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老家過節了,家裡沒網路= =|||,補更昨天的~~然後.....有H))))))))<---迴音來著

 

於是兩天病假一天住院一天在在中家,就這樣過來了,我該去上班了。

前一夜我和在中在沙發上靠著呆到淩晨1點多,看他靠著我的肩膀睡熟了我才抱著他上床睡覺,所以早上醒來我照例帶著黑眼圈和太陽說hello

車筐裡放著在中早起熬的皮蛋瘦肉粥,粥的香味遠遠都能聞到。

我邊騎車邊想著今早在中早早起來給我做早餐然後叫我起床,還在我穿衣服時給我整理領子...這樣的情節不就是結婚後夫妻倆早上的相處方式嗎?當然,如果他再給我加一個早安吻就完美了。不過總的來說我今早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這天是週五,所以下了班我就回家了。當然,是去在中家。

颱風見到我還是很高興,圍著我蹦蹦跳跳搖尾巴,我蹲下身子和它玩鬧,於是一人一狗吵吵鬧鬧的,興奮處我拍著颱風的頭喊道「叫爸爸,叫爸爸。」

剛才在一旁一直默默看著我倆的在中被我逗樂了。

我一時間有些失神。沒錯,真的很少看到在中笑,所以每一次我都會忍不住露出很囧的花癡表情。

「你讓颱風叫你爸爸,那你是狗還是颱風是人啊。」在中哈哈大笑

我回過神來,紅著臉反駁「你不也讓牠叫你爹地嗎。」

「倒也是。」在中想了想,自顧的笑了笑

見他沒反對,我繼續對颱風喊著「叫爸爸!叫爸爸!」

可是剛才還嗷嗷叫著和我打成一片的狗趴在地上睡著了= =

 

** ** **

 

吃過晚飯,我正猶豫著晚上和在中做點啥,門鈴突然響了

「允浩你開門,我給颱風洗澡呢。」在中在浴室裡對我喊道

於是我走向客廳開門

「在中哥我.....」

一個衝力差點沒撞飛了我,多虧我長得結實!

定睛一看,是那個小子!那個叫什麼長明的小子!

「你怎麼在這?」那傢伙看到我就把臉拉的老長。

靠,不就是比我高點嗎,難道臉還能比我長?

於是我也拉長臉回答他「我暫時住在這裡。」

「你!」那小子青筋暴起

「我!」我張著嘴又把下巴往下拉了拉

「昌珉啊。」在中雙手濕漉漉的走了出來

「在中,他怎麼在這?」那小子指著我,一臉不爽的樣子。

「嗯,因為我和他在交往啊。」在中一點也不扭捏,大大方方表情自然的說出了這句話

於是那小子的下巴都快砸到腳面上了,好吧,我承認我輸了。

不過.............呵呵呵呵呵呵呵,交往.......................嘻嘻

「靠!你居然搞個男的!我看你是不是.........」

「我已經決定了,所以你沒必要再說什麼。」在中打斷了那小子的話。看得出來,在中似乎不高興了

那小子看了看我,傲慢的問「大叔,你叫啥名字啊?」

「我叫鄭允浩,長明小鬼。」我笑嘻嘻的

「你丫才叫長明呢!還長明燈呢!我看你離亮長明燈不遠了!」那小子哇啦哇啦大喊著

剛才繃著臉的在中突然笑出了眼淚「長明....啊哈哈哈....長明....」他揉著眼睛看著我「他叫昌珉啊...長明...啊哈哈哈............」

「哦。呵呵呵呵」我看著在中笑,也笑嘻嘻的回答著。當然在昌珉看來,我的表情更欠拍了

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是老朴

「老鄭,明天週末你休息吧?我和俊秀想唱KTV,你叫上小美人一起來吧。」

我問了問在中的意見,他想了想,然後答應我和我一起去

於是我興高采烈的回答有天「沒問題!」

 

** ** **

 

晚上10點,我和在中,還有那個昌珉,一起打車去了東方之珠KTV。(當然,我很不希望昌珉去)

到了門口聯繫上有天,上樓找他包好的房間。

開門的瞬間我後悔帶在中來了——因為他那個腐女女友看到我身邊的在中後立刻來了精神

「你好你好!我是有天的女朋友,你可以叫我小靈!」她衝到在中前面,激動的臉都紅了

我敢發誓,那一瞬間在中瞪了有天一眼,眼神並不友好。當然這個表情一閃而過,快到我似乎覺得是我的錯覺

「我是在中。」他淡淡的笑了笑

「你好在中!你就是允浩的...吧?你真好看啊!我能和你合個影嗎?我一個朋友最喜歡你這類的!」她激動的拿出手機挽著在中拍個不停

於是我和有天同時拉開他倆

「我再給他倆合個影!你別拉我!」有天的女朋友推了有天一把,把手機對準我和在中

「啊!我們唱歌吧!俊秀,快,來一曲。」有天搶下手機,然後急忙轉移話題

坐在角落裡的俊秀咬著唇,一直看著我們,似乎...似乎並不高興

我拉著在中坐在我身邊,昌珉那小子硬是用屁股擠開了我倆,我怨恨的看著坐在我倆中間的超級電燈泡,那孩子喜滋滋的吃著包間贈的零食,完全無視我的存在= =

另一邊,有天和那個小靈已經開始合唱了。有天那燉土豆般厚實的聲音夾雜著嘿嘿嘿的笑聲,於是允浩經典的抽動嘴角表情再次出現在我的臉上。

真受不了,我把視線轉移到坐在有天旁邊的俊秀身上,不知道他今天怎麼啦,一動不動,悶悶地,簡直和在中一樣。

金姓男都很悶騷嗎?我在心裡琢磨著

「下面,由我國著名的野獸派深情猛男鄭允浩先生給大家哀嚎一段!」不知是不是報復我剛才不屑的表情,有天突然舉著話筒大聲報幕,然後把話筒塞給我

於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我身上

我很想揍他!真的,我怎麼有這麼個損友!

要知道,我的五音不全也是全院出名的——大一選校草那段時間,正趕上全院聯歡會,文藝部長朴有天也這樣突然讓我上臺唱歌..........全院一千多人啊!

於是一曲過後我的追求者立刻少了一半= =

這人!太損了!而且同樣的損招用兩次!= =

算了!不就是丟人?又不是沒丟過!

於是硬著頭皮開唱,唱那個損人朴給我點的《今天你要嫁給我》= =

果然,唱了沒幾句,我看到小靈同學一臉囧的表情,昌珉和有天笑岔了氣,倆金姓悶騷男也不在發呆了——直直地看著我

很好,我心裡嘩啦啦的流著淚,話筒和頭垂了下來,只有背景音樂的聲音

這時,一個我沒聽過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朵裡

我猛然抬頭——隔著昌珉坐在我旁邊的在中,輕輕的唱了起來..............

於是我驚呆了,而且不僅僅是我,這個屋子所有人都和我一樣,呆呆的看著在中。

我從未聽過在中的歌聲,居然可以這樣美!

他的聲音和他的人一樣有種魔力,會讓人中毒般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這樣完美的在中現在是我的!我突然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和他..........

「允浩,一起唱。」在中唱到一半突然扭過頭來看我

我猶豫著,話筒握在手裡

「一起嘛!」

那雙我愛著的黑色眼睛帶著笑意,宛若媽媽鼓勵剛學走路而一次次跌倒的孩子那樣的溫柔。

我只知道我的心裡充斥著溫暖和喜悅,我舉起話筒,終於鼓足勇氣和在中一起唱。

我們看著彼此,他帶著我唱著,這一次我沒有跑調,越唱越響...........

一曲過後,掌聲不斷。

「太好聽了!在中,這是我們給你一個人的掌聲!」有天使勁鼓掌,嘴裡還是欠拍的話

我冷靜的瞪著有天,他躲開我殺人的目光嘿嘿嘿笑笑,馬上又慫恿俊秀唱歌。

可是俊秀今天很奇怪,始終沒理任何人,於是有天和他女朋友成了麥霸。直到10點多他的女朋友和我們道別一個人回去了。

現在這個包間只剩下我們5個大老爺們了。

因為是通宵,所以有天叫來服務員,又買了很多啤酒和食物。

「俊秀啊,怎麼悶悶不樂呢?你唱一首吧。」見話筒閒置了下來,我便提議讓唱歌好卻一直默不作聲的俊秀來一曲。於是我直接走過去吧話筒遞給俊秀。

俊秀沒看我,也沒接話筒。我感到有些尷尬。

「算啦,別理他了。」有天坐在在中的另一邊用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對我小聲說著「他最近不知道受什麼刺激了。」

這句話俊秀聽到了,他也只是咬了咬嘴唇。

我本想問問俊秀出什麼事了,但看他這個樣子估計也說不出什麼,於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在中身上,打算給他拿水果拿飲料。

可是現在的位置,我無法做到!非常令我不爽——有天和昌珉一左一右夾著在中(幽:提示,現在他們就是按神起隊形坐著)大獻殷勤,我無從下手!

鬱悶!在中明明不喜歡說話的,今天卻和有天昌珉3人一起喝酒聊天,還很High,完全把我晾在一邊。

早知道不帶在中來了!如果我倆在家呆著,做什麼都比現在這樣好!

我煩悶的拿起桌子上的啤酒,打算借酒消愁。

「不許喝!」剛才還有說有笑的在中猛然站了起來從我手裡奪走了啤酒

「呃..............」我嚇了一跳

「你胃炎剛好,不能喝酒!」他從桌子上倒了杯果汁給我。

「嗯。」我感激的接過果汁,漫不經心喝完一杯,他馬上起身給我倒滿,生怕我偷偷喝酒。

我還注意到了,即使他和有天昌珉邊喝酒邊聊天,眼神也會往我這邊瞟...........

於是我剛才小心眼的嫉妒心理平復了很多。

轉眼淩晨2點多,有天在中昌珉都喝了不少酒,哼哼唧唧的唱著不成調的歌曲,俊秀趴在那邊沙發上睡著了。

2大瓶果汁都被我喝完了,於是我起身打算出去上廁所,順便抽根煙。

昏暗嘈雜的走廊盡頭有個廁所,我走了進去,關上門,解開腰帶,脫褲子,掏出XX,吹著口哨開閘放水。

這時,廁所門被打開了!

我嚇得猛然回頭——只見在中笑嘻嘻的趴在門上看著我...............

「啊你怎麼來了!」我急忙提好褲子,滿臉通紅

「允浩你怎麼尿尿還吹口哨啊!啊哈哈哈哈。」他趴在門上哈哈大笑,明顯喝高了(幽:幽爸喝酒喝多了,回家就這樣,笑嘻嘻的)

「快關門!」我把他拉進廁所,急忙關上廁所門「你怎麼喝這麼多?」

「你不吹口哨尿不出來嗎?啊哈哈哈」他沒理我,自顧的笑到窒息

「呀!沒有啊!」我紅著臉沖了廁所洗了洗手,尷尬的回頭看他「你上廁所要鎖好門,我在門口等你。」

「等等。」他喊了句「過來拍拍我。」

「嗯?」我疑惑的回頭

他沖我笑了笑,然後俯身哇的一聲就吐了。

我嚇得急忙沖過去拍他的後背,看他又咳又吐的,心針紮般難受。

他吐完了,就靠著我坐在了地上,一直咳

「好點了嗎?好點了嗎?」我拍著他的背,焦急的問他

「允....」他呢喃般的開了口。

「嗯?」

「我很幸福.....」他低著頭,不知道是哭是笑,聲音顫抖著。

「在中啊..........」我伸出手撫摸他的臉,突然再次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沉默了一會,然後突然含住了我的食指,我嚇了一跳。

他細細地吮吸著,就像孩子吃棒棒糖一樣,還用舌尖舔了舔我的指腹。

濕熱的口腔,帶動一波又一波熟悉的熱流充斥著我身體的那個地方.......我的理智再次開始一點點的消失........

他含了一會,鬆口轉頭朝我伸出舌頭「棒棒糖不甜啊~~嗚~~我嘴裡還是好苦啊~~~」

「呃......」

亂亂的頭髮,微紅的肌膚,因醉酒而格外勾人的眼神.......我那個地方,很明顯的壯大了。

「可苦了!不信你嘗嘗!」他傻呵呵的大叫著,然後又伸出舌頭湊到我臉前

於是我伸頭狠狠的含住了他的舌頭

我突然不想再考慮他的感覺,只想任性的在他身上索取,來滿足我的欲望。

 

 

--------------------------------------H------------------------------------------

 

 

我雙手按著他的肩膀把他頂在牆壁上,他本能的掙扎著,被我堵住嘴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嗚嗚的聲音。

淡淡的酒味,令我上癮的味道。

漸漸的,他的呼吸越來越不平穩,於是我結束侵略他的口腔低頭轉為吮吸著他的頸,我用胸膛貼住他的,把他固定在我的懷裡,然後左手大力的捏著他剛才一直在掙扎的右手,同時用我的右手拉開他牛仔褲的拉鍊,摸進他的內褲裡。

在我時輕時重毫無規律的揉捏下,他舒服又不安的扭動著,嘴裡則毫不掩飾的發出粗重的喘息與抗議的呻吟

「不嘛...........呼.............不要...........呼............」

熱氣噴在我的胸口,一陣難以抑制的刺癢。我懊惱的捏了捏手心裡剛剛被我調教出來的“寶貝”,惹得在中一陣尖叫,然後手心裡沾滿了黏濁的熱流。

我按耐住不衝動,伸出沾滿液體的手指探進他那狹窄的甬道,在裡面擴張著,他嗚咽的喊著疼,繼續扭動著身體掙扎著。

我再也不願再忍耐自己那裡一跳一跳脹的發疼的折磨,脫下褲子露出那個地方,然後大力拉起靠在牆上喘息的他。

我坐在馬桶上(此馬桶不是那可愛的小狗),剝下他的褲子。讓他背對著我坐在我的腿上,雙手死死固定著他的腰,然後把東西猛然推進他的體內。

乾澀的通道還是太緊了,我再次感到舉步維艱,想著下次一定要隨身帶著潤滑劑,然後又努力往前頂著,他一直在掙脫,卻沒有力氣,只能哭著喊疼。

我知道我這次是粗魯了些。我也知道如果看到他紅紅的眼睛一定會心疼甚至停止,我還知道如果他此刻沒有喝醉,恐怕我永遠都不會這樣完全自私的做我想做的事情。

但是,我無法控制自己。我只是拍了拍他,繼續向更深處推進。

他倒在我身上,哽咽著的聲音已經沙啞,被口水嗆到不停的咳著,伴隨著斷斷續續求饒的呻吟

我看得心疼,摟著他的腰喊著他的名字,對他說不疼不疼,同時繼續律動著。

終於,幾分鐘後,在中不哭了,我頂在他那裡的某個地方他也會哼幾聲。

「還疼不疼啊?........很舒服吧」我一下又一下的頂著,他那裡也在一緊一收的緊張呼吸著。

「嗯...........嗯............」他迷茫的回應著我

看不到他和我做時苦悶又享受的表情,我突然覺得不甘心,在他那裡噴出液體後,立刻抽出他的體內,站了起來。

突然的結束他不滿的哼了幾聲,我揉著他的頭,把外套鋪在地上,然後按著他倒在地上繼續著

「呀........」我再次進去時他懶懶的發出這樣略帶驚喜的呻吟,真要把我逼瘋了。

我繼續推動著,他躺在地上仰面眯著眼睛,傻傻的笑著

「在中....在中........」那裡被熾熱的內壁緊緊包裹著,我覺得身體都是熱的。

「嗯?」他迷茫的睜眼看著我

「我是誰?」我衝撞著,啞聲問道

「嗯........ 嗯.............」他又閉上了眼睛,舒服的哼哼著

「我是誰?說。」我突然大力一頂

「啊..........」他有些痛苦的皺著眉,眼眶有紅了

「說我是誰?」我掐著他的肩

「允...允浩...........」他怯怯的睜眼看我

「嗯,我是允浩。」我重新溫柔的小幅度的律動著,不久後再一次瀉在他的體內

 

 

--------------------------------------------H------------------------------------

 

高潮過後我也有些無力,靠著牆坐著看著他

「允浩..........允浩...........」他依然躺在地上,閉上眼睛,嘴裡機械的重複著我的名字。

然後,越來越多的液體從他緊閉的眼睛中流了出來。

我慌了神

「在中!在中!是不是疼了?是不是很疼」我拍著他的臉

他拼命搖著頭,卻什麼都不說,可是卻哭得更厲害了。

「別哭在中!別哭!」我把他抱了起來,緊緊摟在懷裡「怎麼了?怎麼了?」

他嗚嗚的哭著,什麼都不說

「在中,我是允浩啊。」我搖著他

「允浩........允浩....我想回家...........不想在這裡........」他終於泣不成聲,斷斷續續的說著

「好,我帶你回家。」我心疼的摟著他,把衣服給他披上

「我好累.......我想休息.....我想睡覺....我想回家.......」他繼續抽泣著

「我們回家,我們回家。」我給他穿好衣服,抱著他走出廁所,離開了KTV。

在計程車裡,我給有天打了電話,說在中不舒服我先帶他回去了。

掛了電話,我低頭看到懷裡的在中已經睡著了,但是眼角的淚痕卻沒有乾。

我看著他,終於明白最大的痛苦其實叫做“無力”。

是的,我無能為力。

因為我愛的在中一直把靈魂鎖在自己世界裡,

而我僅僅只能被隔在外面,偷窺而已..................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