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金在中一直認為如果想要更加全面深入地瞭解一個人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和他住在一起。一個人不管在外面是什麼樣子,回到家後也會暴露出本性,即使不是立刻就被看透,但是在一天又一天全方位立體式的觀察下終將無處遁形,原形畢露。

比如說他弟弟金俊秀,在學校被眾女生私下評為本世紀最能激發人母性的生物,可是她們卻不知道這孩子一根筋還兩頭堵,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沒事還喜歡搞點兒小暴力啥的。

還有那個無論是身高還是長相都完爆娛樂圈一多半男模的沈昌珉同學,把智商掏出來稱稱能比別人重二斤,可是呢,金在中可知道他見到食物兩眼發光的沒出息樣,和那不忍直視的吃相。

還有現在已經成為大親故一枚的朴大帥哥,據說他曾經為了討不知道第幾十任女朋友歡心,借西餐廳裡面的鋼琴現場演奏一曲《月光》,謙謙佳郎的模樣勾走了當時在場的所有女人和一半男人的心,可是呢,現在那位女朋友別說名字了,連長什麼樣都被他忘到火星去了~

所以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那些所謂“距離產生美”什麼的都是騙單蠢小女生的。

這也是為什麼在金在中看娛樂八卦時得知誰又被狗仔拍到淩晨從誰家門口出來,或者誰和誰秘密同居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嗤之以鼻的情緒。住在一起試試唄,合適就在一起,不合適就分開,省得結婚以後發現對方不是自己以為的樣子,還要麻煩人家民政局再領個離婚證書。現在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明星們呢?

而且,金在中斜了一眼團在沙發上面看多啦A夢的鄭大寶寶,若是碰上像鄭允浩這樣“表裡不一”的就更慘啦。那些一心拿他當高貴冷豔不可一世的男神供著的人,若是知道了他根本就是個會迷路、會犯傻、愛賴床、看見萌物就走不動路、只要沒有工作每天必定準時收看少兒頻道,偶爾還會笑出聲的大兒童的話,不知會不會想要以頭搶地呢?

嗯,金在中思索了一下,或許會驚喜地撲上去也說不定啊,畢竟比起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哥哥,還是蠢萌的鄭寶寶更接地氣吧?

唔,想到鄭寶寶會被一群母性爆發的瘋狂女人們喪心病狂地圍在中心,被十八摸似的揉來揉去,卻只能伸著小爪子眼含淚光地求助的樣子,金在中心裡一凜,呃,大米說的對,鄭允浩原本的樣子被越少的人知道越好。金在中才不會說剛才他腦海裡的畫面讓他灰常灰常不爽,然後用意念把它撕成了渣渣呢~

 

是的,正是因為和鄭允浩朝夕相處,金在中發現了他更多不為人知的樣子,金在中本以為在凱撒的那些日子他就把鄭允浩瞭解地差不多了,但或許是因為那時還有其他人在身邊,鄭允浩多少還是有些顧忌和收斂的,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鄭允浩完全暴露本性,撒嬌賣萌火力全開。

鄭允浩的賣萌總結起來就是三招:一鼓二眨三抱抱。

何為一鼓呢?就是鼓鼓臉。想當年鄭允浩就是憑藉一張肉嘟嘟的豆包臉俘獲了眾多叔叔阿姨的柔軟心,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得到了小天使的青睞。如今鄭允浩那張被譽為擁有“雕刻般的容顏”的臉上早已不見了軟軟的嬰兒肥,但是或許是因為愛鼓腮幫子的習慣,使得他臉頰上雖然看起來沒什麼肉,拿手一掐還是蠻有手感的。

金在中有時候會覺得鄭允浩鼓起臉的樣子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雖然第一次見到他迷路時蹲在自己腳邊微鼓著臉頰的樣子著實嚇了一跳,但是卻又覺得看起來意外的順眼,認識了之後就更發現這表情跟他的呆萌屬性實在是不能更相配。

金在中從來沒把鄭允浩當成高高在上的影帝看待,兩人相處起來沒有隔閡也沒什麼需要顧忌的,有時候覺得這孩子實在是可愛的要命,金在中就撲上去揉他的臉,那張俊顏在自己手裡變了形狀,本人卻仍然一副任君宰割的樣子。

似乎太過乖巧的鄭允浩又讓金在中有些吃味了,「允浩啊,我掐你臉你怎麼都不反抗呢,那,那是不是別人也都可以啊。」

「別人不給掐,在中不是別人。」這話說完,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粉紅著一張小臉,有些得意有些滿足,還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心情大好。

 

OK,下面來說說第二招,眨眨眼。與金在中又大又圓的眼睛不同,鄭允浩的眼睛細窄一些,屬於丹鳳眼,外眼角微微上翹。這樣的眼睛若是長在女人臉上必定極具美感和風情,但是配上鄭允浩充滿英氣的五官,卻給他增添了一股神秘和魅惑之感。鄭允浩曾經飾演過一個心狠手辣的大反派人物,每當想要置誰於死地之時都會微微眯起眼睛,狹長的眼睛中透出淩厲的冷光,仿佛光憑眼神就可以將人一招致命。

當然,那都是演戲的時候。對著金在中,鄭允浩別說冷光了,只有閃淚光的份~鄭允浩在撒嬌耍賴裝委屈的時候都喜歡嘟著嘴沖金在中眨巴眨巴眼睛,再配合上豆包臉一個,那殺傷力金在中是很難招架得住的。

「在中在中我們不吃芹菜好不好?」眨巴眨巴~~

「好。。」

「在中在中我們不吃胡蘿蔔好不好?」眨巴眨巴~~

「好。。」

「在中在中我們洋蔥蓮藕山藥苦瓜也統統不吃好不好?」眨巴眨巴~~

「鄭允浩你敢再給我挑食試試看!!」

「嚶嚶,在中我錯鳥。。。」

嗯,我們在中也是有原則有底線的人。

 

還有最後一招,這也是金在中覺得鄭允浩人前人後反差最大的一點。他一直很納悶,明明在臺上還散發著“方圓五米內請勿靠近”氣息的鄭允浩,下了台卻總跟牛皮糖似的黏在他身邊,他走到哪就跟到哪,嘴裡還不停地念叨著諸如此類的話:

「在中你在後臺冷不冷啊,我把大衣給你披上吧?」

「在中你餓了嗎,我在包包裡帶了你昨天烤的餅乾,你要不要先吃一點?」

「在中你累不累,睏不睏,渴不渴?」

。。。

汗啊,到底誰是誰的助理?雖然鄭允浩的聲音不大,但是絮絮叨叨的樣子還是讓他倆周圍的自家化妝師、攝影師們笑出了聲。

金在中紅著臉,在鄭老媽子的詭異行動被外人發現之前,趕緊麻利兒地把他拉上保姆車,「剛剛又開記者會又回答各種問題的是你吧?我就在後臺一直休息呢,一點兒也不累,不用那麼在意我的。」

「可是在中總跟著我奔波好辛苦~~~」鄭允浩抱著金在中哼哼,還拿腦袋在人家肩窩處蹭來蹭去。

又來了又來了,像大狗狗一樣可愛的鄭允浩,無時無刻不在關心著自己的鄭允浩,總怕他太辛苦讓他多吃肉的鄭允浩,金在中覺得有個人那麼將自己放在心上真好。

 

在外面尚且如此,回到家就更不必說了,鄭大寶寶模式全開,沒事就跟金在中求抱抱。看劇本累了要抱抱,睡眠不足要抱抱,粉絲數破百萬了要抱抱,吃到了限量銷售的奧利奧也要抱抱。

後來發展到連求都不求了,直接不客氣地就抱上去。金在中拿他沒轍,摸摸比自己還高的大寶寶毛茸茸的腦袋,「哎喲,幹嘛總抱抱呀?」話雖這麼說,語氣中卻沒有一絲抗拒,反而伸出胳膊輕輕回抱住他。

「因為在中抱起來很舒服啊,身上還香香的很好聞~」鄭寶寶厚臉皮地繼續蹭。

如果非要說鄭允浩的抱抱讓金在中哪裡有那麼點兒困擾的話,那恐怕就是鄭允浩喜歡的背後抱了。尤其是在金在中做飯的時候,身後經常會貼著一個人形大號膏藥。鄭允浩喜歡看他做飯,從背後輕輕環住金在中的腰,把頭放在人家肩膀上,隨著金在中的動作而跟著晃動著。5cm的身高差讓這個姿勢顯得格外和諧,親密的動作透著一絲旖旎的味道。鄭允浩柔軟的髮絲隨著動作輕輕掃過金在中的臉頰,癢癢的。

鄭允浩第一次從後面環住自己的時候,金在中覺得心跳地特別快,隔著皮肉隔著衣服似乎都能感覺到裡面那顆心臟不規則的跳動,咚咚咚咚,那聲音穿過骨骼,透過血液響徹自己的全身。這個姿勢太過熟悉,金在中不知道從多少耽美漫畫中看到過這樣的景象,小攻從小受身後抱住他,溫柔地湊在小受耳邊說著甜蜜的愛語,然後小受回過頭,兩人交換一個熱烈的親吻。再然後。。再然後就是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了。。

恍惚間,鄭允浩溫熱的氣息來到金在中耳邊,離得太近,呼吸都打在了他的耳廓,金在中的臉灼熱了一片,微微縮了縮脖子,卻沒有避開,潛意識裡似乎在盼望著什麼,在期待著什麼呢?鄭允浩的嘴唇蹭到了他的耳朵,已經變成粉紅色的耳朵紅得仿佛都要滴血了,鄭允浩要做什麼?我該做什麼?金在中有些慌亂,心臟仿佛要跳出胸腔。響如鼓聲的心跳聲中,金在中聽見鄭允浩在他耳邊呢喃,「在中,菜要糊了。」

後來這樣的次數多了,金在中就慢慢習慣了,雖然還是會臉紅還是會亂了心跳,但是至少表面上看起來已經冷靜了很多,不會把菜抄糊,不會把水燒乾,偶爾把糖當成了鹽,也會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告訴鄭允浩「呐,我這是打算嘗試一下粵菜。」

對於鄭允浩的親近,金在中從來都是全盤接受,雖然總會在心裡叫囂著『不要從後面抱我,就算我是男孩紙也會害羞啊!』

『好歹人家也將近一米八的人了,總被你抱住很減損男子漢風範啊喂!』

『我是直男,不要讓我總被個男人弄得臉紅啊摔!』

但是,金在中卻沒有採取過任何例如在鄭允浩從背後抱過來時狠狠給一手肘、在他抱著自己蹭蹭時一個右直拳把臉打到一邊,或者在他開心地衝自己撲過來時迎面踹向小丁丁這類的防衛行動。

首先,他捨不得,其次,心裡經常會冒出的比如『允浩的懷抱好舒服』『允浩蹭蹭的樣子好可愛,像小貓一樣』這樣的想法讓他無法直視卻也無法忽略,最後乾脆『呐,反正也抱了不止一次兩次了,再多一次也無所謂了吧~』。

於是,這就是傳說中的破罐破摔了。

 

 

盛大的頒獎典禮過後,鄭允浩和金在中難得地享受了幾天閒適的生活。鄭允浩可以幸福地睡到大天亮,還能賴在前來叫他起床的金在中身上繼續睡個回籠覺,金在中也開心地繼續著自己的偷拍大業。

自從上班第一天二人遲到之後,鄭允浩再沒有賴過床,每天都自己定好鬧鐘按時起床。為此朴有天還專門給他漲了不少工資,雖然他心裡清楚無功不受祿這個道理,但是既然資本家不差這倆錢他又何必推脫呢,多賺點錢給他家大影帝多買倆螃蟹啃啃也是好的嘛~

鄭允浩自覺起床以後,金在中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走路也有勁兒了,一口氣上五樓不費勁,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最重要的是不用每天在叫與不叫鄭允浩起床之間,再受心靈的煎熬~然而害處就是,金在中再也沒能拍到鄭允浩的睡顏。。

如今整裝待發重新出戰,有了之前的經驗,而且憑著對鄭允浩生活習性(?)的瞭解,金在中的偷拍有了越來越嫺熟的趨勢。每天睡飽之後再偷偷跑到鄭允浩床邊哢嚓哢嚓是絕對來得及的,完全不用擔心被睡得跟小豬似的某人發現,然後在鄭允浩抱著自己的腰賴著不起床時,拿著手機衝著他呆毛亂翹的後腦勺繼續再拍幾張~

要不說生活中要有注意發現的眼睛呢,上次因為過於匆忙而且心驚膽戰使得金在中沒有仔細看,這回他可看清楚了,鄭允浩從被窩中伸出來抱他的胳膊是裸著的~這說明什麼?說明他睡覺不穿睡衣啊~

你說不穿睡衣有什麼奇怪的?問題是不光胳膊裸著,露出的肩膀上也沒有背心的帶子哦~所以。。所以。。金在中下意識地捂住了鼻子,默默將滑下去的被子給鄭允浩往上拉了拉,唔,裸睡神馬的不要著涼。。。

 

終於有了空閒的時間,金在中決定給家裡進行一次大掃除。雖然B市的氣候偏乾冷,並不潮濕,但是床單被罩什麼的還是應該經常換洗一下的好。

鄭允浩喜歡賴床,但絕不是一個懶惰的人,在家裡只要有時間就會幫金在中幹家務活,金在中做飯時他也會放棄動畫片顛顛跑去跟著忙活,掌勺的事情他不在行,但是洗個菜切個蔥還是可以的,在凱撒的那些日子他也不是白待的~

對於鄭允浩這一點,金在中覺得實在是非常難得,現在有幾個男人在家裡會做家務?不管有錢沒錢都一副養尊處優的大少爺樣子,整天以工作忙為藉口,跟甩手大掌櫃似的等著別人伺候,說到底就是懶。

雖然他不知道其他影帝在家裡什麼樣,但是在和同事們的聊天中沒少聽說那些個明星們誰家有3個保姆,誰家光廚師就按菜系區分,誰家住著千萬豪宅一次就要請10個鐘點工。

可是鄭允浩不一樣,從小就獨自隨劇組去拍戲的他很小就學會了獨立,在金在中來之前,他的所有生活上的事情都是自己在打理。雖然有些事情做得並不太好,比如說用吸塵器的時候總被後面拖著的電線絆倒,擦地的時候總得準備兩塊抹布,因為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丟了一塊,或者疊完的被子永遠像個圓滾滾的熊貓,但是金在中覺得這並不算什麼,凡事只要盡心努力了就好,不會疊被子算什麼?我們允浩可是能在1分鐘之內把保險絲換好的人哦~

「大掃除以後的家閃閃發光呢~」鄭允浩擦完了最後一塊玻璃,看著煥然一新的屋子,大大的伸了個懶腰。

「哪有那麼誇張,還閃閃發光呢,明明是陽光照進來以後的反光嘛。」金在中看鄭允浩那傻乎乎的樣子,就忍不住揶揄他~

「不管怎樣都是發光啦,閃閃發光的地面,閃閃發光的杯子,閃閃發光的窗戶,還有閃閃發光的在中~」

「噗」金在中被這小孩子造句似的幼稚排比逗笑了,「幹嘛還有我的事兒啊?」

「當然啦,因為在中皮膚特別白,又滑溜溜的,當然也會反光噠~」

鄭允浩手裡拿著抹布,搖頭晃腦地繼續著自己的“反光論『,金在中眯著眼睛,逆著光看向鄭允浩。被陽光籠罩著的鄭允浩,臉上、身上的輪廓都被勾勒出柔軟的光圈,陽光那麼明媚,連臉上細小的絨毛都能看得清楚,好像一隻毛茸茸的小動物,周身的毛都柔順又服帖地趴在身上。金在中笑著揉了上去,傻瓜,你才是閃閃發光的那個吧?

 

冬日的溫暖午後,飄著淡淡洗衣液香氣的房間中,金在中和鄭允浩愜意地躺在陽臺上的躺椅上,喝著泡好的蜂蜜檸檬茶,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

「在中你喜歡狗狗嗎?」

「喜歡呀~」

「喜歡貓嗎?」

「喜歡呀~」

「喜歡兔子嗎?」

「喜歡呀~」

「倉鼠呢?」

「喜歡呀~」

「那,我呢?」

「喜歡呀~」

「喂!不可以這樣欺負人呀!」((?(//?Д/?/)?))

 

 

 

 

 

 

第二十四章

 

今年的年過得比較早,元旦之後的這段日子比起之前那實在是輕鬆了許多,雖然因為鄭允浩在年末的各大頒獎典禮中碩果累累而接受了多家電視臺和網路媒體的採訪或訪談,但是對於遊刃有餘的鄭影帝來說這些都是just a piece of cake~

對於中國人來說,比起元旦,陰曆的新年才是真正傳統意義上的過年。每到過年,春節聯歡晚會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肴,雖說人們每次都是又吐槽又唾棄,但是卻不可否認地在心裡又在隱隱期待著。

春晚確實是個產明星的寶地,無名草根一夜知名的例子很多,看起來似乎比超女快男的成名路程還要簡潔了不少,因此多少人削尖了腦袋也想在春晚的舞臺上佔據一席之地,哪怕8個人合說一個相聲,80個人合唱一首歌曲,好歹也混個臉熟不是~

但是鄭允浩從來沒有參加過春晚,不管是4歲多剛接觸演戲的時候,還是已經功成名就的如今,因為他有個原則,年一定要和家人一起過。

既然要和家人一起過年,那麼鄭允浩和金在中免不了要分開了,畢竟金在中只是他的助理,他有自己的家,也要回去陪自己的家人。雖然這些鄭允浩都能理解,但是還是覺得捨不得,回家過年少說也要待個十來天,自從兩人這次相遇後還從來沒有分開過這麼久呢。

鄭允浩的心情雖然從來沒說出來過,但和金在中其實是心知肚明的,因為最近他發現鄭大寶寶愈加粘他了,整天在後面像個跟屁蟲似的趕都趕不走,還總眨著眼睛可憐巴巴地看著他,一副要被拋棄的樣子。呀西,金在中撓頭,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沒有不要你啊,我也捨不得你的。。

金在中的糾結很快被一通電話終結了,金爸爸在電話裡告訴他,金俊秀還有四個來月就要高考了,為了給他減壓,金爸金媽決定一家去海南過年,順便旅個遊,但是買機票的時候發現只剩下最後三張了,於是金媽小手一揮,立即發話:花花就不用去了,自己跟外頭體驗一把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吧~

金在中放下電話嘆了口氣,離了家的兒子就是潑出去的水嗎?於是現在被拋棄的人變成他了~~

當金在中用略帶惆悵和哀傷的語氣向鄭允浩轉述他是如何被家人果斷“遺棄”的時候,本以為會得到類似於「在中別難過,你爸媽還是愛你的」或者「在中在家裡好好看家,我很快就回來」之類的安慰,沒想到鄭允浩卻一臉喜色地蹦蹦跳跳,「太好了!那在中就可以和我一起回家了!」

誒?金在中本來是想著自己留下過年也不算什麼,雖然孤單了一點點,但是可以給鄭允浩看著家啊,況且還有那麼多萌物陪著自己,一天抱兩個睡覺的話,還沒輪過來呢鄭允浩就該回來了,沒想到鄭允浩卻壓根沒準備把他自己留在家裡。

「跟你回家過年?」

「對呀對呀,我之前就想說了,可是覺得你還是比較想和家人團聚的,就沒跟你說。」

金在中有些猶豫,能和鄭允浩一起過年他當然開心,但是,「你爸媽會同意嗎?」

「放心吧他們早就想見見你啦~」

「啊?他們知道我呀?」自己什麼時候在鄭家爸媽那裡掛上名了?金在中覺得有些驚訝。

「當然啦,因為在中是我最親近的人呀~天天照顧我,自打你來了我的胃從來都沒有疼過呢,所以他們一直很想跟你見個面。」

沒錯,鄭家爸媽確實是早就想見見金在中了,整天翹首祈盼著鄭允浩快點兒把未來的兒媳婦帶給他倆瞧瞧。

「在中跟我回家吧,回家吧,回家吧~~一個人在家會很孤單的,而且在中看不到我不會想我嗎?我可是會很想很想你哦~~~答應嘛~~好嘛好嘛~~~~」一連串的波浪號把金在中砸得暈乎乎的,唔,一定是他眼花了,不然怎麼會看到鄭允浩的背後有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一甩一甩呢?

「那,那好吧,我跟你回去。」

「歐耶!!\(^o^)/」鄭允浩大寶寶又撲過來了,抱著金在中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哎呀哎呀,至於開心成這樣嗎?要轉暈啦~」這孩子體力未免太好了吧,自己好歹也是個大男人,要不要這麼輕易就抱起來啊。

「我高興嘛~」鄭允浩放下金在中,卻沒撒手,還趴在人家身上蹭來蹭去地撒嬌。

「讓你高興還真是簡單啊,傻樣兒吧,快放開啦。」

「才不放~」

抱著鄭允浩牌兒大狗狗,金在中在鄭允浩看不見的地方也抿著嘴笑,不可否認的,他對於鄭允浩一起回家的提議感到很欣喜,能一起過年的話,那就是家人一般的存在了吧。

 

晚上睡覺前,鄭允浩抱著床上的小象親了一口,「謝謝你,願望成真了呢~~~」

 

 

大年二十九那天,鄭允浩和金在中一大早就出了家門。看著鄭允浩把金在中剛烤好的幾大盒小餅乾放進後備箱,金在中扒著車門猶豫地說:「允浩啊,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大過年的我們就帶幾盒小餅乾回去不太合適吧,還是小熊形狀的,送長輩太幼稚了啊。」

「不會啊,我覺得挺好的呀,又好看又好吃,哪裡都買不到的~」鄭允浩蓋上後備箱的蓋子,拉金在中上車。

「可是。。」坐上了副駕駛座位,金在中還是不太放心,「你難得回家一次,應該多帶一些禮物啊,況且還帶著我這麼個外人回去,多打擾叔叔阿姨啊。不然我們路過易買得的時候順便買些補品什麼的吧?」

本來前幾天被鄭允浩撒嬌打滾弄得腦子一熱就答應和他回家的時候他還覺得沒什麼,可是今天一早醒來,想到要見到鄭允浩爸媽,還要去人家住好幾天,金在中就覺得沒來由的緊張。以前沒少去同學家裡玩,人家父母在的情況經常遇見,金在中也從來不是性格內向怕羞的孩子,所以從來沒有過什麼心理負擔,可是這次他就是覺得忐忑地不得了。允浩爸媽會喜歡自己嗎?會不會只是礙於兒子的情面才答應他去和人家一起過年呢?會不會和允浩一樣也是缺乏面部表情的人呢?萬一自己不知道說什麼,和他們相對無言大眼瞪小眼該多尷尬啊!

金在中臉上的表情變幻了好幾種,最後居然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鄭允浩無奈地笑了,探過半個身子過去給他繫上安全帶,「相信我,補品什麼的完全不需要啦,我爸媽身體比我還好,而且他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我很早以前送過補品過去,結果我媽哭著說我嫌她老了。。」

「哈?」鄭媽媽的思維方式還真是奇特誒。

「在中你不要多想,也不要覺得負擔,你不是外人,他們會很喜歡你的,我保證。」

「真的嗎?」

「嗯!」摸摸眼前的蘑菇頭,鄭允浩總算是在那雙大眼睛中看到了安心的神色,「好啦,我們出發咯~」

 

半個小時過去了。

「允浩,你不是說你家在郊區嗎,怎麼開了半天我們還在市中心?」

「唔,可是GPS是這麼說的啊。沒關係啦,一般我回家開車都要1個多小時的,你要不要睡一下?」

 

一個小時過去了。

「睡了一覺好舒服,允浩我們還沒到嗎?」

「呃,我估計。。快了吧?」

 

又半個小時過去了。

「在中。。我們好像迷路了。。」

「。。。。。。」

 

其實也不是鄭允浩的錯,他雖然是路癡,但是憑藉朴有天給他裝在車上的強大GPS,只要乖乖跟著語音瀏覽的指示還真是沒出過什麼大問題。可是凡事都有例外,畢竟地圖是死的,即使能夠升級到最新版本,也架不住現在這大馬路上到處破土動工,今天拓寬道路,明天架座橋樑,真是讓司機們神煩。

鄭允浩開到一半就發現導航所指示的路段正在施工,於是只好選擇GPS上推薦的輔助路線,沒想到那條路也因為修地鐵的緣故臨時堵上了半邊。馬路上的車子很多,鄭允浩沒有辦法停在半路,只好隨大流一起慢慢往前開,這麼一來二去的就徹底找不著北嘍~

聽了鄭允浩的解釋,金在中真是哭笑不得,路癡碰上了修路,這還真是難為他了~「好啦,不要沮喪啦,我們想想辦法吧。」

鄭允浩把車停到一條車流量較小的路邊,怎麼辦呢?金在中沒去過自然不認識,朴有天一準是在家陪弟弟打遊戲,電話是絕對聽不見的,救場小分隊隊員們都回老家過年了,看來只能丟臉地給家裡打電話求救了。。

接到求救電話的鄭熙年真恨不得給自家兒子一巴掌,路癡到連家都不認識,這是什麼兒子啊。。

「允浩你們現在在哪裡?旁邊有什麼醒目的標誌物嗎?」鄭爸爸的聲音清楚地從手機裡面傳出來。

鄭允浩看了看車窗外,「有個很大的看板,哦,還是我的看板。」

噗,金在中剛把一口礦泉水喝進去,因為這一句話噴出了一多半。

「誰讓你說看板了!」

「看板最醒目了啊」鄭允浩撅撅嘴,「前面還有座立交橋算不算?」

「橋?哪座橋?」

「不知道。。」

「我去!臭小子你笨死我了,讓在中接電話!」鄭爸爸忍無可忍了。

「喂,鄭,鄭叔叔好」在人家爸爸正在生氣的時候接電話,金在中覺得自己好命苦,千萬不要把火撒到我身上啊。。

「在中啊,你看看周圍有什麼路標路牌什麼的嗎?我知道你們在哪裡才好告訴你們怎麼走啊。」

欸?詫異了一下鄭爸爸似乎柔和了很多的聲音,和那熟絡的語氣,金在中沒太放在心上,認真尋找路標。「有了有了,我看到了,我們在楓林路上,前面那座立交橋叫金浦橋。」

「這樣啊,那已經不遠了,你們不要上橋,前面路口往右拐,然後沿著那條路一直開,大概開10分鐘的樣子就能看到一片住宅區,那就是了。」

「好的我記住了,謝謝您~」金在中鬆了口氣。

「沒事沒事,還是在中靠譜,我們家臭小子真是氣死我了。好了,你們快過來吧。」

「好的,鄭叔叔再見。」

 

有了鄭熙年的正確領導,鄭允浩和金在中很快就到了鄭家的小別墅前。

「哇塞允浩,你怎麼從來沒說過你家是有院子的獨棟小別墅啊?你不是說你爸媽是賣玩具的麼?」看著眼前的豪宅,金在中怎麼也不能相信賣玩具能賣出這麼大座房產出來。。

鄭允浩把車開進自家車庫裡,「是啊,他們確實是賣玩具的呀。」

金在中之前聽鄭允浩說起時,以為鄭爸爸經營的不過是一個小玩具店,每天早早就要拉開捲簾門打開重重的鏈子鎖,光顧的人不少買單的人卻不多的那種。再加上鄭允浩不住豪宅不買豪車,一年到頭都開那一輛奧迪A4,金在中就理所當然理解成他是為了賺錢養家呢,還偷偷為他心酸了一把。現在才知道,鄭爸爸真的是賣玩具的,不過不是一個一個的賣,而是一車一車的賣。。對的,之前說過鄭熙年放棄演員事業,下海經商開了個公司,就是一個叫做“萌翻天”的玩具公司,設計、生產、銷售一條龍,而鄭允浩的媽媽就是公司最寶貝的首席設計師,鄭允浩家裡的各類萌物都是從爸媽的公司裡順來的~金在中一拍腦門,早就該知道啊,就鄭允浩那麼個拿法,一般的小店鋪早就讓他折騰倒閉了~

如果說自家是暴發戶土豪的話,那鄭允浩就是實打實的高富帥了~

「哼哼,原來允浩你是富二代啊~」金在中因為被鄭允浩無心地欺騙了他的同情而憤憤不平,「我還以為你努力攢錢是為了補貼家用呢,你欺騙我感情啊!」

「哪裡騙你啦,我攢錢可是為了娶媳婦用的~」

「切,那麼呆,連回家的路都不認識,誰放心嫁你啊?」

「找一個能認路的嘍~」

倆人剛從車庫走出來就看見鄭家爸媽已經站在大門口等候了,金在中老遠就看到一男一女站在那裡,想不到鄭允浩的父母這麼年輕啊。鄭熙年完全是電視裡典型的硬漢形象,高大威武,雖然不像鄭允浩那樣精緻又帥氣,但是劍眉星目中透著十足的男人味,嗯,如果拋開他身上HELLO KITTY的圍裙不談的話。。而戴雨萌則是溫婉可人的小家碧玉形象,五官柔美卻不妖嬈,鄭允浩的長相顯然遺傳了媽媽居多。她化了些淡妝,一副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形象,呃,如果忽略她見到金在中時那聲響徹雲霄的尖叫不說的話。。

鄭熙年之前千叮嚀萬囑咐告訴自家媳婦待會兒見了金在中,可千萬別張嘴就喊兒媳婦,不然給人家嚇跑了上哪賠給他家兒子一個想了20年的小天使啊。

 

「爸媽,我回來了。」鄭允浩一如既往的沒多少表情。

金在中禮貌地鞠了個躬,「叔叔阿姨好,我是金在中,打擾您們了」

鄭爸鄭媽比金在中想像的要熱情多了,或者說太熱情了。鄭爸爸還好,笑眯眯地拍拍他的肩膀,一邊誇他聰明,方向感甩自家傻兒子八條街,一邊把他們往屋裡讓。鄭媽媽則是直接捏上了金在中的臉蛋,「嗷嗷,年年你快看,在中這孩子長得真好看!我好喜歡啊!」

「媽,您不要亂掐啦~」鄭允浩不情願地哼哼,雖然是媽媽,但是他對於金在中的臉蛋被掐一事還是在意的,都掐紅了啦!

面對鄭媽媽如此直白地表達著喜歡,金在中既有些羞澀又覺得受寵若驚,忙不迭地送上手裡捧著的幾大盒餅乾,「阿姨,這是我早上現烤的餅乾,不知道您們喜不喜歡。」

「喜歡喜歡,我常聽允浩在電話裡誇你,在中果然賢慧,什麼都會做~快進來快進來。」

鄭家爸媽盼了這麼多年終於見到了兒媳婦的真顏,饒是鄭熙年這麼沉穩的人都有些難言的興奮,忙活著一會兒給他們沏茶,一會兒端出果盤和點心,讓金在中總有一種他們已經認識自己很久了的錯覺。鄭媽媽對這個漂亮又乖巧的未來兒媳滿意地不得了,興沖沖地領著金在中到家裡的各處參觀。

鄭家大宅的裝修風格很獨特,有現代簡約派的金屬感硬朗線條,就像男人味十足的鄭爸爸,也有田園風格的小碎花裝飾和頗具少女風的白色柔軟毛毯,就像活潑又脫線的鄭媽媽。明明應該是兩個極端,卻被很巧妙地搭配在一起,不僅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反而讓整個空間因為它們的互補而顯得和諧而舒適,再配上和鄭允浩家裡一樣大大小小的萌物配飾,使這個大房子不僅沒有空曠之感,還讓金在中覺得像回到自己家一般溫馨。這種感覺不知為何讓他覺得異常熟悉。

「在中你在想什麼?愣了半天神了哦~」鄭允浩拿手在金在中眼前揮來揮去。

對了!金在中知道那種熟悉感從何而來了。他抓住眼前擾亂他視線的手,笑著說:「我剛剛在想,你家給我的感覺和你給我的感覺簡直是一模一樣呢~」

「欸 ?什麼意思呀?」鄭大寶寶納悶了。

「哈哈」金在中俏皮一笑,「自己慢慢去參透吧~」

金在中調皮地眨眨眼,笑容滿面地轉了個圈,一跳一跳地跟著鄭家爸媽繼續參觀,才不管身後那個皺著眉頭苦思冥想謎底的鄭寶寶。

是啊,這個家的樣子真的很像鄭允浩,看起來高冷帥氣又不好接近,卻懷有鮮為人知的柔軟內心和溫柔的性格,為人處世擁有不可逾越的原則和底線,可身上又存在不少無傷大雅的可愛小缺點,喜歡撒嬌喜歡賣萌像個小孩子一樣經常要人哄,但是關鍵時刻卻又有著讓人足夠放心去依靠的力量。在鄭允浩的身上,冰山和呆萌兩種氣質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矛盾又和諧,對立又統一。金在中快被自己大頭裡面天馬行空的想法逗笑了,哈哈,拜鄭允浩所賜,他都快成哲學家了~~

 

鄭媽媽興高采烈地帶著一行人把家裡轉了個遍,不時還拉著金在中的手給他講東講西,講得高興了就手舞足蹈的,可惜肢體不協調,要不是鄭熙年眼疾手快攔腰抱住,不知道要摔幾個嘴啃泥呢。

「小心點兒啦,摔倒又要哭了~」鄭熙年拿手理順了妻子有些亂了的頭髮。

「嘿嘿,我這不是開心嘛~再說了,怎麼會摔倒呢,不是有年年在嗎~」戴雨萌親昵地抱著丈夫的胳膊,笑嘻嘻的樣子洋溢著一臉的幸福。

金在中偷偷拉拉鄭允浩的袖子,小聲說:「允浩,你爸媽感情真好欸。」

「多少年了都這樣,都50歲的人了,甜膩膩的蜜糖CP真是礙眼啊~」

啪,鄭寶寶被媽媽一巴掌甩在了屁股上,「吃不到葡萄非說葡萄酸~哼~」

看鄭允浩吃癟,金在中肚子都快笑疼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這一家子活寶喲。。(話說你家那幾隻也都不是省油的燈~)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