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喧囂的大街,在夜晚霓虹的點綴下多了幾分色彩多了幾分醉意。

璀璨奪目的水晶吊燈投射出的光將整個大廳照的通透明亮,牆角的落地鐘哢噠哢噠的走著。

金在中隨意帶著幾分慵懶的依著沙發,右手玩弄著左手食指上戒指,似笑非笑的看著川崎藤野。

「很感謝九爺的邀請,玩的很開心很盡興。」

金在中點了下頭,「既然這樣何不多留幾日。」

川崎喝了口酒,頓了頓又才慢慢的道:「有些事我不得不回去處理了!」

金在中聽著川崎用一口不流利的韓語,微微的笑了笑。

「既然這樣也就不強留了。處理完了事,要是還想來隨時歡迎。」

川崎笑著點了點頭,又是頓了頓才接著道:「我想有些事我們就今天處理了吧?」

金在中低低的笑了一聲,「當然,屬於川崎君的那就是你的。」

「好!就喜歡九爺這樣的爽快人。」

金在中依舊是似笑非笑,深邃的眼眸看著川崎透著一股冷冷的寒意,在明亮的燈光照射下,更是深的看不見底,讓人不由心底的發寒。川崎舉起杯仰頭喝下杯裡的酒,擋住了金在中的視線,剛才那一刻他有種坐不下去的感覺,這樣的男人……鄭允浩是要怎樣收服?

 

出了賭場,車直接駛向了酒吧。

「通知末泱,讓她謹慎處理。」

沈昌珉轉過頭陰鬱著臉看著金在中,「就那麼輕易的答應他?那這段時間的好吃好喝的養著他,簡直是浪費,比餵豬都還不如。」

金在中皺了皺眉,他總有種沈昌珉最近說話越來越粗魯的感覺,「3個堂口而已,我還是給的起。等下你直接回去吧,明天還有手術要做,就好好的休息,讓你不要操心這些事,你就是不聽。」

「我無聊嘛!」沈昌珉哼了哼。

「聽說你和朴有天發展的……」

聽見金在中說道朴有天沈昌珉頓時全身汗毛的都豎了起來,緊張萬分的看著他。

「你你你你不要聽人亂說。」

金在中微眯了下眼,沈昌珉這個反應明顯的不對勁。沈昌珉心裡暗罵了一句自己,反應這麼大不是明擺著有問題嗎?白癡啊!

他會緊張說到底還是因為怕金在中知道他和朴有天的關係,知道他或許喜歡了那個男人。在他的心裡還是對眼前這個男人留有一分情……這種糾結到讓人煩躁的情思讓他經常覺得茫然不知該怎麼辦。

他需要勇氣去承認他喜歡了那個男人,他需要勇氣去放下對金在中的那份情,他想做到兼顧兩邊,可是真的好難。

這一刻金在中這樣突然的說出來,他怕眼前這男人會離他更遠了……

金在中微微的笑了笑,便沒有再說什麼。

 

車剛在酒吧外面停穩,車門就被打開了,鄭允浩一臉笑意拉開了車門。

金在中挑眉看了眼鄭允浩。

「我想著九爺,九爺就出現了,真不錯!」

金在中冷哼了一聲,囑咐了沈昌珉後才下了車向酒吧裡走去,「油嘴滑舌是我最討厭的。」

沈昌珉看著倆人向酒吧裡走去的背影,心底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愣愣的出了神,半晌才回過神來無力的微微的嘆了口氣。

 

「看樣子九爺是從外面過來的。」鄭允浩一邊給金在中調著酒一邊說著。

「嗯,剛去談了些事,順道就過來看看你。」

鄭允浩抬眼笑著看向金在中,淺淺的笑裡是滿滿的高興。

看著鄭允浩金在中也微微的笑了笑,「明天和我去參加一個酒會。」

「什麼酒會?」

「一個普通的聚會。」

「好。」鄭允浩也沒有在多問,將調好的酒放到金在中的面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著他。

金在中嚐了口酒,看向鄭允浩,「有話就說。」

鄭允浩思忖了下,「九爺收了knife手下的勢力,這件事不僅道上的人虎視眈眈,我想白道上的人肯定也是在密切關注著的,也就是希望九爺多注意點。」

金在中放下手裡的酒杯,微微的笑了笑,「是你想還是你知道了什麼?」

鄭允浩勾起唇,邪魅的看著金在中,「酒吧這裡人多複雜,一不小心很容易流幾句話出來的,不管是真是假,有意還是無意,這事都還是值得注意下。」

金在中轉動眼眸,深深的看向鄭允浩,「好,我會注意的。」

鄭允浩坐到金在中的身邊,笑著道:「今天淘了個小玩意,我想你會喜歡的,明天我給你送去。」

金在中挑了下眉,「什麼東西?」

鄭允浩抱住金在中,笑的一臉神秘。

金在中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少年的臂膀有力的抱著他,這一刻他才有種放鬆下來的舒適感,似乎最近越來越喜歡這個懷抱了……

利益和這份愛,這兩個的抉擇也似乎越來越難……

 

 

 

沈昌珉面無表情的看著朴有天,朴有天依著門看著站在門口不進門就是一副很不爽的表情看著他的沈昌珉。

朴有天微微的勾唇笑了下,「你打算做一尊雕塑不成?」

「你今天又見了金俊秀是不是?你三天兩頭的和他見面是什麼意思?」

朴有天斂笑,「我和他是朋友,我們見面有什麼不行?你憑什麼質問我?」

「他是員警!」

「我知道。」

「我是黑道!」

「我知道。」

沈昌珉額頭的筋都蹦了起來,「你知道你就不能避嫌下嗎?」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避嫌的,你不願和他做朋友我沒有意見,但是你憑什麼不讓我和他見面?你們之間的問題那是你們的事好嗎?幾天不見人,今天一來就衝我發火,你在金在中那裡受了氣不要到我這裡發!」

沈昌珉微微的眯起了眼,緊握的雙拳微微的顫抖著,心裡頓時覺得有些苦……朴有天那句話無疑是傷著他了,他是在乎金在中沒有錯,他是看見金在中和鄭允浩在一起心裡不舒服,可是那都已經比不上看見朴有天和其他人親近。

一把抓住朴有天的肩,有些怒的看著他,「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和他走的太近,因為我在乎。」

「僅僅因為你就放棄一個朋友,沈昌珉不要把自己的自私強加到其他人身上。」一道微微有些沙啞的聲音從樓道裡傳了出來。

沈昌珉轉過頭冷冷的看著金俊秀,朴有天掙脫開沈昌珉,看向金俊秀。

「怎麼又回來了?有什麼事嗎?」

「手機忘在你家了。」

「你等我下。」朴有天立馬轉身向屋內走去。

沈昌珉看著金俊秀冷冷的道:「你喜歡鄭允浩就喜歡鄭允浩,不要再來招惹朴有天。」

金俊秀心裡緊了一下,秘密被人知道的那種不知所措感瞬間將他籠罩,看著沈昌珉的面色變了又變。

「你管好你自己吧。我喜歡誰你管不著。」

沈昌珉微微勾唇笑了,「我只是怕到時候你傷的太深,早點抽身也是對你自己好,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美好。」話落別有深意的看了眼他,向自己家走去。

看著沈昌珉的背影,金俊秀心裡覺得很不舒服,並不是那種被挑釁的不爽,而是沈昌珉最後的那個眼神,有嘲笑還有幾分的同情。他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朴有天拿著手機在玄關處站了很久,他不是沒有聽見沈昌珉最後的那句話,這一刻他的心裡湧上了愧疚之意,他有些不敢出去,站在屋外的那個男人是真心的待他和鄭允浩,他和鄭允浩都明白,但是有些事已經做了,就改變不了,他只是希望不會傷他太深。

 

夜裡朴有天和沈昌珉聊了很久的電話,最簡單的閒聊,仿佛那一會兒發生的事都是假的,可是兩人心裡都明白,真正想說的話都沒有說出口。

金俊秀從朴有天那裡回到家後就一直坐到陽臺看著夜景,發著呆,想著自己那荒謬的感情。

鄭允浩躺在床上聽著一聲聲的海浪,他突然很怕見金在中,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金在中會說什麼做出什麼他永遠也接受不了的事……

幾個男人各懷著各的心事,一夜無眠!

 

 

 

 

 

 

 

 

 

 

第三十五章

 

夜幕下是觥籌交錯的酒會,相互應酬的人們臉上都掛著虛偽又討好的笑。你來我往間建立著看似可靠堅實的友誼,實在連一個沙堡都不如。

一身剪裁合體的西裝更是襯出了鄭允浩的非凡魅力,隨意的立在金在中一旁,漫不經心的呷著杯裡的酒。

身邊的少年無疑成了在場女士的焦點,金在中有些不悅的皺了下眉。

鄭允浩見金在中皺起了眉,連忙問道:「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金在中淡淡的應了聲沒事。

倆人正說著獵都的少主款款的向他們走了來,「九爺。」恭敬的對金在中打了一聲招呼又點頭向鄭允浩示意了一下。

鄭允浩微微頷首回敬了他,金在中則是勾起一邊嘴角看著他。

「上次的事還要多謝九爺高抬貴手。」向金在中敬了一杯。

金在中邪魅的一笑,「客氣了。」

獵都少主看了眼鄭允浩又看向金在中,恭敬的道:「不打擾九爺了,以後有什麼事是晚輩可以效力的,還請九爺一定要招呼一聲。」

金在中笑著點了下頭,看著獵都少主離去的背影,漸漸收起了笑,對著鄭允浩問道:「你怎麼看他?」

「一個很懂事的人。」

金在中又揚起了嘴角看向鄭允浩,「以後要是有什麼事遇見了他,要多留個心眼。」

「嗯。」鄭允浩點了點頭。

 

「九爺!」崔尚武笑著叫了一聲。

金在中和鄭允浩齊齊轉身向背後看去,崔尚武帶著他的女兒崔尤美笑盈盈的向他們走了來。

鄭允浩看著崔尤美微微的蹙了下眉,心下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尤美,怎麼這麼沒有規矩,見了九爺也不知道打招呼的嗎?」崔尚武假裝虎起臉對著崔尤美道。

崔尤美立馬一臉委屈的看了眼自己的爹地,輕輕柔柔的叫了一聲九爺,又有些羞澀的向鄭允浩打了招呼。

金在中微微的點了下頭,鄭允浩禮貌又紳士的回應了崔尤美。

崔尚武一臉別有意味的笑意打量著鄭允浩,假裝不經意的問:「九爺這位是……?」

金在中看到崔尚武眼裡的好奇,一時還真想不出怎麼介紹鄭允浩。

鄭允浩上前一步,微微躬身伸手和崔尚武握了握手,「我只是九爺手下一名小小的員工。」

「說笑了吧……」崔尚武只覺得是不方便透露身份,更是覺得這個鄭允浩肯定不簡單。想著自己女兒對這男子欣賞的很,便想著向金在中討了來。說不定還是有用之人。

「九爺可否能借一步說話。」

金在中和鄭允浩一時間都有些不明白崔尚武的意思,但還是從容不迫的淡然的點了點頭。

見金在中點了頭,崔尚武不由的露出了更深的笑意,「這邊請!」

鄭允浩剛要跟上,崔尚武就對著鄭允浩道了一句,「還麻煩允浩幫忙照顧下小女。」

這話明擺著就是我要和金在中單獨談。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微微的點了點頭,鄭允浩有些不悅的蹙了下眉,但也不好直接拒絕,只能悶悶的應了下來。

 

 

 

「九爺,我們之間我也不說什麼客套話了,尤美喜歡鄭允浩我想你也知道,我想向你討了這個人。」

金在中立馬皺起了眉,崔尚武把話說的這麼明,而且那個語氣是必須。他金在中的人送與不送都看他,對方有什麼資格要求?

崔尚武見金在中皺了眉又笑著道:「我知道鄭允浩是九爺心愛的助手,讓九爺捨了心頭肉是有些不厚道,但是我討這鄭允浩也不是看不起人的意思,來了我這裡絕對會給他絕對的權力,畢竟要配的上我的女兒。」

「崔總就不怕他只是繡花枕頭?」

「九爺帶著身邊的人會是繡花枕頭?說出去也沒有人信吧?」

金在中冷冷的笑了下,即使他之前確實動過讓鄭允浩去搭崔尤美這條線的心思,但是真正要成真時,心裡又是滿滿的不爽,頓時一口氣悶在心口,連牙關都不由的咬緊了。他突然意識到只要他點了頭,鄭允浩就不可能再在他身邊,這個想法讓他握住杯子的手微微的收緊,心口的窒息感更加的強烈。

突然這人他是有些不想送了,但是也不能這麼直接拂了崔尚武的要求……

「這個也還是要問問他個人的意思,不是你我決定就可以的,你說呢?」

崔尚武笑著點了點頭,在他看來金在中說了這句話其實也就是他同意了,那麼他同意了還有鄭允浩反對的機會?

金在中抬手淺淺的酌了一口酒,淩厲的眼眸微微的眯起,暖黃的燈光投射在晶瑩透亮的酒杯上,印著鮮紅的酒,緩緩的流進金在中的唇間,有種嗜血的誘惑。

 

在回大宅的路上金在中一路無言,只是輕輕的閉著眼眸,仿佛像是睡著了一樣。鄭允浩將外套脫了下來蓋在金在中的身上,安靜的坐在一旁,柔柔的看著他,黑曜石般的眼眸有著淡淡的心傷。

車子剛剛停穩,鄭允浩的手剛伸到金在中的頸項後金在中就睜開了眼眸,微微的蹙眉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微微的笑了下,「以為你睡著了,想著抱你下去。」

「不用了。」把衣服遞給鄭允浩,「穿上。」

車門被韓赫拉開,一陣的風輕輕的吹了來。鄭允浩握著外套淺淺的笑了。

………

 

房間裡只有投在地板上的淡淡的月光……

金在中和鄭允浩各自依著一邊床頭,輕聲的交談著。

「九爺有喜歡過人嗎?」

金在中輕放在被子上的手不自然的動了動,「有又怎樣?沒有又怎樣?」

「就是想多瞭解些九爺。」鄭允浩眼神柔柔的看著金在中。

昏暗的房間裡,將倆人的聲音放的更加的真切,金在中甚至有一瞬間想要安撫鄭允浩。

鄭允浩動了動身子,將自己挪到金在中的身邊伸手抱住了他,將頭深深的埋在了金在中的頸間。溫熱的吐息讓金在中的身子微微的有些緊張。

倆人這樣抱著很久,很久,各懷心事,誰都沒有說話……

崔尚武今晚這樣直接的要人,深深的刺激了金在中,他突然意識到這個人不是說他想割捨想送就可以的,他做不到那種忍痛割愛,想到鄭允浩和其他女人的種種,他就有種想要將對方碎屍萬段的衝動,自己的人豈能他人染指?可是不送出鄭允浩,崔尚武那邊要怎麼處理,金在中陷入了深深的糾結,是割愛還是放棄利益?而且鄭允浩的身份……雖然已經決定不再去揣度身邊這個人,但是還是會想要完全的去瞭解他……

有誰會不在乎自己喜歡的人的過去……

 

「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金在中問的很輕,從崔尚武那裡回來他的心很亂,更多的不確定不安,那種想要瞭解他的心更加的迫切。他想要確定留他在身邊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他想要聽鄭允浩親口將他自己的所有一切毫無保留的告訴他。

鄭允浩微微的抬頭看著金在中的側臉,隨即又埋頭下去。

金在中有些失望的微微的嘆了口氣,如果他會說那麼一開始也就說了吧?那份關於鄭允浩的資料,厚厚的一疊,已經放在他的書桌上整整一個星期了。

他多麼希望他永遠都不要翻開那一疊的資料……

鄭允浩的心微微的顫抖著,他可以感覺到金在中最後的底線已經到了……

 

 

 

 

 

 

 

 

 

第三十六章

 

鄭允浩從泳池裡出來的時候便就對上了金在中略帶笑意注視著他的眼眸,他也不由自主的微微的笑了。

「好久都沒有見你這麼好的心情了。」

金在中輕輕的勾起一邊嘴角,淺淺的笑著,鄭允浩在用心的去注意他的一舉一動,在意他一個一個的情緒波動,這讓他的心情不由的更好了幾分,「搬過來和我住吧。」

鄭允浩插了一塊水果吃了起來,隨即放下手裡的叉子,看著金在中的眼眸認真的道,「搬過來雖然能隨時看見九爺,但是不是都說距離才是美嗎?!」說完還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金在中看進鄭允浩的眼眸裡,良久的對視,金在中漂亮的眼眸微眯了一下,便沒有再說話。

鄭允浩注意到金在中的情緒不對,心裡也是一陣的惱,搬過來本身他是願意的,但是現在所有情況都還不明朗,心裡盤算了一下,打算找個時機將自己的事告訴金在中,至於那個時候金在中會怎樣處理他,什麼結果他都接受,那個時候再確定到底要不要搬過來……他只是不想到時候多增一份的心傷。

插起一塊水果遞到金在中的唇邊,金在中低眸看了眼水果微微張嘴吃了下去。

鄭允浩見金在中吃了水果心裡便放鬆了許多,「我去弄點沙拉好了,等我。」

 

末泱看著鄭允浩離開的背影蹙了蹙眉,「最近鄭允浩看著有些不安,他的資料你看了嗎?」

「沒有。」鄭允浩的不安,他也感覺到了,對於鄭允浩的不安他心裡是說不來的感覺,如果沒有鬼鄭允浩又怎麼會不安?

「你不打算看?」

金在中沉默了……他有些怕看了會是他接受不了的內容,但是不看一顆心又一直懸著。在看與不看的選擇下金在中難以抉擇,有些煩躁站起身縱身躍入到泳池中。

末泱看著金在中,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其實也不是他表現的那樣堅強到無所不能,他也有怕的事。

鄭允浩就是他金在中的軟肋。

 

 

 

 

朴有天看著坐在花園看著遠方燈塔發呆的鄭允浩,輕輕的撇了下嘴,轉身去煮咖啡。期間沈昌珉還給他打了電話,問了他在幹什麼和誰一起就又掛了電話,雖然聊天內容毫無營養,但是朴有天的唇角還是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自從上次倆人小吵了一架後關係反而更親密了,沈昌珉經常是一天十幾個的電話打,起初接電話接到朴有天冒火,後來就變成了一會兒不接到沈昌珉的電話就心裡的一陣彆扭,甚至是覺得空虛。

將煮好的咖啡放到鄭允浩的面前,自己在一旁優雅的坐了下去,感受著夜晚的海風。

鼻尖飄來一陣的咖啡香,鄭允浩回過神看向朴有天笑了笑。

「謝謝。」

「喲,不要這樣,我會不習慣的。」朴有天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鄭允浩端起咖啡聞了聞,卻沒有喝。「咖啡到底是苦的好喝還是甜的好喝?」

朴有天放下手裡的咖啡杯,「取決於你的味蕾你品的來苦那麼即使是這樣,你心裡也是滿足的不是嗎?」

「那是熱的好還是冷的好?」

「喝下的一瞬間你是享受的那麼那個就是對的。」

鄭允浩喝了一口咖啡,「崔尚武那裡怎麼樣?」

「其實……」朴有天頓了頓看著鄭允浩接著說:「和獵都合作會比和崔尚武更有力的多,你選擇崔尚武說到底是想幫金在中是不是?」

「獵都走的地下的活兒和他們合作是肯定的,但是白面上的事還是少不了崔尚武。」

海風將倆人的發吹的淩亂,花園裡不太明亮的燈光在倆人身上投下朦朧的光影。

 

「和沈昌珉最近怎麼樣?」

提起沈昌珉朴有天有些僵硬的臉才算是緩和了一些,「就那樣吧,倒是金俊秀……」朴有天沒有再說下去。

「染黑他還是放了他你自己想清楚。」鄭允浩淡淡的道。

朴有天鄙夷的看了一眼鄭允浩,「你可真殘忍,如果不是你他可不會和我們走這麼近。」

「可是現在是因為你,我早就做出了選擇。」

朴有天一時間有種被噎住的感覺,隨即反駁道:「我是為你擦屁股才會讓他……哎,現在不是說這些不負責的話的時候。」

「你朴有天也知道什麼是責任?」鄭允浩不敢置信的挑起了一邊眉毛,「不要和他接觸了,員警那邊換個人選吧。他不可能成為線人的。」

朴有天垂下眼眸悶聲說道:「我知道了。」

鄭允浩站起身向屋子裡走,輕聲說著:「苦咖啡還是甜的,熱的還是冷的,只能選一樣,兩樣一起就失去了味道了。」

朴有天鬱悶的端起咖啡一口喝了乾淨,他這樣終究還是不想傷人,可是不明白的是因為這樣反而會傷的更痛。局裡的人看事永遠都如同隔了紗,怎麼也看不透。

 

 

 

清爽的風和著雨後的濕潤輕柔的吻上肌膚,留下讓人徹底的舒爽。

金在中的眉微微的蹙著,握著電話的手指泛著白,電話那頭的人完全感受不到電話這頭人的怒氣,還在心情愉悅的說著話。

「這個女兒高興了那麼我這個做爸爸的也就高興了,也不在乎其他的,有什麼要求九爺可以直接說。有什麼我們都可以商量,對吧?」

崔尚武話裡的意思就是把鄭允浩給我就給你想要的,不給我們走著瞧。

「為了這麼一個鄭允浩崔總話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還能說什麼?能被崔總看上那也是他的福氣。」

「讓九爺割愛是崔某的不是啊,一定會補償九爺的。」崔尚武呵呵的笑著。

聽著崔尚武的笑聲金在中沒有了和他再說下去的欲望,啪的將電話摔在了地上,「老混蛋敢威脅我?你他媽的真把自己當會事。」

看著發怒的金在中沈昌珉微微的皺起了眉。

「這鄭允浩的身份不明,不能就這麼隨便的給了崔尚武。」末泱道。

「一開始讓鄭允浩去接近崔尤美就不對。」沈昌珉又補了一句。

金在中微眯起眼眸掃視了他們一眼,冷哼一聲,「你們這是在指責我?」

沈昌珉不怕死的加了一句,「在鄭允浩身份不明的情況下你讓他去接近崔尤美,這本來就是件很冒險的事,如果他是別人派來潛伏在你身邊的,你這不是順水送了人家一個人情?還搞的自己一身傷?」

「我從來都沒有刻意的讓鄭允浩去接近崔尤美,是崔尤美自己喜歡他的。」

「如果不是你,他們有機會見面嗎?」沈昌珉眉頭皺的更深了,「你是喜歡鄭允浩,你見崔尤美對鄭允浩有心,你不爽,不害怕鄭允浩會因為崔尤美而離開你,所以你故意製造了那麼多機會給他們,你想試探鄭允浩是不是?」

金在中微微震了一下,隨即冷冷的回答道:「不是。」

「那麼也就是說一開始你確實有將鄭允浩送出去的想法了?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都是你欠考慮。如果被鄭允浩知道了你的想法你打算怎麼辦?崔尚武那裡你又打算怎麼辦?陷入這樣兩難的局面全是因為你自己,鄭允浩的資料我勸你還是看看比較好,不要愛錯了人。」

金在中的眼眸微眯著,銳利的如同一把尖刀,渾身蕩漾著一股凜烈到讓人心顫的怒火。

沈昌珉低垂了眼眸,「我只是不想看你這樣對自己,何必這麼為難自己。」

「閉嘴,滾。」金在中冷冷的低聲道。

沈昌珉站起身向外走,這樣的金在中他真的不想看見,猶豫不決隱忍的金在中不是金在中。

 

金在中拿過紅酒杯一口將杯裡的酒喝了下去,一聲脆響紅酒杯在他手裡變的粉碎。

鄭允浩在他心裡是怎樣的存在他不需要其他人來提醒他,只是想從自己喜歡的人嘴裡聽他親口說出自己的曾經有什麼錯?如果不是因為在乎鄭允浩,他早就不顧一切的將人送了出去,就算他鄭允浩是其他人派來的又怎樣?這麼多年什麼事他金在中沒有遇見過?這樣的小事他在乎過放在眼裡過嗎?

這樣的糾結這樣的難捨終究還不是因為他捨不得,捨不得放開那個少年……

因為破碎的酒杯而劃破的手指在不停的滴著血珠,韓赫連忙轉身跑進屋內去拿醫藥箱。

鄭允浩到花園的時候正好看見的是金在中緊閉著眼眸,芊白的手指尖是不斷低落的血珠……

 

 

 

 

 

 

 

 

 

第三十七章

 

溫潤的手指輕輕的抬起他的手時金在中猛的睜開了眼,看向鄭允浩的眼神複雜糾結惱怒而又熱烈,一把握住鄭允浩的手。

認識金在中這麼久這是鄭允浩第一次見他有這樣的眼神,有些擔心的看向他,「發生什麼事了?」

金在中只是緊緊的握著他的手一直沒有言語。鄭允浩感覺到血又流出了些,連忙用另外一隻手抱住了金在中,什麼也沒有說。

………

 

幫金在中包紮好傷口,鄭允浩執起他的手放在唇間輕輕的溫柔又疼惜的親吻著。

「有什麼氣也不能拿自己出氣。」

金在中淡淡的應了一聲。

「能告訴我是因為什麼嗎?」

金在中對上鄭允浩眼眸,冷冷的狠狠的道:「鄭允浩我要你這輩子都不能恨我不能背叛我,如果你做不到那麼我就殺了你。」

鄭允浩愣了一下,這樣的金在中讓他心疼,雖然他的語氣那樣的不容反駁霸道蠻不講理,但是他的眼眸裡卻帶著點點的不安,一個會不安的金在中怎麼會不讓人心疼。傲不可一世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盡在他掌握中的金在中有什麼事值得他不安?金在中……有著剛強外表,內心其實也一樣如同常人一樣的脆弱。

鄭允浩伸手抱住了金在中,將下巴抵在金在中的肩頭,「我永遠都不會恨你不會背叛你,無論你做了什麼,無論發生了什麼。」

「記住你說的話!」

鄭允浩親親的吻了一下金在中的耳際,更用力的抱住了他。

 

 

 

夜,如墨般漆黑,沒有一絲的星光。巨大落地窗投射出的燈光鋪灑在地面,印著點點的人影。

「想辦法幫我聯繫中東那邊,不要以老爺子的名義,就說我鄭允浩單獨邀請他們會面。」

陳嘉瑩和朴有天對視一眼,有些茫然鄭允浩突然的舉動。

朴有天試探的問:「你聯繫中東是要……」他始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

「告訴我你這麼做的目的?背著老爺子聯繫他們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如果老爺子認為你要反叛他怎麼辦?川崎那次已經很險了,你竟然……」陳嘉瑩越說越生氣,直接轉過身不願再看鄭允浩。

「你們也知道是為什麼,我只是想幫他。」

「他金在中可以在韓國混的這麼風生水起,我就不信他搞不定中東那邊,是你把他想的太無能還是你把自己想的太偉大?」

「他不是和崔尚武有合作嗎?怎麼還接觸不到中東那邊?」朴有天皺眉問。

「崔尚武那裡我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但是我可以肯定這條路他是走不通了。」

「你憑什麼就這麼肯定?鄭允浩我勸你不要衝動。惹怒了老爺子沒有好果子吃。」陳嘉瑩憂心的看著鄭允浩。

鄭允浩沉默。

朴有天看了看倆人,沉聲道:「這件事我也不同意,就算老爺子相信你不會反叛也會對此很不滿的,對你很不利,這是不明智的。我理解你想幫金在中的心,但是再等等吧,金在中自己或許有什麼辦法也說不定。你這樣……他自己也許也不會願意,他有多好強你應該比我們都瞭解。」

「允浩,成大事不可以感情用事。」陳嘉瑩皺眉看著他,「冷靜點,好嗎?自己站住了腳才有本錢去幫他。」

鄭允浩拳起的手緩緩的握緊,前所未有的無力感充斥了他的全身,但是已經決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這件事他是做定了。

 

 

 

朴有天依著陽臺眺望著遠方,手裡的冰啤酒透出的涼意隨著手尖傳遍了全身。沈昌珉輕手輕腳的走到他的身後,一手圈住了他的腰。

調侃道:「小女子般的小細腰。」

朴有天轉頭怒目而視。

沈昌珉噗嗤笑了出來,收回了手,「在想什麼?」

「一個人究竟可以為一個自己愛的人做到何種程度。」

沈昌珉眯了眯眼,「想這個做什麼?」

「瞎想的。」仰頭將啤酒喝了盡,隨手放在了陽臺上看向沈昌珉,「有話要問我是不是?你的眼睛藏不住事。」

沈昌珉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似乎只是對你和在中藏不住,總是會被你們猜透。」

朴有天微微的笑了笑,「那你瞭解我嗎?」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

「你想知道什麼?」

「你的過去,你究竟是做什麼的?你根本就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

朴有天笑了出來,「恐怕金在中早就將我和鄭允浩查了個清清楚楚,你何必還來問我?」

「我想聽你說,有天,我不希望你們是敵人。在中和允浩究竟是怎樣我管不了,可是我和你,我希望我們之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朴有天抬手撫上沈昌珉的臉,「沒有人是完全透明的,就像你沈昌珉也有我不知道的事。我能說的只有一句,我朴有天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你沈昌珉的事,你相信嗎?」

沈昌珉微微低頭看著朴有天微微帶著醉意的眼眸,久久的對視,沈昌珉傾身吻了一下朴有天的唇,輕聲喃呢道。

「我相信」

這一刻,沈昌珉深深的明白了金在中的心情,只要願意去相信,那麼眼前這個人的過去,真的就不那麼重要了。

 

有些事只要自己願意去了解什麼都可以明白,可是往往因為對方是心裡那個特別的存在反而不願去多做什麼,懷疑的,疑惑的,害怕的,似乎在某個瞬間,已經變的那麼微不足道。在乎的只是那個人的心到底對自己是一份怎樣的感情。不願意用過多的心情去揣度那個自己愛的人。

因為愛,所以信任。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