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平行告別

 

「允呐,你說,我們現在是種什麼關係?」

「我們呐‥‥是你愛我,我愛你的關係吧。」

「切~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你臉皮竟然這麼厚!」

「呵呵,我以前也沒發現我們在中嘴巴竟然這麼毒。」

「你——嗯‥‥」

溫紅的夕陽籠罩著他精緻的臉,彎下腰去親吻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唇,太陽落在視平線的前方,他安靜的坐在那裡,回應著那些輾轉纏綿的吻。

‥‥‥‥

 

怎樣才能把你從腦海裡抹去。

是不是看不見了,就會忘記你了。

其實,想忘就真的能忘記。然而忘不了的,那就是不想忘記。

我不想忘記。

在中‥‥

 

鄭允浩搖搖頭,昨天晚上又做夢了,這是這周來的第幾次了,還從來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不乾脆。

鄭允浩拍拍自己的臉,走出韓國代表隊的休息室,奧運會游泳比賽的賽場上,觀眾席已經坐滿了人。

主教練拍了拍鄭允浩的肩,對他點點頭。鄭允浩淡淡的笑了一下,不自然的對著面前的人擺了擺大拇指。

奧運會,游泳,比賽,冠軍,這些鐫刻在他生命裡的詞語依然清晰,然而模糊的,卻是愛人的名字。

 

「Hey.」

那個帶著挑逗尾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鄭允浩站在檢錄處不禁無奈的笑笑,回過頭去,果然就看到Chuck正站在他身後。

「Where is your beauty?(怎麼不見你的美人兒?)」Chuck環視了觀眾席,對著鄭允浩攤手。

鄭允浩苦笑一下,做起了簡單的熱身運動。

「He dumped me.(我被甩了。)」

「What?」鄭允浩的話讓Chuck表示出了驚訝,可僅是幾秒就換回了調笑,「Oh, so that's why you look like you've got the last place.(哦,難怪你看起來一臉倒數第一的樣子。)」

「Kid, you really don't impress me.(小子,你真的很不討人喜歡。)」鄭允浩停下了動作,盯著Chuck挑挑眉。

「Haha, same here.(哈哈,你也是。)」Chuck看著鄭允浩不太友善的表情,不禁大笑不已,他走過去搭住鄭允浩的肩膀,「I can tell that little beautiful really cares about you even though I don't know what happened between you two. But come on, a man shouldn't live with worries.(我看的出那個小美人很重視你,雖然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不過男人嘛,不該和擔憂一起活著。)」

「‥‥‥」

鄭允浩看著Chuck難得正經的眼神,還想再說些什麼,準備的提示音就已經響起。

是啊,我是個男人,在中也是。在中可以決絕的做出一個男人應該做的選擇,那我呢。

鄭允浩看著場上沸騰的觀眾,然而,當他真真正正站在跳台上的時候,他仿佛看到了真正的選擇。

人,總是要為自己活著。

那些無法忘記的人,就不要去忘記。

鄭允浩輕笑著帶上泳鏡,看著那滿池的碧藍。

那個一生的羈絆,不是泳池,不是寄託,不是遺忘,不是哥哥的夢想,不是無謂的付出,不是永遠的替代,而是他的在中‥‥他鄭允浩唯一的愛人,金在中。

那些傷害,那些疼痛,都只是愛情的殘渣,不需要被殘留,只要記得那些曾被過濾出來的甜蜜就好。

我什麼都沒有失去,因為你一直在我心裡。

即使我們不再有交集,也不會再有任何遺憾。

 

與此同時,就在鄭允浩比賽當天,金氏正在金融界召開一個大型的記者招待會。

金在中穿著筆挺的西裝站在臺上,數不清的閃光燈很刺眼,金在中蒼白的臉上沒有表情,豈不知心裡,早已毅然決然。

合同簽好了,金氏復活了,鄭允浩已經站在了奧運會的賽場上,而金在中,終於可以休息了吧。

幾天幾夜來一直在忙碌,吃不好,睡不著,還有那些被思念殘噬的心,都將金在中死死的纏住。

這次,我真的放手,全部都放手。

 

「今天金氏在此召開此次記者招待會,只為宣佈一件事。那就是‥‥」

金在中扶正麥克風,面無表情的看著台下黑壓壓的人群,胃口傳來一陣陣絞痛,令他抓緊麥克的手都開始發抖。

「我,金在中,將正式辭去金氏總裁一職,今後,全部金氏將交由我的妹妹金雅中負責。」

話一出口,全場一片譁然。

金在中的臉上沒有一絲慌張的神色,只是聲音漸漸變得顫抖,疼痛使他的臉上留下一滴滴汗水。

「我不是一個好的商人,因為我不夠果斷,不夠冷靜。很多人,很多事,擱在心裡,讓我無法捨棄‥‥對於我來說,這個世上,有比金氏更重要的東西,所以我想保護‥‥」

然而,剩下的話還沒有說完,金在中就腳下一軟,暈了過去。

 

此時,奧運會的賽場上正響徹著歡呼。

奧運會400米自由泳冠軍,並打破了世界紀錄——韓國代表隊,鄭允浩。

記者蜂擁而至,將披著國旗的鄭允浩團團圍住,期待著他的得勝感言。

鄭允浩低頭含笑,對著數不清的麥克風開了口。

「謝謝那些曾經陪伴我努力的人,我的親人,我的教練,我的隊友,還有我這輩子唯一的愛人。我知道我的出現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可有他的日子是我全部的幸福。過去,現在,或是將來,我都不會忘記他,因為他讓我看清了眼前的路,即使未來沒有他的陪伴,我也會試著好好的生活下去。我不想再成為他身旁的阻礙,我希望他的生活會比和我在一起時更幸福。他已經給過我回憶,也給過我勇氣,所以這次比賽結束之後,我將退出泳壇,不再復出。」

 

 

 

 

 

№.20●記憶海灘

 

「爸爸!我想吃烤魷魚~」

小女孩穿著粉紅色的碎花裙子向著一個男人跑去,男人站在金色的沙灘上,微笑著將女兒抱起。

「我們小美人想吃什麼,那就吃什麼~」

夏威夷的金色陽光籠罩著整個海灘,放眼望去,滿是來度假的人們。

男人抱著小女孩來到海邊的燒烤屋,看著滿目的美食挑選著。

「哎呦~我們萱兒又饞嘴了~」烤著魷魚的夥計看著面前的一大一小,熱情的招呼著。

「哪有哪有!爸爸說可以吃~~~」鄭萱兒轉身摟住爸爸的脖子,將白嫩的小臉貼上去蹭了蹭。

「呵呵,允浩哥你還是那麼寵她。」夥計將魷魚切成小塊兒串起來,遞到男人手中。

鄭允浩接過噴香的烤魷魚送到萱兒嘴上,看著女兒吃的一臉開懷的樣子,不禁輕笑。

「就這麼一個女兒嘛,不寵她要寵誰啊。呵呵。」

「爸爸‥‥其實人家很想念『秀醬』的炸醬麵‥‥」

「‥‥‥」隨意的提起一些小關聯,都會想起那些關於過去的回憶。鄭允浩依然輕輕的微笑,只是沒有人能看的清他嘴角略帶的憂傷,「萱兒,這麼久了還忘不了那個味道啊‥‥可是『秀醬』很遠哦,我們去Lucy阿姨那裡吃義大利麵好不好?」

看著女兒略帶遺憾的點點頭,鄭允浩和燒烤店的夥計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

 

是啊,很久了。

可那些關於你的氣息,是不是真的可以忘記。

 

 

距離上次的奧運會比賽,已經過去兩年了。

鄭允浩退出了泳壇,帶著女兒坐了當天的飛機離開韓國。

他站在登機口最後的環視了大廳,他沒有來,在中‥沒有來。

或許,他真的不再需要我了。

鄭允浩回過頭苦笑一下,終於帶著女兒,毅然決然的上了飛機。

他賣了房子,處理了在韓國的一切,帶著所有的財產來到了夏威夷,買下了他和金在中曾經住過的那片海灘。

兩年的經營讓鄭允浩安樂於現在的生活,金色的海灘,碧藍的海水,歡笑的人群。

如果真的無法忘記,那我願意用一生來回憶我們曾經的美好。

 

嗡——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鄭允浩放下女兒,接了電話。

(喂?老闆。上次那個人又打電話來了,說什麼都要買我們的海灘。)

「跟他說,見鬼去吧,我不賣。」

(呃‥‥我說了,可是那個人說這片海灘對他們家主人很重要,所以說什麼都要買。)

「這樣的神經病,就不要接他電話。」

(可是他‥‥)

鄭允浩不再聽電話裡還在說些什麼,就按下了結束通話。

最近,一直有個富商想要買他的海灘,電話打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執著。

 

午飯過後,鄭允浩帶著女兒回了他們居住的小別墅。

萱兒已經送到房間去睡午覺了,鄭允浩獨自一人坐在窗邊的籐椅上發呆。

與在中之間的羈絆也就只剩下這片海灘了吧,我怎麼可能把最後的回憶都賣掉,呵。

鄭允浩輕笑著摸了摸掛在胸前的戒指,已不再是那枚『First Kiss XXII』的鉑金尾戒,而是原本帶著中指上的『Belove』指環。

華美的字樣依然清晰,只是它們交換了位置。脖子上掛著的,是指環,而戴在手上的,已經變成了尾戒。

 

關於尾戒的故事有很多。

獨身,咒語,分手,寂寞,唯一‥‥太多太多的含義被加在一枚小小的指環上。鄭允浩用拇指撥弄了一下小指上的指環,望著碧海藍天。

我用你的尾戒鎖住最後的回憶,不讓我唯一的愛情隨風而去。那是一種誓言,你在我心裡,即使一切都在變,但是愛情仍在。我不再脫下這枚尾戒,因為有了它,我才可以不再寂寞,因為我,有關於我唯一愛人的回憶。

在中,你過的還好嗎‥‥

 

 

叮鈴——叮鈴——

清脆的門鈴響起,鄭允浩走下樓去,從貓眼裡看了看來人的模樣。

「鄭先生,我是想跟您談一下關於您那片海灘的出讓‥‥」

「對不起,請回吧。我不會賣的。」鄭允浩連門都沒有打開,便冷冷的拒絕。他不再理會那不停止的敲門聲,他回到二樓的籐椅上繼續發呆,窗外隱約的傳來一些對話聲。

「老闆,他就是不肯賣啊。」

「把你電話給我‥‥」

嗡——

沒過多久,鄭允浩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他看著那個陌生的號碼,想必又是那個死纏爛打的買家,鄭允浩不禁有些厭煩,接了電話就想要開口罵人,卻被電話那頭,一個焦急的聲音攔住。

「喂,這位先生,你好,這片海灘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是我曾經和我最愛的人‥‥」

鄭允浩呆了,他直愣愣的坐在籐椅上,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那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他發瘋一樣的衝到窗前向外望去,一個年輕的男子走下車,手裡拿著電話,抬起頭,向鄭允浩所在的窗戶望去,同樣露出了驚慌的表情。

 

金在中‥‥

鄭允浩‥‥

 

兩個人一高一矮的相互對望,甚至都忘了手上的電話。

鄭允浩感到眼睛有些濕潤,他扶著窗框的手都有些顫抖。電話一頭有不平穩的呼吸聲,鄭允浩輕輕的開口。

「曾經和你最愛的人‥‥是愛人嗎?」

「是唯一的愛人。」

聽著金在中的回答,鄭允浩苦笑一下。

「怎麼可能‥‥」

「‥‥‥‥」

聽了鄭允浩的話,金在中不禁無言。他啪——的合上手機,狠狠的向著鄭允浩的窗戶砸了過去。玻璃嘩啦一聲碎開,可金在中卻頭也不回的要離開。

「在中!!!」

這下鄭允浩是真的急了,他慌忙的衝出門去,一把拉住想要回車裡的金在中。

「放手!你這個混蛋!‥‥」狠狠的拍掉鄭允浩的手,卻被他一把抱住。

「別走‥‥」

短短的兩個字讓金在中一下子就癱軟了下來,他任著鄭允浩將他摟在懷裡,不去回抱他,只是咬著嘴唇望著天空,想要讓即將流出的眼淚回流。

「你這個混蛋‥‥」眼淚終是承受不住,一滴滴的流下。

鄭允浩鬆了些力道,將在中的臉移至自己面前,那些不斷湧出的淚水讓他心疼,他說不出話,只能用指尖為他擦去淚痕。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不忍的模樣,又低下頭看了看他脖子上掛著的戒指,便伸出手將它托在掌心裡。

「我的愛人是個固執的傻子,想要守著我給他的戒指孤單一輩子。」

「呵呵,果然是個傻子啊‥‥」

「可是沒辦法,有個比他還傻的傻子想要帶著他們的戒指找他幾輩子,讓他永遠不得安寧‥‥」金在中拉住鄭允浩的手,將他的掌心與自己的掌心重合。明亮的尾戒碰撞在一起,相同的手,相同的位置,相同的戒指,那是不是還有相同的愛情‥‥

「在中,我累了。」鄭允浩的心在悸動,然而兩年,金在中還是不是他的金在中呢。

「鄭允浩!」這次,鄭允浩的話著實把金在中激怒了,「老子一直在找你,我沒有結婚,我不要公司,我快把整個韓國都翻過來一般的找你!你竟然給我躲到這裡!!!!!」

 

兩年前,金氏在金融界的記者招待會上,金在中的話說到一半便因疲勞過度,導致急性胃腸炎而昏了過去,被送進了醫院。然而當他醒來的時候,卻已經找不到鄭允浩了。

朴有天給他看了鄭允浩比賽的現場實況,金在中聽著鄭允浩的得勝感言,流著眼淚罵他是天底下最白癡的笨蛋。

事情全都解決了,金在中便發動所有人力,翻遍了整個韓國,卻也不見鄭允浩的影子。

鄭允浩,如果你真的當我是愛人,那麼請你相信,我的心,和你一樣。

你永遠不會是我的困擾,也不會是我的阻礙,因為有了你,我才會幸福。

過去,現在,或是將來,都是我的幸福。

你不能忘了我,我的未來要有你陪伴,他給了我同樣的回憶,所以我要找到你,無論你在哪裡,你鄭允浩永遠只能和我金在中在一起。

 

「金在中,你已經把我甩了。」

「鄭允浩,你又開始找理由了。」

「‥‥金在中,我沒你那麼矯情。」

金在中不再說話,而是拿出自己的手機,播放了一段視頻擺在鄭允浩面前。

 

『謝謝那些曾經陪伴我努力的人,我的親人,我的教練,我的隊友,還有我這輩子唯一的愛人。我知道我的出現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可有他的日子是我全部的幸福。過去,現在,或是將來,我都不會忘記他,因為他讓我‥‥』

 

那段熟悉的得勝感言迴響在兩人之間,那些決絕的表白令鄭允浩面對著金在中羞紅了臉,他想要搶過金在中的手機,卻被金在中一揚手,就躲了過去。

「鄭允浩,你還沒有忘記你兩年前的白癡發言吧。」金在中將手機塞回口袋,將臉湊到鄭允浩面前,「既然都承認了,那就要負責啊。」

「你的意思是說,我錯了?」

「你以為呢?!鄭允浩,我告訴你。為了你,老子什麼都不要了!還要到處找你,搞得我快要破產!」

「你想要我怎麼樣?」

「讓老子壓你個十次八次的,咱們就兩清!」

金在中盯著鄭允浩明亮的眼睛,終於在那裡看到了釋懷的溫柔,鄭允浩笑了。

一把拉住金在中,大力的將他推到門上,鄭允浩將金在中的左手拉高,嘴唇貼近他的耳側。

「那如果不讓你壓,我們倆是不是就永遠都糾纏不清了?」

不再等他的回答,只需將嘴唇間的距離縮短。溫熱的柔軟糾纏在一起,金在中的嘴角終於露出了笑意。

他緊緊的抓住鄭允浩的衣服,回應他熱情的吻。

那禁錮的手,已經變成了十指相扣,兩隻鉑金尾戒發出璀璨的光芒。

終於,再也放不開了。

 

其實我們都很傻。

所以要糾纏你幾生幾世來尋找答案,不再放手。

 

[正文END。]

=====================================================

 

多美好的結局啊~~兩人因為對愛情的執著及信念

才能在歷經波折後,還是能笑著擁抱對方,感謝上帝啊~阿門!(??)


既然寫了正文完了,想當然爾還有番外

明天繼續。^ ^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