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H~有H~有H~

 

當晚我沒偷窺在中,因為回家沒多久就吐了,然後肚子疼,有天給我找了兩片胃藥,但吃了怎麼也不管用。

折騰到淩晨一點,我趴床上疼得直迷糊,有天看我嘴唇都白了嚇得急忙打120,火急火燎送到醫院一查急性胃炎,急性單純性胃炎。

我想也是,之前吃飯沒規律,晚上吃的那麼辣的東西再加上猛灌一整瓶冰鎮啤酒,一冷一熱刺激著不犯病才怪。

得,住院吧!

我躺床上打著點滴有天坐在我旁邊數落我,然後因為輸液胃不疼了加上太困了,也是因為有天的話很催眠,於是淩晨2點多我終於睡著了,臨睡著前我迷迷糊糊還想著8點得回去給在中送牛奶去…………

不知睡了多久,感覺陽光照在眼睛上很晃眼,我終於醒了,抬眼看到四壁雪白愣了一下,才想起來這裡是醫院

「醒了?」一個柔柔的聲音響起

「呃……」

我絕對絕對沒想到,此刻坐在我床前的人是我每晚夢裡都想著的在中

「還疼不疼?」他關切的問

「不疼。」我激動地問「在中啊,你怎麼來了?」

「我7點多給你打電話叫你來家裡吃飯,你朋友,叫什麼有天的接的,說你胃炎住院了,我就來了。」

「嗯。」我簡直感激涕零,受寵若驚——在中知道我病了馬上就來看我了,你們看他有多在乎我啊!

「對不起,不知道你胃不好,昨天還讓你吃那麼辣的。」他滿臉歉意

「沒事,是我沒告訴你!」我急忙說

「嗯,反正以後我會注意的,你好好休息,一定要早點好起來啊。」在中握著我的左手,我只覺得我的左手帶動左臂然後是左半邊身子全麻了,估計半身不遂就是這樣來的

「在中啊。」我只能喊他的名字

「嗯?」他抬眼看著我,用那雙我愛著的清澈的眸子

幸福,現在我只覺得太幸福了,幸福的說不出話了

「允浩我給你單位請好假了。」

有天突然推門而入,我吃了一驚,在中握著我的手卻沒有鬆開

有天表情複雜的看了我們一眼

「允浩,我回去給你熬點粥,醫生說你中午就能吃點流食了,我先回去了,中午再來看你。」在中起身走了

「鄭允浩,這就是你的答案?」有天喊出我的全名“鄭允浩”,的確嚴肅到極點了

「有天……」我想著有天是不是喜歡在中?而我一直瞞著他沒告訴他,還偷偷和在中交往了。

「幹嘛瞞著我?」他瞪著我「還當我是哥們嗎?」

「呃………………」

「你氣死我了!你是不是以為我思想落後,會取笑你的那個取向是不是?靠!咱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居然不信任我!太過分了!!」有天在病房裡暴走

「不是啦………我…………」

「還是你擔心我和你搶小美人?」有天拉著臉怨念的說

「不是不是………」說到正點了,我急忙辯解

「算啦,我還不知道你?佔有欲強的腹黑男」有天拿起床邊在中帶來的蘋果,吭哧咬了一大口洩憤

「嘿嘿,知我者,有天也。」

「怪不得管我借GV呢…….」有天白了我一眼「就為了他,和金柔分手吧?」

「嗯……我喜歡他。」我直言不諱

「欸,哥們,雖說無論你怎麼選擇我都會支援你,但是你考慮好了嗎?你能保證他能和你過一輩子嗎?」有天一改剛才嬉皮笑臉的樣子,正色道

這是我一直不願意面對的問題,因為我不能保證。

在中就像鏡中月,水中花一樣,近在眼前,其實離我很遠,我無法觸碰他。

「欸,就算他能和你過一輩子,那你爸媽那邊….你爸爸是法官,性格太……絕對不可能允許他兒子是同性戀。就算你爸一時頭腦短路同意了,那他父母呢?能接受你嗎?」有天毫無惡意,但他的話因為恰是我怯弱的,所以句句帶著刺。

這樣草率的交往,我清楚的知道未來等待我的或許是我無法承受的傷害,但是我情願一直這樣迷惑自己,即使有傷害,我也想賭一次。不是我傻,只是我已經放不下。

看著這樣的我,有天也只是長歎一聲,不再說話了。

我躺在床上裝睡,心裡籠罩著愁霧,很難受…………

 

** ** **

 

中午,在中帶著熬好的粥來看我,一勺一勺喂我吃。

「謝謝,真的很好吃。」我說

我的心很快又只有滿滿的快樂了。

我突然覺得我像是一個癌症末期病人,在中就像是帶有毒性的止痛藥,雖可止痛,卻只會加重病情………

「嗯,多吃點。」他笑了

「真想老了也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粥。」我不禁感慨

那一瞬間,我重新在在中眼中,看到了他那令我熟悉又心痛的憂傷。

我們沒有交流,中途醫生來複查,說輸完液開點藥,下午我就能出院了。

「晚上來我家吃飯吧。」他只說了這麼一句

「嗯。」

 

** ** **

 

萬幸我身體底子很不錯,在醫院晃了一天也沒什麼,就是看著臉色不太好。

到家時已經晚上7點半了,颱風看到我還是很興奮,圍著我蹦蹦跳跳的。

「你看電視吧,我做飯。」在中說完一個人去廚房忙了。

我抱著颱風站在他窗前,看著我的房間,突然想到會不會我永遠只能偷窺幸福,但無法真正得到…………

晚飯在中熬的粥,他說醫生讓我這幾天最好多喝粥,過幾天再吃別的

「哦,那你…..」我看著他也端著碗和我一樣的粥

「沒事,我本來飯量就小,喝點粥就能飽的」他淡淡的笑了笑

寂然飯畢,我提出洗碗,他說我剛出院要休息便自己刷碗去了。

我抱著颱風窩在沙發上神遊,就像我每晚偷窺到的他一樣………

後來,他刷完碗回到房間打開電視,坐在我身邊發呆,如同我不在他身邊一樣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意於電視裡的悲喜。

我握著他的手,歎著氣卻沒有說話…………

轉眼九點了,我看了看在中

「今晚,留下來吧。」他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將頭靠在我的肩膀

「嗯。」我有些顫抖的伸出手臂圍住了他

他的身體真的好冷,不知道,我能否溫暖他……………

他就在我的懷裡,我全身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在…在中啊。」我磕磕巴巴的叫出他的名字

「嗯?」他用小鹿一樣的大眼睛看著我,模樣純情又性感

顫抖的伸出雙手去撫摸他的臉頰,他靜靜地看著我。不受控制的,我的臉漸漸湊近那張美麗臉孔,在中沒有推開我,他閉上了眼睛。

距離太近了,我的睫毛隨著眨眼掃過他的臉頰;他每一次的呼吸吹在我的臉上;我吻住了他的唇。柔嫩的觸感令我忍不住輕咬他的唇,隨著他張嘴微微發出呻吟,我的舌探進了他甜蜜的口腔,吮吸著他的唾液。

心跳的越來越快,我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燙,而血液,似乎全部沖到了那個部位。

我為難的鬆開他的唇,看了看他。在中乖順的把頭埋在我的懷裡,我可以理解成默認吧。

於是我迫不急待的打橫抱起他走到床邊,然後拉上他從來不拉的藍色窗簾,把颱風趕到另一個房間,鎖好門(颱風:嗚爸爸爹地讓我進去吧!我只靜靜圍觀,不發表評論!),然後順手關上燈

「請不要關燈。」意外的,黑暗中的在中突然喊出這句話,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不要關燈…」

我重新開了燈,房間亮了起來,在中趴在床上,臉上的表情那麼悲傷,讓我心痛的悲傷。我走到床邊,緊緊地抱著他。

「沒關係…繼續吧。」他平靜的摟著我,把臉貼在我發熱的胸口上

「在中啊,我…我喜歡你。」

「嗯。」他熱熱的呼吸吹拂著我的胸口,癢癢的。

於是,得到在中默許的我小心翼翼的解開他的腰帶……

 

-------------------------------H----------------------------------

 

沒有了衣服的遮擋,我們第一次赤裸裸的打量著彼此的身體,我看到在中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變成了很好看的粉紅色,你在害羞嗎?我的漂亮寶貝

其實我的臉也一陣陣發燙:在中雖然很瘦,身體上卻有好看的肌肉,再配上精緻的臉蛋,在中真是完美。

他雪白皮膚的觸感比我之前想像的還要好,很嫩很敏感。當我的手摸過他的腰時,他也會因為發癢而微微顫抖。

我重新吻住了他,細細密密的吻著,從他的眼角滑到他的唇,然後是脖子,雪白的胸口。我的唇在他的身上每次微微的移動,他都會緩緩的吐出誘人的呻吟,當我突然含住他胸口粉嫩的小果時,他明顯有些抗拒的呻吟著

我用舌頭挑逗著嘴裡的小果,慢慢的轉著圈,我捨不得用力去咬,但是簡單的舔舐好像又不能滿足我心中燃燒的越來越旺的欲火

「不要….嗯……很癢。」他忍不住微微抗議著

於是我聽從了他的話,張嘴鬆開被我舔舐的有些發紅的小果,然後在他放鬆的同時,突然握住了小在中

「呃…」料到他會呻吟,於是我趁機用唇堵住了他的嘴巴,阻止他過於好聽的呻吟讓我把持不住不做前戲直接闖進去傷到他。

我忍耐著自己那裡腫脹的不適感,耐心的上下套弄著手裡的熾熱的玉柱,感受我的努力讓他一點粗壯起來,心裡始終有著小小的喜悅——是我,是我鄭允浩為他做呢。

強烈的快感讓在中情不自禁的弓起了身子,我知道,他快高潮了,於是雙手更賣力的套弄著,同時欣賞著他射前流著汗皺著眉的苦悶的樣子。真好,這是我給他的痛快。

很快,我的手上占滿了白濁。

我鬆開他的唇,他仰面癱倒在床上,呼吸有些急促。我沒有帶KY,所以直接用他濕潤了我的手的東西,隨著我的手指,簡單的滋潤了那個熱情的小穴

「疼…」在中沒有拒絕我,只是皺著眉微微呻吟

「忍下。」我將3根手指全部埋入那個即將帶給我解脫的天堂,他咬著唇,緊張的樣子依然是那麼的可愛。

於是我的忍耐到達極限,我用雙臂架起他的身體,讓他面對面張開腿坐在我的腿上,然後我把我早已勃起的分身擠進那個濕熱的天堂,那種無法形容的爽快和被他緊緊夾住的略微痛感,我簡直要瘋了

他緊緊的閉著眼,死死咬著唇,臉上的表情非常痛苦

「在啊…忍一下…對不起…我真的不行了。」我知道第一次他肯定很疼,雖然心疼,但我在欲望面前卻無法克制自己,我近乎瘋狂的在他體內馳騁著。

不夠,還不夠…真的怎樣都不夠……

我用手臂固定住在中,在那個火熱的通道裡律動著,在中弓著腰把臉貼在我的胸口,雙手死死摟住我的腰,當我頂上某個地點時,他只是發出嗚咽的聲音

我便伸出一隻手,重新握住他的欲望,上下套弄著,這一次,或輕或重的揉捏,終於讓在中忍不住呻吟出聲

「嗯…不要…好難受………」

「是…舒服….還是難受」我一下一下猛烈撞擊著他體內那個地帶

「啊…慢點…太快了…」他苦悶的喊著,我的胸口完全被他的汗水浸濕了,當然,也有我臉上滴下來的

馬上就到高潮的快感沖刷了我大腦裡的理智,我機械的衝刺著,手裡加快捋動的頻率

很快,隨著一陣顫抖,我和在中同時達到高潮,我的東西全部射在了在中的體內……

 

-----------------------------------------H---------------------------------------

 

高潮過後,在中滑到在我的懷中,累得很快睡著了

我抱著他躺在床上,看著他的臉,幾乎一夜未眠

他的臉頰紅潤了,因為我

他的身體溫暖了,也因為我

但是,他的心,能否因為我而徹底擺脫孤寂,獲得真正的快樂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