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有‥有H‥‥H‥很長‥‥

№.11●沙灘印記

BGM:《Every Heart》BoA

 

美國,夏威夷。

下飛機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鄭允浩跟著集訓的人一起去了下榻的酒店,放下行李,簡單的吃了一點午飯。下午的時候,由翻譯帶領,對集訓的地點進行了簡單的參觀。臨近傍晚的時候,鄭允浩覺得無聊,便獨自一人在酒店附近散了散步。

 

他憑藉著白天的記憶,路過了一片海灘。

黃昏有微微的海風,撲面而來的是海水的味道。

鄭允浩一步一步的踩著沙灘,留下一串串無聲的腳印。腳下的沙子越來越細,有那麼一片黃昏裡的橘紅,甚至讓人看不清一顆沙礫。

滿目的細沙融進海裡,鄭允浩為這蠱惑一般的黃昏駐留腳步。

他站在海水的浪擺,看著那一片片淡藍色的水花游上沙岸,再調皮的退去。

他蹲下身,手指在那濕潤的細沙裡輕輕的寫下幾個字母。

『Jae』。

第一次在這個風景旖旎的地方看落日,心裡竟油然生出一種不明的感歎。

有一種淡淡的哀愁,卻又有些竊喜。

人生總有些失失得得,或許他確實要失去某些東西,但是得到的,卻是他幾世都換不來的愛人。

鄭允浩回想著報導當天,教練跟他說的事情。

 

沈氏威脅金氏的那件事,為了不將兩人的事有所宣揚,所以金氏封鎖了消息,在事件報導中並沒有公開鄭允浩的名字,因此,另一方面的世錦賽,鄭允浩就被定為無故缺席。

國家隊總教練對此十分氣憤,這關係到一個運動員的責任,因此便對鄭允浩下達了禁賽的命令。

鄭允浩的教練為此在國家隊多方求情,這才為他爭取了一個緩和的機會。但是國家隊剝奪了鄭允浩參加半個月之後的FINA世界青年游泳錦標賽的機會,而是讓他參加此次在夏威夷辦的美國集訓,並要求鄭允浩以集訓試賽第一名的成績回歸,才可以繼續留在國家隊。

對於這樣的要求,鄭允浩無條件的選擇欣然接受。

人都是脆弱而微不足道的,但是他會努力的去抓住所有的轉機。

鄭允浩把這些默默的放在心裡,他不需要告訴在中什麼,他能做的是用自己的全力去保護哥哥的夢想,和用自己的全部去守護他和在中的愛情。

「在中,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帶你來看這片海‥‥」

鄭允浩直起身,看著遠方的天海一色,湛藍而透明,天幕上那一片片橘色的翔雲緩緩移動。他輕輕的微笑,然後轉身離去。

海水沖上岸灘,沙灘上的字便被輕輕的帶走了‥‥

 

晚上的時候,活動的贊助商要與所有的集訓隊員搞一次集訓前的聚餐。

鄭允浩從海邊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打算一起過去,鄭允浩點點頭,換了件襯衫就走了。

他總是不喜歡參加這些太官方的聚會,以至於站在角落裡聽著台上的贊助公司代表做著沒營養的發言而頻頻打起了哈氣。

無聊的拿了杯橙汁喝了一口,就聽見台上傳來一個聲音。

「感謝各位知名選手前來參加本次聚會,我金在中在此代表金氏對各位表示感謝。希望大家在此次集訓中都能有所收穫,並在試賽中取得好成績。金氏做為此次集訓的第一贊助商將給各位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後面的話,鄭允浩已經聽不進去了。

因為他早已從聽到“金在中”三個字開始,大腦就呈現了當機狀態。

 

簡單的講話結束後,聚餐就正式開始了。大家四處走動著挑選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有的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談話,唯獨鄭允浩一顆心靜不下來。

他顧不上吃東西,剛剛講話結束在中就不見了,鄭允浩焦急的四處尋找,卻一下子被人拉進了一個沒有光的拐角。

「在‥‥」

「噓‥‥」金在中抓著鄭允浩的衣服,探頭向外望了望,發現沒人注意到他們這裡,才放心的抒了口氣,「呼‥‥沒人注意到~嘿嘿嘿,允呐~沒想到我會‥‥嗯——!」

沒等金在中說完,鄭允浩就已經把他拉進懷裡緊緊的鎖住,嘴唇封住他剩下的話,沒有縫隙。

鄭允浩與金在中緊緊相貼,在中的背脊貼在牆上,他不再多說話,而是回應著鄭允浩緊貼的擁抱。

雙唇緊密的相揉在一起,舌尖肆意的在彼此的口腔裡撕磨搶奪,津液從嘴角溢出,又被人吞噬。

呼吸淹沒了呼吸,鄭允浩頸上的鉑金尾戒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金在中凸顯的鎖骨,體溫在膩人的糾纏裡升騰。金在中漂亮的手指插進鄭允浩的濃密的黑髮裡,腰間的那雙大手就將他摟的更緊了。

 

「呼‥‥」待到兩人胸腔裡的氧氣都快要被燃盡,那相揉的嘴唇才漸漸分開一點距離,兩人靠的太近,以至於呼吸聲都聽得清楚。緊貼的胸口來來回回的起伏著,一下一下的輕輕碰撞在一起,鄭允浩先紅了臉。

「你怎麼來了?才一天沒見而已,竟然這麼想你‥‥」鄭允浩別過頭不好意思去看金在中的眼睛,卻被在中雙手捧住臉,又轉了回來。

「說的這麼好聽‥‥我父母度假回來了,公司的事就可以先讓我爸看著,他讓我出來度度假休息休息~」金在中捏了捏鄭允浩的臉,「我也是回了公司才知道,這次的贊助,國家隊竟然找了金氏,所以‥‥我就跟來啦~」

「傻瓜‥‥」鄭允浩輕捏了一下金在中的下巴,「想不想我?」

「想你幹嘛?無趣啊~~~」

「真的不想?」

「不想~~~」

「那還跟來?」

「切~金小爺我是來度假的~哦哦哦~~~沙灘美人~~~~~~唔唔唔——!」

鄭允浩又一次吸住金在中的嘴唇,不讓他說話,還在上面懲罰性的咬了一口。

「你要是不想,我就一直吻到你想。」

「呀!鄭允浩!你臉都紅的像猴屁股了,還敢這麼囂張。」

「到底是誰更囂張啊‥‥」話是這麼說,可鄭允浩抱著金在中,就感覺到身體一陣燥熱,下半身的某個部位正因為剛剛的激吻而漸漸的發生著變化,鄭允浩心裡一緊張,就怕在中發現什麼端倪,趕忙鬆了環著在中的手臂,「嗯‥‥一會兒聚餐結束了不要走,等等我,我們到外面走走。現在‥嗯‥‥你是總裁,應該有很多人找吧?我先去趟廁所,一會兒見‥‥」

沒等金在中做出反應,鄭允浩就匆忙的逃跑了。

 

聚餐結束之後,鄭允浩與金在中見了面,卻沒多久就被領隊的人叫了回去交代集訓的行程。

不過還好,金在中很及時的給鄭允浩準備了一隻在美國用的手機。原本集訓期間與外界聯繫是違規的,可鄭允浩拿著手機左看看右看看,心想著在中是贊助商公司的總裁,住的這麼近,就不算外界了吧‥‥想到這,鄭允浩才心滿意足的傻笑起來,撥通了金在中的號碼。

夜已經深了,鄭允浩將今天領隊交代的集訓行程向金在中詳細的講了一遍,反反覆覆膩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畢竟這種違規的東西還是少拿出來為妙。

就這樣,鄭允浩緊張的集訓生活開始了。

 

因為是集訓,每天早晚都有規定的時間要遵守。

鄭允浩每天早早的起床,洗漱過後就去海邊跑步直到早餐時間,之後就是一整天的戶外訓練,一直持續到晚上五點,晚餐過後還要上兩個小時的健身房,且訓練期間是不允許夜不歸宿的。

好在金在中每天都會想好充足的理由來參觀訓練,領隊們對於在中這個贊助商家的鉑金總裁更是一臉諂媚。搖錢樹在眼前,哪裡敢有一絲怠慢?這就使得金在中可以更加光明正大的來看鄭允浩訓練。

 

每天這般充實的度過,金在中也不抱怨沒有與允浩單獨相處的機會。

畢竟,這樣每天看著他,是金在中從來都不曾想過的事。

他與鄭允浩之間似乎有一種默契。

接觸不到的時候,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可以心領神會,博得會心一笑。然而相互接觸的時候,又立刻會變成兩把烈火,燒在一起,將他們彼此迅速升溫。

 

緊張的日子過去了四分之一。

十天以後,鄭允浩終於迎來了集訓以來的第一個三天假期。

金在中早已計畫好了,當天晚上,鄭允浩就偷偷的跟著金在中跑了出去。

鄭允浩帶著在中去了自己發現的那片海灘,沒想到金在中為集訓而臨時買下的別墅就在這附近。

夜晚的風很急促,鄭允浩與金在中脫了鞋子,赤著腳奔跑在沙灘上。

笑聲隨著海浪一陣陣的迴響。

「鄭——允——浩——!」金在中奔跑在前面,他忽然的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不遠處的人,大聲的喚著他的名字,「你是個大傻瓜!哈哈哈哈哈哈~~~~」

鄭允浩也停下腳步,他們之間隔著兩三米的距離,他微笑的望向面前的人。

風吹亂了在中微微有些變長的頭髮,白皙的臉上綻放著開懷的笑容,黑亮的眼睛彎成兩條好看的細縫,細細的髮絲黏在嘴角‥‥這一切被鄭允浩看在眼裡,他覺得自己快要醉了。

輕笑著一聲不響的向在中靠近,面前的人也輕笑著站在原地不躲閃。

四目相對,那些溢滿愛戀的視線相互交纏著,鄭允浩輕輕的捋了捋金在中嘴角的碎髮,把臉靠近。

「對,我是傻瓜,是個愛上你以後就無法自拔的傻瓜‥‥」鄭允浩握住金在中的手,輕輕的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所以,我要永遠把你鎖在這裡,逃,也逃不掉‥‥」

海浪拍打著岩石,夜幕裡融化了那對相擁的身影,任憑那四片柔軟的唇瓣抵死纏綿。

 

 

 

 

№.12●纏綿沼澤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兩人才回到在中的私人別墅。

訓練了一天很辛苦,在中招呼鄭允浩先去洗澡,自己則開了一瓶紅酒坐在沙發上喝了起來。

又不是沒有單獨相處過,可為什麼就是有種說不出的緊張呢‥‥

聽著浴室裡傳來的嘩嘩水聲,在中的心都亂了。

兩個男人在一起能幹什麼啊‥‥啊Xi...

金在中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含住酒杯一飲而盡。

「在中。」這時,允浩剛好洗完澡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他只有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上體因為沒有乾透的水跡而顯得亮涔涔的。漂亮的肌肉在暖黃的燈光下打出一個個柔和的高光,沒有乾透的頭髮上有水滴順著瘦尖的臉流至下顎,滴的一下,滑落。

金在中只看了一眼便忘記了手上的動作。

那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胸膛,他靠過,他抱過,這個男人身體上的每一寸,都足以讓自己癡迷‥‥

金在中呆坐在沙發上,以至於允浩叫了他好幾次都沒有回過神來。

「在中。」允浩站在在中身旁,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這才使在中清醒過來,然而一抬眼卻只看到允浩那一排整齊的腹肌,金在中只覺得整個腦子都亂了碼。

他慌張的搶過允浩手上的毛巾,一股腦的衝進了浴室。

「呀!金在中!你冷靜!呀!呀呀呀!」在中對著浴室裡的鏡子胡亂的比劃著試圖讓自己冷靜。「都是男人啊,他有的你也有!金在中你害羞個屁啊!」他擰了擰自己泛紅的臉,碎碎念著脫了衣服跳進浴缸。

 

帶著複雜的心情好不容易洗完了澡,金在中也圍了一條浴巾走出衛生間,順手拿過允浩剛剛用過的毛巾擦了擦頭髮。

「允呐,你餓不餓?冰箱裡有吃的。」

「啊?哦‥‥」鄭允浩呆呆的回頭應著,卻只瞄了在中一眼就速速的轉過頭去。

「怎麼了?」在中發覺允浩似乎有些不對勁。

「沒‥‥沒啊。」允浩背對著在中拼命的搖了搖頭,卻始終不肯回頭再看在中一眼。

「你‥‥」在中一臉困惑的靠近允浩,這才發現他的耳朵都紅了。

哎呀呀‥原來是純情的處男情結發作了‥‥

在中偷偷的壞笑了兩下,心裡萌生了想要逗弄逗弄這個純情處男的邪惡想法。

他輕手輕腳的走到允浩身後,一下子從後面摟住了允浩的脖子。鄭允浩嚇了一跳,一扭頭,金在中的臉就離自己好近好近。

「哎呦~我們允浩怎麼臉紅啦啊?純情的少年~~~」

「呃‥‥」鄭允浩被金在中逗弄的不知如何是好,一張俊臉變得更紅了,「呀!笑話我就這麼有意思嗎?」

「是呀是呀~我們允浩是個愛臉紅的純情處男~啊哈哈哈哈~~~~~~~」

「呀!不要說!」鄭允浩的臉紅得像番茄,他一把抓過金在中,將他摁在了沙發上。

「哈哈哈~你害羞什麼~上次也不知道是哪位帥哥酒後亂性呐,要不是哥哥我及時用手幫他解‥‥唔——!」沒等在中說完,就被允浩的大手捂住了嘴巴。

「你再這麼搗蛋,我就真的亂了哦‥‥」鄭允浩盯著在中如墨的雙眸,那裡映著自己的意亂情迷。

在中的氣息縈繞在他的周圍,允浩覺得他的全身都快要燒起來了,而下半身那藏在浴巾下的欲望,竟然抬頭了‥‥

允浩趕忙放開在中,坐直了身子,提了提快要掉下來的浴巾。

「咳咳‥那個‥‥啊‥」鄭允浩乾咳了兩聲,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啊‥嗯‥‥呃‥‥」金在中也爬起來,嗯嗯啊啊的應著,想著怎麼打破這個尷尬的氣氛,「那個‥‥允‥允呐,你要不要看DVD?我走的時候有天給我帶了很多,我去拿‥‥」說完,就一股腦的衝進了房間。

 

快要忍不住了‥‥怎麼辦‥‥

鄭允浩低頭看了一眼被蓋在浴巾下的鄭家小兄弟,他正挺胸抬頭著‥‥鄭允浩鬱悶的閉上眼睛捏了捏鼻樑,心裡無比糾結。

怎麼一碰上在中,就總是想要對他做些齷齪的事情‥‥而且,我又沒做過,哪裡會知道怎麼做啊‥‥啊‥啊啊啊‥‥鄭允浩只覺得腦袋又大了好幾圈。

這時,在中從房間裡走出來,手裡拿了一摞DVD丟給允浩讓他挑。

鄭允浩正陷在苦惱中轉不過彎來,哪還有閒心挑碟片?!他隨手拿了一張塞進DVD機裡,然後回坐到沙發上,與在中保持了一點點距離。

然而,字幕過了,畫面一出,兩個人都傻了眼。

金在中在心裡偷笑,卻也咬牙切齒。

朴有天‥‥你這個混小子‥‥‥

這什麼狗屁DVD!你塞給我的竟然是無碼的高清GV‥‥

 

電視裡已經漸漸傳來了男人粗重的喘息。

鄭允浩不敢看金在中,金在中也不敢看鄭允浩。

因為此時,兩個人的臉,估計都亮起了紅燈。

「原來‥‥男人和男人‥之間‥‥是這麼‥做的啊‥‥」鄭允浩的聲音早已變得有些沙啞,在金在中聽來,不禁偷偷的笑了。

「那你‥‥要不要試試?」金在中挑起了好看的眉眼,順手丟掉了害羞。

「跟誰?」鄭允浩也不甘示弱。

「‥‥隨便你!」金在中被鄭允浩這麼一問,氣的別過了臉去。卻沒想到鄭允浩突然靠近,摁住他的肩膀,扭過在中的臉來。

「那‥還是就近原則吧‥‥」

沒等在中回答,鄭允浩就將在中整個人緊緊地圈了起來,豐盈的嘴唇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倔強。

 

舌頭肆意的搶奪,侵略。每一次接吻,都像是要搶蝕那最誘人的果實,烈的讓人來不及喘息,燙的讓人渾身發抖。

那些細碎的吻遊竄在在中的唇間,他摁著允浩的肩膀,卻忘記了抵抗。

「啊‥‥」碎吻順著在中光滑的曲線一點點的下滑,舌尖將欲望挑紅,那些碎吻太過挑逗,身上的白皙一片,此時也染上了一層氤氳的蜜色。

在中捧過允浩瘦削的臉,讓他吻他的唇。

不看不知道,在這細碎的膩吻一點點蔓延的時候,鄭允浩的一張俊臉已經紅的透頂,讓在中覺得特別好笑。

他拉近自己與允浩之間的距離,含住他豐盈的下唇,卻在準備奪取主動權的時候,感受到下身傳來的一陣火熱。

鄭允浩正學著電視裡的樣子,悄悄的用右手的掌心,擱著浴巾,包住了在中有些勃起的分身,而且一下一下的撫摸起來。

「嗯‥‥你‥‥」沒等在中反應過來,浴巾已經滑落到了地上,此時,鄭允浩充滿熱量的大手,正撫慰著在中赤裸的下體,那似有似無的動作,令在中發狂。「唔‥‥鄭‥允浩‥‥你‥啊‥‥亂‥摸‥‥嗯啊啊‥‥」

鄭允浩紅著一張臉,卻還記不得害羞。他左手抓過在中的右手摁在自己赤裸的胸前,輕輕的笑。

「做為補償,也允許你亂摸我~」允浩抓著在中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抹了抹,另一隻手卻依然不受半點影響的安撫著在中越來越勃起的分身。

「嗯啊‥‥嗯‥‥」在中越來越感到危機,他不甘示弱的想起身推走鄭允浩,卻怎麼也推不動,反倒是被鄭允浩的雙腿擠進了自己的兩腿之間。在中感到允浩的下身已經高高的揚起,那火熱的部分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在中的大腿內側。

金在中趁機狠狠的推了允浩一把,卻被允浩拉住,兩個人一起滾到了地毯上。

鄭允浩的浴巾散落下來,可這下,卻變成了金在中騎在了鄭允浩的身上。

金在中一臉勝利的微笑,逗弄的捏了捏允浩憋紅的臉。

「只要你乖乖的,哥哥我就輕輕的哦~」說著,就趁機去捏允浩的屁股,可還沒等屁股坐熱,就被允浩一把抓住了分身,「啊‥啊啊啊‥‥鄭‥鄭允浩‥‥!你‥你你‥‥」在中被允浩這麼一握,全身都軟了下來。

允浩趁機拉出在中捏著他屁股的手,傻笑了一下,接著一個翻身,就又把金在中壓在了身下。

鄭允浩一隻手揉著在中那個足以讓他癱軟的部分,半個身子壓著在中的,另一隻手指了指牆上的高清電視。

「在中啊‥‥你看,享受的都是躺在下面的那個~」

「不要!!!」金在中瞥了一眼電視裡兩個男人的翻雲覆雨,神經一下子繃的更緊了,他僵硬的笑了笑,一副哄小孩的口氣,「允呐‥‥那個那個‥你訓練那麼辛苦,該好好享受一下啊~來,跟哥哥換下位置~」金在中笑眯眯的看著允浩,偷偷的想要起身,卻又一下被鄭允浩摁回到地毯上。

「不要。」鄭允浩翹起好看的嘴角,他眼中的在中散發著誘惑的氣息,他一點的低下頭去,然後輕輕將在中抱住,親吻他額頭上滲出的層層汗珠,嘴唇移至在中的,「在中‥‥我只要你摟緊我,叫我的名字‥好不好‥‥」

 

沒有詢問,只有陳述。

鄭允浩的話像是蠱惑,金在中愣愣的聽著,便就不受控制一般的將身體貼近允浩。

鄭允浩的身上滲出層層的汗跡,他的嘴唇含著在中的耳垂,舌尖沿著在中頸項的曲線一點點的滑過,透明的津液潤亮在中精緻的鎖骨,允浩輕輕的啃咬一下,就在在中的皮膚上透出了一個粉潤的痕跡。

脖子,胸口,一片一片的溫紅爬上在中的身體,他手心的汗液黏在允浩的背脊上,身體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鄭允浩的舌尖滑至在中雪白的胸前,他試探性的碰了碰那胸前的一抹櫻紅,立刻趕到了在中的一絲戰慄。

允浩將雙手撫在在中的身體兩側,突然的下滑下來拖出在中圓潤的翹臀,然後一下子含住了在中胸前的果實。

「啊‥‥‥‥」抑制不住的呻吟散漫開來,那撩人心弦的嬌嗔令允浩心跳砰亂,他突然加重了唇舌的勾勒,引逗在中更大聲的驚叫,「啊啊啊啊啊‥‥允‥允呐‥‥嗯‥啊啊‥‥」

止不住的喘息彌漫在客廳裡,可鄭允浩卻沒有放過金在中的意思。他緊貼著在中,下體不經意的碰撞在一起,那些腫脹的疼痛折磨著相互糾纏,使得兩人都止不住的輕顫。

「唔‥‥」鄭允浩突然的抽出一隻手,撫上了兩人欲望的頂端,敏感的神經相互摩擦,微薄的粘稠從頂端滲出,不禁讓兩人都倒抽一口冷氣。

「哈‥嗯啊‥‥啊‥‥‥」鄭允浩漸漸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兩人急促的喘息,似是吸不夠四周的空氣一般,潮湧即將溢出,鄭允浩忘情的重新堵上在中的嘴唇。

「唔‥唔唔唔‥‥」在中一隻手勾著允浩的脖子,另一隻手卻抓不住允浩結實的背脊,他的指尖在允浩精緻的肉體上劃出五道清晰的劃痕,「嗯‥‥嗯啊‥‥‥‥‥‥‥‥」

釋放的呻吟伴著欲望同時爆發,兩注粘稠的白濁噴灑出來,彌了四條交纏在一起的長腿。

 

「呼‥‥呼‥‥」金在中捧著鄭允浩的臉,兩人相互對望著,粗重的呼吸噴在彼此的臉上,那些灼熱的氣體使得在中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層水霧,他燒紅了的雙眼緊緊的盯著鄭允浩,那種強烈的愛情就像火藥一樣爆發出來。

「還要!」金在中迎上允浩濕潤的嘴唇,發洩一般的啃咬,那些快要爆炸的吻,粗暴而激烈,一直持續到無法呼吸,才戀戀不捨的鬆開嘴。

兩人無言的相互對望,鄭允浩不好意思的瞥了一眼電視,畫面裡已經開始做活塞運動了。

鄭允浩的呼吸平順不下來,他抓著在中的手又不願鬆開,內心的欲火燒的他滿身大汗。

豁出去了!鄭允浩默默的在心裡狂吼一般,他猛的將在中從地上抬起,將他擱在了沙發靠背上。一瞬間懸空的雙腳,讓在中有些不知所措,然而還沒反應過來什麼,就又被允浩的激吻堵上了嘴巴。

允浩將在中的雙腳纏到自己腰上,然後圈住在中細瘦的腰,一下子將他抱起,轉身就往臥室跑去。

「唔——唔唔唔——」金在中被鄭允浩堵住了嘴巴,又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然而,還沒等他從這驚嚇中回過神來,就一下子被丟到了臥室的大床上。

金在中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然而還沒等他全部清醒,眼前就被鄭允浩高大的身影全部籠罩。

鄭允浩傾身下來,將在中壓在身下。金在中猛然才從恍惚中清醒過來,看著兩人赤身裸體的羞人姿勢,這才想到要掙扎著哇哇大叫。

「呀!呀呀呀!鄭允浩!我是哥!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換位置!!!」金在中一邊叫嚷著,一邊在允浩懷裡拼命掙扎。

「在中!」允浩急了,他緊緊抓住在中的手腕,身體壓的更低,用他自己的身體將在中整個人都罩住,視線直視,不曾改變,「我保證,會很輕很輕‥‥這裡‥」鄭允浩揉著在中細細的手指,將它們緩緩的放在了自己因忍耐而勃起的分身上,「第一次是你的,以後就永遠都只屬於你‥‥」

那些斷絕了後路的情話,對於在中來說,是一種無法抗拒的魅惑。

他看著允浩深邃的眼眸,低頭苦笑一下。

金在中這輩子最讓步的事‥‥只因為,誰讓那個人是鄭允浩呢‥‥

 

金在中不再掙扎了,他閉上眼睛,雙手撫摸過允浩的大腿,輕柔的觸碰沿著允浩緊致的臀部一點點的上滑。

鄭允浩俯下身親吻在中的嘴唇,手指一點點的爬到在中私密的穴口,只輕輕的按壓一下,就感覺到在中臀部的肌肉一陣緊縮。

允浩一下下的揉捏著在中圓潤的臀部,嵌在穴口的指尖開始小心翼翼的向裡探去。

「啊‥‥啊啊‥‥痛‥‥」在中緊皺著眉頭,額上滲出一層層汗跡。

允浩手上還殘留著兩人剛剛噴灑的精液,可即使有這樣的潤滑,在中還是疼的在允浩的背上耙出一道道劃痕。

在中扶著允浩的肩膀,伸出一隻手探到枕頭下面,拿出了一支KY。

「那個‥‥喏,用這個吧‥‥呃‥‥」遞到允浩手中的時候,在中簡直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哦哦哦!」允浩親了親在中的臉頰,看著他露出好看的笑容,「原來‥我們在中早就準備好啦~」

「才不是呢!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在中被允浩這麼一說,整張臉變得更紅了,他又開始推拒允浩,「這是有天塞給我準備給你用的!誰知道怎麼‥‥唔————!」

帶著冰涼的刺激感覺,鄭允浩將濕潤的手指擠進在中灼熱的後穴,金在中的頭重重的向後仰去,呻吟聲蔓延開來。

「果然好了很多啊‥看來這個東西以後要走到哪帶到哪了‥‥」鄭允浩依然保持著溫柔的微笑,他偶爾皺皺眉,粗重的喘息被壓抑著,身下漲的快要爆炸,卻還是先為在中擦拭著額上的汗水。

說好不讓你痛的,男人是要說話算話的。

 

「啊‥‥啊啊‥‥嗯嗯啊‥‥」允浩一點點推進的動作,開始領在中尋到快感的源泉,他攀住允浩的肩膀,承受著允浩在他體內探索的指尖,禁忌的後穴在被一點點的擴充開來,金在中卻還逞強著癟嘴,「啊‥‥呀!鄭‥允浩‥‥你他娘的‥‥唔——嗯‥‥啊啊‥‥下次‥啊‥‥換‥‥啊啊啊啊‥‥‥‥」

未說完的話被允浩漸漸擠入的第三根手指截在半路,他硬挺的分身觸碰著在中的大腿內側,那漸漸被擴充的秘密之地已經快要讓他瘋狂。

「呼‥‥換‥換什麼?‥‥哈‥換姿勢嗎?‥‥好啊‥‥」鄭允浩將在中壓下,然後雙腿擠進在中的兩腿之間,他將嘴唇貼近在中的耳側,粗重的喘息噴在在中的頸間,聲音低沉而蠱惑,「在中‥‥忍一下‥‥」語畢,鄭允浩突然含住在中吐著熱氣的嘴唇,抽出手指,將快要爆炸的分身挺進在中急急著要收縮的穴口。

「唔‥‥唔——唔唔唔唔唔————!!!」這一瞬間的闖入令在中驚慌不已,被撐開的充實感覺讓在中不知所措,他拼命抑制住口中的痛呼和掙扎的衝動,嘴唇不受控制的吮吸著允浩的舌頭,連唇齒間都用盡了全力。

「啊‥‥」鄭允浩輕吟一聲,鬆開了在中的嘴唇,而自己的唇上,一點血紅在漸漸擴大,凝聚成一滴血液滑落,滴在在中因喘息而一張一合的小口上。

允浩的分身還卡在半路,卻沒有再往前進,他在等在中適應他的魯莽,他在等他平靜下來。

「啊‥‥允‥允浩‥‥」在中看著允浩被自己咬破的嘴唇不禁自責起來,他勉強的擠出一個微笑,想要伸手去觸碰允浩的嘴唇,然而手腳卻顫抖著不聽使喚。

允浩將在中的手握在掌心裡揉了揉,然後十指相扣拉到在中的頭頂,另一隻手撫上在中脹痛的分身安慰的揉捏著。感覺到在中的身體不再那麼僵硬,允浩偷偷的頂了頂,然後一個用力,便將分身全部沒入了在中的體內。

「啊啊啊————」在中一下子閉緊了雙眼,相握的食指緊緊的,雪白的手背上暴露出一條條青筋。

「呼‥‥」鄭允浩長呼一口氣,他吻去在中臉上的汗珠,輕輕的喚著在中的名字,「在中‥在中‥‥睜開眼睛啊‥睜開眼睛看看我‥‥」

「啊‥‥呼‥‥」在中輕喘著鬆了眼角,他睜開眼睛,看著允浩因忍耐而止不住的流汗卻還是對他微笑。

允浩壓抑的神經被在中的注視徹底蠱惑,他指了指兩人交合的部位,傻傻的吐出幾個字。

「完了‥‥在中啊,我的第一次沒了‥‥」

「呀!鄭允浩你——啊嗯啊‥啊‥‥啊——」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鄭允浩扶住在中細瘦的腰,稍加用力的頂了一下。

「在中‥‥要賠哦‥‥」允浩慢慢地動了起來,他憑藉著剛才電視機裡的記憶,試著在在中體內變換著角度,尋找那個能給他帶來快感的源泉。

 

「啊‥‥啊‥‥嗯啊‥‥‥哈啊‥‥‥‥‥」在中感受著允浩漸漸加快的衝撞,他忍耐的眉心皺在一起,然而,就在允浩撞上他身體裡的某個突起的時候,緊皺的眉心忽然舒展開來,取而代之的是他變了調的呻吟。

「呼‥‥呼‥‥在中‥‥在‥中‥‥」允浩碰上了在中的敏感點,全身都跟著抖了起來。在中灼熱的後穴將他的炙熱緊緊的包裹在身體裡,那些足以灼傷他的熱量,讓允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的理智開始漸漸迷失,身下的動作越來越強烈,分身進出在火熱的密穴,抽出一半,再狠狠的刺進去。

「啊‥‥啊——浩‥‥快‥不要‥‥允‥‥允呐——啊啊啊——」在中無法抑制的呻吟發散出來,那些無法控制的嘶叫卻像是給允浩的動力。在中的身體繃的緊緊的,他的腰已經高高的隆起,手指混亂的耙著允浩的背,好似只有那些數不清的劃痕,才足以證明他們灼熱的愛情。

 

鄭允浩覺得自己是不是瘋了,他的撞擊帶著兇猛,他的腦中縈繞的全是在中的喘息與呻吟,他猛烈的進出著,只想讓身下的人兒更加放聲的浪叫。

可沒有幾分鐘,鄭允浩就覺得勃發的分身裡有一股股的上竄,緊接著是腦中短暫的空白。

「唔————」鄭允浩悶聲的低吼著,就突然的瀉了出來。

「哈呼‥‥」在中因為允浩突然停下的動作而喘了口氣,卻因為自己還沒有發洩出來而不滿的扭動著身體。

「在‥在中啊‥‥」允浩沒有想到會瀉的這麼快,他就像大夢初醒一般,懊惱的不行,看著在中難耐的樣子,不知如何是好。

在中的胸口還在劇烈的起伏著。

「幫‥我‥‥」金在中拉過允浩的手按在自己的分身上,漂亮的臉上嘟起了嘴巴。

允浩趕忙順著在中的動作,握住他挺立的分身上下動了起來,幾經揉捏之後,在中終於低喊了出來,白濁的熱體一波波的噴灑出來,落在了允浩的手上。

「在‥在中呐‥‥」允浩將釋放了的在中揉進懷裡,卻把臉埋在了在中的頸窩裡,「我‥‥我丟人了‥‥」

聽了允浩害羞的發言,在中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這有什麼丟人的‥‥我的處男啊‥不到10分鐘就瀉了‥‥」後面的話,在中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乾脆沒了聲音。他任著允浩將他摟在懷裡,也沒有力氣再去覺得這樣的姿勢有什麼不妥,反而撒嬌一般的往允浩懷裡縮了縮。

「哦‥‥在中啊‥‥」允浩輕輕的捋順著在中被汗水浸透的髮絲。

「嗯?」在中天真的在允浩的懷裡閉上眼睛。

「要對我負責哦‥‥」

「呀呀!鄭允浩你‥‥唔——」

 

 

不需要再說話。

只讓我像現在這樣。

一直一直,好好的吻著你吧。

淘氣鬼呀。

我愛你。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