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年前的幾天,總是被母親拉出去買所謂的年貨。

這幾天都累的早早就睡了,跨年的那天晚上又被拉過去在客廳陪她一起看搞笑的放送節目,我靠在沙發上一副提不起精神懨懨欲睡的模樣。

母親又開始了,笑完了就過來拍我的肩膀不讓我睡。

我快瘋了「媽,您當初怎麼不生個女兒?」

母親對我的抗議置之不理「哎呀,起來別睡了,快倒計時了!」

我也不理她,繼續睡。

我放在前面茶几上的手機震了震,母親隨手拿過去「在中,你跟你男人鬧彆扭了?」

我眼睛都沒睜,懶懶的開口「沒,您問這幹嘛?」

母親奇怪「那他發資訊過來你不是應該撲過來嗎,這麼淡定,不像你。」

我懶得理她,因為我根本不相信男人會發短信過來,他除了偶爾簡潔的回我短信之外基本都是直接打電話過來的,母親肯定是想逗我不讓人睡覺。

「他問你睡了沒?你不回嗎?」

看,果然在騙我,那個連字都懶得打的男人怎麼會問我睡了沒,他應該直接打電話過來才對。

「天哪天哪,你確定你們這是在熱戀嗎?收件箱只有五條他的短信,還一條比一條字少,這居然還有一個字的,你說什麼了他怎麼能就回一個“你”字過來?」

我心臟猛的一跳,迅速搶過手機「媽您怎麼翻我短信?」

「幹嘛,你以前連日記都讓我看。」

「那是以前...啊!他發短信給我您怎麼不跟我講啊?」

我媽無語的看著我,幽幽的說了一句「我真是有點同情你那個前輩了...」

好吧,我耳朵已經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了,因為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條短信上。

【睡了沒】甚至連標點符號都懶得打的男人居然真的主動發資訊給我了。

我回了句【還沒,您怎麼也沒睡?】顯示發送成功之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螢幕,這次很快就有了回覆。

【我在樓下】

我連棉外套都沒有穿就奔出了門外,母親在後面火急火燎的喊「你穿那麼少去哪?還有兩分鐘倒計時了臭小子!」

我家住在五樓,可是此刻電梯還停在十一樓,我想都沒想就從樓梯跑下去。

 

男人的車就停在社區門口,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正曲著一隻腿靠在那輛黑色奧迪的車身上抽著菸,穿著長款的黑色風衣,我的心臟更快速的鼓動起來,半個月沒見,男人似乎更有味道了。

他抬頭看見我的時候,還沒來得急熄滅指縫中的菸,我就一頭撞進了他的懷裡。

我想如果他不是靠在車上的話,大概會因為我的動作而向後踉蹌幾步。

他還是穩穩的接住了我,頭頂傳來他的輕笑「幾天不見,小傢伙怎麼這麼熱情。」

男人心情愉悅的時候喜歡叫我小傢伙。

我的雙臂伸進他敞開的大衣裡環住他的腰身,氣喘吁吁的在他懷裡蹭了蹭。他總是這般出其不意的給人驚喜。

他似乎挺喜歡我的動作,拉開大衣把我包住往他的懷裡收了收。印象中,我基本沒有主動去抱過他,也很少依賴他做些類似於撒嬌的動作。

可是此刻我特別想借此向他傳達我很想他這樣的心情。

「穿的太少。」他擁著我輕聲責備。

其實,不那麼霸道的時候他還是挺溫柔的。

大多數的人還是不願意在這樣寒冷的深夜待在外面,但還是會有精力充沛的年輕人在外面一起等著新年的到來。我聽見不遠處傳來一群人整齊倒數的聲音。

「10,9,8...」還伏在他胸膛喘氣的我下巴被扳起。

「唔...前輩…等..一下...」我躲開他的吻。

「6...」

「怎麼?」

「4...」

「我有點喘...唔嗯...」

他帶著我喜歡的淡淡菸草味的吻隨著「3,2,1新年快樂!」的倒數還有美麗的煙花在我唇上和心上一起綻放。

即使我依舊有些喘的厲害,可是卻著魔般貪戀他唇齒間美好的氣息。

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次跨年,就讓我在此刻窒息好了。

 

我很難估定我們吻了有多久,最後我只能靠在他的肩頭平緩著呼吸。

「您怎麼過來了?」到現在我才有機會問他。

「來釜山有點事。」他貼在我耳邊順著我的髮。

「您不回老家嗎?」

「等下就回。」

我抬頭看他「這麼晚還要回去?」

他摸了摸我的唇角,算是默認。

最後,我們就這樣靜靜的擁抱了一段時間,他大概是看我穿的實在是太少,把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披在我身上,我拒絕的話還沒出口,他就生硬的開口「穿著。」

好吧,即使是新的一年,我還是有些怕他。

 

回到家,我還是不能平復有些激動的心情。母親盯著我身後看,我關上門也往後面看了看「您在看什麼?」

「都到家門口了,你男人沒跟你一起上來?」

「您看到了?」

「抱那麼緊,取暖嗎?」

我臉一紅,那麼我們接吻了那麼長時間大概也被看到了吧。我有些不好意思,裹著男人的大衣回了房間。

母親大概也有些睏了,居然沒有纏著我問東問西,讓我早點睡覺就關了電視也去休息了。

可是,明明剛剛還睏的要死,現在真的躺到床上了卻怎麼也睡不著。

臉紅心跳的摸著還帶著熱度的唇回想著剛剛跟男人長長的纏綿親吻,感覺所有的感官都被他的氣息包圍。

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跟他這樣接吻了,卻還似初吻那般讓我將要在蝕人的心動中死去。

這種越來越愛他的心情讓我有些不知所措,就如火焰一般,越燃越旺。

 

 

 

過完年幾天,首爾才下了初雪,天氣忽然冷得我整天蜷縮在家裡不想出門。

母親偏纏著我陪她去城南那裡新建的生活廣場逛逛,說是這幾天才開業。

記憶裡,城南的那個生活廣場似乎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在動工,僅僅一年的時間就已經完工還開業了,我確實有不小的驚訝。

母親一直說著這是他見過最別具一格的商場,老實說,我也有些吃驚,先不談它整個佔地面積有多大,光是裡面的裝修,佈局就完全的出乎我的意料,似乎有一種熟悉的低調奢華之感。

直到我看到從五樓懸空垂下來的那盞奢華黑色的流蘇吊燈,我僵硬了身子,才猛然明白過來這裡給我的熟悉感從何而來。

我一直都知道男人有錢,可是我從未想過他多有錢。

如此優越的男人,才讓我不安。

 

大概是最近在家沒怎麼出門,免疫力變差了,出去一趟回來晚上就感覺有即將要感冒的症狀。

果然,第二天起床就覺得腦袋有些沉沉的。

想著還有幾天就開學了,這副樣子在家裡,母親肯定又要擔心的碎碎念。就跟她商量著早兩天過去首爾,她只是不懷好意的看了我一眼倒也沒有多問什麼,我猜她心裡肯定是在想我是因為想男人了才早點過去的。

好吧,其實,這確實是主要的原因。

我很想他。

 

回去在巴士上有些懨懨欲睡,發了短信告訴男人我在回首爾的路上,他的電話立刻就過來了。

〔不是說後天才過來?〕

我閉著眼睛覺得身上哪裡都開始不太舒服,吸了吸鼻子像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似的開口「想你了...」

那邊頓住的同時我也傻了,居然忘了用敬語,我嚇的立刻端正坐姿,我身體有點不舒服的時候就會有些忘乎所以,潛意識裡喜歡撒嬌起來。

大概,是因為從小跟母親這樣子習慣了。

男人的聲音沉了沉〔感冒了?〕

「嗯...」我淺淺的應了一聲,其實在家的時候還沒這麼難過,母親都沒發現什麼異樣。

「您在忙嗎?」

〔在跟房產局的人吃飯,你幾點到?〕

「快到了,那您先吃飯。」

〔打個車回去,把家裡暖氣開足...〕

「好,前輩..」

〔嗯?〕

「您別喝太多酒...」

擔心他的胃,又怕他嫌我話太多,不等他回答就匆匆掛了電話。

 

 

把家裡暖氣全開了,一會就覺得春天到了的感覺,熟悉的氣息讓我的心臟跟著身體都溫暖了起來,我覺得舒服多了。

想到男人的胃病大概也都是因為飯局、酒會之類的應酬太多而落下的毛病,所以途中去藥房買感冒藥的時候順便問了那個老醫生胃不好的話要怎麼調養。

老醫生看了我一眼,然後就開始碎碎念「現在的年輕人啊,總是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沒事有事喜歡把自己折騰點毛病出來。」

我像個被老師教育的小學生一樣站在那裡聽著他的念叨。

最後他才語重心長的叮囑我「把這兩包淮山拿回去,調點蜂蜜煮成湯,晚餐後一個小時喝一小碗,多喝點最好,這兩劑喝完,保證你精力充沛。」

精力充沛?我楞了楞,又想老醫生說的話肯定對,胃不疼了不就精力充沛了嗎。

 

我褪去厚重的外衣,去廚房按照老醫生說的方法開始煮他所說的養胃淮山蜂蜜煎。

趁著這邊煮著的時間,決定去沖個澡,把身上裹的裡三層外三層換掉,穿的實在有些不舒服。

洗過澡覺得身上溫暖的連感冒都沒那麼難過了,穿上母親在家裡給我買的中長款黃色寬鬆毛衣,想了想還是不太想穿牛仔褲,先去廚房看看還在煮著的湯,等會再到樓上穿一條柔軟的褲子好了。

我以為男人還在應酬所以不會回來的這麼早,可是就當我關了火試著湯決定要不要再加一點蜂蜜進去的時候,男人突然從後面擁住了我。

我驚的放下了手裡的湯匙,想轉身卻被擁的太緊而根本無法動彈。

他舔了一下我的耳朵「你在勾引我。」

微微帶著些酒氣的呼吸打過來,我瑟縮了下身子「我沒...您怎麼回來這麼早?」

他的唇下滑,最後輕咬我的肩膀。

「因為想你...」

我所有的防備跟膽怯都因為他這四個字而變的無力,他從未跟我說過這般讓我心動的話。

我努力保持著理智「前輩,您先喝點我煮的淮山蜂蜜湯,好嗎?」

肩膀上的唇頓住,他緩緩開口「那是什麼?」

「是一種養胃的湯,還可以補脾益肺的。」

「你從哪學來的這些?」

「我問醫生的啊,醫生說...唔唔...」

我被他扳過下巴承受他忽然而至的吻,我在他懷裡掙扎拒絕他探進來的舌。

他微微鬆開我,我不好意思的別過臉「您不是喝酒了嗎,要喝點這個,對胃好...」

男人沒有說話,我趕緊盛了一小碗給他「我剛喝了一點,甜甜的很好喝。」

他沒動,我想起來他不太喜歡甜食,又急忙蹩腳的加了一句「也不是很甜...」

男人終於從我的手裡接過碗,一口氣喝完了把碗放到一邊問我「還有更甜的嗎?」

「啊?」我怔了怔,我覺得那個湯已經夠甜的了。

我想了想才小聲開口「可以再放點蜂蜜進去。」

男人先是挑了挑眉,然後從容的走到洗手池邊洗手。我愣愣的看著他細細的洗著修長的手指,想著要不要跑出去穿條褲子再說。

 

可是我的腳剛邁出去一步,就被男人摁了回去。

他把我抵在廚台前,我眼睜睜看著他的食指伸進我打開放在旁邊的蜂蜜罐裡面,挖了一些出來,然後放到我的面前。

我臉騰的紅了,儘管他沒有說出那個字,但是我一下子就知道他想要我幹什麼。

我羞的眼神無處安放,男人沾滿蜂蜜的食指已經沾到了我的唇,我深知躲不過這一劫,閉上眼睛心一橫,張口含了上去。

一下子甜膩的味道充斥我整個口腔,甜到我的心裡。我用舌頭包裹住他修長的手指細細吮吸著。

「看著我。」他又開始命令我了。

我只能睜開眼睛看著他。

過了一會他有些不滿足的把手指抽出來看了看,又繼續放到我的面前「沒舔乾淨。」

我面紅耳赤的看著他的食指,果然靠近指縫的那個關節還占有些許蜂蜜。

我只能側過臉伸出舌頭從他的指縫開始往上舔,每到指尖再輕輕吮一下他的指頭。

男人看著我的眼神越來越灼熱,我一邊取悅著他一邊委屈的想,雖然我喜歡吃棒棒糖,但是這個棒棒糖吃的實在是太累了。

最後我嘬著他指尖的時候他才滿意的抽開手,順勢捏起我的下巴吻上來「現在,這裡面應該最甜了吧。」

男人上來就狠狠吮吸著我剛剛還在舔著他手指上蜂蜜的舌頭,我嗚咽著開始掙扎。

他離開我的唇捏著我的下巴不耐的看著我,我甚至覺得他就要捏碎了我的下顎骨。

我委屈的不行「我感冒了...會傳染...」

他聽了我的話,鬆了鬆手上的力道「正好,出點汗就好了。」

好吧,我每次的掙扎跟抵抗到他那裡似乎就變成了挑逗他的情欲般,只會讓他越來越興奮,漸漸的,我也就乖乖順從了。

 

男人的手伸進我的內褲一邊揉捏著我緊實挺翹的臀部一邊把我往他那裡擠壓。

我的呼吸也被他撩撥的熾熱起來,哪裡還記得感冒這回事,只能軟綿綿的攀著他的肩膀回吻。

他的一隻手離開我的臀部,從我毛衣的底擺一路上滑到胸部,我因為這時隔將近一個月的觸碰一下子向後軟了身子,他順勢把我的上半身壓在廚臺上。

我的雙手被他強行分開在頭頂兩邊,旁邊放著的蜂蜜罐被碰倒倒了很多出來,男人鬆開鉗制我的一隻手,把我的毛衣推至胸前,又用手挖了些倒出來的蜂蜜,分別塗抹在我的胸上。

我因為那涼涼的濕意輕哼出聲,頭歪向一邊。男人低頭開始舔我沾滿了蜂蜜的乳首,打著圈再把那顆粒含進嘴裡用力吮吸。

從他嘴裡發出的那般黏膩的聲音讓我全身都燥熱難耐了起來,男人濕熱的口腔簡直讓我瘋狂。我沒有被鉗制的那只手插入他的髮間,咬住唇也沒能掩蓋住我破口的細碎呻吟。

這個壞男人就是這樣,每次前戲的時候都先把人弄的舒服的想死。

 

後來被他折騰的腰都快斷了還是不肯放過我,把人翻了個身還要繼續。

我兩腿發軟的趴在廚臺上承受著他又一波的撞擊,要不是廚台撐住我大概我就要滑下去了。

事實上,我是真的快撐不住了,男人一邊有力的撞擊一邊揉捏著我早已經被他蹂躪的通紅的臀瓣,我臉上帶著紅暈轉頭委屈的看他「前輩..我…腿軟...」

我以為男人就快要放過我了,可是他只是把我抱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繼續這場火熱綿長的情事。

而且我新買的那罐蜂蜜他本著絲毫不浪費的精神,剩下的都被他用來抹在了我那個容納他的地方,最後搞得我全身都黏黏的不太舒服。

我雙腿無力的夾在他的腰側,只能在心裡委屈他的第二次怎麼還沒到。

最後,兩個人的動作太激烈一起從沙發上滑到了奢華質地柔軟優越的地毯上。

我趴在他的身上被他頂的叫出聲來,他半起身脫去我身上僅有的黃色針織衫,雙手覆上我的胸口。我因為這居高臨下看著他的姿勢難堪的不行,索性隨著他抽送的節奏低下頭吻他。

卻還是掩蓋不了我口中破碎的呻吟。

這男人的性欲太可怕了,總是我對他的愛戀一樣,火焰般越燃越旺,我總是懷疑他以前的情人是怎麼滿足他的。

大概是我們快一個月沒做了,所以他這次比以前每次的小別勝新婚來的更甚。

偏偏他的技術又好到每次都弄的人舒服的跟著他不想停下來,除去一開始只有疼痛的性事,後來的每次我還是被他折磨的成了跟他一樣的色胚。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中午,我賴在被子裡面怎麼都不肯起來。

我想大概以後我都不能直視廚房,蜂蜜還有那個男人了。

最後男人把我連著整個被子都抱了起來,輕聲哄誘著我起床陪他吃午餐。

 

大概是昨天那場激烈的情事,導致我從餐廳一樓走樓梯到二樓包廂的時候已經微喘起來。倒也不是那個地方有多疼,只是腰有些酸的厲害。

我坐在柔軟的椅子上不想動,男人問我想吃什麼,我就說了一句醋溜肉吧,末了又加一句「您別點太多。」

服務員剛出去,男人就望向我開口「有了?」

我一懵「什麼?」

「你不是不愛吃酸的。」

我突然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只想過去掐死那個男人。明明不愛講話的一個人,怎麼講起話來會壞成這樣?

我紅了臉低下頭,這是他第一次跟我開玩笑,他又無比正經的丟過來一句「我比較喜歡兒子。」

我扁扁嘴,重男輕女。

不對,重點是我根本就不可能懷孕啊,天哪,我簡直要瘋。

最後他說什麼我都閉嘴不作回答,吃完飯他走過來把我抱起來坐在他的腿上,手掌細細的按摩著我纖細的腰,我臉紅起來,卻也舒服的靠近他的懷裡享受這片刻的溫情。

「下午在家好好休息。」

「您要出去?」

「嗯。」

「那您晚上回來嗎?」

「會有點晚。」

我有些心疼這麼努力的他,聲音輕輕的「那您回來注意安全。」

「好,不要等我,早點睡覺。」

我抬眼看向他,他也正看著我。然後也不知道是誰先湊近誰,四片唇瓣自然的就貼到了一起。

吻閉,我輕輕開口問他「那種養胃的湯您還喝嗎?」

他輕笑出聲「蜂蜜不是沒有了?」

我臉上升了溫度,垂了眼「可以再買…」

男人又笑「那就多買些回來。」

我本來想說其實一罐蜂蜜可以用很久,可是男人先開了口「比起那些,你似乎更美味一點。」

我臉上的溫度更甚,埋進他的胸膛。

男人含了下我的耳垂,又低聲哄誘我「多買些回來,嗯?」

我不說話,大概他也篤定了我會聽從他的話,所以也沒有再開口。

 

他把我送回家就出去了,說來也奇怪,似乎因為昨天那場激烈的情 事,我的感冒真的就離我遠去了,除了腰酸那個地方微微有些不適之外,我一點也沒有懨懨欲睡的感覺。

想想還是再吃一顆感冒藥睡一會好了,正好醒來出去買點蜂蜜回來煮湯,雖然我還心有餘悸,但還是希望能把男人的胃調理好。

躺下之前,突然想到了我一直放在這裡的小可憐。我真覺得自己罪大惡極,雖然救了它卻總是把它遺忘。

我找了所有房間跟後花園,連中庭、車庫都找了,也沒有找到它的身影,這個時候我才開始責備起自己來,把小可憐弄丟了。

男人的電話剛接通,我就委屈的開口「前輩,我把小可憐弄丟了…」

男人的語氣淡淡的〔你還記得?〕

好吧,我承認我常忘記它,可是丟了我還是有些難過。

我擺弄著中庭的米蘭,有些委屈。

男人似乎無奈的語氣傳過來〔放在我那裡等著吃貓肉嗎,我讓姚姐帶回去了。〕

我有些欣喜「那姚姐回來還會帶回來吧?」

男人的口氣可不是這麼回事〔不一定,我跟她說過年吃貓肉也不錯。〕

「前輩...」

〔撒嬌沒用。〕

我臉紅,這哪裡是撒嬌。

〔跟我住或者吃貓肉,你選一個。〕

雖然我知道他不可能真的吃貓肉,但我知道他就是在逼我住到他那裡。

〔沉默的話就是兩個都選。〕

天哪,這個男人怎麼這樣。

我咬了咬唇「您讓姚姐過來的時候把貓仔帶回來,可以嗎?」

電話裡傳來男人的輕笑,我羞愧的掛了電話,沒有人比他更壞了。

 

 

傍晚,我穿的嚴嚴實實的出去買蜂蜜還有晚餐的材料。

可是剛出了家門,我就被人用東西捂住了嘴巴暈了過去。

醒過來的時候,我被綁在椅子上,房間裡面被拉了窗簾,有些暗,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到現在已經是白天。

我掙了掙被綁住的身體,這個時候面前那道只是微微掩上的門裡面傳來的聲音頓時讓我全身的血液倒流。

「嗯啊…允浩用你的肉棒狠狠的幹死我!允浩啊…好舒服!」

我的眼睛通紅,心裡的那團火焰一瞬間就熄滅了。我認識那個聲音,是KJ的。

裡面又傳來幾句英文的咒駡,我聽到有陌生的男音用純正的英文罵著婊子、下賤之類的話。

又覺得有些不對勁,便從門縫看進去。

門裡面的情形頓時讓我面紅耳赤,同時我也如同獲救一般鬆了一口氣,因為那裡面沒有KJ口中叫著的允浩。

我不敢置信此刻那般淫蕩的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一直都覺得漂亮的不像話的KJ先生。

KJ此刻正在給一個精壯的男人做著口活發出色情的聲音,身下又被另一個白皮膚的男人頂弄著,他鬆開口發出淫糜的呻吟之後嘴裡又被強行塞入剛剛一直站在旁邊對著他的臉自慰的男人,他兩隻手抓著兩根男人的東西一起舔弄,下面又被摧殘的厲害。

我低下頭,看不到卻還是聽得到。

我想,KJ是大概真的有心理疾病。

 

過了很久,裡面的動靜才停下來。幾個人赤身裸體的站到我面前。

KJ滿身紅痕還帶著淫亂的液體走到我面前,挑起我的下巴,我厭惡的皺眉,除了男人我討厭任何人對我做這個動作。

他用手拍打我的臉,笑出來「小男妓,你也很想這樣被他們幹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如此這般的他居然還有臉這樣稱呼我,但是此刻很厭惡他,總是說著喜歡那個男人卻在這做著這般骯髒的事情,我對著他嗤笑了一聲「比起他們,我有鄭允浩一個就夠了。」

他大概沒想到我會說這樣的話,以至於猛的被我激惱,一腳踹到我的肚子上,我連著椅子摔到了地上,疼的皺起了眉。

我繼續挑釁著他「真可憐,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鄭允浩的技術有多好。」

我不知死活的挑釁著他,以此來掩飾我內心無處遁形的恐懼。因為比起讓他打死我,我更懼怕鄭允浩以外的男人碰我。

他果然像隻暴怒的野獸,徹底被我惹怒,拼了命的對我拳打腳踢。

嘴裡有討厭的血腥味泛上來,我想如果他能給我一個痛快就好了。最終我也沒有成功,因為很快他就被旁邊的三個男人拉過去了。

KJ盯著我對他們狠狠的說了一句「Bitch! Fuck him to death!」

聽到他說的這句話,我的眼淚猛的就因為絕望而滑出眼眶。

就算被他打到疼的蜷縮在地上甚至都想不起來男人的樣子,我也沒有哭。

可是,一想到他們即將碰到我的身體,我就一陣噁心跟恐懼泛上來,我想,大概我以後再也不會見到那個無時無刻都讓我臉紅心跳的男人了。

 

其中一個美國佬過來解開綁住我的繩子,KJ穿好了衣服站在我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手裡拿著手機,幸災樂禍的開口「你說等會你那副淫蕩的樣子讓他看到了,會怎樣呢?」

我羞憤的眼淚繼續落下來,真是沒出息。

身上的繩子被解開,臉頰同時也被摸了一把,我忍著所有感官傳過來的排斥感把那個美國佬推倒在地上,摁住他狠狠的往他的臉上揮拳頭,頓時他嘴裡的血往外冒。

我並不是個喜歡用武力解決問題的人,但是如果觸及到我的底線,就另當別論了。

可是很快我就被另外兩個男人拉住頭髮拖拽到了一邊,KJ帶著我厭惡的那種表情過來狠狠的搧了我一巴掌嘴裡面罵著一些我根本無法開口的髒話。

我的腦袋有些暈,只聽到他罵罵咧咧的聲音突然被大力的踹門聲打斷,接著我就落入了一個溫暖到我又想哭的懷抱。

我抬起頭看抱著我的男人,已經收住的眼淚就在那一瞬間又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我覺得此刻大概是我最幸運的時候,因為完全沒有想過他會找到我。

他第一次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仿佛我是他的珍寶,丟失了再也回不來。我知道,我迷失在那樣的眼神裡再也出不來了。

 

KJ過來把我們兩個狠狠分開,我有些踉蹌的向後退幾步才勉強穩住身子。

「允浩,你終於願意來見我了嗎?我很想你!不要不見我好不好?」

我站在男人的身後,迷戀的看著他的後背,這個時候本來同在這個房間裡面的那兩個男人架著被我的拳頭揮的不輕的美國佬匆匆的離開了。

「鄭允浩!這個小男妓除了漂亮點還有什麼好?還不是…呃!」

男人把KJ推到牆上狠狠的扼住他的喉嚨,他一下子就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我看不到男人的表情,但是我聽到他用從未有過的狠絕聲音開口「KJ,你在找死。」

KJ緊緊抓住男人的手,憋紅了臉,發出拼命尋求氧氣的聲音,男人扼住他喉嚨的手上又用了力,我看到KJ的腳跟已經離開了地面。

我忍著疼痛不已的身體走過去拉了拉男人垂在身側的右臂,男人沒有理我,我感覺到他身上可怕的戾氣即將要殺死了KJ。

KJ的臉色已經由紅轉白,現在已經開始發紫,可是男人依舊沒有鬆手的痕跡,說實話,我並不想讓他弄出人命來。

我再次拉了拉他的右臂,懇求般開口「前輩,我們回家,好嗎?」

男人聽了我的話果然鬆開了手,KJ滑落到地上,癱軟著身子趴在地上像快餓死的流浪狗一樣拼命的呼吸。

那一刻,我開始覺得他變的醜陋無比。

「KJ,聽好,如果你再出現在他的面前,就絕對不會是死這麼簡單了。」

男人把他的外衣罩在我穿著單薄的身上做勢要打橫抱起我,我低著頭抓住他面前的衣服輕輕開口「我的樣子很難看,讓我自己走可以嗎?」

男人沒有說話,但我感覺到他在看著我,然後下巴就被他輕輕抬起,他輕吻著我睫毛還潮濕著的眼睛,再吻我沾著血跡的嘴角,最後吻我有些乾澀的嘴唇。

我聽到他貼著我的唇柔軟的出聲「對不起…」

我鬆開抓在他衣服上的手,環上他的腰身。

我溫和的回應著他淺淺的吻,儘管討厭的血腥味徘徊在兩個人的口腔,對我來說還是有著致命般的纏綿和吸引。

我想大概他也有一樣的感覺吧,因為我能感覺到他的氣息是那樣滿足與貪戀。

我想告訴他,我一點都不怪他,永遠也不會怪他。我想告訴他,此刻我覺得自己有多幸運,還能如此美好的吻著他。我想告訴他,我有多愛他。

 

 

 

再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床上。

面前正是他皺著眉有些疲憊的睡臉,我看著他眼睛下面有些嚴重的黑眼圈,心疼的用手指輕撫他好看的眉心。

男人的睫毛顫了顫,睜開眼看我,又把我收進他的懷抱,還把我的臉緊緊的扣在他的胸膛。

我聽著熟悉的心跳,聞著我貪戀的氣息,大概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讓我沉淪的。可是他的懷抱實在緊的我有些透不過氣,以至於出口的聲音也悶悶的「前輩…」

他不理我。

「我想出去曬太陽…」

 

我們走到後花園的時候,小可憐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伏在我的腳邊。

我蹲下身子想抱起它,可是剛剛出來的時候身上被男人裹的跟熊一樣,衣服厚的我蹲下的時候差點向後面仰過去。

果然身後傳來男人的輕笑,實在太丟臉,他走到我面前蹲下把肥嘟嘟的貓仔抱給我。

我順著貓仔的毛髮不看他,我就是想出來走走曬個太陽而已,他卻把我穿的像北極熊要去滑雪一樣,我自己都覺得此刻的樣子無比滑稽。

其實我也只是睡了一天而已,可是我卻覺得好像很久都沒有見到太陽了一樣。我突然覺得能夠站在陽光下真是一件無比讓人心情愉悅的事情。

姚姐不知道在廚房煮些什麼,香味剛飄過來懷裡的貓仔就跳下地向屋子裡面跑過去。

我嘟起嘴,真是只貪吃的肥貓,哪裡還有當初可憐兮兮招人疼的貓樣。

男人的手突然湊過來用關節在我傷痕還沒有恢復完全的臉頰來回輕撫,我不敢看他有些熾熱的眼神,用手背擋著臉頰,垂著眼「您別看…」

他拿下我的手,把我擁進懷裡。

「真好。」他輕輕開口。

「什麼?」

「你是我的。」

說實話,我有些感動,我並不是個喜好甜言蜜語的人,也不期待著他能說出多驚天動地的告白,可是我就是愛慘了他這副冷淡無趣,偶爾說話帶著小霸道的模樣。

我想回擁他,可是穿的太厚抬著雙臂實在太艱難了,索性就這樣縮在衣服裡跟個熊孩子一樣連個手都快找不著的樣子被他圈在懷裡。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