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喝酒才是男人!

 

儘管所有人強烈不同意的情況下,金俊秀還是憑著暴力威脅和口頭騙誘把金在中拖到了一家酒館裡。當然了,鄭允浩被要求“盛情邀請”一同前往。

允浩這才發現,金俊秀的小臉曾經被印在公車的站牌上。上面的他抱著一個不知道誰家的運動鞋笑的一臉人畜無害,怪不得一開始看著他就覺得眼熟。

「哇~很久沒有吃韓國菜了~今天一定要大吃一頓!」俊秀坐在凳子上興奮地搓手,完全無視了坐在一旁滿臉黑線的金在中和鄭允浩。

「美國怎麼樣?」在中啃了一口黃瓜

「什麼怎麼樣,本來要去好好玩玩的。都怪那個朴有天!!!」俊秀狠狠咬著五花肉,又招呼老闆娘過來倒酒。

「我不會喝酒的」允浩捂住杯子,又求救似的看了一眼金在中。那次在PUB只是喝了一小口就已經讓他面紅耳赤了,他可是對酒精完全沒有抵抗力的。

「哎呀呀~咱們可都是男人~男人嘛,就要喝酒!喝酒才是男人!你是男人不是?」俊秀把腿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手舞足蹈,一邊晃著腦袋把允浩杯子裡倒滿了燒酒。

「在中哥,允浩哥會喝酒的,是不是?」

「他確實不能喝」在中利索的往嘴裡倒了一杯燒酒冷冷的插了句。

鄭允浩看著杯子裡的燒酒,又看了看面無表情的金在中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端起杯子一飲而盡,只覺得一股辛辣從嗓子眼直接沖到腸胃。

「看,看,允浩哥,再來一杯!這才是男人!美國都沒有燒酒可以喝,來,今天我請客,咱們喝個痛快」俊秀嚷嚷著拿過來一個大號的杯子。

 

兩個小時後,金在中和鄭允浩抱著爬上桌子飆高音的俊秀。

「喂!我早就說過!不要接電話的!」在中滿臉無奈的衝允浩埋怨

「他沒有打電話!誰知道他會突然闖進來!金在中我不管!你要負責!」允浩一邊拖著俊秀不斷揮舞著的手臂一邊吼著

「我憑什麼負責啊?」

「因為…因為我站不住了…」允浩含含糊糊的嘟囔了一句,癱倒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在中嘆了一口氣,看看準備把這家店拆掉的金海豚。又看看呼呼大睡的鄭允浩,無奈的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有天嗎?」

 

五分鐘後,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酒館的門口。一襲略微緊身的黑衣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亞麻色的頭髮漂亮得讓人咋舌,配上他獨特的慵懶氣質,就算在午夜也顯得格外引人注意。

不過金在中懶得注意這些,他全部精力都放在怎樣防止金俊秀繼續撒酒瘋上面。

走進包間的有天看起來臉色很差勁,特別是看著在酒館大廳蹦蹦跳跳準備飛簷走壁的金俊秀。

「俊秀把你鎖在房間裡?」寒暄了幾句,在中一臉同情的看著有天

「嗯,這臭小子」有天感慨了一句,他當然沒有說自己接到金在中的電話說俊秀喝醉了是怎樣按響房間的火警鈴而引來了消防隊把他救出去的。

「這是,你朋友?」有天看看趴在桌子上安靜的睡覺的允浩。

「啊,是助理」在中尷尬的笑了兩聲

「不說了,我們先回酒店了。改天再聚,合作的事情你再考慮一下」有天囑咐了一句,扛起俊秀就扔到車上。

看著有天發動汽車,金在中轉過身推了推允浩

「喂,喂!」

「………」

 

 

我簡直是腦子進水了,幹嘛要管一個ANTI飯的死活?拜託經紀人把允浩送到臥室以後,金在中站在鍋子旁邊盯著咕嚕咕嚕冒泡的醒酒湯自言自語

「喂!鄭允浩!起來!」在中端著碗看著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鄭允浩。

「起來!」

「不要裝死哦!」在中踢了踢,恐嚇著。

過了一會,允浩終於睜開眼睛。不過似乎看上去…

「喂!鄭允浩!」

「我好難受…」

「鄭允浩,你敢吐在床上的話…我警告你…」

「好噁心…」

「你等著我去拿盆…忍著點」

「不行…我…」

「喂!!!啊!!!!!我義大利的床!!!!」

「我法國的地板!!!!!!我日本的小熊!!!!我粉絲送的兔子拖鞋!!!!!啊!!!!!!!」

房間裡充斥著金在中聲嘶力竭的尖叫聲。

整理好被吐得一塌糊塗的房間的時候,鄭允浩還在睡覺。忽然發現讓他喝酒真的是個錯誤,早知道他這麼容易醉酒不用激將法激他了。

不過昨天他那負氣的小樣還真是可愛~想著想著,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喂!你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啊?」看了一回電視,金在中上樓吼了一句。發現床上空空如也。

找了一會,最後推開虛掩著的廁所的門,

「你在幹嘛啊?」金在中好奇的探進頭去,發現允浩正臉色蒼白的蹲在地上。看起來十分痛苦的樣子,雙手死死的抵住胃部。

「呃…沒事….」允浩低聲應了一句,站起來的時候差點摔倒。

「什麼沒事,你昨天吐成那樣」在中想著今天早上自己的床單拖鞋小熊被打掃阿姨扔進垃圾箱的樣子就心疼的想哭,看著允浩這幅可憐的樣子又不忍心衝他發火,只能忍著火氣把他扶起來。

「真…抱歉…你沒睡吧?」允浩轉過頭,嘴唇的顏色因為咬著而變得發紫。

「嗯,難道要我躺在你的嘔吐物裡睡覺嗎?」金在中把允浩放在沙發上,又翻箱倒櫃的找藥箱。

家裡大多是應付嗓子和自己頭痛的藥品,因為沒有胃病的關係沒有準備胃藥。

「該死…喂,我出去買點藥回來。你在家等我」在中找出口罩和墨鏡走到玄關。

「你…今天沒有活動嗎?」允浩抬起頭有氣無力的問著。

「得了,你給我安心休息。別想那麼多」在中丟下一句。

 

看著允浩吃下藥安靜的睡去,臉上的蒼白漸漸散去。呼吸也勻稱起來,在中終於鬆了一口氣。

「明明不能喝酒幹嘛還逞強喝那麼多」

允浩翻了個身,面朝著落地窗裡映出身後金在中望著自己時輕輕擰起的眉毛。

嘴角慢慢勾起一個溫柔的笑意。

 

 

 

 

 

十、可憐的妹妹

 

「MO?」鄭智慧嘴裡的牙膏沫直接咽了下去,胡亂八糟裹上衣服就從浴室裡衝出來逼視著鄭允浩

「你說,你當了金在中的生活助理,然後昨天金在中和金俊秀請你喝酒?!?!」鄭智慧懷疑的看著一臉認真的老哥。

「鄭智慧,你的內褲穿到外面去了」鄭允浩抹了一把臉上的牙膏沫,又看看內褲外穿;披頭散髮的妹妹。

「你不會耍我吧?」智慧湊近聞了聞,不錯。他身上確實有些許酒味,而且,他身上的衣服因為吐髒了借了金在中的一套帥氣的修身長衫。上面還有香水的味道。

沒有錯,這味道確實是金在中習慣用的CK BE,而且衣服也在私生圖裡見過…自己老哥也沒有撒謊本事…那麼…

「哥哥!!!哥哥你最疼我的是吧??!?!」智慧一個熊抱直接吧鄭允浩撲倒在地。

「離我遠一點」允浩滿臉黑線的把噴著牙膏要過來偷襲的妹妹拎到一邊。

「哥哥!你是他的生活助理,幫我要一張在中哥哥的簽名照很簡單的吧?我只有你一個妹妹啊!」

「鄭智慧你冷靜點!」

「在中哥哥睡覺的時候穿什麼衣服呢?他洗澡用什麼牌子的沐浴液?你幫我搞一撮在中哥哥的頭髮吧?!」

「鄭智慧!!!」

「哥哥,乾脆你把我介紹給在中哥哥認識吧?!」

「你瘋了嗎?」

「在中哥哥電話號碼是多少呢?還有,你這身衣服送給我吧!」說罷上來利索的扒衣服。

允浩看著一個完全陷入癲狂狀態的花癡無能為力的擦著汗。

 

兩分鐘後

「呯!」

「啊!!!」

鄭允浩活動者手腕,心滿意足的看著老妹捂著腦袋上的大包哀怨的坐在地上。

「你只需要告訴我,金俊秀是誰」允浩擦著身上被智慧蹭的牙膏沫。

「哇咧,老哥你連金俊秀都不認識?你還金在中的ANTI咧!來來,今天我給你好好科普一下」鄭智慧拿過一隻筆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開來。

「金俊秀,金在中和朴有天是韓國音樂界的領軍人物,三個人從SM公司靠組合出道。之後脫離公司自己發展,金在中主要走演藝路線,而金俊秀發行了個人唱片反响相當好。朴有天除了自己搞投資,也給金俊秀做幕後專輯製作,作曲等等。總之他們仨是韓國娛樂界的領軍人物,另外,說道他們就不得不提到沈昌珉了…」

「你說慢一點…」允浩不時在本子上坐著筆記,一副乖學生的摸樣。

「嗯,這個沈昌珉本來也是SM的新人。SM公司在粉絲的抵制下倒閉之後呢單飛,現在除了做飲食節目,也是職業模特,日本的人氣也很高,有消息說他們的經紀公司準備把他們聚在一起拍一個電影,反正消息也不確定啊……我說太多你也記不住,總之你就記著一些好了」智慧板起臉來。

「是嗎,這麼說那個金俊秀還挺紅的囉?」

「什麼挺紅,是很紅好不好,他前一陣去美國進修音樂系。小道消息說要復出了~我超級喜歡看他唱歌的樣子,克裡斯馬啊!」智慧星星眼。

允浩想說就是你嘴裡那個克裡斯馬昨天偷襲我腿差點斷掉,然後喝了酒站在桌子上扭屁股。

「哥哥,你上次不是說要給我金在中的衣服角嗎?」

「嗯…這裡」允浩從口袋裡掏出一塊皺皺巴巴的布丟過去。

「哇~!~~~在中哥哥的衣服角~~~~哇~我太幸運了!」智慧兩眼冒著桃心抱著灰不拉幾的布親了又親,貼在臉上蹭來蹭去。

「真是神經病啊,不過是一個抹布而已。至於這麼開心嗎?」允浩遠遠的看著房間裡跳來跳去的智慧低聲呢喃著

 

 

 

金家公寓

淩晨五點

鄭允浩按下抓起金在中震個沒完的手機關掉鬧鈴,徑直走進臥室。

床上正縮著一個被子裹得嚴嚴實實的球形物體,如果仔細一點還可以分辨得出一堆散亂的頭髮和枕頭下縮著的一張流著口水依然在夢裡神遊的小臉。

「呀,金在中,起來了起來了!」輕聲呼喚。

「………」完全沒反應

「金在中!!!!經紀人哥哥的車十五分鐘以後就到!」恐嚇。

「…嗯…」金在中潛意識應了一聲,不過僅僅是條件反射而已,此時的他還是沒有自主意識。

「起來!!!!」怒吼

「…好…吵」沒有自主意識的金在中用枕頭堵住耳朵。

鄭允浩嘆息一聲,果然跟這種賴床大王浪費口水是不理智的。

於是嫺熟的揪起床單的兩個角,朝著反方向大力一掀。

隨著一聲悶響,床上的球形物體一個劃過小小的抛物線跟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

「好痛…鄭允浩你這個混蛋….你真的要在這麼關鍵的時刻ANTI我嗎?」金在中揉著爆炸頭一邊企圖爬回床上一邊碎碎念。

「金在中,你還有五分鐘洗臉刷牙把你的爆炸頭整理好,除非你想被經紀人哥哥罵」鄭允浩叉著腰把金在中從床上拎下來。

金在中火速奔向浴室,他當然不想再被經紀人哥哥再唐僧。

 

「這是什麼?」在中指著客廳裡堆滿的鮮花和禮物。

「你的生日啊!都是歌迷送過來的,晚上你要記得參加公司給你辦的生日會」

「我都忘記了」在中拍拍腦袋,每天都被通告排的滿滿的。竟然連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他饒有興趣的蹲在禮物旁邊研究堆成小山的禮物。

「哇,我一直想要的新手機…還是賢重這小子貼心….嘖嘖嘖…俊秀這死孩子,送我一圍裙幹什麼…哎~有天今年送了墨鏡啊…不會是他戴過的吧?」

「你還有三十秒」允浩很煞風景的來了一句,手裡還攥著一個不知道從哪裡淘換過來的碼錶

「來不及了,我走了啊!」在中急急忙忙的丟下禮品盒往玄關衝。

 

===========ANTI====鄭=======的======分=====割=====線===============

 

「哥~哥!生日快樂啊!!!」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天的通告,金在中一進公司的頂層。也就是生日會的休息室就聽見俊秀高亢的海豚音。

「喂,你還好意思說!」在中故作生氣瞪著俊秀。

「你哥好不容易過個生日,你送一圍裙幹什麼?嗯?」在中掐著小腰。

「噯~朴有天說你肯定喜歡這個的…喂!朴有天你說是不是?」俊秀瞪著無辜的蝌蚪眼解釋著,又轉過頭喊著站在不遠處的有天。

「啊?我…咳咳…哈哈哈哈」有天故作茫然了一陣,然後憋不住轉過身爆笑起來。

「呀!朴有天你死定了!」俊秀咬牙切齒的衝過去掐著有天的脖子晃動著。

「你們就消停會行不行啊?今天好歹是哥哥過生日哎~~~」在中無奈的望著那對“打情罵俏”正開心的小情侶。

「嗯,哥哥,今天昌珉也來了」俊秀鬆開快要被掐死的有天轉過身笑嘻嘻的摟住在中的胳膊。

「他不是最近在日本嗎?這小子也好一陣沒露頭了呢」

「嗯…剛才還看見他匆匆忙忙進來的…哎?…到哪裡去了呢….」俊秀拉著在中從休息室的門縫裡朝外面東張西望。

「不用找了…咳咳…凡是食物所在的地方…沈昌珉都在….」氣若遊絲的朴有天從地上爬起來淡定的添了一句。

 

果然,順著自助餐桌就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端著的巨型盤子裡小山一樣高的食物…

而他的表情依舊深沉的望著遠處…多層蛋糕所在的方向~

金在中知道,他深沉的眼神裡有一種叫做渴望的東西…

「金在中!生日快樂!!!!」大門被敞開,金在中換上人畜無害的笑意走了出去。燈光下的他更顯得唇紅齒白,有種顛倒紅塵的美。

不過在我們的昌珉同志的眼神依舊深沉,他的眼裡只有蛋糕。在中的人緣不錯,生日會自然也挺有人氣,除了公司的同事和圈裡的朋友差不多都到齊了。

「在中哥,生日蛋糕!啊,不,生日快樂!」昌珉走過來笑的乖巧。

「嗯,過一會把最大一塊分給你」在中會意的摸摸昌珉的腦袋,一邊感慨著這孩子的身高長的速度怎麼這麼突飛猛進。

「不要,最大一塊要留給在中哥」昌珉鎮靜的看了一眼蛋糕接著說。

「我要最上面一層帶鮮水果的」

 

後面的程序自然是沒什麼新意,許願吹蠟燭然後對著鏡頭說上幾句感謝的話再跟各位捧場的人喝幾杯敘敘舊。一歲又過去了,回去的路上,在中疲憊的靠在保姆車上。望著窗外的街景,忽然有種寂寞的感覺。

這樣的生日,不知道過了多少次了。許多人來來回回的在生命中來了又離開,卻無力挽留些什麼。他只負責在舞臺上忘情表演,而台下的觀眾卻走了又來。

對於自己心裡最重要的位置,卻空空如也。

拖著疲憊的身體打開房門的時候,客廳裡沒有開燈。月光從落地窗裡透進來,依稀可以看得見一個模糊的影子靠在沙發上。

在中躡手躡腳的走近一看,正是鄭允浩的招牌豆包臉。

雖然看到他睡覺的樣子不是第一次,不過在中還是淺淺的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嘟著臉認真又堅定的睡容就有種…想要捏一把的欲望…

脫下外套給他蓋在身上,轉身回臥室的時候。在中看到客廳的餐桌上放著一碗綠油油的東西,雖然味道聞起來不像是食物,不過經過在中仔細研究了五分鐘後終於鑒定出:

這是出自鄭廚師的海帶湯。

含笑喝了一口,差點嗆到吐出蛋糕來。只好端回臥室,倒也不是喝也不是的放在床頭櫃上。

「鄭允浩,你這個悶騷的傻ANTI」在中趴在枕頭上輕聲自言自語

似乎有種不是海帶湯的奇怪液體順著淚腺流了出來

 

 

 

 

 

十二、鄭ANTI,你,喜歡我的,對吧?

 

「嗡嗡嗡嗡…」

「鄭允浩」

「嗡嗡嗡嗡…」

「鄭豆包!!!!」

金在中把筆記本丟在一邊怒吼著。

「幹嘛?」允浩戴著HELLO KETTY的圍裙衝過來。

「你能把那玩意關一會嗎?」在中指著允浩手裡的吸塵器,他好不容易因為生日而得到的假期很顯然就要被一堆粉絲的UFO裡度過了。

「客廳還沒打掃完呢」允浩搖搖頭,轉身繼續打掃。

金在中抱著頭倒在沙發上哀嚎,每天趕通告;忽然閒下來一天還真是不適應。

「不如,我們去約會吧?」在中跳起來,飄忽的眼睛落在戴著粉紅圍裙的鄭允浩身上。

「MO?」允浩瞪眼。

「我說,我們!去!約會!」在中奸笑起來。

「我幹嘛要跟男人約會!」允浩轉過身繼續擺弄吸塵器。

「鄭允浩,我在家快要發霉了!咱們去約會!」在中湊過來咬著嘴唇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不要」

「去嘛~」

「不要」

「契約書第十八頁三十條!」

「………」

 

當鄭允浩坐在電影院的角落裡看著金在中抱著爆米花吃的風生水起的樣子有種想死的衝動。

「喂,你總是戴著墨鏡看電影嗎?」允浩忍不住壓低聲音問了一句。

「唔…對哦,難怪眼前一片黑…」在中恍然大悟的摘下墨鏡。

因為是偷偷溜進來的,金在中執意看自己主演的電影。看著螢幕上那麼唯美又傷感的小男生,鄭允浩真不敢相信那個人就坐在自己旁邊大嚼爆米花。

「哈哈哈哈…你知道嗎?拍這條的時候,那女的哭不出來…就吃了很多芥末啊~吻戲的時候我都快嗆死了」演到女主角淒美的哭泣時,金在中經典的三段體笑聲回蕩在電影院。

鄭允浩望著前面回過頭來怒視著他的觀眾,有種裝作不認識他的衝動。

結果當然很明顯,被鄙視的兩個人在黑暗中被趕出了電影院。

「哎切~電影院經理真小心眼哎,不過是笑的聲音大了點嘛!」在中一邊戴好墨鏡一邊磨磨唧唧的在允浩身後嘟囔著。

「拜託,祖宗,你真的去過電影院嗎?」允浩壓住火氣

「去過啊,我記得初中的時候去過…不過,真的很久沒有去了呢…」在中咬著指頭一臉小白。

「現在去哪裡?鄭助理?」

「不知道!」

「不如,去遊樂園吧!」

「MO?!!」

 

 

看著金在中興奮地站在一群只到他大腿那麼高的孩子中間排隊坐旋轉木馬,鄭允浩忽然很想哭。看來噩夢才剛剛開始呢,自己腦子進水了嗎?居然答應一整天都陪著這個祖宗玩,還要時刻提防發現他的粉絲和記者…人生啊…

「喂!鄭允浩!你發什麼呆啊~你看你看~我是白馬王子哦~」智商回到幼兒時期的金在中正趴在白馬上笑的花枝招展。

鄭允浩滿臉黑線的轉過頭,心想其實他的樣子說公主更合適一點…

 

在玩了七次旋轉木馬之後,金在中終於決定打道回府。

「我們去玩蹦極!」他看了看遠處尖叫著俯衝向大地的那個人,眼睛一閃一閃的。

「你去吧!你去吧!」允浩轉身就要溜去買票,他知道這個時候阻止是完全浪費口水的行為。

「等等,咱們倆一起跳!」在中揪住要逃跑的允浩,靠過去笑嘻嘻的說。

「不!!!!要!!!!啊!!!!」允浩試圖結結巴巴的向在中解釋自己的恐高症 。

不過,省略他的囉嗦。因為金在中根本懶得聽他嘚啵些什麼,上帝作證,金在中想要幹的事情,除了總統,估計沒有人能改變的了的。

金在中一臉甜蜜的挽起允浩僵硬的胳膊往蹦極的檯子上走時,允浩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他不想拴保險繩了。

 

「準備好了嗎?」工作人員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允浩緊張的說不出話來,看著身下的人影像螞蟻一樣小。心跳像是打鼓一樣快要炸開。

身前忽然有柔軟的觸感,淡淡的香氣是他所熟悉的。金在中的軟軟的頭髮蹭在允浩的脖子邊

似乎時間停滯了似的,允浩難以置信的睜開眼睛看著正擁抱著自己的金在中。下意識的攬住了他纖細的腰,儘管周圍喧鬧不堪。但鄭允浩似乎聽得見在中平靜的呼吸聲,帶著些許安撫的味道。

他們在遊樂園的最高點,忘情擁抱。

忽然一個大力推過來,允浩甚至忘記了尖叫。只是看著他的眼睛,水色琥珀似的眼睛。乾淨的能吸進塵世一切煩惱的眼睛。

風聲在耳邊窸窣作響,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因為失重造成的不適感讓他有恐慌的抱緊對方。

「你,喜歡我的,對吧?」

一個淺淺的聲音伴著風聲鑽入耳朵,聲音很小,很輕,似乎馬上就要被風吹走似的。又像是幽靈在耳邊的低語。

允浩閉上了眼睛,他記得揭開安全繩的時候。那雙手依然緊緊的抱著自己,用力的,獨佔的,倔強的抱著自己,似乎害怕下一秒就失去似的。

對於那個問題,他沒有回答。他也沒有再問,只是淡淡的微笑著牽起他的手。

「我們,回家」

 

 

 

 

 

 

十三、房間裡的醋缸漏了

 

金在中翻著厚厚一摞劇本,不時抬起頭看看坐在對面一臉嚴肅的朴有天。

「喂,你說真的啊?」在中把劇本丟到一邊

「你以為我跟你開玩笑麼?我已經跟李社長交涉好了,男一號留給你」

「可是…我不喜歡接這種青春校園電影哎!」在中轉身跟經紀人抱怨著,比起裝嫩;這個時候他更需要一些有挑戰性的角色。比如商業片裡的間諜之類的,他實在不想再被成為“偶像明星”也不想再演一些學生之類的沒內容的角色。

「這可是社長拍板定下的」經紀人哥哥攤了攤手表示無奈,在中小臉皺成一團轉向有天。

「在中哥,這個角色可一點都不小白啊」有天把在中丟到一邊的劇本優雅的拾起來,聲音依舊慵懶。

「是嗎…」在中倚在沙發上,懷疑的看著有天的奸笑。

「而且,我們幾個人也很久沒有合作過了。這個電影,算是對我們過去的紀念;不單昌珉俊秀還有我會參與,而且電影的主題曲也會由我親自作曲的。你說,這種票房影響力是不是很可怕呢?」有天緩緩說著。

在中忽然想起來他們離開SM的時候粉絲們圍堵住公司大門時的壯觀場面,小白的點了點頭。

「是啊是啊~在中哥~我好想念跟在中哥一起工作的樣子啊~~~」俊秀乖巧的坐在有天腿上敲邊鼓。

「可我已經接的電視劇下周就要開…」

「推掉」俊秀毫不留情的打斷。

「那電臺節目呢?不能開天窗的…」

「換人」依舊是慵懶卻毫不摻一絲猶豫的聲音。

最後,金在中嘆了口氣。忽然發現在油嘴滑舌的朴有天面前他實在不該浪費那麼多時間,直接聽他的話簽字畫押就好了。跟何況他身邊還多了一個不講道理的金俊秀,在講道理和不講道理的情況下都沒有勝算。還不如乖乖簽字畫押…

 

第二天,鄭智慧就尖叫著舉著報紙砸老哥的房門了,

「哥!~~~~哥~!~~~」

「地震了嗎!?」允浩披著棉被就往外衝。

「回來!哥!你看看這個!」鄭智慧舉起老媽剛買回來的報紙頭版頭條就往老哥臉上貼。

「什麼啊…」允浩揉揉眼睛,半天才看清三字,

「金…在…中…」

「哎呀急死了,金在中要和朴有天,金俊秀,沈昌珉合拍電影!」智慧奪過報紙喊著。

「哦…」允浩應了一聲,爬回床上補眠。

「起來!哥!你會帶我去片場的吧?」智慧撲過去奸笑著摟著哥哥的肩膀搖晃著。

「片場…什麼是片場…」允浩已經進入了半睡眠狀態。

「就是…就是他們拍電影的地方啊~哥哥是在中哥哥的生活助理,所以進出那種地方應該很方便的吧?帶我進去看一眼吧?~看一眼他們四個,我就是死了也閉上眼了!」

「嗯…死了…」允浩蹭了蹭枕頭,完全不知道她的花癡妹妹在說些什麼。

手機很是時候的響了起來,智慧抓起老哥的手機一看,【雇主金在中】幾個大字在螢幕上跳動著,

「哇唔!~在中哥哥來電話啦~~~」

一聽智慧喊出在中哥哥四個字,允浩一個鯉魚打挺就坐起來奪過手機,

「喂」

「喂,鄭允浩你在哪裡?」金在中不滿的喊起來。

「我在家啊,今天不是說可以休息的嗎?」

「在家正好,收拾一下行李。給我去濟州一趟,要拍一個電影你要一塊」金在中風淡雲輕的說著,那口氣就像說:金俊秀屁股很大一樣平淡。

「MO?」允浩瞪眼,上帝作證。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做過飛機之類的,去的最遠的地方大概就是離學校兩公里外的圖書館了。

「你還有三十分鐘收拾東西,嗯,也不用收拾什麼。賓館裡洗漱的東西都在,你直接去好了」金在中打了個響指,開始佩服起自己的智商來。

「哥哥~」掛上電話,智慧學著藍色生死戀的恩熙嗲聲嗲氣的喊著。

「不要妄想」允浩乾脆的打斷了智慧的話。

「你不可能去濟州的,給我乖乖上補習班」

「我可以請假的!」

「鄭智慧!!!」

「哥哥!我保證不會給你惹麻煩的!讓我見金在中哥哥一面吧!!!5555…」智慧哀求著。

「不可以!」

「哥哥壞死了!!!大壞蛋!!!」智慧哭著跑回房間。

 

 

雖然在首爾天氣壞到不行,濟州卻風和日麗。倚在沙發上的在中一邊看電視一邊看著苦大仇深的允浩扛著行李衝進來。

「我說,我怎麼會跟你一個房間?」允浩望著總統套房的KING SIZE徹底無語。

「怎麼?」在中把視線從電視上移開,漂亮的眉毛輕輕擰起。

難道地球上還有什麼生物不願意和自己同床共枕?!?!?

「本來說是你跟經紀人哥哥睡的,我擔心他睡覺呼嚕聲太大」

「MO?你說什麼?大點聲我聽不見!!!」隔壁忽然傳來地動山搖的類似於打雷聲似的聲音,允浩把手攏在耳朵上。

「我說!!!經紀人哥哥!!!打呼嚕聲音!!!太大!!!」在中趴到允浩身邊吼著。

「哦!!!這樣啊!!!!」允浩也吼了一句,隱約之中似乎聽見有人在砸門。

「在中哥!經紀人哥哥呼嚕怎麼跟打雷一樣啊!」俊秀穿著淺藍色的睡衣站在門口哭訴。

「嗯,習慣了就好了吧?」在中指了指房間裡的電視。

「不然,我們一起玩遊戲啊~」

俊秀立刻破涕為笑。

 

兩分鐘後,金在中房門再次被低氣壓震開。不用懷疑,那個頂著兩個黑眼圈穿著真絲睡衣頭髮亂成一個鳥巢的鎖骨帥哥就是朴有天。而旁邊那個按住他企圖制止他殺人的高個子就是沈小餅。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朴有天目露凶光,失去理智似的要衝到經紀人房裡殺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直到沒有人打擾他睡覺。

「在中哥!我真的按不住他了!我快要瘋了!」

於是,濟州島的某個賓館的總統套房裡。五個姿態各異的人聚在一起玩遊戲,當然,並不是所有人心甘情願的。事實上,除了金俊秀這個人來瘋亢奮著要玩遊戲之外。剩下一堆頂著黑眼圈表情呆滯的人都是被他的暴力威脅加上隔壁那極具穿透力的鼾聲才勉強答應玩遊戲的。

「我們玩轉瓶子!轉到誰親對方一下~怎麼樣?」俊秀眼睛裡開始放光。

「俊秀哥,我覺得…很幼稚哎」昌珉淡淡的反駁,他更希望轉到誰誰吃蛋糕的遊戲。

「MO?很有意思的好咩!臭小子你想死嗎?」俊秀亮亮拳頭。

昌珉很識相的捂住嘴巴。

「從我先開始!」俊秀搓了搓手心,把地上的酒瓶用力一轉。瓶子在地毯上打了幾個旋,最後…

「喂,這次不算」俊秀訕笑著拿過酒瓶準備從新轉。

「怎麼不算呢,明明轉到那小子了啊」允浩指了指已經坐著進入昏睡狀態的朴有天一臉正直。

「不算,就是不算!」俊秀開始耍賴。

「誰說不算!金俊秀,是男人就認賭服輸!」允浩想起來那天他把自己灌醉的樣子,乾脆來個乘火打劫。

一旁快要睡著的在中和昌珉看了看周圍詭異的氣氛,決定裝癡呆。

最後還是以金俊秀的妥協告終,他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嗓子:誰不是男人!?之後抱過朴有天就用力的啄了上去。

昏睡著的朴有天猛的睜開眼睛,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一邊幸福的笑著:我這夢做的也太美了~我們秀秀什麼時候能這麼對待我啊…

「在中哥,該你了!」俊秀一抹嘴兒萬丈豪情的遞過酒瓶。

「哦」金在中隨手一轉,瓶子在地板上轉了十幾圈之後緩緩停下,穩穩的指向了依舊沉浸在春夢中的朴有天。

「哎?!」眾人看著瓶子徹底崩潰了,這瓶子難道是有天家的親戚嗎?都說這小子桃花旺,不過,這也太旺了吧?

不過在中自然是不打算像金俊秀那樣抵賴的,他跟有天從出道開始就混在一起半夜逛夜店洗桑拿了,親一個自然沒什麼。GAME JUST GAME,跟拍戲一樣。

於是湊過去扳過昏睡著有天的臉準備KISS。

「不行!」

「不行!」

兩個高亢的聲音一齊響了起來。

金在中轉過頭,奇怪的看著伸出手準備阻止卻定格在空中僵硬著的允浩和俊秀。

「幹嘛啊?」在中皺起眉頭。

「不算!這次不算!我剛才跟有天換了位置,所以這局不算!」允浩撓撓腦袋。

金在中哭笑不得,又看著俊秀站起來研究這酒瓶。

「這酒瓶有問題,你看,這裡凹下去一塊所以總是往有天那邊停…嗯,對!肯定是這樣,所以,這局不算」

昌珉認真的嗅了嗅,肯定的下了結論,

「有酸味,房間裡的醋缸漏了」

 

不知道鬧了多長時間,俊秀教主終於睏了。雖然隔壁的鼾聲依舊震天響,俊秀枕在有天的胳膊上睡的也蠻香。昌珉出去找宵夜了,在中睡在床邊。看著躺在地上的允浩低低的說,

「我說,你幹嘛不許我親朴有天?」檯燈在他長長的睫毛下附上一片陰影,看不出他的表情。

「明天不是開機嗎?快睡吧!天都快亮了」

允浩翻了個身,懶得回答他。

金在中看看窗外,浩瀚的大海在夜色寂寥無聲。遠處似乎有星星點點的光,映著在中嘴邊的笑意。

 

 

 

 

 

十四、鄭允浩!!!!我殺了你!

 

天不亮的時候劇組就在海邊架起攝影的機器了,挺簡單的故事。卻很溫馨,講的是一群男孩一起打拼漸漸成熟的故事。金在中飾演的角色依舊有些陰鬱,可能是他長得美得緣故吧。每次下抽風路線在鏡頭前淚眼婆娑總是有種不適應的感覺,倒是金俊秀每一次都能駕輕就熟。雖然克裡斯馬的樣子相當搞笑,不過他依舊我行我素。

自稱早晨很弱的朴有天換好衣服依舊縮在厚厚的毯子裡補眠,除了拍到他的時候才能強打精神頂著兩個黑眼圈邁著虛脫步伐走出去晃一圈之外。此外一切時間都用來睡覺,用他自己的話說,從首爾到濟州時差沒倒回來(汗…)。

當允浩看見從化妝間裡走出來的金在中時,只是覺得心跳漏了一拍。乾淨的墨藍色制服,白色襯衣;銅色紐扣。頭髮已經乖巧的附在耳朵邊,染回了最初的黑色。配上烏黑的眸子和白皙的皮膚,似乎就是要去上學的樣子。

「怎麼樣?」在中在鏡子前面轉了個身。

「嗯…嗯」允浩點了點頭,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高挑的背影咬了咬嘴唇。

「什麼叫嗯,嗯啊。是好看還是不好看?」在中轉過身不滿的嚷著。

「好…看,很好看」允浩點了點頭,只覺得莫名其妙的又想流鼻血了。他在學校天天看見的都是穿制服的學生,可從來沒見過誰把樣式那麼簡單的制服穿的這麼美。

「是吧~?哈哈哈哈~我可是顛倒眾生男女通吃的花美男金在中啊~宇宙無敵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金在中啊~~~哈哈哈哈!」

眾人滿臉黑線的看著金在中踩在椅子上摸著自己的小臉陷入了自戀狀態。

「俊秀,你到底好了沒有?導演已經催了」經紀人敲了敲化妝間的門。

「…我不出去」門裡面悶悶的喊了一句。

「呀!金俊秀,你不要耽誤時間!」金在中湊過去捶門。

「我不出去!!!化妝師姐姐欺負我!!!!5555!我不要穿這個啦~!」俊秀的聲音帶著哭腔。

最後這場爭吵被允浩一個帥氣的迴旋踢卸掉門之後終止了,化妝間週邊坐的人先是一驚。察覺到金俊秀難看的臉色後立刻換上了憋住笑的抽筋表情…

「哈哈哈…金俊秀…你怎麼…咳咳」金在中捂住嘴巴,眼淚都快嗆出來了。

金俊秀一身兔女郎的衣服。頭上的兩個長耳朵還一翹一翹的,天知道化妝師姐姐從哪裡搞到的這身SEXY的兔女郎制服。

「WOW~」此聲音出自某個自稱早晨很弱的人之口,擠在人群的最前面咽口水。全然不見之前的萎靡狀態,掏出手機就要記錄這歷史性的一刻。

「55555555」俊秀一看自己糗態被人看了個一清二楚,囧的鑽進衣櫥裡。

「服裝師!!!我要殺了你!!!!」金俊秀哭著哀嚎。

「怎麼了?」剛從廁所回來的服裝師看了看眾人的表情,又看了看戴著兔子耳朵的金俊秀。

「鄭允浩!我不是讓你幫忙把校服拿給金俊秀的嗎?你拿的這是什麼?」服裝師氣的快要背過氣去,轉過身盯著允浩迷惘的臉。

「那個,你不是要我把椅子上的衣服給他們抱過去嗎?!沒錯啊…」允浩轉身一看椅子,抱歉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俊秀啊,我拿錯衣服了」不過那個笑容怎麼看怎麼不像無意之過。

……所有人沉默五秒鐘。

「哇!!!鄭允浩!!!!我殺了你!!!」劇組裡反覆回蕩著金俊秀殺氣騰騰的嚎叫。

 

進過服裝事件之後,拍攝漸漸步入正軌。雖然很累,大家一起工作也就不覺得了。允浩的生活助理也從原來僅僅幫在中打傘遞水接電話變成了給他們四個當老媽子,外加陪他們玩遊戲。當然了,自從第一晚的事情之後。轉瓶子這個遊戲就被俊秀和允浩堅決禁止了。

雖然在中對他這個生活助理總有一肚子不滿意,不過昌珉有天還是覺得允浩這人還是不錯的。除了金俊秀,偶爾還會埋怨鄭允浩那次故意給他穿兔女郎的衣服。也因為這點,有天和允浩的關係忽然變成了鐵哥們。

雖然睡眠不足又要趕著拍片,不過自從那次遊戲之後。允浩也覺得好像金在中看自己的眼神總是怪怪的,也不天天想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招數折磨自己了;更多時候愣愣的看著自己,嘴角很詭異的抿著,欲言又止的樣子。

俊秀和有天倒也悠閒,拍完他們的部分就天天拉著小手東遊西蕩。昌珉就成了濟州島所有飯店最歡迎的人,此人打著飲食節目嘉賓的旗號在濟州島的飯店大肆白吃白喝。並憑著自己討巧的小臉讓飯店的大媽神魂顛倒完全忘記收錢的事情…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