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好男人身邊都有鶯鶯燕燕】

 

鄭允浩不是本地人,他的父母都在距離這個城市幾百公里以外的另一個地方。過年的時候金在中通常會有各式各樣的活動,忙得不可開交,所以他會在這個時候回一趟老家。他在這個城市裡有一個親戚,是他爸爸的哥哥,也就是他的大伯。逢年過節的時候他會帶上一些禮物過去拜訪,再給堂哥的兒子塞點零花錢。

金在中只知道他在這個城市裡還有個親戚,卻沒怎麼聽他提起過,還以為走得不近。

六一兒童節的時候,金在中正在幾百公里以外的海邊沙灘上一邊奔跑一邊玩水,拍個畫報拍得不亦樂乎。這天正好是週末,鄭允浩給自家的金小盆友發了條節日祝福短信之後,到商場玩具店給侄兒買了個遙控賽車。

堂哥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堂嫂,得知他要到家裡作客,便提早聯繫了自己單位上那位她十分喜歡的剛調來不久的同事,想著趁這機會介紹兩人認識認識,如果能成,那他這個做嫂子的也算是幫老公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鄭允浩的父母時常給她的丈夫打電話,詢問允浩的個人問題。父母著急著想讓兒子早些安定下來,堂哥堂嫂心裡也是格外著急。

這位周小姐和堂嫂在同一個單位,確切說來她們都是小學老師。

堂哥堂嫂都看出鄭允浩十分喜歡小孩兒,每次到他們家都會和侄兒玩到一塊兒去,還從不會空著手過來,就算忘了給他們夫妻和長輩帶禮物,也從不會忘記侄兒的份。小學老師這樣的職業應該也符合他的擇偶條件,畢竟這樣的女人能自己養活自己,而且有愛心。

 

為什麼要在這裡叫她周小姐而不是直呼其名,則是因為鄭允浩也僅見過她一次,就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來看望侄兒的這一次,而他自己本人也不記得這位周小姐的全名了。

往往狗血的橋段上演時都會出現這樣的橋段:金在中打電話給鄭允浩時,正好被鄭允浩的堂嫂接了。堂嫂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說今天要給允浩安排相親。堂嫂自然不知道手機上顯示的“知名不具”是她一直很喜歡的一位名叫金在中的演員,只當他是鄭允浩的好朋友,讓他今天晚些再打電話別耽擱了那倆人的相親。

 

這樣的劇情狗血嗎?

當然狗血。

 

但遠在幾百公里以外的金在中哪裡想得到狗血不狗血的問題,滿腦子都是鄭允浩竟然背著他跑去相親的事情,壓根兒就沒有什麼心思再繼續拍攝,只能跟導演說了聲要休息一會兒。

「他不像是那樣的人。」

「嘁——是你瞭解他還是我瞭解他?」

得‥‥

沈昌珉乾脆住嘴。他可不想又一次和這個人把話題糾纏在壓根兒就莫名其妙沒頭沒尾的三角戀裡。

畫報拍攝不可能中途停止讓他先飛回去解決私人問題,所以當他結束工作回到熟悉的土地時已經是三天之後的下午三點左右了。正好是鄭允浩的上班時間,他等不及,硬是讓沈昌珉開車穿越鬧市區把他送到了鄭允浩上班的那棟大樓。

鄭允浩最近和朴有天走得近,原本沒注意到他的那些同事都在私下議論說他其實和朴經理的關係非常好,他進公司這麼長時間都沒升職,其實是因為他是朴經理安插在辦公大廳裡的眼線,專門負責觀察和彙報外面的員工偷懶偷溜的情況。於是這陣子所有人都努力了許多,也有不少人想和他套近乎。很多單身女員工以前沒把他視為可發展物件,這會兒估摸他和經理的關係好沒準兒很快就會升組長,便一個個地開始獻殷勤。他竟然在短時間內一躍成為該部門第二受歡迎的單身男士,排名第一的當然是雷打不動的經理大人。

 

鄭允浩有些吃不消,忍不住在朴有天面前抱怨了幾句。

「有人追這證明你是個有魅力的男人。誰怕追的人多?怕只怕沒有人追求你,那才叫一個慘淡啊!」

「我只是擔心,在中他是個醋罎子。」

「那正好,得讓他知道你除了他以外還有其他的很多選擇,他才會有緊迫感,才會死心塌地地對你好。他經常工作在外,總也得擔心你這頭出問題不是?」

這樣想來,他倒是覺得放點煙霧彈也不錯。

可他沒料到的是,朴有天只說對了一半。這種情況的確會讓金在中產生緊迫感,但並不會直接導致他更加死心塌地地黏糊自己,因為金在中不是醋罎子,而是醋缸。醋罎子和醋缸的區別,一個是只打雷不下雨,另一個可是雷雨交加。

 

最近氣溫急劇下降,前幾天有一位女同事感冒了不願意去月台等公車,便搭了鄭允浩的順風車回家,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了,有好幾個女同事都要求搭便車,說是每次加油的時候幫他付油費。原本他從公司出來就得開很長一段路才上高速回他和金在中的家,送這幾個女同事也不算太繞,所以他推辭了她們提出要分擔油費的提議,同意下班之後將她們送到離家不遠的主幹道上。

金在中讓沈昌珉把車開到停車場裡等,沈昌珉看時間還早,索性就陪他一塊兒等,順便和他一塊兒分享上飛機前幾個粉絲送給他的當地特色小吃。好吧,其實是和他分享小吃,順道陪他一塊兒等。

於是兩人目睹了鄭允浩被四個女同事簇擁著走向那輛二手帕薩特的全過程。

金在中就這麼乖乖只看不說還不動?

如果只有他一個人,那這種情況當然不可能發生,但這會兒旁邊還有個沈昌珉。

「不想鬧大就乖乖坐著,我去。」

沈昌珉從容不迫地拉開車門,鄭允浩這才注意到旁邊停著的那輛車正是沈昌珉平常接送金在中開的那輛,那麼車上應該還有另外一個人。他看了看周圍的女同事,不禁有些犯難。已經答應的事總不能突然反悔,如果知道金在中今天提早回來,他肯定會以家中有事為藉口將今天的護花任務推辭了,但現在再讓她們去外面打車,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昌珉‥‥」

「嗯,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於是鄭允浩點頭道歉之後上了金在中坐著的那輛車,而沈昌珉則開著那輛十分不順手的二手帕薩特送幾位女士回家。

「帥哥,你叫什麼名字?做什麼工作?和允浩是朋友嗎?」

「你是鄭哥的弟弟吧?看起來好年輕!」

「有女朋友了嗎?」

「哎喲!還臉紅了!其實你還是個學生吧?」

「‥‥‥‥」

沈昌珉翻了個白眼,心想:所以我才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另外一頭,鄭允浩也不好過。

「撒完氣了?」

鄭允浩抽出胳膊一看,手腕上方果然已經有了帶著血絲的牙印兒。金在中在生氣時喜歡咬人的習慣還是沒改,好在他咬了這一口待會兒也就乖了,不會再失去理智地和他大吵大鬧,這也是他從來都忍痛承受的原因。

「哎‥‥」

金在中突然長嘆了一口氣,這倒不像是在生氣。

「怎麼了?」

「我本來想打你一頓再好好問清楚究竟怎麼回事再讓你給我做保證寫書面檢討,可剛才突然想到,我們一個月根本見不到幾次面,就算你真的有了其他人,或者腳踏兩條船,我也沒法知道,越想就越覺得自己可憐。」

「傻喲‥‥」把他寶貝似的抱進懷裡,「當初是我追的你,你忘啦?是誰三天兩頭掛我電話還讓沈昌珉來給我好看,摔了我送的禮物剪了我買的衣服?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寶貝,我當然得包在手心裡,哪能讓他受了委屈?」

這番話顯然很受用,金在中也不再想問他相親和送女同事回家的事兒了。要是鄭允浩真不喜歡他不要他了,根本用不著這麼費盡心思地哄他高興,反正他是個明星,就算被人甩了失戀了也不可能拿著大喇叭到處去廣播,只能打碎了牙再自己吞下去。要真想甩他,一句話就能解決問題。

「我當時那麼讓你難堪,你就不記恨?」

「記恨啊!哪能不記恨?」

「那你——」

「我一直都在報復你。」

「啊?」

鄭允浩笑著捏捏他的鼻子,這才發現車裡竟然沒開暖氣,自己一捏那鼻頭,就有鼻水兒往外冒了。於是他趕緊把暖氣開關打開,再幫他把剛才咬人時扯開了一半的衣領扣好,笑著轉動車鑰匙,發動機緩緩運作起來。

「那時候,你每罵我一句,我就想,等我把你追到手之後,就親你一次,你罵我幾句我就親你幾次。想得高興了,就想乾脆把你翻來覆去這什麼那什麼,想著你一邊對我破口大駡我一邊把你壓著做這做那,自然是不管你罵什麼我都沒辦法真生氣了。」

「混帳東西!色胚!」

金在中還想撲過去繼續咬幾口打幾拳,可鄭允浩卻以比平常快了兩三倍的速度直直地衝出了停車場。好幾個急轉彎讓他險些撞到前窗上,最後也只能乖乖系上安全帶坐回原位,決心等回到家後再慢慢解決。

不管怎麼樣,雞雞大神‥‥今晚就不用拜了。

 

 

 

 

 

【第十回 拍戲先要入戲】

 

「從現在起,除了在上課的時間外,平常的言行舉止都要注意,在生活中養成了習慣才能抓住這個角色的精髓。我希望正式開拍的時候能看到你嶄新的一面,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希望在你身上不要看到偶像巨星的光環,時尚,潮流,這些都要消失。不是指你的裝扮,而是從內在散發出來的東西,understand?」

沈昌珉心想這導演前半段說得挺好的,結尾如果不用英文代替應該會更有說服力吧?

總結起來,金在中接了一部大片,叫《保衛戰》。所謂保衛戰,顧名思義,整個劇情都是圍繞著一群愛國青年在解放戰爭時期的一系列與敵人對抗的愛國行動。雖然沈昌珉也不太明白這個導演怎麼會挑中了金在中,可沖著這部戲前期的大肆宣傳和知名演員的加盟,他還是決定接下來。

 

金在中在戲裡的角色叫書平,是個年輕氣盛的愛國學生,不算男主角,卻也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書平在學校裡阻止同學們做出一系列的抵制活動,為愛國組織籌集捐款。他的老師是這部戲的主角之一,由於被叛徒揭發而被暗殺在旅店裡。書平根據老師生前的提示找到了他的遺物,隨後帶著遺物找到老師囑託一定要親手將東西交給的那個人,就在他即將見到那個人的時候,被特務一槍打中,裝死才躲過一劫,撐著最後一口氣將東西交到了那個人手中。

這種角色‥‥他能演好嗎?

沈昌珉扶額,覺得自己接下這個劇本的確還是冒了很大的風險。

導演倒是幫他聯繫了一個培訓班,在培訓班裡學習那個年代的人的言行舉止。可金在中畢竟是青少年偶像,身上帶的時尚氣息太重,恐怕一時半會兒要改過來真的很難。培訓班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之後電影就要正式開拍了。

倒不是擔心導演不滿更換演員,而是打心底裡擔心這部片子出來金在中會成為電影評論家爭相批評的對象。

「這樣吧,這段時間你就把你自個兒當書平,下課之後也一直保持這個狀態。」

「行!」

不就是穿越個把月嗎?對他來說不算難事。

可這就苦了鄭允浩了。

 

為了上培訓班,金在中這個月沒有其他工作,只需要偶爾出席幾個見面會走走台,每天有半天的時間在上課,另外半天,自然就是宅在家裡殘害小鄭同志了。

金在中算是徹底地休息放鬆了,除了上課的時候有那麼點勞累以外。可這樣的勞累哪裡比得上當“空中飛人”每天輾轉於各個城市,他完全能夠承受。每天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醒來支援吃光桌上的早餐,再看一會兒電視,中午的時候沈昌珉會開車來接他吃午餐,吃完之後送他到培訓班,結束之後再接他回來。基本上,他每天結束課程回來的時間和鄭允浩下班回家的時間差不多。

「親愛的,我回來了。」

鄭允浩放下包,開始脫外套。

「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叫親愛的,要叫我書平!」

金在中憤憤不平地從廚房裡衝出來,鄭允浩轉頭一看他,脫到一半的西裝外套直溜溜地滑到了地板上。

「你‥‥穿的是什麼玩意兒?」

金在中鄙視地看了他一眼:「這叫復古,連這都不懂!」

「噗‥‥」

這一身長袍也不知道他是從哪兒找來的,看起來是有那麼些像書平那個年代的穿著打扮,可他在家裡這麼穿會不會太怪了點?

「小鄭同志,飯後可否幫我一個忙?」

「噗‥‥咳咳——可‥‥可以‥‥咳咳‥‥」

於是,飯後‥‥當然,碗筷還在桌上,被書平同志勒令完事兒後再洗。

 

特務鄭一手拿著遙控器,在沙發上滾了一圈之後,舉起遙控器,對準“書平”同志的後背“biang——”當然,這一聲是人造的。

只見“書平”同志緩緩倒下,右手緊緊護住胸口,因為那裡藏著老師吩咐一定要交出去的——安全套。不要問為什麼是安全套,因為它就在附近,因為它順手‥‥“書平”同志抱著堅定的信念:不能被敵人奪走安全套,寧願丟了性命,丟了肉體,也絕對不能丟掉套子!於是,他果斷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裝死!

特務鄭把遙控器夾在褲腰帶上,漸漸走近,伸手放在“書平”同志的人中處。

死了?

他試探性地摸了摸書平的臉,又摸了摸他的脖子,再摸了摸他的胸,再‥‥

「別摸了!還演不演!再摸就硬了!」

“書平”突然睜開眼。

「這時候你應該裝死,不要脫離劇情。」

於是“書平”又呲牙咧嘴地躺倒,雙手‥‥護胸。

「你這樣是不是太假了?你這麼演誰都知道你把東西藏在胸口。」

金在中演不下去了,猛地蹭起來。

「你懂個屁!我要是不護好這東西,就有人身危險了!」

鄭允浩頓了頓,突然大笑起來。

「哈哈‥‥對‥‥哈哈哈哈哈‥‥」

樂不可支地把還在鬧彆扭的金在中摟進懷裡,就這麼在地毯上滾來滾去,可他還是護著胸口的東西保持雙手抱胸的姿勢一動不動。

「把東西交出來!」

「我寧死不從!」

嘖‥‥還演上癮了。

鄭允浩只是在和他開玩笑。這陣子金在中都在家裡待著,兩人時常都膩味得很。可交往這麼長時間以來還是頭一次有這樣天天相處的時候,兩人都珍惜得很,哪怕貼得再緊也不覺得煩悶,靠在一塊兒看電視也能看到淩晨兩三點。

兩人都忍不住感嘆:這才是生活啊!

 

金在中把最近這樣的幸福滿足感一臉驕傲地和沈昌珉分享,沈昌珉一邊發動車子一邊翻了個白眼:「你們這是圖個新鮮,要真每天這麼待著,指不定有什麼磕磕絆絆。」

「你就是見不得我好!」

「嗯,沒錯。」

每次和沈昌珉說話最後都會被他弄得無話可說,金在中也著實鬱悶。他的話術不算差,可偏偏每一次都輸給自己這個毒舌經紀人。他想起鄭允浩曾經給他支的一招。

「我覺得你這樣的心態不行。咱們是朋友,我高興你也應該高興,你不高興吧,我就得想辦法逗你高興。我想了想,每次我一說和允浩怎麼怎麼幸福你就滿臉不爽,應該並不是因為你對允浩有什麼想法。」

我本來就對他沒想法!沈昌珉又翻了一個白眼。

「你肯定是孤獨了,空虛了。」

沈昌珉絲毫不動搖,連表情都沒改變絲毫。

「我給你介紹個物件吧?」

「不勞您費心,這種事情我哪敢交給您?」

「來吧,告訴哥哥,你喜歡哪種類型?強壯的?瘦弱的?高的?矮的?長頭髮?短頭髮?聰明的?笨的?只要你說得出,我就找得到!」

演藝圈不管什麼樣的類型都是一抓一大把。

「您省省心吧。」

金在中鬱悶了,坐在一邊不再開口。他尋思著明明鄭允浩說要是沈昌珉再讓他吃了嘴巴上的虧就直接說給他相個物件,保准沈昌珉無話可說。怎麼這主意一點兒都不管用?而且自己這麼熱心腸地說要給他介紹他不領情不說,還挺打擊人的。明知道打擊了人還不知道開口解釋解釋安慰安慰。

對於沈昌珉來說,這樣也挺好,至少車子裡安靜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