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688944134.jpg  

醉心 by fenfen [原寫於071130] http://mypaper.pchome.com.tw/uknowhero/post/1308758168

 

連著幾天的緊密拍攝行程終於告一段落,等會兒吃完飯後,就要準備打包行李回日本繼續宣傳新單曲。

Bureetara,一間開在河畔的餐廳,夜裡的氣溫有些涼,但還算可以接受,河面上波瀾反射的燈光一閃一閃的,讓人有想放鬆的感覺。

他們選擇面對河邊的位置,允浩跟在中坐在最旁邊。

其實從沒有特意安排過誰要跟誰坐一起吃飯,剛開始時還會考慮使用左右手的問題,時間一久後,他們竟也找到了調適的方法,不會再出現拌到手的情形。

只是,他們兩個好像老是會坐在一起。

他們叫了啤酒點了餐。

「等下少喝點。」在等待的過程中,允浩對著在中說。

「我又沒有要喝多。」又念他了,這麼怕他喝醉?他已經有在學著要自我控制。

「等你發現喝多時就已經喝醉了。」

在中微微歪了頭回想,好像真的是這樣,他對酒精一直有種迷戀,他喜歡那種稍微喝到濛的感覺,只不過有時會不小心失控罷了。

不過,這兩天的心情讓他的確有想要大醉一場的衝動。

餐點送上來之後,他們開始邊吃邊聊著天。

其他人大多聊著在泰國這幾天遇到的好玩事情,允浩也會跟著說上一兩句,但在中卻是異常的沈默。

「怎麼啦?」雖然不曉得在中又在想什麼,但允浩卻仍是寵溺地輕聲問。

「....」在中的聲音很小聲,他實在聽不清楚。

「說大聲點。」允浩因為聽不見的關係,他靠近了在中一些。

「我說,你不喜歡我了,對不對?」在中說出心中的怨念。

這一陣子允浩雖然跟他還是有說有笑,但始終保持著一些距離,有時他會沒來由的突然不跟他聊了,或是退開一步。

這樣的允浩讓他很無所適從。

「你胡說什麼?」允浩皺眉,他終於聽清楚在中的話後,下意識地往旁邊挪了一下。

在中因為允浩的舉動更加難過,本來只是他的猜想,現在當他說出心中的話後,允浩的動作無疑更是證明了這件事。

「我就是那麼沒魅力啊,反正我始終是個男人...」他好怨。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是才剛喝了一兩杯啤酒而已,這麼快就醉?

「對你而言,我是個男人吧?還是你根本不把我當成男人?」他質問允浩。

在中的疑惑在AA2裡不小心脫口說了出來,雖然當場大家都是笑得開心,但其實他心裡卻很想知道答案。

124688944165.jpg  

124688944191.jpg  

雖然錄AA2是之前的事了,但他老是把這個懸在心裡頭,總覺得不問不痛快。

「我有沒有把你當男人都給你說了,隨你怎麼想就是。」

AA2裡在中的驚人發言讓全場的歌迷陷入瘋狂,說覺得有負擔,因為允浩沒把他當男人看。

那段節目錄完後,他們兩個有被經紀人大哥小提醒了一下,別因為太久沒回韓國活動玩得太瘋。

其實,那時連允浩也愣住了。

當時的允浩有種心事被說中的感覺,像是赤裸裸地被攤開在眾人面前一樣。

他聽到在中覺得有負擔時,心裡有稍微糾了一下。

對方覺得自己的注視有負擔時該怎麼辦?他只能克制自己別太靠近,保持一點距離。

「你喝醉了。」允浩用的不是疑問句。

「我沒有醉,我只是想問清楚你的想法而已。」每次都是這樣,讓他覺得在允浩面前,他只能像個任性的小孩。

「沒醉的話幹嘛要問這個?」

「可惡!」在中低咒一聲,「如果不是真心喜歡我的話,那就不要來招惹我啊,讓我放了感情後,又要把我推開,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我很辛苦嗎?」

在中自顧自地繼續發表言論,還好他沒有放大音量,所以在旁人看起來,他像是在跟允浩交頭接耳些什麼。

他應該也是被允浩影響的,學會了顧全大局,但是,他好想大聲的喊出自己心裡的想法。

「好,我也不是非你不可,沒關係,我再多存幾年錢,等大學唸完就退出演藝圈,當完兵後,我也可以開間小店,自給自足,不用靠你。」在中開始規劃很久以後的未來。

但想起那是沒有允浩的未來,就覺得鼻頭酸酸的,眼睛濕濕的。

「你再這樣揮霍下去哪有錢可以開店?」想比做容易一百倍!每次出國在機場買東西買到提不動的不知道是誰。

「那你養我?」像隻溫馴的小貓,在中貼著允浩的手臂,他看著允浩,想討個摸摸。

他期待允浩的回答,他內心最深處的擔心是允浩不再愛他了。

害怕聽到不想聽的答案,在中又繼續說著。

「允啊,我的願望真的很小很小,我只想每天跟你在一起。我想你會在一回到家時,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唇舌交纏的熱吻,然後隨你要怎樣對我上下其手都沒關係,我們不是在浴室裡好幾回了嗎?其實在家裡也是可以的。我想脫掉你的衣服,脫掉你的褲子,我也想你脫掉我的衣服,脫掉我的褲子....」

「你真的醉了。」搶過在中手裡的杯子,允浩喝止了在中沒說完的話。

允浩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雖然在中幾近喃喃自語,但他卻聽得很清楚,在中說的是允許他可以對他隨便做什麼的幻想內容。

萬一被旁邊不相干的人聽到了該怎麼辦?

經紀人大哥朝他們瞄了一眼,允浩更是警覺了起來,這次到泰國前,大哥仍是不忘提醒他出國之後仍要保持戒心,別再有什麼漏網舉動讓歌迷們發現。

CP始終只是公司炒作的一種手法,如果做得太過火,對大家都不是好事。

允浩的態度又一次讓在中感覺受傷,渾然不知允浩內心擔憂的他,煩躁的將帽子脫了又戴,戴了又脫。

他突然恨起自己的樣子來,如果他不是長的這樣,或許允浩不會將他當成女人,他也不必一直為這段感情煩惱著。

他們不是什麼都做過了嗎?那為什麼還會讓他對這段感情這麼沒有確定感?

允浩的眼睛無法從那兒移開,像是被磁鐵吸住一樣,他望著在中。

124688944220.jpg  

從側面看到的是在中脖子的線條,因為戴著帽子的關係,他的頭髮會服貼的順著垂下來,隱約露出他白晰的皮膚。

每次在中戴上帽子時,總會習慣性的順一順自己的頭髮,這時他的手會撫上自己的頸間。

允浩腦海裡閃過的,是他每次吻上在中脖子時,在中總會輕顫著的樣子,他的皮膚會染上淡淡的粉色,讓他撩撥他的同時,也誘惑了自己。

突然感到一陣濕熱,手裡拿著的啤酒杯緣竟染上了一抹紅。

「允浩啊,你、你流鼻血了!」

他再怎樣醉的厲害也被允浩止不住的血給嚇醒了,更何況他有一半是借酒裝瘋。

在中一說完,大家才知道事情不妙,全部人手忙腳亂地拿紙巾想幫允浩止住鼻血,血流的速度有減緩,但卻一直無法完全停住。

經紀人大哥要允浩去洗手間梳洗一下,看血能不能止住。

在中理所當然的跟著去,本來坐在隔壁桌的保全則是被示意先去檢查一下洗手間裡有沒有人,然後在外頭顧著。

一進洗手間,允浩甩開在中的手,逕自往洗手台走去。

允浩靠著洗手台,低著頭,讓血繼續地滴著。

在中走過來用右手扶著允浩的頭,另一手按著允浩的眉間,試著幫他止血。

「沒事怎麼會流血啊,你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舒服?」

允浩沒有回答。

在中急了,「允啊,你別不說話,如果真有不舒服要講啊!你還好吧?」

過一會兒後,鼻血止住了。

「沒被你氣死之前都會過的好好的。」允浩回答了在中前一個問題。

在中把允浩的臉轉過來,將面紙弄濕後拿在手上,輕柔的幫他擦拭著,他的眼眶慢慢紅了起來,「我真的很任性對不對?」

看到允浩氣成這樣,在中覺得自己好糟,怎麼老是讓允浩替他擔心。

他決定了,如果允浩真的不喜歡他了也沒關係,只要允浩能健健康康的就好,他可以放棄這段感情。

「就算你不喜歡我了,討厭我的任性,但是也別這樣氣壞你自己的身體....」

突然,允浩撐起在中,將他抱上洗手台。

「你...你的腰還沒好,你在做什麼啊?」在中擔心的大叫。

允浩站在他的兩腿間,拉起他的大腿,緊靠著他,「你有感覺到我嗎?」

他當然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流鼻血,因為他拼命想忍住下腹處傳來的騷動,都是金在中害的。 

在中的臉脹紅,他的確感受到了允浩,像以往每次一樣的狂熱。

他還以為自己對於允浩已經失去吸引力了呢!

允浩一手扶上在中的後頸,吻上在中的唇,撬開他的口,吸吮著他的舌,用盡全身的力氣緊抱著他,就算把他抱壞了也不管。

在中怎麼能懷疑他對他的感情呢?他不是愛的這麼用力嗎?

原本被動的在中,後來也激烈的回吻著,他真的好愛鄭允浩。

趁著喘氣的空檔,他靠著在中的額頭說,「我的確沒有把你當男人看...」

在中沈下臉,果然,在允浩心裡,他只是女人的暫代品吧。

可是,要賭氣就這樣離開允浩嗎?他做不到。

允浩再吻了在中一下。

「我沒把你當男人,也沒把你當女人,我只是把你當成要一輩子陪我走下去的人。」

「真的?」本來心情跌落谷底的在中,因為允浩的話感動不已。

「金在中,從今以後,不准你再懷疑我的真心,連一點點都不行!」允浩捧著在中的臉,直視著他。

在中笑了,因為此刻他心裡好甜好甜。

如果醉了才能逼出允浩的真心,他想他以後還會再多醉幾次。

反正有允浩寵著呢,他決定繼續做任性的金在中!

 

124688944245.jpg  

 

 

 

 

-------資料來源分隔線---------

yj1.jpg  

yj2.jpg  

yj3.jpg  

yj4.jpg  

yj5.jpg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