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金在中,我是為了ANTI你而生的

 

踝骨脫臼,手臂骨折

當允浩坐在一天護理費上千的VIP病房裡,忽然感嘆當明星也有好處。最起碼這裡伙食不錯,而且為了能見金在中一面。整個護士站的人差不多全部在病房裡紮下陣地了,對著允浩又是檢查又是餵藥。趁機TQ一下金在中戴著大墨鏡擺著的臭臉,一個護士因為看到金在中昏昏欲睡的樣子。激動的把針頭直接朝允浩的手腕戳下去,疼的允浩嗷嗷直叫,

「哇!!!你們到底是打針還是納鞋底啊!」允浩哭喊著,手臂因為包裹著厚厚的紗布而不能動彈。腳也被吊在天花板上上著石膏,看起來分外滑稽。

「你醒了啊?」一直抱著胳膊在一旁補眠的金在中這才摘下眼鏡,看了看一屋子的護士和滿臉哀怨的鄭允浩。終於明白了情況,於是轉身對護士們微笑著,

「大家先回去吧,這麼晚了早點休息。我會讓經紀人把簽名發給大家的,護士小姐們都這麼漂亮,可不要因為熬夜毀了皮膚哦~」

讓允浩難以置信的是護士們竟然激動的說不出話來,熱淚盈眶的跑了出去。

「金在中跟我說話啦!!!在中哥哥誇我漂亮!!!天呐!!!」

允浩鬱悶的搖了搖頭,感覺無法理解這些女生的內心世界。

關上門,金在中冷淡的聲音才幽幽想起

「你叫鄭允浩?」

「嗯?…嗯」

「好吧,看在你跌成這副慘樣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那天害我出糗的事情了。」金在中看著一臉無助又傻氣的鄭允浩,忽然有種暴扁他的衝動。

「我只是很好奇,我很討厭嗎?」金在中湊近了一點眨眨眼睛

允浩搖頭,額…他的睫毛好翹

「那麼,我演技很爛?」又湊近了一點

還是搖頭,額……他的嘴唇好SEXY

「還是,我什麼時候得罪了你?」漂亮的小臉噴出的熱氣能蹭到允浩的鼻尖

允浩覺得又想流鼻血了,急忙掙扎著要躲開。可是胳膊和腿卻不聽使喚,一激動差點從床上掉下來。

「啊!!!救命!!!!」

下意識的揪住金在中寬鬆的長版毛衫,忽然聽到刺啦一聲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是布料斷裂的聲音

此時門被來的很不是時候的經紀人打開,外面還跟著些許記者和歌迷。不用懷疑,所有人的下巴都在地上

讓我們把畫面定格

金在中愣愣的看著自己剛從健身房練出的肱三頭肌,鄭允浩難以置信的抓著一把撕裂的布料躺在地上。

門口一幫歌迷舉著【交出鄭允浩】的牌子正欲把此ANTI解決掉,記者瞪著眼睛構思今天的頭條新聞。

好吧,好吧。你是我天生的剋星。過去我不相信,現在我堅定不移的相信。金在中,我是為了ANTI你而生的。

即使你漂亮的讓人想流鼻血,我還是身不由己的ANTI著你。

 

半個小時後金在中黑著臉在經紀人的陪同和眾多保鏢的開路下匆匆離開了。ANTI們也被沒及時趕到的警察疏散,改坐在醫院門口靜候。

而鄭允浩依舊抓著那條碎了的布料,回味著金在中牛奶一樣白皙的香肩和胸口。

以及…以及離開時丟給他那巨大的白眼。

以後那幾天,一直有看護過來定期送飯。打掃,金在中卻再也沒有露面。

大概是怕自己再ANTI他吧?鄭允浩苦笑著,打開電視看著電視劇裡金在中那張吹彈可破的小臉,忽然發現電視上的他和現實中比起來。還是現實中更動人一點,即使他對著你翻白眼;那翻得也是相當的生動。

 

 

出院的時候爸媽和智慧終於露面了,因為怕碰見歌迷還特意戴了口罩和帽子。一家三口在夏天打扮的如此怪異還真差點引起圍觀。

「哥,你在醫院養胖了。」智慧抱怨著

「我們這幾天都不敢出門,報紙上又報了。你怎麼把金在中的衣服撕了?」

允浩覺得自己簡直是冤枉死了,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允浩啊,前兩天你們學校的系主任給你來電話了。」媽媽說

「嗯,是為了保送生的事情嗎?」允浩抬起頭,上個月主任告訴他說有資格被保送進慶熙大學的法律系。為了這個還著實高興了一陣。

「不是的…主任說…你最近這件事情對學校影響很大…所以想讓你在家休息一段時間。」

「什麼??」允浩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們

「這種處罰也算是輕的了,你不知道你們學校現在也經常被粉絲光顧。大家都想找你,搞的老師學生都快抓狂了,你倒好,一個人跑這裡躲清閒」智慧說著風涼話

「智慧啊…我撕掉的金在中的衣角…還沒有扔掉哦」鄭允浩幽幽的抬起頭

「啊?!在哪裡?哥哥!!!給我吧!!!」鄭智慧的眼睛瞬間變成桃心狀

「給我乖乖的閉上嘴巴,我會考慮給你的」

智慧捂著嘴巴不住的點頭

 

 

 

 

 

四、原來是我的ANTI

 

鄭智慧探頭探腦的在人群中亂竄了一陣,掏出手機低聲說了一句,

「C區,安全!」

鄭允浩掛上電話,扶了扶鼻樑上的墨鏡。又用風衣高高的領子遮住大半張臉…在下班高峰期的地鐵…呃…果然不是很顯眼啊…(請無視這是夏天)

「呼叫豆包,呼叫豆包」鄭智慧顯然是間諜片看多了,舉起手機裝對講機,

「幹嘛?」允浩顯然對這個昵稱非常不爽,因為小時候嘟著兩個可愛的小腮幫子活像豆包。所以被人喊鄭豆包鄭豆包的,為了這個還跟隔壁班的強仁打了一架;不過結果當然是被揍得很慘。

「沒事,你穿成這樣…有點…」妹妹看著快要引起圍觀的鄭允浩,有種想要裝作不認識他的衝動。不過為了她心愛的在中哥哥那貼身的衣服角~她忍了。

允浩顯然懶得管周圍人詭異的目光,他只知道如果想恢復保送名額。就要去慶熙大學跟招生辦的主任談談,說不定問題還有迴轉的餘地。

 

就這麼在眾人的圍觀和議論中,鄭允浩終於到了慶熙大學的招生辦主任辦公室門口。

「主任,您好…」允浩敲了敲門很有禮貌的鞠躬行禮。

「你是?」招生主任金大勳推了推眼睛,確定他沒有花眼。這個站在他面前禮貌鞠躬的孩子確實穿著風衣戴著墨鏡一副駭客帝國的打扮。

「是這樣的,金主任。我是明智高中三年二班的鄭允浩,上個星期我們老師通知我今年的保送名額我被待定了…所以我向來確認一下。」

「是嗎?我看一看哦。」金大勳翻了翻桌上厚厚的一摞材料,又抬起頭抱歉的說,

「同學,你的資料好像在資料室裡。你最好去那邊看看。」

 

「什麼大學啊,資料都亂放」鄭允浩一邊嘟囔著一邊往資料室走,多虧智慧在前面幫他問好了路。最後才找到花了兩個小時找材料,最後在資料室MM的説明下終於找好了材料。

回去找金大勳的時候差點被撞的人仰馬翻,一陣黑影從辦公室晃出來甩門而去。

「呀!瞎了嗎?」允浩躺在地上看著匆匆離去的背影喊著,可是那個人卻像是沒聽見似的上了不遠處的一輛車,罵了幾句的允浩又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撞到那人身上的味道那麼熟悉…那香味…高挑的身形…還有…

「金在中!!!」允浩高喊著,回過頭去,

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正絕塵而去。

「金在中?別搞笑了!」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智慧嘟起嘴巴,

「現實點吧,金在中為什麼會出現在慶熙大學招生辦公室裡呢?你真的以為全世界人都跟你一樣腦子短路啊?還是哥哥因為太想他出現幻覺了?」智慧笑嘻嘻的拍拍哥哥的肩膀。

「我幹嘛想他啊!我是他ANTI你忘了嗎?哎,話說回來,這年頭開跑車的人還真是多…」

允浩嘟嘟囔囔的推開門。

金大勳氣喘吁吁的站在一邊,地上到處是文件和玻璃碎片。看上去像是搶劫後的畫面…

「金主任?」不明情況的允浩後退了一步

過了一會,允浩看到他的臉色忽然變得蒼白起來。又捂著胸口蹲到地上,看起來很痛苦似的。

「主任?!金主任!?」

扛起金大勳的時候,鄭允浩忽然又想起撞到他的那個人。雖然影子一晃而過,但是表情卻冷淡的能結冰似的。

 

====================傻==豆==包==的==分==割==線================

 

當金在中接到醫院的電話的時候,他正在錄影棚和不認識的女人上演著生離死別。當捧著她塗的幾寸厚的臉哭泣的時候,導演突然叫停了,

「卡!金在中,你的表情不對!再來!」

靠,對著這麼噁心的女人還要哭的跟死了媽一樣。真是考驗人演技的事情,金在中一邊讓髮型師整理髮型一邊暗罵著乾脆捧著顆冬瓜演算了,還能哭的慘一點。

經紀人匆匆跑過來,手裡握著嗡嗡作響的手機。在中掛了電話,也不管準備著的劇組。換了衣服就往醫院趕。

 

站在ICU門口,在中忽然有些猶豫了

他想去學校找老爸,原本是為了

失落的臉。還有憤怒的表情 (這裡很明顯落漆了,但找到原文址也是如此,所以…)

『你根本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失敗者,除了靠長相吃飯你還會做什麼?』

的確,金在中從小就讓身為大學教授的父親相當失望。本身對賦予很高期望的兒子學習卻一塌糊塗,身為書香門第的家族卻出了一個偶像歌手,全家唯一的兒子放棄讀大學去參加選秀…他的確讓父親失望了太多次,以至於每一次見面就會難以抑制的惡言相向。

就算他再怎麼努力的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感,再怎麼想讓父親看看自己的成就。可是父親就是認定金在中是個十足的繡花枕頭。

 

「金金金金…金在中?!」

思緒忽然被拉回來,鄭允浩倚在門框上一臉詫異。

「那是你…父親?」

「那你以為是誰?」

上帝啊,你要玩我鄭允浩也不用這麼玩啊?!

允浩心想完了,這下金主任醒了知道自己就是ANTI他兒子的人還不直接把名額給否了。後來又一想他和他爹關係看起來還真是不咋地,要是這樣的話也真還說不準能不能把名額給自己。

在中慘澹的笑了笑「原來是我的ANTI,咱們的孽緣還真是理都理不清啊」

後來的事情,鄭允浩也記不清。只記得金在中那麼勾一勾唇角,他就大腦一片空白了。

然後似乎有那麼一雙手拉著自己走,走到哪裡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著他的眼角似乎有淚,卻看不真切的樣子。

當允浩再次回魂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坐在首爾最大最豪華的PUB裡發呆。而金在中正在他旁邊握著酒杯一臉苦大仇深的跟酒精做鬥爭,幾瓶下來。粉嫩的小臉已經緋紅,在昏暗的燈光和曖昧的音樂烘托下格外誘人。

「金…在中…你…」允浩看著兩眼死直的他,張了張嘴忽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金在中舔了舔唇角的紅酒,看著允浩蠕動了一下喉結。

然後…呯~

漂亮的大頭砸在吧臺上發出重重的悶響。

 

 

 

 

 

五、還真不枉我ANTI你一場!

 

當把金在中的胳膊從自己大腿上扯下來的時候,手機已經提示接近淩晨三點。

鄭允浩看著神志不清仿佛章魚一樣粘在自己身上亂蹭的金在中表示十分無奈,如果男人喝醉了發酒瘋算是正常的話,那麼這麼奇怪的酒品是不是太惹人犯罪了一點?

「金在中!」允浩終於怒了,第十五次企圖掙脫開在中的無敵纏人爪,

「你到底喝夠了沒有?快點走吧!」允浩氣急敗壞低吼著。

此時的PUB正放著最震耳欲聾的音樂開始淩晨狂歡,當然沒人注意這對在黑暗裡糾纏的人。

畢竟這種事情在這種場合實在是司空見慣了。

「沒有~沒有~~~就是沒有~~~~怎麼樣?」金在中拖著唱腔蠻不講理的按住允浩掙扎的手又蹭了過去,幾乎半掛在允浩的身上。小嘴一張一合的很是誘惑,允浩吞了下口水把頭扭到一邊。連拖帶拽的把金在中從PUB里拉出來。如果再讓他喝上幾杯的話,天知道還會做出什麼妖孽的表情,到時候後果…咳咳…

允浩皺起眉頭,

「喂,金在中,能不能自己開車回去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此時的金在中正蹲在地上對著車窗上自己的倒影仰天長笑,

允浩忽然覺得現在問他這種問題只能說明自己是個白癡。

從他外套的口袋倒出幾張銀行卡和車鑰匙,允浩嘆了口氣。把金在中推進車子的後排座。雖然自己已經成年了,不過駕照一直都沒有考…我們敬愛的孔子爺爺教育過我們,

【沒吃過豬肉還沒看見豬跑嗎?】

鄭允浩握住方向盤暗暗欣喜了一陣,哎呀,敢情我這輩子也能開上幾十萬的跑車啊~

小心翼翼的踩一腳油門,又踩一腳刹車、咚!

我們在中的大頭“碰”一下撞在前面的椅子靠背上,然後重重的彈了回去。

允浩嚇了一跳以為他撞暈過去了,結果伸手一戳,在中咋嘛咋嘛嘴翻了個身繼續摟著車門把手蹭啊蹭的睡覺。

「呼~原來開車是這樣子的啊~」允浩平復了一下起伏的胸口,

「好車就是好車,這刹車一踩就停。真是高科技啊~」(來來來,我們一起鄙視一下農民鄭)

金在中,因為你我平生第一次摸方向盤冒死送你回家,第一次徹夜不歸,第一次去那種媽媽口中亂七八糟的地方,第一次被你逼著喝了酒!還真不枉我ANTI你一場!

 

就這樣走走停停,車子以每小時五公里的速度朝在中的別墅疾馳而去。快要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快要亮了。

因為是淩晨的關係,歌迷都已經回家了。此時金在中的家門口難得清靜,允浩嘆了口氣,扛起金在中把他往屋子裡拖。

「喂,你屋子的密碼是多少?」

「媽媽的生日…」一直昏睡的金在中大概也是在後座撞暈了,含含糊糊的應了一聲。伸手在門前的密碼鎖前按了一陣,提示音響了一聲門就開了。

來不及感嘆在中家的富麗堂皇,允浩好不容易摸索到臥室。把金在中扔在床上,也順勢精疲力竭的倒在一邊。

等等,等一下…

允浩抬起頭,看了看躺在一邊的金在中。他低著頭,碎碎的劉海蓋下來,遮住了眉目。

寬鬆的襯衣早已經揉的不像樣,扣子被扯掉了兩顆露出白皙柔和的鎖骨。

和第一次遇見他的驚豔不同,這一次的他竟然像個涉世未深的孩子。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胳膊。

猝不及防地,心忽然一震。

「冷嗎?」允浩嘆息了一聲,扯過被子給他蓋好。

他的確驚豔、更讓人心動不已的是他那嬰兒一樣可愛純淨的表情。

「討厭我吧?」金在中的聲音忽然幽幽響起,因為又吼又叫所以嗓子微微有些發啞。

折騰了一晚上,允浩躺在一邊幾乎不能動彈。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醉話,所以乾脆假裝睡覺。

「我也討厭自己啊…連自己的爸爸也不喜歡的人…該有多麼可惡呢…」

「一次又一次傷他們的心,最後連老媽都氣死了…今天是她的祭日,所以老爸才會那麼生氣的吧?」

金在中一直蜷縮著身體,像是蜷縮在母親?子宮?裡的嬰兒一樣。邏輯性不強的話語聲越來越低,像是哭泣,又像是嘆息。

鄭允浩張了張嘴巴,卻不知道說什麼。生怕一個聲音打擾了這難得的靜謐,和他的傾訴。

「我就是不喜歡念書啊,可是我們家的孩子註定是要在書本裡泡一輩子的…所以才那麼討厭在家,討厭他們…我以為可以逃離出去…結果,大家都不要我了…」

「都不要我了….」

「在中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允浩輕聲喊著他的名字。這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的臉,這樣輕聲的喊著他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自然而然的想要靠近他,自然而然的想要保護他。

只是覺得心疼,莫名其妙的難過。想要不在讓他受傷,卻只能弄巧成拙的讓事情越來越糟。此時的中不是什麼TOP STAR,他只是個缺少關愛不被理解的傻孩子而已。

允浩的臉慢慢湊近著,甚至能看清他微微抖動的睫毛。

此時金在中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允浩淡淡的笑了,翻了個身關上檯燈

 

 

 

 

 

六、我倒想看看你怎麼ANTI我

 

當金在中第三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抓起身邊那個人的手腕咬了一口,

「啊!!!!!!~~~~好痛!!!!!!!」鄭允浩從床上蹦起來嚎叫著。

「真的不是做夢啊」在中按了按腦袋,怎麼頭上這麼多包啊…好痛…昨天晚上練鐵頭功了嗎?

「金在中你幹嘛咬人啊?」允浩抱著被咬出一個整齊大手錶的手腕哀怨的喊著,一邊考慮要不要去打個狂犬疫苗什麼的。

「你是誰啊?」在中瞪著無辜的大眼看著他。

「我?我是那個昨天晚上被你拖去喝酒,然後把你拖回家,被你吃豆腐的ANTI!鄭允浩!!」允浩叉著腰氣急敗壞的說著,一邊說一邊覺得自己這ANTI當的也太憋屈了。都被欺負成這樣了,存在在世界上簡直是給ANTI這個光榮的團體抹了黑。

「哦,那麼,你怎麼知道我住哪裡啊?」在中想了想繼續裝無辜。

「你車上有很多粉絲寄的禮物和信,按著信封上的地址找到的」

「啊,這樣啊…」在中繼續揉他那滿頭包的腦袋,一邊努力思索著昨天晚上的一點片段。可惜大腦因為多次撞擊早就已經一片空白了,只記得進門的時候有個人拖著自己。後面就一點都記不清了。

 

就在兩個人在臥室面面相覷的時候,在中的手機嗡嗡的震起來。號碼顯示是經紀人哥哥打來的,

「喂…哥」

「臭小子!!!今天上午不是說好來錄音的嗎?!!@#%#@%?!你都遲到多少次了!@#%#@%」

「金在中!!!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

經紀人哥哥的吼叫聲從電話裡傳出來,嚇得允浩一哆嗦一哆嗦的。

而金在中一副司空見慣的模樣,把電話放到離自己兩米遠的地方。等了好一會,電話裡沒有吼叫聲的時候才又把電話靠近耳朵。

「我今天不舒服,你幫我跟申老師說一說…沒有,沒有裝病啦~我真的頭疼…」在中一邊撒著嬌一邊不停的按著頭上的包,允浩下意識的轉過身。他想起來昨天晚上金在中的頭撞向駕駛座室發出的巨響,一邊感嘆他生命力的頑強。

「嗎?什麼?鳳淑要結婚了?我拜託,她度蜜月那誰給我遛VIK?還有房子一直都是她打掃的…我不管,什麼?善美?她有恐狗症你忘了?上次她見到兩個月大的VIK就嚇的爬到樹上去了,總之你再給我挑個生活助理!隨便你好了!」

金在中嘟著嘴巴掛上電話,忽然聞見一陣燒焦的味道,

「喂!鄭允浩!你在幹嘛??!」金在中跑到樓下,看到鄭允浩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鍋子旁邊。燒焦的鍋子裡似乎有兩坨黑壓壓的東西…

趕緊關了瓦斯,又把允浩從廚房推出去

「我說,你ANTI我就算了,還要燒我的房子?你也太敬業了吧?」金在中又好氣又好笑

「不是的,我只是有點餓了」換成允浩裝無辜了…

「餓?」在中嘆了口氣,轉身走進廚房,

「看在你送我回家的份上,請你吃一頓早飯」

 

半個小時後,金在中看著允浩在餐桌上狼吞虎嚥,幾分鐘就消滅了桌上的食物。

「哇~原來明星也會做飯啊~你幹嘛不參加飲食節目呢?」允浩豎起大拇指。

「切,這算什麼…」在中笑了笑,又看著允浩的臉。

「喂,你看我幹嘛?」允浩嘴裡因為嚼著飯聲音含糊不清的。

「鄭允浩是嗎?不如…做我的生活助理吧?」金在中一字一句的說著。

「噗!!!」允浩嘴裡的飯直接噴到地上,

「你說什麼啊?我是學生!而且,我ANTI你啊!你不怕我往你的飯裡下毒?」允浩一邊咳一邊斷斷續續的說著。

「我的生活助理去度蜜月了,只要一個月就好。據我所知你好像最近一段時間因為學校的處分也正在家閒著呢,而且你挺有意思的。我倒想看看你怎麼ANTI我」金在中整理了一下髮型,繼續優雅的說著,

「而且,你好像正在爭取慶熙大學的保送名額哦…如果這一個月我還算滿意的話…說不定我能幫到你…」金在中壞壞的笑起來。

 

在那份長達三十頁的雇傭契約書上簽字的時候,鄭允浩忽然覺得他的人生簡直就是一場杯具。而金在中就是那出杯具的導演!

 

 

 

 

 

七、頂著狗皮的豬

 

「哇,最近在中XI的皮膚不錯呢~」

「是嗎?哈哈,可能是心情好的緣故啊~還是姐姐技術好啊,今天也是拜託給姐姐了。要把我畫的美美的哦~」坐在私人化妝間裡,金在中一邊對著臺詞一衝著鏡子裡的化妝師放電。

手機又嗡嗡的震起來,螢幕上的【ANTI助理】格外顯眼。

「幹嘛啊?我不是告訴過你工作的時候不要給我打電話嗎?」金在中不耐煩的接起來。

「你以為我願意給你打啊?院子整理好了,沒什麼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允浩叉起腰坐在金在中院子的草坪上。

「你遛我家VIK了嗎?」在中瞪眼

「VIK是什麼東西?」允浩也瞪眼

「我家的狗狗啊,那麼大…白色的…」在中忘記是在打電話,一邊比劃一邊試圖形容出他愛犬的尊容。

「你是說…樓梯下面的那一堆白色的東西?」允浩想了想慢慢的說

「一動不動的…我以為是你的皮草圍巾之類的,就沒有管…你說那玩意是你的狗?」

也不怨允浩眼神不好,但凡去金在中家的人對一攤幾乎不動彈的白色的毛毛團都不會聯想到是有生命的物體的。金在中上一個助理貞淑花了兩天都不能相信這是活著的狗,直到看見牠從昏睡中爬起來懶懶的吃飯的樣子才相信這是有生命的東西。

允浩說著跑進房間蹲在那一堆蜷縮成一堆的白色毛毛旁邊用手指戳著,果然,一分鐘之後,VIK的腦袋緩緩抬起來看了允浩一眼,然後幽幽的又無視了他的存在。趴下繼續睡覺,允浩像是看見UFO一樣激動的喊起來,

「哇!!!動了!動了!…」簡直就是小學生般特有的童音

在中幾乎要從椅子上摔下去,氣結的衝電話那頭的鄭允浩喊起來,

「喂!!!你給我老老實實把VIK帶出去轉一個小時!然後記得餵!再見!」狠狠的摁上掛機鍵,金在中茫然的看著一屋子瞪著他的工作人員。

 

===================V==I==K==的==分==割==線============================

 

「拜託你動一動吧!」

「你這樣我會累死的…」

「好歹體諒一下別人的感受啊…」

兩個小時後,鄭允浩徹底放棄了這種遛狗方式。

他記得小時候,在鄉下和牛一起玩過。牽牛的時候,似乎也比這隻狗要好牽一些。

鄭允浩拉纖似的把遛狗繩扛在肩上一步一步艱難的再馬路邊行進著,我們白熊一樣的VIK楞是不買帳。優雅的低著頭,一邊和蝸牛賽跑一邊站著睡覺。

「拜託啊~VIK啊~VIK哥哥~你就走兩步吧~」允浩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VIK別過頭,慢慢悠悠的挪了一步…

允浩嘆了一口氣,低下頭繼續拉纖。而VIK的爪子就像在人行道上生了根一樣,任允浩怎麼拼了命的拉怎麼拖就是寸步難行,最後VIK乾脆懶懶的躺倒地上。優雅的翻了個身曬著太陽…

「你不是不走嗎?我就拖你!反正拖滿一個小時我就算完成任務!」他在想是不是剛才罵了這只狗是PIG所以他在記仇?不過,自己是用英文罵的啊。難道這隻狗會英語?嗯…應該能聽得懂吧,不然它主子怎麼會給他起個英文名呢?允浩惡狠狠地衝VIK一瞪眼,轉身繼續拉纖。

而我們可愛的VIK抬起眼睛眨了眨,面無表情的一口咬住了牽狗繩…

「啪~!!」牽狗繩被咬斷

「啊!!!!!!!!!」

一秒鐘後一隻狗和一個男生躺在地上,狗嘴裡銜著半根繩子。

「我真想把你燉了!怎麼會有你這麼過分的狗!你完蛋了!我管你是什麼明星狗,今天不給你點顏色嘗嘗我就不是你主子的ANTI飯!!!」允浩爬起來氣急敗壞的朝VIK衝去。

只見允浩一擼袖子,扯起VIK的兩個厚重的前爪搭在自己肩上。扛起VIK就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

「我扛著你走一個小時,反正也算完成任務!哈哈,沒招了把?我太聰明了啊!哈哈哈」

允浩肩上的VIK看一了一眼他瘋瘋癲癲自言自語的模樣,白了一眼繼續閉目養神。前爪因為舒服的姿勢還在允浩的肩膀上一晃一晃的,尾巴長長的拖在地上。

人生啊~真的是…

鄭允浩咬牙切齒的看著背上一攤白色的毛團,難道他的人生既被金在中蹂躪了之後。又要掉進這隻頂著狗皮的豬的魔爪嗎?

 

 

 

 

 

八、不打不相識

 

週末

金在中的公寓

鄭允浩摘下HELLO KETTY的圍裙,從廚房裡拿出VIK的飯盆。放在客廳的手機一直震個不停,允浩簡直懷疑金在中到底是明星還是無業遊民。怎麼無論是補妝還是休息吃飯都能騰出空來發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要求折騰他。

【鄭助理,地板該打蠟了。我有潔癖,地板蠟必須用#$%家的】

於是乎鄭允浩一邊問候著金在中的祖宗一邊跑遍大半個首爾找金在中嘴裡不知所云的地板蠟。

【鄭助理,浴室的沐浴液不多了。我只用@@家的】

【鄭助理,我的手機充電器找不到了。你快去&&家的維修站問一問,不過我不知道我的手機什麼型號】

【鄭助理,我坐車的時候看到一櫥窗裡的一件襯衣很漂亮。你幫我問問是多少錢我要買,什麼?哪個商店?我怎麼知道?!】

允浩甚至覺得,金在中就算發過來【鄭助理,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能開著太空船搞到手,然後把星星包裝好在他回家前放在客廳的桌子上。

 

手機響了一會,鄭允浩猶豫了半天還是接了起來。

果不其然,金在中響亮的聲音從話機裡傳出來

「鄭允浩你為什麼不接電話?忘記契約的第三款第五條了嗎?被雇傭者必需二十四小時開機等候指示!」

「那個…我在遛VIK啦~!」允浩撓撓腦袋,一邊睡著的VIK立刻支楞起耳朵爬起來叫了兩聲【汪汪】(他撒謊!他撒謊根本沒有遛我!)

「什麼事啦?你不是在日本嗎?」

「嗯,明天就回去。所以今天晚上你要幫我照顧VIK」

「什麼啦,我還要回家」允浩不滿的嚷嚷

「再說契約上可沒說要住在這裡」

「契約說了有意外變故的話要以雇傭者的條件為參考基準!」在中邪惡的乾笑兩聲又解釋著

「晚上如果有打到家裡來的電話,一定要說我不在」金在中壓低了聲音

「記住哦,不管是誰。一定要說我不在國內,而且近期也不回去」

「什麼啊…你到底搞什麼名堂…」

「嘟嘟嘟嘟…」電話那端傳來導演喊開機的聲音,然後就掛斷了

鄭允浩滿腹狐疑的扣上電話,又跑到沙發上。換了好幾個台,都是金在中那張燦爛的小臉蹦蹦跳跳的。最後換來換去,乾脆把電視關上了。

 

天黑下來,偌大的空房間只剩下允浩的影子映在落地窗上。就連嘆息的聲音都顯得格外清晰。

那小子,過去那麼長時間。就那麼過的嗎?允浩低下頭看著牆上金在中的巨幅照片,金在中站在亞洲巡演的舞臺上。站的遠遠的,嘴角是在微笑。可是眼睛裡滿滿的全是落寞,允浩看著看著,不由得一陣心酸。

沒有私生活,沒有個人空間,沒有隱私,沒有戀愛的權利,沒有節假日,甚至沒有發脾氣的權利。也沒有逛街的權利,還要被自己這樣的一群ANTI飯攻擊。這樣的日子要熬多少年?

或許要一直到自己被人遺忘的時候吧?

允浩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鄭允浩睜開眼睛、

「啊!!!!!!!!!!!!!」一個染著葡萄色頭髮的男孩正蹲在沙發邊上瞪著他看,看到允浩尖叫著跳起來顯然也嚇了一跳。

「你是誰?!!?!?!?!」鄭允浩看看男孩,一身休閒裝的打扮。身後還拖著一個行李箱,看上去也不像瘋狂的粉絲

「你怎麼進來的?!!?!?!?」

男孩打量了一下允浩,聲音有些微微的啞

「我還想問你是怎麼進來的呢!」

「我?我是金在中的生活助理」允浩抱起胳膊,警惕的看著那個比自己矮半個頭的男孩。

「助理?你別搞笑了,鳳淑姐我會不認識麼?你…等等!」男孩子忽然想起什麼了似的,然後跳到一邊尖叫著

「你你你!!!你是金在中的ANTI飯!我在美國的時候電視上演過你!!!!」(好吧,大表哥你真的紅了呢)

鄭允浩只覺得百口莫辯,剛想解釋那小子就一個迴旋踢招呼了過來

允浩本來不想跟他動手,畢竟是金在中可能會認識的人。不過因為從小也是練家子,這個條件反射抄起客廳裡的檯燈就是擋。結果…

「哇………………………………………………………好!痛!」男孩抱著腿蹲到地鬼哭狼嚎,充分展示了在韓國消失了很久的海豚音

不錯,此刻這個抱著腿蹲在地上號啕大哭的人就是金在中的鐵哥們。拜把子兄弟金俊秀

 

「喂,你不要哭了啦!」接到電話匆匆趕回韓國的金在中看見弟弟被人家75一臉哀怨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哥哥伸張正義,就覺得允浩幹的還真是漂亮。

「既然回來了怎麼不提前打電話?」在中又氣又好笑的看看他漲紅的小臉(畫外音:提前打個電話我好把房間密碼改了)

「人家想給你個驚喜嘛…誰知道這個奇怪的豆包臉睡在你客廳裡,我當然奇怪了。就問了幾句,結果就…555…哥,他是你的ANTI哎,你怎麼能讓他進你的屋子呢」

「好啦,這件事情以後再跟你說。那個朴有天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俊秀立刻一變臉

「我為了怕他跟著我把他鎖在賓館了,估計這會子正報警開鎖呢」

「你也太過分了吧?到底人家是為了你好,怎麼能把他鎖起來呢?」

「誰讓他一天到晚粘著我,煩都煩死了。就是為了躲他才去美國進修的,結果隔了一道太平洋那小子也能跟過去…」

一旁乾坐著的鄭允浩看著人家兄弟重逢,覺得不想去破壞氣氛。結果金俊秀倒是很大度的站起來一瘸一拐的走過去握住他的手

「既然是哥的人,那就是我的朋友啦!人家說不打不相識,我看你也挺有意思的。要好好照顧哥,我哥他有點難伺候。你要小心啦」

允浩笑的一臉抽筋,看著自己的手被俊秀暗暗發力捏的青一塊紫一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