是因為自己對他不夠好讓他不安心的緣故,他思量著以後對他好一些就是,卻不知道在中真正的意圖在哪裡。

「如果你覺得你那個地方不好,我可以幫你找一個其他的住處,我只是想跟你待在一塊兒,不會妨礙你,這樣也不行?」

他並不輸給俊秀,這一點允浩說得不錯,他自己也清楚允浩的意思。只是俊秀和允浩認識太久,又在一起了三年,他只能想出這種方法來漸漸真正地得到允浩的重視,至少讓他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裡現在有了一個叫做金在中的人。

允浩自知有愧,什麼也說不上來。

不過他無論如何都不肯再讓在中多花錢做些什麼,於是只是暫時答應讓他到自己租的房子裡住一段日子,倘若不習慣就還是回到金家。在中趕緊點頭答應,笑著吩咐他立刻開車到金家去取一些衣物。

他還真是說了什麼就立刻要行動,允浩頗為無奈。

只是讓他暫時住一段日子,或許他很快就不適應搬回屬於他的地方,所以允浩並不是十分排斥這件事。況且他除了和俊秀一起住過之外,還和幾個同學合夥租過房子,只要不太過掛懷兩人的關係,其實也沒有什麼不方便的。

 

在中對於這件事情十分熱衷,很快便收拾了一大箱子的衣物放到車裡。

「放心吧,我又不是不會照顧自己?您還不清楚自己的兒子嗎?我以前在外面讀書的時候還不是自己照顧自己來著,有什麼事情我不能做的?您別擔心了,我有空就回來看你們啊!有姐姐姐夫陪著您,您哪還有時間操心我這個小子?」

在中笑著掛斷電話,轉身望著正在繫安全帶的允浩。

「我媽真是嘮叨……」

聽到他的話,允浩突然想起了很久沒有聯繫過的父母。

他以前也像在中這樣埋怨著母親的嘮叨,但真正離開父母身邊之後卻又不住地想念著那嘮叨的聲音。

「你媽媽是擔心你。」

「嗯!我知道,所以我也只是嘴上埋怨而已,哪能真的和他們慪氣啊?」

看他一臉懂事的模樣,允浩忍不住伸手摸摸他額頭前散下的髮絲。

在中驚喜地瞪大眼望著他。

這還是他們從交往以來允浩對他所做的第一個親密動作。

俊秀總是埋怨父母的管束,離家出走也不是一次兩次,他見過俊秀的父母之後才知道俊秀對於家裡人總是愛無理取鬧,抱怨父母疼愛他的哥哥更多。以前和俊秀在一起的時候,他有時會勸說俊秀回去看看父母,但俊秀總是找藉口推辭了。其實很多時候他都覺得俊秀挺像一個長不大的小孩,或許也正是這樣他才會將俊秀放在手心裡疼著。

在中和俊秀從根底裡就不一樣。

但他不得不承認這樣嘴硬心軟的在中也很可愛。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