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說過了,因應車本部長的韓劇放送,所以在放送期間專放一些總栽文,上一篇是又虐又甜,所以這一篇‥‥也是又虐又甜(歐),不過這文是走生活恬淡風,虐不到那去啦~~(相信偶)

常看豆花文的人對這位作者"叮糖"一定不陌生,寫過很多的好文,如十指連心、草薰風暖、動物系列--貓膩、小狗、狐狸,以及童言有忌(有出實體書)‥‥等等。叮糖的文不是狗血派的,她的文都是很貼進我們真實的生活,這也更讓閱讀者很容易產生共鳴!

我這次跟她申請了兩篇轉載授權,一開始要放的是動物系列的《貓膩》,《小狗》和《狐狸》也是總栽文(這兩篇是有連貫性的),不過我個人比較偏愛《貓膩》這篇。

﹏﹏﹏﹏﹏﹏﹏﹏﹏﹏﹏﹏﹏﹏﹏﹏﹏﹏﹏﹏﹏﹏﹏﹏﹏﹏﹏﹏﹏﹏﹏﹏﹏﹏﹏﹏﹏﹏﹏﹏﹏﹏﹏﹏

 

作者:叮糖

空間:http://hi.baidu.com/tanglu0108/blog  

微博:http://www.weibo.com/n/%E5%8F%AE%E7%B3%96

 

<1>

「鄭允浩離婚了。」

朴有天以他自認為極度優雅的姿態坐在窗邊,嘴唇優雅地吐出這幾個字。

事實證明他的確夠優雅,否則旁邊桌坐著的幾位富家太太就不會頻頻投來愛慕的目光。可惜她們的另一半常年在外工作,不然她們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時間聚集在一堆討論著一些毫無營養的話題。

朴夫人在遠處滿意地望著自己那個天之驕子般的兒子,唯一令他皺眉的,就是他對面坐著的那個帶著鴨舌帽看不清長相的人。即便如此,就算只看穿著打扮也能看出那小夥子和自己的兒子並不同類。

 

「你說真的?」

嘟著的小嘴似乎不太願意相信。

他記得他每次見到鄭允浩,雖然只是遠遠地望著他,可他對自己妻子關切的舉止還是令他感慨萬千。

「那他兒子呢?不是才四歲嗎?」

他繼續詢問著。

「毫無疑問,兒子自然是跟著他那個總裁老爹了。」朴有天笑了笑,低頭抿了一小口桌上的紅酒,「怎麼了?金在中,想入非非了吧?」

金在中調皮地吐了吐舌。他承認,的確是想入非非了。

「真不知道你迷戀他什麼‥‥」

朴有天無奈地歎氣。

 

見過一次之後便念念不忘地癡迷著那個男人,他知道自己這個小學弟根本就是癡心妄想,卻又不忍心破壞他心裡那美好的憧憬。直覺告訴他,鄭允浩那樣眼高於頂的男人,即使眼前這個小學弟樣貌再怎麼出眾,也不可能亂了他的心智。

金在中自己也不是不自量力,他比誰都清楚,像他這樣除了長相之外其餘全都一無是處,就連在這個咖啡館打工都會在二十四小時之內被經理給趕出來,若不是剛才湊巧碰到朴有天,或許連這一天的工資都會泡湯。

可是對於鄭允浩,他頭一次花費了這麼多的心思,卻只是遠遠地望著。

因為在他掉入愛情漩渦之前,那個對他而言天一般的男人卻已經娶妻生子,他再怎麼厚臉皮也不可能死皮賴臉去破壞別人的家庭,況且鄭允浩根本不知道有金在中這個人的存在。

 

被咖啡館趕了出來,看來只好去上次看中的那家霜淇淋店試試了。

他雖然也想掙多點錢,可就算錢再怎麼多他也不可能夠用,畢竟還有一個癱瘓在床的父親,一個還在念大學的弟弟。

朴有天在贊助他弟弟念書,條件是他弟弟畢業之後到朴有天的公司去工作。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弟弟的前途用不著自己擔心了,只是他無論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成為像朴有天鄭允浩這樣的人,所以他自己知道分寸,他知道鄭允浩對他來說頂多只是個小女孩一般的憧憬而已,不可能成為實際。可在他聽到鄭允浩離婚的這則消息時,不可否認心裡還是忍不住悸動。

 

「好了,快走吧,我也要走了。」

朴有天起身,早就看到他那位溫婉爾雅的母親在門口等得不耐煩。

金在中雖然無奈,可也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能做,比如站在門口的朴夫人,不是他可以得罪的人。

 

和他告別之後,金在中便坐著公車到了市中心附近的那家小小的街邊霜淇淋店。店長倒是沒多說什麼便讓他先試試再決定是否錄用,他耐心地望著和他一起站在高高的櫃檯後的那個戴眼鏡的姐姐,看著她將一個一個的霜淇淋球放到蛋捲裡,再放上巧克力或者水果粒在上面做點綴。

「慢慢來吧,這個其實很簡單。」

「嗯,謝謝。」

「叫我默默就好了,用不著這麼生疏。」

「好,默默姐。」

在中笑著,試著用勺子去舀冰櫃裡的霜淇淋,可怎麼也弄不成個像樣的球形,久而久之,他也有些惱怒了,畢竟他是個男孩子,對待這些事情始終不及女孩子那麼有耐性。

 

「阿姨!」

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大腿卻被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男孩給抱住了。

在中滿臉黑線地將他拉開,正想要罵罵這個不懂事的小孩,他平常最憎恨的就是被別人誤認是女人,即使是小孩子也不可原諒,對他來說這是本質問題。如果沒搞清楚他到底是男是女,最好別在這個火頭上來觸犯他。

可那小男孩無辜地瞪著大眼睛望著他,嘴巴一撇似乎剛才被他大力推開給嚇到了。為了避免這小孩子哭起來,在中不得不耐著性子。

「小弟弟,我是哥哥,不是阿姨。」

小傢伙疑惑地盯著他,隨後將背上的小書包取下來,在一個小口袋裡抽出一張鈔票放在他手上。

「一個草莓聖代!」

在中望著手裡那張鈔票,疑惑地盯著這個小男孩。

 

一個四五歲的小孩身上怎麼會有百元大鈔拿出來買霜淇淋?可看他的樣子又不像是壞孩子,再說畢竟只有四五歲也不可能去做什麼不好的事情,那麼‥‥

「小弟弟,說謊可不是好習慣哦,告訴哥哥,你的錢哪來的?」

小傢伙瞪了他一眼,隨後癟癟嘴。

「我老爸給的啊!你快給我草莓聖代!」

在中怔了怔。

算了,他只是賣霜淇淋而已,管那孩子那麼多做什麼,只不過‥‥他回頭看了看,剛才默默被經理叫進去,現在豈不是要他這個連霜淇淋球都做不好的人給這小傢伙做個草莓聖代?管他的,對於小孩子來說霜淇淋不都一樣,反正吃到肚子裡都是會化掉的,他聳聳肩拿起勺子伸進冰櫃裡。

小傢伙接過霜淇淋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被霜淇淋的個子嚇到了還是怎麼的,眼珠子瞪得幾乎快要掉出來。在中將零錢塞到他書包裡,便若無其事地站到櫃檯邊。

小傢伙從沒見過這麼大個的霜淇淋,上面還加了那麼多草莓,而且這形狀,看起來未免也‥‥

「你是新來的?」

「你怎麼知道?」

在中怔了一下。看來這小子是經常來啊。

「這個老闆很吝嗇的,你放這麼多草莓會被罵的。」

「你——」

還沒來得及問,經理就從裡面衝了出來。

「在中啊,你這是在幹什麼?放那麼多草莓我們還要不要做生意了?」

「我多付了五塊錢要他多加草莓的!」

小傢伙從兜裡掏出五塊錢放到在中手上,經理果然沒再多說什麼,拿走了錢朝屋裡走去。

「謝謝你啊小傢伙。」

看來這孩子並不討厭。

「我不叫小傢伙,我有名字!」

「那請問小傢伙叫什麼名字?」

看來還挺可愛,在中也忍不住開始逗他。

「昌珉,鄭昌珉‥‥」

小傢伙說完,便低頭吃著霜淇淋。

在中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得愣在原地。昌珉‥‥鄭昌珉‥‥那不是鄭允浩的兒子嗎‥‥再低頭看看,除了眼睛的部分不太一樣,不論是氣質還是說話的語調都和鄭允浩一模一樣。這算是怎麼一回事?老天爺突然在這個時候將鄭允浩的兒子送到他身邊來,難道是在暗示他什麼?或許‥‥

他低頭看了看吃得正認真的昌珉。

「我叫在中,金在中。」

「嗯,在中,我們以後就是朋友了!」

在中勾起嘴角不自然地笑了笑。

沒認識鄭允浩,倒是和鄭允浩的兒子做起了朋友,也不知道他是積了什麼德或是造了什麼孽,是福是禍似乎都躲不過。

不愧是鄭允浩的兒子。

看著小昌珉從衣服口袋裡熟練地掏出手機,在中便萌生了這個想法。隨後他和昌珉交換了電話之後,看著昌珉一蹦一跳地離開,站在櫃檯後一直沒回過神來。

 

看來這次他沒辦法聽從朴有天的告誡了。

 

 

<2>

「昌珉!」

聽到熟悉的聲音,昌珉趕緊將手裡還沒來得及吃完的霜淇淋扔進垃圾箱,擦了擦嘴角站在原地轉回頭去。

「老爸!」

鄭允浩坐在車上幫他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等他坐進去。

剛才去幼稚園接兒子的時候被老師告知他這個兒子已經離開了,他就猜到十有八九這小傢伙就拿著自己獎勵他的那些獎金出來買些不乾不淨的東西吃。他平常從不允許昌珉在外面胡亂吃東西,一旦發現了也不會輕饒他。沒想到他還懂得將東西藏起來不讓自己發現,上次是塞到書包裡,這次倒是來得乾脆,直接扔垃圾箱裡去了。

昌珉將頭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來看鄭允浩那一臉嚴厲。

「吃了什麼了?」

「沒吃什麼!」

小孩子眼中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第一時間內否定自己所做的不該做的事。

「等你肚子疼就知道了。」

早就看到他拿著的那一大個霜淇淋,吃了一肚子涼的東西,看來待會兒拉肚子是少不了的了。只是鄭允浩也沒料到這麼快,昌珉小小的臉蛋便擰成了一團。

「怎麼了?」

「疼‥‥老爸‥‥疼‥‥」

「你小子活該‥‥」

雖然嘴上這麼說,允浩還是開著車改變了方向。孩子還小,不管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都不能忽視,要是以後弄成了大麻煩就怕後悔都來不及。他深知這一點,小時候眼睜睜地望著自己的雙胞胎哥哥,那個和自己有著相同樣貌的人,就那樣漸漸冰冷在母親的懷抱裡,並不真的是什麼不治之症,為何就沒辦法醫治呢?

他一直認為哥哥那時候是很不湊巧地遇到了庸醫。

 

 

「不好意思,這傢伙今天吃壞肚子。」

鄭允浩抱歉地揉了揉昌珉的腦袋,隨後將他抱到餐桌邊坐下,微笑著朝對面的朴有天道歉。

本來是打算早些過來趁著吃飯的時間好好和他商量一下下個季度的合作項目,沒想到中途出了昌珉這件事,只能先吃飯,公事暫時下次再談,畢竟讓人家等了這麼久還不上菜確實很不合規矩,即使朴有天和他也算得上是舊識,規矩還是免不了,畢竟同是兩個不同公司的頂層人物。

「昌珉,好久不見。」

朴有天對昌珉一直是喜歡得緊,基於一些原因,畢竟他和允浩也算得上是遠方表兄的關係,來往自然就沒親兄弟那麼密切,多多少少也和生意沾上一些關係。

「朴叔叔!」

昌珉笑著就要撲到他身上去,可惜還沒靠近就被自己的老爸拉了回來。

鄭允浩從來不允許昌珉和其他人靠近,或許是由於他自己本身的不安全感延伸到了兒子身上,總不希望昌珉和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過於靠近。他始終記得昌珉的媽媽,也就是他曾經的妻子離開的原因,足夠他反省下半輩子了。

對於他經歷過的事情,朴有天知道個大概,所以只是抿嘴笑笑沒說什麼。

 

「最近還好吧?看你的樣子公司也算是不太忙。」

允浩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謹慎地挑選對於現在的昌珉來說容易消化的食物。他對兒子的寵愛算是深到骨子裡去了,尤其是在離婚之後,昌珉已經是他的全部,不容許出任何一點差錯。要是讓他知道昌珉今天是吃了哪家的霜淇淋弄得消化不良,他一定會去買下那家店再砸個稀巴爛。只是昌珉咬著牙不肯說,他最終也沒再逼問。還好只是一點消化不良,否則他不敢保證會做出什麼事情。

「還好吧,最近確實不太忙,上次那個煩人的盜竊碼也被破解了。」

想著前段日子公司的機密檔差點透過電腦洩露出去,幸虧英生幫忙給破解掉了那台侵入電腦的盜竊碼,否則洩露出去後果不堪設想。

「破解了?誰這麼厲害?」

允浩一直以為他最終會找來警方介入這個案子,沒想到竟然自己解決了。

朴有天謹慎地看了他一眼,隨後放心地笑了笑。

「這人才你可沒辦法挖走,雖然只是個大學生,我可是除了錢買斷了他的下半輩子了。」他說著,看鄭允浩臉上並沒有他預想的神色,鬆了一口氣,「他叫許英生,現在才十九歲,家裡條件不怎麼好,所以我就提出供他讀書,條件是他畢業之後到我公司來工作。」

「你賺了。」

同樣是商人,允浩自然知道他的如意算盤。對於這個許英生的處理方法,怎麼看都是朴有天占的好處多得多。

朴有天笑了笑點點頭。

想當初他也是花費了不少心思才說服在中接受他的條件,許英生是個孝順的人,自然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哥哥太過勞累,主動找到他和他簽訂了合同。這樣的話他也不怕英生會違反合約,加上他和在中認識多年的這層關係。只是提起在中,他忍不住抬頭看了看對面坐得端正的鄭允浩。

「怎麼了?用這種眼神看我?」

允浩也發覺了不對勁。

「沒什麼‥‥‥‥」

有天不自然地笑著。

看他不願意說,也沒有一直追問的道理,允浩低頭看自己的兒子,卻發覺他費勁地在搞弄著他那個小手機。

為了方便和安心,允浩早早地便弄了個手機讓昌珉隨身帶著,知道他還小不太識字,很多功能也就設置成了語音。只是他這孩子並沒有什麼人需要聯繫,這個時候對著手機嘀嘀咕咕地在幹什麼?

「鄭昌珉。」

「啊?」

小傢伙抬頭,看到父親責備的目光不由得嚇了一跳,乖乖地將手機放回身後的小書包裡。可還不到一分鐘,手機便嘰嘰咕咕響了起來。

「喂?」

在中有些好奇,他和鄭昌珉認識還不到半天,這小子就一下子打過來三個電話,還都是在他沒來得及接起的時候就給掛斷了。雖然疑惑,卻忍不住擔心。畢竟是小孩子,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給耽擱了怎麼也說不過去,況且‥‥他是鄭允浩的兒子。

「啊!在中!」

昌珉驚喜地叫著。

兩個大人只顧著自己聊天一直都沒注意到他,他聯繫了所有能夠聯繫的人。雖然也都是些家裡的管家傭人,在中卻是第一個回復他的。

「在中?」

聽到這個名字,有天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允浩明顯也詫異地停了下來,只是不明白有天為何也是這個反應。”在中”這個名字是他從沒聽過的,也不是家裡傭人的名字。看來他有必要好好跟自己這個不懂事的兒子談談了。

 

講完電話,昌珉滿足地大口吃著盤子裡允浩替他夾好的飯菜。

其實也只不過是和在中約好明天他放學之後再去霜淇淋店見面而已,也足夠他開心好一陣子了。雖然不明白為何允浩總是禁止他和其他人走得太近,在中無論如何都是他自己主動交的第一個朋友。

「怎麼認識的人?」

「呃‥‥」

沒料到這麼快就被老爸發現,昌珉咬著牙不肯說。

「昌珉,他是不是叫金在中?」

「叔叔怎麼知道?」

證實了自己的猜想,有天聳了聳肩望著允浩。

「放心吧,在中是我的學弟,也是英生的哥哥,跟我算得上是不錯的朋友,並沒有什麼不安全的。只不過‥‥」

想到這裡他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看來在中還是沒有聽從他的勸告,主動想辦法靠近鄭允浩了。只是他比以往聰明一些,懂得從昌珉開始下手。

「只不過什麼?」

聽了有天的話,允浩承認他的確是降低了一些警惕。只是憑空冒出來一個陌生的人,也實在說不一定他有些什麼不一樣的想法。

「沒什麼好瞞著你的,要不要告訴你以你的精明程度很快就能看出來。金在中曾經來過我家的宴會,並且對你一見鍾情。所以我不保證他靠近昌珉是沒有任何目的的,只是至少絕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

「什麼?」

允浩皺眉,覺得有天說出的話簡直是天方夜譚。

聽他們的話,這金在中分明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沒錯,他雖然身邊對他無事獻殷勤的人多的去了,卻從沒遇到過這樣的狀況。即使這樣,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反感的情緒在裡面。

他連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都不會接受,更何況是男人?

有天不再說話,低頭喝著服務生剛端上來的咖啡。

昌珉鼓著倆圓圓的眼睛望著自己正低頭沉思的父親。

 

鄭允浩對於金在中這個人多多少少還是會感到好奇的,畢竟朴有天說的那番話確實讓他有些反感。對於同性戀這樣的字眼,他說不上厭惡,但至少也不會感到認同。或許也和他從小受的教育有關係,什麼都是正統的,朴有天說的那些話,關於金在中這個人,他還是沒辦法理解。

不過他知道不能讓昌珉和金在中太過接近。

聽朴有天的話,金在中或許是有目的地接近了昌珉,若是他什麼時候利用昌珉來威脅什麼,到時候自己恐怕就難辦了。

 

 

對於父親突然提出要每天接送自己上學放學,昌珉雖然不情願卻也沒什麼辦法,他知道若是反抗的話只會讓這個固執的父親對他更加嚴格。

可他也沒打算就這樣和在中斷了聯繫。

每次路過那家霜淇淋店,他將車窗搖下來都會看見那個身影在櫥窗裡忙碌著,想要過去打個招呼卻又始終忌憚允浩。

 

對於在中而言,在霜淇淋打工已經遠遠沒辦法滿足家裡的開支。

英生雖然不需要自己操心,不過畢竟也只是個在校大學生,父親癱瘓在床更是幫不上任何忙還需要時不時請醫生來檢查身體,那又是一大筆費用。無奈他根本沒什麼學歷,當時父親因為工傷突然重傷癱瘓的時候他還是個高中生,迫于生計不得不放棄了學業。本身他也不是個認真好學的學生,便想著還不如自己早些出來工作讓弟弟能夠順順利利畢業。

英生很爭氣,連考上的大學也是一流的。若不是他正好認識朴有天這麼一個高中學長,或許他連英生的學費也沒辦法負擔。連個高中文憑都沒有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個高薪的職業,況且他向來笨手笨腳沒什麼本事。

 

和昌珉認識之後,他承認自己越來越開心。

剛開始的確是因為鄭允浩的關係讓他心裡有不少的期盼,但和昌珉熟悉之後,他是真心喜歡上了這個小男孩,電話也從最初的兩三天一次到一天一次,沒過多久便演變成了一天兩三次。他喜歡在工作的間隙聽昌珉說那些幼稚園有趣的事情,小孩子的世界單純開闊,況且那是鄭允浩的兒子,或許是血緣的微妙,昌珉身上也帶有一種吸引他的因數。

 

自從上次見面之後,他卻再也沒見過昌珉。正在他好奇昌珉什麼時候還會出現的時候,那孩子便瞪著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站在霜淇淋店門口。

「昌珉?」

「在中!」

經過差不多一個月的電話熟識,兩人已經比剛開始親熱了許多,昌珉見著在中的時候明顯是開心得不得了,整個人都撲了上去。

好不容易遇到鄭允浩今天有緊急會議沒辦法接他放學,他便趕緊朝著霜淇淋店跑來了,也顧不得等在幼稚園門口專門聽從鄭允浩吩咐接他放學的管家了。

小傢伙站在櫃檯邊耐心地看著在中做著一個又一個的霜淇淋,看起來十分有趣的樣子。在中看他等得無聊,便送了一個霜淇淋給他。昌珉硬是要自己帶他出去玩,可他這邊打工結束之後天也快黑了,他還必須想辦法儘早送昌珉回去。

「默默姐,可不可以麻煩你一件事情。」

默默轉頭望著他。

「說吧,我盡力幫你。」

有默默頂替著,在中很快便結束了手頭的工作帶著昌珉回家。

 

昌珉似乎不太願意,扭扭捏捏地不肯走,磨不過他,在中不得不答應帶著他去街上逛逛然後在天黑之前送他回家。他不能引起鄭允浩的注意,至少不能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若是因為擔心昌珉而責怪到他身上,那他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昌珉一路上都顯得很開心,在中看在眼裡,說不受觸動也是不可能的。想必他平常受鄭允浩的管束太過於嚴格,怕是連這樣在街上開開心心玩鬧的機會都沒有。想到這裡,他也就顧不上什麼了,帶著昌珉開心地去各個商店裡看看,最後買了他看中的一塊魔方送給他。雖然並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昌珉捧在手裡卻是如獲至寶。

若是他真的有機會跟鄭允浩認識,他定會好好勸勸他,對自己的兒子還是不要太過嚴厲的好。

只是不知道鄭昌珉是不是真的能夠牽起他和鄭允浩之間的緣分,讓他不再這樣一個人盲目地單相思。

 

「今天開心吧?」

送昌珉到了別墅區門口,在中知道裡面不是自己該去的地方便即使停住了腳步。

「嗯!和在中在一起好開心!」

昌珉揮舞著手裡的玩具魔方,開心地拉著他。

「以後我們還經常一起玩好不好?」

「那麼‥‥」在中笑了笑,指指他手裡的魔方,「等昌珉把這個給拼好了,再來找我吧!」

只是說笑而已,從小到大,也不知道是自己笨還是那魔方根本就沒有拼好的辦法,在中從沒成功過。這樣對昌珉做出約定,也只是希望他好好聽鄭允浩的話而已。今天帶他逛街已經是預計之外的事,在他做好心裡準備之前他還沒辦法出現在鄭允浩面前。至少現在這樣差勁的他,得解決了自己身上那些麻煩瑣碎的事情才行。

「好!」

小傢伙答得高興,殊不知這魔方的玄機。

在中笑了笑,低下頭幫他整理有些淩亂的小襯衫。

 

鄭允浩結束了臨時會議之後便趕緊打了電話給陳管家,果然昌珉那小子沒有聽話悄悄給溜掉了,從公司出來他便開著車朝家裡趕了回來,開到社區門口的時候便看到自己的兒子乖巧地捧著一個東西站在門口,有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子正半蹲著身子給他整理衣襟。

那人就是金在中?

整理好了衣領,在中站起身來寵愛地摸摸他的頭,隨後轉身準備離開,卻被門口那輛車子突然射出來的光線刺到了眼睛,忍不住將手抬起蒙住雙眼。

「爹地!」

昌珉乖巧地朝車子跑過去。

通常這樣的情況下他不得不主動去討好鄭允浩,否則待會兒怕是小屁股就得遭罪了。

待自己的目光適應了那陣強光,在中才放下了手朝著車子看過去。

看到金在中已經注意到了這邊,鄭允浩頓了頓便打開了車門,牽著昌珉朝他走過去。在中看他朝著自己走近,也不知怎麼的,就學著之前看到的其他人見到鄭允浩時的樣子恭敬地鞠躬。他沒想到其實他和鄭允浩之間根本用不著這樣,他既不是鄭允浩的下屬,也暫時不是什麼餐廳服務員,這樣的理解在這個情況下只會顯得尷尬。

「麻煩你送昌珉回來。」

鄭允浩說著,便將車鑰匙遞給旁邊不遠處的社區管理員,牽著昌珉朝裡面走去,其實整個過程中都並沒有見到金在中的模樣。

即使在中再怎麼迷戀鄭允浩,強烈的自尊心也容不得他這樣被人無視。加之鄭允浩受到的高等教育也不應該是這樣,看到他無視的舉止自己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

「在中,我會給你打電話,等我把這個魔方弄好就立馬給你打電話!」

昌珉揮舞著魔方朝他笑著,在中也忍不住揮了揮手。

「好,我等你。」

在中甜甜的聲音映入鄭允浩的耳朵,頓了頓,他牽著昌珉往回走去,在離在中只有不到一米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面對著他。

 

在中這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地看到鄭允浩,就算以前有過擦身而過的經驗,他也沒機會將他好好看個清楚,這樣近距離地看著,才發覺這個男人真的是長得格外俊朗,也難怪自己第一次見到他便沒辦法移開視線。

「你‥你好,鄭先生。」

在中顯得手足無措。

鄭允浩一靠近,那股強烈的磁場便開始發揮作用,讓他沒辦法平心靜氣。

「進去坐坐吧。」

「啊?」

「呀!在中去我家!」

在中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昌珉拉著朝社區裡走了進去。他略微尷尬地望著跟在後面的鄭允浩不知如何是好,殊不知鄭允浩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已經很久。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