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金在中打了個車去醫院,前一天發生的車禍裡,他媽媽李敏慧大腿骨折、兩根肋骨斷裂,他一走進病房,就看見躺在病床上一臉虛弱的中年女人,空氣中都是消毒水的氣味,金在中有些反胃。

在醫院陪了母親半天,李敏慧雖然臉色還很蒼白,但看見兒子還是很高興,一個勁地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媽,這段時間你就好好養著,不要想別的,你自己身體好才是最重要的。」金在中握著她的手,心裡酸酸的,他從沒見過自己的母親這副樣子。

「你爸的事,你不要去摻和,公司專門有律師去處理,你這段時間回學校好好念書,手上的案子跟沈昌珉交接一下,讓他去處理。在兒,爸媽都不想你被捲進這種事裡面。」李敏慧的眼睛紅紅的。

「媽,我爸他‥‥他沒做那些事情吧?」金在中問。

「做跟沒做到現在還有多大區別呢?你爸他是理事長,公司出了這種事情,他總是要承擔責任的。」李敏慧頓了頓,又說道,「你不要管這些事情了,你爸總有辦法的。」

為了讓母親安心,金在中點了點頭。

 

處理完醫院的事情,金在中回了一趟市里的公寓,簡單地收拾了一些行李,臨出門的時候,他瞥見茶几上的IPod,想了想,還是把它揣進了兜裡。

金家主宅從來沒有這麼安靜過,連在這裡工作了快十年的林嫂都被“放假”回家,金在中坐在冷冷清清的客廳裡,發了一會呆,手機響了起來。

是沈昌珉。

確定金在中在家之後,沈昌珉火速趕了過來。

沈昌珉表情嚴肅地進了屋,金在中遞給他一杯水,說:「不管你要說什麼事,先把你手機借我用一下再說,我手機打不了國際長途了。」

沈昌珉皺著眉,問:「你要給鄭允浩打電話?」

「對啊。」金在中點點頭,伸出手,「快給我,他現在肯定特擔心‥‥」

話還沒說完,就被沈昌珉打斷了,他從包裡拿出來一遝照片:「你先看看這些再決定還要不要給他打電話吧。」

「什麼東西?」金在中拿起來一看,愣住了。

那些照片上全是他跟鄭允浩在一起的樣子,有兩個人在街上手牽手的,有兩個人同時出入社區的,還有他們在電玩店接吻的‥‥

「你怎麼會有這些?!」

「有人把這些照片寄到報社,還好主編是跟我關係不錯的學弟,他把這些攔下來給我了。」沈昌珉的語氣跟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這些照片一旦被刊登出來,公司就真的沒救了。」

金在中的大腦已經有些當機:「誰會幹這種事情?」

「不知道,有可能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公司股價現在一路直線下跌,如果這時候再爆出同性戀這種醜聞,對公司來說,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雖然“同性戀這種醜聞”的說法聽起來非常刺耳,但是金在中慌亂之中壓根沒有精力去在意這些,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不止涉及到他自己,還涉及到允浩,如果允浩被媒體曝光,那他得承受多大的壓力,那時候,他還會願意跟自己在一起嗎?

「那怎麼辦?」金在中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

「跟他撇清關係,對大家都好。」沈昌珉當機立斷地說。

撇清關係?金在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需要跟鄭允浩“撇清關係”,他不就是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嗎?為什麼好像突然之前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對?

一想到要跟鄭允浩分開,就好像有一股寒氣從腳下升起,冷得他止不住打顫。

「我想想吧,你讓我一個人待一會。」

 

一直到很多年之後,金在中都忘不了那一個晚上。那個孤獨的、彷徨的、虛無的,讓人想要發瘋的晚上,他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大房子裡,他從來沒覺得家裡這麼地冷,他蜷縮在沙發上,腦子裡亂成一團。

真的‥‥要分手嗎?

只是想一想,就覺得捨不得。

金在中拿出手機,打開名字叫“媳婦兒”的資料夾。

裡面都是跟鄭允浩有關的東西。

金在中一個一個地翻閱著,其中有一個視頻,是他們在公寓裡錄的,那時候兩個人剛做完愛,鄭允浩裸著上身半靠在床上,畫面外出現金在中俏皮的聲音:「看,我媳婦兒的身材是不是很好呀?C-cup喲。」

畫面裡的鄭允浩一挑眉,朝鏡頭的方向招了招手,張嘴說:「你老公的腹肌更有看頭,乖,快過來。」

鏡頭晃動了一下,金在中的大頭出現在畫面裡,「腹肌只能給我一個人看哦~」

「別鬧,過來就給你看,」鄭允浩伸手去搶金在中手裡的手機,伴隨著嬉笑打鬧的聲音,畫面在晃動中停止了。

後面還有很多鄭允浩的照片,有他騎馬的樣子,他戴著眼鏡認真聽課的側顏,他走在雪地裡的背影,他們聊視頻時的截圖‥‥

鄭允浩不太喜歡拍照,好些都是金在中偷偷拍下來的。

金在中翻看了一遍又一遍。

明明才交往了五個多月,兩個人卻好像已經認識了好多年。

那些甜蜜的回憶就像倒帶一樣,全部在眼前重演,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眼睛卻一直發澀。

 

 

 

 

 

 

 

--017--

 

他也忘了自己當時是怎麼下定的決心,總之是在看到LK的股份已經跌停板的新聞之後,他才真正清楚地認識到家裡現在的處境。

不能再惡化下去了。

金在中不是沒有跟別人提過分手,他交過不少的女朋友,分手之後他都很快從失戀的狀態裡走出來,張開雙臂迎接回歸的自由單身生活。雖然對鄭允浩的感情比對其他女朋友更深,但是他相信,即使分手了,他慢慢也會走出來的。

淩晨五點多的時候,金在中拿起了沈昌珉留下的手機。

撥出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金在中能感覺到自己強烈的心跳。

『喂,小在嗎?』鄭允浩壓低的聲音裡面夾雜著喜悅。

「是我。」

電話那邊似乎有人在用英語講話,接著是一陣響動,背景聲終於安靜了下來。

「在上課嗎?我等會兒再給你打過來。」

『不用。我出來了。』鄭允浩變回了正常說話的音量,『你這兩天去哪兒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金在中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哎‥‥』電話那邊輕嘆一聲,隨即又溫柔地說,『你沒事就好,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嗎?』

他願被鄭允浩大吼一頓也不想受到這麼溫柔的對待,清了清嗓子,他說:「那個,有件事情要告訴你。」

『嗯?什麼事?』

「我們還是不要在一起了‥‥」

電話那邊明顯頓了一下,鄭允浩的語氣也變得嚴肅起來:『小在,不要開玩笑,這個不好玩。』

「我認真的!我們不要在一起了!」金在中朝著電話大吼。

『小在,你怎麼了?』

「我不喜歡男人!我不是一開始就告訴過你嗎?!」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大聲吼出來:「我喜歡的是女人啊,我不是同性戀,你懂嗎?!」

『我不相信。』鄭允浩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跟Doris上床了!你滿意了?!」金在中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

『所以你這兩天都跟她在一起嗎?』

這樣的質問讓金在中想哭。

「是啊,所以,我們分手吧。」金在中聲音有些顫抖。

沉默了好久,鄭允浩才問:『維也納,還去嗎?』

維也納?他多想跟鄭允浩一起去旅行,連攻略都提前做好了,就等著跟鄭允浩手牽手去逛美泉宮,在街邊享受正宗的維也納咖啡,晚上再去國家歌劇院看演出。可是,他現在被限制離境,連韓國都出不了。

「不去了‥‥」

接著又是長時間的沉默。

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掛掉電話。

交往這麼久,他們從來沒有吵過架、拌過嘴,說到底都是因為鄭允浩對待戀人一直都很溫柔,一般金在中發個小脾氣什麼的都很快就被他哄好了。而這次不一樣,鄭允浩沒有像以前那樣哄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裡傳來“嘟嘟嘟”的忙音。

欠費了。

金在中放下電話,才發現手心已經被自己掐出了四個深深的紫紅色指甲印。心裡空空的,竟然沒想像中那麼難受,也不想哭。

他只能堅強地去面對所有的一切,像一個真正的男人一樣。

 

外面天快要亮了。

連著熬了兩個通宵,金在中覺得自己都快要成仙了。他換了身衣服,去母親喜歡的粥鋪買了早點,然後去了醫院。

李敏慧看著金在中難看的氣色,心疼地讓他在沙發上休息一會。

金在中哪敢休息,一閉上眼睛,腦子裡面就出現鄭允浩的影子,他巴不得忙起來才好,一有事幹,就不會想他了。

在醫院待了一整天,他一直在刻意找事情去做。幫李敏慧叫醫生、跑腿拿藥,去附近超市給她買齊日用品跟食物,甚至最後找了一本雜誌來念給她聽。

最後李慧敏實在是看不下去,只能說:「在兒,媽在這挺好的,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你看你,眼睛裡都起紅血絲了。」

「沒事,我再陪您一會吧,我要是走了,你一個人在這多無聊。」金在中實在是不想回到那個空蕩蕩的家裡。

「在兒,你也得抽點時間陪陪你女朋友啊。」金媽媽突然想起了這茬,說,「家裡雖然出了事,你也不能太忽略女朋友了,還是要多花點心思在人家身上。媽媽還想早點抱孫子呢。」

女朋友?抱孫子?

金在中沉默半晌,才開口說:「媽,你別說這些,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

「怎麼會沒一撇呢?上次不才跟媽媽說有女朋友了?」金媽媽雖然躺在病床上,但對未來兒媳婦的事情還是忍不住多問幾句。

「沒有啦‥‥以後再說!」金在中心煩意亂地終止了這個話題。

病房裡安靜得連牆上時鐘的滴答聲都聽得清清楚楚,金在中找來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財經頻道正在播放LK公司股票跌停板的消息,他趕緊調到別的頻道。

 

下午沈昌珉來了醫院一躺,探望了李敏慧之後,他把金在中拉到走廊裡,問:「分手了?」

金在中點點頭。

「你沒事吧?」

「沒事。」金在中把手機還給沈昌珉。

「這種事情,長痛不如短痛。」沈昌珉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過段時間就好了。」

「可是我感覺我特混蛋。」

「你別想那麼多了,你想想理事長,他現在還在檢察廳拘留著呢。公司股票已經跌停板了,如果不趕緊處理完所有的負面消息,公司破產是遲早的事。」

「我能去看我爸嗎?」

「不行,除了律師,誰都見不了他。現在事情已經鬧大了,不是交點罰款就能過去的,有可能會被判幾年。」沈昌珉還補充道,「最近你千萬別去公司,樓下全是守在那的媒體。」

金在中點點頭。

是啊,那麼多麻煩擺在自己眼前,失戀算什麼?

 

 

 

 

 

 

 

--018--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都很忙碌。

金在中每天學校醫院兩頭跑,還要操心他爸的事情。

傷筋動骨一百天,醫生叮囑說李敏慧要多吃點營養的東西,多補鈣。於是金在中開始跟著食譜學煲湯,剛開始的時候煲出來的湯味道那叫一個慘絕人寰,經過無數次失敗與實驗之後,終於勉強過關。

公寓離醫院比較近,金在中就每天早上在公寓裡煲好湯,然後送到醫院去。

曾經的小少爺去掉了光環,曾經的交際圈裡那些狐朋狗友也逐漸疏遠了他。

人情淡薄是怎麼回事,金在中看在眼裡。

 

兩個月之後,案子判決下來了,LK公司被罰款80億韓幣,金厲琨作為主要負責人被判刑一年。

LK公司氣數已盡,股東會高票通過重新注資成立新的NSK股份有限公司。

金家找朋友親戚借錢無果,為了籌錢,把在首爾的幾處閒置房產都賣掉,勉強籌齊了入股資金。

金在中親手處置了這幾件大事,尤其是在NSK公司30%的股份認領書上簽字的時候,讓他感覺自己突然變得老成了很多。

偶爾閒下來的間隙,腦子裡面也會出現那個人的名字,金在中期待過鄭允浩主動聯繫自己,甚至期待過鄭允浩像他過生日那天一樣,飛回首爾來看他。

但是沒有,鄭允浩再也沒有聯繫過他,就連MSN都不再登入了——當然,也有可能是隱身登入。

也是,沒有一個男人會容忍戀人跟別人上床。

金在中被對鄭允浩的愧疚、遺憾、不甘,和愛,緊緊糾纏著。

 

三月二十號那天是他們約好一起去維也納的日子,金在中望著Lufthansa航空公司給他發來的提醒郵件,反覆看了幾遍,心裡始終悶得慌。

不知道鄭允浩有沒有去維也納呢?

如果去的話,他是不是馬上就要上飛機了?

是一個人去的嗎?還是找到另外的伴了?

他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金在中胡思亂想著,越想越覺得難受,於是拿出手機給沈昌珉打電話,讓他出來陪喝酒。

可是沈昌珉那時正忙著LK公司的清算和收尾工作,哪有時間陪金在中傷春悲秋。

金在中心裡真是難受得百爪撓心,後來乾脆直接一路開車狂飆到釜山。

鄭允浩曾跟他提過,他小時候是在釜山南星小學念的書,他爺爺家跟南星小學的足球場就隔著兩條馬路。

金在中一路打聽到了那個地方,把車子停在了南星小學門口。

想著還是個小不點的鄭允浩小時候每天都在這裡度過,金在中心裡感慨萬分。

在門衛那登記之後,金在中走進了學校裡面,這時候的學生都在教室上課,金在中沿著校道走到運動場裡面,有幾個低年級的班正在上體育課,金在中饒有興趣地看著那些玩耍的小不點們,允浩以前也是這樣的嗎?

不,他平時臉上那貼著“生人勿進”的樣子,誰敢跟他當朋友。

金在中想起第一次見到鄭允浩時他那張略微面癱的臉,一副不太好相處的樣子,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叔叔叔叔?」突然有人扯著他的衣角。

金在中低頭,看見一個綁著兩個羊角小辮的小蘿莉,小蘿莉正眨著水靈靈大眼睛看著他。

「不是叔叔,是哥哥哦。」金在中糾正道。

「學校裡為什麼會有叔叔?」小蘿莉壓根不聽金在中的話,自顧自地說到:「以前都沒見過你」

「叔叔喜歡的人以前在這裡念書,所以叔叔來看看啊。」金在中拍了拍小蘿莉的頭。

「那叔叔喜歡的人呢?」小蘿莉問,「為什麼沒跟叔叔一起來?」

正中傷口。

金在中深吸一口氣,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他在很遠的地方‥‥」

小蘿莉哇地一下哭出來,大喊著叔叔好嚇人,一路跑開了。

金在中哭笑不得地繼續在運動場上繞圈,雖然知道已經不可能了,但是還是止不住地想,如果,他跟鄭允浩一起來的話,是不是就是兩個人手牽手走在這裡了。

可是,沒有如果。

 

金在中像腦子壞掉一樣,在小學裡逛了一圈,然後又把車開到了附近的街道,沿著鄭允浩小時候的生活足跡走。

比較讓人意外的是,離運動場兩條街的地方,是部隊的駐紮地,也就是傳統的軍區大院,門口都設有哨卡,士兵持槍把守,金在中壓根進不去。

原來允浩爺爺是部隊出身?

金在中才發現自己對鄭允浩的了解太少了。他只知道鄭允浩在英國念書,家裡有一個哥哥,從他平時的吃穿用度上來看,家境應該比較富裕,但是,其他的他一概不知。

甚至連鄭允浩是不是真的喜歡他,有多喜歡他,他都沒曾去細想過。

如果鄭允浩根本就沒有喜歡過他,只是把他當跟前男友分手之後的調劑品,所以現在才根本就不聯繫他‥‥

金在中不敢想下去。

他也不敢跟鄭允浩去求證。

 

 

 

 

 

 

 

 

--19--

 

而在距離首爾一萬公里以外的倫敦,Zack看著提前結束休假的鄭允浩,不解地問:「你不是說要回韓國一個月嗎?」

鄭允浩沒有回話,但表情不太好看。

「分手了?」Zack大膽地猜測。

鄭允浩輕輕點了點頭。

「Oh my Gosh! 所以說你被對方甩了?!」Zack一向對鄭允浩的魅力非常自信,所以才會做出如此誇張的反應。難道東方人和西方人的審美,果然不一樣?

過了很久,鄭允浩才用韓文說:「他不能接受跟男人在一起。」

其實最開始的時候金在中就明確地表過態,趙俊浩作為朋友也給過他勸告,但是他那個時候一直自信地認為,這些都不算什麼。

結果,他錯得很徹底。

想到第一次見面時金在中摟著Doris的場面,鄭允浩捏緊了拳頭。

「你剛才說了什麼?」Zack聽不懂韓語。

「沒什麼。」鄭允浩輕笑著搖搖頭。

那個笑容看上去太不對勁了,Zack想他一定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於是自顧自地說:「顧晨前幾天還跟我問起你呢,你們分手之後他就一直很後悔,你們就真的沒有和好的機會了?」

鄭允浩沒有表態。

 

 

七月,NSK公司終於正式宣佈成立。

到月中,一直忙碌的金在中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李慧敏的骨折也在家基本養好了,為了多陪陪母親,金在中一直住在主宅裡。雖然還是公寓離新公司更近,但金在中一回那裡,就像走進了和鄭允浩的回憶裡面,那些記憶裡的畫面鋪天蓋地地湧過來,他實在是招架不住。

閒下來的金在中註冊了時下突然風靡起來的推特。

第一次聽說推特,還是在公司的會議上,沈昌珉提出要開一個公司的推特帳號,作為對外宣傳的視窗。於是公司的所有員工一時間都註冊上了推特,並且關注了NSK公司。

金在中註冊了帳號,然後添加了公司、沈昌珉、首爾大學、首爾大學學生會以及能想起來的所有朋友。

玩了幾天,他就上癮了,一天不發個十條八條的,就覺得手癢。

而他發的內容,大致上也都是些截選出來的的歌詞。

晚上,金在中躺在床上聽鄭允浩的IPod,裡面的歌全是以前鄭允浩下載的,他一直沒動過。

他聽著耳機裡清秀的女聲唱起煽情的歌詞,拿起手機順手發了一條推特:

 

I miss you very very very much

How are you doing?

I'm doing alright

I'm gonna be alright today」

 

兩分鐘後,沈昌珉評論:【金少又在想心上人?】

金在中有種心事被戳穿的感覺,調出沈昌珉的號碼撥了過去。

「你什麼意思?」金在中問。

『字面上的意思‥‥』沈昌珉抱怨,『有必要為了這種事情浪費電話費?』

金在中突然才意識到這個電話打得有點奇怪,他清了清嗓子,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好,總不能說他按錯了吧。

『你還喜歡他?』沈昌珉的稍微有點認真。

不用說都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誰。金在中沒有說話。

『其實,你們分手之後,鄭允浩打過電話來,只不過打到我手機上了。』沈昌珉嘆口氣,說,『我那時為了你好,就沒有告訴你。』

金在中聽到這兒,半是生氣半是高興地說,「你怎麼不早告訴我?!他說什麼了?」

『什麼都沒說‥‥』沈昌珉心裡偷偷想,就喊了個小在而已,應該就算什麼都沒說吧。

「哎‥‥」

『一遇到他的事,你就嘆氣。你要還喜歡他,就推特關注他去啊。』沈昌珉隨口建議道。

金在中明顯對這個提議很感興趣,向沈昌珉詢問了半天在推特上人肉一個人的辦法。一番努力之後,他通過趙志浩的推特,成功找到了隱藏在網路上的鄭允浩。

這ID也真是無聊,UUUUUUUknow。金在中撇了撇嘴,點開進去。

鄭允浩只發過幾條推特,而且都是轉載的,但金在中很快就注意到,每條下面,都有一個人的評論和轉發,那個人的ID是晨晨晨晨。

金在中點開晨晨晨晨的推特,裡面竟然有好幾張鄭允浩的照片!

那些照片都是在對於金在中來說完全陌生的地方拍的,照片上的鄭允浩都面無表情,而且大多數是他背影和側顏,看樣子是偷偷拍下來的。

如果說偷拍幾張照片,那也就算了。

最讓人火大的是晨晨晨晨說的內容。

什麼【我家Honey今天真的很帥‥‥】、【最喜歡honey的背影了‥‥】

金在中心裡那壓抑了好幾個月的小宇宙爆發了。

 

 

 

 

 

 

 

 

--20--

 

本來以為分手之後鄭允浩應該比自己更難受的,誰知道還不到半年,鄭允浩就又談起了戀愛,金在中心裡越想越不平衡,腦子一熱,就拿起手機給鄭允浩撥了過去。

果然人在深夜是很容易發神經的。

家裡出事之後金在中換了個手機號,一是為了躲掉那些朋友們所謂的慰問電話,二是為了逃避檢察院的監聽。

這個新手機號只有他親近的幾個人和公司才知道。

所以當電話撥通的時候,金在中聽到的是熟悉的聲音用著陌生的語氣陌生的語言問:『Who’s calling, please?』

金在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過了一會,鄭允浩用韓語試探性地問:『是小在嗎?』

「嗯‥‥」金在中輕輕哼了一聲。

鄭允浩似乎也很驚訝,半天才問:『怎麼想著給我打電話?』

「誰規定我不能打給你了?」金在中翻了個白眼,然後才後知後覺地想起鄭允浩又看不到自己是什麼表情。

『沒有啊,就是覺得挺突然的,你很久沒有聯繫我。』

金在中聽著鄭允浩溫柔的聲音,差點脫口而出「我們和好吧」。

『我一個人去了維也納。』鄭允浩說。

這話裡面有一點點抱怨的意思,金在中聽出來了,可是他也無可反駁,因為本來就是他放了鄭允浩的鴿子。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電話裡尷尬地沉默著。

金在中想起他們分手時候的那一通電話,也是這個樣子沒有話說。難道他們之間的裂痕真的就無法修復了?

 

『Why are u still standing here, honey? Zack’s coming soon.』

電話那邊傳來別的男人說話的聲音,金在中別的沒聽懂,但他敏感地捕捉到了“honey”這個單詞。

「你又交男朋友了?」金在中裝作不經意地問。

『我們是交往過幾年,但是現在只是朋友。』鄭允浩語氣如常。

那就是他之前的那個交往了四年的男朋友?

「我看不止是朋友吧。」

『小在?』金在中聽著聲音都能想到那頭鄭允浩皺起眉頭的樣子,『你是不是還喜歡我?』

「靠,你太會自作多情了。」金在中的手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聲音裡都有些緊張了。

『是吧,我也覺得。』鄭允浩反問,『只能你跟前女友和好,我就不能跟前男友做朋友嗎?』

做你妹的朋友啊,朋友之間會稱呼honey?!金在中被鄭允浩嗆得氣不打一處來。

「是啊,我跟我女朋友不知道多好,過幾天就要帶她回家見我媽了!」金在中毫不留情地反擊。

『金在中!』鄭允浩的聲音裡蘊含著隱隱的怒氣。

「我打電話來是想告訴你,我們以後都別聯繫了。」金在中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己話裡的邏輯矛盾。

『就當朋友不好嗎?』鄭允浩問。

誰來告訴他什麼叫就當朋友?!鄭允浩跟所有的前男友都要當朋友嗎?!去你妹的朋友,老子不屑跟你當朋友!

金在中僵硬地回答道:「不!好!」

掛上電話,金在中越想越氣,手裡的手機也越看越不順眼。

「去你媽的鄭允浩!」金在中氣憤地咒駡了一聲,把手機狠狠向地上摔下去。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