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不久我就把現在的工作辭了。確切的說是被迫的——騎車去跑業務時出了個小事故把腳弄傷了。其實不嚴重也沒骨折,醫生說休息半個月就行。

我是沒在乎,在中可不幹了,說我這工作風吹日曬辛苦不說,天天在外面跑還危險…他嘮叨這麼多的結論就是要我趁此辭職換個工作。

唉,我這個職業算是推銷,已經幹了3個月了,能推的都推得差不多了,最近半個月業績不太好,我壓力也大,在中都看在眼裡,加上上次回家我爸的話,在中一直都想勸我換個工作。

其實幹了幾個月,我也有些倦了,但是心裡還是想堅持——主要是覺得還能幹下去就懶得換工作。爸媽和在中都勸我,我心裡也有些小動搖……但是現在辭職了,面子上….

「我剛才接到你同事電話,你單位只給你一個星期的休假!太過分了!」在中又換了一個方面勸我

「這點小傷休息2、3天就能好。」

「可是….」在中蔫耷耷的趴在我的病床上抱著我的腿「你都不考慮我會擔心嗎?」

「欸….」我立刻瞪大了眼睛

我這個反應讓在中不高興了,趴在我腿上嘟著嘴,一副委屈的樣子

「寶寶,你咋啦。」半臥在病床上的我顫抖的問著

「討厭。」在中抬頭瞪了我一眼,大大眼睛含著一層水霧

「啊,寶寶。」我嚇得急忙要下床

「你別起來了。」在中站了起來蹲在我旁邊

「寶寶,別哭啊!」我這輩子最怕看見別人哭,每次都會手忙腳亂,而看到在中哭就更是多了層心疼

「你都不考慮我多擔心,多害怕….」

「欸…不是…..」我急忙安慰

於是事情最終結果是我不顧及面子顧及“娘子”。 幾天後,我拄著拐去公司辦完辭職。在中看著我的辭職手續嘿嘿一笑「早知道我早點擠幾滴淚你也不至於現在成了瘸子了。」

我華麗麗的倒了——唉,火爆冷漠都不敵他偶爾撒嬌,我算敗給在中那委屈的樣子了,或者說,整個人都輸了。

辭職了在家先養傷吧。令我舒心的是這段時間享受到了之前沒享受過的大爺級別的待遇——餓了有人做飯餵飯,衣服有人洗被子有人疊,就連走路都有人扶著攙著…..就是爽。

在中對此倒沒有多麼不滿,任勞任怨任我剝削,於是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立刻從一個尖牙利爪小惡魔變成了個大慈大悲的菩薩。

這天我忍不住問他為啥平時幹點活兒就喊累如今卻這樣勤勤懇懇,在中聽完認真的回答

「因為你受傷這段時間,我晚上終於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了。」

我品了品這句話,又問

「所以你盼著我早點好,然後像往常一樣白天休息夜間勞作嗎?」

於是我的頭被某人狠砸了一下

 

** ** **

 

不久後,我媽知道我腳傷了,非要來T市照看我

「啊,不用啊,你和你媽說我照顧你,不用麻煩她來了。」在中皺了皺眉

我想我媽來住幾天,就能多和在中接觸,也就能多發現在中的好處….思考再三覺得這不是什麼壞事兒,於是我打電話讓我媽快點來。

「啊!死人!」在中從沙發上彈了起來,像擰滿發條的機器人一樣在家裡竄來竄去

「喂,咱家夠乾淨了,你還忙嘛?」臥床養傷的我看著他拿起掃帚一副要大掃除的樣子

「乾淨什麼啊!表面乾淨了!那些不能被你媽媽看到東西還沒收拾處理呢!」在中氣呼呼的把我明目張膽放在床頭櫃的KY、套套以及家裡我倆的親密合影都塞進一個密碼箱裡。同時又在床底下、角落裡找到了我們用完沒扔的套套,以及我私藏的GV,還有之前我背著他偷偷買來還沒來得及在嗯嗯時給他用的按摩棒震動器= =||

當然,最後那些情趣用品被發現時在中黑了臉,然後直接把東西扔垃圾桶丟了出去……..

 

** ** **

 

我媽說下午4點到東站,但那天在中起了個大早,翻箱倒櫃的在衣服中挑來挑去

「啊,穿哪個好?這些目前都不能穿了。」在中一臉心痛的把自己心愛的豔麗的衣服丟進密碼箱

「你還是穿樸素點吧....對了多穿點,把毛褲穿上。我媽特別不喜歡現在要風度不要溫度的年輕人。」

「多難看啊!臃腫!」在中無奈的套上毛褲,然後極度不滿的看著因為穿多了而顯胖了的腿

「嘿嘿,暖和點好。」我憋著不笑 「但是,我媽最討厭低腰褲。」

「呃….可是我沒幾條不低腰的牛仔褲啊。」在中崩潰

「穿運動褲。」我好心提醒

「可是這樣搭配很土。」在中鬱悶,他丟掉了本來要穿的灰色衛衣

「土嘛土?這叫清純。」我嘿嘿樂了

於是潮人金小在穿的像個“樸實”的高中生一樣去火車站接我媽了(我臥床繼續休養)

兩個小時過去了人還沒回來。我有些急了,摸出手機想給在中打電話,這才發現手機早就因為沒電自動關機了,換了電池打開手機,鋪天蓋地的短信未接電話全部襲來,急忙打開最近的一條消息

「鄭允浩,你這頭豬!快回我電話回我短信」

是在中的,然後翻到了他的其他短信——原來這孩子走得匆忙忘了管我要我媽的手機號了。

而我媽的短信也令我崩潰

「我坐**列車,車晚點1個小時」

我才想起來忘我媽之前一直嫌城際貴,所以這次別的普快來的。

急忙給兩邊打完電話,我摸了摸臉上的汗….真是太不順利了

「嗷唔。」被吵醒的颱風不滿的衝我搖搖尾巴

「過來!到爸爸這裡來。」我招呼颱風

狗狗跑了過來。這幾個月的相處,颱風對我以及自己的名字都適應了

「奶奶一會來!好好表現!」我揉著颱風的臉,狗狗掙扎的跑開了

 

** ** **

 

晚上6點多,在中終於帶著我媽回來了

「臭小子!一天都不讓我消停!」我媽一進來就對我喊,然後開始數落我

我耷拉著腦袋聽著,在中以做飯為藉口跑去廚房了

「阿姨,飯好了。」

終於又過了1個小時,在中進來叫我們

「啊!餓死我了!」我立刻喊「在中過來扶我去吃飯。」

「你這孩子。」我媽鎚了我一下「人家小金忙了一天了你還使喚他!」

「不麻煩。」在中笑吟吟的走過來「阿姨您去客廳吧,我扶他。」

在我媽走後,在中依舊滿面笑容的扶起我,然後在我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

我疼得齜牙咧嘴卻不敢吱聲,心裡想著你給我等著,等我媽走了等我好了我一定把你腰做折了。

晚飯吃的還挺愉快,在中給我燉了骨頭湯,事先和我打聽了我媽的口味,所以也做了令我媽讚不絕口的菜。

晚飯後我們聊了會兒天,在中放水讓我媽洗了澡,不知不覺就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了

「阿姨您睡這屋吧。」在中指著另一個房間

最近在中都住在這屋,自從我腳傷了在中就一直和我分房睡,說怕我把持不住,嗯嗯那種事兒對恢復不利

「那咱倆擠?」我想了想,還是這樣問他

「不,你一個人睡吧, 我去客廳沙發睡。」在中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一點都不想讓我媽起疑心。

「哎呀,那多不好。」我媽說

「沒事兒阿姨,沙發挺大的,我睡覺不老實,允浩現在不太方便,別被我踹傷了。」

在中說完笑著抱著被子去了客廳

「小金這孩子,真細心。」我媽說了這麼一句

真的,簡單的誇獎,真的比誇我還令我高興

然後我媽在家這幾天,在中一直都睡沙發上,有一次我夜裡起來拄著拐去看他,看著1米8幾的他在1米半的沙發上縮成蠶繭狀,一陣心疼

「很累吧。」我把拐杖放一邊,蹲下來溫柔的摸著在中的髮,平時睡眠不是很好的他最近忙的睡的很香,這樣都沒醒………..

我知道我的在中很努力的在改變自己,努力的想讓我媽媽喜歡他

因為他想得到他們認可,因為他想和我在一起…………

 

** ** **

 

我媽在我和在中的家裡住了3天。

這3天我和在中一直處於高度警惕狀態,不僅平日在家裡你摸我一下我親你一下的習慣動作被迫改了,連平日說話的語調語氣都得改,生怕我媽起疑心。(我倆心裡有鬼,怨不得別人)

萬幸我媽有個愛好,之前說過——愛逛街買鞋。來T市怎麼也不能空手而歸,於是這幾天她在外的時間比在家還多,而我現在這樣子算半個殘廢,所以陪我媽逛街當苦力的重任光榮的交給了在中。

這3天在中一直緊隨我媽,早出去市場買菜,下午晚上去濱江道逛街……有時候到了吃飯的點還不回來,餓的我和颱風在家裡嗷嗷叫。

當然,在中陪我媽逛街也撈到了“好處”——我媽給他挑了件衣服(那衣服在我看來都土的沒法說,更何況…)當他在家被迫換上亮相時我噴了——之前總說我打扮的像農民,這下我媽把他折騰成農婦了= =

當晚吃飯時,我媽終於說出了「我明天回去。」

我和在中互看了一眼,略微鬆了口氣

「最近麻煩小金多照顧允浩了。」我媽笑了笑

「啊,沒有..我是說一點都不麻煩…不,好朋友互相照顧也應該…」在中急忙說

「呵呵。」我媽吃了口菜「小金還真能幹,誰家姑娘嫁給你算是有福了。」

「呃…沒有沒有。」在中紅了臉

「唉,我將來的兒媳婦要是有你一半的優點我就滿足了。」我媽隨口說道

然後我噎住了

「咳咳咳….」

「喝水。」在中急忙把水杯遞給我,然後看了我媽一眼,又低頭繼續扒飯

「允浩,我上次和你說你王叔叔的侄女,就是剛從韓國留學回來那個….」

「媽~!你怎麼又給我介紹啊!我說了我現在要以事業為重!不想那麼早結婚。」我說這話時偷偷瞥了在中一眼,他還是低著頭吃飯

「你看你這孩子,一提這事兒就急。」我媽無奈「你說事業為重,我怎麼沒看你上班呢?」

「啊,我不是受傷了嗎,請假了。」我急忙撒謊,要是讓我媽知道我辭職了更得把我拉回去了。

「唉。」我媽嘆了口氣,轉而看向在中「小金也沒對象吧?」

「呃,嗯嗯。」在中嚇了一跳,急忙抬頭

「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兒啊?阿姨認識很多朋友,可以幫你介紹介紹。」

「呃…謝謝阿姨,不用了。」在中偷偷瞥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看著我媽「我也不著急。」

「媽,人家在中大學還沒畢業呢。」我插話

「也是。」我媽自顧的笑了笑,沒再說話

我和在中偷偷互看了一下,鬆了口氣。

第二天在中去火車站送我媽回B市。回來時很高興的和我說,我媽走前對他說他是個很好的孩子,叫他有空來家裡玩。

我和在中一樣很高興很高興,因為我媽至少不像第一眼一樣討厭在中了

「等我好了你和我回家呆幾天,咱慢慢攻克我老爸!」我攥著在中的手激動了

在中只是一直笑一直笑,笑得很開心。很久沒看到在中這樣笑了,我們彼此互相感染著,再一次覺得很幸福………

 

** ** **

 

我那點小傷很快就好了,又能跑跑跳跳了。只是工作不太好找,最近挺煩的。

很快進入12月,天越來越冷了,而2009年的冬天和往年冬天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甲流在中國各大城市蔓延。

是啊,本以為5、6月份的甲流疫情已經過去了,沒想到冬天又捲土重來了。而要命的是在中到了冬天幾乎不停地感冒發燒,每次都是剛好點第二天又燒起來了,我倆都很擔心,一次次去醫院一次次排除甲流。

「月底T市的甲流疫苗就開始接種了,必須給你來一針。」

冬天輸液的人多了,排了好久才給在中弄了個座位坐著輸

「嗯。」他明顯沒在乎我說的話,不知道想什麼呢,有些愁眉苦臉

「喂,怎麼了?」我看他最近都悶悶地,便問

「唉….」他沒回復我,就只是嘆了口氣

「到底怎麼了?啥事啊不能告訴我嗎?」我蹲下來問他

「唉,是俊秀的事兒。」在中皺著眉

「俊秀?」我疑惑。俊秀最近是也不是挺好的嗎?新單曲一經推出在網上的下載率就破萬了。前途無限啊。

「允浩你知道吧?俊秀之前在一個合唱團當領唱。」在中問我

「嗯,記得。」我馬上點頭,事實上我還記得那個團長很變態…..還記得有天為此打了那個團長。

「那個團長,嗯…..」在中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

「啊!他又找俊秀麻煩了?」我大吃一驚

「你知道他?」在中詫異的問

我簡單把之前知道的說了下

「是啊,唉,那個人又找俊秀了…俊秀好像有什麼把柄在他那…」在中擔憂的說

「啊!那有天知不知道啊?」我也著急了

「還沒告訴有天….允浩,怎麼辦啊?咱們該幫幫俊秀,怎麼做呢?」在中問

「用法律的手段啊。」我簡單給在中提了提這件事法律上的大致入手點

「嗯…那,有天…..」

「我覺得該告訴他…這樣,你明天給俊秀打電話和他好好聊聊,最好讓他自己告訴有天。」

「嗯…..」

「好了,你也別太操心,法治社會出不了事兒啊。」我安慰在中「你別操心別人了,等病好了和我鍛煉身體去」

「啊?我最討厭運動了。」

「聽我的話,好了和我跑步去,早起幾圈,晚飯後幾圈~保證和我一樣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

「你是認真的嗎?」在中聽到跑步發燒燒紅的臉都嚇白了

「當然~!」

「唉…唉………...」他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我樂了

 

** ** **

 

輸完液已經晚上9點多了,路上人不多,下車後在中說腿軟非要我背他。

話說這孩子最近學精了,知道我吃軟不吃硬,於是改變之前冷硬的方式轉為撒嬌,令我招架不住,於是我只能順從的背著他向社區走去

「啊,老婆你是不是胖了?」路上,我喘著粗氣回頭問他。

各位不要誤會,不是我體力差了,而是忙了一天,又在醫院跑前跑後掛號繳費排隊…..氣兒還沒喘勻呢就又被壓迫了,當然承受不住啊

「少廢話!別人想背我還背不了呢!」在中燒退了也精神了,得意的晃了晃身體

「別晃了!」我急忙阻止「唉,你就得意吧!也就這時候你能壓我,上了床看我怎麼治你。」

「啊!你還說!」在中氣的低頭照著我耳朵又來了一下子

「嗷~~~~~~~~~」

我大聲痛呼,在中得意的摟著我脖子笑了

這時我們到了社區門口,正要向社區裡走去,眼前的一輛車堵住了我們的去路。我抬頭一看,心頓時驚慌的跳了起來——這車,是我爸的車………

只見我爸冷著臉從車裡走了出來

「鄭允浩!你……..」我爸看著在中慌亂的從我背上滑了下去,然後憤怒的指著我「你都做了什麼?」

 

 

要.....開始虐了.............o(〒﹏〒)o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