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原以為可以很早就在家待著,結果卻因為工作搞到22點才回到家= =|||


第二天早上的餐桌上

「在中啊,最近公司有點事兒我得加班,晚上9點回來。」

「怎麼這麼晚?」

「嗯,總部的領導來T市分部考核業務,得忙一陣子。你自己在家看看書找點有意思的事,別總是悶悶不樂的。」

「知道啦。」他喝著粥,明顯不開心的樣子。

「啊!對了,在中,日語“歡迎光臨”怎麼說?」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插一句,我打工的那家店顧客基本都是日本人,有天曾說我長得應該很討日本大媽和中國小妹的喜愛,估計去那也就是在門外站著招攬客人,所以我選擇日料店。當然,在門外要是能說兩句基本的日語就更好了。想到在中是日語專業的,正好問他!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在中隨口回答到,然後詫異的看著我「咦?你問這個做什麼?」

「啊,我最近有個客戶是日本人,隨便問問」我立刻撒謊「怎麼說?你再說一遍,說慢點!」

於是五分鐘後

「伊拉下…. 伊拉下什麼?你再說一遍吧!!!這次我肯定能記住!」

「啊~~~~~鄭允浩你真的一點語言天賦也沒有!」

「再說最後一遍嘛~~~~~」

 

** ** **

 

5點下班,匆忙來到日料店。(5點半上班,中間管一頓晚飯。)

樓面李經理帶著我進店,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匆匆吃了晚飯。交了200元工服押金,換上剛領的工作服。

日料店工作服很不錯,女生是漂亮的和服,男生是黑色的類似學生制服。

我換好衣服出來,果然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眼光。看來真是出門當招牌拉客吧?我想著。

「阿浩啊,(日料店對每個員工都用阿*簡稱),你去把碗刷了吧。」店裡張高管的話打碎了我的自負心。

話說我最討厭的兩件事就是洗衣服和刷碗。居然來這裡刷碗……我跌入地獄。

以下,就是我的工作步驟:(廚房和洗碗間在2樓)我從電梯口接過1樓運上來的餐具,在2個裝滿溫水的水池裡分別滴入洗潔精和消毒液,帶著皮手套開始洗碗,然後漂乾淨裝箱,放在旁邊消毒櫃最後消毒、烘乾。最後再把烘乾的整箱餐具遞給後廚………..

雖說我不是嬌生慣養的少爺,但是這些幾乎是純體力的工作,一時間也很不適應。整整一箱子餐具很沉,洗不完的餐具很累。我盼著早點結束打工,早點回家。

一個人站著洗了3個多小時的碗,腰和腿都僵硬了。終於到9點了,我換好衣服騎車回家。

「你回來啦!」在中看到我依然很高興。颱風也圍了上來沖我汪汪叫。

「是啊~我先洗澡哦,一身臭汗味。」我摸了摸在中的頭,翻出一件衣服就去洗澡了。

熱熱的水淋在身上,舒服的同時帶來一陣睏意。

「允浩!我們看《Mr.Bean》吧!」在中興沖沖的拉我坐下打開電腦「你喜歡看吧?我特地下的!可好笑了!我都樂了一個晚上了!」

「可是寶寶我睏呢,想睡覺!」我歉意的揉了揉他的髮

「啊!正好我也睏了!我們睡覺!」在中愣了一下,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就又露出了溫暖的笑容,然後轉身去整理床單,鋪好被子。

我從後面摟著他,吻了吻他的脖頸。

「呀!癢癢!」他掙開了我。

玩鬧著我們躺在床上,摟著在中我很快就睡著了…………….

 

** ** **

 

接下來的幾天也都是刷碗,橡膠手套是漏的,所以手在水裡泡的脫皮了。

這幾天都是累得回家倒頭就睡,其實我很想陪在中看看電視,可是實在疲憊。

我覺得這樣下去可不行,這其實就是冷落了在中,我心裡很難過。於是今天我決定陪他。打工結束後我沖了袋即溶咖啡提神,又喝了一大杯濃茶。

回到家裡,在中和颱風在屋裡玩鬧。

「我回來啦!」

「嗯!去洗澡吧!」在中立刻轉身去放水。

我在浴室了,本來蠻精神的,熱水一沖舒服的又睏了。不行!我要精神些!今天不能早睡!我掐掐臉提神。

「我幫你擦背!」在中突然開門進來了。

「( ⊙ o ⊙ )啊!」我嚇了一跳。

「別告訴我你害羞!」在中挑眉,笑嘻嘻的看著我。

「(⊙o⊙)誰害羞了!」我紅著臉關了水。

「舒服嗎?」在中給我擦著後背。

「嗯~~~~」雖然舒服,但是我精神了。

「髒死了你!」他蹲下身子給我搓腿。

「啊!我自己來!!!!!!」我急忙阻止。

「你哪次洗澡認真洗過?髒死了!我給你搓完馬上你就掉2斤肉。」他笑著繼續搓著,從我大腿根部搓到腳脖子………..

然後……….

「啊,你還是自己搓吧!」他壞壞的笑了笑,丟下毛巾跑了………

這算什麼?把我挑逗起來了,自己跑了= =

我今晚得陪他看電視的,不能………..於是無奈的自己解決…………

半個小時後,我從浴室走了出來,在中在床上坐著看著我「我們睡覺嗎?」

「不,我們看電視吧!」我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你想看什麼?我們一起看啊!」

「哦………」他愣了一下,然後從床上下來蹭到沙發上,坐在我身邊。

結果第二天我才發現,大概看了沒5分鐘,我就睏得坐在沙發上睡著了………..

 

** ** **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業務,下班前回公司打卡,然後去了兼職的日料店。

依舊是刷滿是醬油、綠色芥末的碟子,還有那麼多沾滿醬料米粒的碗……深呼一口氣,我擼起袖子開始工作。

這幾天的忙碌,也漸漸適應了這種體力活。每當想到我像一個丈夫一樣為家裡辛苦賺錢,這樣甜蜜的責任感,就讓我覺得很自豪。

9點鐘,疲憊的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阿浩啊,這些壽司你帶回去吃吧。」

捏壽司的兄弟阿傑和我很好。這不,又給我壽司了。

「謝謝!」我擦擦手接了過來,想著晚上和在中一起吃。

捧著一盒壽司出了門,突然發現店門口不遠處圍了很多人,而人群中間,站著的那個身影我很熟悉……

在中站在那裡,因為激動而顫抖著………..他,站在這裡多久了……………

「在中………」壽司全部掉在了地上,我愣愣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就是你的加班!」在中激動地喊著。

「別這樣,別這樣。」我慌忙拉著他。

「你這個騙子!」他掙開我尖銳的喊著。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開始對著在中指指點點……..這個畫面令我心疼。

「我們走。」我拉著在中走出人群。

「放開!」他使勁掙扎著。

「你聽我解釋。」我不顧他的掙扎,拉著他走向一條黑暗無人的小胡同裡。

「放手!」他喊著

「你聽我說,在中。」我握住他的手

他冷冷的沒回應我

「我,需要錢…嗯…..」我搜索著詞彙,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

「需要錢你和我說啊!我不會借給你嗎?」

「不是……..是這樣……..嗯……..我們月底的旅行……我想帶你去大連或青島……但是我的工資不夠……..嗯……..」

「我說了讓你一個人出錢嗎?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不是!我想你怎麼說也是個學生,不該再管家裡要錢去旅行……」

「那你就把我當成女人一樣養著?我是殘廢嗎?需要你賺錢養我?」月光下,他大大的眼睛裡充滿了憤怒的淚水。

「不是,我只是想讓你休息。」我慌忙解釋

「我不需要你的錢!我不是女人!也不是廢物!我完全可以自己養活自己!我明天就去繼續打工!」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急忙攔住轉身要走的在中「你聽我說,在中。我真的沒有別的想法….或許你不喜歡,但你要相信這真的只是我愛你的方式!」

在中的背影似乎是愣了一下。

「或許你會討厭我這樣擅自做主吧,可是我的出發點真的沒有惡意。你身體不好,大熱天的我不捨得讓你在外面受累。」

「誰身體不好?鬧胃炎住院的是誰?」他轉過身來反駁著

「你上次貧血還暈倒了……..」我繼續說著

「那是獻血!」

「打工胳膊還受傷了。」

「那是意外!」

「前兩天還發燒了。」

「早就好了!」

「可是…………..」

「你給我馬上辭了這份工作!不然….不然我就去賣血賺錢!」在中說完就要走

「啊!別!」我急忙拉著他

「你辭不辭?」他威脅著

「可是……..可是旅行的錢……..」我為難

「誰說非要去青島大連?」他的聲音有些不自然「海邊城市除了T,附近還有啊。」

「啊?哪?」

「嗯….嗯….去北戴河得了!對!就這裡吧!我聽說是個很平民的好去處。」

「啊?」

「怎麼?你不願意去?」他突然嚴厲的問我

「不是,只是……….」

「下次吧。」他看著我,月光下,那雙清澈的眼睛閃耀著星星的光芒「我知道你想什麼。我們下次再去更好的地方。我們現在沒有那麼多錢。今年先這樣吧,明年夏天我大學畢業我們都賺錢了,帶我去上海吧!明年冬天我們去香港,後年去日本,大後年………..」

這時,他突然停住了

「嗯?」我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嗯……沒事!那就這樣定了。」他頓了頓,然後小心翼翼的握住我的手「聽我的!允浩,不要做兼職了,好嗎?這兩天很累吧?我今天在你公司外等你下班,結果看你去了日料店,你忙了3個多小時,肯定很累。昨天你睡著了,我發現你的手指頭都脫皮了……」

真的,我的辛苦沒有白費,在中能說出這樣的話,真的都值了

「你一直在外面站了3個多小時啊?」我心疼

「喂!你聽到了沒有!」似乎是感覺到有些煽情了,在中尷尬的改為大聲衝我喊著。

「嗯!我明天就辭職,以後晚上下了班就在家陪你,哪都不去。」我摟著他,一直點頭

「死人!你要勒死我啊!」

他推著我,我鬆了鬆懷抱,卻沒有鬆開懷裡的人。

「快點鬆開啦!要……...回家去…..」雖然看不清在中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現在一定臉紅了

「我先親一個,反正沒人。」我湊上去吻住了他的嘴。

真奇怪!明明看不太清楚五官的,我卻能直接親到他的嘴。

這就是當我的舌頭在他嘴裡和他的舌頭糾纏時,我腦子裡思考的問題………….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