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傷口被Anna的指尖摳住,鑽心的疼痛讓金在中皺緊了眉頭,手上的力道也鬆了下來。

「放開我!」Anna趁機掙開金在中的鉗制,一個踉蹌之後跌坐在地上。

「Anna‥‥」金在中想去扶她,卻被她猛地推開。

「走開!」Anna胡亂抹去臉上的淚水,脆弱而無助。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把話說清楚。」冷著臉站在一旁的鄭允浩終於開了口。

Anna似乎被鄭允浩陰狠的的聲音嚇到,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來。

「什麼孩子?」鄭允浩蹲下身,揪住Anna的衣領。

「你的孩子‥‥」過近的距離讓Anna有些窒息,確切的說,是鄭允浩身上駭人的氣息讓她覺得害怕,「我懷了你的孩子‥‥」

「什麼時候?」

「你不知道?!」Anna一臉的不可置信,「我找不到你,就跟金先生說了‥‥」說話間,她突然看向金在中,「你沒告訴他?」

鄭允浩也轉頭看向金在中,四目相交,金在中只覺一陣暈眩。

「我‥‥」金在中無法回答,他的確沒有告訴鄭允浩有關Anna的事情。那是因為‥‥

很顯然,商群所謂的解決並不是採用的正常方式。

「你們別在我面前演戲了!」Anna突然抱頭大叫道:「我知道我只是個沒身分的女人,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什麼呀!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對待我‥‥」

抓住鄭允浩的手腕,Anna再度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我已經離開了,為什麼你還是不放心。我只是想留下我的孩子,他也是你的骨肉啊!為什麼‥‥為什麼你那麼狠心?」

鄭允浩鬆開Anna的衣領,轉而扣住她的下巴。

「我有必要對你演戲嗎?」

低沈的聲音輕易鎮住了Anna,讓她在不知所措間重又燃起了希望:「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前幾天收到你寄來的一些補品,還有一封信。信上說你被家裡的事情絆住了,不能來見我。其實你很想要這個孩子‥‥」Anna頓了頓,聲音轉為嗚咽,「我很高興,就吃了那些東西‥‥」

尚為成形的孩子,鄭允浩的孩子!金在中瞪大了眼睛,如同腦後被重物狠狠擊中一般,整個身體開始搖晃。

怎麼會這樣?是我的疏忽,都是我的錯‥‥就這麼陷入深深的自責裡,Anna的臉在金在中的眼中成了一道又一道重影。

直到受傷的手臂被纏上雪白的餐巾,金在中才被刺痛拖回現實中。

「你需要去醫院。」商群俐落地為金在中包紮好傷口之後說道。

「‥‥‥」金在中動了動嘴唇,說不出話來。因為鄭允浩正看著他,用一種複雜的眼神。

「你不用怪在中,事情是我做的。」商群上前一步,擋住鄭允浩停留在金在中身上的視線,「Anna,你也不用在那裡裝純潔。當初是誰收了錢答應去墮胎的?出爾反爾,哼,還不是嫌錢太少,想用孩子來訛詐更多。」

「你血口噴人!」Anna臉色大變,急得從地上爬了起來,就朝商群沖去,「你這個殺人兇手,是你害死我兒子!我要殺了你。」可是,她的拳頭還沒揮到商群的臉上,就被輕易制住。

「適可而止吧!你收錢的時候說的話我可是錄得清清楚楚,要不要拷一份給你?」商群順勢在Anna的耳邊低語著,眼睛卻在察看鄭允浩的反應。

鄭允浩只是漠然地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情緒沒有任何波動。

商群手一鬆,將Anna推倒在地,說:「你可以去告我謀殺,不過,也等著冠上敲詐和蓄意傷人的罪名吧。」

視線轉回鄭允浩,商群的表情變得凝重,「有什麼不滿就沖我來,這事跟金在中沒關係。」

「你在維護他?」鄭允浩慢慢站直身體,仍是面無表情。

寒冷從指尖竄上來,一直漫延到心臟,金在中不敢去看鄭允浩的眼睛。只是拉住商群的衣袖,「送我去醫院。」

只要轉過身就看不見鄭允浩的臉,可耳邊傳來Anna的聲音,怎麼堵都堵不住。

「允浩,你聽我說,剛開始我的確是想忘了你。我們畢竟相差得太遠,我實在是‥‥可是,我收了錢就後悔了,我是真的愛我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呀‥‥」

那聲音越來越遠,漸漸聽不見,視線開始模糊,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起來。

是誰擋在前面?

杜婉馨?!

金在中搖晃了兩步,繞過了杜婉馨,假裝沒有看見那雙咄咄逼人的眼睛。

撐不住了!

這時,一雙有力的手臂扶住了金在中搖搖欲墜的身體,金在中抬眼一看──是商群。

 

 

 

47.

極不自然地推開他,金在中掐了掐手臂的傷口,好讓自己振作。

商群已將冷餐會提前結束,可人群仍未盡數散去。一路前行,竊竊之聲不斷。雖然多數是在唏噓鄭允浩的私生活如何如何不檢點,可字字都像紮在金在中心頭的針尖。

這是鄭芙蓉的葬禮,卻因為他的疏忽而成了別人的笑柄。鄭允浩做了父親,卻因為他的沉默而失去了選擇的機會。

「為什麼?」直到坐上商群的車,金在中提出壓抑許久的疑問。

商群沒有回答,雙眼緊盯著前方的道路。

「Anna是你放進來的。」金在中的語氣肯定,「你是想看到允浩名譽掃地,還是想看我們反目成仇?」

細想之下,如果不是得到某種程度的許可,Anna怎麼可能拿著刀就這麼直直地衝進來?葬禮上來的大多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以商群縝密的心思,決不可以在安全上出這樣的紕漏。

面對質問,商群仍是面不改色,不予回應。

「你究竟想幹什麼?」金在中長嘆了一口氣,摘下眼鏡,將手覆在眼瞼之上。

「為允浩付出那麼多,值得嗎?」商群不答反問。

「不管怎麼樣,那個孩子是無辜的。」

「如果那個孩子真的生下來,你能心平氣和地看著他管允浩叫爸爸嗎?」

「我以為你會看在芙蓉姐的份上‥‥」

「芙蓉已經死了。」

隨著一個急車,車廂內的話題宣告結束。商群將金在中送進急診室,隨即離開。

縫合了傷口之後,金在中獨自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許久不曾住過的地方,積了不少灰塵。可身心俱疲的他實在懶得管那許多,徑直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分不清是什麼時候,金在中被重物壓醒,睜開眼屋內一片黑暗。

「允浩?」

即使伸手不見五指,金在中還是能分辯出鄭允浩的氣息。對於他的出現,金在中感到一絲驚訝。

「允浩?」

金在中用手肘微微撐起肩膀,卻敵不過壓在胸口的重量,重新倒回床墊之上。

鄭允浩睡著了,以他喜歡的姿勢,趴在金在中的胸口,聆聽著金在中的心跳,安然入眠。

抬手撫過鄭允浩粗黑的頭髮,金在中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茫然之中。

鄭芙蓉死了,商群不再隱藏對鄭允浩的不滿,甚至是憎恨。Anna今天的出現,似乎僅僅是個序幕。

還有什麼在等著鄭允浩?

金在中痛苦地閉上眼睛,腦中回蕩起鄭芙蓉最後的聲音。

「照顧允浩‥‥」

「‥‥放過商群‥‥」

「照顧允浩,放過商群‥‥」

放過商群!為什麼?為什麼要放過商群?他到底做了什麼?

回想起鄭芙蓉病發倒地時的情景,金在中心頭一顫。

她當時說:「小‥‥浩‥‥小、小‥‥群‥‥商群‥‥」

是讓允浩小心商群嗎?!

商群當時要他下樓拿藥,可是藥根本就在他自己的房中,難道他是想支開旁人?!他想幹什麼?

金在中的心跳驟然加速,可怕的想法在他的心頭升起,揮之不去。

鄭芙蓉得知了商群的秘密,商群要害允浩?

「綁架我的人也許跟他有關。」

鄭允浩的話浮上金在中的心頭。之前,他與鄭晉東、商群被綁架的時候,商群強烈反對自救,現在想來,他仿佛是確信自己不會受到傷害。而且,在早上獲救之後,他不肯在第一時間報警的理由,回想起來也十分牽強。

再加上那種虎頭蛇尾的綁架過程,感覺就像是一個圈套,目的就是要引鄭允浩去付贖金,然後趁機囚禁他。

可是,囚禁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千絲萬縷的線索,卻完全分析不出前因後果。

原本以為隱瞞鄭芙蓉的遺言,可以調和鄭允浩與商群之間的矛盾。一邊弟弟,一邊是丈夫,她一定是誰也不想傷害。可是,如今這種狀況,金在中再也顧不得那許多了,沒有什麼比保護鄭允浩更為重要。

 

 

 

48.

「允浩‥‥」

金在中剛想把鄭允浩叫醒,就見鄭允浩打開了床頭的小燈。

「做噩夢了?」金在中抬手擦去鄭允浩額前的薄汗。

鄭允浩翻了個身,仰躺到床的另一邊。

「我餓了,你去弄點吃的。」

「哦。」金在中應了一聲,馬上從床上爬了起來,「冰箱早就空了,你吃不吃麵條?我還是出去買點吃的吧。」

「不用了,麵條就可以。」

金在中點點頭,轉身去了廚房。燒上水,將麵準備好才發現家裡連一顆鹽都沒有。

這下非出門不可了!

金在中嘆了口氣,關上火,走到客廳。脫下睡得皺巴巴的襯衣想換上休閒服,才發現纏著紗布的左臂有些腫,麻痹感大過疼痛。

「去哪兒?」

鄭允浩不知何時來到金在中的身後,一手摟住他的腰,一手輕輕托起他受傷的手臂小心察看。

感覺鄭允浩吻過自己的頸後,金在中下意識地繃緊了後背。

「沒有鹽‥‥」

不算激烈的親吻堵住了他的聲音,鄭允浩避開金在中的傷口,將他摟緊。

「允浩‥‥」金在中努力集中精神,不讓在他背後不停遊走的大手奪去理智,「Anna那邊你怎麼辦?」

「不許再提這個人,」鄭允浩打斷了他的話,將人抱到沙發之上,命令道:「忘了她。」

聞言,金在中閉上了眼睛。想必鄭允浩已經將Anna安置妥當,按他以往的慣例,應該是用錢擺平吧。可是這次‥‥

「那,孩子‥‥」

「已經不存在的東西,忘了他!」

又要忘了嗎?已經不在的東西,沒有記得的價值。

身體被鄭允浩翻轉過來,金在中反射性地手肘撐住沙發,結果扯到傷口,頓時痛得倒抽一口冷氣。

「很疼嗎?」

「還好。」

儘管金在中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鄭允浩還是停下了動作,將他抱回了臥室。

留下床頭的小燈,鄭允浩趴在金在中的胸口,將手蓋住他的眼瞼,說:「睡吧。」

知道鄭允浩在體貼他,金在中不禁微笑。

「你不吃東西了?我下去買,很快就回來。」

「不用了。」

「我還是去買點上來吧,餓著肚子不好。」

「我說不用了,你煩不煩?」不過多說了兩句,鄭允浩的臭脾氣又上來了。

金在中吐了吐舌頭,連忙噤聲。

暈黃的燈光裡,兩人的呼吸聲慢慢重迭,和諧而安寧。金在中忍不住側頭,想看看鄭允浩的臉,卻發現他正睜著雙眼,盯著光線發呆。

躊躇了一會兒,金在中決定趁現在把商群的事說出來:「允浩,商群那邊‥‥」

「你精神不錯啊!」鄭允浩再次打斷了他的話,左腳一跨,整到人爬到了金在中的上方,「既然你不想睡,那我們就把沒做完的事做完。」

「等一下!」金在中掙扎著,想避開鄭允浩的狼吻。

「亂動什麼?」鄭允浩單手壓住金在中有傷的手臂,十分不滿地咬了金在中的耳朵一口。

「我有正事要跟你說‥‥」金在中有些畏縮,卻還是不想錯過機會。

「我愛你。」

鄭允浩無視金在中的錯愕,開始直奔主題,很快將他帶入情欲之中,直到累得精疲力盡。

昏昏欲睡之際,金在中隱約覺得,鄭允浩在有意回避什麼。

 

 

 

49.

清晨,鄭允浩關上亮了一整夜的床頭燈。

半夢半醒的金在中反射性地想爬起來為他打理一切,卻被疲憊酸軟的身體制住了動作。

「不用起來了,」鄭允浩吻了吻他的額頭,說:「你今天在家休息,我下班就過來。」

金在中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繼續倒頭大睡,無知無覺中錯過了鄭允浩眼中的不捨。

今天是鄭氏國際召開股東大會的日子,主要的議程就是總經理職位歸屬問題。要與商群正面對峙,鄭允浩不想讓金在中參與進來。用做愛來消耗他的體力,雖然不怎麽高明,卻十分有效。

對不起,在中!我是不得已。

 

 

大步流星地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鄭允浩看見了端坐在內的鄭晉東。

「有事嗎?」鄭允浩一如既往的冷淡。

鄭晉東皺起了眉頭,「總經理換人這麽大的事,我這個董事長能不來嗎?」

「您要幫誰?」鄭允浩漫不經心地看著父親。

「你根本沒有勝算。」鄭晉東有些痛心疾首,「昨天那個秘書的事已經傳得人盡皆知了,你怎麽這麽不知檢點?居然在姐姐的葬禮上搞出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

「您是來教訓我的嗎?」鄭允浩毫不客氣地打斷了鄭晉東的話,「為了那個居心叵測的女婿?您別忘了,姐姐已經死了,他跟鄭家再也沒有關係了。」

「你怎麽能這麽說?」

「爸!如果您要幫商群,大可現在就去宣佈與我脫離父子關係。我不介意把鄭氏雙手奉送給姓商的。」

「允浩,你‥‥」鄭晉東的手開始發抖,過了許久才將情緒控制下來,「我是你爸爸,即使你再怨恨我,這也是改變不了的事實。無論如何,我都會站到你這一邊。」

少了鄭芙蓉,鄭家父子的關係如同少了潤滑的輪軸,就算勉強運轉起來,也會變成火星四濺的結果。

看著蒼老、憔悴的父親仍在維護自己,鄭允浩的心頭生出幾許不忍。可是,在聽到鄭晉東的下一句話,他立刻收起了這點情緒。

「不過,商群是你的姐夫,這也是不可改變的事實,你不該對他太過份。」

「哼,」鄭允浩冷哼一聲,從保險櫃裡拿出一疊檔遞給父親,說:「看完這個,你再確定他夠不夠資格當你的女婿吧。」

鄭晉東疑惑地接過檔,一名年輕女子的照片躍入眼簾。

「商群背著姐姐和這女人來往長達半年之久,如果不是我處理得及時,他(她)們的孩子都會開口叫爸爸了。這就是你的好女婿,姐姐眼中的好丈夫。」鄭允浩難掩心頭的忿恨,「我不想讓姐姐傷心,才一直瞞到今天。現在,已經沒這個必要了。」

「怎麽會這樣?」鄭晉東看著那一堆確鑿的證據,不敢相信愛妻如命的商群居然會在外面偷腥。

「人心隔肚皮,沒什麽不可能。」鄭允浩看著父親,臉色又沈了幾分,「Anna昨天會出現,也是他一手安排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學得倒挺快。不過我不會再給他機會了,今天的會議他休想贏我。」

「你有把握?在公事上,他並無缺失。」鄭晉東有些擔憂。

「股東質疑我的能力,也不過是在和永逸合作這件事上。」鄭允浩冷笑道:「要補救並不是什麽難事。」

鄭晉東還想詳細詢問,卻被秘書的電話打斷,秘書通知說會議的時間已經到了。

鄭允浩看了一眼父親,說:「只要您支持我,商群決對贏不了。」

鄭晉東放下手中的檔,無力地點了點頭。這一刻,他第一次為女兒已不在人世而感到慶倖。

父子倆一前一後來到會議廳,昂首而入。

數米長的大型會議桌旁座無虛席,商群一身純黑,正坐在主位右邊。

 

 

 

50.

金在中是被急促的門鈴聲吵醒的。當他一邊穿衣一邊掙扎著跑去開門時,門鈴一直不間斷地響著,不遺餘力地顯示著來人的執著。

「杜小姐!」

乍一看裝束時髦的杜婉馨,金在中十分驚訝。

不等金在中邀請,她便自行闖進了房中,興師問罪的架式擺明瞭要給主人一個下馬威。

因為來不及整理,客廳的沙發上還散落著鄭允浩昨日換下來的襯衣和長褲,杜婉馨明顯認了出來,瞳孔不自然地收縮了一下,原本就不甚溫和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

金在中一言不發地將衣服收進了浴室,然後坐在沙發上靜靜等待杜婉馨的下文。

「你要多少?」杜婉馨坐到了金在中對面,眼中閃過一絲嫌惡。

「什麽意思?」

「我要你離開允浩,想要多少錢開個價出來。」

金在中木然地看了杜婉馨一眼,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如果沒什麽重要的事,請回吧。」

「別裝了,你和允浩事我都知道了。為了錢寧願被男人壓在身下,哼!你還真是賤得可以。」杜婉馨對金在中的逐客令充耳不聞。

第一次被人如此侮辱,金在中氣得手腳發抖。

「我家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少在這兒廢話,你以為我是怎麽找到這裡來的?」杜婉馨翹起了二郎腿,繼續盛氣淩人,「允浩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之所以來這裡也是他的提議。」

「不可能。」金在中面無表情地反駁。

「信不信由你,他昨天向我求婚了,而我也原諒了他之前的無禮。」杜婉馨面帶得意地揚起左手,「這枚戒指是他今早送給我的,婚期在下個月十號。」

重達三克拉的鑽石戒指,在杜婉馨的無名指上泛著冷光。

金在中認得那個款式,那是鄭允浩之前與她訂婚時特地到國外訂做的結婚戒指。因為婚約取消,那枚戒指的訂單也被取消,為此鄭允浩還支付了一筆金額不小的違約金。

「請你出去,如果你再不走,我就請樓下的警衛來幫忙了。」金在中的腦子有點亂,他不想與杜婉馨多做糾纏,一心只想去找鄭允浩求證。

不會的,沒理由!

昨夜溫存的印跡還未褪去,允浩早上才說下班就過來,完全沒有徵兆‥‥

「不要再抱任何幻想了,如果不是你死纏爛打不肯離開,允浩怎麽會跟男人牽扯不清?」杜婉馨站了起來,趾高氣揚地走到金在中身邊,高聲說道:「你還不知道吧,鄭氏今天召開股東大會,重新決定總經理的人選。允浩要從商群手裡搶回總經理的位子,就必須拿下與永逸的合作計畫,借此說服股東讓他連任‥‥」

不要再說了!

金在中猛地站了起來,將杜婉馨嚇得往後一退。

沒有再看她一眼,金在中徑直跑了出去,一口氣衝到樓下,攔了一台計程車就往鄭氏大廈趕去。

杜婉馨站在視窗目不轉睛地盯著金在中的身影,直到他完全消失不見才慢慢地拿出了電話‥‥

 

 

一路催促下,計程車將金在中載到了鄭氏樓下。臨下車金在中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情急之中只好請認識他的諮詢台小姐代墊車資。

「金先生?!」

當秘書看見金在中從電梯裡衝出來,不由愣在當場。她不敢相信向來一絲不苟的金助理居然會身穿睡衣、腳踏拖鞋跑進公司,頭髮淩亂不說,連從不摘下來的眼鏡都忘了戴。

「鄭先生在哪兒?」金在中沒有餘力去關心別人在想些什麽,此刻的他只想見到鄭允浩。

「鄭先生在會議室。」秘書指了指會議室,「裡面正在開會,你不能這樣進去!」

秘書話音未落,金在中已經闖了進去。

 

 

「允浩,這麽困難的合約你都拿到手了,陳叔叔還能有什麽話說?真是後生可畏啊!」

「哪裡,陳叔叔過獎了。」是鄭允浩的聲音,「希望各位以後不要把注意力放在我的私生活上,畢竟賺錢才是重點,不是嗎?」

「是啊,是啊!」

此起彼伏的附和之聲被突然闖入的金在中打斷,全場的視線頓時集中到門口。

視力不佳的雙眼沒有了眼鏡的幫助,根本分不清人臉。金在中只能循著可能的方向,喚道:「允‥‥」

「金在中!」只聽鄭允浩大喝一聲,打斷了金在中的聲音,「你穿的那是什麽!沒看見正在開會嗎?」

「我‥‥」

「出去!」

毫不留情的聲音像一把利刃,瞬間穿透金在中的心臟。一陣抽痛之後,金在中終於分辨出,此時的聲音與昨晚那句「我愛你」是出自同一人的口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