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式住進了男人的家裡,姚姐依舊整天一臉慈祥的跟我說著話。我總在想她如果知道了我跟男人的關係會怎麼想,後來又覺得這麼長時間了,她應該早就知道了才對。

還有關於KJ的事情男人從來不提我也不會去詢問,總覺得男人的心在某些方面有些狠絕,直覺告訴我他不會那麼簡單的就放過那幾個人。

搖了搖頭,決定不再庸人自擾的想些有的沒的了。

 

到我生日的這天男人還在香港出差沒有回來,下午只有一節選修課,上完了就被之前的室友叫出去說是慶生。

我倒是不太會在意生日、節日這些,只是男生當中總會有個喜歡起哄的,我不是個太愛瘋鬧的人,但是幾乎從來都不會撥朋友的面子。

其實酒吧也沒有想像中那般混亂不堪,以前偶爾也會經不住他們的推拉跟他們來過幾次,但自從男人出現在我的生活中之後我再也沒有來過了。

喝了幾杯,臉頰有些發熱,震耳的音樂聲吵的我腦袋嗡嗡的,借著去洗手間的理由出去清醒一下,想看看幾點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上有幾個男人的未接來電,看看最後一個時間也已經隔了半個多小時了。

急急忙忙回撥過去,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通。

我道歉的話還沒有說出口,那邊就傳來讓我呼吸都窒住的女音〔討厭~你弄的人家好痛~〕

〔有來電哎...嗯~色鬼,你輕點啦...〕

我慌亂的掛了電話,腦袋被空白填滿,我無法想像此刻男人正在做著的事情。

那些委屈,埋怨的情緒全部泛上來,仿佛要把我逼到窒息。

純正的伏特加被我一杯接著一杯往嘴裡灌,他們幾個看著我這樣都不知道我怎麼了,勸我少喝點,我佛開他們的手豪邁的叫喊「隨便喝,今天我請…嗝…」

我知道他一直都是喜歡女人的,可還總是自以為是的以為我會是那個特別的。

那個像火焰一樣總是燃燒著我的男人,其實,他還是不會喜歡上我,是那樣吧。火焰也會有熄滅的一天,是這樣吧。

 

暈暈乎乎的趴在吧臺上,一直抓在手裡的手機震動了。

「喂!」看到一串陌生的號碼就很沒好氣的接起電話。

那邊頓了頓〔你在哪裡?〕

我又打了個酒嗝,嚷著開口〔你誰啊...我在哪裡…我怎麼知道我在哪裡…〕

我醉的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了。

〔你在酒吧?〕那邊聲音好像冷硬了不少。

「什麼酒吧?我在網吧!」

〔金在中,現在立刻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怎麼聽著好像是很生氣的聲音呢…還有些熟悉...是誰呢…唔…腦袋沉…想不起來…

「咦?你怎麼知道我叫金在中?對,沒錯,我就是金在中…我…」

〔閉嘴,把手機給跟你一起去的人。〕這人真沒禮貌…打斷別人的話…讓我把手機給別人…難道我拿的是別人的手機嗎…

有點睏…想睡覺…睡一會吧…

 

似乎睡了沒多久,就被人用力的扯了起來,我無力的睜開眼,好熟悉的臉…很生氣的樣子…不管了…熟悉的話應該是認識的人吧…我一頭紮進他的懷裡,攀在他的身上…

可是這個人怎麼這麼沒有同情心…還把我推開了…我嘟著唇眯著眼看他…

母親說,喝醉了撒嬌就好了,那樣別人就不會生氣了。

他丟了很厚的紙幣到吧臺上,然後我就被這個似乎很是生氣的男人扛到了肩上…

母親騙我,我撒嬌了,可是這個男人還是很生氣。

我拍著他的後背掙扎著…卻被用力的拍了屁股…

他居然拍我屁股,我也生氣了!我晃著雙腳掙扎起來「你誰啊?放開我!」

「我是鄭允浩!」

怎麼有這麼冷的聲音,我嚇得一下子安靜下來。

「鄭允浩…鄭允浩是誰...」

「你男人。」語氣裡怎麼好像隱忍著什麼。

我不管…他要把我帶到哪裡去…

「你騙人…我男人才不是鄭允浩…」

扛著我的人停下了腳步…我被他放了下來…站在馬路邊搖搖晃晃站不穩…可是他居然也不來扶我…一點都不善良…

「那你男人是誰?」 痛…不要這麼用力捏我的下巴…

說到這個問題…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我男人…是前輩...嘿嘿…」

捏著下巴的手鬆了鬆「那你前輩是誰?」

這人怎麼這麼多問題…

「我前...我前輩...是…鄭允浩…」

「那鄭允浩是誰?」

「鄭允浩?呃…鄭允浩是...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歡的人...不對...是最喜歡...嗚也不對...反正就是我好喜歡...好喜歡的人...」

「很好。」他又要過來扛我…

我向後踉蹌著退幾步「可是我…現在最討…嗚…討厭…鄭允浩了…」

「為什麼?」

「他讓我失戀了…」

為什麼這個人一副要暴走的表情… 我不知死活的走向他…

「可是你長的好像…嗝…我喜歡的那個人啊…不過…呃…他比你還要…帥那麼…一丟丟…」

我捏著手指眯著一隻眼睛在他面前做著代表一點點的手勢加表情…

「你現在最好給我閉嘴。」

不要…我不要閉嘴…就算你這麼凶…我還是要說話…

這誰怎麼這麼煩…又把我扛起來了…

他粗魯的把我丟進了車裡…哇…好暖和…好想睡覺…

我嘴裡嘟嘟囔囔歪著頭又睡著了…

 

 

再醒過來的時候我有些頭痛欲裂,狠狠捏了捏眉心,宿醉導致現在腦袋有些沉重。

身後有什麼東西不舒服的咯著我,我伸過去準備撥開的手掌猛的縮回來,居然忘了現在是跟他住在一起,那頂著我又硬又熱的東西除了是他的那個還能是什麼。我驚慌失措的在床上轉過身子,果然是男人那張禁欲都如此英俊的臉。

我羞的低下了頭,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穿?

「知道我是誰嗎?」男人冷冷的聲音。

我咬住唇,不敢答話,不會喝醉酒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吧。

下巴被扳起「誰允許你跟別人出去喝酒的?」

「是我自己想喝…」我弱弱的回答。明明是他做錯事,我去借酒消愁,可是為什麼一到他面前我還是這副膽怯的樣子,真是沒出息。

「很好,真是的好回答。」男人似乎被我的話激怒了。

同樣沒穿衣服的他翻身壓住我,把我的雙手分開壓制在我頭頂兩邊。

我驚慌「您要幹什麼?」

「幹,你。」

我面紅耳赤,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現在到底是誰該生氣,到底是誰該質問誰,想到昨天的電話,我也有些生氣起來「昨天,那個女人沒有滿足您嗎?」

男人的戾氣一下子升了上來「什麼?」

我抬起眼看他「我回電話過去…電話裡您正…」下面的話我實在是難以啟齒。

「說下去。」

我咬住唇,就是不開口。男人也不再等我說話低頭開始教訓我「不接電話的人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質問我?嗯?」

我倔強的閉著唇就是不給予他回應,他離開我的唇用力捏我的下顎「張嘴!」

我不知道他的戾氣從何而來,這個時候最該生氣的那個人明明是我。

想到這些,委屈的情緒就泛上來,男人看我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眼神頓時有些柔和下來。

「怎麼了?」

我動了動被他鉗制住的雙手,聲音軟糯卻委屈十足「您真的去找別人了嗎?」

他頓時又一副冷到不行的表情「閉嘴。」

我又有些倔強的看著他,他大概覺得我此刻的眼神就是不知死活的對著他挑釁。

男人直接失去繼續跟我周旋的耐心,捏住我的下巴強行扳開我的唇,跟著濕滑的舌就闖了進來,在我的口腔掃蕩。

我嗚嗚的掙扎著,可是雙手被他鉗制的絲毫不能動彈。

著急之下咬了他的舌頭,他鬆開我的唇,疼的皺起眉盯著我,眼中的憤怒難以掩飾。

「您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金在中,不要試圖挑戰我的耐心。」

「您根本就不喜歡我,對嗎?我無法像女人那樣滿足您,所以您就去找別人了,是這樣吧?」

「你最好知道你在說什麼。」

「放開我!我不要跟您做!」我像隻暴怒的小獅子掙扎著。

「你在吃醋?」男人看著我突然扯起了嘴角。

我怔了怔,這算什麼,我的感情在他眼裡就是這麼可笑嗎?

我喜歡的朋友或者親人有很多,但是他是唯一一個能讓我笑的最開心,哭的最難過的男人,因為我已經愛他愛到卑微。

我也倔強起來「對,我就是吃醋!您…唔!」

他又吻我,我都咬破他的舌了,他還來吻我。

該死的,剛剛看他疼成那樣,我現在又捨不得再咬他了。一會兒,男人又開始舔我的耳朵「你吃醋的樣子真性感…」

變態!我還在生氣!更變態的是本來還在氣頭上的我因為他低沉的聲音與濕濡的舔弄頓時就軟了身子,我簡直恨透了自己。

「我最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子了…「

他帶著技巧的手指很快就成功的把我挑的灼熱起來,我覺得我真是輸的一敗塗地,即使這樣了,我還是抗拒不了他。

 

兩邊的乳首很快就因為他的挑逗而硬挺起來,那裡也腫脹的難受。我滿心想抗拒他,可是身體總是最先做出最誠實的反應。

其實,我渴望他的觸碰。

他壓在我的身上,跟我緊緊的十指相扣,身下做著恰到好處溫柔有力的律動。

胸膛摩擦著我的胸膛,我咬上他的肩頭簡直要哭出來,喘息著開口「前輩…您不要…再去找別人了…可以嗎?」

他不說話,抬起我一隻腿環上他的腰身,我下意識的就兩隻一起環上去…羞憤懦弱的開口…「我也可以…滿足您…」

男人低沉粗重的喘息中透著笑,加快了身下的速度「你以為…還有誰能滿足我…」

我被他頂的說不出話,睜開滿是情欲的眼睛看著他「可是…電話裡…嗯哼…您輕…點…」

我至始至終都在糾結這個問題。

「該死的…到底是誰…呃…不接電話…我趕著回來找你…拿錯了…那不是我…嗯...」

我滿面潮紅的懵住,所以男人現在是耐著性子在跟我解釋是嗎?如果手機拿錯的話,天哪,我都做了些什麼又說了些什麼…

他找不到我所以擔心我…我居然認為他…羞愧的垂下眸。

男人的那裡施了力,我突然感覺到一股熱流,然後他就停在我身體裡不動,臉頰埋在我肩膀細細啃咬我的鎖骨。

我眼睛都因為那灼熱的溫度變紅了。

「嗯…好燙…」裡面也快要被他灼傷。

我無意識的嚶嚀卻讓男人的表情跟著身體都愉悅起來,他退出來讓我翻個身。

我軟綿綿的趴在床上,他揉捏著我的臀瓣,然後輕輕拍了拍又讓我跪趴著。

我難堪的把臉埋進枕頭裡,搖頭。

他欺身覆上來,舔我的耳背「不是剛剛才說可以滿足我…嗯?」

我的臉都快滴出血來。

他一隻手在我身下揉搓著我的乳首,我微微支起身子,他另一隻手就碰我的那裡。

我全身染滿情欲的顏色因為他有魔力的手掌久久不曾褪去。

被他連哄帶誘跪在床上,他也跪在我的身後。火熱在我的尾椎與股縫來回摩擦,手掌時而揉捏,時而向兩邊分開我的臀瓣。

他又捏了捏我的腰「乖…再抬高點…」

他魅惑好聽的聲音讓我沉淪到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我把腰又往下壓了壓,臀部向上抬了抬。

身後傳來他的輕笑,我甚至都感覺到那裡有液體滴落下來,羞恥的再也不願意抬頭。

他雙手摟著我的腰,火熱在我的股縫又來回摩擦了幾下,我覺得難受,那裡又不受控制情動的收縮著來,渴望被填滿。

男人蓄勢待發的身體一下子全部闖了進來伴隨著我跟他滿足的喟歎。

我緊緊的抓著床單,承受著身後男人兇猛的撞擊,膝蓋甚至都摩擦疼了,我只能聽見讓我面紅耳赤的交合聲和我們深深的喘息聲。

「前輩...嗯啊...太深了..」

身後的男人沒有放慢速度,只是開始了九淺一深。

「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操你。」

變態,他在說什麼啊。我的眼淚都因為他的動作和粗爆淫穢的語言刺激的掉了下來。

壞男人依舊不依不饒的在我體內馳騁著,然後突然把跪趴在那裡的我扶起來,我的後背貼上他的前胸,身下因為他的動作而不斷的前後搖晃。

他的左手撫慰著我那裡,右手掐著我的乳首。

「嗯啊…」我被刺激的向後繞過一隻手抓著他的頭髮。

「你知道你翹著臀,晃著腰意亂情迷的樣子有多美嗎。」

「您別…嗯嗚…別說了…」

「就是這副…被我操到可憐又迷人的樣子…」

「嗯啊…求您…不要說…嗚…」

我被刺激的嗚咽著,自己的樣子大概可恥的不像話,可我卻又該死的愉悅著。

男人扳過我的下巴,我被逼的向後側著臉,他伴隨著律動的節奏舔我落下的淚,一路舔到我的嘴唇。沉淪在欲海的我也情動的伸出舌頭與他交纏。

兩條濕滑的舌就這樣在外面交纏了良久,我的喘息聲越來越大伴隨著破碎的呻吟,最後釋放在他手中。

男人依舊不肯放過我,纏著我的舌,弄的我脖子酸疼,下巴也快脫臼。

最後我們雙雙倒在了淩亂的床上,伴隨著他的低吼,我不得感歎他那可怕的持久力。

 

「小可憐。」高潮過後,他趴在我耳邊沉聲叫我。

我的睫毛顫了顫,這壞男人又在亂叫我什麼,他把我當成那隻肥貓了嗎。

我不理他。

「小傢伙。」他怎麼那麼喜歡舔我的耳朵,好吧,我也很喜歡…

「您以後別說那樣的話了…可以嗎?」我也不管他叫我什麼了,軟著聲音哀求他。

「什麼話?」他不知疲倦的舔著我的耳朵。

「就是…那些話…」 他每次都喜歡在情濃的時候說上幾句帶著粗暴字眼的情色話語,然後看我那種羞愧不堪的樣子。

「那你喜歡聽我說什麼?」

我不說話,我能告訴他我喜歡聽你說那些可是又害怕你說那些話的那種矛盾心情嗎?

男人沒有逼我回答他的問題,把我抱進浴室。

我雙手環在曲起的膝蓋上坐在浴缸裡,男人坐在我身後把我整個環住。

儘管已經多次坦誠相對,但是這樣在白天赤裸裸的一起鴛鴦浴我還是羞的垂著頭。

男人的唇一直在我白皙的頸間來回游走,那般濕熱的呼吸弄得我臉紅心跳。

他把我額前的髮抓住向後拉,我的頭因為他的動作向後仰,然後就是他的唇就從我漂亮的脖頸線條到下顎。

他輕咬住我的下顎「下次接吻還敢不敢咬我了?」

「不…」

「說完整。」

「前輩...」一把我折騰完,就開始逼著人談條件,我甚是委屈。

「跟我置氣的時候不是還挺倔,怎麼,現在才想起來要跟我撒嬌?」

「前輩...」

「叫我什麼?」

「哥…」

「嗯?」他很明顯的不滿意。

「哥哥…」我軟著聲音叫完就羞的咬住了嘴唇。

他舔了一下滿意的開口「很好…再叫一遍…」

可是不管他再怎麼逗弄,我都不願再開口。他的舌頭執拗的闖進來,我乖巧的含住求饒般的吮吸。

 

我被他折騰的可怕,趴在床上又睡了,直到姚姐過來叫我吃午飯。

我在廚房洗手的時候才發現右手的小指上多了個簡單的白金尾戒,洗澡的全程都是男人在幫忙,所以我到現在才發現。

心裡掩飾不住狂放的欣喜。

「在中,你在想什麼這麼開心?」姚姐走過來問我。

我不好意思的放下手,垂下臉「沒有…呵呵…」

「你啊,以後不要喝這麼多酒了,鄭先生昨天五點多就回來等你吃晚餐了。」

我有些驚訝「他昨天那麼早就回來了嗎?」

「對啊,鄭先生說是你生日,你看,我昨晚還給你煮了海帶湯,可是你醉的太厲害了。」

我有些自責,他昨天趕回來是為了我的生日吧。摸了摸手上的尾戒,原來他記得,那麼這個算是生日禮物,是吧。

 

 

下午的課結束了,我剛出校門,就看到男人的車停在門口。

我坐進車裡,有些欣喜,他很少這個時候下班了來接我「您怎麼來了?」

「姚姐老家有點事情,最近不在,晚上想吃什麼?」

原來姚姐不在家,所以他來接我一起吃晚飯。可是我又不是沒人照顧就不能生存的小孩。

「我會做飯的。」我像個炫耀自己有限量玩具的小孩一樣,眼睛睜的亮亮的看著他。明明上一刻還在因為他總是把我當小孩一樣不滿,可是此刻卻忘了自己的表情和語氣充滿了十足的孩子氣。

男人挑眉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好像在說,所以呢?

我收回視線,聲音也小了下來「前輩,我們去超市吧…」

說實話,我並不喜歡吃外面餐廳的東西,相比而言,我更喜歡在家裡做上幾樣自己喜歡的。

 

男人大概對於逛超市這種行為都是嗤之以鼻的,對什麼都興趣缺缺的樣子,推了個車跟在我的後面。反倒是我看見什麼都要多看幾眼,可是一樣也沒有買。

害怕男人陪我逛這種人雜的地方會不耐煩,我不敢轉身看他。還是快點去蔬菜區好了,我蹙起眉頭在糾結到底選哪盤生牛肉好。

最後也沒能下決定,轉身準備詢問男人的意見,可是我被嚇到了。男人站在我身後看著正糾結的我,購物車裡堆滿了東西,上面的都快滑了出去。

我吃驚不已「您要買這麼多東西?」

男人看了東西一眼又看向我「不是你要買的。」

我怔了怔,才發現購物車裡放的都是我剛剛看過的東西。

「我就是隨便看看啊...」

「想買才看的。」

難道逛超市看了就要買嗎?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邏輯啊。

我覺得跟他說下去也是行不通的,索性先把牛肉放下再把車裡的東西拿出來一一放回去。天哪,這什麼養顏維生素,我就無意的瞥了一眼而已,他也放進去了,他也不想想我會吃那個嗎?還有那麼多零食,那種彩虹糖我就是因為好看多看了一眼他就丟了十幾罐進來,是希望我蛀牙嗎?還有那些我純粹是因為好奇裡面都裝了什麼而拿起來看過的各式各樣的包裝盒,他通通扔了進來。

最後還剩下一些零食跟幾罐彩虹糖的時候,男人抓住我的手「行了,你看電視的時候不是喜歡吃糖嗎。」

我歪著頭笑了出來,似乎這樣的他也可愛到讓我心動。

選好了牛肉,我轉頭問他「前輩,您還想吃什麼?」

他看著我淡淡的說「我不挑食。」

我又拿了些他平常愛吃的,還好意思說不挑食,又不喜歡吃甜的也不愛喝魚湯,甚至連青菜都不會多吃兩根的人還說不挑食。

 

買完了食材,男人突然開口「再買幾罐蜂蜜吧。」

我想到了一些片段,臉上升了溫度。

男人拿了五六罐放進購物車依舊沒有停下來的趨勢,我站在購物車這一邊墊起腳制止他繼續伸向物架的手,紅著臉開口「…太多了吧…」

男人把最後一罐扔進車裡,突然隔著車湊過來啄了一下我的唇,低聲開口「你不喜歡?」

我臉上的溫度更甚,看了看周圍,還好這邊沒有別人。

「您不是不太喜歡那種湯?每次都只喝一點。」

「誰說我要喝湯了。」

天哪,誰來解救我。

我低下頭,實在是難為情。

男人又開口「今晚煮點吧,一起喝。」

「可是,我胃很好啊…」

「體力太差。」

我咬唇,又說我的體力不行,明明已經比以前好太多了。可是,喝淮山蜂蜜湯跟體力有什麼關係?

正在我低頭疑惑之際,男人湊到我耳邊「補腎澀精的話,你陪著我一起喝才對。」

我聲音更小「您別胡說…那是養胃的湯…」

「我沒說它不養胃啊。」

「……」我咬唇,無語。

 

男人站在我身後跟我一起排隊等著結帳,到我的時候我把購物車裡面的東西都拿到檯面上,突然出現的東西讓我手足無措,購物車裡面什麼時候有這麼多包傑士邦的,還都是草莓味的。

什麼啊,早上那場激烈的情事弄的我現在想起來還有些臉紅心跳。

收銀小姐一臉詫異外加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我,我有些羞憤的看向身後的男人,男人一臉的不以為然「怎麼?家裡的上次就用完了。」

我簡直要哭出來,這個男人到底怎麼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淡然的講出這些話。

我甚至都不敢再回頭看那個收銀小姐的表情,羞的躲到男人的身後垂著頭抓著他的西裝外套。

「您去結…」我實在是無法用正常的心態把購物車裡面的東西再拿出來。

男人挑了挑眉走向前,修長的手把購物車裡面剩下的傑士邦還有蜂蜜拿出來。

那個收銀員大概已經幫他裝好了東西,我依舊縮著腦袋抓著他腰身後面的衣服不敢看過去。很快,男人右手提起了兩大袋的東西,空著的左手伸過來一把把我抓著他衣服的右手牽了過去。

我掙不開男人的手所以只能由著他牽著我大步往前走,垂著的頭依舊不敢抬起來,我甚至不敢看周圍人投過來的眼神。

大概是身後收銀小姐手上掃描條碼的機器掉到了檯面上,發出咚的一聲。然後傳來她中氣十足的聲音「臥槽!對面的基友快看!霸道攻小嫩受萌了老子一臉血!那個攻已經不能再帥!!老子留學生涯圓滿了!傻逼!還能不能再愉快的玩耍了?再不看老子姨媽巾糊你一臉!」

「臭呆逼!都說了我不是腐女…臥槽!配一臉!萌到沒朋友嚶嚶嚶!」

雖然我聽不懂中文的意思,但是我卻聽出了她們兩個對話中激動的成份。我想大概她們是中國的留學生在這裡兼職吧,想了想還是決定以後少跟男人出來逛超市了,如果碰到同校學生的話,就更加的難為情了。

我看著男人牽著我的手楞了楞,他的左手居然戴著跟送給我的一模一樣的尾戒,我偷偷的揚起了嘴角。

 

 

回到家,我在廚房做飯,男人似乎對廚房的東西一竅不通,我有些好笑的看著他「前輩,您要是覺得無聊的話就去書房待會吧,好了我叫您。」

男人聽了看了我一眼,然後意味深長的開口「書房啊…」

那帶著愉悅的尾音瞬間讓我想到了跟他那次在書房的性愛,我難為情的別過臉。

男人走到我身後,兩隻溫暖的手掌蒙上我的眼睛,我有些驚訝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然後他淡淡的聲音就傳過來「以後對於我,不要用眼睛或者耳朵,要用心。」

我怔了怔,他從來都不是個會耐著性子跟我講這些話的人,大概是我這次對他的不信任造成的影響吧。

男人也沒有等我回答的意思就去客廳看電視了,說實話,我對於他這樣細小的變化有些欣喜。

 

洗了他愛吃的草莓放在水果盤裡端出去才發現男人坐在沙發上打電話。

「沒,他在做飯。」

嗯?是在說我嗎?

我把草莓放下,準備去廚房,可是男人卻把我拉到他的腿上,攬著我的腰,我紅了臉,他似乎特別喜歡讓我坐在他的腿上。

早上因為過度運動導致我坐著不敢大幅度的動作。乾脆拿了一顆草莓放到他的唇邊,男人自然無比的把我的手指帶著草莓都含進了嘴裡。

我猛的抽回了手,羞的不知道該把眼神放在哪裡。

「好,我會把他養的胖一點。」

說的到底是不是我?

「他就在我旁邊,您要跟他講嗎?」

男人把電話放到我耳邊,我詫異,下意識的開口問「誰啊?」

〔臭小子,我是你媽!〕電話裡突然傳過來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

天哪!所以男人是跟我母親講電話講到現在嗎?

「媽?」我疑惑了一下,才想到大概是母親打電話過來,男人直接幫我接了,早知道不扔在沙發上了。

我跟母親還在講著電話的時候,男人拿著一顆草莓的手湊過來,我搖了搖頭表示不吃,他卻不依不饒的又往我唇邊湊了湊,我才張唇把他指尖的草莓咬了過來。

可是我咬在齒間的草莓還沒有收入口中,就被男人又咬了一半回去。我不好意思的看他,然後吞下剩下的半顆草莓。

可是很快我就聽不進電話裡母親在說些什麼了,因為男人正專心致志的舔著我的唇,舌尖帶著草莓的香甜讓我有些心醉。

甚至都忘了跟母親說再見就鬼使神差般的摁斷電話,伸出舌與男人忘我的纏繞。

 

大概他喜歡上我做的飯菜了,最近幾乎沒有帶我出去吃飯而總是跟我逛超市一起買食材。

雖然他從來不說,但是我能看得出來。當然,我樂此不疲,這對養他的胃太有好處了。

 

======================================

 

 呃...預估錯誤,文明天才能完結...(一次更完太多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