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三>】 初 遇。

 

【各位觀眾大家好,現在插播一條新聞,今日上午,韓國XX地區發生7.7級地震引發海嘯。據韓國政府和媒體的最新消息,海嘯至少造成120人喪生。根據韓國新聞社報導,目擊者稱海嘯發生時,海浪至少有2米高。除120人喪生外,還有很多人失蹤,數千人逃往高地避難,現正緊急搜救中‥‥‥‥】

 

金在中停下了手上的設計圖,緊皺著眉頭,關注著電視裡播報的新聞。

「少爺,老爺來電話了。」

「接過來。」金在中放下手上的畫筆,將電視調成了靜音。

「是。」管家畢恭畢敬的將電話遞到金在中手中。

「喂,爸。」

(嗯。在中啊,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不錯,呵呵。爸你呢?」

(我倒沒什麼,你媽可是天天像得病了一樣念叨你呢。放假回不回來?雅中也想你了呢。)

「呵,爸,讓你這麼一說,我哪還能不回去啊,下周我一放假就回去。」金在中對管家擺擺手,示意他將茶几上的設計圖收到他房間裡。電視雖然靜音,然而關於海嘯的報導畫面還在繼續,「對了。爸,我剛看到新聞,韓國那邊發生海嘯了?」

(嗯,在臨海的位置,比較偏僻,首爾這邊還沒什麼影響。)

「那就好‥‥爸,我看新聞說,那邊受災好像很嚴重,我們金氏的慈善事業一向領先,這次是不是也應該做點什麼。」

(呦,我兒子懂事了嘛。)

「現在可就只有您還把我當小孩子,呵呵。」

(好!看來等你畢業,我這把老骨頭就可以收拾收拾退休了,哈哈哈。)

「那怎麼行~金總裁您還老當益壯呐~」

(哈哈哈!在中,其實針對這次的天災,我還真是有救災的打算,現在既然你提出了‥‥怎麼樣,兒子?等你回來,這事就交給你做,沒問題吧?)

「老爸,我是大學生哎。」

(怎麼?我們金氏的大少爺也有做不了的事?」)

「OK,OK.您也別用什麼激將法,我做就是了。」

(哈哈,很好。)

 

這就是18歲的金在中,就讀于美國哈佛大學,做著“金氏”這個世界五大著名財團之一的大少爺。

金在中從小便含著金湯匙出生,卻沒有那些紈絝子弟的輕浮與頑劣。金在中是個聰明人,成績優異,思維敏捷,提前考入名牌大學,父親金尚勳更是對這個兒子十分滿意,早早的就引導金在中瞭解金氏的情況,並時不時的找一些機會,讓金在中接觸公司的工作,為的就是培養這個金氏未來的繼承人。

對於子承父業,金在中並沒覺得有什麼值得被人看不起。金氏本就是被人仰望的搖錢樹,更不用說他這個金氏的大少爺。所謂那些被唾棄的二世祖,是因為他們只會吃老本,本質裡是一事無成的二百五,然而金在中不同,同樣作為富二代,同樣是未來的總裁繼承人,金在中所要的,是所有人的俯首稱讚。

金氏,在他金在中的手裡,也依然會光芒萬丈。

金在中就是這樣一個註定需要在商界裡早熟的男孩,他用放假前的一周做好了關於此次救災的計畫書,並傳到了金氏的總公司給父親過目,企劃通過之後,立刻就下發了部署,向各戶災民下達了救助通知,並為他們提供路費,前來領取相應的補助金。

一切準備就緒,金在中便瀟灑的坐上了回韓的飛機。

 

 

「您好,請出示您的證件。」

金氏大樓門口,一個男孩被門廳的服務小姐攔下。

「呃‥‥我收到了一份通知書,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到這裡領上面所說的東西。」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將手上的一份資料遞給服務台的小姐。

仔細的核對了資料上的名字,服務小姐帶著職業的微笑對著面前的男孩點點頭。

「鄭允浩先生是嗎?歡迎您來到金氏,您的通知書沒有錯誤,請攜帶您的身份證去財務部領取您的補助金。」

「呃‥‥謝謝啊。」鄭允浩取回通知書,便向大樓裡走去。

 

站在大廳中央,鄭允浩不禁仰望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貧富差距真的是個很誇張的東西啊‥‥鄭允浩眨了眨他童真的鳳眼,看了看手上的通知書。

鄭允浩先生‥‥活了18年還是第一次被人叫先生。

鄭允浩不習慣的吐了吐舌頭,四下張望著。

財務部‥‥財務部‥‥財務部在哪裡啊‥‥

就在鄭允浩站在大廳中央摸不著頭緒的時候,金在中提著包剛剛邁進金氏的大門。

金在中的行動力一向超前,剛下飛機便直奔公司。門口的接待見金在中來了,趕忙都鞠躬問好,金在中也都輕輕點個頭作回應。然而剛邁進大廳,就被人拉住。

「那個‥‥請問一下,財務部怎麼走啊?」鄭允浩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住從自己面前走過的金在中,看著他摘下了墨鏡。

「嗯?你要去財務部?跟我走吧,我也要去。」

「哎?」鄭允浩看著面前的金在中,微長的頭髮,黑亮的眼睛,白的透明的皮膚‥‥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閒西裝,仔細的瞧了瞧發現竟然是AMANI,「沒想到你這樣穿著一身名牌的人也是受災群眾啊。」= =

「啊?呃我‥‥」

「金氏‥真的很好啊。」鄭允浩沒等金在中解釋,便自顧自的說起來,「若沒有他們,鎮上的人就完蛋了。」

「你‥‥家受災很嚴重啊?」金在中帶著鄭允浩停在電梯口,小心翼翼的詢問。

「就剩我自己了。」鄭允浩望一眼身邊的金在中,輕嘆口氣。

「啊‥‥不好意思。」

「呵呵,沒什麼,天災嘛。」鄭允浩看著金在中有些內疚的表情,不禁輕笑著搖搖頭。

叮——

兩人正說著,電梯便到了一樓。

「走吧,上樓。」金在中拍拍鄭允浩的背,像是在給他安慰,也想趕快打破這尷尬的局面。

 

到達了要去的樓層,金在中帶著鄭允浩很快找到了財務部所在的位置,然後幫著鄭允浩順利的拿到了補助金。

「你的呢?」從財務部出來,鄭允浩拿著支票看了看身旁什麼也沒打算做的金在中。

「呃‥‥我們的不太一樣,我要先去別的部門辦手續。」金在中看著面前的男孩不禁撓撓頭,這傢伙這麼憨‥‥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麼輕鬆的說話了。

「哦,要不要我陪你去?」鄭允浩似乎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反倒是對金在中關心起來。

「呃不不不‥‥不用了,我送你下去吧。」

「嗯‥‥」鄭允浩猶豫的看了看手錶,「那好吧,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要去趕回鎮的客車。」

「嗯。」金在中放心的拼命點頭,按亮了電梯的按鈕。

 

剛進電梯,金在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然而剛剛按下通話鍵,電話裡就傳來一個讓他頭大的聲音。

「喂。」

(金大頭!你朴爺我放假回來啦!趕快過來接駕!啊哈哈哈哈哈!!!)

「老子在公司呢,沒空領猴子,你自己去動物園吧!!!」

沒等電話另一頭有所回應,金在中便啪的合上了手機,可轉頭便看到鄭允浩一臉驚悚的表情。

「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啊,我朋友。」金在中嘴角抽筋,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身邊的鄭允浩,乾笑了兩下。

「呵呵,看樣是好朋友。」鄭允浩看著金在中複雜的表情,不禁覺得好笑。

「誰會和猴子做好朋友?!」

「噗‥‥」鄭允浩終於還是沒憋住,不小心就笑了出來,「你可以當你自己是飼養員啊。」

「噗‥‥」這次換金在中沒忍住,卻還是不適應自己的笑容,不禁用手捂住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你笑起來很好看。」

「啊?」金在中張大著嘴巴,看著面前的鄭允浩,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別人都叫自己萬年大冰山‥‥原來剛剛笑了啊‥‥

「從我和你講話到現在,我第一次看到你笑哎。」鄭允浩的眼睛睜得圓圓的,像是怕錯過金在中其他的表情。

「呃‥‥我‥‥」

金在中想要說些什麼,然而電梯卻已經到達了一樓。

「這公司的電梯真快啊‥‥看來我們要道別了。」鄭允浩從電梯裡邁了出來,金在中不禁也有些埋怨,這電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快了‥‥

「那‥‥祝你好運。」金在中站在鄭允浩面前,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祝我們好運。」鄭允浩雙手抓住金在中的肩膀。

「啊?」

「雖然受到天災,可是我們還是得到了幫助,所以,要努力的重建家園啊。」

「呃‥‥嗯,我們彼此彼此。」金在中看著面前這個滿懷著感恩的大男孩,他的眼睛很明亮,仿佛足以將他心裡的陰暗照亮。

「哈哈哈,對。」

 

兩人同行至大門口,鄭允浩卻忽然回頭。

「喂,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啊,我叫金‥‥」

「哈!大頭!Surprise!!!」這時,二樓突然探下一個腦袋,一臉燦爛的對著金在中大喊。

「啊xi‥‥」金在中只覺得剛剛被照亮的心因為一隻猴子的出現而被瞬間熄滅。

「看到我不要太興奮!啊哈哈哈哈!大頭!你先上來!老爺要見你!快上來啊!」

「老朴!你這個混蛋!!!」金在中毫無形象的對著二樓抓狂的喊著,卻發現面前的鄭允浩正捂著肚子笑的腰疼。

「噗哈哈!原來你叫大頭啊?!」

「靠!大頭怎麼了?你呢?大胸嗎?」金在中瞅了瞅鄭允浩胸前那比一般男人高出的兩塊,還不忘挑釁般的拍了拍,「呐‥‥我還有事,先走了啊。」

「嗯!謝謝你,大頭~好好生活吧,不要忘記希望。」

「彼此彼此啊,大胸~」

「哈哈!再見。」

「再見。」

 

 

相遇是偶然。

重逢是必然。

然而相愛,是命中註定。

那些年少時的秘密,或許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漸漸遺忘。

然而那種熟悉深入心底,不過是被迷糊的人錯以為是一見鍾情。

其實愛情的形式怎麼都好。

因為“我愛你”,是我們永遠的結局。

 

 

番外 之《初 遇》【完】

 

 

 

 

 

【番外 <四>】家庭教育。

 

清晨的太陽射進郊外的別墅,金在中看著窗外的陽光,不禁哼起了小曲。他紮著紅圍裙美滋滋的從廚房裡端出熱牛奶和剛剛煎好的麵包,沖著二樓喊了一聲。

「吃飯啦。」

「爹地早安~~~」二樓的樓梯上出現一個女孩,她整理好校服裙擺,便張著小手跑下樓來撲進金在中的懷裡。

「乖~吃飯。」金在中寵溺的抹了抹女孩的頭,把她拉到餐桌旁坐下,卻遲遲不見女孩開動。

「人家要你餵~~~」女孩撒嬌的扯住金在中的紅圍裙,嘟著嘴望他。

「大小姐‥‥你已經是初中生了。」金在中被女孩拉到身邊,無奈的看著面前跟他撒嬌的孩子。

「不嘛‥‥帥哥哥~人家好愛你~」女孩不顧金在中無奈的表情,抱住金在中,就把腦袋往他懷裡藏。

「鄭萱兒‥‥」金在中面對如此喜歡惡作劇的女兒,不禁發出無奈的聲音。他抓過鄭萱兒的書包,隨手翻了翻,便從裡面拿出一本體育雜誌舉到頭頂,「如果你再這麼胡鬧,我就‥‥」

「啊啊啊啊啊!我錯了我錯了!人家知道錯了!爹地你最好了~金在中是天下無敵大大大帥哥!」鄭萱兒看著金在中使出的殺手鐧,趕忙鬆開手,把桌上的盤子拉到自己面前,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又用叉子插起一片煎麵包,然後一臉乖巧的看著舉著雜誌的金在中,「爹地‥‥爹地你最好了!把把把、把書還給我吧‥‥」

金在中無奈的搖搖頭,放下了手上新一期的體育雜誌。封面上,是新一年世錦賽的冠軍沈昌珉。

「你個死丫頭,一天到晚不學好。你才14歲!天天對著沈昌珉那個30歲的老男人犯花癡,讓你爸知道了,還不罰你洗一個月的碗!」金在中扯了一個凳子,坐到女兒身邊。

「他不罰我,碗也是我在洗啊‥‥」鄭萱兒不屑的弩弩嘴,把雜誌摟在懷裡,立刻變成了星星眼,「可是昌珉OPPA好帥好帥好帥!我的理想型啊理想型~」

「噗‥‥」金在中用手指點了點女孩的額頭,「你這丫頭!他就比你老爸小兩歲,還是你爸以前都隊友,你叫他OPPA?」

「哼~我就是要叫OPPA!昌珉OPPA才不是老男人呐!他要是老男人,你和老爸不都是老男人了咩?」鄭萱兒狠狠的咬了口麵包,抻著脖子鄙視金在中。

「‥‥」金在中看著面前的“小麻煩”不禁嘴角抽筋,他無奈的搖搖頭,起身往廚房走去,打算給另外一個“大麻煩”準備早餐,一邊走一邊沖著女兒喊,「去叫你爸下來吃飯。」

「不要。」鄭萱兒面無表情的咬著麵包,「現在進去會變成炮灰的。」

「‥‥‥」金在中停在廚房門口,囧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爹地,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和老爸為家庭地位與發展速度的問題吵架了?」

「啊?」金在中回頭,看著露出一臉很有研究的鄭萱兒。

「沒有咩?那昨天晚上,我怎麼一直聽到你在喊『啊啊~我要在上面!』、『啊啊~你太快了!』、『啊啊~鄭允浩你這個禽獸!』、『啊‥‥』唔———」沒等鄭萱兒說完,金在中就飛奔過去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小祖宗啊‥‥」金在中紅透了一張臉,心裡考慮著是不是該給孩子換個離他們臥室遠一點的房間了‥‥

 

「萱兒啊‥‥你是不是又不乖了?吃個飯這麼困難嗎?還要你爹地往嘴裡塞?」金在中和鄭萱兒的動作還僵在原地,就聽見了鄭允浩剛起床的慵懶聲音。

慢悠悠的從樓梯上走下來,鄭允浩裸著上身,一隻手插在大短褲裡,另一隻手撓撓頭,迷迷糊糊的走到客廳。

「老爸~」鄭萱兒掙脫金在中的手,像小羽毛一樣飄進鄭允浩懷裡,然後仰著頭撅起了小嘴,「早安吻~」

「‥‥」鄭允浩面部僵硬的看了看金在中,「你教她的?」

金在中收回了跌在地上的下巴,瞪大眼睛看著鄭允浩拼命搖頭。

「才不是爹地教的呢~人家是跟你學的啊~」鄭萱兒把腦袋塞進鄭允浩的懷裡拱了拱。

「啊?」鄭允浩抱著女兒,嘴角抽搐。

「老爸~昨天早上你不就是這麼跟爹地說的嗎?我現在才知道早安吻竟然可以吻上15分鐘哎!我‥‥唔———」這次換鄭允浩捂住了鄭萱兒的嘴巴‥‥

 

在鄭允浩和金在中的窘迫與鄭萱兒的燦爛笑臉中,一家三口熱熱鬧鬧的吃完了早餐。

收拾好書包,鄭萱兒對著鏡子美了美,便站在玄關口穿上了鞋子。

「老爸,爹地,我走了哦~」

「嗯,讓張叔路上小心開車。你放學不要亂跑,等著張叔去接你,知道嗎?」金在中蹲在女兒面前,幫她整了整衣領。

「知道啦~」鄭萱兒捧著金在中的臉,親了親他的臉頰,又拉過站在一旁的鄭允浩,「你們兩個不要忘記爺爺說今天晚上要去家裡吃飯的事情哦~」

「嗯。」鄭允浩微笑著點了點頭,輕輕的吻了吻女兒的額頭。

「呐~老爸拜拜~爹地拜拜~」鄭萱兒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然後就打開門一蹦一跳的走了。門口,司機張叔已經在等她了。

因為萱兒要上中學了,所以金家二老說什麼也要叫孩子回國來,沒辦法,鄭允浩和金在中只好將夏威夷的海灘交給手下的人,然後自己帶著孩子回了韓國。

距離上次回來,已經過去一年了。鄭萱兒的學校手續辦的很順利,現在,她已經在學校很有名,因為可愛的長相和活潑的性格,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誰都知道她有著一對英俊美型又多金的爸爸。

 

「鄭允浩‥‥你下次起床的時候可不可以把衣服穿上?!」金在中站在門口,看著鄭允浩光著上半身,無所謂的抓抓頭。

「幹嘛啊‥‥」鄭允浩一臉笑意的將金在中攬進懷裡,用額頭蹭了蹭他的劉海,「都老夫老妻了,還會害羞嗎?我什麼地方你沒見過啊~」

「滾你的!誰害羞啦!」金在中紅著臉嘟起嘴巴,狠狠的捶了捶鄭允浩的胸口,「我是怕你這光來光去的,影響未成年身心健康。」

「哎呦~照你這麼說,我這30多歲的老腰杆子還挺有吸引力唄?」

「我說你老大不小個人了,怎麼就不知道臉皮為何物呢?!」

「沒辦法啊~我達令說我有吸引力啊~我當然不能不順著他說啊。」

「鄭允浩‥‥我覺得這世上最憋屈的死法,就是被你肉麻死的‥‥」金在中一把掙脫鄭允浩的懷抱,在他的臉上狠勁的掐了一下,便樂顛顛的收拾桌子去了。

 

從上一次在夏威夷碰到,兩人在一起已經生活十年了。

十年間發生了很多事,卻也硬撐著度過了。從向父母坦白,到想辦法讓孩子接受,現如今,32歲的鄭允浩和32歲的金在中靠在一起,每每想起那些過去都會會心的笑出聲來。因為無論那些困難如何棘手,流言蜚語如何的不堪入耳,十年間,兩人始終是十指相扣,沒有誰再要說分手。

 

記得鄭允浩第一次蹲在四歲的女兒面前,指著金在中說「爸爸想和在中叔叔一起生活」的時候,鄭萱兒還哭的直嗦鼻子。

「爸爸!爸爸不要我了嗎?」

「沒有沒有!爸爸怎麼會不要萱兒呢?爸爸是想和萱兒,和在中叔叔,一起生活。萱兒不喜歡在中叔叔嗎?」

女兒搖頭。

「那‥‥」

這時,金在中也蹲在了萱兒面前,伸手為她擦去臉上的淚珠。

「萱兒是想要媽媽吧‥‥」

鄭萱兒看著金在中溫和的笑容,撲進了他的懷裡。

「在中叔叔‥‥對不起‥對不起‥‥萱兒也喜歡在中叔叔‥‥」

金在中摸了摸孩子的頭,輕聲細語的說著。

「呐‥‥萱兒,我們說好。雖然叔叔不能給萱兒一個媽媽,但是叔叔答應你,以後,萱兒會有兩個愛你的好爸爸,好嗎?」

鄭萱兒看著金在中漂亮的眼睛,終於重新撲進他的懷裡,拼命的點了點頭。

孩子的事算是得到了肯定,而如何給家裡一個交代,卻令金在中有些頭大。他一直沒有回韓國,一是捨不得再離開鄭允浩,二是他真的沒想好該如何向家裡坦白。

 

可就在金在中來到夏威夷的一個月後,就接到了父親和母親的電話,內容是「你這混小子的那點事還有誰不知道?!也不趕快把人領回家來看看!」

金在中掛了電話有些發蒙,他看著鄭允浩,把剛剛電話裡的內容敘述了一遍。兩人對視著發呆了很久,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第二天,兩人把女兒交代好,便一起回了韓國。

 

站在金家門口的時候,鄭允浩不禁有些冒冷汗。金在中看著他緊張的樣子,就覺得非常好笑。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更何況親愛的你挺帥,可別給我丟人啊。」金在中說著,便拉起鄭允浩的手,昂首挺胸的走了進去,「爸,媽,我回來了。」

 

一進門,鄭允浩便看到金父正穿著花色的大襯衫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聽見說話聲,不禁放下手上的東西,抬起頭來。倒是金母,急急忙忙的從房間裡趕出來,看著金在中,說了句「混帳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啊?」便轉過頭,打量起他身邊的鄭允浩。

「老頭子你快來看啊,這真人比電視上還好看!」金母全然不顧金在中張大的嘴巴,而是湊近了鄭允浩的臉一個勁的瞧,還不忘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哎呦,真結實,不愧是運動員~」

「媽、媽‥‥你、你你你‥‥」金在中看著自己老媽的反應,結結巴巴的不知說什麼好。

「你什麼你,出去了一圈,回來連話都不會說啦?」金母丟給金在中一個白眼,又笑臉迎人的看著鄭允浩,「是叫允浩吧?哎呦~我們家在中就是個搗蛋精!以後還要麻煩你多看著他啊!還愣在這幹嘛?進來坐啊~」

金母說著,就拉著鄭允浩往屋裡走。鄭允浩被這想都想不到的局面嚇到,只一個勁的鞠躬說「沒關係」,便跟著金母進了門。

 

坐在沙發上,鄭允浩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金父一臉的嚴肅,不禁覺得有些尷尬。然而金父卻像沒注意到鄭允浩的反應似的,沒有什麼開頭語,就直接進入了正題。

「我以前從來沒有管過在中感情的事,我知道我兒子愛玩,但是玩的很有分寸。」

「爸‥‥」

「你別說話。」

「‥‥」金在中一聽金父這樣的開頭語,不禁擔心起來,可剛一開口,又被堵了回去。

「鄭允浩先生,這是我第一次這麼稱呼你,也是最後一次。」金父坐直了身體,語氣十分鄭重,「我之所以說在中很有分寸,是因為我相信他,只要他認真了,那個人一定是他最好的選擇。所以,我相信你是他最好的選擇,允浩啊。」

「金伯伯‥‥」鄭允浩原本已經做好的心理準備,被金父這突然的反轉打破,整個人呆愣的原地,不知道說什麼好。,倒是金母端著一壺濃茶回到客廳,慈祥的做到允浩身邊。

「還叫什麼金伯伯金嬸嬸的,以後,都是一家人。」

「呃‥‥」鄭允浩僵硬的張著嘴巴,身旁的金在中可是樂了,抓著鄭允浩的胳膊直搖晃。

「叫媽!叫媽呀!」

「呃,啊?呃‥‥媽。」

「哎~!」金母滿心歡喜的答應著,一旁的金父倒是一臉嚴肅的咳嗽了兩下。

鄭允浩心裡還是有些沒著落,卻也怯懦懦的喊了一聲「爸‥‥」

「咳咳,有點口渴啊。」金父是眼神向上飄忽著,鄭允浩的一顆心才真的落了地,趕忙倒上一杯濃茶遞了上去。

「爸,喝茶。」

金父的嘴角有一絲強忍的笑意,連接茶的手都有點抖。坐在一旁的金在中早已樂開了懷,趁機調侃起了自己老爹。

「爸,你緊張什麼?」

「你個臭小子!誰、誰緊張了?!允浩啊,我跟你說啊,在中這個臭小子從小就不學好,你別看他現在一臉正經的,你可要管著他,不然他都能上房揭瓦。」

「爸!你說的那是猴子!」

「你以為你不是嗎?還一天到晚說人家有天是猴子,你自己好哪去?有天要是猴子啊,你就是狒狒,允浩你可要當個好管理員啊。」

「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回想著那些往事,金在中一邊洗碗一邊輕輕的笑了。

時光流去,雖然面對別人的時候依然是一臉的冰山表情,但是鄭允浩的金在中,已經學會了微笑,因為那顆漂浮的心,終於找到了停靠的港灣。

 

「怎麼用這麼涼的水?手被冰壞了怎麼辦。」不知何時,鄭允浩已經貼上了金在中背,下巴擱在他肩膀上,雙手從腋下穿過,伸進洗碗池裡,包住那雙滿是泡沫的手。

「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天這麼暖和,沒事的。」

「我有事啊。」

「你幹嘛?」

「我心疼。」鄭允浩把金在中的手從水池裡拿出來,在圍裙上蹭了蹭水跡,又拿了旁邊的一個小蛋糕塞進金在中手裡,「你吃,碗我來洗。」

「你就這樣洗啊?」金在中捧著蛋糕,看著鄭允浩認真的洗著碗,雙臂卻還是圈著他,沒有放他走的意思。

「是呀~」鄭允浩輕吻了金在中的臉蛋,「這樣洗有動力嘛。」

「你這個怪胎‥‥」

「怎麼?這樣吃不覺得蛋糕更好吃嗎?」

「不——覺——得——~」金在中笑的滿心溫柔,不禁令鄭允浩心頭一動。然而這時,在中的電話卻不識相的響了起來。

鄭允浩擦擦手,讓在中別動,自己去幫他取來了手機。

「是雅中。」

「哦?哈哈,估計是又遇上難處了。」鄭允浩接著洗碗,金在中則繼續笑著靠在鄭允浩懷裡接通了電話,「喂?」

(哥——!!!!!!!!!!!!)

「呃‥‥怎麼了?」

(我煩我煩我煩我煩我煩我煩!)

「呃‥‥煩什麼?」

(什麼都煩!你太可惡了‥‥把什麼都丟給我!現在我一天天忙都忙死了!你一定又在家和“大嫂”逍遙快活呢是不是?!!!)

一聽“大嫂”這個詞,金在中便詭笑著瞅了瞅鄭允浩,心裡不禁美滋滋的。

「是啊,你“大嫂”溫柔賢慧,美麗大方,集萬千柔情於一身,對哥好的不得了呢~」金在中沒注意到鄭允浩的表情,只自顧自的說笑著。

鄭允浩抱著金在中嗤嗤的笑,看著金在中得意的反應,也不惱不反駁。這種時候他也就只能逞一逞口舌之快,原本剛剛的氣氛就讓鄭允浩心動不已,現在更是要給金在中剛剛的說法一點懲罰。

(哥你回來幫我嘛‥‥最近有個項目很煩啊,那個什麼林氏的總裁一直來煩我,又是要吃飯又是要私下見面的,搞得跟相親一樣‥‥)

「那不是很好嘛?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找個婆家了~唔——鄭允浩你幹什麼!」金在中正說著,卻感受到鄭允浩吸住了他的脖子。

(哥,大嫂怎麼了?)

「沒‥‥唔‥沒‥‥他‥‥」鄭允浩的下半身緊貼著金在中的,濕潤的手更是在他身上上下摸索,而且越摸越往下。金在中捂住話筒,回頭對著鄭允浩小聲的喊,「允呐‥‥我打電話呢‥‥唔‥‥」

「我有妨礙到你嗎?」鄭允浩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臉上卻是一臉無良的表情。

(哥!你有沒有在聽啊?過來幫幫我啦,讓我放放假嘛‥‥人家也想出去玩啊‥‥)

「唔‥‥我、我現在只是股東啊‥‥你才是‥啊‥‥是總裁嘛‥‥我‥‥啊!」金在中還在硬扯著,鄭允浩的手卻已經鑽進了圍裙,伸進了褲子,冰涼的觸感令金在中叫出聲來。

(哥‥‥你該不會是‥‥)

「我‥‥我沒事!雅中啊‥‥你就放心做你的總裁!有什麼不懂的再打電話來問哥,哥現在有點事比較忙就先掛了啊‥‥拜拜!」

(哥!哥——!‥‥)

 

根本就聽不到金雅中在電話裡的哀嚎,金在中此刻只想丟了電話,給那個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鄭允浩一點教訓。

「鄭允浩‥‥」

「哎呦,電話打完了~可以進入正題啦。」鄭允浩說著,就一把扯下了金在中的褲子,握住了他早已挺起的分身來回的套弄起來。

「你‥‥你這個混蛋!現在還是白天!唔‥‥」被觸碰的顫抖著,嘴上卻不服,雙手更是向後把住鄭允浩的腰,手指不安分的從鄭允浩的褲子裡伸了進去。

「真壞,比我還不老實。」鄭允浩吸了口氣,輕輕咬著金在中的耳朵,舌尖在耳廓來回舔弄,手上的動作加快起來,沒一會,就被在中濕了一手。

「啊啊啊啊啊!呼‥‥你、你這個混蛋!」金在中氣喘吁吁的仰靠在鄭允浩的懷裡,大口大口的呼著氣。

「對對對,我是混蛋,小綿羊要被混蛋強暴了,還是說,小綿羊比較喜歡配合混蛋?」鄭允浩將癱軟金在中抱到流理台上,趁著他的無力擠進他兩腿之間,迎上臉去與親吻金在中的嘴唇。

「真是‥‥嗯‥‥為老不尊‥‥唔‥‥」甜膩的吻散發著誘人的味道,鄭允浩雙手支撐在牆壁上,將金在中圈在懷裡,而金在中也乖巧的伸手去脫鄭允浩的褲子。

「真乖~啊‥‥」鄭允浩上一句還在說著逗弄的情話,然而下一句就因為金在中溫熱的手撫上他膨脹的欲望,而變成低低的喘息,「我們在中‥‥就是喜歡看我失控嗎?」

「原來我們允浩還沒有失控呐‥‥」金在中說著,手上就動作起來。

鄭允浩的喘息聲越來越粗重,按在牆上的手指漸漸彎曲起來,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傾身上前,拉高面前人的雙腿,摸索著將指尖探進金在中灼熱的後穴。

「唔——」突如其來的動作令金在中粗喘出聲,感受著身體內的手指在揉動,金在中握著鄭允浩分身的手動作也快了起來。

「呼‥‥壞蛋‥失控的後果很嚴重哦‥‥」

「啊‥‥允‥允呐‥‥」

長久的生活令金在中早已適應了鄭允浩的這種溫柔攻勢,鄭允浩總是那麼輕易的就能找到讓他無法控制的敏感地帶。而此時,鄭允浩早已將擴充著後穴的手指抽出,用自己的大手包住了金在中撫慰自己欲望的手,帶著他將自己的分身抵在了金在中一張一合的穴口。

「我們在中‥‥要帶我進去嘍。」

「唔‥‥別‥‥允‥允呐‥‥別這樣‥‥別‥‥啊‥‥」鄭允浩壞心的動作令金在中紅透的臉頰,然而這麼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粗壯的頂端觸碰到呼吸的穴口,便不受控制的鑽了進去。「唔‥‥允‥‥允呐‥唔‥‥」

「好熱‥‥」鄭允浩輕輕的撫摸著金在中的頭髮,另一隻手摟住他的腰身,再也把持不住的上下動了起來。

「唔‥‥你好討厭‥‥唔‥慢‥‥唔唔唔‥快‥‥允‥允呐‥‥啊‥‥」

「是要慢還是要快?」

「唔‥‥」金在中攀住鄭允浩的肩膀,把臉埋進他的胸口,咬著嘴唇不肯說話。

「那我就自己決定嘍‥‥」鄭允浩輕笑著一把將金在中抱起,讓他整個人都懸了空。

金在中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趕忙用雙腿緊緊將鄭允浩纏住,雙手也只能緊緊的摟住他的脖子。這個可惡的男人讓他身體的著力點就只有那相連的部位,這樣的重力作怪,令男人的下體進入的更深了。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窘迫的表情,好笑的吻了吻他的鼻尖,壞心的挺動一下,聽到了難耐的呻吟聲,才轉身帶著他向房裡走去,一邊走還一邊逗弄他。

「相公,就讓我這個溫柔賢慧,美麗大方,集萬千柔情於一身,對你好的不得了的娘子好好伺候你吧。」

「不不不不不用了!唔唔唔——!」

房門就這樣被重重的關上了,然而關不上的,卻是那些纏綿悱惻的熱情‥‥

 

 

鈴——

電話響起的時候已經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鈴聲吵醒了熟睡的兩人。鄭允浩起身動了動,摸著床頭的電話。

「誰啊?」金在中迷迷糊糊的往鄭允浩懷裡鑽了鑽。這個禽獸折騰了他幾個小時,之後兩人就睡著了。鄭允浩也不比他精神多少,可隨手拿起電話看了看來電顯示,就一下子清醒過來。

「是爸!」

金在中一聽也精神了,趕忙瞅了瞅牆上的鐘,竟然已經八點多了!

「啊!忘了今天晚上要回家吃飯的!」

「喂‥‥爸,我‥我們‥‥」鄭允浩接起電話支支吾吾的還不知道怎麼解釋,就聽見電話裡傳來了金老爺子的咆哮。

(允浩!在中那個混小子是不是又睡過頭了?!你就是太慣著他了!他想睡就睡!也不管我這個老頭子是不是在等他啊?!)

「那個‥那個‥‥爸,在中他‥‥呃‥有點累‥‥」鄭允浩瞅了瞅金在中不滿的表情,拼命忍住笑。

(累?!他是不是又出去瘋玩了?一天天的就沒有多少老實時候!我說允浩啊,你不能這麼縱容他,該管還是要管啊!我‥‥)

「呃‥‥爸,你放心你放心,我、我和在中現在就過去!」

(不用了,我們都已經吃完了!萱兒今天跟我們老倆口回去,正好趁孩子不在,你可要好好教育教育那個混小子,別讓他一天到晚那麼歡撐。)

「啊?啊‥‥」鄭允浩聽著電話,視線又回到金在中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偷笑起來,「遵命~」

 

看著鄭允浩一臉笑意的掛了電話,金在中才敢瞪著大眼睛小心的詢問。

「爸怎麼說?」

「讓我好好管著你,好好教育你~」

「我靠!」

「萱兒今天住爸媽那,特意留出時間來給我們。」

「不是吧!鄭允浩‥‥我真的累了‥‥」

「哦~」

「你你你!你別摸啊!唔‥‥你‥你混蛋!‥‥啊‥‥」

「教育的第一課,就是用行動來讓你老實。」

「啊‥‥」

 

 

番外 之《家庭教育》【完】

 

 

[全文完]

 

 

後記:

 

舉國同慶啊啊啊啊啊啊!拖了很久,總算是給了這文一個結局了。抹汗啊抹汗= =

 

咳咳。怎麼說呢,《水色鉑金》是我很喜歡的一部作品,和《殘缺》《賭秒》之類的文不一樣,不是那種驚天動地的虐,也不是那種翻天覆地的H,就是很平靜的愛情。我知道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都很喜歡那種激烈的劇情,但是從寫這個文開始,我就一直想送自己一份平靜的愛情。而且文中出現的戒指,更是滿足了我自己的私心,尾戒的含義真的有很多種,我自己心裡有一種,每個人的心裡也都有一種,這就足夠了。

 

再回頭來說這個文。

 

很多人都說,這文好像攻受倒過來了。攻柔情的滴水,受強悍的霸氣。其實男人有很多種,誰說做受的就要柔情似水,做攻的就要奮不顧身?這世上,只分什麼樣的男人,不分什麼樣的攻受。溫柔的男人容易攻陷人心,霸氣的男人容易吸引人的注意。

尤其是文中鄭允浩的性格,就是我最欣賞的那種男性。溫和,善良,勤快,懂事,專一,深情,有點純情,又比較會調情(雖然調情是後來才學會的- -)。

至於金在中呢,也是我一直很期待的一種人。花叢遊子,萬年冰山,這種人最寂寞,所以最容易被溫情的人所攻陷。

 

文中的米秀我寫的不多,但是設計總監與麵店小老闆之間的故事還是很愜意的。很多人問我會不會出米秀番外,我‥‥也不知道。囧 其實不是我不寫米秀,而是我不會寫= =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不會寫米秀的番外‥‥囧 哪位兄弟姐妹要是看了這文有感了,贊助我個米秀番外我也不介意。何止不介意,在下將感激不盡。= =

 

還有就是昌珉‥‥罪過啊罪過。我是昌哥的顏飯啊,把他寫成這樣完全是劇情需要。囧 主請寬恕我。阿門- - 其實昌哥的角色還好,說不定以後可以和鄭萱兒整整大叔與未成年的故事‥‥囧 我竟然聯想到了《漫天絢爛》‥‥罪過啊罪過。- -|||

 

其實《水色鉑金》裡的很多人物我都很喜歡,比如鄭萱兒,小時候很可愛,長大以後很八卦= = 還有Chuck,濫情而不色情- = 最關鍵的還有一個善良的女人,尹璐娜。我想我已經很成功的傳達了「允在文裡的女人不全都是壞女人」的理論。

 

囉囉嗦嗦的說了很多,怎麼形容呢‥‥整個文,我覺得我都沒有寫一些很讓人難受的東西,包括後面兩人因為輿論而分開的情節,我也不覺得特別虐。這都是正常的發展,現在社會,不就是這些輿論在作怪嗎。

 

這個文很平靜,我說金在中這種人是最寂寞的,所以我沒有把他的家庭寫的多麼犀利,反而是很溫情的,金父金母,還有妹妹,都是他的另一個精神支柱。而鄭允浩呢,身世很可憐,但是愛情很美好,前妻更是留了個可愛的女兒給他,讓他與金在中之間,有了一個更完整的家。

 

很多我渴望的生活都寫在了這個文裡,其實這應該是個再長一點的文,因為我還有很多幻想沒有寫進去,但是在寫這文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我在把我的那些幻想注入到別的文裡,有的時候想到一些情節想加入這文,卻突然反應過來‥‥哎?那個XXXX文裡好像寫過這個情節了。囧

 

《水色鉑金》呢,就算是寫完了,這個文會列入我的出書計畫,具體是做合集還是單行本,我還在考慮,如果各位感興趣,歡迎隨時關注我吧裡的購書動向。有什麼意見和建議也歡迎來與我討論。本人沒什麼特點,就是臉皮厚,所以各位拍磚扔雞蛋的都請儘管來,我戒某人來者不拒。

 

咳咳。好吧,後記就寫到這吧。

 

這可能是我寫過的最長的一篇後記了,因為這個文真的是懷揣了我很多夢想。

這也算是一個關於未來的故事,希望大家都能從中得到勇氣。無論任何人,都有權去爭取屬於自己的愛情。

 

 

以上,囉嗦完畢。

 

謝謝觀看,我們新文裡見。

 

 

 

王的尾戒

2010.06.28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