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無法自拔

 

睜開眼睛,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薄薄的紗簾透出柔和的光亮,金在中緩緩的睜開眼睛,鬆懈了之後才感到腰上有一陣陣酸痛傳來,後穴倒也沒有特別的疼痛,卻也是火辣辣的。

突然的就回想起了昨夜的一切,金在中咬了咬擺在唇邊的手指,眼睛咕嚕咕嚕的轉了轉,這才發現他們昨夜玩了一個多麼大膽的遊戲。

溫潤的呼吸輕輕的噴灑在額頭上,一雙粗壯的手臂緊緊的圈著自己。金在中微微抬頭,就看到了鄭允浩那張好看的睡臉。

長長的睫毛,細長的眼睛,高挺的鼻樑,嘴巴很小卻柔軟而豐盈。

在中忍不住伸出一個手指,輕輕的觸碰著允浩臉部的輪廓,心裡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逸感覺蔓延開來。

這就是愛情吧。

沒想到啊沒想到。

他金在中,有一天竟然會愛上一個男人,而且還愛到無法自我控制。

指尖輕輕的在肌膚上滑動,沿著高挺的鼻樑落在微翹的人中上,觸碰到嘴唇的時候,在中感覺到允浩微微的動了動。

「允‥啊‥‥」沒等在中開口說話,手指就突然被允浩含進了口中。

粗糙的味蕾摩擦著在中細嫩的指尖,想要抽出,卻被緊緊的吸住。

「允‥允呐‥‥」在中被這突然的逗弄戲紅了臉,他開始在允浩的懷抱裡扭動起來,卻因為醒來時的生理勃起而慌張不已。全身光溜溜的,更是讓在中的身體不斷升溫。

「嗯‥‥」允浩的眼睛依然沒有睜開,他安靜的舔食著在中的手指,悶悶的像是應答。被子下的手攬過在中的腰,稍稍的用力,兩具赤裸的軀體之間便沒了空隙。

允浩放開在中的手指,舌尖輕碰了下那被唾液潤的亮涔涔的指尖,修長的腿早已往在中的兩腿之間擠了進去,因清晨而勃起的兩個分身很識趣的撞在了一起。

「啊‥‥」在中禁不住輕吟出聲。他慌張的收回被允浩舔舐的手指,卻又因兩人之間沒有了距離而不知該藏在哪裡。可惡的鄭允浩還在他的下體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他甚至能感覺到那兩個柱狀物體碰在一起時的彈跳感‥‥

「嗯‥‥早上的在中真熱情啊‥‥」允浩懶懶的聲音傳來。

「滾你的!鄭允浩!!!」摟著自己的男人說話了,在中卻紅透了臉。他一把將男人推開,然後抬頭望他,便看到鄭允浩還是沒有睜開的眼睛和翹得得意的嘴角。

允浩摸過在中的手,一個翻身把在中壓在身底下,嘴唇對上在中的,這才微微眯起了眼睛。

「在中真壞,都不打算對人家負責嗎?」鄭允浩眯著眼睛,笑的一臉單純。

「啊xi‥‥鄭允浩!你‥嗯啊‥‥」沒等在中開始埋怨,允浩就突然的抓住了在中的分身,「啊嗯‥‥你‥啊‥‥從哪學來的‥唔‥‥厚臉皮‥‥哈啊‥啊‥‥」在中被允浩上下鬆握的動作挑逗的呻吟不斷。昨夜的激情使他的腰傳來一陣陣酸痛,此時只能緊緊的抓著允浩的肩膀,承受著身體的顫抖。

「那‥‥」允浩手上的動作不停,「既然在中不肯對我負責‥‥」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撐起了蓋在兩人身上的被子,「那就換我對在中負責吧~」沒等在中回答,鄭允浩就一下子鑽到了被子裡。

「哎?!啊!鄭‥‥啊‥‥啊啊啊‥‥」看不見被子裡的人做了什麼,但身體卻清晰的感受著。他硬挺的分身被含進一個溫熱的口腔,濕滑的舌頭在頂端的細縫上來回摩擦,使得在中不自覺的勾起了腰背。

「允‥‥允浩‥‥別‥‥」原本就已經脹痛的下體被突起的味蕾一下下的刺激著,在中的口中吐出難耐的呻吟,他的指尖甚至要抓不住那柔軟的棉被,快感在他的下身洶湧的遊動,使得在中情不自禁的抽動起來。他感到自己的分身頂進了允浩灼熱的喉管,那份熱烈的摩擦與喉管的收縮令他發狂。

忽然的,腦中有那麼一絲停滯,下體急急的沖出一股熱流,在中還沒來得及抽出,便全部瀉進了允浩的口中。

「啊呼‥‥允‥‥允呐‥允呐!」在中顧不及羞怯,急急的掀開被子看允浩的模樣,而此時的鄭允浩正像小孩子一樣躺在在中的小腹上。「允呐‥‥你‥‥」在中實在不知該如何問允浩剛剛吃下去的東西,就只好偷偷的摸了摸允浩的嘴唇。

「嘿嘿‥‥」允浩傻笑一聲,把臉湊到了在中面前,「想問什麼呀~?」

「呃‥‥你‥唔唔唔——!」沒等在中回答就被允浩的吻堵住了嘴巴,舌頭在在中的口腔裡進行了一頓令人窒息的翻攪之後,才放開了那紅腫的嘴唇。

「知道自己有多甜了吧。」此時,允浩的眼睛早已睜開,他漂亮的鳳眼劃著溫柔的弧度,那些寵溺的注視簡直要將在中融化。

「‥‥」在中看著允浩的雙眼,紅透的臉消不去,只能咬咬嘴唇說不出一句話。

「真可愛。」允浩看著在中羞怯的模樣淘氣的捏了捏在中的臉蛋兒,然後起身下了床向浴室走去。

「哎‥‥?」在中看著允浩僵硬的背影有些奇怪,可也鬆了口氣。昨夜的激情,讓他第一次被進去的後穴有些發熱,雖然早上的這些甜蜜讓他心動,可剛剛還真的在擔心允浩會不會直接壓著他做第二次。

 

在中悄悄的爬下床去偷聽浴室裡的動靜。

「阿嚏——」浴室裡的鄭允浩冷不防的打了個噴嚏。

嘩嘩的水聲傳來,在中小心的聽著,允浩‥‥應該是在洗澡,可聽見了噴嚏聲又有些擔心是不是感冒了。在中偷偷的將浴室門打開了一條小縫,往裡看去,花灑噴著水,卻沒有水蒸氣。再看允浩‥呃‥‥

在中這才明白,原來允浩急匆匆的跑進浴室,是為了他去沖冷水澡‥‥

看著允浩站在花灑下哆哆嗦嗦的樣子,在中會心一笑,取了一條厚厚的浴巾放在門口,便轉身奔進了廚房。

 

待允浩鑽出浴室,看到門口厚厚的浴巾時,才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溫柔的笑了。

他擦乾身上的水漬,遊蕩在房子裡尋找在中的身影。

廚房裡飄出了煎麵包的香味,允浩的嘴角彎的更好看了。他輕手輕腳的踏進廚房,然後從後面輕輕的摟住了在中的腰。

「好香。」允浩將下巴擱在在中的肩膀上,話語間透出一絲撒嬌的味道。

「當然啦~有放一點點香油。」在中不以為然,專心的煎著麵包。

「嘿嘿‥」允浩在在中的肩膀上蹭了蹭,「我說的是‥我的在中好香~」

「呀!鄭允浩‥你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害羞了呀‥‥」

鈴————

這時,在中的電話很不識相的響了起來,允浩鬆開了環著在中的手臂接過他手上的煎鍋和鏟子,示意在中去接電話。

「喂。」

‥‥‥

「‥‥好吧,叫Joy去準備車。」

在中皺了皺眉,掛了電話,此時允浩早已將早餐端上了桌。

「怎麼了?」允浩揉了揉在中微皺的眉頭。

「集訓主辦方要請金氏吃飯。」在中努嘴。

「哦。什麼時候?」

「12點司機會過來。」

允浩聽了在中的話,轉頭看了看牆上的鐘,兩人鬧來鬧去竟然都快11點了。

「還有一個小時啊‥‥那先吃飯吧~」允浩搶過在中手上的手機丟到沙發上,然後把在中拉到桌旁坐下,「看來我們金大少爺要出去工作啦~那臨走之前就讓小的伺候伺候吧~」說罷,就拿起一片煎的金黃的麵包遞到在中唇邊。

「喂,鄭允浩,你損我。」在中按住允浩的手,不悅的瞅著他。

鄭允浩輕笑一下,迅速的在在中的唇上偷了一個吻,然後把麵包塞進了在中的嘴巴,「是愛你。」

「你‥你‥‥」簡單的三個字把在中的臉又憋紅了,他扯了扯允浩的耳朵,「鄭允浩你真肉麻。」語畢,把嘴上還剩一半的麵包塞到了允浩的嘴裡。

兩個人就這樣說說笑笑的吃過了這頓晚點的早餐,剩下的一點時間,允浩讓在中趴在床上,自己則坐在床邊幫他揉腰。期間免不了幾個限制級畫面,讓金在中掐著鄭允浩的包子臉說他被狼上了身。

 

11點的時候,金在中已經穿著整齊,站在玄關口了。

「早點回來。」鄭允浩只穿了一條大短褲光著腳站在在中面前,一臉滿意的笑著望他。

「過來過來,讓哥哥抱抱。」金在中漾出一個大大的微笑,對允浩勾勾手指頭。

鄭允浩低頭笑笑,然後一晃一晃的走過去,溫柔的雙臂將在中緊緊的圈住。

「結束了給我電話‥‥哎呦!」溫柔的氣氛被打斷,原來是金在中咬了鄭允浩的耳朵。

「在家乖乖等哥哥我回來吧~哈哈哈哈~」在中說完就掙脫了允浩的懷抱,出了門去,留下鄭允浩一人,一邊默默的揉著被咬疼的耳朵一邊傻傻的笑了。

 

十幾分鐘之後,在中到達了主辦方挑選的酒店,而那天,是他第一次見到Chuck。

Chuck Lewis,美國游泳隊的蝶泳王子。

他從一開席就一直盯著坐在他對面的在中,他嘴角揚起的不羈笑容令在中感到很不舒服。那雙碧藍的眼睛,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

飯局不過只是簡單的聊天,Chuck是美國國家隊主教練的兒子,邀請金氏共餐,只是希望在後幾日的集訓中給予一些照顧。

短暫的午餐過後,在中便與主辦方的代表們一一握手告別。

然而,與Chuck握手的時候,在中感到手被緊緊的攥住,使出力氣,卻很難抽離。

Chuck的身體漸漸向在中靠近,他微微低下頭在在中的耳邊輕語。

「Cold beauty, can you smile for me?(冷美人,能不能笑一個給我看?)」蠱惑的聲音,誘惑的微笑。

金在中不緊不慢的低垂著睫毛,眉眼間有了一絲笑意,但那絕對不是善意的微笑,因為他的嘴角並沒有弧度。他配合的貼近Chuck,聲音輕的只有面前的人聽得到。

「I'll never smile to a man who wants to take advantage of me.(我從來不對有企圖的男人微笑。)」那一臉曖昧的表情,而手卻狠狠的從Chuck的手中抽離出來。

在中流利的語言令Chuck的臉上有一絲驚訝,隨即又換回了他迷人的笑容,輕點了一下在中的下顎。

「Oh...I think we didn't need a translator.(我們的翻譯請的多餘了。)」

「Thanks.」在中打掉Chuck的手,「I take this as a compliment.(我會把這當成讚賞的。)」隨即轉身離開。

Chuck看著在中離開的背影,笑容炫目。

「Is he the type you like?(他是你喜歡的類型嗎?)」父親站在Chuck身旁搭住他的肩膀。

「Very nice, isn't he?(很不錯不是嗎?)」Chuck挑了挑眉,雙手抱臂,「He seems to be more interesting than I expected.(而且,似乎比我想像中的更有趣。)」

 

對於那個Chuck,在中心裡還是有些討厭的。

難道這世上,好看的男人都開始學會輕浮了嗎?

雖然對於自己以前的種種,根本沒資格這樣評論別人,但是在中心裡難免會有些煩躁。

可轉念又一想,似乎這麼定義有些不合適。因為他身邊,不就剛好有個好看卻又不會勾人的男人嗎‥‥

想到這,在中好看的臉上揚起了溫柔的笑容。他拿出手機,撥了一個熟悉的號碼。電話很快接通了,在中舒適的靠在車子裡的靠墊上,懶懶的念著:「允呐‥‥」

(結束了?)

「嗯。你在幹嗎?」

(在海邊。)

「我去找你~」

在中掛了電話,就吩咐司機將車子向允浩所在的地方開去了。

那些甜蜜好似被積攢了三年,然後用三天的時間爆發。

他們都能足夠冷靜的面對工作,然後坦誠相對的時候,衝動的翻滾在一起盡情歡愛。

 

 

三天的假期過的很愉快。

假期結束之後,緊張的集訓生活就又開始了。

在中依然每天借著贊助商總裁的身份去訓練場地看往允浩,而原本那雙一心只盯著允浩的眼睛,終於不得不注意起了另外一個人。

Chuck Lewis。集訓試賽第一場400米蝶泳冠軍,鄭允浩緊隨其後。

鄭允浩。集訓試賽第一場400米自由泳冠軍,Chuck Lewis緊隨其後。

試賽第一場就出現了這樣的局面,其他人被狠狠的甩在後面,只有Chuck與鄭允浩緊緊的咬著,成績不分上下。

金在中不知道鄭允浩這次參加集訓的理由,他沒有負擔的守在看臺上給鄭允浩加油,私下裡再給他鼓勵與支持,心想著最後一定會取得好成績的。

而鄭允浩每次都會耐心的聽著在中的話,他從沒有想過要告訴在中自己被派來參加集訓的理由,就像他曾跟尹璐娜說過的那句話一樣。

為了在中,我真的不在乎。

他不在乎,這些都不在乎。他只想抱著在中溫柔的在他耳邊說謝謝,說我愛你,說金在中,我永遠都會站在你這邊。

 

可幾天來,鄭允浩似乎注意到了,Chuck的眼睛經常會跟著在中轉,允浩回想著第一場試賽前,更衣室門口Chuck對他說的話。

「Your lover is really passionate‥‥haha.(你的情人真熱情‥‥哈哈。)」

這句話鄭允浩當然聽得懂,他盯著Chuck那雙碧藍的眼睛,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背。

「Yes.Scratch(抓痕).」Chuck走過允浩身旁,拍了拍他的背。

果然是那些歡愛時留下的劃痕,鄭允浩不禁笑笑。他的在中就像一隻淩厲的貓,弄痛他了,就要付出代價。

只是那時的鄭允浩沒有想太多,他只是聳聳肩,感嘆這個Chuck看來是個情場老手。

而現在,他似乎發現事情有些不對。

 

假期回來集訓的第一天,Chuck看到在中的時候抬手打了招呼,雖然在中沒有理會,但他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想到這,鄭允浩忽然發現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莫不是因為他對這個與他並駕齊驅的Chuck產生了嫉妒心理?他這種幼稚的思維要是被在中知道了,一定會被他笑死。

撇撇嘴,鄭允浩為自己的不清醒搖搖頭。在更衣室裡換了衣服就準備去找在中,可剛一出門就看到在中正靠在門廳的理石牆壁上,Chuck一手支在他耳邊,那雙碧藍的眼睛盯著在中不離開。

「在中。」允浩的心裡有些不快,他壓低情緒輕喊了一聲,便看到在中望向他所在的方向綻開了笑容。

在中抬起漂亮的手指指向鄭允浩,然後將嘴唇輕輕的靠近Chuck的耳邊,不給允浩聽。

「haha‥You don't know.He is my life.I love him。(哈哈‥你不知道,他是我的命,我愛他。)」

 

 

 

 

№.14●獨佔宣言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金總裁的臉,變得柔和了‥‥

為集訓贊助而被派到夏威夷的金氏員工們抱著資料夾站在牆的兩側,為晨會之後的金在中讓出一條路,看著他們的總裁輕盈的走出臨時辦公室。

總裁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別傻了,總裁什麼時候缺過女朋友‥‥

哎呀,那不一樣。是不是戀愛了?

這個詞真的很難與總裁聯繫在一起哎‥‥

可是怎麼說呢‥總裁變帥了‥‥

變美了‥‥

變得溫柔了‥‥

似乎‥也變得有那麼一點點愛搗蛋了‥‥

 

的確,只是金在中自己並沒有發現。從愛上鄭允浩開始,自己真的變了。

他愛逗弄鄭允浩,愛欺負他,愛笑話他,愛對他嘮叨,也愛引誘他‥‥他喜歡看鄭允浩溫柔的憨厚笑臉,喜歡他為他懊惱的傻樣子,喜歡看他耐心聽他說話的乖巧模樣,喜歡他關心自己的焦急臉龐,也愛看他歡愛時無法自拔卻滿面緋紅的羞怯表情‥‥

金在中,你愛慘了‥‥

 

游泳池不遠的休息處,金在中安靜的坐在那裡看著泳池裡鄭允浩努力的模樣,不禁輕笑著搖搖頭。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你說愛我的模樣‥‥允呐‥‥

金在中曾經不懂愛情的模樣,而真的得到愛情的時候,就開始變得彆扭起來。

他說給自己聽,說給外人聽,說金在中愛鄭允浩,卻偏偏不說給他遲鈍的愛人聽。他貪心,貪心的想聽這個少言害羞的鄭允浩說「金在中,我愛你」。

那個奮力向前的身影在水中翻騰出漂亮的水花,漂亮的手指第一個觸碰到牆壁。鄭允浩從那碧藍的水池中仰起頭,俐落的扯下泳鏡,晶瑩的水滴順著他垂下的髮尾流至下顎,輕輕的滴落。自信的男人右手握成勝利的拳高高舉起,視線環視,然後對上在中那雙充滿著贊許的眼睛,羞怯的笑了‥‥

 

在中的眼睛像一個美麗的深淵。

它們像是有一種魔力,吸附著自己所有的神經,讓它們突突的跳動,卻心甘情願的深陷其中。

有時,鄭允浩會失神一般的盯著自己的雙手,這雙擁抱著在中的雙手,該怎樣將他抓的更緊‥‥

鄭允浩不知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對在中產生了一種無法名狀的複雜感情,大概是從那次在大廳門前見著在中與Chuck的親密接觸,讓他竟有一種想要衝過去將在中困在懷裡宣告所有權的衝動。

在中不是女人。

鄭允浩無奈的嘲笑了自己,他小心翼翼的將那種漸漸萌生的佔有欲壓在心底,不想要被在中討厭。

 

試賽第二輪將在集訓的最後一天舉行。

「可惡。」鄭允浩悶悶的罵了罵自己混亂的腦袋,心想著明天就是集訓的最後一天了,在中還守在自己身邊,想那麼多只會自尋煩惱罷了。想到這,鄭允浩捏捏鼻樑,讓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比賽上,然後換了衣服出了訓練館。

 

然而,越是不想見到的,就越是容易碰到。

鄭允浩剛從訓練館邁出一隻腳,便看到被Chuck堵在門口的在中。說不上是什麼心理,鄭允浩收回了邁出的腳,不受控制的想要聽他們的談話。

「Hey baby, I'll make you happy if you're with me.(嗨,寶貝兒,跟我在一起,我會讓你快樂的。)」Chuck慢慢的向在中靠近,聲音裡帶著誘惑的味道。

鄭允浩悶悶的憋在門口,手上已經默默的握成了拳頭。

「Mr.Chuck...Can't you see that I'm a man?(Chuck先生,請你看清楚我是個男人。)」在中的聲音很輕,不禁讓允浩緊繃的神經有所緩和。

「Aren't you gay though?(難道你不是Gay嗎?)」Chuck調笑的碰了碰在髮梢。

「Of course not.(當然不是。)」金在中不屑的打掉Chuck逗弄他的手指。

在中的回答與態度讓Chuck不禁搖頭。

「But you're in love with a man.(可你愛的是個男人。)」Chuck聳肩,對著在中攤攤手。

「I love only that man.(我只是愛那個男人而已。)」金在中冷眼相對。他不想多做停留,允浩快要出來了,雖然上次他什麼都沒問,可是他可不想這種情況再被允浩碰見第二次。

「What?」Chuck聽了在中的話,反倒是拉住了他的胳膊,「Is that a single-side relationship?(難道是單相思?)」

金在中有些不高興的甩掉Chuck的手,仰頭看他,「Yea, so what?(那又怎麼樣?)」

「Haha‥‥」Chuck對上在中冷漠的雙眼不禁笑了起來,「So that means I still have a chance(那就表示我還有機會)‥oh!!!!!」

沒等Chuck說完,就被突然冒出來的鄭允浩一拳打倒在地。

「允浩!」在中也被允浩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跑過去拉住他,就見鄭允浩氣衝衝的抓住Chuck的衣領,將他的臉拉近自己,說著在中聽不到的話。

「Listen, we love each other!(聽好了,我們是兩情相悅!)」鄭允浩狠狠的盯著Chuck,然後鬆掉了他拎在手上的衣領。回頭看了看站在他身後僵硬的在中,鄭允浩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樣的失控。

 

第二天的比賽,作為集訓的成果展示,不禁招來了很多媒體與記者。

短短的一個上午,單項賽事的成績便已公佈出來。

400米自由泳冠軍韓國選手鄭允浩。

200米蝶泳冠軍美國選手Chuck Lewis。

兩人不分上下,其他項目也都咬死,不給對方疏忽的機會。

消息很快傳出,午間休息的時候,各大報社電臺記者都在爭先恐後的尋找空餘進行採訪。

「Mr.Chuck,您覺得本次比賽最大的對手是誰?」美國隊的休息室門口被記者堵得死死的,Chuck保持著紳士的微笑掃過韓國隊休息室的大門,此時,鄭允浩也正被同樣的狀況包圍。他碧藍的眼睛盯著不遠處的鄭允浩,然後微笑著抬起手指,準確無誤的指向鄭允浩的位置。

「U-know Jung.」

「Chuck Lewis.」

兩個同時發出的聲音,此時的鄭允浩剛好也揚著嘴角指著Chuck所在的位置。

「Good.」Chuck調笑的打了個響指,「I will be waiting for you.」

鄭允浩瀟灑的笑笑,對著Chuck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風平浪靜的表面隱藏著心底的明爭暗鬥,Chuck確實很出色,勝利的幾率只有50%,鄭允浩清楚地很,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個沒有退路的奪冠意味著什麼,所以他只有放手一搏。

如果拿不到,那一切就完了。

 

下午是最後一場比賽,400米個人混合泳。

鄭允浩接受了教練的囑咐之後從休息室裡出來,便看到了等在門口的金在中。

那天,鄭允浩揍了Chuck之後就拉著在中走了,直到把在中送上車,司機發動了車子,鄭允浩都沒有再說一句話。

「鄭允浩。」在中有多久沒有這樣叫過他了?而此時,金在中臉上沒有任何調笑,「你就不打算跟我說點什麼嗎?」

鄭允浩安靜的盯著在中的雙眼,輕笑著搖搖頭。「我相信你。」

「我‥‥」原本金在中以為鄭允浩是被打翻了醋缸而跟自己鬧彆扭,可沒想到,自己鼓起好大勇氣擺出了冷漠姿態質問他的時候,得出來的卻是這樣的一句。

「在中‥‥」鄭允浩看了看周圍,似乎沒有什麼人,便輕輕的向在中靠近,溫柔的捏了捏在中的臉頰,「你會站在我這邊吧?」

金在中先是一愣,立馬換上了一臉不滿的表情,對著鄭允浩的胸口狠狠砸了一拳。

「鄭允浩,你他媽第一天認識我金在中嗎?!」

「呵呵。」鄭允浩聽著在中極度不滿的發言,傻笑著揉了揉胸口,「在中,你真好‥‥」

 

400米個人混合泳的比賽進行的很激烈,前200米的蛙泳與仰泳,鄭允浩並不佔優勢,而200米之後,鄭允浩憑藉自由泳一口氣衝到了最前面,最後100米的蝶泳,Chuck展現了他驚人的速度,然而還是以0.6秒的差距,輸給了鄭允浩。

當天晚上,為了慶祝本次集訓圓滿結束,金氏在下榻的酒店舉辦了大型的晚宴招待參與本次集訓的所有相關人員。

偌大的宴會廳裡燈火通明,豐盛的美食和香甜的美酒招待著各方而來的客人。

鄭允浩已經出了大廳很久了,他安靜的站在門口,聽著室內傳出的悠揚音樂獨自喝著紅酒。

「呦~鄭大少爺真有情調。」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鄭允浩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他輕笑著仰頭喝光了杯中的紅酒,轉身。

「想我就直說嘛。」鄭允浩伸手將金在中拉至自己身旁,寵溺的揉亂了他的劉海。

「呸!真是失誤啊失誤‥‥」金在中雖然嘴上不友善,但心上卻撒嬌的仰著頭,任著允浩揉亂他的頭髮,「以前我怎麼就沒發現你這麼厚臉皮呢?嗯?鄭選手?」

「現在發現已經來不及啦,金總。」鄭允浩點點在中的鼻尖,笑的溫柔,「小的是一旦購買,就不退不換的。」

「‥‥」金在中無語的看著這個足以讓他抓狂的男人,頑皮的皺皺鼻子,「看來我有必要配個放大鏡好好探究探究你的本質了,哼。」

「呵呵,好啊,小的隨時歡迎金總探究啊。」鄭允浩拉住金在中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摩擦了兩下,他溫和的笑容融在夜晚的霓虹裡,漂亮的讓在中醉了心。

「阿xi‥‥真討厭啊你‥‥」罵一罵他來掩飾自己的花癡心理,金在中扯了扯鄭允浩的耳朵,「說正經事,昨天‥‥你跟那個外國佬說什麼了?」

「嗯?」鄭允浩悄悄的把在中摟進懷裡,嘴上卻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什麼什麼?」

「你別跟我裝傻啊‥‥」金在中把腦袋靠在了允浩的肩膀上,語氣柔和了下來。

「沒有啊‥‥哎呀,又不是什麼重要的話。」

「允浩,我總覺得你有事瞞著我‥‥」金在中見鄭允浩沒有要說的意思,心裡不禁有些惱火。

「別傻了‥我幹嘛要瞞著你啊‥‥」

「你騙人!你一定有事沒告訴我!」金在中激了,一把推開鄭允浩,大聲吼了起來。

「我沒有!」

 

「Hero?」正當兩人爭吵的時候,剛好被出來透氣的Chuck看到。他看著兩人互相怒視的臉,不禁又有了想要逗弄在中的意思,「Hey,baby.Come here.」

「不要去。」沒等在中回答,就被允浩拉住了胳膊。

「你不跟我說實話我就過去!」金在中大力的甩開鄭允浩的手,然而卻在下一秒被一把拖回允浩的懷抱。「唔——!」

一個突如其來的吻,封鎖了他衝動的話語。允浩用力的吮吸著在中的嘴唇,將他整個人困在懷裡無法動彈,直到金在中因呼吸困難而捶打他的時候,才緩緩的鬆開。

「在中,對你,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一件後悔的事,包括現在。」鄭允浩精緻的鳳眼映入在中深邃的眼眸,他輕輕的吻過在中的鼻尖,轉頭看向站在不遠處的Chuck,「Hey kid. Look closely. I LOVE HIM.(嗨,小子,看清楚了,我愛他。)」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