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接到允浩電話的時候,有天正帶著在中尋覓那家他去過一次覺得是十分滿意的中餐館。得知在中喜歡吃中餐,他便開著車一定要找到那家店。

所以允浩打來電話,他想也沒想就讓他按照地址過來了。

「本來我還想著抽一天時間去和他談談你的事,剛巧他就打電話過來了。我把他叫過來吃飯,你不會介意吧?」

「怎麼會‥‥」

請客的人是朴有天,哪怕他再叫十幾二十個人來在中也沒辦法拒絕。

鄭允浩按時赴約來到餐廳的時候,朴有天順其自然地起身讓位,隨後坐到了在中身邊的位置上。允浩看了一眼,緊隨著坐在剛才有天坐著的那個和他們面對面的位置上。這樣讓他沒來由地感覺有些奇怪,在中也是一樣。

這種坐法,總讓人感覺他和有天是主人,鄭允浩是客人似的。

而事實上他和鄭允浩才是客人,卻不知有天根本不可能給他們機會那樣坐。

「允浩,我碰巧也有事情找你,我們說說看是不是同一件事。」

允浩怔了怔,點點頭。

有天抓著機會首先開口。

「我是想說說關於在中的事。我看在中其實並不適合照顧昌珉這個工作,況且現在熙妍也回來了,昌珉不愁每人照顧,我公司剛好缺個人,所以想把他帶走。」

「這‥‥」

允浩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中照顧昌珉,這一點他原先也並不是十分贊同,無奈兒子不怎麼聽話,剛好在中能夠管得住他。現在他終於接受了這個人的存在,有天卻突然提出要跟他要走這個人。當然起初在中就是有天介紹給他的,現在人家想要回去,他似乎也沒什麼道理強留下在中來。只是‥‥說不上為什麼,他抬頭望了一眼坐在對面一直低著頭的在中。

「在中,你‥‥不願意再做了?」

不是。

在中知道自己並不是不喜歡這份工作,相反,他很想要繼續做著這份自己越來越得心應手的工作。只是這份工作牽扯到太多事情,例如沈家,如果再繼續做下去,他擔心遲早會被英生知道沈家的事,況且現在還有個沈熙妍‥‥‥

他無法不承認,沈熙妍的出現,讓他難過,或者坦白一點說,是妒忌。

「我有我自己的原因。」

允浩頓時明白了他急著逃離的原因。

他這麼著急著讓朴有天將他帶走,看來熙妍拜託他的事他十有八九是不可能列入考慮。本來這件事他也只是答應盡力,可看到在中這樣,他也無能為力。

「那好吧,我不勉強你,不過你有空的時候還是過來看看昌珉吧,他那麼喜歡你。」

「好的。我能回去拿行李嗎?」

突然想起這件重要的事。

這幾天身上穿著的是有天的衣服,有天說幫他買幾套新的被他拒絕了,於是乎只要拿了幾件自己的衣服借給他穿。

「當然可以,吃完飯我順便帶你過去吧。」

「謝謝。」

有天皺了皺眉,這次他似乎插不進去了。

 

吃過飯之後,有天望著在中順從地跟著鄭允浩坐上車子,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就這麼一會兒應該也發生不了什麼事。他安慰著自己,打開車門上了車。

一路上,在中和允浩都各自想著用什麼話題打破這麼安靜的氣氛卻最終都沒有想出個什麼來,直到十來分鐘的車程之後車子穩穩地停在了鄭家門口。

「在中,身體好些了吧?」

陳管家一見到他,便立刻走了上來。

「已經沒事了。我聽有天哥說那天晚上您也跟著過去了,真的很不好意思,那麼晚了還麻煩您。」

上次發燒的事情,他聽有天說過之後便想著找個機會過來道謝。

「沒什麼,當時有天少爺急壞了,我看他手忙腳亂也就忍不住過去幫忙了。」

在中點了點頭,勾勾嘴角沒說什麼。

那天之後,他自己也覺察了有天對他似乎和過去不太一樣,哪怕是去見什麼客人,也一定要將他帶在身邊才放心。經過這幾天,他也逐漸明白了有天發生這些個變化的原因,只是有天沒提,他只能裝做什麼也不知道,否則他連面對有天也會覺得尷尬。

「昌珉呢?」

允浩看了看周圍,並沒見自己兒子的影子。

「被接去沈家了,說是今晚不回來。」

點了點頭,允浩轉身望著在中。

「走吧,去收拾東西。」

「怎麼了?在中要走了嗎?」

陳管家疑惑地攔著他們。

在中抱歉地點了點頭,跟著允浩上樓去了。

 

最近發生的這些事,陳管家在旁邊看著,也明白了不少。他一直能看出在中對自己家這位主人存在著一些情愫,而前幾天朴有天突然抱著發燒昏迷的在中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他也看得出朴家少爺對這個孩子的看重。加上沈夫人來到家裡之後說過的那些話,也不難猜到這孩子會突然離開的原因。

 

在中收拾好東西之後坐在床邊,望著這間自己住了好一段日子的房間,心裡始終還是有些不捨。

他和鄭家沈家的糾葛,怕是會到此為止了吧。

長長地嘆了口氣,提起行李轉身準備離開,卻意外地看到鄭允浩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口正微笑地望著他。

「這個給你。」

在中隨手將行李放到地上,接過允浩遞來的東西,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張支票,支票上的數字足夠讓他將雙眼瞪到最大。

「我不能要這個!這麼多錢我怎麼能收?」

搖著頭趕緊將支票塞回允浩手中,仿佛捧著個燙手的炸彈似的,生怕丟晚了會將自己給炸得粉身碎骨。

看到他如此誇張的反應,允浩笑了笑,蹲下身子將他放在地上的行李包打開一點,再把手中的支票從縫隙中塞了進去。

在中見他這麼做,怔了怔,趕緊也跟著蹲下身子抓住他的手,另一隻手伸進包裡想要將支票拿出來。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收下這些錢,在鄭家吃住了這麼長時間,之前允浩也有按時給他高額的工資,若是再收下這些錢的話豈不是貪圖別人的便宜了?

這樣拉拉扯扯來來回回,兩人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好了,這點錢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你總會有需要用到它的地方。你若是不收下,我照樣有其他辦法給你就是了。」

允浩說著,一股大力將在中的行李包搶到手中,拉緊了上面的拉鍊。

在中笑著想要伸手去搶他手裡的行李包,無奈允浩不論是個頭還是力量都比他大出許多,他伸了半天也還是在原地踏步,最後一個不穩便栽了個跟頭。眼看著那張乖巧漂亮的小臉蛋就要狠狠地吻向地面,一股力量突然將他給拉了起來。正想要轉頭找個東西支撐一下,嘴卻突然碰上了一個溫熱的東西。

「唔‥‥」

看清是個什麼東西,他頓時眼珠子都快瞪得掉出來。

允浩也呆在原地不能動彈。

他沒想到只是看到在中即將摔在地上,伸手將他拉起來之後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看得出在中也很驚慌,兩人就這樣互相乾瞪著對方,過了好一段時間才想起這樣的姿勢似乎‥‥‥

猛地,兩人觸電般地同時彈開。

「我先走了!」

抓起地上的行李包,在中再也顧不上什麼支票不支票的,一手提著東西一手蒙著臉朝樓下飛快地跑去。

「欸!在中啊‥‥」

陳管家端著水果正要上樓,想著在中這孩子身體不太好,加上他說要離開心裡也有些不捨,便準備了些東西想要端給他吃,可這還沒上去,就看到他風風火火滿臉通紅地衝了下來,只是‥‥

「在中啊,小心前——」

“嘭!”

管家實在是不忍心地用另一隻空閒的手㩚住雙眼,不去看那個直直地撞在玻璃推拉門上的人。

「剛才他們在清洗玻璃,我看玻璃還沒乾透就沒把它給拉開‥‥」

陳管家不停在心裡默念著『不是我的錯不是我的錯‥‥』,搖搖頭端著水果回廚房去了。

在中尷尬地揉著腦袋,回頭望著正朝廚房走去的陳管家,想要道歉又不知道如何開口。還好是鋼化玻璃,否則他那麼重重地撞上去還非得砸壞了不可,那麼鄭允浩給他的那筆錢還真的挺快就派上了用場。

聽到下面巨大的響動,允浩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回過神趕緊到樓梯口看看,便看到在中一手揉著腦袋,一手提著行李艱難地拉開玻璃推拉門,隨後小聲嘟囔了幾句什麼便跑了出去。看那樣子便不難猜到剛才那聲巨響是怎麼一回事。

忍不住笑出聲來。

剛才尷尬的氣氛一下子就消失了。

 

其實剛才的觸覺他並沒有太多的記憶,只是覺得嘴唇上突然多了個柔軟的東西,隨後便是震驚,然後看到在中的眼珠子瞪得幾乎掉下來。

並沒有意料中厭惡的感覺,其實他是討厭別人觸碰的,尤其是男人,還是一個分明對著自己有些奇怪想法的男人。他曾經最討厭這樣的人,只是為何剛才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推開他,是因為過於震驚,還是其他的什麼?

摸了摸還殘留著一些溫度的嘴唇,在中的嘴唇像是剛吃了蜜糖一樣的甜。

 

 

一股腦兒衝到了馬路中間,被好幾個司機罵過之後在中趕緊拖著行李朝朴有天家走去。

只是回去拿點東西,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這樣下去,他以後就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鄭允浩了。況且鄭允浩並不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也會覺得和男人觸碰到嘴唇是件很噁心的事情吧?只是‥‥

那還是他的初吻。

雖然物件是鄭允浩,可這樣不明不白地將初吻送了出去心裡還是很不甘心。

「我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摸了摸嘴唇,早就因為他剛才的急速奔跑變得冷冰冰了,可是心臟卻還是跳得劇烈,似乎一不小心就會直接從嗓子眼兒給蹦出來。

太過於激動,他連自己的手機一直在響都沒注意到。

「喂!」

終於按下接聽鍵,他努力控制自己仍然沒辦法平靜的聲音。

[哥‥‥]

「英生?」

總算是恢復了一點。

「什麼?」

可當他聽到英生在電話裡說的話,卻再也沒辦法平靜下來。提著行李攔下一輛計程車,指手畫腳地比劃著讓司機朝著漢大開去。

無法想像英生此時正在面對什麼事,可他已經沒有時間顧睱其他,一想到英生在一個人面對那些事他就忍不住擔心。

他這個弟弟在自己的隱瞞下一直活得好好的,為什麼那些人卻偏要打亂他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穩定生活?非得要將他們閉上絕路才肯罷休嗎?

 

 

 

 

<16>

仍然是那家甜品店。

在中不知道為何,不知不覺就帶著英生來了這家店。

他乘車趕到的時候沈夫人已經離開了,所以他們並沒正面碰到,只是看英生的表情就已經明瞭,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他一定都已經十分清楚了。

「哥‥‥」

才剛坐下,英生便迫不及待地開口了。

他打電話過來的時候,當在中聽到他在電話裡說的那些話,有個自稱是他們母親的人到學校裡來找他‥‥他就知道,這件事已經不可能再瞞著英生了。只是很多事情英生根本不明白,那個時候他還太小,沒有什麼記憶力可言。

「那個人‥‥她真的是‥‥」

「不是!」

在中堅決地搖頭。

被他這麼突然大聲給嚇到,英生望著對面坐著的哥哥不知如何是好。他能看得出在中一定瞞著他一些事,而且肯定和他們的身世有關。

只不過‥‥

在中為何會對這件事這麼敏感?找到媽媽了,不好嗎?

「那個人不是我們的媽媽。」

頓了頓,在中再次說著。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那個沈夫人的確就是生下他和英生在這個世上的人,即時很多年前因為恨她而燒掉了她留下的所有照片,那張臉,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哥‥‥」

英生從小就是個聰明的孩子,和在中相依為命這麼多年,怎麼可能看不出他的哥哥這個時候是在說著很牽強的謊言。

倘若不是真的,這世上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一個是生活富足的上流社會貴婦人突然要認兩個貧困潦倒的男孩作兒子‥‥

在中那麼恨她,一定是因為她當初拋棄了他們吧?

「你聽我的話,不要靠近那個人,如果她來找你,你就躲得遠遠的,有多遠躲多遠,知道嗎?」

「哥‥‥」

「答應我。」

看到英生猶豫著點了點頭,在中這才鬆了一口氣,殊不知英生心裡的想法。

看得出在中對那位沈夫人恨之入骨,可今天見到那個人的時候,他多多少少還是開心不已的,因為他一直以為,甚至認定,他的母親是真的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對於任何一個孩子來說,母親都是不能替代的人,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

但在中確實他最愛最重視的人,他不能讓在中受傷。

所以哪怕這一次說了謊,他已經打算過兩天親自去沈家求證這件事,可還是點了頭。在中若是知道一定會責怪他,可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如果這當中有什麼誤會,解開了,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事。

 

 

將英生送回宿舍,在中這才提著他從鄭家打包出來的行李回到了朴有天家中。等了整整一天,朴有天顯得有些擔心。若是在中再不回來,恐怕他就要準備去鄭家要人了。

雖說他相信鄭允浩絕對不會對在中做出什麼,答應他辭職也一定說話算話,可誰也說不上那萬分之一的危險,所以想來想去他總是有些不放心。

聽到敲門聲,他不顧一切地飛奔過去開門。

還好,真的是他回來了。

他發覺他總是擔心在中和鄭允浩之間會出什麼事,明明他比誰都清楚鄭允浩那個萬年不變的直男絕不可能對在中產生任何興趣,即使在中長得多麼出眾。可他心裡越來越不踏實,說不上是為什麼,總之就是沒辦法放下心來。

「怎麼這麼晚?」

有天控制不住地發出了一絲埋怨。

在中根本無暇顧及這些,腦海裡想著的只有那兩件事:莫名其妙丟失的初吻,還有沈夫人找到了英生。

有天的抱怨,他根本聽不進去。

「我想去休息了。」

還沒等到回答,他便提著行李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可進了房間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允浩的事讓他無措,沈夫人的事讓他苦惱,為什麼他總是得面對著接二連三的麻煩?連一點間隔的時間都沒有‥‥‥

 

在中一進屋,朴有天便接到了鄭允浩的電話。

[在中睡了吧?他電話關機了打不通。]

「嗯,他睡了。」

恐怕是電話沒電了吧,今天白天他自己打了好多次都一樣是關機狀態。

[你告訴他一聲,他有東西落在我這裡了,看他什麼時候有空來找我吧,東西我幫他收著。]

允浩也是剛才準備洗澡的時候才發現,西裝外套上面掛著一條鏈子,看起來質地並不怎麼好,應該是下午和在中碰觸的時候不小心給勾在他衣服上了。鏈子看起來並不是男人用的樣式,或許是他母親留給他的東西,那麼破舊卻還留著,應該是有著特殊的意義才對。想著這些他便把鏈子裝在了包裡,幫他收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會轉達他。」

掛了電話,有天心裡很不舒服。

一想到在中還會再去和鄭允浩見面,他心裡就有個疙瘩。不知道怎麼的,現在變得越來越小心眼兒,以前從不這樣,換了一個又一個的情人,從沒有一個讓他這麼費盡心思還傷透腦筋的。

 

 

思索著如何提高公司這個月的業績,鄭允浩在辦公室裡忙得忘記吃午飯。

其實除了鄭氏的事情,他發覺朴有天的公司對他們的合作似乎越來越敷衍,就連前兩天的那通電話,他打過去找在中的電話,他似乎聽出了一些東西。

聰明如他,朴有天突然將金在中帶走,還安排他在朴有天自己的公寓裡住下,有什麼意圖雖然不是顯而易見卻也八九不離十。加上那通電話,他越來越能夠肯定朴有天對金在中抱有的一些想法。雖說有天向來就和不少人牽扯著曖昧關係,可在中應該是蒙在鼓裡還不知道這回事,那麼單純的人‥‥‥

他這是在想什麼?

用力拍打著腦袋,允浩甩開了剛才荒謬的想法。

就算有天真的對在中有那種意思,就算他真的打算趁這個機會做些什麼,那也和他沒什麼關係。有天的風流事那麼多,他可從來沒過問過。

可只要一想到那個單純的小羊羔隨時在朴色狼的眼皮底下,他就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拿起錶來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

昨天和金在中約好了在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面,將東西還給他。

穿好外套出門,關門的瞬間他又不由得想起了昨天那通尷尬的電話。

那天不小心發生親吻的事情之後,他本來沒打算再和在中聯繫,沒想到這麼快又得要和他見面。

其實這件事也根本用不著他親自來做,可也不知道是怎麼的,鬼使神差就打了那通電話,隨後將那條鏈子時刻隨身帶在包裡,等著見面的時候還給他。

並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在中果然提前到了咖啡館。

他不是一個會遲到的人,除非有特殊情況給耽擱了,通常和誰見面都會提前至少十分鐘,想著在中應該也會提前到才是,沒想到竟然真的猜對了。

「允浩哥。」

在中站起來朝他打招呼。

他似乎並沒有太過於尷尬上次發生的事情,允浩並不知道在他到來之前在中一直不停練習著到底要怎麼跟他打招呼說話才會顯得不那麼彆扭,否則現在在他面前一定也是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上次的碰觸並沒讓允浩討厭,雖然有些不習慣,但也沒太多其他的感覺。隱約記得在中的嘴唇很軟,不知道那麼用力給磕破了沒。想到這裡,允浩便不自覺地看向對面那雙微微翹著的豐滿嘴唇

「這個還給你。」

將一直放在包裡的東西遞給他,看到在中伸手接過去之後不自在的表情。

「我還以為不見了‥‥」

這兩天他翻遍了所有行李始終沒找到這個從不離身的東西,卻沒想到竟然在鄭允浩手上。或許是當時不小心給掉在鄭家了,竟然被鄭允浩給收了起來。

「我想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不怎麼貴重卻隨身帶著‥‥」

在中點點頭,將鏈子收好小心翼翼放進包裡。

「家裡‥‥我是說你和“那邊”的事情處理好了嗎?」

問出口之後,允浩也發覺有些不妥。畢竟這是在中自己的家事,雖說和自己有一定聯繫卻也沒到能夠隨便這樣問出口的地步。可話已經說了出來,也只能等著他回答。若是他岔開了話題,那便不用繼續追問了。

在中怔了怔,倒是真的沒想到允浩會提起這件事。

「沒事,我只是隨便問問,你不願意說也沒關係。」

看他為難的樣子,允浩趕緊岔開了話題。

「最近過得還好吧?」

「嗯,有天哥很照顧我,給我安排的工作其實根本沒什麼難度,只是掛個名字在那裡呆著而已。」

允浩點了點頭。

若真是他所想的那樣,有天怎可能待他不好?

「昌珉好嗎?」

想著好久沒見那個活蹦亂跳的小傢伙,在中有些失落。畢竟他是真的將昌珉當做自己的弟弟或者兒子來照顧一樣,就這麼不明不白地分開了,心中不免內疚,也不知道那孩子會不會很快就把自己給忘了。

提起昌珉,允浩感覺氣氛輕鬆了許多。

「挺好的,就是總嚷嚷著要去看你。不過我想,可能就這樣帶著他去打擾和有天不太好意思,所以沒讓那小傢伙如願。」

「我和有天哥沒什麼不方便的!」

不知怎麼的,在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看他驚慌的樣子,允浩忍不住笑出來。

他印象中的金在中就應該是這樣的,大大咧咧頭腦單純,只是最近發生的事情讓他喘不過去,所以就算在旁邊看著也總有些壓抑的感覺。

「我沒說你和有天有什麼啊‥‥」

忍不住戲弄他。

允浩並沒察覺,從前的他並不喜歡和別人開這種玩笑,拘謹嚴肅是他向來持有的態度,只是面對在中,似乎每次都有意外發生,至少是他一個人所意料之外的事情。

「這個‥‥我‥‥」

被他說得尷尬,在中撓撓頭顯得很局促。

「呵呵,昌珉說想去遊樂園,這個週末一起去吧。」

「啊?啊‥‥啊‥‥好啊‥‥‥‥」

面對他的邀請,在中將頭埋得更低。

「那好吧,我先上去了,你路上小心。」

「好,慢走。」

雖然還是同往常一樣禮貌有加,可在中總感覺他離開之後反倒和允浩更近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至少以前應該不會主動邀請他吧。

 

允浩笑了笑朝對面的公司大樓走去,有些納悶自己剛才為何對他作出邀請。這個週末自己分明有很多工作,甚至最近需要出差去仁川一趟,剛剛卻撒了謊。昌珉並沒說過想要去遊樂園,相反,那孩子從來就不怎麼喜歡鬧哄哄的地方。

他這是怎麼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