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媳婦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因為要趕著參加一個大型慈善會,作為新一任慈善代言人的金在中和導演商量之後,將幾個主要演員的檔期協調了一下,他的部分提早完成了。

剛開始他還覺得挺擔心,畢竟《保衛戰》和他以前拍過的電影不同,參演的都是一些演技派的前輩,和這些人協調時間還真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人。好在合作了兩個多月大家也混得挺熟了,他平常一聲聲“前輩”“老師”地叫喚著也算是起了作用。於是劇組忙著先把他的部分都殺青了,隨後再逐步結束其他的拍攝。

慈善會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但在那之前他得忙於各種拍攝工作。什麼慈善廣告、慈善片、平面廣告之類的,一個接著一個。

 

鄭允浩這陣子被朴有天拎去陪同出差,得一個多星期之後才回來。金在中算了一下,差不多等他忙完慈善代言的一系列工作最後參加慈善會再去慈善晚宴露個面之後,睡兩天懶覺就能等到親親愛人回來,兩人小別勝新婚地過那麼三五天,他就又得開始其他的工作了。

 

好吧‥‥有得聚總比沒得聚要好。

只是他沒想到他的計畫泡了湯,不僅小別勝新婚的泡泡破了,連帶著整個慈善代言的後續工作都亂了套。

正和慈善基金會的宣傳人員選擇作為宣傳圖冊中要用到的照片時,金在中收到了一條短信。短信來自鄭允浩,所以他想也沒想就直接打開了。

【親愛的,我爸媽明晚的火車到,我讓他們住家裡,住外面我不放心,他們沒鑰匙,你看看能不能找個人去接他們。這陣子你要是有空就幫我照看一下他們,等我回來再帶他們四處玩玩兒。】

?????

宣傳人員眼睜睜地看著坐在一旁的大明星從凳子上摔了下去。

 

慈善活動就在本地,所有的拍攝工作也都在本地,所以金在中拒絕了主辦方的邀請,並沒有住在即將舉行慈善會的那家酒店,而是讓沈昌珉每天在收工後將他送回家,第二天開工前再將他接出來。

他從沒見過鄭允浩的父母,但知道鄭允浩是小城鎮上的人,父母都是挺淳樸的老百姓,哪能捨得住酒店,接到家裡來什麼都現成當然最好。而且讓外人誰照看著似乎都不合適,鄭允浩也只有一個堂哥在這個城市,可除了朴有天沈昌珉和一些來往甚密的演藝公司裡的人之外,並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關係,更不知道鄭允浩住的那地方其實是和他這個大明星偷偷生活的“愛巢”

好在鄭允浩沒在忙,電話一打過去就接通了。

「你瘋啦?讓我見你爸媽?」

〔他們不知道,我也就是說我和一個朋友住在一塊兒,我得出差之後才能回去。爸媽也沒說什麼,帶了一大堆的土特產,非得要送到我家裡。我總不能讓他們去住堂哥堂嫂那兒,明知道我在這邊也有地兒,怎麼都說不過去。〕

「要是被看出什麼怎麼辦?」

〔沒事兒,你不是號稱少女殺手?只要讓他們有個落腳地,你自己該忙什麼忙什麼,不用特意照顧他們。〕

少女殺手?能殺得了他爸媽?

 

金在中狐疑地掛了電話,轉頭望向一旁還在挑選照片的宣傳負責人。

「子炫哥,明天能早點結束嗎?我有些私事‥‥」

私事什麼的最難開口了,而且這事兒還沒事先和沈昌珉商量,他想著不管讓誰去接鄭爸鄭媽他都不放心,倒不如挪幾個小時出來自己親自去。他怎麼也算是演了不少電影電視劇又經常出現在電視廣告裡的大明星,鄭爸鄭媽就算是不好相處的老人也不會不給他幾分情面。雖說印象中的鄭爸鄭媽是和藹可親的老人,但那印象是鄭允浩給描述出來的,並不十分可信。

子炫也不是不好說話的人,笑著點頭:「今天挑好了照片之後就送去印刷廠趕著印刷出來,明天開始佈置會場,其實也沒什麼需要你做的,就是晚一點的時候贊助商會把慈善會當天的服裝送來,必需你親自試穿。」

「行,忙完了我就過來。」

這邊敲定,金在中趕緊發了短信讓鄭允浩將列車的班次和到站時間發來。

 

第二天,沈昌珉將他送到火車站,一路上不停嘲笑他特地穿上身的那套之前只在參加活動時穿過一次的正兒八經地西裝,他聽著那笑聲覺得更緊張了。

沈昌珉充分利用了身為經紀人兼保鏢的身高優勢,舉著寫了鄭允浩名字的牌子站在人群中,很快就接到了人。

「你就是和我兒子住一塊兒那小夥子吧,個子可真高啊!」

「不是,我是幫他來接你們的,他在車上等你們,咱們先出去吧,這兒人太多了。」

沈昌珉幫著鄭爸鄭媽拎了那幾大口袋裝著的各式土特產,擠過擁擠的人群,總算是來到了停車場。

金在中趕緊從車上下來。

「叔叔阿姨好!」

「你是‥‥」

「我是允浩的室友我叫金在中。」

看金在中一邊埋著頭生怕被路人認出又一邊狗腿子似的幫兩位老人把特產和行李搬進後備箱,接著趕緊將兩位老人扶到後座坐下,才又撒腿坐回副駕駛座。

 

車上,金在中簡單介紹了和鄭允浩認識的過程和他現在正在做的職業。當然,鄭允浩死命追求他的那一段變成了鄭允浩死命要和他做朋友。知道他是個有名的演員後,鄭媽整個眼睛都放光了,盯著他瞅了好一會兒:「我就說這孩子真好看,長得真像電視明星!」

沈昌珉將他們送到後,和金在中約了幾小時後來接他去試衣服,之後便離開了。

 

金在中算是一改以前在休息時躺屍的不良懶惰習慣,又是沏茶又是切水果的。一看快到晚飯時間了,趕緊從冰箱裡拿出一大早就特地全副武裝去超市買回的新鮮蔬菜和肉類,開火做飯。鄭爸鄭媽對這個勤快的小夥子讚嘆有加,說是兒子有這麼一個室友實在是太幸運了,從小就不沾家事的兒子肯定被照顧得好好兒的。

金在中想著平常折騰鄭允浩被鄭允浩伺候著吃飯換衣的情景就忍不住笑。

看來鄭允浩還真為了他改變不少,恐怕連他父母都不知道他現在已經能一個人做出一大桌子美味佳餚了。

 

之前一直忙著做家務招呼鄭爸鄭媽,金在中壓根兒沒顧得上換衣服,穿著西裝直接套上圍裙就進了廚房,這會兒飯菜上了桌,他才想起換衣服,於是趕緊脫了圍裙進臥室裡換了身休閒裝,正好待會兒去試衣服也方便。結果他換好衣服一出臥室門,鄭媽便瞪大眼睛盯著他一動不動了。

「允浩他媽,你咋了?」

鄭爸覺得老婆這麼盯著人家孩子怪不好意思的。

「我想起來了!他不就是那個《一起去看獅子座》的獨孤藍天?」這劇名可真夠噴的)

金在中嘴角一抽,心想原來鄭媽的喜好在這裡,喜歡看偶像劇。《一起去看獅子座》就是他之前在導演精湛的演技下憋著一股氣總算是拍完的偶像劇。他本不願意想起曾經還拍過這麼一部戲了,結果‥‥

「哎呀!小天!我見到小天了!」鄭媽興奮地從凳子上站起來,手上的筷子也顧不上了,拉著他連轉好幾圈,「前幾天我看電視裡還說要拍《一起去看獅子座》的第二部《一起又看獅子座》,高興死我了!」

金在中轉得頭暈:「沒聽說要拍啊‥‥」

 

熱熱鬧鬧地吃了飯,鄭媽甚至依依不捨地將他送到了樓下停車場,親眼看他上了沈昌珉的車才又高高興興地進電梯,金在中上了車都還在剛才的氛圍中沒回過神來。

「看樣子你和你婆婆相處得不錯。」

「別提了,簡直是噩夢。」

平常誰要在他面前提一次那偶像劇他就得炸毛一次,今晚起碼聽了不下十次,一兩個小時裡滿腦子都“嗡嗡嗡”直作響。

所以鄭允浩所說的他是少女殺手的意思‥‥是指他的媽媽愛看偶像劇?

如果這也算是和長輩相處的突破口的話,他是不是只能忍了?

 

幾天後,鄭允浩開完會,拿出手機翻看剛才沒顧得上看的短信:

【親愛的,你什麼時候才回來,我快瘋了T______________________T】

【怎麼了?我爸媽不好相處嗎?】

他回覆過去。

一分鐘後,金在中的回覆到了。

【你瑪嘛對我太好太熱情我招架不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十二回 鐵杆粉絲養成記】

 

鄭允浩和朴有天到樓頂餐廳吃完午飯後回到公司,午休時間還沒結束,用餐完畢的同事們聚在一起聊天。幾個女同事聚在電腦前看著什麼東西,一見他進來了,立馬眼神亮了激動了亢奮了:「允浩,你快來看!你們家在中今天在發佈會上穿的這身皮衣皮褲太性感了!」

朴有天一愣,轉頭看他,眼神透露著『他們全都知道了?』的意思。

鄭允浩搖頭,他哪敢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

 

這事情還得從三天前說起。

鄭允浩的錢包裡一直放著和金在中的合照,是金在中硬要放進去的,說是一般人不會看見他錢包裡的照片就算看見了也不太容易胡思亂想大不了就說是遠方表親,一張合照根本算不了什麼。當然,金在中自己也不敢放太親密的照片進去,畢竟要是被人看見了對鄭允浩也會有不好的影響。錢包這種東西鄭允浩向來是貼身小心翼翼地保管,所以從未出過什麼事兒。

三天前,鄭允浩手頭的一份文件出了點紕漏,朴有天讓他進經理辦公室兩人商量著把該改正調整的部分重新弄弄。剛好這天沒去餐廳吃飯而是和同事一起叫的外賣,有個同事沒零錢,他便幫著墊付了,吃飯的時候隨手把錢包擱在了辦公桌上,暫時就忘了裝回外套口袋裡。

按理來說,沒人會去動他放在辦公桌上的東西,可這同事偏偏沒過多久就發現抽屜裡有零錢,想著正好把飯錢還給他,又怕錢放在桌上會被不小心弄掉,便打算放進他的錢包裡。

於是那同事想也沒想就打開了他的錢包。

等他從朴有天辦公室裡出來,幾個同事正拿著他的錢包議論紛紛。

「鄭允浩,沒想到你還有這種照片啊!照片上的這個是金在中?你們是熟人?」

「哇‥‥這麼一看其實允浩長得也很帥嘛!」

「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你小子藏得深啊!」

「‥‥‥‥」

鄭允浩頓時一驚,生怕這群人知道他和金在中認識之後會鬧騰得不可開交,於是張口就說了句「其實這圖片是我PS的,我只是覺得他還挺不錯。」

有個女同事沸騰了,拉著他的胳膊上躥下跳:「哇!小在在居然有男飯!允浩,你一定要加入我們的陣營!我是金在中聯盟的會員!我還是高級會員呢!我一定要讓她們都見見你啊哇哢哢居然讓我見到了男飯活體!」

 

接下來的這幾天,有幾個女同事就老拉著他普及知識,說是一定要把他培養成鐵杆粉絲。

在這之前,他還真沒想過,有一天會為了成為金在中的粉絲而奮鬥,可某女同事的話還真就把他給說服了。

「其實我們在中剛出道那會兒可慘了,外面總說他很幸運光靠著外表就大紅大紫,哪知道他出道前到處打零工剛出道還四處遭人白眼啊?上次聽她們說,我們在中剛出道的時候在後台被周XX給罵得眼睛都紅了還不敢還口。周XX不就是演了幾部大片嗎,比我們在中大點兒,就因為在中占了她的化粧室鬧得不可開交。可憐我們在中那時候還是個新人,被前輩罵了只能傻乎乎道歉,其實根本不是他的錯,是主辦方搞錯了化粧室。」

鄭允浩剛認識金在中那會兒,他已經小有名氣了,所以也不知道他出道前和剛出道那時候的事,這時候從一個金在中的鐵杆粉絲口中聽到這番話,心裡自然不是個滋味兒。

女同事拉著他的手:「你說,他是不是招人疼的?」

「是挺招人疼的。」

「要是真的瞭解他,一定會喜歡上他的,你說是不是?」

「嗯。」

「所以允浩,你一定要一直支持他,他說過,每一個粉絲都是他的心頭肉,失去任何一個,他都會難過!」

「嗯,好。」

女同事猛地收住醞釀了老半天的悲傷情緒,眼睛放光,嚇得他連連往後退。

這段對話之後,那女同事起初還總是滿口叫著“我們在中”“小在在”什麼的,不知道具體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突然都變成了“你們家在中”“你家小在在”,聽得他怪彆扭的。可也恰恰因為他沒有否認沒有拒絕,人家還真把他當成了可塑型的鐵杆粉絲。

 

剛開始的時候,他的確是覺得,或許趁著這個機會瞭解一下他所不瞭解的舞臺上的金在中也不錯。

又過了一陣子,仍舊總忙於工作的金在中在他午休的時候打了個電話過來,笑著問他最近忙不忙,在忙些什麼。

原來鄭允浩總是回答他「除了工作還能忙什麼」,這回卻忍不住笑著回答說「忙著學做你的鐵杆粉絲」。

金在中回報他的是好長一陣的爽朗笑聲,隨後說「你要是真做我的粉絲那我就只要你一個粉絲就夠了其他人我都不稀罕」,這便更加堅定了鄭允浩要自我培養自我塑造的決心。具體情況他並沒打算讓金在中知道,這番話只當玩笑話說了。金在中當然也不會相信,滿心以為鄭允浩這次也只是在哄他開心。他聽了之後的確開心,所以目的就算達到了,從愛人那裡補充了能量之後便繼續投入到工作中。

女同事還找來了一些金在中上訪談或者綜藝的自製影碟,全是她自己在辦公室裡借用公司網路偷偷下載之後又用公司的燒錄系統順道拿了公司的空白碟製作的。

看著金在中幾年前害羞青澀的樣子,上節目時總站在最邊上,也插不上話只是微笑,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也正是因為真正開始注意舞臺上螢幕上的金在中,他才覺得他可能並沒有完全瞭解自己的愛人。

 

金在中短暫休假回到家裡,看到鄭允浩又是燉湯又是弄了精油給他泡澡按摩什麼的,倒是詫異得很。雖然每次回到家裡鄭允浩只要不太忙就都會體諒他的辛苦好好給他補補身體之類,卻也沒見他這麼殷勤過。

「老實交代!是不是背著我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鄭允浩哭笑不得,把他從後背上拎下來。

 

在這之後鄭允浩又陸陸續續瞭解了金在中的一些其他東西,例如他在剛出道的時候接受雜誌專訪做了一個心理測試,選擇睡覺的姿勢,他選的是抱著被子蜷縮成一團。測試結果說這種是非常不具有安全感的類型,需要人不斷地去關心,談戀愛的時候也需要另一半經常說情話和甜言蜜語。

他想了想,追求金在中的那會兒他有時看起來是心動了感動了,可過不久下次見面的時候又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可能那正好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吧。兩人剛在一起時,他的確喜歡蜷縮著睡,還一定要在懷裡抱東西才能睡著。自己覺得那種壓迫五臟六腑的睡覺姿勢很不健康,才硬是讓他慢慢給糾正了過來。

 

又過了幾天,女同事喜滋滋地把他拉到一邊,說是有份大禮要送給他,手舞足蹈地拿出了兩張見面會門票,說是好不容易才搶到的。

鄭允浩感激地請她吃了當天的午餐,週末的時候兩人相約著一塊兒到了市中心的購物廣場。

說是限量門票,可購物廣場哪能攔著顧客。見面會的舞臺搭在購物廣場正中間的空地上,廣場是室內的,一共有五層高,結果五層樓幾乎全圍滿了金在中的歌迷影迷。當然,有門票還是有一定的好處,就是他們可以站在舞臺前的那塊用一百多個保安手拉手人工圈起來的場地裡。

女同事旁邊的幾個年輕女孩兒看起來還是中學生,看到一旁站著的鄭允浩很是興奮。

「姐姐,你男朋友真好,還陪你來追星!」

女同事聞言紅了臉,隨後扯著嗓子解釋:「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同事,是在中的飯,是男飯!」

於是他們周圍小範圍內開始沸騰起來,好多人擠著要過來看男飯,還有不少人掏出手機相機來給他拍照。

鄭允浩這才知道,喜歡他的愛人的這些粉絲,原來這麼熱情,這麼瘋狂。

原本興奮的心情被一種莫名的失落感代替了。他忍不住在心裡想,總覺得自己是最愛在中的那個人,自己是對在中最好的那個人,所以在中才被他綁得牢牢的,才心甘情願地和他談起了地下戀情。現在才知道,喜歡他的疼愛他的人其實有很多,這些人都把他當成寶貝,自己並不是唯一的那一個。

 

金在中在粉絲的熱烈歡呼中出場了,穿著購物廣場贊助的運動裝。

這個活動的主題是全民運動,所以他特地穿著一身運動裝又是唱又是跳,看起來活力四射。

鄭允浩站在一群女粉絲中間,位置本身不起眼,但他高人一等的身材格外引人注目。金在中在和粉絲們問好之後很快就發現了他,驚訝地一愣神,隨後便突然顯得有些緊張了。好在他的舞臺經驗豐富,很快就又和主持人一起把現場的氣氛調節起來。

只是小型的見面會,在金在中退場之後臺上還有其他的表演助興,所以他只分別唱了一首快歌和一首慢歌之後就準備下臺。臨下臺的時候,他突然又拿起話筒說了句:「謝謝大家今天到這裡來,台下的各位,我愛你們。」

整個廣場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和少女特有的尖叫聲。

鄭允浩卻傻愣著忘了鼓掌。

金在中說那句話的時候,說到「我愛你們」的時候,舉起右手指了一下他所站著的位置。別人不知道,他卻知道,那句話是說給他聽的。

 

專門來看金在中的粉絲們很快就散了場,鄭允浩在停車場裡等著說是要請他喝奶茶吃章魚小丸子的女同事把東西買回來。這個時候,電話響了。

不看來電顯示他也猜得出是誰。

〔嘿嘿‥‥〕

還沒說話,就聽見他在那頭笑得開心。

〔你怎麼不說一聲就來了?看見你的時候我還嚇了好大一跳,唱第二首歌的時候都忘詞了,要不是我反應快,肯定就丟臉丟大了!〕

「同事說有票,正好也是週末,我就想來看看你。」

〔一看見你,除了你就誰都看不見了,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嘿嘿‥‥〕

「高興嗎?」

〔嗯,高興。〕

「那就行。」

兩人又對著手機呵呵笑了一陣,聽筒裡傳來了沈昌珉催促的聲音,隨後金在中開了口:〔我得去趕另一個場子了,今晚我回家,可能有點晚,本來‥‥反正我想回去,我讓昌珉送我回去他也拿我沒轍,呵呵‥‥〕

「想吃什麼?」

〔糖醋排骨!〕

 

鄭允浩笑著掛了電話,沒過多久,女同事便提著奶茶和裝著章魚小丸子的餐盒回來了。他本來不愛甜膩了的珍珠奶茶,也不愛吃女孩子吃的這些零嘴,可這會兒卻突然覺得吃起來還不賴,開車前和女同事分著把一大盒小丸子都吃光了,奶茶也喝得差不多見底。

「今天還不錯吧?」

女同事詢問他感想如何。

「嗯。」

確實不錯。

為了不影響金在中工作,可能將來再來看他表演的機會不多。可是哪怕只有一次,也夠他終身難忘的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