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情竇初開

BGM:《瘋人願》魏晨

 

鄭允浩站在病房門口,手卻停在房門上,遲遲沒有敲響。

該怎麼面對在中呢‥‥

鄭允浩輕輕的搖了搖頭,放下了打算敲門的手。然而這時,病房的門卻忽然打開,朴有天從病房裡走出來。

看到鄭允浩,朴有天也沒有什麼過多的驚訝,他輕點了下頭,與鄭允浩握手。

「鄭先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吧,我是朴有天。」

「你好,我是鄭允浩。」

「在中在裡面,不進去看看他嗎?」

「不了‥‥知道他沒事就行了,我‥我先走了。」鄭允浩心有餘悸,不知如何面對,便想轉身就走。

「鄭先生,有空聊聊嗎?」朴有天定定的站在原地,鄭允浩回頭。

朴有天的臉上沒有嬉笑,他淡然的樣子讓鄭允浩若有所思,於是,便輕輕的點了點頭。

 

兩人離開住院部的大樓,在醫院草坪邊的長椅上坐下。

朴有天從口袋裡掏出香菸,遞了一根於鄭允浩之手。

「不會,謝了。」鄭允浩擺擺手。

呵,在中啊,原來你看上的是這樣的男人‥‥還真是讓我意外呢。

朴有天輕笑兩下,將自己手中的香菸點上,吸了一口,吐出一個淡淡的煙圈。

「可以叫名字嗎?一直帶著敬語,實在沒有什麼親切感。」

「呵,彼此彼此。」鄭允浩坐在長凳的一側,禮貌的回敬微笑。

「那‥允浩,你知道吧,在中喜歡你。」朴有天淡淡的一句,語氣中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嗯?啊‥‥嗯。」

「你怎麼想?」朴有天的語氣依然淡淡的,就像在問「你好」一樣平常。

「嗯?」

「對在中。」

「想‥‥想些奇怪的事‥‥」鄭允浩面對朴有天的問題,竟不知如何回答。

「呵呵,允浩,你沒有從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呵,看來在中現在只能繼續單相思了。」

嗡——

這時,朴有天的手機剛好震動起來。他禮貌的對允浩點了下頭,接了電話簡單的說了幾句,就掛掉了。

「不好意思,公司那邊有點事,我要先走了。」朴有天熄滅手上的煙,站起身。「上去看看在中吧,不管愛不愛他,畢竟他為了你才進的醫院。他剛剛已經睡下了,不會發現你的。」

鄭允浩點點頭,卻又搖搖頭。

「剛剛‥‥你還是有些說錯了。」

「哦?哪裡?」

「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是因為‥我發現,我似乎‥比想像中‥更喜歡在中‥‥」

鄭允浩沒有給朴有天再說什麼的機會,只輕輕的笑笑,留下這麼一句斷斷續續的話,就轉身離去了。

 

在中。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想要一直看著你‥‥

你微弱的笑容,你商界的霸氣,你冷靜的態度,還有你面對我時,偶爾露出的頑皮與扭捏‥‥

我漸漸開始覺得苦惱。

從什麼時候開始,越是接近你就越發的感覺有一種不尋常的感情在滋長。

我拼命的遮蔽感官,去過濾那份對你的渴望。

我告訴自己,那不是愛情。

你是金在中,我是鄭允浩,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

如果有一天我去窺探了過濾後的那些殘渣,你就會消失在我身邊‥‥

我告訴自己,或許是我不夠愛你。

然而。

你的一句「我愛你」,卻轟炸了我的所有‥‥

我終是知道了。

不是我不夠愛你,而是我,遠比想像中更愛你‥‥

 

 

病房裡很安靜。

鄭允浩輕手輕腳的推開門走進去,此時的金在中正躺在雪白的床上,安靜的睡著。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金在中的床邊,守著他坐下。

在中的身上似乎纏滿了繃帶,被子沒有遮擋住的肩頭,隱約可以看到一些紗布的線頭略微淩亂的貼在他的身體上。

鄭允浩輕輕的提起被角將金在中的肩膀蓋住,眉宇間不禁透露出心疼的神色。

蓋好被子,他又重新坐回金在中身邊,一言不發。

看著他熟睡的臉,回想他們之間發生過的種種。

夏天即將過去,鄭允浩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真的淪陷了。

把臉一點點的靠近在中,想要看清他的輪廓,他的眉眼。

那個萬人眼中的冰山,現在正因為自己的緣故,而受傷躺在醫院裡‥‥

鄭允浩皺皺眉,不禁自言自語。

「為什麼你說愛我的時候,我覺得好高興‥‥你知道嗎,在中,這樣是不對的‥‥‥可是‥‥」鄭允浩輕輕的捋了捋金在中嘴邊的髮絲,聲音溫柔而低沉,「我‥真的發現‥‥我似乎比想像中‥更愛你‥‥」

鄭允浩從來沒有想過會俯下身去,然而當他意識到自己在幹什麼的時候,他的嘴唇已經貼在了金在中的嘴唇上。然而這時,金在中卻忽然睜開了眼睛,這可把鄭允浩嚇了一跳。他趕忙放開金在中的嘴唇,坐的遠遠的,根本無法直視他的眼睛,一張臉紅到了底。

金在中看著突然離他遠遠的鄭允浩,沒有說話,只是動了動身體,似乎想要轉身,然而傷口的牽動,使他露出了難耐的神情。

鄭允浩這才想到金在中是受著傷的,趕忙又跑回去,小心的扶著他,幫他翻了個身。然而金在中卻趁機抓住了鄭允浩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輕聲的崩出一句話。

「你比想像中更愛我。」

「我‥‥」鄭允浩沒想到被金在中堵個正著,嘴裡開始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在、在中啊,你醒了‥‥怎、怎麼還說夢話‥‥」

「你剛剛說的,我都聽到了。」

「你裝睡。」鄭允浩的臉快要掛不住了。

「你愛我。」

「你這個傢伙真狡猾‥‥」

「鄭允浩,你愛我。」

「‥‥‥」鄭允浩望著金在中的雙眼,那肯定的語氣裡,沒有一絲猶豫。他無奈的搖搖頭,嘴角微微的上揚,他知道,自己終究還是敗下陣來。他回握金在中的手,假裝嘆了口氣,望著他,輕聲念到。

「對,我愛你‥‥」

 

 

一個月後,金在中出院,法院並開庭審理了沈氏綁架勒索一案。

最終判決,沈氏總裁因綁架、勒索、偷稅漏稅等多項罪名,被判有期徒刑32年。

同時,沈氏總裁的入獄宣告了沈氏的正式破產,剩餘的所有資產均被國家沒收,為國家銀行所有,並在一定時期內進行大批量的拍賣。

當然,金氏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收購沈氏,他們是最大的贏家。

公司的問題總算是解決了,剩下的,就只有沈昌珉的問題。

對於沈昌珉,鄭允浩還是選擇了原諒。

或許,親情和友情對沈昌珉來說真的很難抉擇,倘若他真的打算置自己於死地,也不會拿一張磁片去換他的安全。

鄭允浩一直打心裡面拿沈昌珉當親弟弟,他原諒沈昌珉,因為畢竟,他曾經也是別人的弟弟‥‥

 

混亂的事都解決了,至於鄭允浩與金在中的關係,早從那天醫院裡的一句「我愛你」開始,一切就都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鄭允浩每天都會去醫院看望金在中,陪他吃飯,陪他聊天,陪他做檢查,有時還會給金在中做一些簡單的按摩。

金在中喜歡逗弄老實的鄭允浩。

「允呐~允呐~其實你很早以前就喜歡我了吧?」

「‥‥‥」

「允呐~允呐~我是你的初戀吧?」

「‥‥‥」

「允呐‥允呐‥‥」

「‥‥‥」

 

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一碰上鄭允浩就結結巴巴的金在中開始變得囂張不已,他最大的樂趣,就是每天看著照顧他的鄭允浩羞紅了一張俊臉。

每當一天即將過去,太陽落在視平線正前方,金在中都會讓鄭允浩陪他在空曠的草坪上看日落。他安靜的坐在輪椅上,鄭允浩守在他身邊看著他寵溺的微笑。

「允呐,你說,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我們呐‥‥是你愛我,我愛你的關係吧。」

「切~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臉皮這麼厚!」

「呵呵,我以前也沒發現我們在中嘴巴竟然這麼毒啊。」

「你——唔‥‥」

剩下的聲音都被鄭允浩溫潤的嘴唇覆蓋,舌尖在彼此的口腔裡小心翼翼的輾轉纏綿。

溫紅的夕陽環著男人堅強的輪廓,他彎下腰親吻他愛著的人,羞澀而深情的好似情竇初開的少年。

 

你毒,我比你更毒。

我用我的嘴堵住你的嘴。

這樣,你的毒就能滲進我的身體裡,融進我的血液裡。

我放不開你的嘴,你解不了我的毒‥‥

 

那片夕陽,深深地映在鄭允浩與金在中的心裡。即使多年之後他們不曾再見,卻也執著的念著那片溫紅,久久無法釋懷。

 

 

 

 

 

№.10●眷戀之國

BGM:《其實我一直都想對你說》莫文蔚

 

自金在中出院以後,金氏也恢復了正常的運作。而且收購了沈氏,霸氣更是不減當年。

看著金在中沒事了,鄭允浩這才真的鬆了口氣。

是時候該回泳隊報到了。

然而,鄭允浩回歸泳隊的第一天,就接到了要他參加美國集訓的消息。

時間兩天後,遠赴美國夏威夷。

 

「允浩,到了那邊要好好照顧自己。」

「璐娜,你就放心吧,這一晚上,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

客廳裡,鄭允浩正抱著睡著的女兒輕輕搖晃。可愛的女孩兒熟睡在爸爸懷裡,白胖的小手抓著爸爸的背心,發出輕輕的呼吸聲。

尹璐娜一件件的為鄭允浩收拾著行李,依然時不時的小聲叮囑,鄭允浩也都耐心的一一應著。

女兒已經哄睡了,鄭允浩小心翼翼的將孩子放到臥室的童床上,這才出了房間,拿過門口的襯衫準備出門。

「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尹璐娜將鄭允浩的行李收拾好,整齊的擺在一旁,轉身卻見他已經穿了襯衫站在門口穿鞋子。

「嗯,答應了在中,晚上要跟他見面。」

「允浩‥‥」聽到了金在中的名字,尹璐娜心裡不知怎麼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金先生已經出院很多天了‥‥」

「璐娜。」鄭允浩直起身,看著面前的妻子,「你應該懂的‥‥你知道我愛上在中了。」

鄭允浩平靜的說著,反倒讓尹璐娜僵在原地,忘記了手上的事。

尹璐娜很清楚,鄭允浩不會隱瞞她任何事。雖然從很久以前就隱約的察覺到他對金在中似乎有些不尋常的好,在沈氏出事的那次更是確定了這種感覺,她甚至覺得他們兩人是不是已經兩情相悅了‥‥然而真的從鄭允浩口中聽到,尹璐娜的心裡還是震了一震。

「允浩,你真的‥‥對金先生動了感情嗎?」尹璐娜輕輕的走到鄭允浩身邊,抬眼望他。

「璐娜,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因為我自己的原因而捨棄你和萱兒,你放心。」鄭允浩清澈的眼睛裡寫著一種責任。

「允浩‥‥你也應該知道,我沒有干涉你愛情的權利‥‥可是這次美國集訓明明是因為‥‥」

「璐娜。」鄭允浩沒有讓尹璐娜再說下去,他只是輕輕擁抱了她,在她耳邊輕語,「你知道的,為了在中,我真的不在乎‥‥」

鄭允浩的話讓尹璐娜徹底的紅了眼睛,她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看著鄭允浩匆忙的與她道別。

 

允浩,你和金在中之間,會有永遠嗎‥‥

這是你第一個跟我提及的愛人,我不在乎他的任何,只要你真心的喜歡,我永遠都會站在你這邊。

你真的把他當成你的愛人嗎?

如果是真的,那麼,我會選擇離開‥‥‥

 

 

鄭允浩沒有想到金在中約他見面的地方竟然是『秀醬』。

風鈴清脆的聲音響起,鄭允浩掀開藍色的布簾,便看到金在中已經坐在那裡等待了很久。可讓鄭允浩感到奇怪的是,金俊秀正坐在在中對面,兩人拉著手,你一言我一語,聊的開心。

「你們‥認識?」鄭允浩傻愣愣的走過去,看看金在中,又看看金俊秀。

「嘿嘿,秘密~」金在中與金俊秀相視一笑,鬆開了拉在一起的手。這時,店門前的風鈴又叮呤噹啷的響起,站在門口的夥計喊了起來。

「老闆!老闆!朴先生來了!」

「有天~~!」一聽是朴有天,金俊秀立刻綻開了一臉的笑容小跑過去。

朴有天抱住奔跑來的金俊秀吻了吻他的額頭,轉面看了看坐在角落裡的金在中,又對鄭允浩輕點了下頭,再把視線回到金俊秀的臉上,拉著他進了裡屋。

現在,角落裡就只剩下鄭允浩與金在中兩個人了。

 「允呐‥‥」看著面前的男人,金在中偷偷的爬上鄭允浩的手指,拉住他的手,「集訓‥‥要注意身體,不要太累了,要多吃飯,要‥‥呃‥‥」

沒等金在中說完,鄭允浩的另一隻大手就已經輕輕的落在了他的頭上,順著他蓬鬆的頭髮一下下的撫摸,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

「幹嘛啊‥‥又不是生死離別。」

「‥‥」金在中憋著嘴,任著鄭允浩摸著他的頭。

「一個月就回來了。」鄭允浩握緊金在中的手,另一隻手捏了捏他的臉蛋。

「你又捏我!」金在中皺起鼻子,回捏鄭允浩的包子臉。

「呵呵,因為很可愛啊。」鄭允浩輕輕的微笑,隨著金在中白嫩的手指在他的臉上捏來捏去,也不反抗。

那些溫柔的零零散散映在金在中深邃的黑眸裡,他始終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鄭允浩,他只知道,鄭允浩給他的那份寧靜,讓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逸。

那些細枝末節,牽引著他的心,讓他將視線定格在這個人的身上,怎樣都無法抽離。

 

「在中。」這時,朴有天從裡屋出來,「老爺和夫人回來了,雅中小姐剛剛打來了電話,通知你今天晚上記得回家。」

「好。」金在中對朴有天點點頭,又轉過身看著鄭允浩,「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放心吧。」鄭允浩輕點了金在中的鼻尖,看著他戀戀不捨的跟著朴有天走出了『秀醬』的大門。

「允浩哥。」金俊秀不知何時已經站在鄭允浩身後,他盯著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的車子離開,「人都走遠啦,你也該回家了吧。」

「呃‥‥嗯。」聽到金俊秀的提醒,鄭允浩才收回目光,「那我也走了。」說罷,鄭允浩就提步走出了『秀醬』。

「允浩哥~」金俊秀站在店門口輕聲喚道,「你好久沒帶萱兒來了,我想她了呢,下次記得帶她一起來哦~」

鄭允浩停步,轉身看看店門前一臉笑顏的金俊秀。

「你‥‥怎麼會認識在中?」

聽到鄭允浩的問話,金俊秀不禁笑的前仰後合,他小跑出來,湊到鄭允浩耳邊小聲道。

「有天就是我跟你提過的那個,我的同性愛人啊~在中哥是有天的老闆呢。」

「就這樣?」

「哈~」金俊秀嬉笑著退後兩步,「嘿嘿~其他的呢,就是我跟在中哥之間的秘密了,不能跟你說哦~」

說完,金俊秀就笑著跑回了店裡,只留下鄭允浩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門外,忘記了該做的事。

 

 

另一方面。

朴有天正開著車往金宅駛去,金在中坐在後座上,眼睛盯著窗外,若有所思。

「怎麼?要分開了,捨不得啊?」朴有天握著方向盤,嘴角帶著笑意,卻不回頭看金在中的臉。

「朴有天,要不要我把你的舌頭扯出來打個結啊?」金在中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斜視瞟了一眼朴有天的後腦勺。

「幹嘛啊‥‥對鄭允浩就那麼溫柔乖巧,對我這死黨司機兼保鏢的,就這麼冷淡暴力‥‥」

「呀——!朴有天!!!」

「好嘛好嘛‥‥不逗你了。」朴有天每次對於金在中爆發的反應都屢試不爽,他咯咯的笑了兩下,回頭看了金在中一眼,「今天走的時候,俊秀讓我跟你說:如果捨不得分開,為什麼不追上去呢‥‥」

「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