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爹地!」

允浩笑著將兒子接到自己懷裡。

昌珉被沈熙妍接去沈家玩了三天,雖說和母親外公外婆一起也很開心,不過已經習慣了和父親相處的日子,三天沒見到允浩始終有些不習慣。

只是熙妍也沒料到昌珉會時不時地提起在中。

小孩子並不知道在中和沈家之間的關係,一直抱怨著沒有在中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的,使得沈家兩位老人時常面露難色。只是熙妍由於一些原因還暫時沒將這件事情告訴昌珉,她知道,若是昌珉知道了在中能夠算是他的一個沒有血緣的舅舅,怕是會高興壞了,成天嚷嚷著要去看他。這還沒知道關係就已經喜歡成這樣,即使沈熙妍的父親心裡面一直排斥著金在中兄弟倆的存在,看到孫子的模樣也軟下了心。

「我先回去了。」

「嗯。」

看著沈熙妍離開的背影,允浩突然覺得他和熙妍之間真的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即使像這樣近距離地望著,也不會有過去那種心酸的感覺了。

果真是像熙妍所說的那樣,他對熙妍並沒有他自己所想的那麼深厚的愛意嗎?

他想起了那個需要兒子幫忙蒙混過去的荒唐謊言。

「昌珉。」

「嗯?」

孩子抬起頭來望著他高大的父親。

「我和在中約好,這個週末帶你去遊樂場。」

「哇!」昌珉大叫著抱住允浩的長腿,「老爸你太酷了!」

在孩子面前得意地聳聳肩,允浩並沒發現自己改變了很多。若是換作以前,不僅不會撒這種謊,更不會在孩子面前展現自己孩子氣的一面。

所以站在一邊的昌珉多多少少感到意外。

「老爸和在中一起帶我去?」

點點頭,沒發覺孩子口中的話有何不妥。

「只有你和在中?」

「怎麼了?」

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老爸該不會是趁此機會和在中交流感情吧?」

提出問題,昌珉還沒等到回答便笑著朝車子跑去,一路上「咯咯咯‥‥」地笑得如銀鈴一般,逃離出允浩能夠抓到他的範圍。

這小子也不知道腦袋裡裝些什麼,不過上次在樓梯間聽見他和在中之間的對話,他本來就是個聰明的小傢伙,竟然對這些事情這麼在意。

只是不知道在中現在是否還抱著以前那種心情看待他。

這個他沒問,或者說是從來就沒從在中口中得到證實過,種種跡象倒是表明得很明顯,只是現在‥‥說著的他也已經好長時間不確定了。上次發生的突如其來的親吻,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既然答應和他一塊兒帶著昌珉去遊樂場,那應該並不排斥吧?

「我在想什麼?」

懊惱地揉揉腦袋,允浩嘆著氣朝車裡走去。

 

其實同他一樣,上次發生的親吻,也是在中心裡始終沒有辦法忘卻的事情,哪怕明知道那只是一個巧合得不能再巧合的偶然,心裡卻終究難以忘懷。

他也擔心著,允浩是否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之後便不會再想見到他了。

好在事實證明並不是這樣,這個時候他特別感謝昌珉,至少在他看起來允浩已經將上次的事情忘了。

忘了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免得尷尬。

 

 

有天邀請自己週末的時候跟他一塊兒去朴家一趟,他打著昌珉的幌子推脫了。

現在他住的是有天自己在外面買來的公寓,每隔一段時間有天便會回家一趟。這次據說是他母親的生日,所以特地也邀請了在中。雖然感到很不好意思,不過既然在中答應允浩在先,這個邀請也只好推脫。

只是沒料到有天竟然因此對他發了脾氣。

雖然後來有天也因為突然發脾氣而感到失禮向他道歉,可他能看出有天確實很介意他和昌珉允浩保持聯繫。上次那條鏈子的事,有天也是耽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告訴他,並且說要替他到允浩那裡去拿,但那是對他而言格外重要的東西,在他的堅持下有天最終也沒辦法強求,可這件事的發生也讓他越來越意識到有天在他身上放置的佔有欲。

這樣下去或許真的會出事,他不知道有天是不是真的這樣那樣的打算,將他留在身邊給他個職位但不要求他上班,也沒做出過什麼明確的表示,這讓他很苦惱。

若不是礙于英生的關係,他早就躲得遠遠的。

 

更讓他感到納悶的是,在他思索再三最終決定告訴有天他打算搬出去住的時候,幾個小時前卻發生了他怎麼也預料不到的事。

看到被自己換下的那件白色襯衣攤在地上,襯衣上的扣子已經被硬生生地全部扯掉,他就害怕得渾身發抖。

從沒見過那樣的有天‥‥‥

若不是他看到旁邊桌上的茶杯,怕是真的已經出了事。

有天被他打傷了頭他找不到去處也不敢將這件事告訴其他人,於是只能鎖好門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等到確定有天已經出門,他才能出去上個廁所或者吃點東西。

到底該怎麼辦,他現在已經完全沒了主張。

聽到外面關門的聲音,他這才放下心關燈睡覺。

看來朴有天今晚是要回家去了。

 

“在中,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

“在中,原諒我好不好?”

“在中我保證不會再發生了。”

“怎麼樣都好,打我罵我都行,就是別恨我。在中,好不好?”

‥‥‥‥

手機還在源源不斷地響著,幾乎每隔一分鐘都會收到朴有天的短信,而且每一條都不一樣。

就算是真的不恨他原諒他,心裡的隔閡始終沒辦法消散。發生了那樣的事,他在短時間內只能對朴有天敬而遠之。

狠下心,將手機的電池摳了出來,再放進自己隨身背著的挎包裡。

其實這樣的裝束挺幼稚,一身純白色的運動裝加上一個挎包讓他看起來像極了那些街上走著的高中生。他並沒注意太多,只是想著去遊樂場玩一天允浩和小昌珉肚子一定會餓,所以帶了些便當,也裝了一瓶礦泉水。

刻意忽略朴有天的事情,他坐在遊樂場門邊的椅子上等著那兩個人。

「在中!」

昌珉一下車便迫不及待地衝進了在中的懷裡,拉著他撒嬌了好一陣才肯離開,允浩早已買好了票站在一旁等著了。

在中站起身打量著他。

往常見到他的時候時刻都是正裝打扮,看他穿著休閒的衣衫,雖說不習慣卻也覺得格外精神帥氣。本來允浩也不過二十七八歲,這樣一打扮看起來倒是更年輕了不少。

「進去吧。」

在中點點頭,牽好昌珉跟在他身後走進去。

 

遊樂園這個地方在中是來過的,而且總共算起來有兩次。第一次已經記不太清,只是朦朧記得那個時候自己還很小,似乎英生剛學會走路不久,父母商量了許久才終於帶著兄弟兩人來了這個小孩子都盼望的夢幻天堂。第二次,那個時候母親已經離開了好幾年,生活過得壓抑,父親忍著痛拿出一部分存了許久的錢,帶著他們來了這裡。經過這麼多年,現在的遊樂場早就變了樣兒,玩具設施不知比那時先進了多少,也不再有記憶中那種難以忘卻的味道了。或許也是他自己本身刻意讓自己忘記一些東西,所以關於遊樂園的記憶被他放在一邊鎖了起來。

 

他預料得不錯,果然玩了不到一會兒小傢伙就開始說肚子餓。

允浩正四處看著有沒有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可遊樂園裡都是些專門在小孩子身上做生意的人,做的東西雖好看卻沒營養。

在中低頭從挎包裡拿出一瓶水和一個小飯盒。

飯盒還是他以前還在念書的時候買的,並不昂貴,可他一直沒捨得丟。他在高中待的時間不長,能夠保存的記憶也就這麼一丁點兒。

「哇!紫菜包飯!」

小孩子餓了,看到食物都是興奮的。

允浩倒是詫異在中會這麼細心,連這種細節都想到了。他從沒來過這樣的地方,自然這些事情不可能放在心上。

「允浩哥,你也吃吧。我弄得不好,不要見笑了。」

見允浩詫異地望著飯盒中一個一個小巧好看的食物,在中忍不住邀請他品嘗。

這幾天有天似乎是回朴家去了,在中也就有了充分的時間好好準備這次聚會,買好了食材再用心地烹製,直到做出最好看最可口的紫菜包飯。

「老爸,給!」

昌珉抓起兩團包飯遞到允浩手裡,允浩接過,拿起一塊放到嘴裡,嘴角微微上揚。

味道確實不錯,加了不少配料,營養自然是沒話說,比起這遊樂場四周的炸雞店要好了不知多少倍。

「你也吃吧。」

看到他將手中另一團包飯遞給自己,在中趕緊接過來放到嘴裡,然後看到允浩微笑著伸手從昌珉腿上的飯盒裡再拿了一塊吃起來。

看來這麼辛苦研究這個東西總算是沒有白費。

味道算不上大師級水準的紫菜包飯頓時變得格外美味。

收好了空著的飯盒,在中打開瓶子喝了幾口水。

「在中,我也要喝水,好口渴!」

在中笑著將水瓶子遞給昌珉,小孩子喝他喝過的東西並沒什麼好在意的,況且也只是礦泉水而已,遊樂場裡沒餐廳,但買水的小鋪子確實隨處可見的。

昌珉接了瓶子“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大口,允浩在一邊拍打著他的背避免他喝得這麼急不小心給嗆著。

喝完水,昌珉將還剩下半瓶水的瓶子遞給在中,在中正欲接過,卻被允浩奪了過去,轉頭便看到允浩毫無顧忌地喝著水。

似乎並沒有值得介意的道理,可在中還是忍不住臉紅了。

那是他喝過的瓶子,那兩父子都是想也沒想便拿起來就喝,這倒是令他有些彆扭。在那樣的環境生活的人,應該不會喜歡這廉價的礦泉水,更重要的那還是別人喝過的水,再加上他們身邊就有一家賣冷飲的鋪子‥‥‥

平常就喜歡胡思亂想的在中在此時也不得不胡思亂想起來。

 

然而這片和諧的氣氛並沒有維持多久。

允浩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有天啊,我和昌珉在遊樂園,嗯,對‥‥」他和有天交談著,並沒有注意到在中臉色有什麼不對,隨後怔了怔,「嗯,對,在中是和我們在一塊兒。好,我知道了。」他說完,將電話遞給在中,「有天說是有事找你。」

看到他遞過來的手機,在中猶豫著放到耳邊。

不想讓允浩知道他和朴有天之間曾經發生的那件事,雖然到最後什麼也沒發生,可那樣的事情無論讓誰知道也都會讓自己感到難堪,更何況這個人是鄭允浩。

「喂‥‥」

[在中啊,我剛才回去看到你不在,所以打電話給允浩,沒想到你們真在一塊兒。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嗎?那件事我只是一時衝動,我向你道歉,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可以好好跟你解釋,我——]

「沒什麼好說的。」

在中語氣冷淡,不想再記起那件不愉快的事。

對於在中對有天冷漠的態度,允浩和昌珉在一邊聽著也覺得奇怪。

「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掛了,我去哪裡還用不著向你彙報。」

咬著牙掛了電話,他將手機還給允浩。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自己關掉了手機,沒想到有天還能想到打電話在允浩這裡碰碰運氣。一想到有天前幾天之所以發脾氣或許就是和允浩有關,今天無論如何是不能回朴有天的公寓去了,否則會發生什麼事連他自己也不敢去想。

「出什麼事了嗎?」

看他突然驚恐的表情,允浩不由得有些擔心。

「沒事,我們去玩吧。」

在中說完便起身朝著前面走去,昌珉好奇地望著允浩,允浩搖搖頭,他確實也是一點不知道,只是隱約覺得心裡壓著塊石頭。很沉。

 

到了傍晚,三人疲憊地從遊樂園裡出來,允浩開車帶著在中和昌珉去他們平常愛去的那家餐廳用餐,沒料到會遇到正陪著沈家父母在一起用餐的沈熙妍。

還有許英生。

 

 

 

 

<18>

如果不是鄭允浩和沈熙妍在場,在中一定什麼都不顧拉著英生離開,只是誰也沒想到會遇到這樣尷尬的情況。

今天是他這段時間以來最開心的一天,和鄭允浩帶著昌珉無憂無慮地拋開一切玩了一天,身體和心理都得到了放鬆,哪知道來吃個晚餐又使得好不容易忘掉的那些煩心事全都湧了出來,尤其是在這樣的場合竟然看到了英生。

那邊桌上的情景看起來倒像是一家人在溫馨地用餐。

「哥‥‥」

看到在中出現,英生明顯緊張不已。

他當然不會忘記,前不久他才答應在中不會再和沈家的人見面。在中並不知道他在答應之後的第二天便去了沈家,隨後沈夫人痛哭流涕地講著當年被迫拋棄他們的經過,對當時並沒有太深刻記憶的英生很快便紅著眼睛和親生母親相認,這幾天更是幾乎每天都在沈家吃飯睡覺,過著他從沒享受過的擁有母親的生活。

他不敢將這些告訴在中,他知道依在中的脾氣,知道他答應了的話不僅不算數,反倒是反其道而行,他和在中或許也會關係破裂。

不明白在中憎恨母親的原因,卻知道那種恨意不會輕易消褪。

「允浩,我看我們加三雙筷子大家一塊兒吃吧!」

熙妍給允浩打著眼色,允浩看到她的表情不會不明白她的意思,轉身望著似乎還沒回過神來的在中,突然有些猶豫。

換作以前,熙妍提出的要求他一定會無條件答應,只是現在這個時候,他似乎更擔心身邊這個人。

「爹地‥‥」

昌珉拉著允浩的袖子,似乎很願意趕緊坐過去吃東西。

這件事本來和昌珉並沒什麼利害關係,允浩推了推他,示意他坐到熙妍身邊去。他便開心地準備跑過去,卻又突然停住了腳步。

「在中!」

允浩轉頭,才發覺身邊站著的人不知何時已經跑向了餐廳大門。

「哥!」

英生看到這一幕趕緊從座位上站起來,就要朝著在中追出去,還沒邁開步子就被允浩拉住了。

「還是我去吧,昌珉陪著你們好好吃飯,在中那邊我去勸勸,現在這個時候你去的話應該會更加麻煩。」

允浩說的的確有道理,英生只好重新坐下。

望著允浩焦急追出去的身影,熙妍隱約發現了一些東西。

 

原本她對允浩說過的那些什麼倘若有一天你,你遇到了一個人,他的一舉一動都讓你沒辦法移開視線,他不論哭還是笑你都感到束手無策之類的話都只是開玩笑,也只是看小說的時候得出來的結論,她自己從沒經歷過,只是現在看來,那些話真的要奏效了。

允浩那麼著急的樣子她還是第一次見。

女人通常都是敏感的,何況還是對一個曾經和自己一起生活過很長時間的男人。

在中對允浩的好感她很早之前就看出來了,原本想著像允浩那樣的人到頭來也只能是在中吃盡苦頭,沒料到竟然真的發生了戲劇化的變化。

如果是在中的話,她似乎也用不著計較什麼。

他們家本來就欠了在中太多,如果這時可以償還的方式,她只希望允浩能夠真心待他,對他好一些,將來不管怎樣都不要讓他吃苦。

 

本身身體就要簡裝得多,所以允浩追上在中並沒有花費太多力氣。

在中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最終還是在橋頭停了下來,轉身便看到允浩的車跟在他身後。

「上來吧,天黑了外面很冷。」

搖下車窗,允浩幫他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在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看到那樣的場景突然覺得很心酸,似乎他是多餘的,似乎他這麼久的堅持都沒什麼用,似乎‥‥英生在乎那個從小便拋棄他們的母親更勝過這個和他相依為命的哥哥。

打開暖氣,允浩見他仍然渾身發抖。

「還是很冷?」

「不是。」在中淡淡地回答,「只是覺得很可笑。我堅持了那麼久,結果現在看來我才是那個被拋棄的人,現在連弟弟也不要我了呢‥‥」

抽抽噎噎的聲音,允浩聽了心裡格外難受。

「那個時候,我才剛五歲,英生才學會走路不久,什麼記憶裡也沒有,所以他從來都不知道有媽媽的感覺是什麼樣子。那種感覺真的很幸福,爸爸媽媽就是你的一切,就是你的天。可是你知道天塌下來的痛苦嗎?會壓得你喘不過氣來,那種痛苦我永遠都沒辦法忘記。和爸爸生活著,雖然辛苦卻還是很快樂,只要不想起那個人,怎麼樣都好。父親出了事之後,我們兄弟兩個便相依為命,很多時候連飯都吃不上,可還是堅持下來了。現在,我們終於等到好日子了,他不用擔心他的將來,我一個人掙錢也可以過得好好的,我以為一輩子都可以這樣,哪知道那個人會回來‥‥她‥‥為什麼還要出現?」

說到這裡,在中已經泣不成聲。

「會不會真的有誤會?」

在允浩看來,沈夫人想要和在中言歸於好的樣子不像是裝的。

「我不知道你發生過什麼,看起來真的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不過再怎麼說她也是你的母親,況且‥‥你應該並不是真的恨她才對,否則就不會隨身帶著那條鏈子。」

鏈子‥‥

在中伸出右手觸碰著左手腕上那條舊鏈子,心酸不已。

誤會‥‥‥

或許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他們之間存在著太多的誤會才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可到了這一步分明已經回不去了。英生和他不同,那個時候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他雖然小,卻已經懂事,那樣的經歷一次就夠了永生難忘,所以才不希望英生也和他一起經歷一次,他怕弟弟會承受不住。

「或許過一段時間,你能好好重新想一想,自己珍惜的東西不要隨便就錯過了。」

對於允浩而言,孿生哥哥的去世仍然是他無法磨滅的記憶,他只能靠著自己的體會來對在中說些安慰的話,能不能奏效也只能試試才知道。

 

「我送你回去嗎?」

他應該會需要時間好好想一想。

「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他說的是實話。

本來就不可能再去朴有天那裡,何況今天接到電話得知了他已經回到公寓,就更不可能去了。原本打算今天和允浩昌珉道別之後到英生學校去英生的宿舍擠一擠,現在看來也沒辦法。所以他是真的無處可去,他和英生以前住的房子早就用來還下父親治病花費的那筆債了。

「和有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今天接到有天電話的時候允浩便已經覺得不對勁了。

在中下意識地抓住領口,允浩轉頭望著他的時候剛好注意到了這個動作。

該不會‥‥‥

他有些疑惑,作為男人那樣的反映他能看得出一些端倪。

雖然不相信有天會是這樣的人,但他對在中存在的私心也在這段時間越來越明顯,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那還是去我那裡好了。」

「謝謝你,允浩哥。」

在中轉頭感激地望著他。

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允浩臉一紅發動了車子。

他和在中之間有些不對勁了,這一點他自己也已經察覺,尤其是經過今天之後。只是他不確定那種感覺,也不敢胡亂去猜測。或許說,他不希望他所想的成為現實。

但人是始終逃不過現實的。

若能逃得過,那便不再是現實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