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英生的生日並不鋪張,只是一些同學和沈家的親戚朋友到了現場。畢竟他沒有認祖歸宗,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確實是貨真價實的沈家孩子,所以沈家人也就低調處理,只是簡單地將大家聚在一起吃個飯聊聊天。

對於在中的到來,沈家人還是顯得有些吃驚。

本來英生打那個電話也並沒說報了多大的希望相信他一定會來,不過當他真的來了,對於英生來說自然也是一件好事,也讓這個生日沒有了遺憾。

對於他和有天一起出現在沈家,最疑惑的人是熙妍。

原本以為在中就算來了也是和允浩一起,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是在有天的陪同下。於是乎他也知道,在中摒棄前嫌和有天言歸於好,只是允浩那邊‥‥

莫非有什麼不愉快?

上次和在中見面的時候她就已經覺察到了那兩人之間有些不對勁,只是在中沒提她也不好多問,畢竟她的身份實在有些複雜。在中那孩子單純,對於她的事情一定到現在還是有些心裡疙瘩。她是允浩的髮妻,也是昌珉的媽媽,這種身份換作誰也會有些計較。在中雖沒表現出來,但他早就把什麼事情都寫在那張臉上了。

 

「在中!」

一見到在中,昌珉也就不再粘著外公外婆,朝著在中跑去,隨後拉著在中一直沒撒手。

沈家人早就知道這孩子喜歡在中,也就沒多說什麼。

到了沈家之後,有天便和在中分開了。有天去和熟人們聊天談生意,在中帶著昌珉吃東西,並沒有什麼交集。

「去吧。」

熙妍推了推英生,指了指坐在不遠處的在中和昌珉。

從看到在中進門的那一瞬間開始,英生便猶豫著要不要過去和他說話,熙妍在一旁看著乾著急,最終忍不住將他推過去。

可英生仍然扭扭捏捏站在原地。

「在中,英生有事找你!」

「姐‥‥」

看到在中抬起頭來望著這邊,英生只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哥。」

「坐吧。」

看到剛才的情景,在中也能猜到一定是熙妍在牽線搭橋。

「最近‥‥過得還好吧?」

在中點了點頭,將昌珉抱到腿上坐下。

「在中‥‥」

「嗯?」

昌珉指了指大門,在中這才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

「你怎麼來了?」

熙妍有些吃驚地迎過去,接過允浩手中提著的禮物朝他笑了笑,兩人開始寒暄起來。在中抱著昌珉站起身猶豫再三卻沒走過去,最終還是坐回了位置上。

允浩從一進門便看到了在中,無奈熙妍迎了上來。熙妍只是想要多給一些時間讓在中和英生好好談談,所以找了些話題和允浩聊了起來,兩人在門口坐下。

 

「哥。」

「有事嗎?」

「你是不是和鄭先生‥‥」

英生猶豫著不知該怎麼開口。

其實這件事也是他自己看出來的,熙妍一個字也沒說,雖然他問過好幾次,卻都被熙妍給打發了。他並不是什麼都不明白,關於自己的哥哥和鄭允浩之間的事,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個所以然來。他那哥哥把什麼都寫在臉上,這一年多以來有了心上人這樣的事他這個一直朝夕相處的弟弟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只是剛知道那人就是鄭允浩的時候他也十分震驚,久而久之也就覺得無所謂。

畢竟哥哥辛苦了這麼多年,若再為了一個女人辛苦工作養家糊口他反而過意不去。若鄭允浩真心對他哥哥好,其餘的也就沒多重要了。

英生沒問個清楚,在中卻聽懂了他話裡的意思。

「你哥哥是同性戀,很噁心是不是?」

面對英生,他選擇坦然。

既然英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就沒有必要再隱瞞下去,他本身就沒打算瞞著任何人。

「哥,我並沒有——」

「在中,我們去找爹地好不好?」

昌珉突然拉著他站起來,在中看了英生一眼,跟著昌珉朝門口走去。

「熙妍姐,我不太舒服,我想先回去了。」

看了允浩一眼,在中將昌珉交給他們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快去追啊!昌珉交給我就好。」

熙妍推了推允浩的肩,允浩點點頭追出去。

 

看到允浩出來,在中並沒有順從地跟著他上車回家,反倒是找了這個住宅社區裡面的一個長椅坐下,說是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在中,其實在辦公室的時候我只是剛好得知秘書家庭出現了危機所以表示安慰,我希望你不要誤會。」

「你放心吧,我沒誤會。」

令他不開心的只是當時允浩對待他的態度。

「我們之間,是不是缺了點什麼?」

允浩也覺察到不對勁,只是比在中更直接提了出來。

頓了頓,在中說出他的心理話。

「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和你一樣的高度,你也不會明白我在想些什麼,所以根本沒有辦法溝通。」

「你是這樣覺得的?」

在中點了點頭。

「所以你認為你和朴有天能夠很好地溝通?」

在中怔了怔,疑惑地望著他,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其實允浩也不知道他自己究竟在說些什麼,當他看到在中坐著朴有天的車來沈家的時候,他才知道他心裡原來這麼介意那兩人的關係。哪怕在中的確和有天沒有什麼關係,可他就是忍不住說出這些話。

原來已經在意這麼久了‥‥

他自己竟然從沒覺察到。

「你在說什麼?」

聽他這麼說,在中實在有些憋屈。

「我沒怎麼說。」

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允浩言不由衷地吐出這麼一句話。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知道這樣繼續對話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好的結果,允浩呼出一口氣轉身坐上車朝著社區外駛去,留下在中獨自一人在長椅上坐著。

在中並不知道允浩說出那些胡話僅僅只是因為他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事,並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更不知道要怎麼安慰,於是辭不達意言不由衷什麼該說的不該說的通通都說了出來,他唯一明白的,就只有一點。

原來允浩一直在意著他和朴有天的關係。

 

允浩一連反思了好幾天,最終發覺大部分問題是出現在自己身上。

在中說得不錯,他們之間的確有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在中很努力地想要將他們之間的差距盡可能拉小,而自己卻只是在原地踏步。

他並不想要對在中說出那些根本不符合他心裡真實想法的話,可是一面對那樣的情況,看到在中滿臉不開心或是乾脆一言不發的模樣,他就忍不住胡言亂語起來。明知道他和朴有天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就算有,那也是朴有天他一個人在那打主意。

想要解釋的還沒說出口又有了更大的問題。

 

在中也並不好過。

和允浩爭吵之後他便沒有心思做任何事,就連洗碗也會不小心拿起肥皂。能讓他這樣心神不寧的也就只有允浩一人,說到底他仍然介意允浩不明確的態度以及他們一直在倒退的相處關係。

這樣下去,恐怕分手是遲早的事。

 

正當他愁眉不展想著是否還有必要硬著頭皮將這段感情延續下去的時候,出現了一個讓他可以找到藉口暫時遠離,或者說是他們第一次出現矛盾的導火索,那個導致他們後來一系列不順利的原因所在。

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金俊秀穿著乾淨地站在鄭家門口。他記得這家主人有潔癖。

思前想後,金在中似乎是唯一一個能幫助他的人。即使這樣或許不太好,他很清楚這家人因為他上次的突然那造訪產生了一些矛盾,可事情迫在眉睫,他不能讓剛在醫院過世的奶奶沒錢安葬。

而實際上金在中是個窮人,並沒有什麼錢。

金俊秀說什麼也不肯答應在鄭家多呆一個晚上,只是留下了住址交給在中,說是如果能幫忙的話就到紙上寫著的地方去找他。

在中接過紙條,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沈熙妍。

只有找沈熙妍幫忙,恐怕才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和麻煩。

 

接到電話之後,熙妍想也沒想便和他約好見面拿錢給她。

這筆安葬費用並不多,尤其是對於她這樣身份的人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雖說不明白這麼小一筆數目在中為何不肯讓允浩幫忙,但她不好多猜測什麼。她將在中當作弟弟,借錢這種小事自然是不在話下。

「我一定會儘快還你。」

在中開心地承諾著。

有的時候熙妍很不能明白,為什麼窮人見到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的錢財來說卻能激動得痛哭流涕,但現在看到在中開心的模樣,她反倒明白了一些。

或許他們開心的並不是因為那筆錢有多少,而是因為那筆錢的用途有多及時。

「就當是姐姐給你的,別說還不還的話。」

在中搖了搖頭,將錢小心翼翼放進挎包裡,和熙妍道別之後便去了俊秀住的地方。

 

說實話,這地方的條件比他住過環境最差的房子還要低上好幾個檔次。

真不知道這麼個十幾歲的孩子這段日子是怎麼撐過來的。

「雖然簡陋了點,但是畢竟是不要錢的小倉庫,他們用來存放貨物的,我只要一個小角落睡覺就行了,還可以順便幫他們看著東西。」

他似乎絲毫也不介意這樣的環境。

「這怎麼行?」

在中堅決不同意。

這種環境哪能住人?又潮濕又陰冷,看起來似乎還會漏雨的樣子。別說學習了,就算好好睡一覺只怕都是提心吊膽,外面連個門鎖都沒有。

「我幫你找個地方吧,你要在這裡學習生活實在是太不合適了。」

俊秀趕緊搖頭。

「我已經麻煩你太多了,不能再麻煩了。」

「不麻煩,我弟弟比你大不了多少,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把我當成哥哥一樣。以前我和我弟弟的生活也很困難,後來遇到了好人得到幫助,我弟弟念了大學,我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想起這個,他實在是很感激有天。

「你這麼好的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我先去幫你打聽一下,然後再來找你。」

看到他那麼誠摯的眼神,俊秀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也不是真的兄弟,但就是忍不住想要依靠。

人與人之間有時就是這麼微妙。

 

 

 

 

<36>

在中回家的時間越來越晚。從起初的不回鄭家吃晚餐到後來天黑之後再到這幾天的整個鄭家都熄燈之後仍然沒見到他的影子,第二天早晨卻又毫髮無傷地坐在餐桌前和大家一次吃早餐,行蹤頗為神秘。

自從和他爭吵之後,允浩一直沒和他有過什麼正式的交流,只是偶爾接送昌珉的時候有些簡單的叮囑話語,兩人之間的氣流尷尬之極。

可對於在中越來越匪夷所思的行蹤,允浩頗為好奇。

像往常一樣走在去那個地方的路上,在中並沒意識到允浩會有如此強烈的好奇心以至於從他出門到現在一直跟在他身後想要一看究竟。對於現在的這份工作他滿意得不得了,畢竟怎麼也沒料到會這麼巧合地遇到初中時候的同班同學,恰好給了他份工作又解決了俊秀新房的租金問題。

 

看著他走進一家婚紗店,允浩起初還詫異著,很快便看到他換了一身精緻的西裝站到了門口。

難不成‥‥他在這打工?

鄭家給他吃給他住還給他發工資,那些錢不夠他用?

允浩很清楚,倘若不是需要做什麼事情,那些錢隨便怎麼都是夠用的。

果然,沒過了幾分鐘,有一對情侶從門口路過的時候在中便趕緊迎了上去,費勁唇舌手腳並用地在描繪著什麼,很快那對年輕的情侶便喜笑顏開地跟著他進去了。

允浩立刻反應過來了他做的工作。

這算是幫這個婚紗店當“托兒”嗎?

因為無法理解而不願意再看下去,他倒車之後朝著公司駛去。

 

在中並不知情,送走了剛才那一對情侶之後又看到了另外的新目標,滿臉笑容地朝著他們奔跑過去。

他喜歡這份差事,也樂於每天和一對對情侶交流,分享他們的幸福。只是‥‥

像他和允浩這樣的同性戀人現在還是沒辦法這樣牽著手親熱地走進這樣的地方吧?他們的感情畢竟沒辦法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即使他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工作結束之後,他一如往常地去市場買菜,隨後到了俊秀學校附近那個小小的公寓裡開始做飯打掃洗衣。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明白,他為何要為一個根本毫不相識也沒有任何關聯的人做這麼多事,甚至耽擱了答應允浩負責照顧昌珉的工作,只是安安心心窩在這個小地方和俊秀聊天吃飯。

或許還有一個原因‥‥

他的確不知道要怎麼再去面對允浩,所以只能儘量減少和他碰面的機會。他必須防備著,否則哪天允浩突然對他說他們並不合適想要分手的話,他該怎麼辦?

他已經投入了所有傾注在這段感情上,要是再失去,他如何承受得起這份打擊?

無論如何都不想再變成一個一無所有的人。

對於任何一個男人來說,感情都不應該是放在第一位的唯一的東西,他應該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自由。可他覺得愛上允浩之後他便什麼都失去了一些,現在想要重拾起來倒是頗為困難,但至少他有了工作有了新的想要照顧的親人。

俊秀叫他“哥哥”,他開心不已。

 

自從在中辛苦幫忙之後,俊秀也很快敞開心扉來對待他。畢竟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失去了所有的依靠,突然有了一個人對自己關懷備至,換做是誰都會選擇真心地對待這個人,將他當成自己的親人。

可他如果能料到他是一而再再而三使得允浩誤會在中的癥結所在,恐怕他也不願意麻煩這個善心的哥哥。

然而這樣的事情也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便出現了意外。

 

在中安安心心地工作著,老同學也挺照顧他。雖然納悶他以前馬馬虎虎的性格為何變得細膩了許多,但多少還是知道和他的戀愛有關。

初中時候,很多男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初戀,或者說有了心裡喜歡的人,可在中卻總是默默無聞呆在一邊。他記得那時候有幾個女生挺喜歡在中這樣沉默文靜的人,其實當時也就只有他們幾個男同學知道在中家裡出了一些事才會變得冷言冷語,他對待那些女孩子也冷冰冰,久而久之那些女孩子的注意力自然就不在他身上了。

崔東旭,是在中初中時期不可少的朋友。

或許正是因為他太過於熱情所以使得在中老是避著他,或者說避著那些想要幫助他的人,獨自默默想著他自己的辦法處理家裡的事情,直到後來被迫退學,他也沒給過任何人幫助他的機會。

如果這次不是為了那個弟弟,恐怕他也不會答應來自己手下工作。

婚紗店的生意一直很好,顧客們也越來越喜歡那個直直地站在門口不停招攬客人的熱心小夥兒,崔東旭作為老闆自然是開心不已。雖說偶爾會遇到刁鑽又難以應付的客人,在中也是熱著一張臉耐心地去介紹詢問。

無理取鬧的客人,總還是有的。

崔東旭恰巧出門不在店裡的那天,在中就給遇上了。

 

那人說是不滿意當初在這裡拍攝的照片,說是站得不對光線不好導致了他老婆跟著別人跑了。

誰都看得出這樣的客人只是有氣無處使想找個地方發洩一下,但在中卻傻乎乎地跑去勸說開導,希望他不要像他說的那樣要將這個店給砸了或是一把火燒掉,哪知道那人當時氣急敗壞,當時順手拿起桌上的空花瓶就砸了過去‥‥

店裡的人趕緊打電話報警,隨後又撥了醫院的急救電話,誰也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崔東旭從外面趕回來的時候,正好碰到急救車從店門口開走,於是開著車趕緊追了上去。

他記得在中說有個戀人,翻了在中的手機之後卻只找到幾個號碼,他從不知道一個年輕小夥子的交往圈可以窄到這種地步。

他不得已便逐個撥通了上面僅存的那幾個電話。

 

在中在醫院裡接受急救的時候,第一個趕來的人竟然是個看起來還不足六歲的小男孩,隨後便是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然後是個稍大一些的少年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再後來一前一後進來的那兩個男人,他看來看去總覺得不大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可那兩個男人見面之後便不分青紅皂白地打了起來。

他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便上去將兩人拉開,最後只能疑惑地坐在一邊等待結果。

「爹地!」

他聽到那小孩子那樣叫其中一個男人。

真是複雜。

明明只有幾個人卻顯得這麼複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