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休息了一整天手機也沒有動靜,金在中輾轉再三想打個電話過去想想又算了。在家休息了一整天第二天在公司也沒有看見鄭允浩,問了問舟舟這個八卦王,才知道這幾天公司有個新合作專案,鄭允浩跟著總經理一起去外地洽談了。

混蛋,不知道打個電話嗎,還是已經換了號碼把我的號碼早就刪了。

晚上下班下了車,快走到家門口了,低著頭踢著路上的石子,心裡悶悶的,雖然忍不住跟鄭允浩和好了,但是兩天了他們卻一個照面都沒打,一個電話,一條短信都沒有,真是混蛋。

「低著頭撿錢嗎?」

聞身抬頭,鄭允浩身靠著他那輛黑色別克停在他家的那個巷口。腳底是幾根被踩滅的菸頭,金在中那一瞬間覺得他好像還真有那麼點憂鬱的味道。走到他面前站立,語氣酸酸的「還活著啊?」

鄭允浩眯著眼睛笑了出來「在生我的氣嗎?對不起,最近這個合作有點難搞。」

金在中撇撇嘴,氣也消了一大半抬手撫平他有些蹙起的眉頭「沒談成功嗎?」鄭允浩拿下他的手攥在手心「有點麻煩」

「不要有太多壓力,盡力就好了」

「嗯」

「.......」

「你以前一不開心走路就喜歡低頭踢石子,怎麼?是在想我嗎?」

掙開他的手「笑話,你有工作上的煩惱,我就不能有嗎。」

鄭允浩笑著拉著他的雙手放在自己兩邊的口袋,順勢拉近了兩個人面對面的距離,額頭靠著他的額頭「對不起,不要生氣了,嗯?」

金在中扁嘴「我才沒有生氣,看在你還知道來找我的份上,小爺勉強原諒你一次」

鄭允浩輕輕咬了一下他的鼻尖「多謝主子的原諒,吃過晚飯了嗎?」

搖搖頭「還沒」

「我也沒吃呢,正好出去吃飯吧」

金在中用剛被咬的鼻尖蹭蹭他有些胡渣的下巴搖搖頭「今天廣告部開了一下午的會,無聊死了,有點累,不想出去吃,去我家我做給你吃吧,你想吃什麼?」

感覺到面前的人有一瞬間的僵硬,金在中輕輕晃著他的身體說「沒事,我爸媽不在家,去親戚家了」

鄭允浩的表情才有些放鬆「好」。對於鄭父他不是怕,只是有一些無形的壓迫。

 

進家門的途中,鄭允浩搓著金在中有些冷的手,聲音輕輕的問「冷不冷?」金在中沒有回答他,只是牽過他的左手,看了又看,不答反問「疼不疼?」鄭允浩看了自己的左手愣了一下,然後低下眼瞼,聲音也是輕輕的「疼,很疼。」

金在中以為按照鄭允浩的性格會回他不疼,一點都不疼的。可是鄭允浩說,疼,很疼。聽到他回答的那一刻,金在中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跟著疼了起來,鄭允浩也望著他的眼睛說「不過,手再疼,也不及你告訴我愛上別人那個時候心臟疼痛的萬分之一。所以,在中,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我會死的」

「既然那麼放不下我,當初我說分手的時候,為什麼不...」

「死纏爛打嗎?」鄭允浩打斷了金在中的話。

金在中沉默,鄭允浩又開口「在中,在你叫我放了你的那一刻,我很慌,我以為守著你那麼多年的方式錯了。我想留住你,但是我做不到死纏爛打,因為我的自尊不允許。」

「.........」

「那時候我就想,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了,那麼我就把最好的樣子留給你,包括尊嚴。」

金在中忽然就想到蘇芩的一句話:多少淺淺淡淡的轉身,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

他在鄭允浩左手的傷疤上輕輕的親了一口,聲音也輕輕的「以後,我做你的左手」他明知道這份愛自己要放棄,可是他不甘心。明知道這份愛是煎熬,可是他卻還想繼續;明知道這份愛窮途末路,可是自己的心卻怎麼也收不回來。

「在中,我很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邊嗎,你還牽著我的手」

「我還是很想你,以前我總是覺得這條路很遠很遠,但是因為想你,我就覺得路遠也是種幸福」

「鄭允浩,剛跟你分開的時候我特別怕有一天我老無所依了,依然沒找到安全感。不過儘管時光荏苒,還好你還在我身邊」

兩個人肩並肩走遠的身影那麼美好,那麼令人眷戀。

時光荏茬,感謝的是 你還在我身邊。

 

 

 

 

一頓飯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弄好,原因是鄭允浩總是在幫倒忙。金在中已經不止一次的吐槽他「儘管我勉強承認你各方面都很優秀,但是我不得不說你,做飯這方面你還真是個白癡!走開!」

終於在鄭允浩又把鍋裡面的很好看的菜弄的一團亂的時候,金在中把他踹出了廚房。

好不容易吃完晚飯,鄭允浩滿臉期待的擠進廚房說要陪金在中洗碗。金在中有些嫌棄的看著他「吃飽喝足就去歇著,我家廚房很小,您就別站在這礙我事了。」鄭允浩一臉挫敗的聳著腦袋坐回客廳,金在中看到他的表情心情大好,但是沒過兩分鐘「喂!你過來幫我把圍裙拿一下!」

鄭允浩把遙控器扔在沙發上又是一臉期待的擠進進廚房,金在中帶著滿是洗潔精泡沫的塑膠手套指了指門後「圍裙掛在門後面呢,你幫我戴一下,油沫都沾我衣服上了」鄭允浩找出圍裙,不是他記憶中的那條帶碎花的白色圍裙,而是一條嶄新的黃色帶星星的圍裙。

金在中抬起胳膊讓他把圍裙戴好,然後低下頭繼續洗碗。鄭允浩站在他身後,把圍裙繫了個漂亮的結,接下來就從身後擁著金在中還沒給他開口的機會就說「不准趕我走!我不妨礙你!」

金在中剛要出口的話被梗在喉嚨,一會兒又被頸側的頭髮弄得有些心癢「你別鬧,洗碗呢。」

鄭允浩在他的頸間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沒鬧,你繼續洗唄」

「你這樣我怎麼洗啊?很癢,你走開」

鄭允浩手臂還是擁著他纖瘦的腰身,盯著他低眉順目有些不好意思的側面,特別好看,不像女孩子那麼羞澀溫和,卻有著他貪戀了那麼多年的輪廓。感受著懷裡面久違的溫度,整個心臟都快被心動溢滿了。唇瓣不自覺的就貼上了金在中敏感的耳後「那就不要洗了...」

金在中因為敏感處的熱氣,心臟一抖,手裡的盤子咚的一聲滑到了水池裡,他忽然有些緊張,張著唇瓣聲音顫顫的「別鬧...」

鄭允浩覆在他耳朵邊低低的笑,呼吸灑滿金在中的整個耳腔,聲音很是誘惑「我就要鬧呢...」

金在中一下子沒了語言,他不是很會罵鄭允浩的嘛,為什麼這個時候一個字都說不出口了。他可以推開鄭允浩的,但是為什麼手上沒有力氣。他忍了太久,也幻想了無數次,對於萬劫不復的這一刻,他緊張卻又期待。

 

鄭允浩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從他的耳後一路吻他的輪廓,金在中鬆開扒在水池邊緣的手覆上圍緊自己腰身的雙手,揚起自己的下巴,送上了自己白皙的脖頸。鄭允浩順勢貼上他的喉結,用力的吮吸,再用舌尖舔舐。金在中抓緊他的手,呼吸不穩,鄭允浩被他抓得滿手都是油漬,然後一邊親他的脖頸,一邊掙開他的手脫下他還帶著的塑膠手套,十指插入他的指縫中,擰開水龍頭沖洗兩個人纏在一起的雙手。

金在中的手緊緊的跟他交叉在一起,身後是他溫熱的胸膛。半側著臉對著埋在頸邊的人開口「碗沒洗完呢...」鄭允浩從脖頸處抬頭貼上他正側過來的唇模糊的呢喃「等會我幫你洗...」

「可...唔唔...」男人的理智總是會被欲望一瞬間擊垮,抗議轉為回應也只是那一瞬間的事情。

鄭允浩鬆開他的左手,從圍裙旁邊伸進去,從衣服下擺滑到了最裡面,手掌沿著不斷起伏的小腹一路撫摸到胸前,還帶著濕熱水珠的手指停在了那一點上。金在中的身體輕微顫了一下,被鬆開的左手也情不自禁的深入到自己的衣擺裡面覆上那個正在揉捏著的手上,他是想阻止那隻手帶給他的刺激。

「不要...唔...」忙著跟他深吻的同時,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氣,本來想阻止他而覆蓋在上面的左手,漸漸的就變成了抓著他的手上一起揉搓著自己的挺立。金在中呼吸有些難耐,他逃離鄭允浩濃烈的吻轉過頭大口的喘息。鄭允浩就低下頭吮吸他的後頸到肩膀然後停在鎖骨上。

金在中張著唇喘息,胸膛隨著一起揉捏的手起伏著,另一隻手也掙開他的鉗制壓上頸邊的頭。兩個人的姿勢看起來好不誘惑。

然後就感覺到鄭允浩閒下來的那隻手在解他的褲子紐扣,金在中驚呼一聲抓著他的手「喂...這是我家廚房...」鄭允浩扳過他的臉跟他深深的接吻,模糊的應了一聲「嗯...」金在中的前腹被緊緊抵在水池邊上,突然感覺到下身冰涼,褲子還是被解下落到了腳裸。

金在中就奇怪了,怎麼洗碗洗的好好的,兩個人就親熱起來了。忽然更清晰的感覺到後面抵著自己的硬物,心臟一緊,緊張的咬破了他的舌頭,鄭允浩疼的嘶了一聲用下身頂了他一下,金在中猛的縮了一下身子要在他的懷中轉身。鄭允浩制止住他的動作,繼續把他抵在水池邊上扳著他的臉吻他,只是下身也不閒著,就用自己還在褲子裡腫脹到不行的東西摩擦著只剩下一條內褲的在中,時不時的向前用力頂一下。

金在中被他弄的全身燥熱難受了起來,向後摸著他撐的鼓鼓的那一塊,允浩倒吸一口氣「不要碰,在中...,萬一我忍不住會弄疼你的」在中的心頭一熱,怪不得他忍到現在原來是怕把自己弄傷,可是自己的火也被他點起來了,真是見鬼。

感受到臀瓣間的那個溫度還有形狀,臉都紅了「忍個屁啊忍,不做你勾引我幹嘛?再忍老子要性無能了!路口那家藥店有潤滑,你快去買!」

鄭允浩親親他的脖子應了一聲把他橫抱了起來,他驚的摟著他的脖子,腳上的拖鞋也因為騰空而掉了下去。把他放在了沙發上,電視裡還不知道在放著什麼,很嘈雜的音。「疼...」被放在沙發上的金在中皺著眉喊了一聲,身後被什麼東西咯的生疼,可是胳膊卻環著鄭允浩的脖子怎麼也不放手。鄭允浩在他背下摸了摸是電視遙控器,順勢關了電視然後把遙控器放在一邊。

金在中依然環著他的脖子不鬆手,盯著他看,鄭允浩抿了抿唇有些難耐「不是要我快點去,現在又摟這麼緊...」

金在中晶亮的眼睛看著他「那天晚上跟我說要做陌生人,很難過吧?對不起,我不該丟你一個人的」

鄭允浩看著他沒有說話,金在中親親他的嘴唇說「跟我在一起你會吃虧的,從小到大,我都是個任性的傢伙」

「在中,現在你要反悔可來不及了。」

「不是,我就是提醒你一下」

鄭允浩理了理他額前的髮,笑著問「怎麼了,任性的小傢伙,是不是生病還沒好?怎麼突然跟個孩子一樣」

身下的人扁了扁嘴「生病也很難過,到現在腦袋還沉沉的」

鄭允浩笑了笑「怪不得這麼溫順,平時跟個暴躁的小獅子一樣」

「你不喜歡小獅子嗎?」鄭允浩看著他的眼神一下子就覺得像是回到那晚金在中問他『你到底喜不喜歡我』,一陣莫名的心動。

「喜歡...」

「那你喜歡我嗎?」

「喜歡...」

「喜歡現在這樣的我還是像小獅子一樣的我?」

「都喜歡」

「騙人,快說,更喜歡哪一個我?」

「....現在的你」

「嗯,那我以後經常生病好了,我就會沒有力氣跟你大聲講話,你就會越來越喜歡我了」

「不要,在中,不要再生病了...」鄭允浩把頭埋進他的脖頸「你不知道昨天我有多想躺在醫院的那個人是我。我喜歡你,只喜歡你,你什麼樣子我都喜歡,更喜歡你不生病的樣子。」

金在中捧起他的頭「那我任性的樣子你也會喜歡嗎?像從小那樣,總是讓你傷透腦筋」

「喜歡,你任性的樣子,我最喜歡了」

金在中重新環上他的脖子,笑了出來。

鄭允浩壓上他的身體,某個部位跟他的某個部位碰到了一起,表情難耐,語氣甚是委屈「在中,你再這樣摟著我講下去,性無能的就要是我了....」

金在中一愣,本來就因為大病初癒沉沉的腦袋都快忘了這事了,他嘟著嘴唇,輕輕的拉近上方的腦袋,聲音小的撓疼了鄭允浩的心「親會兒,你再去...」

唇舌相纏了一番,兩個人拉著唇邊的銀絲分開了,金在中眼神迷離「不然不用潤滑了...」

鄭允浩蹙起好看的眉,舔了舔金在中唇邊的銀絲「聽說會受傷的,我快去快回,等我」然後從他的身上起身,剛要走又突然跑回來,趴在金在中的耳邊講了一句話就風一樣的跑出去了。

金在中愣了一會,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身上,圍裙居然還穿著,想到剛剛耳邊的那句「不准把圍裙摘了,不然我會懲罰你的」臉頓時紅了,拿過沙發上旁邊的靠枕蓋住自己的臉「真丟人」扔開靠枕,算了,趁這個時間趕快去洗個澡。開玩笑,初夜哪能任人宰割!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鄭允浩以風一樣的速度出去同樣又以風一樣的速度回來了。聽見洗手間門口的敲門聲伴隨著因為跑而氣喘吁吁的聲音「在中,你在裡面嗎?」金在中正在穿內褲的手都發抖了「別進來!」可是已經晚了,門已經被推開,真後悔沒有把門反鎖。金在中穿著一半的內褲就這麼掛在大腿上,鄭允浩看到那高高昂著的性器愣了一下,金在中立馬把內褲穿了起來,可是還是撐的鼓鼓的。咽了咽口水眼睜睜看著鄭允浩拿著他脫下來丟在洗手池上的圍裙,然後不斷逼近他,一直被逼的後背靠在了牆面上。

鄭允浩上來就壓著他給了他一個長長的法式熱吻,然後把圍裙就這麼套在了光溜溜只穿了一個內褲的在中身上,把他翻個身抵在牆面上。鄭允浩靠上他的後背,雙手在他身後把圍裙繫了個死結,接著貼上他的耳朵,聲音小的充滿蠱惑「我再提醒你一遍,你要是再擅自把圍裙摘了,我會狠狠的...懲..罰..你...的」最後那幾個字說的讓金在中的心臟都要跳出了口腔。

金在中覺得鄭允浩怎麼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越想越是難堪至極,臉紅的不行,低下腦袋不講話。鄭允浩吻了下他的脖子,語氣含笑「我跑的身上全是汗,要沖下,你要再陪我洗一遍嗎?」

金在中在他的懷裡掙扎「不要,你怎麼突然跟色狼一樣」。鄭允浩委屈「憋了這麼多年,就算我是再正經的君子也該狼變了吧」

「........」

「再說你這個樣子在我面前,我要是沒點反應才不正常吧...」

金在中用胳膊肘撞他的胸口,在他叫疼的那一刻以閃電般的速度跑回了房間。關了大燈,只留下床頭那盞微黃的小壁燈。用被子把自己蓋起來,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咬著唇緊張的不得了,終於要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很快就感覺身上的被子被掀了去,接著一個滿是清新味道的人就壓了過來,那是金在中沐浴露的味道。

就在他驚訝的瞬間微微張唇,鄭允浩就正好乘虛而入,舌尖抵過金在中有些驚訝嫩滑的舌根,寬大的手掌滑進圍裙內摩挲著他只穿著一條內褲的全身,導致他一陣顫抖,這樣的觸感讓他很安心,閉著眼睛感受鄭允浩濃烈卻不失溫柔的吻,溫暖的懷抱,還有自己想要的適宜的愛撫。

突然他又覺得不能這樣總是被主導,隨即擁著鄭允浩一個翻身把他壓在了身下,鄭允浩並沒有過多的驚訝只是接著跟他火熱的濕吻。

金在中的吻下滑到鄭允浩的胸前,胡亂的把他胸口舔了個遍,然後就用舌尖在他的乳尖上打轉。鄭允浩發出聲音向他的口腔挺了挺胸膛,金在中一激動,嘿,有戲。然後手就向他的身下探去,摸到那可怕的溫度嚇了一跳,鄭允浩洗完澡居然光著身子就來壓他了,金在中撐著身子低低頭,好奇的看了一眼他的那裡,同樣高高的挺在那裡,靠,真大。

鄭允浩趁他愣神的瞬間一把扯下他的內褲,然後又翻身壓著他「想什麼呢,專心點...」然後金在中就感覺舒服的眼睛要冒金星,鄭允浩抓住了他的命根子,有些慢條斯理的揉捏著他的器官,上下滑動起來。靠,金在中差點叫出聲,這喜歡的人觸碰的感覺跟自己碰就是不一樣。

 

在自己還沒有爽夠的時候,就突然感覺到大腿被扳開,隨之而來的是落在自己大腿內部的親吻,緊接著是帶有冰涼液體的手指進入到了那個難以啟齒地方,金在中難耐的哼了一聲「等...等一下...」鄭允浩被嚇的抽出手指「怎麼了,很疼嗎?」

金在中皺著眉問他「鄭允浩,唐伊笙是怎麼回事?」

鄭允浩嘴角一邪,手指重新輕輕的按壓著那裡的褶皺「什麼也沒有啊...」

「狗...嗯~ 屁...」

「我可沒有什麼身體上找人得到安慰的癖好,況且,全世界能安慰我的只有,你,金在中而已。」

「滾...不要...嗯...再說了...」

鄭允浩慢慢的放進去兩根手指,身下的人本能的一縮身子,鄭允浩也急的皺起了眉,啞著嗓子問「疼嗎?」

金在中捂著臉「有點難受,很奇怪的感覺」

鄭允浩舒了一口氣,不疼就好,默默的又加了一根手指,金在中咬著唇叫了一聲「啊...疼...出去...快出去...」鄭允浩微微轉動著手指,輕輕的按捏著那凸起的一小塊「還疼嗎?」

金在中咬著唇沒有說話,這感覺太奇怪了。鄭允浩溫柔的繼續做著擴充,一隻手再次撫上他有些軟下來的性器,上下滑動著,金在中被撫慰的暫時忘記了身後的不適,頂端不受控制微微的流出液體。鄭允浩抽出手指,重新壓上他吻住他的嘴巴。雙手一起撩起圍裙從下面伸進去揉搓著他挺立的乳尖,金在中顫抖著伸出舌頭回應了一會兒,不自覺的收縮著臀部,為什麼後面突然很空的感覺。

突然鄭允浩架起他的雙腿,唇移到他的耳後,不斷的吮吸,再伸出舌頭舔舐,伴隨著而來的是一陣悉悉索索之後輕輕抵在那裡的火熱。

「嗯...」金在中顫抖著雙手覆上胸前的雙手,他覺得從來沒有這麼色情過,耳後和挺立兩個敏感帶一個被舔著,一個被揉搓著,現在身下那個從未被觸碰過的地方就快要被填滿。 他覺得這所有的觸感都讓他瘋狂起來,情動的收縮著身後。

鄭允浩本來正在用帶著安全套沾滿潤滑的性器輕輕掃過他的每一個褶皺,就因為這個動作忽然就倒吸一口氣,雙手抬高他的腿,然後微微蠕動著往那個緊致的小穴裡面進攻。微微進去一個頭的時候,鄭允浩憋紅了臉又問他「疼嗎?」

金在中憋著一口氣,怎麼可能不疼,手指就算了,這玩意的尺寸比手指粗上好幾倍呢吧,兇神惡煞的看著他「你讓我插插看疼不疼?」

鄭允浩有些侷促,把他身上的圍裙推到他的脖子下面露出整個胸膛。然後壓下身子,用濕熱的口腔挑逗著他的挺立,另一邊就用指腹揉捏。金在中把頭歪倒一邊,斷斷續續的呻吟著,胸前酥麻的快感代替了身後的難耐,揪緊胸前人的頭髮,太刺激了。

「啊...」等到鄭允浩全部進去的時候,金在中抓緊他的頭髮叫出聲。

鄭允浩停在那不敢動了,鬆開嘴裡被蹂躪的通紅的乳尖,抬手心疼的摸了摸身下皺著眉的臉,輕吻他的眼睛,不斷的呢喃「對不起,在中,對不起...」。金在中透著微黃的壁燈看著眼前已經急的滿頭是汗的鄭允浩,深吸一口氣,雙手有些顫抖的攀上他的脖子親親他的嘴「你先慢點動試試...」

鄭允浩高興的都快哭了出來,迫不及待的吻住他的唇,下身緩慢動了起來,他等金在中慢慢適應他的尺寸。金在中所有的呻吟都被封在喉嚨裡,他突然明白為什麼做這個事的時候都會叫,因為可以叫真的是太舒服了。又一聲即將要破口的悶哼被堵在喉嚨,他歪著頭躲開鄭允浩有些強勢的吻「嗯...呼...」身體止不住的戰慄,動動被架著有些累的雙腿,夾上鄭允浩腰「稍微再快點...」

鄭允浩感受著身下的人不住的顫抖,滿腦子都被幸福佔據,伸手拿了一個枕頭墊在他的腰下,自己直起了身子漸漸的加快了速度。然後諾小的房間裡只剩下倆個人粗重的喘息聲還有肉體相撞的淫靡聲。

「呃啊...」金在中的性器隨著他的擺動不斷的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落下來的圍裙摩擦著,腳趾頭都蜷起來了,全身都是好奇怪的感覺。鄭允浩終於被這想了多久的緊致包裹著,真實的觸感帶給他的是前所未有的心動。手掌包裹住在中的性器,撫弄了起來,還時不時按壓著頂部的小孔。

金在中咬著唇,鄭允浩好像總是碰到奇怪的地方讓他很想破口叫出來,可是又不想像女人一樣叫喚著,真痛苦。房間裡都是交合著啪啪啪的聲音,讓人面紅耳赤,緊閉著眼睛,好奇怪,他又碰到了那個地方「嗯...哈....」還是沒忍住叫了出來,金在中睜開眼睛看著在他身體裡馳騁著的鄭允浩,鼻尖上滲出細小的汗珠,輕輕蹙起的眉毛,還有滿臉的潮紅,見鬼,怎麼這麼性感。他聽到在中呻吟的聲音身下不斷的奔著那個點撞擊著,再壓下身子親著他的嘴唇意味不明的問「呼~~在中...是這裡嗎?」

「嗯...嗚...用力點...」金在中覺得自己要哭了,因為鄭允浩找到了那個點狠狠的頂著,他情不自禁的挺起了跨,夾緊了他的腰,身體開始打顫,太舒服了。

這個時候鄭允浩又伸進圍裙撫慰著他被兩個人緊貼著的小腹摩擦的難受的性器,前後夾擊的快感。有些受不住下身的衝撞還有撫慰,雙手攀緊他的肩胛「啊!」的一聲咬上他的肩膀,制止住要迸發出來的快感。眼前白光一片,射 了。這跟想像中的不一樣,跟自慰也不一樣,這是他跟鄭允浩真真切切的結合,這真實的觸感太讓他瘋狂了。

身下鄭允浩沒有顧忌肩膀上的疼痛,只是一下子就以這樣的姿勢抱起了因為高潮射精有些痙攣的金在中,形成了他坐在床上,金在中就順勢被他抱著坐在了他的腿上夾著他的腰的姿勢,兩人緊緊貼著的胸膛,金在中感覺到腹部的粘膩,把下巴擱在鄭允浩的頭頂。難以控制的戰慄著全身,包括收縮著那個部位,只聽見鄭允浩倒吸一口氣,瘋狂的向上頂著他,他被頂的一上一下,下巴不斷的磕到他的髮頂。

「唔..你..慢點...啊...」金在中摟緊他難以抑制的叫著,緊接著高潮後的又一輪撞擊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鄭允浩抬頭咬著他的下巴,「呃..呃..在中啊...」突然就抽出了性器,伸手扒掉了套在上面的安全套,抱著他倒在床上,鄭允浩的高潮也到了,胡亂的射在他的身上,圍裙外面也有,大腿上也有,這一片淫靡景象看著好不色情。

 

鄭允浩埋在他一側的頸窩,粗重的喘息溢滿整個房間。過了一會兒,吻就落在金在中的臉頰,順著輪廓輕輕的吻著,呼吸還沒有平緩,笑著幫他理了理有些被汗濕的頭髮,起伏著胸膛「舒服嗎?」

金在中淺淺的吻著他的嘴角,聲音懶懶的「親愛的技術還不錯..」

鄭允浩笑「憋了這麼多年,都快成老頭了...」

金在中摩挲著他的棱角笑「帥氣的小色老頭。」

鄭允浩笑著拿下他的手,雙手插入他的指縫與之十指相扣,兩個人就那麼深深的淪落在對方熾熱的視線裡。然後就那麼自然而然的嘴唇貼上了嘴唇,鄭允浩的舌頭直接與已經出來迎接自己的舌頭挑逗,然後滑到對方濕熱的口腔裡,舔他的牙齒,再用力頂他的上顎,金在中心裡被幸福溢滿,即使被吻得有些疼的喘不過氣,也甘之若飴。舌尖被對方狠狠的吮吸著,都快窒息了,房間裡只剩下茲茲嘖嘖接吻的聲音,床頭那盞明黃色的微弱燈光,使床上的兩個人顯的更加的曖昧。

鄭允浩一邊激吻著他一邊胡亂的揉他的髮,金在中被吻的全身失去了力氣,換了個角度然後微微抬了抬頭拼命的呼吸,鄭允浩又吮吸他的頸部。金在中被黏膩的圍裙摩擦的難受「能不能把圍裙解了?」

「不要」

「這樣好奇怪」

「哪裡奇怪,很性感」

「嗯...喂...不要....嗯啊...」明明可以摘下圍裙的,可是鄭允浩寧願這樣從圍裙下面把頭伸進去也不願意解開,金在中只看到胸前的圍裙高高的鼓起了一個頭顱的高度,鄭允浩埋在裡面舔著他的胸。

金在中想讓他停下,這樣好色情。可是雙手卻摁緊他的頭,男人就是動作比思維快。

「鄭允浩,人家都說做這事會上癮的,呃..呼~你是不是上癮了?」

鄭允浩的牙齒在上面打轉「是上癮了,所以我不是正在準備再來一次嘛」

金在中眼眸一顫,向上挺了挺胸膛「啊...你輕點咬..快破了...我感冒剛好,你不能這麼對待病人」

「多運動有益身心健康」

「狗屁運動,我現在手還因為吊點滴疼著呢」

「不要說髒話」

「我就說,你不知道一開始有多疼!啊...嘶...」

「你也說了是一開始疼,後來不是舒服了嗎」

「舒服個屁!呃啊...」

鄭允浩嘆了一口氣,從圍裙裡面伸出了頭「我必須再來一遍了,你居然說舒服個屁,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在中」

金在中立刻一個翻滾趴在他的身上「我們允浩真棒。所以這次讓我來吧。」金在中心想果然是個會上癮的狗屁運動。

 

然後鄭允浩就眼看著金在中趴在自己的身上有些委屈吻遍了自己的全身,金在中心想真累,這還沒開始運動呢。一定是病還沒好,身體沒勁。鄭允浩笑著揉捏他柔軟的臀瓣,剛要說話,金在中雙手撐在他的兩邊兇神惡煞的開口「你別動!」說完就低下頭舔他的唇,鄭允浩輕輕張開嘴唇讓他的舌滑了進去然後與之纏綿。之後金在中的舌一路來到了他的耳畔,先是輕舔他的耳蝸,然後含住他的整個耳朵,濕熱的呼吸灑金耳畔,鄭允浩眯起了眼睛,只是伸出雙手緊緊抱著身上正在努力的人。

金在中又用牙齒輕磕著他的耳垂,含入嘴裡,鬆開的時候發出大大的“啵”的一聲,然後就看到紅彤彤的耳垂晶亮晶亮的。

鄭允浩揚起腦袋享受著他像貓一樣舔吻著自己的喉結還有脖子,再下滑自己的腦袋到胸前。

「嗯...」這是鄭允浩的聲音,金在中學他之前的樣子一口含住一個乳尖吮吸著,另一邊用手指不斷的揉搓著,過一會再交換著位置。

「在中啊,嗯...我只買了一個套子...剛剛用掉了...」

「我又不會把你做懷孕...」說完金在中的手有些顫顫巍巍的扶著他昂揚的性器,對著頂端吧唧一口然後有些侷促的上下滑動了起來。金在中一下子就不知道該幹什麼了,分開他的雙腿嗎?還是先專心撫慰著手裡的大傢伙。

鄭允浩被他弄的全身都難耐,坐了起來含笑著對他說「我來吧」

「唔...不要...喂...我靠....」濃烈的愛欲使得鄭允浩力氣大的嚇人,金在中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他弄的成跪趴姿勢了。身前亂糟糟的圍裙聳在那裡,怎麼看怎麼淫靡。

鄭允浩壓在他的背上,吻遍了他整個後背「你現在連我的名字都不叫了,喂喂喂的叫誰呢,哥哥」

金在中跪趴在那裡難堪的咬著唇「狗屁,有你這麼對待哥的嗎...」

鄭允浩的吻帶著寵溺和霸道再次路過他的脖頸,然後停在他的耳後輕輕的說「真不可愛」,那麼性感魅惑的聲音。

鄭允浩又把他的雙腿向兩邊分了分,儘管房間很暗黃,但還是看得出身後那個地方有些紅腫濕潤。金在中難堪的把臉埋進枕頭裡,鄭允浩也跪在他的身後抵著他,然後因為那裡的火熱全身一顫,跟剛剛帶套的感覺又不一樣,這次是真真切切的零距離的接觸,他甚至能感覺到那裡的高溫,下意識的收縮了一下後穴,鄭允浩深吸一口氣就滑了進去。剛剛被開發過的身體很容易就接受了他的尺寸,只覺得自己的臀部被高高的抬起,鄭允浩右手撈著他的腰狠狠的貫穿著他,左手有些無力的放在他的腰上。

「唔~~」在中的聲音被悶在枕頭裡,後面的快感太洶湧,內壁甚至能感覺到那裡暴起的青筋。但是前面得不到釋放,伸手觸摸自己的性器,隨後鄭允浩就覆在他的手上跟著他一起滑動,金在中無聲的把鄭允浩的左手攥在手心,緊緊的攥住。

「嗯..啊哈...」鄭允浩伸手抽走了在中臉下的枕頭,在中有些不滿的半轉過頭,發紅的眼睛跟臉頰看的鄭允浩一下子頂的更深「呃..慢...慢點.你..呃...沒帶套...」

「反正..啊..又不...嗯...不會做懷孕...呃啊...」鄭允浩低下身覆在他的背上吻著在中的側臉,吻到嘴角的時候金在中努力的側著臉迎接他的吻,鄭允浩的口水沾濕了他的臉,因為下身抽送的動作不斷的晃動著身體,兩個人的唇總是貼不到一起,鄭允浩的喘息有些重,張著唇開口「在中,舌頭...」

金在中腦袋一團糟,他說什麼就是什麼,眯著眼睛伸出自己的舌頭,與之纏繞,隨著下身的動作舌頭也不斷的在撞擊,一切都顯得那麼色情卻心動。

那個人還在自己身體裡不斷的馳騁著,不斷的叫著他的名字「在中...在中啊...」金在中前面後面的快感都很洶湧,一邊接吻,一邊模糊的發出聲音應他「呃...嗯...嗯...」將自己的所有都交給他,真真切切的成為一體。

「慢...嗯....太快了..嗯..嗯...」

鄭允浩直起了身子抓著他兩邊的胯骨微微放慢了速度,想到了網上看到的九淺一深,慢慢的抽送幾下再用力的向裡面頂一下摩擦一圈再出來,然後再慢慢抽送幾下,再用力的頂一下,金在中被他折磨的眼眶都紅了,叫的更厲害了「啊...嗯啊...不要..這樣...」

鄭允浩心想,果然有用,更加賣力的挺進自己的腰杆,前面的工作也沒有放下,手上依稀被沾到液體。

 

金在中整個人都沉在欲望裡面,啞著聲音破碎的呻吟「唔...啊...」鄭允浩一把撈起他讓他不再跪趴著,而是跪在床上直起身子後背跟自己的前胸緊緊的貼著。鄭允浩還在他身體裡生猛的馳騁著,金在中因為突然被弄得立起來的身體而越發的抓狂,手伸向後面抓著他的頭「啊...鄭允浩...再快點.呃啊..」

鄭允浩雙手放下他的性器,從胳膊下穿過撫上他的乳尖。嘴唇吻著他的後頸和脊背,然後舔他的耳後「嗯...叫...哥哥..」

金在中鬆下抓著他頭的手,覆上不斷的在揉搓著的他乳尖的雙手,隨著身下貫穿的動作一上一下。他覺得自己就要被頂的飛出去了,膝蓋摩擦著床單有一點點的疼,發出微弱的聲音「滾...」

鄭允浩並不著急,只是放慢自己的速度,舌頭舔他的耳朵,粗重的喘息噴灑帶金在中的耳朵裡「嗯?真要我滾嗎...」說完就抽出自己的性器,停在一縮一縮的後庭上摩擦著周圍的褶皺就是不進去,故意用低啞的聲音叫他「在中..哥哥...嗯...不想要我嗎...」

金在中被他折磨的滿眼都是欲望的水汽,顫顫巍巍的抓在胸前的左手放在唇邊不斷的親吻著,後面也摩擦著允浩火辣的性器,右手伸到後面有些戰慄的扶著直挺挺的昂揚對著自己的後面慢慢的送進去一個頭,手觸碰到身後僅有的一根系了死結的圍裙帶,一陣懊惱,發出顫抖的聲音「哥哥..快...」鄭允浩一隻手捏著他的乳尖,牙齒輕咬著他的耳垂,全根沒入。金在中快哭了,晃著自己的腰「你他媽的..混蛋...」

金在中頓時覺得體內的性器滾燙,尺寸大的嚇人,有些顫抖的側過臉尋找鄭允浩的唇「我錯了..我乖不說髒話...哥哥...我喜歡你...啊.喜歡你..」

鄭允浩看著那雙委屈的看著自己,滿是欲望的水汽的嬌嗔眼神,迫不及待的吻上那張不斷哄著自己說出撒嬌的話的嘴唇「早知道這個時候你這麼可愛,真該早點就把你壓在身下..」右手下滑捏緊他的胯,往前挺送著腰瘋狂的開始撞擊著他的敏感處。體下大幅度的撞擊,兩個人晃著身體「呃..慢點...嗯哈~~~ 」

「在中..呃啊...在中啊...」

鄭允浩收緊手臂猛的向前一下,金在中痙攣著身體像被電擊了一樣,高潮來了,那快要迸發出來的快感,他想叫出來「啊!!嗚嗚...來了..快..快點...」對著那瘋狂的撞擊,突然就斷了所有的神經,連跪著都沒了力氣,軟了膝蓋全身攤在了床上,鄭允浩跟著軟下來趴上他的後背,性器一下子撞入了更深的地方。

「啊!嗯哈!呼~~ 」金在中的性器被緊緊壓在床上,抽搐著身體,高潮而噴發的釋放讓他閉上眼睛叫了出來。

後面還是滿滿的,高潮的餘韻還沒有散去,鄭允浩壓在他身上粗粗的喘著氣,他還沒有射。金在中不敢動,只能閉著眼睛平復著呼吸。

鄭允浩趴在他的背上隨著金在中高潮來臨的張合而再次抽動著,金在中累死了,軟綿綿的問「你...怎麼還沒來」,鄭允浩趴在他的背上開始上下抬著自己的臀部,金在中抓緊身下的床單,鄭允浩的雙手又插入他的指縫,分開在兩邊,親了親身下人汗濕的臉頰「快了..」

金在中隨著他的動作身體一上一下的,床板也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滿屋交合的聲音,他閉著眼睛「靠」了一聲然後用力縮緊自己的臀部。

鄭允浩一下子就癱在他的耳邊深深的喘息「嗯哈~~~在中,差點被你夾斷了...」金在中感覺到他突然顫抖的厲害知道他也要來了,更加用力的收緊臀部,鄭允浩一邊瘋狂的抽送了著,一邊趴在他耳邊艱難的開口「在..中..我..嗯哈...能不能...啊...留在裡面....呃啊!!」

根本沒等到金在中的同意,鄭允浩來不及抽身就一個忍不住射在了裡面,趴在他的身上徹底沒了力氣。

金在中微微不適的動著身子「靠..嗯哈...你還真射在裡面...混蛋...快出去...難受...」

「呃...呼...再等會...」依稀還在噴發的液體,金在中覺得自己的內壁都快被灼傷了。

然後鄭允浩抽出了身,繼續趴在他的身上。

金在中有些不適的動動後背「重死了,下去」。鄭允浩從他身上翻到一邊躺了下來,金在中看他已經疲軟的性器也翻了個身躺著,身後的周圍跟鄭允浩的小腹周圍都是淫亂的液體,髒的不行「嗯...嗯...啊...」金在中突然不受控制的收縮著臀部叫了幾聲,真是丟人!裡面鄭允浩滾燙的液體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流出來。

鄭允浩笑著湊近他把他摟緊在自己的懷裡,金在中聽著他有些快卻沉穩有力的心跳撇撇嘴「爽到你了吧?」

「嗯...真應該早點就要了你的...」鄭允浩直言不諱讓金在中一下子紅了臉。

「明明是我把你帶到家裡來了,為什麼被嫖的是我?」

「難道我沒被嫖嗎?你看我的肩膀都被你咬破了,還有胸前紅了一大塊,還有這裡...」

「行了,行了...爽了你還蹬鼻子賞臉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在中你不也很舒服嗎...」

「狗...」金在中深知說錯話的後果,立刻閉了嘴,紅了紅臉轉過身子背對著他。

鄭允浩笑的意味不明,又湊近他,手穿過他的圍裙摟上他的腰「怎麼不說話了,在中」

「沒勁!」

「.....好吧,不逗你了,你轉過來」

「不轉!」

鄭允浩知道他在不好意思,故意的用下身靠近他用已經疲軟下來的性器頂了頂他,金在中嚇得猛的轉過身子剛要罵他就被封住了唇。他能感覺到鄭允浩的吻毫無欲望,有的只是深深的眷念還有不舍,他懂,他懂那吻中的小心翼翼跟愛戀。

雙手輕輕抵著他的胸膛懶懶的跟他接吻。

接吻的模糊間,鄭允浩問他「舒服嗎?」

金在中全身都軟綿綿的,吻也是軟綿綿的,應的聲音也是軟綿綿的「嗯~」

鄭允浩的吻中含笑「我怎麼這麼喜歡你...」

金在中想到了剛剛沉淪在欲海中的時候,不斷的輕聲說著「我喜歡你,哥哥...我喜歡你...」突然推開他,氣的把臉埋進他的胸膛,大叫一聲「你煩死了!」

鄭允浩笑著擁緊他,把下巴放在他頭頂「好像有點吃虧啊,什麼都給你了,你可要對我負責啊。啊!在中你咬我幹嘛?!」

「疼死你算了!到底是誰比較吃虧啊!是我被你吃勒!」金在中對著他的胸口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鄭允浩可憐兮兮的看著他「誰叫你當初跟我說,你想跟誰誰誰幹些什麼,我從小大的連想親的人就只有你一個」

「你放屁!你後來還跟我說什麼你的第一次親親要留給莎莎!」

「.....小時候的事情你就只記得莎莎...每次我剛忘你就提起來....那個時候那麼小說的話難能算嗎....」

「那憑什麼我說的就算!」

「你可比我嚴重多了,在中,我說的只是親親而已,你說的都是些什麼啊,吻她,撫摸她,還想幹嘛?做些只能跟我做的事情嗎?」

金在中一窘,沒話說了。

鄭允浩笑著蹭蹭他的鼻尖,金在中有些炸毛,「為什麼這跟我平時想的不一樣!我想的明明是你在下面,我壓著你的!」

鄭允浩一愣,然後親他的嘴角「.....這種粗活還是我來做吧.....你享受就好....」

 

「............」

「好了,下次讓你在上面」

「真的?!」

「真的!」

「我就知道你疼我!喂,你幹嘛?」

「抱你去洗澡啊,你想這樣睡覺?」

一路上,金在中窘的不像樣子,被鄭允浩橫抱在懷裡,儘管被圍裙擋住了身體,但是正因為這樣才顯得更讓人臉紅耳赤。他有些氣急敗壞「等下把圍裙拿下來,變態!」

 

 

浴室裡,金在中躺在浴缸裡都快要累的睡著了。就在要滑進水裡的一瞬間,鄭允浩撈起他,金在中睜開眼睛看著他,已經洗完穿好了衣服,愣了愣「你要回去?」

「嗯,我抱你到床上,你早點睡覺」

金在中忽然就有些生氣,一句話也不說了,老子真的就讓你嫖了一把,嫖完就走人了啊。

放在床上,蓋好被子,鄭允浩親親他的額頭「晚安,我先走了」

金在中忽然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為什麼要走?」

鄭允浩的背影怔了怔。

「說話,鄭允浩」儘管聲音很輕,但還是聽出了裡面生氣的味道。

可是鄭允浩還是沉默,一言不發。金在中也不再說話,滿室的寂靜。僵持了很久,金在中輕輕的鬆開了抓著他的手,閉上了眼睛「你走吧」

鄭允浩深呼一口氣,久久才開口「在中,我...有嚴重的失眠症...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金在中猛的睜開了眼睛,鄭允浩的後背有些戰慄「我每天都會從噩夢中驚醒,從你離開我開始」

金在中的眸子顫了顫「你過來」

鄭允浩慢慢的轉過身,站在他的床邊。金在中掀開一邊的被褥開口「上來」

然後金在中就從後面抱緊背對著他躺在床上的鄭允浩,輕輕的開口「對不起」

鄭允浩的身子動了動,然後轉過身把他摟緊在懷裡「是我自己不知道怎麼明哲保身,跟你沒關係」

「你快點睡吧,我就在你身邊」

兩個人的一夜無夢。後來的某一天兩個人住在了一起,金在中扔掉了鄭允浩身邊所有的安眠藥,笑著親了親他的嘴角,說「你以後的安眠藥,只能是我,金在中。」

 

==================================

 

這H還真尼瑪的長!!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