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估們~偶來PO文啦~~~~連假有沒有玩的很開心啊~我星期一如願以償的去看了阿妹的演唱會,整場嘶吼下來都快沒聲了,不過這次的演唱會和以往不同的是可以現場看到同志喇基XDDDDD,因為有段是專門為同志加油發聲拉彩虹旗的橋段,攝影機就會拍現場的同志,同志也很給力喇給你看,原本朋友說她朋友第一場去看時有同志在現場KISS,結果我們這場也有,所以我想應該是每一場都會有吧~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今天要轉的這個文是前些日子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個文,然後就在文檔裡翻找終於給我找到了。《Falling Slowly》作者"Santideva",嗯...很陌生的一個作者,這作者現在似乎沒再寫文了,我記得這文大約是在四年前看的文,看完之後很感動,現在再看還是很有感覺。

這整篇從頭到尾都迷漫著一種淡淡的哀傷,在中在文裡的遭遇很令人鼻酸,允浩為了守護他甘願做著許多的事情也很令人動容,這文篇輻不長,約6萬多字,預計一個禮拜完結它。

大綱:允浩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和父親決裂後負氣到了精神病院裡當看護。某日院裡送來了一個混身是傷骨受如材的病人,那個人就是在中,允浩和在中就是這樣相遇了。剛開始在中很怕他,但一段時日相處後在中漸漸可以接受允浩的靠近,允浩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何對待在中是特別的,就是陌名的想保護他,甚至不惜丟了工作也要保護他。失去工作和家裡經濟來源的允浩,帶著在中在茫茫人海裡開始了兩人相依為命的生活....

 

==============================================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d a choice

You’ve made it now

Falling slowly , sing your melody

I’ll sing along

Call and I’ll sing along……

 

 

Chapter 1

 

起風了,刮得窗外路邊破舊的鐵牌子哐啷哐啷作響。天開始陰沉,卷著悶雷,有種積聚已久的氣息,像是快要釋放出來了。

 

 

第五醫院

允浩在座椅上調整了一下姿勢,將修長的腿放鬆的放在了桌上。有些煩悶的從口袋裡掏出了包菸,磕了兩下,叼出一根在嘴裡,然後順手在亂七八糟的抽屜裡翻著火機。

門,被急急的打開,夾著欲雨的味道,瞬的充斥了窄小的房間。

「哥,這個,剛從警局轉來的。」昌珉一邊將手中的文件摔在桌上,一邊急匆匆的奔到衣架邊換著衣服。

允浩沒有理會,仍舊低頭找著火機,好像剛才的話不是對他說的一樣。

昌珉見他沒反應,套著一半的衣服就哀求開腔。

「哥,拜託了,我今天真有急事,替我一次,就一次。」

允浩似是終於翻到了,將手中的火機打了兩下。

該死,沒有氣!

憤憤的將火機扔到一邊,再將嘴裡的菸抽了出來,放在手裡撚著。半晌,才意識到眼前還有個人巴巴的看著自己。

「說吧,這回又什麼事?我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替你了,到底你是醫生還是我是?」

「我媽她老毛病犯了,剛被送到市區的醫院,我得去看看。」昌珉臉上顯出焦急,手不自覺的拽著套了一半的衣服,「哥你只要給剛進來的那個辦下手續就行,有什麼事我明天來解決,拜託了!!」

允浩沒再說什麼,將手裡的菸扔到了桌上,放下了腿,將桌上的文件打開翻著。

「什麼來頭?」不經意的問著,再順手將夾在裡面的照片拿出來看看。

昌珉見他鬆了口,欣喜的將領子翻好,靠近了些和他一同看著文件。

「據說是昨晚在東區那片發現的,沒有身份證明。當時連鞋都沒穿,渾身上下都是傷。你看這張,還有這張背部的。」昌珉將照片挑出,指給允浩看。

允浩皺了皺眉,將照片湊近了些。

「怎麼拍的這麼花?」

「能拍成這樣就不錯了。」昌珉直起身扣著扣子,「聽說他昨天在警局連抓帶咬弄傷了好幾個,就是不讓人靠近他,最後沒轍把他打昏了才弄過來的。不過真怪可憐的,整個人都瘦兮兮的跟小貓一樣,看樣子好像是重度自閉,剛醒了就縮在角落裡,一聲都不吭。哥你等會去看看,順便幫他把病服換了。」

昌珉見他沒再吱聲的埋著頭看著文件,高興的打算偷偷開溜。

「等等。」允浩沒抬頭出了聲。

「哥,還…還有什麼事啊?」昌珉緊張的回過頭,該不是改主意了吧,不要啊!

「這個,拿著!」允浩從口袋裡掏出了剛發的工資袋,手一揚拋給了他。

「這…這怎麼行,我不能要。哥你做看護賺的不多,鄭伯父又剛封了你的帳戶,還有房租……」昌珉拿著手裡的錢,眼睛開始不爭氣的發熱。

「少廢話,再提那個死老頭就抽你。還不快走,公車要開了!」允浩開始惡形惡狀的將他往外趕,故意不去看他泫然的表情。

昌珉默默的站了一會兒,猛的朝他鞠了一躬,開門跑了出去。

允浩看著他的背影笑著揉了揉眉頭,又坐了下來。

當初只是為了氣那個死老頭才跑到這家醫院來的,因為沒有專業經驗,胡亂做了個看護。誰讓他成天罵自己是瘋子,那就跑到瘋子堆裡瘋給他看。

後來才發現,其實瘋子比人好相處,雖然成天念念叨叨的挺煩,但起碼他不會害你,也不會把他的思想強加給你。再加上認識了昌珉,這小子人小鬼大,雖然家裡困難,但天生樂觀,又和自己一樣喜歡音樂,所以,這樣日子還不錯,只要那個老頭子別再煩自己就好……

 

允浩待了半晌,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才發現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了。

收拾起檔往外走,不小心將裡面夾的照片掉了出來。於是彎腰去撿,卻在手碰到時堪堪的頓住了。

這張背部的照片拍的雖然不清楚,但大體傷痕還看得出,似乎是皮帶一類的東西抽傷的,已經呈黑紫。而最突兀的,是背中間像用烙鐵烙上的痕跡,好像是什麼字。

「金……在中……??」

允浩呆呆躑躅了半晌,嘴裡輕念著那個名字。金在中?在哪裡聽過,在哪裡呢?怎麼想不起來了。

好半天,才無奈的又將照片夾了回去,拉開門走了出去。走在昏暗走廊的時候,眼前還是不住的浮現那張白皙背部佈滿傷痕的照片,然後心裡莫名其妙的泛著寒。

 

 

 

 

 

Chapter 2

 

強壓下想法,才發現已經走到了313的門口了。

這是一間隔離室,只在門上開了一扇小小的窗。允浩透過窗戶看了進去,裡面黑漆漆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用鑰匙開了門,慢慢的走了進去,摸索到了手邊的開關。

“啪!”燈亮了起來,白熾的冷光猛的打了下來,晃的他一時有些不適應。

眯縫著眼巡視著房間,裡面除了一張已被固定的床和一副用布包角的桌椅外,其它什麼都沒有。

詫異的舉步朝裡面走了走,眼睛繼續找尋著。最後,在屋角的桌下,看見了一雙黑乎乎的光裸的腳。

想也沒想的蹲在地上,朝桌下看著。光線照不到的暗角,一個模糊的身影團在那裡,仿佛連顫抖都感應的到。

「喂……喂!」允浩出聲喚著他,卻換來他更加往裡的緊縮,臉也整個埋在了臂彎裡。

有些洩氣的看了看手上的錶,今晚還和有仟有約,不能再耽擱了。只好下了下狠心將手伸到桌下,在碰到他的時候感覺到他身體猛的抽搐了下,也顧不上他的掙扎,把他往外拖著。

允浩的手在不知道碰到了什麼冰涼的東西時,桌下的他猛的爆發出尖叫,發了瘋一樣的狂亂踢打,然後手臂上狠的一痛,讓允浩死死的皺緊了眉。

「該死的!」嘴裡咒駡著,意識到自己胳膊讓他咬的死緊,只好另一隻手也伸過去鉗住他的下巴,卻還是沒辦法讓他鬆口。

開始有血腥的氣息蔓延,讓允浩有點暈眩開來。手鬆開了他的下巴,拉過呼叫器猛按著。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門忽地被打開,兩三個看護衝了進來。見狀連忙上前想要分開他們,但無論怎麼打,那個黑乎乎的影子總是像噩夢一樣的不鬆。

尖銳的疼痛漸漸轉為鈍化,允浩看著一個看護拿出了鎮定劑,迅速的注入針管,然後猛扎在了面前人的胳膊上。

就這麼看著針管裡的藥劑一點一點消失,然後感覺那張咬在胳膊上的嘴一寸一寸的鬆開,直到慢慢歪斜,躺倒了地上。

其他看護一擁而上,用繩子捆著他的手臂。

允浩癱坐在一旁喘著氣,用手捂著滲血的胳膊,然後看到了那雙眼。

即使是鎮靜劑也無法讓他閉上的眼,那麼大,那麼黑,那麼荒涼。裡面有種劃破盡頭的絕望,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散發出來,攪的人的呼吸瞬間也停止了。

只能這麼看著他被抬到床上,這麼看著他漸漸閉上了絕望,然後就這麼任人攙扶到休息室。

其他人過來安撫了兩句,就走了。

 

允浩在休息室坐了很久,才緩了過來。起身走到放置藥物的地方,拿出瓶碘酒在傷口上消著毒。

很深的傷口,看不出那麼瘦瘦小小的人會有這麼大力氣,而那種悲傷的氣息,似乎也透過傷口傳了過來,久久不散。

拿出紗布將手臂隨便包了包,又從口袋裡摸出菸,愣了一會兒,才記起來好像沒有火,放棄的又放了回去。

在房間裡無意識的繞了一會兒,無意瞟見昌珉留下的病服,才想起來那個人身上還穿著髒兮兮的衣服。無奈的給有仟打了一個電話,取消了約定,拿起衣服又走了出去。

慢慢的爬上三樓,卻沒感到厭惡或是緊張。不知道為什麼,即使他咬了自己,還是想再看看那雙眼,以確定剛才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又一次打開了313的門,床上那個瘦瘦小小的人還是一動不動的趴著。

估算著藥效的時間,將手中的衣服放下,從隔壁房間打了盆熱水,然後將那個身體翻了過來。

臉上的泥水都結了塊,頭髮也糾結著,嘴邊還殘留著自己的血,看不清長相。

耐著性子將毛巾打濕,一點一點為他擦著臉,拭著唇邊的血跡。一邊擦著,還一邊在心裡暗嘆自己竟然也有這種以德報怨的善良戲碼。

只是這種調侃心情沒有維持多久,就被那張還原面目的臉沖的七零八落。

真的……很漂亮。眼睫黑黑的覆蓋著剛才深深的絕望,鼻子小巧而挺直,嘴很玲瓏,卻沒想到牙齒那麼厲害。

下意識的又撫了撫手臂,又笑了笑。

看來自己在瘋子堆裡待久了,也快瘋了,對著把自己咬成這樣的人,居然還笑得出來。

 

意識到時間不多了,正了正神,將他淩亂的外套拉鎖打開,慢慢的扒了下來,卻又一次愣住了。

很多的傷,新舊交雜,橫陳在他白皙的身體上。又將他翻了來,背上的字不意外的映入眼,卻比照片上的更讓人震撼。

手不自覺的摸上了那些凸凹不平的曲折,心裡忽的開始抽痛。這,太殘忍了,只有喪心病狂的人才做的出,這麼小小的身體到底經歷了什麼。

手下的皮膚忽的顫抖起來,覺察到他快要醒了。連忙將繩子解開,三兩下的將病服套在他身上,然後在扣扣子的時候,堪堪的對上了他緩緩睜開的眼……

 

 

 

 

 

Chapter 3

 

他的眼剛開始對不上焦距,迷濛的樣子很可愛。只是在意識到有人碰觸的時候,就忽地大變,也顧不得扣子沒扣好就往床邊上縮。

允浩想起身拉住他,卻沒料到他一個踉蹌滾到了地上,頭撞到了被布包好的桌角上,發出了悶悶的響聲。

看著他持續的往桌下縮,允浩開始覺得頭疼起來。

「呀,我見你還沒躲呢,你縮個什麼啊!」有些生氣的調調,這樣下去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給他換完衣服。

見他沒反應,乾脆一屁股坐到地上,將袖子一擼,被紗布包裹的地方暴露了出來,就這麼和他對峙著。

仿佛看見黑暗中他的眼閃爍了一下,隨即就消失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躲在那裡似乎一點想出來的意思都沒有。允浩揉了揉脖子,抬手看了看錶。

這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在沉寂中激的空氣都一顫。

“falling slowly , sing your melody , I’ll sing along……”

隨手掏出,看見惠妍的頭像在螢幕上輕顫著,有些煩躁的將手機扔到一邊,任它不停不停的響著。

回過神又看著桌下的人,卻看見了他的眼,從臂彎中露出,腦袋輕輕的歪著,好像少了些緊張,多了些專注。

「好聽嗎?」手將手機在地上旋著,抬眼對著那團黑。

聽到允浩的聲音令那個影子又是抖了一陣,半晌,就在允浩以為他已經睡著了的時候,他居然點了點頭。

心情突然變的極好,莫名其妙,在陰冷房間對著一個腦袋不正常又黑乎乎的人,居然也會心情好。

「那還想不想聽?」看到他的鬆動,作勢想要靠近一步。

可他又開始往牆角上貼的動作讓允浩一陣洩氣,腦中突然閃過想法,直接站起身,轉頭往外走。

 

關上了313的門,又假裝往外走了幾步,然後偷偷的靠了回來,透過狹小的玻璃窗看著裡面的動靜。

過了很半天,那個小影子才小心翼翼的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在地上坐了會兒,開始伸手去搆允浩故意留下的手機。

像是從來沒見過一樣,大眼裡閃著好奇。剛開始,按鍵的聲音將他嚇的一抖,但隨即慢慢的一個鍵一個鍵的嘗試,似乎想知道怎樣才能放出剛才的聲音。

允浩好笑的看著地上亂七八糟的好奇寶寶,然後突然有點心酸。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不對勁了,那些從前不屑的情緒,現在會接二連三的湧上來。看見他裸露腳上的傷口會難受,看見他傻傻的在手機上按來按去會難受,看見他大眼裡的懵懂和悲傷也會難受,他媽的鄭允浩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矯情了。

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卻看見小傢伙慌的將手機扔到地上,急急的爬了回去。

低笑著又打開了門,撿起地上的手機,蹲在地上不顧他的掙扎硬把他給攔腰抱了出來。他很輕,絲毫不費功夫。

將手機的鈴聲調出,然後感覺他的顫抖在懷裡慢慢的減弱。

拉過旁邊搭著的毛巾,輕輕的將他的腳包著細細的擦,小心避過那些傷口。

那個小人一直處於僵硬的姿勢,用手支在允浩的肩膀上,想把距離拉開,卻也沒有更劇烈的掙扎。

允浩嘴角不自覺的輕扯,從口袋裡抽出一管藥膏,旋開管口,往他腳上輕輕塗著。嘴裡不自覺的順著四散的音樂哼著,聲音低低的,像是催眠的調調,讓那雙烏黑的眼慢慢的放下防備,染上了淡淡的疲憊。

環繞著他將他的扣子繫好,把他放到了床上。

細瘦的身體挨到床鋪時慢慢的蜷成了一團,就再也不動了。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給他蓋上了被子。

關燈,鎖門,然後順著狹長的走廊往回走,將走廊上的燈一盞一盞的熄滅。胳膊有隱隱的抽痛,心情,卻還不錯……

 

 

 

 

 

Chapter 4

 

早晨上班的時候,允浩推門就看見昌珉雖有點熊貓卻依然小鹿的眼睛滿懷歉意的望著自己。

無語的接過他遞過來的白色制服,再接過已準備好的還是溫熱的漢堡,然後在他還沒有咧嘴歉疚之前塞住他的嘴。

「哥,對……」拿出漢堡的他還想說。

「今天要去給313的檢查嗎?」允浩對著鏡子扣著制服,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了。

「啊,是啊,哥你要是……」

「我和你一起去!」說完把桌上的資料往他手裡一塞,就拉著他往外走。

昌珉被他的動作一時搞得呆住了,木蹬蹬的立在了原地。

今天海嘯了?下刀子了?一向只窩在休息室撥吉他的允浩哥為什麼會……聽說他昨天被人咬了,難不成得狂犬病了?

三兩下搖散了昌珉的瞎想,就把他往樓上推,然後在313門口猛的給了他一個爆栗,讓他醒醒神兒。

 

他們開門走進去的時候,那個人已經醒了,只是沒再躲在桌子底下,而是靠著床的角落裡,抬頭看著從天窗上射進來的光。

第一次在他清醒的時候直面他,那一線一線的光像是從他的身體裡穿透過了一樣,讓他看起來有點飄渺的不真實。他的眼在看見人的一瞬間,又埋了下去。

「你好,我叫沈昌珉,是這裡的醫生,可以配合我回答幾個問題嗎?」昌珉坐在了床上,將檔攤開溫和的問著。

他的腦袋似乎抬了抬,眼朝允浩的方向虛晃了一下,然後轉開了。

昌珉也順著他的視線回頭看了允浩一眼,微微轉了轉筆。

「是怕他嗎,如果怕,我叫他出去好嗎?」

那個腦袋狠埋在手臂裡,然後在幾分鐘過後才幾不可見的搖了兩下。

像是心裡長長換了口氣,允浩對著他的嘴角也不自覺的飛揚起來。

昌珉在看到這幅表情時又一個晃神,險些被口水嗆住。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完全是在做無用功,無論問他什麼,他就只會點頭搖頭,一個字也不肯說。昌珉無奈的站起身,擰亮了隨身的手電筒準備檢查一下他的嗓子,卻被他強硬的不配合搞得要發狂。

允浩卻沒開口,只是倚在門口看著,沒有要幫忙,也沒有走的意思。

直到昌珉吐著舌頭把他從房裡拉出來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腿已經有些麻了。又回頭看了他一眼,才拉開步子往樓下走,昌珉說什麼都沒聽見,只覺得,這樣挺好。

 

中午的時候打發走了昌珉,然後一個人背著吉他上了三樓。三樓只有幾個隔離室和雜物室,平時來的人很少。

已經習慣了在午後走廊盡頭的窗前彈吉它,彈不出完整的調子,就隨心所欲的施展。

音樂,一直是魂夢所繫的地方,唯一不可被人褻瀆,不可被人質疑的角落。母親去世很早,死老頭又工作繁忙,從來沒有人聽過自己唱歌,沒有人聽過自己彈奏。老頭子總是會說,你嚮往的,是個烏七八糟的世界,你所唱的是令人頭疼的噪音。於是,在他摔壞了自己第一把吉他的時候,那個曾經的世界也斷裂了。徹底的離開,不管會不會後悔,也不想再這樣維諾下去了。

隨便勾出了幾個音,仰頭看看稀稀疏疏的雲,又下意識的朝那個病房看去。

意外的,看到了他的眼,他似乎趴在門上聽了很久了,對上自己視線的時候,又像小兔子一樣飛速的消失在狹小的玻璃後。

不自抑的開始笑,不懂笑的根源,只是想仰著臉舒展嘴角。

 

從窗臺上翻了下來,走到他的門口敲了敲他的玻璃。“砰砰”的響聲引的他悄悄抬起了小腦袋。

從口袋裡掏出水筆,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抬起專心的寫著。

他似乎有點好奇,又似乎在抑制自己的想法。看見他寫完站遠,才壯了壯膽子爬起來朝這邊看著。

“你叫什麼名字?”

猶豫了一會兒,蹭了過來,修長的手指在玻璃上一筆一劃。

「金……在…中,金在中。」允浩隨著他的手指喃喃著。

看來,他背後的名字,是他自己的了,可誰會這麼做,將自己的名字生生烙在自己背後。

想了想,又抬筆寫著,“13歲?”

應該差不多,瘦瘦小小的。

可等他在玻璃上畫出旋轉時,允浩就徹底愣住了。

18歲了?這麼……瘦小,他……該不會是難民營跑出來的吧?

“我叫允浩,鄭允浩。”允浩又寫,想了想,在後面加了一句,“你的牙齒很厲害!”

那個叫在中的男孩埋下了頭,可以看見他白皙的耳朵變的通紅,可卻沒再閃躲。

於是一個中午,就這麼擦了寫,寫了擦。那塊薄薄的玻璃上,像慢慢綻開了花朵,又復凋謝,再重新盛開,將有些東西慢慢的改變了……

 

 

 

 

 

 

Chapter 5

 

黃昏的時候,允浩換下了制服,朝大門口走去。

一抹豔色映入眼,大波浪的長髮,精緻的洋裝,和灰白的街角格格不入。

允浩皺了皺眉,轉身往回走著。

「允浩哥!」叫聲響起,然後是高跟鞋的踩踏,名貴香水的彌散。

允浩沒回頭,有些不耐煩的將手插進了口袋裡,將鑰匙放在手心裡來回的轉。

「哥,終於看見你了,走,跟我回家,媽媽做了很多好吃的等你呢!」惠妍乖巧的挽住了他的手,睫毛膏洗刷過的眼泛著喜。

「幫我跟伯母說一聲,我今晚的夜班,不能去了。」允浩不動聲色的抽出手。

「你騙人,這不是在往外走嗎,怎麼可能上夜班。」

女人有時候是很頭疼的,聰明,敏感,所以想糊弄,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只是打算去買點東西,馬上得回去,你乖乖回去吃吧。」終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就算是不喜歡,也沒法特意讓她難堪。

「哥,別這樣,你看看這裡的環境,你怎麼能受得了。」惠妍瞥了一眼醫院陳舊的大樓,繼續說,「回去吧哥,就算不回鄭伯父那裡,去我家的企業也不錯啊,我爸也想你去的。」

「我覺得這兒沒什麼不好,你大小姐還是回去吧,沒事別往這兒亂跑。」雖然心裡有點火,還是好聲好氣的把她往車邊攆,「有空我會去看伯父伯母的,就這樣。」

說完,把她塞到車裡,朝前排的司機比了個手勢,就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門裡。

 

一口氣走到了辦公室,拿了鑰匙,慢慢的沿著臺階爬到了三樓。

殘陽開始裝點了走廊,讓它顯得開始謎樣。有人唱著低低的歌謠,有點沙啞,又有點清澈,在空寂的氣息裡,旋轉流淌。

默默的沿著窗棱灑下的影子往前走,像走在細長的鋼索上,然後在313的門口頓住,轉身,靠著牆慢慢的滑坐下來。

腿隨意的伸展在光輝裡,聽著門裡的聲音,微笑不自覺的蔓延。

他唱:「搖啊搖,為你搖散月亮橋,

搖啊搖,為你攪亂雲彩襖,

搖啊搖,搖出滿河小星星,

為你妝點夢中謠……」

口中不自覺的無聲跟著他和著,然後忽的想起了母親的臉。

她以前也喜歡唱這首歌謠,然後輕輕的拍著自己,只要這樣,就會一夜好夢。只是,好久沒再聽見,就以為自己已經遺忘了。然而,那個叫在中的男孩,喚醒了那些點滴,才發現,它還盤旋在血液裡,從未走遠。

有點想你了,你還好嗎?我很好,起碼此時,聽著你唱過歌謠的我,很好。

 

後來的日子,有些記不清了。應該在重複同樣的事情,在玻璃上留言,在走廊裡聽歌。允浩從來沒告訴在中每天黃昏自己在門口的等候。因為,這個秘密開始變成一把鎖,維繫著什麼,唯一的,只有我才聽得到的,你的聲音……

 

 

臨近週末,開始進行最後的巡視。

311

「李老頭兒,你要的鳥籠,我偷偷帶進來的。」允浩笑著將鳥籠放在床上,然後斜斜的坐在椅子上。

「這就是我想要的,就是這個……」被允浩叫做李老頭兒的人欣喜的撫上鳥籠,絮絮叨叨的說著。

李老頭兒是前年進來的,孤身一人,又神智不太清楚。院裡照顧他,分給他一間單獨的病房。允浩很喜歡來看他,聽他亂七八糟的故事,也覺得很有意思。

「你要鳥籠幹什麼,又沒有鳥?」有點好奇的問著,然後幫他把鳥籠掛在了突出的水管上。

「我要養小小。」老頭兒一邊擺弄著鳥籠,一邊神秘的說著。

「小小?誰啊?」

「小小是朵小雲彩,天天飄到我房裡玩兒,它可乖了,比寶寶還乖。」他皺紋慢慢的堆起,笑的溫和。

允浩已經習慣了他的思維,於是順著他的意思往下說著。

「可如果你把它關起來,它就不自由了,它不自由就會哭,到時候就要下雨了。」哄小孩的話,說出來卻理所當然。

老頭臉上一陣緊張,忙伸手去搆鳥籠的掛鉤,想把他扯下來,「不要,我不要下雨,我不關了,不要下雨……」

允浩笑著忙制止他,還沒開口,卻被隔壁猛然傳來的尖叫聲弄的渾身一懍。

「啊!!!!!「好像是在中的聲音。

來不及爭辯,來不及思考,瘋了一樣的往隔壁跑。

 

313的門大開著,有個看護壓著在中的手腳,他的臉朝下拼命的喊著。

「幹什麼?」

允浩迅速的衝過去推開那個人,把死命掙扎的人壓進懷裡,任他踢打著,隨後顫抖著。

「能幹什麼,他不肯吃藥,也不肯配合治療,剛還把我抓傷了,當然得給他點顏色看看了,要不然以後還怎麼管!」一旁的人惡狠狠的說著,手伸著還準備上前抓在中。

感覺到在中死命的往自己懷裡縮,於是陰沉開口。

「這兒你不用管了,我來。」

那個人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瞧不起似的衝允浩吼著。

「小白臉,你行啊,不就是仗著你老子倆臭錢,囂張什麼。這裡是瘋人院,又不是你大少爺的辦公室,你還真當自己是盤菜啊!」

「你要嘛滾出去好好刷刷你的臭嘴,要嘛等會兒到天臺上去和我挑,隨便你,不過醫藥費我可不負責,你看著辦吧!「

慢慢的用從未有過的冷硬表情看著面前的人,眼裡不帶一絲色彩。那人開始變得有些猶豫,臉紅的青筋也爆了出來,似乎開始思前想後的忌憚著什麼,最終還是哼的一聲拐了出去。

 

鬆了口氣,拍了拍懷裡的人,示意他那人出去了。可他還是蜷縮著,似乎不想動。

嘆了口氣,只好抱抱緊,一下一下的拍著他的背,以止住他的顫抖。腦裡卻不自覺的響著一些人的話,惠妍的,那個看護的。

究竟要走多遠,才能躲開那些密佈的網。在別人眼中,自己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少爺,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才能,只要有那個無所不能的背景,一切皆可唾手可得。可那樣的生活,是痛恨的啊。

懷裡的人忽的動了動,打斷了允浩的胡想,似乎被拍的很舒服,慢慢的用手指繞著允浩的衣角,讓他一陣好笑。

也許,只有你不這麼看我,只有你,夠了吧……

 

==================================

 

這個篇名是一部電影《曾經‧愛是唯一》(Once)裡的一首歌曲

這首歌《生菜CP》金賢重也曾經自彈自唱給皇甫夫人聽過

 

 

I don't know you 其實還不算懂你

But I want you 卻已經魂牽夢縈

All the more for that 一切難以言喻

Words fall through me 我變得無話可說

And always fool me 詞窮得像個傻子

And I can't react 完全不知所措

And games that never amount 愛情是難以算計的遊戲

To more than they're meant 太過小心翼翼

Will play themselves out 有時反而情深緣盡

 

Take the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坐上負載愛的重量之小船 溫柔靠岸

We've still got time 我們還剩一點浪漫時光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ve a choice 你能用歌聲給我希望 或者就做出決定吧

You've made it now 其實你心裡早有答案

 

Falling slowly, eyes that know me 這份愛緩緩墜落 你的眼神篤定

And I can't go back 我已無法抽離

Moods that take me and erase me 莫名的複雜情緒 吞噬了我的生命

And I'm painted black 有一種痛深埋心底

You have suffered enough 你應該也不怎麼快樂

And warred with yourself 得跟自己的靈魂戰鬥

It's time that you won 現在是你決定勝利的時分

 

Take the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坐上負載愛的重量之小船 溫柔靠岸

We've still got time 我們還剩一點浪漫時光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ve a choice 你能用歌聲給我希望 或者就做出決定吧

You've made it now 其實你心裡早有答案

 

Take the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坐上負載愛的重量之小船 溫柔靠岸

We've still got time 我們還剩一點浪漫時光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ve a choice 你能用歌聲給我希望 或者就做出決定吧

You've made it now 其實你心裡早有答案

Falling slowly sing your melody 這份愛緩緩墜落 你唱著屬於你的歌曲

I'll sing along 而我 終將為自己合音

 

歌詞轉自 http://blog.yam.com/ejan1010/article/18384245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