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那一年,一次模擬高考過後,鄭允浩拿著金在中的成績單笑的一口白牙,「進步不少。」金在中卻皺著眉搶過成績單「總是差一點。」

「在中,還有三個月,我們就可以一起上C大了。」

在中皺了皺眉「只剩下三個月了?不行,鄭允浩,從明天開始幫我惡補數學。」

鄭允浩挑了挑眉「你不是一直不願意我幫你補習嗎?」

「只有三個月了,我不能總讓這該死的數學拖我的後腿啊。你就那麼相信我能考上C大?」

「我相信。」

「……好吧 ,我要跟它拼了!」

 

 

事實上,認真學習想考上大學的還是大有人在的。晚上放學了,居然有這麼多人不願意回家而留在教室裡在啃書。金在中拿著幾本書奔到鄭允浩教室門口的時候更傻眼了,好傢伙!這都不帶回家的?一班級都在?

鄭允浩拿著幾本書慢悠悠的晃出來,班級裡的人根本不因走出來了一個人而有所好奇,各個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埋進書裡面。金在中搖著頭發出嘖嘖的聲音「全是人才,我說你每天都按點跟我回家,應該算是你們班的奇葩了吧。」

鄭允浩揉了揉他的頭髮,「這是什麼話,我在家也認真看書的啊,在哪裡還不都一樣。」

金在中斜眼瞄了他一下,「得了得了,我們去圖書館吧,這個時候只有圖書館沒什麼人。」

 

在鄭允浩第101下敲著金在中提醒他不許咬筆桿的時候,金在中終於毛了,「我說這發明數學的人是怎麼回事啊?整天弄這些導數符號,開更不開更的都是腦子有病吧,有屁用啊!」

鄭允浩無奈的搖搖頭「但是它可以把你拒之夢想的門外。」

在中從鼻子裡發出一聲不屑的聲音「鄭允浩你是人嗎?」

「......」

「能把這鬼東西學這麼好的肯定不是人類。」

鄭允浩好笑的看著他,然後低下頭看著桌上擺放著他剛剛讓金在中解答的題目。睫毛的倒影投在有著明晃晃笑容的臉頰上,金在中看的暈乎乎的。他只記得鄭允浩是對著窗坐的,那個笑容被窗外的夕陽照應的很溫暖,一時之間忘記收住目光。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的臉已經放大了好幾倍。

金在中被嚇的差點跌坐到地下,他推開鄭允浩靠近的臉有些慌張的開口「你幹嘛?」

鄭允浩被他推的一下子坐回了椅子上「我只是好奇你在想什麼,肉麻兮兮的盯著我看。」

金在中腦袋一漲,心臟仿佛是生了病一般的亂跳著「我哪有盯著你看!」

似乎就在那一瞬間,金在中驚慌的意識到,他完了。

 

 

 

在高考終於結束的那一天,整個高三年級部都沸騰了。不管考好的沒考好的都在學校裡扔著破舊的書本像狼一樣鬼叫著噩夢終於結束了。

金在中勾搭著平日裡幾個玩的不錯的兄弟頂著要把他們烤熟的大太陽向小賣部走去「走!金爺爺請你們吃冰!哈哈~ 老子終於解脫了!」一哥們阿東也勾搭著金在中的肩膀開口「喂,金子,我說咱哥幾個今兒個出去開個夥怎麼樣?慶祝咱們重生!」

長得黑黑的強子走到他們前面一路倒退著開口「哎,阿東這主意不錯!順便咱也那啥...嘖嘖~弄兩杯~~你們說怎麼樣?~」

金在中勾著阿東的脖子哈哈的笑了出來「擦,強子你呆逼了這麼久,總算是有點遠見了。」阿東也哈哈的笑了出來。說實話,高考過後人真的跟重生一樣,就好像出獄一樣,好不容易脫離了噩夢一般生活的地獄。

就在強子倒退著撞上一個人差點摔倒的時候,金在中僵住了跟阿東勾肩搭背的胳膊,停住了笑聲,是鄭允浩。他有些悻悻的放下勾著阿東的手,這一群人都認識鄭允浩,知道他是跟金在中從小到大的竹馬竹馬。強子看著被自己踩髒的白色球鞋賠笑「鄭哥,真不好意思。腦袋後面沒長眼,沒看到您大駕光臨啊。」

鄭允浩笑笑說沒事,看了眼金在中,他一直都知道金在中跟別人相處和跟他相處的模式不一樣,很奇怪的感覺,但是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哪裡奇怪。金在中也看著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他平時脫口而出的髒話到了鄭允浩面前就一個字都吐不出來,跟兄弟之間再正常不過的勾肩搭背到了他面前就變得很不正常了。明明很爺們的性格,為什麼到了他面前就好像變溫順了一樣。奇怪嗎?但是自己也說不上來哪裡奇怪。

明明認識都這麼多年了,按著正常的思路來講,鄭允浩跟金在中相處的話應該會更加的肆無忌憚一點才對。可是,哪裡不對,到底是哪裡不對。

鄭允浩扯了扯嘴角「考的怎麼樣?」

金在中還沒有回答他,阿東就走過去一胳膊搭上他的肩膀「嘿,我說鄭哥,這剛考完最忌諱的就是問考的怎麼樣了啊?你說是不是?要我說咱就該...」阿東一邊勾著鄭允浩的肩膀繼續往前走著,一邊絮絮叨叨的跟他講話。

後面的話金在中沒有聽見,只是他盯著鄭允浩放在阿東肩膀上的手扯了扯嘴角,原來奇怪的不是只有自己。

 

 

晚上,好不容易在離學校有點偏的燒烤店找到了位置。學校附近的大大小小的飯館都很忙,都是剛“出獄”的人在慶祝。金在中點了很多的肉串還有幾紮啤酒,一邊的兄弟看不過去了「哎,我說金子,平日裡你也沒少跟我出來偷偷喝酒啊,都是白的白的上啊,這突然來啤酒我可不幹啊。兄弟們說是不是?」

一桌的兄弟跟著吹噓「對啊對啊,你的酒量咱大家心裡可都有數啊,啤酒大夥可不幹!」

金在中悻悻的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人,鄭允浩沒說話只看著他豎起一根手指。金在中知道他的意思,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金在中笑了,「今天大家就不醉不歸!」

一桌子的人紛紛拿著筷子敲著碗發出雜亂的聲響「老闆!換白的!」

在對面的一兄弟對著鄭允浩的杯子裡倒酒的時候,金在中伸手制止了「他胃不好,不能喝白的。」

鄭允浩拿開了金在中放在酒瓶上的手對著給他倒酒的哥們笑「沒關係,我少喝點,待會給我上啤的。」

那哥們也爽快「好嘞,咱不強求,那就先半杯白的。」

金在中收回了被抓在手裡的手,鄭允浩突然湊近他耳朵小聲的說了一句「下不為例,今天就放過你,但是別給我沒止境的喝。」

因為耳邊突然的熱氣,金在中一下子沒出息的紅了臉,所幸的是燒烤店裡昏暗的燈光根本沒人注意。

 

在聚餐快進入到結束的時候,大家的狀態就開始改變了,由本來的解脫的開心變為了離別的傷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先開始了各奔東西的話題,還算清醒的阿東居然抱著酒瓶嗚咽了起來「我說,咱幾個哥們也在一起吃喝拉撒三年了,這說分就分了。還真有點捨不得,嗚嗚...」

強子端著杯子猛的喝了一口酒,不知道是被酒辣的還是別的原因,眼淚在眼睛裡打轉「馬上你們有的人去別的地兒上大學了,真羡慕。到時候別忘了我這哥們啊!」

阿東嘭的一聲把酒瓶砸在桌子上,打了一下他的頭「胡說你個呆逼,你不上大學嗎!雖然成績都不咋地,可咱們也拼死拼活了三年啊!不能把這該槍斃的三年拿出去餵狗啊!」

強子突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不行啊,不行...我不能再讓我媽吃苦了...」

阿東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強子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我打你這狗日的,你媽一個人拉扯你這麼多年還不就是為了你能上大學!你這個節骨眼上放棄能幹什麼,出去打工嗎?!」

金在中看著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講,只是悶悶的不斷的喝著酒。他突然覺得自己是這麼的幸運,父母健在,家庭不能說是富裕,但起碼幸福快樂。重要的是,身邊還有一個寵了自己這麼多年的笨蛋。

後來鄭允浩看著金在中已經喝的紅撲撲的臉蛋,講話已經有些迷迷糊糊了。他伸手拿下金在中還要往嘴裡送的酒杯,金在中卻一把抓住他的手,另一隻手拿著酒杯對著他說「鄭允浩,我…我敬你…感謝你這麼多…多年的照顧…這杯我…我幹了!」

鄭允浩反手把他抓著自己的那隻手攥緊在掌心,另一隻手過去奪他的杯子「知道了,你醉了。」

金在中掙著他包著自己的那隻手卻始終沒有掙開,後來就隨他去了,搖頭晃腦的說「你放開,我沒醉。」

阿東看著已經暈暈乎乎的金在中說話了「鄭哥,金子今天喝的好像有點多。要不你先送他回去,反正我們也該散場了。」鄭允浩扶著有些軟趴趴的貼著他的金在中為難的看著桌上的幾位兄弟,這個時候才發現,其實這一桌上只有金在中跟強子兩個人喝醉了,別的人雖然都上了臉但其實很清醒。

阿東拍拍他的肩「放心,強子我等下送他回家。別的哥們都沒事。」

邊上的季海站了起來「是啊,你先帶金子回去吧,都不省人事了。我們馬上就散了,我等會還要跟我家燕兒過二人世界呢。」阿東一巴掌拍上他的後背「行啊,大海,那柳燕真給你弄到手了?」

季海有些憨厚的笑了出來摸了摸腦袋「什麼叫弄啊,我追了大半年呢。昨天她終於答應跟我一起去市裡上大學了。」

鄭允浩看著他的笑容,突然就羡慕起這樣明媚的追求而得來的愛情。

鄭允浩扶著金在中走到燒烤店門口的時候,阿東突然叫住了他「鄭哥!」 轉了頭,阿東的眼睛紅紅的「金子是個很講義氣的傢伙,我們都捨不得他。等他酒醒了幫我轉告他有機會一定要常出來聚聚。」

 

出了門,鄭允浩才彎下身子,歪歪扭扭的把金在中弄到了自己的背上。這個時候學校早就門禁了,自行車還鎖在裡面,只能背著他走回去了,好在這個燒烤店裡學校比較偏,離家總算近了點。

金在中趴在鄭允浩的背上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鄭允浩卻笑了,心裡想著能夠背著他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走到半路的時候,背上的人突然不舒服的掙扎了起來。把他放了下來,金在中就蹲在路邊吐了起來。鄭允浩蹲在他的旁邊幫他順著背,等他吐的差不多了再跑到附近的小店買了礦泉水還有紙巾。

吐完了的金在中似乎清醒了一點,只是腦袋還是有一些昏昏沉沉。他蹲在路邊用鄭允浩買來的礦泉水漱口,直到嘴裡沒有了那些異味。鄭允浩把他牽了起來,他卻還是歪歪扭扭的站不穩,鄭允浩又蹲了下來「我背你吧」。隔了很久也不見身後的人有動作,轉過了頭才發現金在中一直盯著他的後背看。站了起來揉了揉他的頭髮與他平視「怎麼了?」金在中眼神迷茫的盯著他看就是不說話。

鄭允浩趁著他的不清醒突然就問他「你想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找到了嗎?」鄭允浩以前會想等到有一個確定的未來之後再跟他告白,可是再這個樣子下去他會瘋的,那個任性的傢伙一點都不開竅。況且現在正是應該熱戀的年紀,他們的感情世界卻是一片空白。自己也是正常人,跟全世界的男生女生都一樣,自己喜歡的傢伙站在面前,也會想去抱他去吻他。

「……」金在中愣住,儘管腦袋依舊暈暈乎乎,但是思路卻很清晰。一年多了,這個約定還是被拿出來了,鄭允浩是等不及了嗎?等不及要跟他自己喜歡的那個漂亮女孩子告白了嗎?那我,要不要在他告白之前跟他告白呢,還是讓這種禁忌的感情爛死在肚子裡算了。

又或者,其實,鄭允浩也是喜歡我的。

「說話啊,難道你真的要我等一輩子?」鄭允浩有些急躁的打斷了有些走神的金在中。

「我...你...不跟她告白不行嗎?我...」

 

鄭允浩無奈的笑了笑,還是算了,牽著他的手繼續往前走。金在中被他牽著,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後。一直安靜的走到了家門前一盞昏黃的路燈下,金在中才拉拉手讓他停了下來。鄭允浩轉過頭看著他,看他朦朦朧朧的眼神就知道他還是不太清醒「怎麼了?」

「我問你幾個問題」

「嗯」

「我說話嘴裡有沒有奇怪的味道?」

「....酒味算不算?」

「只有酒味?」

「嗯,在中你怎麼了?」

「鄭允浩,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很奇怪?」

「......」

「嗯?說話啊,是不是很奇怪?」

鄭允浩看著他半天才憋出四個字「哪裡奇怪」

金在中洩氣一般的坐在路燈下的階梯邊把臉埋在自己的膝蓋處,久久才悶悶的說出一句「我覺得我完了。」

鄭允浩站在他的身後沒有說話,直到過了很久他看到金在中在咬自己的手,邊咬邊說「我一定是瘋了。」金在中低著頭碎碎念,然後站起來抬頭站在階梯下面看著此刻比他高一個腦袋的鄭允浩「鄭允浩,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沒去市一上高中是不是因為我?」

鄭允浩皺著眉「你醉了。」

金在中揮了一下手,差點沒站穩「狗屁,我沒醉。」

「........」

「回答我啊!」

「別鬧了,回家。」

「我沒鬧,你快回答我,不然我就不回家!」

「你怎麼總是這麼任性,金在中,你別逼我。」

「誰逼你了,這麼多年,你什麼都不說,只知道站在我身邊守著我。哪天你不在我身邊了怎麼辦,你讓我怎麼辦?」

「.......」

「說話!我問你呢!為什麼不去市一?」

「.......」

「鄭允浩!你混蛋!你有種一輩子別跟我開口說話!」金在中借著酒勁大聲的衝了他一句,衝完轉身就走!

「因為市一沒有你!」鄭允浩對著他歪歪扭扭氣呼呼的背影也大聲回了一句,「沒有你,對我來說哪裡都一樣。」

金在中停住腳步站在那裡,彎下身子撿起一顆石子掉頭就砸到他的身上「王八蛋,到底是誰比較任性!」

鄭允浩走過去看他生氣的臉,拉拉他的胳膊,金在中的眼睛跟臉頰都有些紅紅的「最後一個問題」

「......」

「你想告白的那個人是不是我?」

「......」

金在中皺皺眉,借著酒勁膽子莫名的大了起來,墊腳親了一下他的臉頰迅速的離開,口氣卻很凶的開口「喂,快說!你到底喜不喜歡我?」這口氣跟表情活脫脫的跟小時候第一次把小允浩逼在牆角的時候一模一樣,連問出的話都一樣。

鄭允浩還沉浸在剛剛那一瞬間溫熱的觸感中沒有反應過來,蹙起了目光,情景重現一般零零碎碎的在腦海中散過。

金在中看著他沉默的樣子,一股無名火噌的竄了上來,脫口一句慣罵他的話「豬頭啊你!」皺皺眉有些氣急敗壞的轉身邁開步子,然後又有些懷疑的用手擋在嘴邊哈著氣,嘟囔著「不會是我嘴裡有奇怪的味道吧」

鄭允浩用力的拉著他的胳膊把他轉過身,金在中一個踉蹌撞進他的懷裡「...唔...」同時迎上來是鄭允浩溫熱的嘴唇。

金在中瞪大眼睛一把推開他「誰允許你沒告白就親我的!還…親…親嘴!」

鄭允浩有些無奈的看著他「你既然什麼都知道為什麼一直阻止我告白」

「因為我害怕啊!我害怕你喜歡的那個人並不是我!」

鄭允浩閉著眼睛深吸一口氣忍住了即將一口噴出來的老血,金在中看他舉起來捏緊的拳頭以為他要打自己呢,嚇的條件反射閉起了眼睛。誰知鄭允浩捏緊的拳頭一伸把緊閉著眼睛身形不穩的金在中拉進自己的懷裡,然後雙手捧住他的後腦勺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唇「金在中,我真是要被你逼瘋了....」

金在中被拉進他的懷抱,因為慣性雙手抵在他的胸口。被捧住腦袋動彈不得,嘴唇上一片溫熱,自己卻是僵硬的不知道要如何動作。暈暈乎乎的睜開眼睛又閉上,抵在他胸前的雙手緊緊的攥緊了面前男人的衣服,輕輕的蠕動起自己的嘴唇回應起來。路燈下,昏黃的燈光拉長了兩個人的身影,卻格外的溫暖。

鄭允浩在腦海中幻想過無數次他吻金在中的場景,卻遠遠沒有真實的觸感來的讓他心動。雙手從後腦下滑到他的腰部,把他抱的越來越緊,吻的越來越纏綿。氣息不勻的金在中換了一下頭的位置,感覺有濕滑的東西剛試著觸碰自己的舌頭,他嚇得再一次用力推開了男人,鄭允浩眼神跟嘴唇都亮亮的,笑著問「又怎麼了?」

金在中被吻的殷紅的嘴唇格外誘惑,迷茫的雙眼瞪著他,臉頰浮著不正常的紅暈「我…我剛剛吐過,為什麼要挑今天…這可是初吻…哎呀…這次不算!!」說完就一邊嫌棄似的擦著嘴唇一邊向自家門口跑去了。

鄭允浩看他急急忙忙逃走的身影笑了出來,那一刻他真的是喜歡死了金在中那毛毛躁躁的樣子,輕輕出聲「你的初吻不是6歲的時候就給我了麼,再說,今天也是你先親我的啊。」

那晚,兩個人並沒有互相告白。但是他們清楚的知道這麼多年,中間的那層紙終於還是被戳破了。初吻在一個算糟糕卻也美好的情況下發生了,可是某個人說了,這次不算。

 

 

只是金在中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捅開那張紙之後就是半個月沒有鄭允浩的消息。本來金在中就對那天晚上喝多了自己的所作所為耿耿於懷,這會兒他又以為鄭允浩是在躲他,那吻他又是怎麼回事。終於在收到C城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徹底按捺不住性子了,拿著錄取通知書就奔到了鄭允浩的家。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半個月鄭家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鄭允浩的父親去世了。

當金在中終於見到鄭允浩的時候,他以為自己是不是一年沒看到他了。鄭允浩一個人坐在院子裡順著颱風的毛髮,颱風似乎知道他心情不好,只是乖乖的伏在他的腳邊任他摸著自己的毛髮。金在中攥緊了手心的錄取書,莫名的有一種恐懼感,只是不知道那股蝕人的恐懼感從何而來。把通知書塞進了口袋,在他旁邊坐了下來,鄭允浩轉頭看見身邊坐著的人愣了一下,隨即輕輕的說了三個字「你來了」

金在中看著有些鬍子拉碴的他,覺得怎麼也無法接受他父親已經去世的事實。仿佛在他家吃飯就是昨天的事情,鄭爸在飯桌上憨厚的笑著,笑容很溫暖。金在中咬著唇想著要說些什麼安慰他才能好一點,卻在心裡醞釀了半天也沒醞出所以然,最後也只是吞吞吐吐的說了三個字「我在呢」

鄭允浩笑了笑,垂下眸子,輕輕的回了三個字,我知道。

之後便是長時間的無言以對,可是卻沒有誰想先結束這樣的安靜。直到放走腳下的颱風,鄭允浩才轉身輕輕擁住了身邊的人。誰都沒有講話,金在中任由他抱著把臉埋在自己的脖頸處。很快,他就感覺到脖子濕漉漉的一片。

鄭允浩哭了。

金在中有些不知所措,畢竟跟他認識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見過鄭允浩這樣赤裸裸的哭過。所以,當他真的哭了的時候,自己就慌了陣腳,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憋到最後,也沒有說出一個字,只是抬起手有些笨拙的順著他的後背。

金在中的心從來沒有這麼疼過,他不知道是因為鄭爸去世了,他很難過。還是因為看到鄭允浩哭了,所以心疼。他只知道,那一天鄭允浩的眼淚放佛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到他的心上,血流不止。

 

鄭允浩從頭到尾也沒有讓金在中看見自己的眼淚,埋在頸間流淚也沒有發出聲音,直到似乎眼淚乾涸了,他才鬆開了擁著金在中的手。如果不是頸間的濕熱,金在中或許會以為他根本沒有流過眼淚。後來鄭允浩的一句話讓金在中從頭涼到腳底,他終於明白剛開始那股蝕人的恐懼感從何而來。

「對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去C城了。」

金在中心裡想的是,那我他媽這拼死拼活的三年算什麼,你明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學習。可是在鄭允浩又說出一句「我不能丟下我媽一個人。」之後,脫口而出的卻只有三個字「沒關係。」

鄭允浩有些怔怔的看著金在中的眼睛「在中,你會去C城的吧?」

金在中回望著他的眼睛,久久沒有說話。

鄭允浩輕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拉過他的一隻手放在手心「答應我,去上C大。」

金在中有些無力的扯扯嘴角,看著他細長的手指「沒有你的C城,我根本沒有想過要去上學。」

鄭允浩低著頭淺淺的笑了「有你這句話,我還要求什麼呢。只是在中啊,如果不想我更疼的話,答應我,去C城吧,嗯?」

金在中猛的一下子就感覺自己眼眶發熱,他用力眨了眨漲的發疼的眼睛,笑「好啊,別嫉妒我到時候成績比你好就行了。」怎麼了,明明心裡不是這樣想的,明明不想去的,明明是有些生氣的。可是為什麼看到他痛的那個樣子,自己就拒絕不了了呢,真是沒出息。

第二天,金在中就把他那個小小的已經發舊的MP3送給了鄭允浩,裡面只有一個曲目,是瓦格納詠歎調。適合在失去親人的時候聽的,鄭允浩聽了整整三天。

 

 

後來,金在中真的一個人去了C城上C大。他想,鄭允浩可以為他放棄市一而留在A城,他也一樣可以為了鄭允浩一個人去C城。

去火車站坐車去C城的那一天,金爸金媽還有鄭允浩一起送他來的。金爸金媽儘管捨不得,但是看見自己的兒子能上好的大學總歸是給自己長臉的。一個月沒見的鄭允浩,臉色跟精神似乎都好多了,起碼那個樣子看起來沒有讓金在中心臟濡痛。

在還有五分鐘檢票的時候,金在中就催促著他們三個人趕快回家,說看著他進車站會覺得渾身不自在。然後衝著一邊恨不得把他看出個洞的人發毛「鄭允浩,你別盯著我看了行不行?」

鄭允浩收回望眼欲穿的目光低頭淺笑,那個笑容在金在中看來似乎就是捨不得男朋友走又不好意思開口的小少女般羞澀笑容,笑的他心裡甜滋滋的像大爺般美得不行。

後來在廣播裡播報去C城的開始檢票的時候,金爸金媽才著急的把放在腳邊的行李提起來,然後左看看又看看有沒有什麼丟下的。金在中有些無語的看著自己手忙腳亂的父母,也難怪,自己長這麼大了還真是第一次出遠門。

就在這個時候,鄭允浩輕聲的喊了在中。在中聞聲轉頭就看到鄭允浩豎起大拇指在唇邊親了一下然後準確的印上他的,金在中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他們之間,除了高考結束那一次金在中喝醉莫名其妙的接吻之外,別的什麼親密動作也沒有過。這個時候,反而就是這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動作讓金在中臉頰發紅,腦袋發熱。他又開始鄙視自己沒出息了。剛剛還像大爺般美滋滋的得瑟著,這會瞬間就小媳婦般栽倒在鄭大爺的拇指吻裡了。

鄭大爺看著金在中一臉懵相,笑著說「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想過我跟你會有隔這麼遠的一天。好像真的有點捨不得啊,怎麼辦。」

金在中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他的話,就被收拾好行李的金爸金媽催著去排隊檢票了。

 

後來在快要檢到他的時候,他突然丟下手裡的行李,衝過去撞進鄭允浩的懷裡摟住他的脖子。鄭允浩出其不意的向後踉蹌了一步卻還是穩穩的把他接個滿懷。金在中緊緊的抱著他,貼著他的耳朵深吸一口氣,準備回答他剛剛的問題說,捨不得我就跟我一起私奔吧。可是說出口的卻只有兩個字「等我。」

後來在金在中檢完票,要進火車的時候。掉過頭衝著他的爸媽喊了一句「爸媽!我愛你們!」就在金媽一頭紮進金爸懷裡哭出來的時候,鄭允浩又聽到一句「鄭允浩!我也愛你!」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金媽抽噎著說,「臭小子,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他說愛我。但是為什麼不跑過來抱我一下,我是他媽啊!」

金爸眼眶也有些微紅,拍著她的背說勸說著,「行了行了,兒子能上好大學就知足吧。他跟允浩從小長到大,兄弟之間摟摟抱抱怎麼了,他要跑過來抱我們,我還覺得那臭小子不正常了呢。」

鄭允浩在一旁笑笑沒有說話。

金在中上了火車反覆的想,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今天一直對他笑著的鄭允浩眼眶紅紅的。還有在他喊著也愛他的那一刻,他似乎抬起手用力的咬著自己的大拇指。那個動作金在中從小就知道,每次鄭允浩忍痛不哭的時候,就會反覆的用力咬自己的大拇指。傻瓜,要哭就哭,幹什麼一定要咬著大拇指。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