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之後我照例關門開空調拉上窗簾開燈簡單收拾了一下,換上舒服的睡衣,然後就從抽屜裡拿出望遠鏡,關燈拉開窗簾。

今天,已經近距離的和在中接觸了,但是還是不想錯過任何看他的機會。

今晚,他沒有發呆,而是打開房間的筆記型電腦,似乎在上網查什麼東西。

網路?對了!何不要他的QQ號碼呢?

我摸出手機,給他發了短信,索要QQ號碼,只見遠處的在中拿出手機,然後手指在手機上按著,隨著他放下手機,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我的號碼需要問題驗證,很麻煩的,你還是告訴我你的號碼,我加你吧^_^】

這個微笑的表情讓我忍不住嘴角上揚,我立刻發給他我的QQ號,然後把電腦打開、聯網、開QQ,因為擔心電腦的光會讓在中看到我,便把我的窗簾拉上,只留下一點逢,以便繼續看他。

有些緊張的等待著,不一會,令人興奮地QQ提示,我激動地點開,看到添加好友的驗證資訊:在中^_^

於是更激動的點了同意,一個網名“Hero”的人被我添加為好友了

【在嗎?】他問

【在中吧?】我明知故問,然後注意到他的簽名檔是空的,沒有任何話。

【昂~你網名怎麼叫“鄭隊”啊?噗】他發了一個爆笑的表情

【嗯,我原本想當員警隊隊長的= =】我說這,查看他的QQ資料,基本都是空白

【哦】

【呵呵】

【嗯,我下線了,下次聊88】他說完,下了線

我並沒有關電腦,也沒有急著偷窺他,因為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我點開了他的QQ空間,想看看他的日誌,也想從他的相冊找到些他的照片存下來。

打開他的QQ空間我的嘴角抽搐了——一點裝修都沒有,一篇日誌都沒有。看來也是一個非騰訊會員的荒廢地帶。

不死心的打開相冊,只有孤零零的一個相冊——《我的兒子》,裡面只有3張照片,是他用手機拍的颱風的照片。我把照片都保存了下來,因為每一張,都拍到了他撫摸颱風的一隻手。

不死心的回到他的空間主頁,在留言板裡看別人給他的留言,全部都是一個叫“最強”的人的留言。看日期每天都有,內容千篇一律的讓他記得吃早點多喝牛奶。

我想了想,這話的感覺,我以我學法律的敏銳的直覺,判斷出這個“最強”應該就是他那個叫什麼“長明”的朋友,我繼續翻他的留言板,可惜沒有任何線索。

關了QQ,關了電腦,拉開窗簾,抬眼望去,在中坐在沙發上,颱風在地上衝他叫著,然後不停的跑著跳著,追著自己的尾巴轉圈,似乎想要吸引他的注意,或許想要逗他開心。可是在中沒有看颱風,他依然如往常一樣抱著腿,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原來颱風依然無法讓他開心起來,也無法打破這整間房子的憂鬱和孤寂。

在中,總是對我笑得很燦爛的金在中,真的並不快樂………

 

** ** **

 

第二天早上,我上班前從樓下超市買了牛奶,然後來到在中門前,把牛奶放在他門外牆上的小箱子裡(住戶每天訂報紙和牛奶,就會有人送來放到這裡,我家社區還這樣)。

因為我記住了在中身體不是很好,需要多喝牛奶;記住了他好像總不吃早點。

我不在乎他會不會認為是他的那個朋友給他訂的牛奶,我只希望他每天打工匆忙出門時能看到牛奶,能夠喝,不會餓。

【早上好,在中,我去上班了!】我沒有出聲,張嘴默默說出了這句話,然後對著他的門揮了揮手,離開了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認為我瘋了

事實上,我的確是瘋了………

 

** ** **

 

接下來的幾天,我依然每天早起給他送牛奶。

以前QQ總是隱身的我現在總是“線上”狀態,手機也24小時開機,我只希望在中如果有事可以第一時間找到我。

我常常盯著他的手機號碼發呆,也無數次的點開他的QQ對話方塊,可是沒有特殊的事情沒有好的理由沒有好的介面我也不好打擾在中,所以我沒有發短信也沒有在QQ上找他,我們一直沒有再交流。

日子就這樣平淡的過著,平淡到我開始漸漸失落,平淡到我仿佛行屍走肉般過著蒼白的生活………

 

** ** **

 

公司每個月22號發工資,轉眼到了發工資的日子。

要說我的這個行業的工資不固定,每個月保底工資+業務量提成(辦一張卡是有提成的)+獎金。我7月初入職,到22號然只幹了兩週多,但是賺了一千五。在同行看來,我第一個月的工作量非常好,也得到了領導的表揚。

第一個月的工資我一分沒動打算全部親手帶回家交給爸媽。這是我的習慣,無論之前的打工還是現在正式上班,第一份“回頭錢”,總是會帶給養育自己二十多年的父母。

於是7月25日是個週六,我休息,坐上了回B市的火車。其實我父母都是T市人,我也出生在T市,直到我中考時爸爸工作調到了首都B市,我們一家才搬家,後來我又回T市上大學、找工作,所以我始終覺得我應該算是T市人。

兩座城市很近,T市到B市坐城際鐵路和諧號只需要不到半個小時,我下了車直接出火車站倒公交車,到了我家所在社區。

媽媽昨晚聽說我回家很高興,早早的便在社區入口等我,見到我便問長問短,直說我曬黑了。到了家,媽媽便去廚房準備晚餐,讓我洗澡休息一下,同時告訴我爸爸法院有事走不開,不回家吃午飯了。

媽媽說這話時一直看著我的表情,似乎想看看我的反應。事實上我並沒多想。

話說大學畢業前我曾經因為未來就業問題和爸爸吵了一架,那次吵架結果也是必然的。問題得追溯到我高考,當時填志願時我那當法官的爸爸硬逼著給我填了法律,他的意願是我畢業後參加司法考試然後和他一樣當個律師或法官過著受人尊敬的日子。因為我這人天生記憶力特好,背背法條什麼的純屬小菜,雖然不願意,但也無法改變,大學念了法律。

其實我並不討厭法律這個專業,只是討厭律師這個職業,因為在我看來原被告律師的工作不過是開庭時吵架鬥嘴比話術,列法條,想辦法壓倒對方,實在無聊,所以我只想畢業就業,沒有報名司法考試,為此和爸爸吵架到冷戰,然後我在T市找房子找工作。

我知道爸爸還生氣,但是我這次不打算屈服,也就一直沒有和他和解。

吃過午飯,我把工資交給媽媽,媽媽嘴上說著用不著你自己留著用,其實我知道她很高興很驕傲。

傍晚為了表示孝心,我主動提出陪媽媽逛街,於是晚上9點一個名叫允浩的人型載物機滿載著鄭女士新買的女裝和鞋子(女式)回了家。

洗過澡,我回到房間裡打開電腦。無意間我拉開窗簾看著窗外,嘴角不免帶著一絲苦澀的笑容,B市家的窗外,偷窺不到我思念的容顏……

我明天晚上才能回B市,不知道明天沒有我給他送牛奶,他會不會因此不吃早點餓著肚子呢?

我不知發呆了多久,電腦QQ提示音忽然想起,我坐下一看,是有天

【老鄭,到家啦(*^ 3 ^*) 】

【嗯】

【和你老爸握手言和了嗎?】

【沒,他都沒回家】

【哦,那你明天回來?】

【嗯,明天晚上!警告你不許折騰我的房間!!】

【放心!我可是嫌棄你不洗床單,才懶得住呢!】一個挑眉的表情

我沒理有天

【老鄭老鄭老鄭】他給我一個QQ震動呼喚我

【幹嘛?】

【你猜我今天遇到誰了?】

【你那個要死要活的前女友= =】

【哈哈不對哦~~~~~當當當告訴你!我遇到那個小美人了!!!!】一個眼冒紅心的表情

【什麼?】莫名的,我一陣不爽

【他告訴我叫金在中哦哦哦哦哦!!哈哈哈哈我終於打聽出來了!】一個得意的笑臉,然後只見有天繼續打到【我剛才在樓下超市遇到他的,他好像右手骨折了,脖子上掛著紗布吊著手臂,好可憐的】

【什麼?】我的心猛然一顫

【我本想幫他拿東西,他說不用就自己走了,唉】

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老鄭老鄭老鄭,你有沒有在聽啊】有天繼續用QQ震動

【嗯,我有點事,先下了,明天回去再說】

我的腦子很亂,和有天道了別然後關了電腦。

我開始坐立不安,握著手機想給在中發短信問問傷情,但是再一想,他手受傷了好像不方便發短信,所以最後把編輯好的短信給刪了。

我想了想,最後跑到媽媽房間

「媽,可不可以教我燉骨頭湯?」


** ** **


周日早上6點半,我抱著盛滿營養骨頭湯的保溫飯盒,坐上城際鐵路返回了T市。

早上8點,我鼓起勇氣,按下了在中的門鈴——這件事是我這半個多月一直想做的事情,今天終於勇敢的做到了。

門鈴響了一會,我聽到了颱風的叫聲

「誰啊?」終於,帶著濃濃睡意的聲音傳來

「我……」我的聲音,在顫抖

他開了門,揉著眼睛看著我,颱風跟在他腳邊,看著我

他的頭髮亂亂的,眼睛還睜不開,沒有穿上衣,於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了他雪白結實的胸膛,以及在我夢中捏過的不輸給女人的細腰……….他的右手手臂纏著厚厚的繃帶,看來還來不及用繃帶掛在脖子上

「嗯?」他見我一直不說話,微微發出疑問的聲音,

「嗯……聽說你手骨折了…嗯給你骨頭湯。還熱著呢,趁熱喝吧。」我把保溫飯盒遞給他

他似乎清醒了,皺著眉疑惑的看著我,並沒有接過我的飯盒

「我聽我朋友說的…我……」我搜腸刮肚的想說些什麼

「不是骨折,只是摔傷了,皮肉傷休養幾天就好。」他的聲音有些冷漠

「哦…呵…這樣啊……」我懸在半空的手,終於尷尬的垂了下來

「進來坐嗎?」他客氣的問

「不用了,我回去了。嗯……再見。」我轉身走了

我準備了一夜,冒冒失失的從B市趕回來,就是這個結果……

他或許會取笑我,因為真的是很傻的行為。

心裡壓抑著,很難過很難過,我不知道自己怎樣蹭回自己和俊秀租的房子,怎樣躺在自己的床上。心裡無盡疲憊………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