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花瓶碎片只是擦傷了在中的額頭,並沒有什麼嚴重的傷口,倒是外面的人在還沒清楚傷情的狀況下便將急診室大門外搞得烏煙瘴氣,在中從裡面出來之後便看到那幾個人還在爭吵著什麼。

他沒想到會來這麼多人。

「確定沒什麼事?」

有天拉著醫生反覆詢問。

「本來就是小傷口,病人只不過暈血才會昏倒。」

「看來是我太小題大作了,真是不好意思。」

崔東旭起身笑了笑,想要驅散尷尬的氣氛卻仍舊沒有一絲效果。

「東旭,今天的事情該說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本來沒什麼大事,是我自己偏要逞強才惹出亂子,也算是我多管閒事了,明明其他人應該有能力解決我偏要去插這麼一手。」

看到東旭特地因為自己這檔子事從外地趕回來,在中心裡多少也有些過意不去。

「沒關係,你沒什麼事就好。」

來之前聽職員們誇張地說什麼在中滿頭都是血又失血過多暈了過去,當時沒把他給嚇個半死。

在中是個什麼樣兒的人他多多少少還是清楚一些,畢竟也認識了這麼多年。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會出這種事也是預料之外情理之中。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兩天再來上班吧。」

這裡不適合他這個外人多留,看到在中沒有大礙他也就放心離開。

 

「你們都回去吧,我沒事。」

在這種公開的地方並不適合他們處理私事,只是這下不僅是允浩,甚至連有天也知道了他在外面給別人打工的事情,還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這點著實令他頭疼。

似乎是在鬥氣還是故意死撐到底,誰都沒有移動腳步打算離開。

雖然不明白在自己昏迷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但從有天紅腫的臉頰,允浩微微破裂的嘴唇和鐵青的臉色他也不難看出他的這次意外使得那兩人又發生了衝突。衝突還不小,畢竟這倆人這麼暴躁地動起手來誰都是第一次見到。

本來除了生意之外幾乎沒任何牽扯的兩個遠方兄弟竟然因為他這麼一個外人真的反目成仇。

早知道從一開始他就不會答應那什麼照顧昌珉的工作。

「熙妍姐,麻煩你幫我把俊秀送去學校,他晚上還要模擬考試。」

熙妍點了點頭,拉著英生和俊秀離開。

 

英生望著俊秀的眼神始終不太對勁。

或許他也發覺了一些,關於在中對待俊秀,就像發生這些事情之前對待他的那樣,包容關愛,似乎這些都被轉嫁到了這個比他小兩三歲的男孩子身上。

見到英生,俊秀也立馬明白,這個人就是哥哥念念不忘的那個弟弟。

熙妍也發覺了兩個弟弟的不少共同點,只不過與其說俊秀像英生,倒不如說他更像是當年那個險些走投無路咬著牙堅持下去的金在中。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在中才會格外憐惜這個被他”撿”回來的弟弟。

 

支走了極不願離開的有天,在中牽著昌珉緊隨允浩的步伐上了車。

有氣無處使,允浩將車開得很快,使得後座的在中和昌珉都將膽子提到了嗓子眼兒。

他很生氣,這一點誰都看得出,只是在中不明白他到底在氣什麼。

氣有天動手打了他?

可是看那陣仗,有天似乎比他傷得更重些。

正納悶著不知道如何是好,車子突然靠邊停了下來。

在中焦急地等著允浩開口,他能感覺到坐在一旁的昌珉握在他手心裡的那只小手也緊張得出了汗。

連昌珉也很少見到父親生這麼大的氣。

「為什麼要去打工?」

在中怔了怔,還沒從剛才的驚恐中緩過神來。

「我給你開出的工資你嫌多,現在又到外面去找另外的工作,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就算你覺得照顧昌珉這種工作太單調,你有什麼決定也應該告訴我,現在是怎麼樣?是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我,結果你倒是厭煩了是不是?」

原來是工作的事情。

只是為了幫助俊秀,他如何料得到允浩會因此生這麼大的氣。

「我‥‥只是不想用你的錢。」

「所以你去找熙妍借錢?」

在中猛地抬起頭。

他怎麼會知道?

「你是不是連對我坦誠都做不到了?」

聽到允浩的話,在中明白了什麼真正叫做束手無策。

昌珉在一邊不敢吱聲,他知道這種時候根本輪不到他這個小孩子插嘴,他只能安靜坐在一邊,祈禱著這兩人之間千萬不要再出什麼事。

「怎麼不說話?被我說中了?」

「不是那樣的!」

「那是怎樣?」

「我‥‥」

在中無言以對。

這種事情他根本沒想過要解釋更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允浩遠比他所想的要精明得多,什麼事情都瞞不了他。或許他的想法早就被他被琢磨透了,只是沒有點明而已,包括這段日子他努力想要暫時避著他做的的那些傻事。

 

「現在這樣,我看我們也沒必要再繼續下去這段感情,本身當初我就考慮不周,我以為我們可以真心好好相處。這樣也好,分開之後你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倘若是想要到朴有天身邊去那也方便了不少。」

「你說什麼‥‥」

在中有些神情恍惚。

難道他這段時間以來努力避開擔心害怕發生的事真的要發生了?

「既然已經這樣了,繼續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反倒給我們都帶來了不少麻煩。」

「你是說分手?」

不由得有些哽咽,在中努力克制想要表現得堅強一些。

說了這麼多,原來就是為了要分手‥‥‥

早知道他也用不著總是逃避這個問題了,明明誰都感覺到他們之間存在太多的問題沒辦法解決,他還硬撐著以為過一段時間會有機會雨過天晴。

「是你一直都不信任我,也不關心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我以為我努力做好我該做的你就會真的愛我,看來我也錯了。既然你說要分手‥‥那‥那就‥‥分手吧‥‥」

咬著牙說出最後幾個字在中握緊門把手,輕輕拉開。

「我會抽空去拿走我的東西。」

他不知道還能再撐住多久,但至少‥‥得等他離開之後。

「我不要!我不要你們分手!在中不要走!」

昌珉一撇嘴,苦惱著跟在在中身後從車上跑了下去。

 

允浩心煩意亂地獨自將車開走,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突然發作起來。從在婚紗店看到在中,隨後又在醫院看到有天,從來不動手打人的他也忍不住和有天撕扯起來,即使是有天先動手他也從不會像那樣失去理智。

對於在中,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去愛。

或許在中說得對,他們之間的差距太大,所以現在即使雙方都有感情,可能最終都會沒辦法堅持下去。

 

在中不知道要如何在這種瀕臨崩潰的情況下面對昌珉,畢竟只要一看到這個孩子他就會忍不住想起允浩,他只能頭也不回地朝前走,自己也不知道前面是什麼方向。直到他聽到身後傳來的驚天巨響‥‥‥

他從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會有這麼大的聲響。

即使因為液體的浸潤視線再怎麼模糊,他也不可能認不出那輛側翻在地的銀色跑車就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熟悉的那輛車。

 

 

 

 

<38>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在鄭家門口攔住正拖著行李往外走的在中,有天實在弄不明白他究竟要作何打算。

允浩出事之後原以為他會幾近崩潰,於是在這種時候他也顧不得其它找來了熙妍和英生過去看看想要勸勸他想開些,但卻看到他像平常一樣在鄭家做飯洗衣,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因為詫異,他們幾個在一起討論了很長時間,後來覺得是不是需要帶在中去看看醫生,或許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有些神經失常,結果當事人又很冷靜地告訴他們「我沒事」。

 

他看起來確實沒事,可他怎麼會沒事?

前幾天他沒日沒夜在醫院守著允浩寸步不離,現在允浩醒來了他卻一連著好幾天都沒過去看過一眼,現在更是帶走了行李打算搬到外面去住。

即使真的如允浩所說他們兩人已經分手,在中也不是那種扔下還在醫院裡的允浩置之不理甩手走人的人。

所以他實在想不透。

「俊秀這幾天要模擬考試,再過一個月就是高考了,我想去好好照顧他。」

說得平淡,仿佛一切跟他無關。

有天實在忍不住。

「在中,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有什麼不舒服或者頭疼?如果真的不舒服,我可以陪你去醫院看看,不是,我們現在就去醫院看看,確定真的沒事我才能放心。」

「有天哥‥‥」

早晨的時候熙妍就已經來過一趟,好不容易才給打發走,現在朴有天又來了‥‥

「你真的不想看看允浩?」

聽到那個名字,在中明顯怔了怔,但很快便抬起頭來朝著有天抿嘴一笑。

「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我不是不想去看他,而是這幾天不能去看他。在一起這麼一段日子我多多少少還是瞭解他一點的,這種時候他一定不想見到我,他自尊心那麼強,看到我也只會更不開心。我會去看他,不過得等一等。」

聽他這麼說,有天總算明白了。

畢竟他也不是傻子。

 

允浩自從醒來之後就一直沒有平靜下來過,前兩天病房裡的儀器更是被他砸個稀巴爛,護士也都不太敢進去照顧他,就連自己進去,很多時候都能看到他緊咬牙關隱忍的表情。他起初還不太明白,聽到在中這麼說了之後便立刻懂了。

換作是誰,恐怕都沒辦法立刻接受那樣的事實。

「既然我已經來了,正好送你過去。」

只能這樣了。

「謝謝。」

在中禮貌地笑笑,跟著他上車。

 

 

熙妍小心翼翼地削著蘋果,蘋果皮一圈一圈很好看地墜落在米黃色的桌子上。放下水果刀,將蘋果遞給床上側躺著的人,那人卻彆扭地推開她的手。

「還是不想吃?」

就算知道他不會有胃口吃東西,她還是一直沒放棄。

蘋果削好之後最後都是她自己吃掉,一邊吃著蘋果一邊想著今早在中說的那些話,她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她沒敢將那些話告訴允浩。

什麼不能見他之類的都只怕是廢話吧?明知道這個時候允浩最需要人來照顧需要人來安慰,偏偏他還躲在一邊不肯來見他一面,實在是令人捉摸不透。

 

午休的時候主治醫師帶著兩個護士走了進來說是要例行檢查,兩個小護士明顯有些後怕地躲在醫生背後,熙妍尷尬地笑著伸手拉了拉倒在床上裝睡的允浩。

「允浩,醫生來檢查了,你讓他給你看看。」

「滾‥‥」

鼻息間傳來的只有這個單音節詞。

「允浩,不檢查怎麼行?」

熙妍越來越覺得這個人倔起來比小孩子還難哄。

「滾出去‥‥」

 

他也抱過希望,只是每次檢查之後醫生的嘆息和搖頭又讓他變得絕望。經受不起再一次的打擊,他寧願這樣躺在床上不見任何人。

其實他還有一個煩躁的原因,就是那個人不在。

他記得在他疼得失去意識之前他看到了那張焦急的面孔,聽到了那個人急切的呼喊,可當他終於清醒過來之後卻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蹤跡,甚至這麼好幾天他一點音訊都沒有。果真分手了就不聞不問了?

也對‥‥‥

倘若真的見著了他也只會像對待這些醫生護士一樣對待他,否則他沒辦法面對他,也沒辦法面對這場災禍。

還是‥‥他根本就一走了之了?

這個問題從他清醒過來就一直困擾著他,他甚至不擔心誰在照顧昌珉誰在照料公司,腦海裡就只有那個人,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個人這麼長時間都還沒出現。

 

「算了,我勸勸他,你們待會兒再來吧。」

嘆了口氣,醫生也只好點點頭出去。

他們都見過這個病人發起病來有多可怕,不光砸壞了病房裡的儀器不說,還吵得整個住院樓不得安寧,現在好不容易消停下來,他們也不願再惹出什麼亂子來,到時候吃虧的人只會是他們自個兒。

這人有錢,砸壞了東西賠就是了,可他們還想多活幾年。

「如果是在想在中的話,那就省省吧,你自己說要分手難不成還怪他不來看你?你傷他也傷得挺深的,總得給他點時間是不是?」

熙妍倒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兩人的事情每次都得牽扯其他人進來。一個弟弟一個前夫,搞得她在中間不好做人。

允浩沒說話,轉過頭去裝作沒聽見。

「醫生的話總是好的,不讓醫生看你要怎麼好起來?你想想看啊,任何事情都得試一試,現在醫生並不肯定你是不是真的不能再‥‥至少,試試看總是沒錯。」

知道那些敏感的字眼會刺激他,熙妍頓了頓將那幾個字咽了回去。

「除非他有萬全的決心,否則我不會再試,我不想再被打擊一次,反正命都撿回來了,還在乎這條腿做什麼?」

「允浩啊‥‥」

「放心吧,我不是脆弱的人。」

聽了這句話,熙妍無言以對。

誰會把脆弱掛在嘴上四處對人說「我是一個脆弱的人,我需要安慰需要照顧」?

都是傻子‥‥‥

 

 

說不在乎是假的,當著別人的面,固執的允浩自然不會讓人察覺他心裡的不甘心,可在半夜卻又總是支撐著從床上爬起來,悄悄嘗試著在病房裡緩緩挪動腳步‥‥‥雖然最後都會跌得滿身疼痛不得已重新回到床上。

對著天花板發呆到天亮,是他最近最常做的事。

這種感覺很難受,可偏偏他又不肯對別人顯露出來,就這樣硬撐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而因為“砸店”事件受到店裡員工另眼相看的在中,因為來到婚紗店打工之後憑藉對待顧客誠摯的話語使得業績不斷上漲,最終升職為經理。

對於崔東旭的褒獎,在中感激萬分。

這是他第一次在工作上得到上司的肯定,也是除了照顧昌珉的工作之外第二次遇到真正喜歡並且得心應手的工作,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只是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他哪來的心思歡喜慶祝?

 

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悄悄在允浩病房門口看過幾次,哭得滿臉淚痕又跑到衛生間去胡亂洗把臉最後慌慌張張逃之夭夭。

熙妍總是不停地向他報告允浩的病情,雖然這並不是他提出的請求。

允浩終於答應讓醫生檢查。

允浩終於按時吃飯。

允浩腿疼得受不了,但堅持不肯打止痛針。

‥‥‥‥

每天每天,熙妍像是報新聞似的準時打電話給他,告訴他關於允浩的這些那些。他用耳朵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允浩的世界並不是沒有他不行,他一個人也能好好地堅持下去,一點小小的挫折打不倒他。他這樣鴕鳥似的傻傻關注擔心著,或許允浩早就將他忘得一乾二淨。畢竟分手已經是事實,他們現在毫無瓜葛。

 

可他始終想要得到個什麼答案,最終忍不住再次朝著醫院邁出步伐。

這種時候在中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是個膽小鬼,明明是去看看他現在究竟是什麼樣兒了,還嚴不嚴重?精神狀況究竟怎麼樣?到了醫院門口他又折回去,到街角的水果店去買了點梨。

梨可不是什麼好的象徵,他的笨腦袋在這個時候偏偏又忘了這一點。

 

還沒走到病房,熙妍爽朗的說笑聲便傳到了他耳朵裡。

他能想像病房裡的兩人一定正在談笑風生,允浩也一定是綻放著明朗的笑容。或許經過這件事,那兩人會有什麼復合的機會也說不一定,畢竟他們之間還有一個一輩子都斬不斷的聯繫——昌珉。

失落感頓時佔據了整個腦海,他站在門口猶豫著是否要進去。

門微敞著,大概是熙妍進去的時候忘了關。

「昌珉,把水遞過去給你爸爸。」

「好!」

原來昌珉也在。

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時候不知是否有他插足的餘地‥‥‥

 

「哥‥‥」

身後傳來一陣故意被壓低聲音的叫喚,他轉過頭去望著正端著切好的各式各樣的高級水果拼盤站在身後的英生。

提著梨的手緊了緊,在中無措地將東西掩藏在身後。

和那盤中的相比,這種他在小店裡挑選的形狀大小都不一樣的廉價水果看起來就過於寒磣了。想他出門身上並沒有帶著多少錢,為了這四斤梨還和那水果攤的小販討價還價了好幾分鐘。

「我有同事生病住院,我來看看他,順道也過來看看‥‥」

差勁的謊言,英生瞭解他這個哥哥的性子也就沒有拆穿。

「進去坐坐吧,他們一定很高興看見你。」

「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改天再過來。」

匆匆提著那四斤梨離開,在中一出醫院便拼了命奔跑起來。

 

累了,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拿出袋子裡的梨,扯著袖子擦擦上面的灰,大口大口地咬起來,像是洩憤一般,汁水順著嘴角滑下來他也不去顧及。

「呀‥‥」

苦澀的味道‥‥還沒來得及吞咽便將滿口梨吐到地上,望著手中那顆梨中間黑漆漆已經爛掉的一片,眼淚就止不住嘩嘩流了下來。

幸好沒送出去,看來老天爺還是有些眷顧他的。

 

現在他該怎麼辦‥‥他那種拙劣的演技還想騙得過誰?

 

發洩似的將一個又一個的梨咬開,當他望著滿地幾乎全是爛掉的梨的時候,哭著哭著便開始放聲大笑,環衛工人跑過來罵了一通之後他又蹲到地上一個一個地將那些咬爛的梨撿起來,裝進袋子裡,提著往回走。

 

他並不知道他離開醫院之後那邊便炸開了鍋。

英生一個不忍心便將他到過醫院的事情告訴了允浩和熙妍,允浩想也沒想便要衝下床去將他追回來,卻因為腿腳原因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這一跤摔得不輕,急壞了熙妍英生昌珉以及主治醫師。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