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鄭允浩怎麼也想不到,一個男人在自己愛慕的人面前也會顯得像個小姑娘似的手腳不自在。就算朴有天事先沒有告訴他這些,只是見過一次面他也就知道金在中心裡的想法了。真是個簡單到近乎透明的人。

難怪朴有天會說就算不告訴他依他的精明程度也能很快看得出來。

不過也算不上他太精明,只是金在中單純得完全不知道掩飾自己。

 

坐在諾大的客廳裡,在中總覺得不太自在。雖說和朴有天見面時也沒少去各式各樣高消費的地方,只是鄭允浩的家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不僅僅是這空曠寬敞的屋子,更是整個屋子散發出來的那種,鄭允浩所獨有的霸氣。

那個讓他時刻都感覺壓抑的東西。

坐在沙發上,他甚至不敢擅自移動一點點位置,總覺得整個鄭家都需要他循規蹈矩地遵循各式各樣的禮儀規矩。

「金先生,請喝茶。」

接過陳管家遞過來的茶水,在中小心地抿了一口便放到桌上。

他從沒喝過這樣甘冽的茶,想必也是上上之品,這小小一壺茶說不定比他好幾天的工錢還要多。想到這裡,他便沒辦法安心喝茶。

 

從小過著節儉的生活,這樣的鋪張浪費他始終會覺得有心理負擔,況且不是自己的東西。

和朴有天相處倒也還好,畢竟自己的弟弟英生在幫他做事,聽說也幫了很多大忙,所以若這是朴有天的家,他也不會如此拘謹。

況且朴有天和鄭允浩也有本質的不同。朴有天為人隨和開朗,雖說是富家子弟但稍微熟識之後便會知道和他相處並不困難,甚至很多時候覺得輕鬆開心。可鄭允浩給他的感覺卻始終是壓抑的。所以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他愛上的會是這樣一種壓抑的感覺。

可他卻無法不貪戀。

鄭允浩身上有股天生的吸引力,讓他一旦陷進去便沒辦法控制自己。即使是現在,明知道鄭允浩並不放心他和昌珉相處或許正在試探他,他也忍不住死死地盯著他,像是怕多眨一下眼睛便少看了一秒鐘。

 

鄭允浩剛開始並沒介意這道熾熱的目光,不過久而久之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了。轉頭想要提醒他這樣看人是不禮貌的,卻看到那人傻傻地望著自己已經呆掉了。

「在中!在中!在中!‥‥」

昌珉連著叫了好幾聲,都沒見在中回過神來。

他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進門之後,在中便一直盯著他的老爸看。雖然他這個老爸的確是長得英俊了一點,可再怎麼說他也是自己的朋友,小孩子被人忽視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可在中卻像個木頭似的一動不動,他叫了幾聲最後也不得不放棄。

 

「金先生‥‥」

「嗯?什麼事?」

還是鄭允浩說話有用。一聽到他的聲音,在中便瞬間回過了神,坐直身子專注地望著他,等他繼續說下去。

雖然很不喜歡鄭允浩對他陌生的稱呼,不過畢竟也剛認識不到一個小時,不能逾越了規矩,他自然也不希望鄭允浩是個輕浮的人。事實上他也清楚他絕對不是個輕浮的人。

常常偷偷跟著他,在他喜歡去的飯店裡打工,他的言行也聽了看了不少。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人很多,可他卻始終陪在自己妻子身邊,他不明白那個女人為什麼會和這樣優秀的男人離婚,甚至可以扔下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顧。

他嘗試過想要詢問昌珉關於他母親的問題,但想到孩子還小,母親的事或許也是一知半解,若是昌珉回來之後跟鄭允浩提及,那麼依鄭允浩的性子絕對不會允許昌珉再和他見面。他不僅走不進這個他一直嚮往的世界,甚至會失去昌珉這個他真心疼愛的人。朋友也好,弟弟也罷,甚至說是當作兒子一樣疼愛也沒關係,他是真心喜歡昌珉,哪怕這孩子和鄭允浩沾不上一丁點兒關係。

緣分的事情就是這麼微妙。

他第一次見到鄭允浩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現在昌珉也給了他同樣的感覺。

他自己也從小生活在沒有母愛的環境下,母親在他五歲的時候跟著某個暴發戶私奔了,留下了沒什麼文化只能在工地打工維持生計的父親和一個比他小兩歲的弟弟。一家三口剛開始的時候生活有多困難他至今想起來都會忍不住打寒顫,不過最艱難的日子總算度過來了,父親卻意外地出了事故。

老天爺或許就是這麼不公平,有些人生下來就是富人,而有些人辛苦了一輩子卻只能勉強吃得飽肚子。

與他想必,昌珉已經算是一個幸運的孩子了。儘管如此,他還是忍不住去疼愛他,不希望他受到委屈受到傷害,就像想要挽回自己小時候曾經受過的委屈和傷害一樣。

 

鄭允浩看他雖然眼睛仍然目不轉睛地望著自己思緒卻已經飄得老遠,忍不住低頭笑了笑。在中還在想著以前的事情,所以錯過了他難得一見的明媚笑容。

按道理來說,他今天將金在中請進家門無非就是想要試探一下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儘管冒了一定的風險,不過這怎麼也是自己的地盤,況且這個金在中看起來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樣,相反看起來倒是弱不禁風,對他而言沒有一點威脅。

這樣的人怎麼也看不出有什麼壞心眼兒。

 

「金先生現在在做什麼工作?」

「在‥‥一家很小的霜淇淋店。」

在中回答得有些含糊,想著鄭允浩應該也不會在意這些。他本身就不是什麼高出身的人,為了生計奔波勞累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霜淇淋店‥‥

允浩低頭看了一眼昌珉,大概能夠猜到這兩人是怎麼認識的了。

自己這個兒子向來對這類人並不感興趣,沒想到卻能和金在中成為這麼好的關係。並不是金在中狡猾地想盡辦法靠近他,這個金在中看起來並不比昌珉聰明多少,二十歲的人了卻只有小孩子一般的戒備心。

這樣的人在昌珉身邊也不可能做什麼壞事。當然,前提是他不受任何人指使。

「昌珉還小,不懂事的地方,麻煩你了。」

允浩客套地說著,他也清楚自己這個兒子任性起來確實讓人頭疼。

「不會,他很聽話也很乖的。」

在中一個勁兒地搖頭。

昌珉開心地拽著在中的手臂,他就知道這個朋友不會說他的壞話。

聽到手機響起,在中這才反應過來他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必須得在關店門之前趕回去,否則被經理發現了他今天的工作可就全白做了。

「默默姐,對不起,我有事給耽擱了,好!我馬上就回去!」

在中掛了電話便站起身來,恭敬地朝著鄭允浩鞠了一躬。

「鄭先生,我還有事必須回去了,謝謝款待!」

「嗯,耽擱你了,其實我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允浩裝作為難的樣子,其實他知道金在中絕不可能不聽他的話便離開,所以這樣也只不過想要看看他對自己的迷戀程度而已。

他已經充分相信朴有天的話。

這個男人,金在中,的確是對他有著愛慕之情。

見過之後並不像之前那樣反感了,或許是金在中本身看起來也不是什麼有諸多心思的人,沒必要在這樣的事情上演戲,況且他的模樣也不像是在演戲。

「什麼事?」

他果然停下腳步安心地等著自己問話。

「我一直不放心昌珉一個人在那麼遠的學校讀幼稚園,我想找一個適合的人當他的伴讀,也就是每天接他上學放學的人。當然,我會按照他的工作情況給予一定的工資,我相信這份工資也不會少,畢竟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我的這個提議,你有興趣嗎?」

不知道自己怎麼想,他就這樣隨口編了個藉口。

或許金在中在他生命裡的出現的確開出了一條先河,在他暫時還能接受這個人存在的時候,做些事情看看他到底有沒有什麼目的倒也沒什麼不妥。

「這個‥‥」

在中有些為難。

這份工作看起來輕鬆,可就意味著他可能每天都會見到鄭允浩。在今天之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和鄭允浩真正地結識,可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是放手一搏,還是安分守己什麼都別想?

 

事實證明人的確是貪心的,換作誰都會做同樣一個決定。

「我想應該沒什麼困難。」

猶豫再三最終還是答應了。

「哦耶!在中跟我作伴!老爸你太棒了!」

昌珉開心地在允浩臉上親了一口,允浩自然是被兒子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

在他看到金在中彎腰為昌珉整理衣褲的時候,昌珉滿臉滿足開心的樣子,使得他對金在中這個人減少了很多抗拒感。至少這樣能夠讓自己的兒子開心,他也不必再擔心昌珉每天到處亂跑出什麼事,這對自己並沒什麼壞處。

 

在中開心地跑出鄭允浩的家門,剛才鄭允浩說出的那筆薪水數目已經足以讓他瞠目結舌好一陣子。

他真後悔沒早點結識這個出售闊氣的人。

況且這個人還是鄭允浩。

 

 

鄭允浩沒想到金在中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會缺席,甚至讓昌珉打了電話過去也是關機找不到人。昨天分明是答應得好好的,今天卻突然來了個消失,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不過至少對於這樣的工作態度,他向來都是十分厭惡的。

剛給了他點好果子吃,就這樣了還怎麼了得?

本來打算真的暫時將昌珉交給他接送一陣子,至少目前看來這個人還不值得他去戒備,沒想到第一天昌珉便是一個人走路回來。要是路上出了什麼事這後果顯然是不堪設想,金在中既然答應了就應該盡忠職守。

對於這樣的人他也沒有再繼續瞭解下去的必要了。

沒收了昌珉的語音手機,警告他不准再和金在中這個人有任何聯繫。昌珉有些奇怪,卻還是在他的要求下點了頭。

允浩看起來很生氣,即使他為在中說了不少好話也絲毫不起作用。看來他老爸這下子是真的很討厭在中這個人了,否則不會連專門給他設計定做的手機也沒收回去。雖然遺憾,可目前來說他並不敢違抗允浩的要求,自己這個父親發起脾氣來那可是不一般的可怕。曾經在母親離開的時候見識過一次,這輩子都沒辦法磨滅腦海裡那個時候可怕的父親。

現在好不容易看到父親又回到以前的樣子,雖然很多時候嚴肅了點,也總算是正常。

 

看來金在中這樣的人也不值得他鄭允浩花心思,處理好了昌珉的事他便回到了公司繼續自己應該做的事,很快便將這個人拋在腦後。

以後若是他還敢出現在自己或者昌珉面前,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金在中雖說是個單純大意的人,可再怎麼單純也不可能會忘記答應鄭允浩的事情,只可惜他現在有心無力,已經分身無術。

父親剛被送進殯儀館,英生還等在門口。

一天之內而已發生這樣的變故?

誰也不會料到英生一如往常地送父親去醫院的時候輪椅沒放穩會從樓梯上一路滾下來。父親本來就已經癱瘓在床,根本沒有自救的能力,那樣跌落下來哪裡還能活命?

英生很自責,見著在中的時候站得遠遠的。

在中曾經再三叮囑他一定要好好照顧父親,馬虎不得,這次卻因為他的一點小小疏忽而使得父親離開人世。他不敢面對在中,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裡面躺著的父親。

 

簡單地處理了父親的後事已經是兩天之後了,他們沒多餘的錢將後事辦得多鋪張,也只是簡簡單單地請了幾個親戚過來吃飯,隨後便是父親下葬。

墓地的錢是英生去找朴有天借的。

他知道在中在這件事情上一定不會想麻煩別人,所以才會去找朴有天,畢竟他和朴有天簽訂了合約,這樣也只算是提前拿工資而已。在中只是默默地接過錢,也沒多看他一眼,整整兩天都沒有同他說過一句話。

在中也不是記恨英生什麼,這個弟弟乖巧懂事,發生這樣的事已經很自責很內疚,根本用不著他去責罰就已經夠他受的了。

其實他也知道父親這樣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有所好轉,撒手人寰也就是這一兩年的事了,可儘管如此他們兩兄弟仍然費勁了心思想要盡力將父親的壽命維持下去,這是他們唯一能報答父親養育之恩的方式。

 

 

送走了親戚朋友,他轉身關上門的時候,卻發現英生直直地跪在了他面前。

「你這是做什麼?」

「哥‥‥對不起‥‥‥」

哽咽著,他終於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在中並沒有對他的話作出任何回應,而是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即使有一些親戚朋友幫忙,他也感覺很累,昌珉的事情他一直記著,可相比起父親的過世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什麼鄭允浩,他也沒有心思去顧及了。這些事情都沒有失去父親對於他來的沉重。

在允浩那裡做出一定會好好照顧昌珉的承諾也早就被拋到了九霄雲外之中。

精疲力竭哪還有心思操心別人的事?

況且現在還有英生。

說對英生沒有隔閡是不太可能的,畢竟父親的過世的確是由於他的疏失造成。他能原諒英生,因為他畢竟是自己在這個世上所剩下的唯一的親人,只是目前還沒辦法做到心無芥蒂地跟他像以前一樣,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父親不會希望他一直介意這件事,他一直很疼愛他們這兩個兒子。所以他一定會聽話,好好照顧英生,讓他長大成人,再將他交給朴有天,就什麼都不必再擔心了。

只是這一切都還有個漫長的過程,父親去世了,他需要做的事情也就更多。

長兄如父,他必須擔起這個家的責任,不再像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任性妄為。

想通了這個,他就下定決心一定得努力了,不能讓父親失望。

 

英生借錢的時候便告知了朴有天關於父親過世的事情,有天由於太忙所以並沒有過來幫他們送父親一程,他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差不多一個星期之後了,在中正在努力地打著一份很累的工來維持這個家的生計。

他只是為英生提供好的學習條件而已,並沒有資助這個家,所以這裡看起來仍然是家徒四壁。

好不容易按照英生給他說的地址找到了在中打工的地方,他一看就知道這個地方的條件有多差,雖然工錢不少,可要在這裡一直做下去也需要非一般的耐力。

 

看到朴有天的時候在中正端著一大盆鮮魷魚朝裡面的貨艙走去,身上髒兮兮的滿是泥濘和魚腥味,長長的筒靴,明顯大出好幾個尺寸的防水外衣在他身上顯得特別彆扭。

有天叫住他,待他在工頭那裡請過假換好衣服之後帶他去了不遠處的一家冷飲店。

在中不能離開太久,否則工資便會按照他離開的時間有所減少。他出來的時候也是點頭哈腰了好一陣那被他成為工頭的人才放他出來一個鐘頭,所以他們只能就近聊聊天。

 

「你這樣‥‥能夠習慣嗎?」

朴有天看著他凍得通紅的手有些心疼。

上次見面的時候他還是一身乾乾淨淨地笑著,現在確實好幾米之外便能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魚腥味。雖然算不上是莫逆之交,可看到在中這樣,他心裡始終是過意不去。

在中苦笑著搖了搖頭,隨後揉揉已經亂作一團的頭髮。

「當然不習慣,可我有什麼辦法,我沒什麼文化,能夠找到這裡也算是不錯的了。你也知道我沒本事,很多事情也都做不好,可這種體力活還算是過得去吧。」

知道自己若是再提出幫助在中定然也是不會接受的,有天便思索著其他的辦法。

 

送走了有天,在中苦惱著回到了海邊漁場。

剛來這裡的時候,向來有潔癖的他也很不習慣,可扭扭捏捏只會讓人看不起,說他是沒吃過苦頭的小少爺,他自己也想著潔癖又不能當飯吃,才開始努力克服,現在總算是勉強適應了一些。

雖然離他們的要求還很遠,可至少也算是個不錯的進步了。

想著之前鄭允浩給他的那份工作既簡單薪水又高,可由於父親的事情耽誤了想必回去找他也只會受到責怪,況且在這個時候,他怎麼也不願意出現在鄭允浩面前。

這比起他之前的樣子,還要落魄不知道多少倍。

沒想到這才一個星期,迫於生活的壓力他便有了如此之多的變化,也不知道是喜還是悲。可他知道不能再任性了,以他的條件,根本不可能找到什麼好的工作,就算之前的霜淇淋店也只是勉勉強強維持得了家裡的開支而已。

金在中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活著了,父親離開了,英生也遲早會離開自己創造另一片天空的。到時候他這個哥哥,又有何處可以容身呢?

 

 

 <4> 

每天看著哥哥起早摸黑地出去工作,滿身難聞的魚腥味,英生心裡比誰都難過,可他卻沒辦法阻止什麼。在中不得不這樣的原因多多少少他也有脫不開的干係,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好好安安心心地上學,怎麼樣都不讓他擔心。

可他心疼。

從小在中便將什麼好的東西都讓給他,即使是母親離開之後,父親出事,家裡沒辦法提供兩個孩子的學費,在中便以自己學習成績向來不好為由主動放棄了學業開始打工。

這樣已經持續不少日子了,如果不是因為遇到提出資助他完成學業的朴有天,他的學業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在中打工賺來的錢根本不可能負擔得起大學高額的學費。

如果他能早一點幫在中分擔家裡的開支就好了。他常這麼想著。

朴有天是他每個禮拜都會見到的人,因為他會準時去他的公司裡詢問下一個禮拜需要完成的工作。即使他現在仍然是個學生,朴有天也會定時定量分配給他一些任務。想著畢竟也是自己的資助人,幫他做一些事情算得上是理所當然,所以他也樂意幫忙,殊不知他時常幫朴有天做的都是朴氏十分機密的工作。

 

 

朴有天突然說請他出來吃飯,他也沒多想什麼,答應了之後便按照時間準時出門了。

其實這件事朴有天自己也思量了很久。自從上次在海產市場見到在中之後,他便一直沒辦法平靜下來。

和在中認識也有好幾年了,雖然算不上交情菲薄卻也有很深的聯繫,現在加上英生這一層關係,他便決心一定要幫上什麼忙。在中不願意接受他的幫助,可就算是這樣他也仍然想要做些什麼。

即使學歷不好,在中也能算得上是個對工作認真負責的人,雖然有些時候常常力不從心。

這怪不了他,這個社會沒有道理歧視那樣為了供弟弟上學養著癱瘓在床的父親而主動放棄了學業的好人。

 

「叔叔!」

正坐在飯桌邊等著英生,便有個小小的身軀跳到自己懷裡。看清之後,忍不住疼愛地撫摸他小小的腦袋瓜子。

「叔叔好久都沒來看昌珉了!」

小傢伙嘟著嘴,滿臉不高興。

鄭允浩坐到對面,望著有天似乎有些疑惑。

「你怎麼一個人來這邊?平常不都是帶著女人來的嗎?」

「我是來見人的,沒想到碰上你們了。」

鄭允浩不喜歡四處拈花惹草一身風流債的人,想必和他朴有天一直關係不是太親近的原因也有這個。朴有天身邊女人太多,他主動去招惹的也不少。

某些方面上看起來他確實不太踏實不太正經,不屬於鄭允浩的交往圈子。

相比而言,和鄭允浩有些聯繫的朋友通常都是正經的生意人,同他一樣規規矩矩整天埋頭於工作之中。朴有天有時會覺得他們過於古板,這個時代對女人的應付自如也是一項不小的本事,所以他們並不屬於同一個範疇。

 

「朴大哥。」

英生走到桌邊,朴有天伸手將昌珉遞給鄭允浩,示意英生坐在自己身邊。

允浩似乎很詫異有天這次竟然是和一個學生樣的男孩子見面,的確讓他有些失算。本想著若是不三不四的女人自己便離開得遠遠的,他不希望昌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現在看來他也並沒有理由回避了,所以也就坐在對面好好地照顧著昌珉。

這次要和英生說的並不是什麼機密內容,有天也不顧忌允浩的在場。

「英生,最近還好吧?」

英生放下手中的書,點了點頭。

「我挺好的,朴大哥不用擔心我,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不是。」

服務員開始上菜,由於允浩和昌珉的到來他便吩咐服務生再去添幾個菜。等到服務生離開之後,他才開始繼續剛才的內容。

「我想和你談談在中的事。」

「我哥?」

英生詫異地望著他。

對面兩人聽到這個名字也有了不同的反應。

昌珉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對面的朴有天,又回頭看看身邊坐著的自己的父親,最後輕輕拉了拉允浩的衣袖。感覺到昌珉正拽著自己的衣袖,允浩輕輕地抽開昌珉的手,眉頭不自覺地皺起來。

他並沒有忘記還有金在中這麼個人的存在。

之前的事情還一直沒有個交代,昌珉也時不時地問起關於那個人還會不會出現的問題。每次提到這個名字他都會顯得不怎麼耐煩。分明只是一個突然闖進他們生活又一聲不吭突然消失的人,值得他的寶貝兒子這麼介懷嗎?

 

「是,前兩天,我去他工作的地方看了看,也和他聊了一會兒。」

聽到有天的話,英生忍不住埋下腦袋。

「我哥‥‥他太辛苦了,可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每天看他那麼辛苦,好幾次我都跟著他去他工作的地方看著他忙裡忙外筋疲力盡的樣子,我真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如果不是我,哥他也用不著這樣,可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哥甚至不願意跟我說一句話。」

知道自己提到了他的痛楚,有天拍拍他的肩嘆了口氣。

「那個地方,真不知道他怎麼忍受下來的。」

前兩天無意間看到在中在廚房裡洗碗,以往白淨的雙手已經有了些許皸裂的口子,英生差點就當場哭了出來。

 

「我請問一下,」聽到他們的談話,允浩最終忍不住插話了,他們所說的一切,說實在的,他不可能一點都不好奇,「金在中,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昌珉在一旁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想問的問題。

「我父親過世了。是我的過失造成的,為了之前父親治病欠下親戚家的一些債務,還有我們家基本的生活,我哥去了海產市場做搬運和整理海產的工人。」

英生向他解釋著,絲毫也不介意將自己的疏失說出來。畢竟這也是事實,這樣的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他也沒有必要瞞著其他人。

鄭允浩眉頭皺得更緊。

莫非金在中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才耽擱了自己給他的工作?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這一個星期心裡的不舒坦以及最初對金在中的不滿和偏見都是無理取鬧了?

「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儘管說吧,我也算是欠他一個人情。」

這件事也算是他鄭允浩的一個疏失。

「你要是幫忙的話那就好辦了。」

有天笑了笑,望著一臉迷茫的英生點點頭。

 

 

 

海產市場的工作通常很忙,而且從早到晚忙碌起來也沒有個休息的時候。剛開始時在中的確極度不習慣,可人總會適應環境的,再強的脾氣也會給磨平了。

在中並不是什麼硬朗的性子,自然也就逐漸適應起來。

在一起打工的工友裡,他是最白淨瘦弱的一個,很多人都會問他為什麼到這個地方來,這裡不適合他,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哪個富家子弟突然家道中落了。或許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一臉享福的樣子,可他已經記不清真正感到享福的時候是哪段日子。

似乎母親離開之後,他就再沒見到父親笑過,他和英生也只是埋頭過日子,盡到自己的本分扮演著自己在這個家裡的角色。

工友們也算是很照顧他,或許有的人真以為他是什麼落難少爺或許某天出頭了會帶給他們一些榮華富貴。每每想到這裡他都不由得苦笑。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那些工友的期盼竟然也能奏效,在這個地方,這個連他自己待了這麼一段日子也覺得髒亂不已的地方,竟然會出現鄭允浩這樣的人物。

上次的那件事情給耽擱了之後,他便沒奢望過還能再和鄭允浩見面。畢竟能夠有那一次的接觸已經算是他修來的福分了,能夠在他的家裡,和他說話,就算仍然是陌生人那樣拘謹也總是個難得的經歷。總不能告訴他自己對他存在著的那些荒唐想法,那樣的話恐怕像是鄭允浩這樣的人會直接致他於死地。可他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早在鄭允浩見到他之前就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鄭‥‥鄭先生?」

他瞪大了雙眼還堅持以為是錯覺,可身邊的工友們已經議論開來。

鄭允浩一身正裝地出現在市場裡,在渾身魚腥味混雜著泥土氣息的金在中面前,給他了一個完全的措手不及。

「能和你談談嗎?」

鄭允浩提出的要求,他想必也是沒什麼抵抗力去拒絕。

 

乖巧地換了衣服跟著他到市區的一家茶室裡,努力在換衣間將自己身上的味道掩飾起來,可自己卻總覺得魚腥味在自己身體上生根了似的,怎麼也去除不掉。他不希望他跟著鄭允浩出來會給他丟臉,更不希望自己在鄭允浩面前丟了臉。

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會在意這些,和朴有天在一起的時候這些問題可是從來都沒想過。

 

「坐吧。」

鄭允浩倒是沒在乎這些。

其實剛才去海產市場聞著那裡的味道的確有些受不了,後來帶著金在中出來他身上仍然存在很濃厚的魚腥味,只是等他換了衣服之後,那味道減少了不少,想必他經過了好一番收拾才稍微掩蓋住了那味道。

金在中似乎很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及表現。

儘管如此,對於他的細心自己還是有些贊許的。畢竟他也不希望一個髒兮兮滿身魚腥味的人跟著自己,若是被熟人撞見了,傳出去還不知道是什麼話。

 

「鄭‥‥先生找我有事嗎?」

傻傻地問著,還在猜測他是不是因為自己上次的失約專門找到這裡來向自己討要一個說法或者乾脆就是來給他一個懲戒。不管怎麼樣,發生了意外導致他沒辦法做到他答應的事的確是他的過失,要怎麼樣也都隨便他好了。

這樣的情況下都還能夠第二次見面,的確算是造化了,上輩子不知道積了多少德。

「關於上次的事情,我聽說了你父親的意外,所以我也不打算追究了。昌珉很希望你能夠繼續做那份工作,作為父親來說,我也希望自己的兒子得到好一點的照顧,所以特地過來拜託你,希望你能答應我繼續做上次接受的那份工作。」

想了很久,只有用昌珉作為幌子才能夠幫到這個忙。

「嗯?」

在中沒料到他還會再度提出這個要求,而且還是請求的語氣。

這樣讓他根本沒辦法拒絕。

只是,他實在想不明白鄭允浩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或許是他想得太多,他本來單純不應該多想,可他總覺得就算是昌珉拜託,依照他悄悄單戀這麼久的經驗來看,鄭允浩應該也不會親自過來找他。

況且鄭允浩有比他更為嚴重的潔癖。

 

允浩將他的疑惑不解當作了他對這份工作的猶豫。想著他在海產市場辛苦打工也是為了那麼一點錢,看來他的猶豫也是因為錢的問題。既然答應了朴有天,他就自然不會失手,哪怕金在中這個人對他來說毫無用處。

「這樣吧,除了接送昌珉的任務之外,你幫我照顧他的起居生活,家裡的客房給你暫時住著,工資也增加雙倍,如何?」

這下在中更加疑惑了。

「怎麼了?還是不夠?」

莫非金在中是在思索著要趁此機會打撈一筆?

沒想到他單純的小腦袋瓜子竟然藏著這麼多花花腸子。

「不是不是!」

在中趕緊搖頭揮手。

「你給的錢太多了,可是我根本做不了什麼,就算是幫忙照顧昌珉也用不了這麼多錢,你還是按照原先的給我就好了,我答應你去工作就是了。」

生怕鄭允浩再說什麼嚇唬他,在中趕緊答應了下來。

看到他總算是答應了,鄭允浩也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

本以為這個金在中很好打發,沒想到差點出了差錯。剛才還以為他想要故意敲詐,他卻說出了那樣的話。

看來的確不用擔心這個人留在昌珉身邊,自己可以安心工作一陣子了。因為沒人照顧昌珉,他也耽擱了公司的很多事情花了不少精力在昌珉身上。

 

答應了去做鄭允浩給自己安排的工作,說是毫不歡喜那自然是騙人的。雖然沒什麼身份呆在鄭允浩身邊,可每天能夠遠遠看看他也好,現在這樣的機會豈不是每天都可以和他相處了?雖說只是住在客房,客房在三樓,上次去的時候就已經悄悄留意了鄭允浩和鄭昌珉的房間是在二樓,不過至少是在同一個屋簷下,他也不敢要求太多。

只是在那樣的房子裡,真不知道自己粗心的性格會不會釀成什麼大錯。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