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進入新生活

 

金在中醒來的時候鄭允浩正靠坐床上一手拿著電話放在耳邊跟電話那頭的人說著什麼,一手把玩著金在中露在被子外的髮尾,金在中人是醒著的,但是還沒能睜開眼,思維也恢復了,發現鄭允浩在摸著自己的頭不禁想起昨晚香豔的各種畫面,難為情的臉也開始紅了起來,整個身子偷偷的向下慢慢的縮進被子裡,直到被子全部蓋住了臉。

鄭允浩在金在中偷偷躲進被子裡時發現他醒了,在電話裡最後吩咐幾句就把電話給掛了。翻身把金在中連同被子一起壓在身下,小心翼翼的拿開金在中蓋在臉上的被角,看著金在中假裝還在睡得可愛模樣,無奈的的笑笑了:誰睡著了是緊緊閉著眼的,手裡也緊抓著被子。

親了親昨晚被自己吻得紅腫的嘴唇:「你不起的話,我可會讓你想起都起不了的。」調戲的言語讓金在中更窘迫的加深了臉上的紅色。

「起來吧,先去洗個澡然後去吃飯。」金在中卻沒動,鄭允浩忽然明白原來是在害羞啊,「昨晚主動上門的勇氣不知去哪了?」

似乎不想讓鄭允浩看貶自己,金在中憤然掀開被子起身,全身上下像被大卡車碾過一般的酸痛,金在中忍著疼痛坐在床邊,當看到鄭允浩卻在色迷迷的看著自己佈滿各種深深淺淺痕跡的赤裸身體時,心中突然感到一絲的委屈起來,這都是鄭允浩搞出來的,自己全身上下沒一塊好肉,竟然還這麼沒心沒肺的在這裡把自己當展覽品一樣的觀賞。

但感受到鄭允浩對自己接近著迷的眼神又是羞澀又是喜悅「不准看!」整個人不顧身體的疼痛撲過去用兩隻小手分別蓋住鄭允浩的兩隻眼睛。

鄭允浩被他孩子般的舉動搞得高興得不得了,哈哈的大笑聲讓金在中更加的感到害羞,但還是不願放開那雙細長的丹鳳眼,鄭允浩也沒拿下那雙手的意思,就任著金在中這麼蓋住自己的眼。

最後還是金在中受不了才主動放棄,鬱悶的拉過床上的被子蓋住自己就往浴室裡跑去,看著沒了被子的大床上到處染著的紅色,鄭允浩彎起嘴角,扭過頭看向浴室。

金在中披著被子進入浴室後才發現這是一個用透明玻璃隔開的浴室,驚訝的向外看去就對上了鄭允浩那該死的迷人笑臉,最後負氣的扯下被子當著男人的面打開淋浴頭背對著鄭允浩洗起澡來,他並不擔心鄭允浩會進來,因為自己進來時已經把浴室的門鎖的死死的。

 

兩人洗漱完畢後,到萊斯的餐廳裡吃午飯,沒錯他們醒來的時候已經11點多了,金在中在來到餐廳後才知道他們起得這麼晚,兩個人之間並沒有任何的交流,金在中覺得他現在與鄭允浩的關係還是有點尷尬,但是不知道鄭允浩是怎麼想的。

吃過飯,高柏斯開著車,鄭允浩跟著金在中坐在後座離開了萊斯。這是高柏斯第一次見到鄭允浩親自送自己的情人回去,平時要嘛叫其他的司機開車送人,最好的也只是自己送,透過車子的後背鏡偷偷的觀察著這個第一次就有這樣待遇的少年,他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金在中,世界上真的有美得如此低調安靜的人,更讓鄭允浩寧願為之改變一切的人!當然這是後話了。

把金在中送回宿舍樓下,親了一下金在中的嘴唇,便讓他下了車:「回去吧!」

「嗯,再見。」

「再見」

看著遠離的車子,金在中轉身上了樓梯,他不知道自己將會怎麼樣,但是他是如此的信任鄭允浩,儘管他什麼都沒有說也更沒有對他承諾過什麼。

 

 

 

金在中已經一個星期沒有鄭允浩的消息了,今天他還是像每天按時的到練習室裡練習,來了不一會兒,就被叫到社長辦公室,心裡似乎明瞭了,按捺不住心裡狂熱的興奮,雖然有點不安,但是這是鄭允浩給他的,他絕對的毫無遲疑的收下,他是聰明的人,在這個現實的社會裡,在經歷一切的苦難之後能站在幸福的大門前,那麼誰還會不選擇打開這扇大門進去拿到自己的幸福呢?

進入社長辦公室的門,看到平時不常見的社長就坐在辦公室裡的沙發上,趕緊彎下腰鞠了個躬,

社長旁邊還坐著一個西裝筆直看起來儒雅的男人,也向這個人行了個禮。

「呵呵,在中啊,進來進來」社長是一個和藹的老人向金在中招招手叫他進來坐下,金在中還是有一點的拘束緊張的坐在他們對面的沙發上。

大家心裡都明白金在中之所以能坐在著的理由,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社長在桌子上推給金在中一份文件:「這是你和公司的合約,你看看還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金在中拿起文件看了個大概,這是一份作為一個練習生夢寐以求的合約,裡面列的各項條約對於一個明星來說無疑是最豐厚的,金在中知道鄭允浩是一個能改變世界的人,但他不知道鄭允浩可以為他如此的改變金在中的世界。

金在中不敢相信的看向社長:「這是我的合約?」

「當然,鄭先生給的還不止這一點,對於你的規劃我們公司已經有了最好的方案,這是你的經紀人李吏,今後他會全權負責你的生活,希望我們合作愉快,這樣也能讓鄭先生愉快不是麼,希望在中能為我們公司創下最好的成績!哈哈哈‥‥」

和李吏再次點了一下頭,金在中笑著說:「當然,鄭先生和公司這麼照顧我,我當然不會讓所有人失望。」勉強的對著社長笑笑,金在中在心裡還是有一絲苦澀,自己還是走向了這條路,盡然在別人的眼裡是這樣的,自己再矜持就覺得太做作了吧,既然有這樣的機會就不會錯過,他金在中還是會在這樣的世界裡幹出自己的成績的,因為他是金在中!

 

李吏和金在中到金在中的宿舍一起收拾金在中的行李,從今天開始他再也不是以前的金在中了,當然也不需要再住在這樣的地方。

李吏帶金在中來到江南區的高檔社區內的豪華公寓裡,為金在中整理新房,其實房子已經收拾得很乾淨了,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是齊全的,李吏不愧是娛樂界裡的金牌經紀人,他把金在中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當當,讓金在中在新的環境下生活得很舒適。

「這是公司給我安排的住所?」金在中看著豪華的房子和房子裡高檔的傢俱高興得問。

「當然不是,再好的經紀公司是不會給沒賺到錢的藝人安排這麼好的住所的,鄭先生希望您能住得好一點給您安排的。」

金在中忽然明白了,就連李吏都是鄭允浩的人,自己的一切本來都是鄭允浩給的還在乎什麼呢。

李吏收拾的差不多就和金在中告別,就在他打開門要走出去的時候金在中叫住他:「我這樣得來的東西,你不覺的很不齒嗎?」

李吏回頭看著金在中的眼:「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只是方法不一樣而已,也許這是為世人所不齒的,但是這卻是這個娛樂圈必不可少的規則,我知道你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自己爭取的幸福是什麼,只要目標明確的人永遠不會走失在這個充滿誘惑的世界裡,鄭允浩給的不是永遠的,但你卻可以在他給的,做出自己,拿到幸福。‥‥這是每個人都想得到,幸運的是,遇到鄭允浩的是你,得到鄭允浩的是你!」說完就走出去關上門。

金在中愣住的看著已經關上的門,是的,他遇到了鄭允浩,他暫時得到了鄭允浩,但是不是那麼的幸運,他不可能永遠的站在鄭允浩的羽翼下,他要與他並駕齊驅,真正得到這個男人!

 

 

 

金在中的新生活開始得如此之快,當洛凡找到他時,他已經在準備專輯的後期工作中,一個世界新星即將在這個風雲四起的娛樂圈裡誕生,他將卷起新的浪潮,在已經五彩繽紛的世界裡炸開更多更絢麗的色彩。

金在中和高興能見到洛凡,他們已經很久沒見到對方,金在中看到洛凡不解加不可思議的表情後,沒辦法對他如兄長的洛凡隱瞞只有把自己和鄭允浩的事告訴了洛凡。

洛凡知道金在中之所以一夜之間有這樣的能力絕對有人在背後幫忙,但他沒想到是那個在商場上君如天下的鄭允浩,金在中有現在的生活他也不好評論,只希望金在中能在這個圈子裡好好地別像自己一樣,那畢竟是自己一起長大的弟弟。

告別了洛凡金在中和李吏一起從公司坐著保姆車回公寓,李吏開著車,金在中就坐在副駕上。

「我給你找了個生活助理叫新艾,開始出片後你不可能這麼隨便了,我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了新艾會好一點。」

「嗯,新艾也是他的人?」

「不是,是我以前的助理,她很能幹的。」金在中自從那夜後就再也沒見過鄭允浩了,但是他每一天的生活中都離不開鄭允浩這個名字,認識的周圍為他製作專輯的高層每一天都是鄭先生進鄭先生出的,想不想起都難。

「最近怎麼沒見到鄭允浩?」

李吏怪異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金在中繼續開著車:「在中,鄭先生有他自己的生活,你不應該過度的把自己絞進鄭先生的生活,他幫你也許只是把你看做第二個權閔雨,但是你不是李隕徽,也不是權閔雨,你是金在中,我希望你夠聰明,不要去討好去取悅,做自己!」見金在中不吭聲又補充了有一句:「鄭先生有一個親梅竹馬的未婚妻,兩人是世家。」

金在中突然感到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我不討好他取悅他,我能怎麼辦?」

這時車子停了下來,李吏直接整個人對著金在中,雙手把金在中扳過來面對自己:「我說過,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我相信你能讓鄭允浩來討好你,取悅你!」

金在中被李吏給吼住了,兩眼無神呆滯的看著李吏:「他有未婚妻,也會來討好我,取悅我嗎?」

 

到了公寓,送走了李吏,金在中一個人坐在客廳的大沙發上扭著頭看著落地窗外的夜景,他感謝李吏,是他讓自己明白鄭允浩的身邊不缺人,自己只是很多人中的一個,他要正視自己,做出自己的事業,打下自己的天下,讓鄭允浩離不開自己,討好自己,取悅自己,這樣他才能真正站在這個世界的頂端,站在鄭允浩的身邊!

金在中知道那晚之後自己是喜歡上鄭允浩了,沒有感受過父母愛的自己徹底沉淪在了鄭允浩的溫柔和寵愛裡,他想鄭允浩屬於他,對!只是屬於他!

就是因為有李吏在他的身邊不停地告誡著他,他才能在娛樂圈裡走的更加平坦,跟李吏這樣亦師亦友的關係也使金在中在以後的生活裡不至於很孤單。

其實他很好奇李吏為什麼對他這麼好,後來還是忍不住問李吏,李吏只是笑笑:「想看到一個真正克制的了鄭允浩的人,而你被我選中了,跟自己下了一場賭注而已,也想看一場精彩的故事。」

金在中也只是笑笑,恭喜李吏賭贏了,當然這一切是不能讓鄭允浩知道的。

 

 

 

 

 

 

 

 

Chapter 9 主角

 

金在中,姣好美豔的外貌吸引著無數粉絲,洪亮特別的彩虹音受到廣大音樂人的認可,為了打響知名度更是參加了各台的綜藝節目,金在中率真可愛的性格更是收了不少粉絲,金在中這個名字就在一夜之間響亮了整個韓國,首爾最大的廣場邊最高的鄭氏大樓的頂部廣告牌上是金在中迷人魅惑的笑臉,毫無疑問金在中將會接代上個國民偶像權閔雨的位子。在韓國誰不知道金在中誰就是那個人最土的人,金在中不僅僅是新一代的巨星,更是引領潮流的時尚人物,金在中,一個無法估量的時代之星!

對於電視裡對自己的評價金在中卻像個過客一般的笑笑而過。

 

金在中的專輯在一個月之前就發行了,僅僅一個月的發售量打破了娛樂圈一直以來新人發片的記錄,如果說金在中之所以能出道就如此受公司的重視,是因為鄭允浩,而金在中的人氣,金在中的歌喉是無人能給的,這就是金在中,一顆終於被擦去灰塵展現在世人面前的鑽石。那個擦亮金在中的人就是鄭允浩。

金在中忙碌了起來,真是再無暇一直想著鄭允浩,有時一整天都有通告,整個人累得一到家倒頭就睡,公司又想趁熱打鐵就這樣好的趨勢讓金在中踏入演藝圈,參演一部大片是最好的辦法,作為一個新人而且還是一個新人歌手要參演電影就很難更何況是大片,但是金在中不一樣,他的背後有著一個能夠掌控整個娛樂圈的人-----鄭允浩。

鄭允浩是回韓國了,金在中是今早看到財經新聞才知道的,世界的知名財團鄭氏總裁鄭允浩再次來到韓國視察工作。因早年鄭氏祖先到美國發展後,鄭氏基本上生意已經轉向美國,但是對於本土國內商業鄭氏同樣不會怠慢,鄭氏是韓國經濟的一個神話,也是世界的一個不可忽視的經濟帝國,而這個帝國現在的主人是鄭允浩!

金在中就在公司的工作室裡心情不安的帶點興奮等著鄭允浩,但是沒有等到鄭允浩卻讓權閔雨闖進了工作室。

權閔雨氣衝衝的闖進金在中的工作室裡,一進來二話沒說就往金在中的臉上搧了一巴掌,在工作室裡看到這一幕的合作人員都被這一掌打蒙了:這是出的哪齣戲?

「金在中你小子行啊,你搶人我忍,現在連我的戲你也搶,別以為現在被人罩著就不得了了,我告訴你,遲早有一天你會比我還慘,你也會有這麼一天的!」

金在中被打得有一點耳鳴,他看了看周圍的人走到權閔雨的跟前,向前傾著身子在權閔雨的耳邊低聲說著:「前輩,看在你是前輩的面子上我今天這一巴掌就不還了,不是自己的是勉強不來的,是你以前教我的,有手段才能立足不是嗎,我這樣做了,你不應該為我高興嗎。」

然後退開身子大聲的說:「前輩不舒服,應該在家好好的休息,別沒事就往公司跑,要不然會使病情更嚴重的。」說完推開被說得失神落魄的權閔雨,勾起一抹笑走出了工作室。

剛走到門口就見李吏匆忙的在往這邊趕,向前對著李吏的眼:「解決了。」就從李吏身邊坐了過去,李吏看著工作室開著的門笑了一下就轉過身跑向前,跟在金在中的後面,一同出了公司。

權閔雨掌搧金在中的話題,被公司壓下了,外界還是那個一無所知的觀眾,只看誰頂端在笑罷了。

金在中並不知道權閔雨突然跑來打自己是怎麼回事,權閔雨恐怕是早就巴不得金在中死掉的,但是在知道金在中和鄭允浩後並沒有找金在中,而是到了現在才來?

後來在李吏那才知道,本來是權閔雨主演的電影被金在中給取代了,這個是一部年度大片,權閔雨在去年聽到消息後就一直和鄭允浩說這件事情,但是現在卻被金在中如此輕易的佔掉,實在不甘心,新仇舊恨一起,才氣不過來找金在中出氣的,但是他沒想到現今的金在中已經不是哪個任他打罵的男孩了。

金在中是接到參演電影的通知,但是他不知道是權閔雨的,即使知道他金在中更是要定了。

 

李吏帶著金在中來到萊斯,說是今晚要請一請他要參演電影的導演馮京,馮京是國際上數一數二的名導,能參演這部由馮京指導的年度大片絕對是金在中在演藝圈鞏固地位的絕好時機。

金在中有鄭允浩給的金卡,在鄭氏旗下任何地方是無需付款的,再說在萊斯請客是最好的了,所以李吏與金在中來到萊斯餐廳內的VIP包廂內等著馮京。

每次來到萊斯金在中都會想到鄭允浩,因為他與鄭允浩的一切都是從這個地方開始的,儘管萊斯大的不一定每次來都來到同一個地方,但是萊斯這個名字永遠與鄭允浩這個男人連在一起。

等不了一會兒馮京就來了,一見馮京來了,金在中趕緊上前握手,說著就要叫上菜,但是馮京卻說要等等,今天投資方的負責人也來的,所以幾個人又等了一會兒,只見高柏斯推開門側著身,鄭允浩意外的出現在這種場合裡。

馮京今早接到李吏的電話說是金在中在萊斯設宴想請吃頓飯,表達一下。馮京二話沒說就答應了,後來投資商那邊給他打個電話說是一起談談具體的一些事宜,電話是高柏斯打的,鄭允浩那會兒正在旁邊,理所當然的知道金在中在萊斯設宴,本來也想今晚去看看金在中的,好久沒見到那只可愛的小貓了,差不多幾個月了,一直在美國都沒時間來趟韓國,就和高柏斯一起來萊斯。

馮京只知道有那邊的負責人要來,但他沒想到是鄭允浩親自來了,以前自己的好幾部電影都是鄭氏投資的,來的都是一些經理,像鄭允浩這種大佬是不會來的,看了看自從鄭允浩進來後變得不太一樣金在中後似乎明白了什麼,這次的主角確實夠“角”的。

 

人齊了也就開宴,席上大家都很和氣,相談甚歡,鄭允浩的身份是很高,但他卻很儒雅謙虛,馮京是一個藝術家對於鄭允浩這樣的人也沒什麼拘束。

酒喝到三巡馮京開始有點不清醒了,在金在中敬了馮京酒後,馮京趕緊讓金在中敬一敬鄭允浩,說這可是投資人我們的衣食父母,金在中拿起酒杯站著對上鄭允浩的眼:「謝謝鄭先生!」

看著鄭允浩打量自己曖昧的眼神金在中一下臉就紅了起來,鄭允浩眼神不錯的看著金在中,似乎現在就想撲上去,把金在中從裡到外的吃乾淨。

馮京是醉了,眼力還是好的,見到金在中和鄭允浩之間的曖昧交流,不好再拖什麼,就站起身直說醉了要回去,哪天再來聚聚,就讓助理扶著回去了。

鄭允浩也出去了,金在中和李吏是最後走出來的。

一輛勞斯萊斯的加長車就停在飯店門口,李吏拉開車門讓金在中進去後就關上車門,站在那裡,直到車子拐過一個路口不見了才扭身走向另一個方向。

金在中上車後也沒和車裡的鄭允浩說一句話,因為鄭允浩似乎有些難受的仰躺在車內豪華的皮座上,看了看還是坐過去把鄭允浩的頭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揉著鄭允浩的太陽穴:「是不是喝得太多了」

「可能吧」剛才一見到金在中就高興跟馮京喝了不少。

「有沒有想我?」鄭允浩突然睜開眼看到金在中恬靜美好的面容。

「沒有!」金在中盯著鄭允浩的額頭就是不去看他包含著溺愛的眼神。

鄭允浩不想再多的廢話,他在這段時間可想著金在中呢,聽到他專輯後的各種新聞就知道這是一個有能耐的可愛小貓,從來還沒有誰讓他這麼掛念過。

兩人終於對上了眼,看到金在中明亮深邃的大眼神,鄭允浩伸手一把拉下金在中的頭,嘴唇就這麼印了上去,金在中是真想這個男人了,幾個月的分離,對於早就迷戀上鄭允浩的金在中來說,就這樣張開嘴迎上男人的唇,金在中知道自己註定要陷入這個人的溫柔裡,想出也出不來,也不想出來。

甜蜜的氣氛就這樣彌漫在這個豪華的的車子內,金在中含著迷人的笑在鄭允浩溫柔的吻裡主動的回應著。

 

到了金在中的公寓一把門關了,鄭允浩就把金在中壓在門後吻密不可分的落下,一路沿著金在中的額頭直到凹陷的迷人鎖骨,金在中差點就承受不住鄭允浩的狂熱。

但他沒想到鄭允浩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鄭允浩不知道要表達沒有與金在中一起的這幾個月中自己是怎麼煩躁的度過的,但是沒有愛情概念的鄭允浩是不知道這就是對一個人的想念,也許真就是愛也不一定。

一直生活在上流世界的鄭允浩有無數個情人,但是卻沒有真正的懂得什麼是愛情,在他的生活中他無疑是最好的情人卻不是一個會愛的愛人。

就是因為這樣理不清的感情才讓他們走進無數的彎路錯失無數的幸福。

 

金在中早已經被鄭允浩脫光的壓在床上,這是鄭允浩第一次來到金在中的公寓裡,他們也是第一次一起躺在這張床上,金在中抱著在他身上動作的鄭允浩有了鄭允浩真的屬於自己一般的感覺,身體激動的更加敏感。

在鄭允浩的身下每被鄭允浩碰到的地方都激得不停地顫抖,每一處的毛孔都張開了一般的舒爽,快樂的感覺一直沒有停過,鄭允浩真是一個註定給自己帶來快樂的人,也許將來會是真正給他幸福的人,一定會的,金在中不會讓自己的幸福與自己擦肩而過的人。

鄭允浩與金在中鼻尖對著鼻尖,雙方的熱氣打在彼此的嘴唇上,而鄭允浩的炙熱就抵在金在中的小穴口,金在中接近迷戀的看著鄭允浩俊帥的臉,揚起自己的頭唇觸碰到鄭允浩的唇,大膽的舉動卻羞得連脖子耳根都紅了。

鄭允浩已經早就按捺不住,看到金在中妖孽般的魅惑,頂入自己迷戀的小穴,感受金在中的緊致和熱情。

再次感受鄭允浩的火熱,金在中的呻吟不期而至,而對於鄭允浩來看金在中的呻吟和緊緊包裹自己的甬道無疑是最有效的春藥,刺激著鄭允浩不斷的,不停歇的挺動,與金在中的一切原來都是如此的美妙,鄭允浩覺得不僅是自己的身體被金在中深深的吸在他的身體裡,就連自己的靈魂也被金在中深深的吸引著。

 

第二天一早李吏就來到金在中的公寓裡,今早在A台要錄製一個綜藝節目,金在中現在還不能隨隨便便就遲到的,畢竟還是個新人。

進來後還怕會見到鄭允浩但是只有金在中一個人穿好衣服坐在廚房的桌子前吃早餐。鄭允浩今早就回美國了,一大早高柏斯就開車來把鄭允浩接走。

鄭允浩一起金在中也沒再睡的心情,跟著起來,因為還早親自把鄭允浩送到地下車庫,回到家中又不想睡就自己做了點吃的,沒多久李吏就來了。

 

 

 

 

 

 

 

 

Chapter 10 情敵

 

鄭允浩現在回韓國的次數頻繁的讓所有人都覺得鄭允浩可能要把鄭氏的商業中心移回韓國了,連鄭允浩自己都不知道頻繁的回韓國的理由是什麼,有時只是一時的興起,或是就想想看看金在中,就連林卡莎都好奇自己的未婚夫在韓國被什麼迷住了,就在這次回韓硬是跟著來,絕對給韓國的記者絕好的新聞題材大做文章。

這是金在中第一次這麼正式的意識到林卡莎的存在,整個韓國都在為鄭氏總裁鄭允浩攜未婚妻林卡莎出現在韓國議論紛紛,一對金童玉女的照片出現在韓國各大報紙的頭條上,佔據著一大半的版面。

金在中正在劇組裡畫好了妝等著下一組的鏡頭拍攝,無聊的拿過今早的報紙,就這麼一翻,鄭允浩與林卡莎佔據一大半版面的和諧照片就這麼的映在眼前,鄭氏總裁鄭允浩攜未婚妻林卡莎驚現韓國的樹大標題更使金在中微眯著眼打量著照片上的林卡莎,美麗迷人,大方得體,高雅貴氣的豪門富家小姐的完美形象,無不在宣示著林卡莎是鄭允浩身邊最為合適且最為登對的人選。

金在中突然感到呼吸不順,怒火從心底像火山一樣的爆發出來,一怒之下把手中的報紙撕得粉碎。

李吏進來叫金在中出去開始拍戲,卻看到被撕得認不出面貌的紙屑,金在中沒看李吏一眼氣衝衝的走出休息室,李吏低頭看到上面映著鄭允浩半邊臉的紙屑,心裡忽的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那是不可以介入的事情他還是不問為妙。

金在中這邊在忍著怒氣拍戲,鄭允浩這邊剛與未婚妻親熱完的躺在床上,按著手機不知在幹嘛。

林卡莎邊穿著衣服邊瞄著鄭允浩:「你這就不怕我吃醋?剛剛和我那麼親密就當著我的面在給小狐狸精發短信?」雖是這樣說著卻沒有一點兒吃醋的樣子,還笑瞇瞇的看著至始至終沒抬頭看自己的鄭允浩,更加好奇就迅速的搶過他手裡的手機看到上面寫著寶貝兒的通訊人,眼裡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鄭先生不會吧,誰呀這是?也有你搞不定的,讓我想想‥‥‥嗯‥肯定是一個漂亮又魅惑的小野貓。」

鄭允浩無奈:「我可是你的未婚夫,真沒誰像你,看到准老公有外遇竟然能這麼興奮,你就不怕我把你給休了。」

林卡莎把頭湊到鄭允浩的跟前,眼裡帶著魅惑的笑:「鄭先生話別說得這麼滿,我要是哪天看上什麼俊男了,就是我林卡莎“甩”了你鄭允浩。」說完親了親鄭允浩的唇,就扭著腰走了出去。

鄭允浩看著林卡莎的背影,無聲的笑了。

他和林卡莎的關係是外人看來是訂婚的准夫妻,但是他們兩個卻像兩個要好的朋友,互相傾訴,互相安慰,卻也可以上床的朋友,但是他們似乎沒有愛情這樣的東西聯繫著,因為他們彼此很清楚在大家族長大的孩子最缺少的就是感情,他們只是為孤寂的彼此舔舐傷口罷了。

從小到大他和林卡莎就被看成一對,他們也就這麼認為了,他們是談過戀愛的男女朋友,在兩家人面前也曾經甜蜜無比,在美國長大的兩個孩子思想是無比開放的,小小年紀就在交往,發展的非常之迅速,發展到肉體關係是很正常的。

但是有一天林卡莎突然對鄭允浩說:「我沒見過愛情,但是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遇見它,當我們遇見自己的愛情時我們都會為對方祝福的,鄭允浩我不愛你,但我不討厭你,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就這樣他和林卡莎成為了會上床的朋友,他們不會干涉彼此的一切,甚至會幫對方去尋找他(她)的幸福,他們永遠是站在對岸的知己,深深的理解彼此,就好像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自己。

 

鄭允浩來到萊斯的後花園就聽到游泳池那邊傳來熱鬧的聲音,不解的望過去,高柏斯立即說道:「那是馮導的劇組在那邊拍戲,金少爺也在。」

對金在中的稱呼是鄭允浩讓這麼叫的,說是還那麼小的孩子叫先生都加老了,就叫少爺。而金在中在他這確實的到了少爺的待遇,鄭允浩周圍知道他的人,哪一個不是在討好他,就因為金在中在鄭允浩眼裡永遠都與一般人不一樣。

鄭允浩什麼都沒說就率先跨著大步往游泳池走去,金在中穿著白色襯衫渾身濕透的站在游泳池邊上,襯衫濕濕的貼在身上,勾勒出金在中迷人單薄的身形,胸前的兩個小凸點就這樣赤裸裸的挺立在襯衫的下方,直叫鄭允浩火氣上升,怎麼就這麼穿著站在這麼人的面前,就像自己最喜歡,最保護的東西竟然被其他人看到了,一想就更加的不爽。

而最不爽的還在後面,只見金在中縱身跳入水中向在水中掙扎的女一號遊去,撫上那女人的臉對上女人的眼:「我愛你。」說著就要對著那女的吻去,就在這時鄭允浩覺得自己不再做些什麼自己最喜歡的唇就要親上那女人的嘴了!

「咳咳!!」鄭允浩的咳嗽聲不大不小,但是讓在場的人都聽見了,連忙打招呼問好:「鄭先生好!」

鄭允浩對著人笑笑:「嗯」

金在中驚訝的看著岸上的鄭允浩,他們劇組今天的戲份在萊斯取景,有一場男主角對著女主角告白的戲,但是怎麼都想不到鄭允浩會出現,他不應該在陪女朋友嗎?想到女朋友,就沉著臉上了岸,也沒像其他人那樣走過去問好。劇組的人被打擾也沒誰敢出氣,慢了進度費的也是他鄭允浩的錢,沒誰會心疼。

看著金在中就這麼濕著身子站在池邊,雖然在這個熱得都不用穿衣服的大夏天,但是還是微瞇著眼看向李吏那邊,李吏受到鄭允浩強烈不滿的眼光,突然意識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趕緊拿起旁邊的大毛巾走到金在中的身旁幫披上毛巾遮住金在中接近透明的上半身。

不一會又開始拍戲,金在中頻頻NG,對著女主角感受到卻是鄭允浩熾熱的目光,怎麼也無法集中精力,最後這組鏡頭還是被改在明天再拍,有鄭允浩在旁邊,大家都有壓力,馮導見沒什麼效果就早早的休息了,反正用的是鄭允浩的錢,拖幾天也沒什麼,只要有品質就好,和鄭允浩客道幾句就率先回去了。

金在中和李吏在後,走過鄭允浩身邊時聽到鄭允浩的低語:「我在上面等你。」

換好衣服讓李吏先回去,自己坐著電梯向萊斯頂層上去,站在電梯裡,金在中又想到那天晚上他也是乘著這部電梯走向鄭允浩的懷抱裡,陷入鄭允浩的溫柔裡,直到現在他還是覺得現在的心跳並沒有比那晚慢多少,反而越跳越快。

 

金在中再次推開這扇門的時候,鄭允浩沒在對面的客廳裡,再轉到臥室就看到在透明浴室裡淋浴的鄭允浩,臉一紅趕緊轉身回到客廳裡。

鄭允浩洗好澡出來的時候金在中整個人橫躺在大型沙發上看著電視上無聊的綜藝節目,走過去直撲在金在中的身上,金在中被壓得直呼:「重死啦,走開!」

鄭允浩也不氣,逮住金在中的唇就親了上去,他現在是越來越寵金在中了,看看金在中現在就敢跟他生氣,耍脾氣,翻個小眼撅個嘴什麼的直叫鄭允浩看了愛到了心眼裡去,鄭允浩怎麼就喜歡慣著金在中,讓金在中的脾氣和嬌氣是升了又升,用李吏後面的話說就是鄭允浩真是腹黑,把這金在中慣得是誰也受不了就他鄭允浩受著,還有誰敢跟金在中怎麼樣啊?就他鄭允浩獨佔著金在中了。

金在中被壓著還被吻了小嘴,說話說不上氣喘吁吁的紅了雙眼,就是不讓鄭允浩得逞呢,自己才不那麼快就原諒他,竟然帶著未婚妻來了?!金在中一直在掙扎,就是不讓鄭允浩順利的脫下衣服。

鄭允浩沒有法子,邊吻著金在中的臉頰邊哄著:「這麼了嗯?寶貝兒,來親親別氣,嗯。」

金在中終於被放開了唇,但是男人還是將他緊緊的壓在身上:「不去找你未婚妻找我幹嘛?」

「當然是‥‥」唇再次被封住,金在中還是被鄭允浩給征服了,被調教得越來越敏感的身體被鄭允浩這麼一弄就開始顫抖,鄭允浩溫柔的撫摸,濃烈的深吻,細緻的前戲,每一樣東西都讓金在中為鄭允浩打開身體,迎接鄭允浩的給予。

不停地被進入再抽出,金在中在鄭允浩激烈動作下慢慢的感受這份快樂,深深的回應這份寵愛,雙腿情不自禁的環上鄭允浩的腰,雙手也死死的抓住鄭允浩的肩,嘴上不時的溢出帶著快樂的呻吟,一步步的在不知覺中引誘著鄭允浩,讓在自己的深處再進得更深,最後再也沒有了呻吟,只能呼出氣的任鄭允浩在自己癱軟的身體裡為所欲為。

金在中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一直緊緊的縮著自己的小口,鄭允浩最後還是敵不過這樣致命的快感,再深深的幾次深入就將自己的精華射到金在中的身體最深處,金在中更是被這深深的一擊使得身體不停地抽搐,在最後累的睡在男人的懷裡。

 

鄭允浩再次離開韓國,金在中也一直在劇組裡忙著拍戲,但是一切都開始在改變,金在中的命運似乎又再次進入混亂的漩渦,上天又一次連著一次的給他帶來了苦難,金在中的生活總是那麼精彩,那麼的不同,也許這樣才能跟上天換取與鄭允浩的相遇,與鄭允浩一起的幸福。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