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就辭了日料店的兼職,每天也有了空閒的時間——下班吃完飯我都陪在中玩。

當然,晚上我們兩個熱血青年也沒閒著…………….

後來我聽說做的過於頻繁對受方身體傷害極大,特別是老了容易得大病。於是我和在中說這方面我們也要走可持續發展道路。我定了個計畫:第一周週一、三、五、日 晚上做,下週二、四、六晚上做,周周輪回,給他休養生息、自我恢復的時間。結果計畫剛出來就被他掐的滿屋子跑……….咳咳,我倆的生活繼續甜蜜並著刺激。

轉眼到了8月中旬。這天在中包了些包子,蒸好後讓我給俊秀他們送去。於是我來到合租房子推開門,卻不料立刻被客廳裡的有天嚇了一跳。

「啊!妖怪啊!」我驚呼。

有天一隻眼睛又紫又腫,甚是嚇人,我的反應立刻讓他扭頭用另一隻還正常的眼睛白了我一眼。

「死老鄭你有點同情心行嗎?我都受傷了你還在人家傷口上撒敵敵畏!」

「你這是咋啦!整容了?」我吃驚的繞著有天轉了3圈。

「滾!」有天照例用一個字有力的回擊我。

「我回來啦。」這時俊秀推開了門「啊,允浩也在。」

說完自顧走到有天身邊「藥買來啦,你坐好我給你塗上。」

有天又用那只沒受傷的眼睛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後坐了下來。俊秀小心翼翼的邊吹邊在他受傷的眼睛上塗藥水。

「你到底怎麼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問他。」有天沒好氣的說,然後微微瞥了俊秀一眼。

「怎麼?」我看著俊秀。

俊秀窘迫的低下了頭。

「他那工作,那個什麼合唱歌舞團的。今天下午我去找他,看到劇場後臺那個姓趙的團長摟著他摸臉摸屁股的。呸!」有天吐了口吐沫「那糟老頭子變態!男人都不放過!」

「啊!有這樣的事!」我再次大吃一驚,看著俊秀。

俊秀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這個傻小子一直說不要不要,那老頭還摸來摸去的。靠!」有天激動地喊著「然後我上去一把拉開他倆順手給老色鬼一拳,他鼻子當場就冒血了。」

「那你…….」我疑惑的問

「搞劇團的老色鬼居然是個科班出身的練家子,防不勝防啊…….咳,丟人!」有天聳聳肩,說得好像別人的事兒似的。

「然後呢?」

「我在劇團內外大喊團長老變態猥褻帥小夥兒~!然後當著眾人面拉著俊秀走了。」有天得瑟的說著。

「你這…….」我無語,轉頭看俊秀「俊秀……你……你沒吃虧吧?這事兒…多久了?」

「我…我一來合唱團…….」俊秀哽咽的說「沒幾天…他…他就經常….打著指導的名義…偷偷摸我….」

「豈有此理!」我和有天都怒了。

「我不幹….他說…說自己文化局娛樂公司都有人….我要是辭職,或者不同意…就永遠不讓我幹唱歌這行…」俊秀委屈的擦著眼淚。

「所以你就同意了?」有天憤怒吼著。

「沒有…」俊秀委屈又倔強的抬頭看了有天一眼「我知道…自我保護!」

「那今天這算什麼?抱著摸個夠?哼!」有天冷笑

「你讓我怎麼辦?我已經處處躲避他了!我也不想啊!」俊秀憋回眼淚沖有天喊道

「那你告訴我啊!我他媽不會幫你啊?我爸爸是幹什麼的你還不清楚嗎?還有你自己不會辭職嗎?不唱歌會死嗎?都多大了還做明星夢!你幼不幼稚啊?」有天繼續喊著,話漸漸變了味

「那也比你強!你只會依靠父母!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連打架都被老頭一拳打黑眼眶的人,我他媽也不指望你能幫我!」俊秀尖刻的說著。

「靠!我還不是為了你!」有天站了起來,氣得臉都紅了。

「我說,行了行了!這屋裡還有一大活人呢!」我急忙拉住有天。

「啊!氣死我了!好心當成驢肝肺!狗咬呂洞賓!啊!」

有天氣得摔門而出。俊秀跑回房間坐在床上,眼眶又紅了。

「啊!俊秀別哭。」我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有天這人你也知道,是刀子嘴豆腐心,他絕對是為你好,絕對絕對沒看不起你的意思。」

「我知道。」俊秀倔強的擦了吧眼淚「我就是委屈,他憑什麼這麼說我?」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安慰著,然後開口問「你打算怎麼辦?」

「辭職唄。有天說得對,我不該再做夢了。」俊秀不哭了「我還是找別的工作吧,我不適合當歌星。」

「可是,那不是你的夢想嗎?」

「還是尊重現實吧。生活畢竟不是偶像劇,那有那麼多夢想成真的事情啊?」

「那,有天呢?」我猶豫著,最後還是開口問道。

「也是我的一個夢……….我還是現實些吧。」俊秀苦笑著搖搖頭。

「俊秀….其實,我很高興你能看開。拿得起放得下這才是純爺們!」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起精神重新開始吧!」

「嗯!」

「好了!這是在中讓我帶來的包子,他剛做好的,可好吃了!你們留著吃吧。還有啊,別擔心,有天這人沒心沒肺,我保證他一會兒回來氣兒就消了。」

「我知道。」俊秀淡淡的笑了。

「那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兒和我說啊!」

我和俊秀道別,俊秀送我到門口,我突然想到一點,於是看著他說

「其實,我始終覺得你和有天很合適…也始終覺得你倆有可能。」

「是嗎?」俊秀苦笑

「因為………你知道嗎?有天這個人啊,脾氣特別好,你怎麼惹他他都不會和你生氣。但是算上這次,居然有兩次動手打人的經歷。」

「哦………」俊秀好奇的看著我

「上一次啊,是當時一個色狼偷看他女朋友,他上去就把色狼打了一頓。哈哈哈,這次嘛……….」

我故意沒往下說,笑著關門走了。

但是關門的那一瞬間,我發誓我看到俊秀的臉又羞紅了…………

 

** ** **

 

8月20號發了工資,然後組長宣佈5天的假期。

於是我和在中的假日開始了。

下了班直接去東站買21號去北戴河的火車票,兩張票加起來才花了42元。大大減少了旅行的費用。

「換洗衣服一人兩件、換洗內褲一人兩條、襪子一人兩雙、拖鞋一人一雙、牙刷2個、牙膏一管、漱口杯一個、毛巾2條、肥皂一塊、洗髮水8小袋、洗面乳一瓶、擦臉油一瓶、防曬霜一瓶、衛生紙一卷、水果刀一把、梳子、鏡子、創可貼、藥、一大瓶水、傘、墨鏡、手機、充電器、錢包身份證銀行卡…….這些都帶好了!」在中 把行李整理成兩包「還有數碼相機~」

「欸,你哪來的數碼相機?前幾天問不是沒有嘛?」我幫他打包,突然想到這點

「昨天把颱風託付給昌珉時管他借的。」

「你不是說把颱風託付給你同學麼,怎麼是他。還有咱有手機不就行了嗎?我的夏普你的諾基亞圖元也挺高的。」聽到昌珉這個名字,心裡就是不怎麼痛快。

「數碼相機怎麼也比手機圖元好啊。」他滿不在意,然後默默清點行李,突然抬頭天真問我「你說我們要不要帶個鍋到那邊煮海鮮吃?」

「呃………」

「你又怎麼了?」他不高興的白了我一眼

「真不用!我同學告訴我說那邊現在有加工的,很方便!你背個鍋怪沉的!」

「哦~那我就不帶了!你幫我想想還需要帶什麼?」他認真的看著行李

「真是賢慧啊。」我看著他的樣子不禁捏了捏他的臉

「去死!」他瞪了我一眼

「不過你的確忘了一樣關鍵的東西!」我認真說道

「什麼啊?」

「KY。」

於是我倆又開始打鬧了起來……….

 

** ** **

 

吃完午飯,在中和我一人背一個包(包裡裝著行李),檢查了水電氣閥門,關好門窗,離開了家。

2個半小時的火車,沿路窗外的景色有市里少見的高山,在中因此很興奮,一驚一乍不斷嚷嚷著讓我看梯田,那可愛的樣子讓我不顧車上有人再次毛手毛腳捏了捏他的臉。

到了北戴河車站,我的一個在附近燕大念書的哥們來車站接我,帶我們坐公交來到海邊的小鎮順便以“當地人”的身份和一個小鎮家庭旅館的老闆娘討價還價,以非常便宜的30元一天的價格租了3天。

租好房子後,哥們在我的感謝下坐車回學校了。老闆娘領著我和在中回旅館。

這個小鎮幾乎每戶人家都將自己家改建成家庭式旅館,聽說他們早年都是漁民,旅遊資源開發出來後,基本就翻修房子改行賺旅遊帶來的更豐厚的資金了。

到了老闆娘的家,也是普通2層小樓,我們倆被帶到了2層的一個小房間,交了房租給了鑰匙。老闆娘就下樓繼續出去招攬生意了。

房間很小,卻帶有獨立的衛生間,而內部活動也只有一個雙人床的寬度。屋子裡有電視和空調。總體還是不錯的。在中看了看房子就開始收拾了下行李了。

東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也6點多了,我倆換上拖鞋出去吃飯,計畫著飯後散步去海邊看大海。

雖說8月底已經不是北戴河旅遊最旺的時節了,但是出門依然處處可見或是剛游泳回來或是和我們一樣去海邊的遊客。

順著人群來到小鎮裡一條熱鬧的街道,到處都是賣東西的,在中來到一家賣泳衣的攤位,挑選著游泳褲。

「允浩,哪個好看?」他挑花了眼,便徵求我的意見

「那個。」我壞笑著指著一件少女最喜歡的鮮豔的粉紅色的連身游泳裙。

「那你買這個我就穿那個!」在中丟給我一件極其性感的蕾絲吊帶比基尼…….

於是我幽怨的看著他,他忍不住爆笑出聲。

我們這天沒買泳衣,因為泳衣攤位太多了,不著急,所以先去吃飯。這條長長地街道到處都是賣海鮮的。我倆商量了一下,走了幾個攤位問了海鮮的價格價,最後以12元一斤的價格買了3斤活的皮皮蝦。然後就有當地的一個奶奶熱情的走過來說可以幫我們加工。當然,花了我們5塊錢。

「這個不用放鹽嗎?」在中盯著老奶奶,見她洗了洗就把皮皮蝦直接放在鍋裡蒸。

「都是海裡的,自身就有鹹味的。」奶奶笑道

「這樣啊。」在中點了點頭

拿袋子裝好蒸熟的皮皮蝦,我倆走進街道一個飯館,一人點了碗麵條,加上皮皮蝦,吃了頓不錯的飯。當然,我倆剩了很多皮皮蝦,打算晚上帶回去當宵夜吃。

吃過飯已經7點多了,我們問了店主去海邊的路就動身了。

沿路遊客很多,街道的樹木全都掛著串串彩燈,和天上閃閃的星光交相呼應,熠熠生輝……

5分鐘後,我們終於看到了大海。

天色已晚,海水有些涼,所以海裡沒有人游泳。人們都在沙灘上乘涼,不遠處幾座燈塔照耀著大海……….

我和在中興奮地拎著鞋子沿著海邊走著,感受海浪一下下親吻著我們的小腿。

在中很興奮,俯下身子要摸貝殼。

「小心掉海裡去~明早咱們來看日出!再來撿貝殼吧!」我笑著阻止,在中這才作罷。

我倆拉著手在海邊走著,因為天色漸漸黑了,燈塔照明有限,所以沒有人注意到我們兩個男生親密的舉動。

在中真的好開心,貼著我愉快的哼著歌,我伸手緊緊攬著他,感受著海風吹拂臉頰………….

 

** ** **

 

回到旅館,在中洗完澡就和我圍坐在床上吃皮皮蝦,看到吃飯很少的他現吃的香甜的樣子,我打心眼裡特別高興,給他扒了好幾個大個的。

「你也吃哦~」他笑眯眯的也給我弄

吃完東西也9點多了,他收拾垃圾,我去洗澡。

洗過澡我走了出來,在中乖乖的坐在床上盯著我,這樣一看倒是把我給看得有些害羞了。

只穿著小內褲的在中啊…….

 

---------------------------------------H----------------------------------------

 

 

我走過去,走到他身邊靜靜地站著,舔了舔漸變乾燥的嘴唇,兩隻手一下子變得無所適從,雙眼則不安分的在在中身上掃視:從臉頰到鎖骨然後是細腰再接著…..

「哈哈」在中突然笑了出來「你看看你,還是那麼的沒有定力。」我一下紅臉,隱忍的表情果然是讓在中忍俊不禁的罪魁禍首。

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在中淡淡的笑了,把手攀上了我的腰,臉貼在我的身上蹭著,在中冰冷的臉龐貼在我發熱的肌膚上一下子讓我打了個激靈,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掛在了在中臉上,手也有意無意地摩挲著我的後背。

我伸手摸著在中光滑的屁股,一絲似有似無的傾向就這樣控制著我的大腦。

「別看了…….你再不做,我…我就…」在中顯然也有些按耐不住了,呼出的熱氣全部噴在我的頸間。

於是我一個欺身,把在中壓倒在身下。輕輕一拽,在中唯一覆蓋私處的小內褲就被我脫了下來,在中緊了緊懷抱,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嵌在我的懷裡。

這樣主動的寶貝兒,我有些乾裂的嘴唇就這樣壓了上去,嘴一張,直接含住了在中如櫻花瓣般的嫩唇,在中輕皺了下眉頭,悶聲哼了一下。這樣一來,我更是無法再忍受,靈巧的舌頭便躥進了在中的口腔,纏住了裡面的小舌,瘋狂地在裡面攪動著,同時在在中的幫助下手忙腳亂地褪去了自己身上的障礙物。

唇與唇之間劇烈的摩擦讓我們兩人都如火焰一樣燃燒起來,在中呻吟著,似是在邀請一般,他的身體也不自覺地輕幅扭動著。我熟練地輕握住在中的寶貝上下捋著,另一隻手更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搓著在中身前的紅纓。

粗重的喘息聲充斥了整個房間,我將他的臉龐全部吻遍,由耳根遊移到鎖骨,輕輕啃了一下,引得在中倒吸一口冷氣。

「嗯……」在中敏感如初,很快在我手中釋放了出來。

「擦掉….用KY。」他提醒我。

「放心啦,寶寶。」我拍了拍在中的屁股,從自己脫下來的褲子裡掏出那管我倆離不開的寶物。

混合著在中的愛液,我擠出KY。

對於這東西,量少了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剛進去一點他就會喊疼;用多了浪費,沒多久就會用完一管……..

還好進來我倆頻繁的實踐讓我現在已經掌握好用量。

不多不少正好,我用手指將擠出的KY均勻的抹在溫熱的小穴裡,然後又在自己的命根子上塗了很多。

「寶寶,我要進去了」

在中平躺在床上,將雙腿掛在我的腰上。

我呼了口氣,重新將唇壓在了在中的唇上,吸吮著,然後將自己胯下的炙熱推進在中那一張一合的柔軟的穴道,感受著被包圍住的緊致和火熱

瞬間,在中微睜開被情欲薰染了的眼睛,硬是將聲音在喉嚨間壓了下去

「寶寶…別害羞……發出聲音吧,沒關係的,」我繼續熟練的撚揉著他再次精神起來的可愛。

「嗯…….啊…….」汗珠沿著在中的臉龐流了下來,我伸出舌頭,輕輕舐去。同時用力地動了起來。

不斷,不斷,還是不斷地深入,觸及在中穴內的媚肉。

「快了…寶貝…….」感受到那火熱的內壁在自己的侵略中越髮夾緊,我在彼此粗重渾濁的喘息中加速衝刺

「浩………啊………」一陣痙攣後他被我推入頂點,同時我也在他體內得到了釋放…..

 

----------------------------------------------H-----------------------------------------------

 

退出在中體內

「再來一次吧,寶寶~你勾出我的癮了」我待我倆心跳平穩後,和他商量

「滾。明天還要爬山呢!」在中深知這方面做一次並不會有太多的不適,但是一旦多了第二天就起不來了。

「沒事兒,我明天背你」

「滾!」

「可是我這裡漲的疼啊。」我為難的看著他

「我怎麼找了這麼一個………..」在中沒說下去,無奈的歎了口氣,伸出手握住了我的命根子揉捏了起來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